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4398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6-7-9 20:58

普评制点评“影子”医生



mayc53 发表在 辣眼时评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6-1.html


普评制点评“影子”医生


最近我发表的所有文章,都特别强调了下面这段话:
实事求是、辩证法、螺旋上升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中国传统哲学思想的精髓。
曼德拉指出:


我反复提醒大家,解放斗争并不是一种反对任何一个团体或种族的战斗,而是反对一种压迫制度的斗争。

普评制认为,人类社会所犯的一切严重错误都是世袭官僚制、终身官僚制、科举官僚制、普选官僚制、委任官僚制所造成的。 换句话说,我们所反对的是世袭制、终身制、普选制和官僚制,而不是因为这些制度而犯错误的个人、团体或种族。这里面当然包括政党、执政党。而


一个科学合理的解决办法就是要实行真正负责任的民选民评制。也就是要把基层领导干部的评判罢免权交给被他们领导的普通群众——这样一种最带根本性的组织用人制度,也就是普评制,老百姓的普评制,而不是继续交给他们的上级领导。只有这样才能实现毛主席所说的:


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一刻也不脱离群众;一切从人民的利益出发,而不是从个人或小集团的利益出发;向人民负责和向党的领导机关负责的一致性;这些就是我们的出发点。
《论联合政府》(一九四五年四月二十四日),《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第一零九五--一零九六页 只有这样


才能实现习近平关于推动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政治主张。当然,首先要用家庭联户代表制或者走婚登记制建成家庭命运共同体,然后,才能建成国家命运共同体、人类命运共同体。


以上都是老生常谈,另外,还有一句老生常谈:
在老百姓没有评判罢免权的情况下,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都有可能出、什么千奇百怪的事都有可能出,而且是层出不穷!
下面请看


“影子”医生
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 (2016-06-05 18:12:40)


作为一种虚假注册现象,“影子”医生正在医疗界蔓延。它与利益相关,导致监管形同虚设,威胁就医安全,但查处起来却难度极大……


“这个不是,这个不是,这个也不是。”邱健钦手指一份“执业医师花名册”,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花名册上的38名医生,是厦门新开元医院在2014年9月接受厦门市卫计委校验时的在册医生总人数。但是,名单上三分之一的名字,邱健钦从没听说过。


邱健钦2011年5月加入新开元医院,担任院长助理近4年,直至2015年4月离开。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真正在这家医院上班的医生,自己基本全认识;那些他不认识的医生,大都是“挂证”的。


在医疗行业内,“挂证”是一种常见的虚假注册现象,某医生的医师执业证及注册信息虽然登记在某医疗机构,但其本人实际上并不在此机构执业,注册信息仅仅是某医生存在于某机构的影子。所以,这类医生又被称作“影子”医生。


“挂证”的重要目的之一是应对监管,至今依然不断蔓延,甚至形成了一个市场,对政府的监管和公众的就医安全构成了巨大的挑战。


吃香的退休医生,空设的科室

新开元医院的“影子”医生当中,包括72岁的退休医生林连城。医师执业注册信息表明,2014 年3月26日,林连城离开他的诊所,来到新开元医院工作。目前,他的执业医师身份仍然注册在新开元医院。


事实上,林连成仍在自己的诊所内上班。他的诊所就开在新开元医院旁边,挂着“颈椎专家林连成”的招牌。但诊所的执业许可证两年前其实已注销。


除了“挂证”,林连成与新开元医院还有更为紧密的合作关系。在南方周末记者以病人身份找其看病时,他建议“拍个片”。实际上,他的诊所并没有拍片设备。按其助手的说法,拍片需要到新开元医院,林有时也会陪着去。


令人惊讶的是,通过林的关系到新开元医院拍片,还可以通过医保报销。“下次来带着医保卡,家里其他人的也行。”问诊完毕后,林嘱咐道。


退休医生是“挂证”现象的主要供给来源。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2014年初,新开元医院一位78岁的李姓皮肤美容科医生中风,之后便不能工作。目前仍在西安老家治病。但是,注册信息显示,这位老医生的证却没闲着,而是“挂”在了泉州一家民营医院。


新开元医院的上述花名册中,还有一位叫“颜杰”的病理科医生。该医生目前注册在厦门另一家民营医院。她声称自己并没有在新开元医院上过班,不知道曾被变更到这里过。此外,她还表示,自己虽然是病理科出身,但因为风险大,在厦门一直没从事病理科工作。


据邱健钦介绍,新开元医院根本就没有病理科。病理都是要送到其他医院做。南方周末记者数次造访新开元医院,均未发现挂有“病理科”字样的房间。咨询一位医生,对方也不知道病理科在哪。查看该医院里的“科室分布图”,没有病理科,也没有皮肤科。


根据新开元医院的官网介绍,该医院为二级综合性医院。一位资深卫生监督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病理科、皮肤科均是设置一所二级综合医院的必要条件之一。他感到奇怪:如果没有这两个科室,卫生主管部门怎么会批准设置这所医院?它又是怎么通过校验的?


在新开元医院,空设的科室不仅仅是病理科。其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显示,该医院总共有17个科室。但据邱健钦介绍,医院真正的科室只有四个:妇产科、口腔科、体检科和他所在的整形美容科。其中,整形美容科只有三个主治医师(含以上)职称的医生,但除了本部科室之外,竟然还在外面另设了两个分部。


2016年5月12日,南方周末以《“他们是在逼良为娼”——“莆系”医生自揭医院吸金术》为题,对新开元医院做了报道。不久,除了一个整形美容分部停业“装修”外,新开元医院本部曾悬挂的“骨科1”招牌也不见了。


此外,按照卫生行政部门的规定,二级综合医院至少要有100张病床。但南方周末记者实地调查发现,新开元医院实际仅有20张病床。


复杂的操作,上涨的“行情”

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新开元医院2010年开办时,曾向厦门市卫生局(现为厦门市卫计委)提交了一份有90个医生的名单。但开业之后,实际注册到该医院的医生只有12名。


上述资深卫生监督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国家对开办医疗机构有医生数量和职称上的明文要求。医疗机构必须有足够的医生才能保证医疗安全。医院机构必须定期接受卫生行政部门的校验,如果不能通过,将可能面临关门的风险。


所谓“校验”,是指卫生行政部门依法对医疗机构的基本条件和执业状况进行检查、评估、审核,并依法作出相应结论的过程。2009年6月,为加强医疗机构监督管理,原卫生部制定并实行了《医疗机构校验管理办法(试行)》,定期对医疗机构进行校验。


由于民营医院普遍缺少医生,“挂证”日渐兴起:当面临校验时,民营医院会“借”一些医师的特别是退休医生的证件应对,让卫生行政部门误以为该机构的医生数量是足够的。通过之后,则再把证还回去。


与“挂证”相对应的,是“影子”医生注册信息的更改。这是一种更为复杂的操作。医生变执业地点需要其本人提出申请,原单位和新单位出具相关证明,还需要分别经过变出地和变入地的卫生行政部门的许可。而注册信息变更之后,“影子”医生就“合法”存在。只要卫生部门不现场当面核对,通常就不会败露。


由于需求旺盛,“挂证”甚至形成了一个市场,且行情不断看涨。而且,业界对此已不避讳,经常会在网上或微信群公开招募。


据一位知情医生透露,由于专业和级别不同,“挂证”的价格也不一样。据他所知,在厦门,一个普通麻醉师“挂证”每个月的报酬是1-2千元。副主任医师则要3-4千元,至于需求量较大的整形美容业,一个证的月租金可以高达3万元。


一些离开医院但不想放弃行医资质的医生,对于“挂证”也有需求。因为按照规定,如果找不到“挂证”机构,他们便被视为中止执业。中止执业两年,医师执业证便作废,须经过培训考核重新注册方能执业。
在上海,甚至有医生出身的律师也将执业证挂在医院,成为一名“影子”医生。


集团内部“流动”,公立医院助力

2014年12月,厦门市卫生监督所在查处厦门天使妇产医院时,曾发现三个“影子”医生。被央视曝光和卫生部门查处后,该医院改名“厦门和美家妇产医院”,继续对外营业。


该医院与新开元医院一样,隶属于莆田籍老板苏庆灿控制的华厦眼科医院集团。因为集团旗下医院众多,“挂证”的操作更为便利。天使妇产医院被查处的三个“影子”医生,有两个就来自同一集团。


还有一个“影子”医生叫吴漳平,厦门另一家“莆田系”医院的儿科医生。根据吴漳平在央视报道中的说法,当时天使妇产医院面临检查,缺一个主任,于是和他的院长协商,让他临时过去“帮忙”、“通过一下”。吴本人甚至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变更到天使医院。他的医师证书一直不在自己手里,而是早就被医院收走了。


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2014年,苏庆灿收购了泉州一家眼科医院。医师注册信息显示,2014年7月10日一天之内,从厦门眼科中心一下变更过去15名医生。当时,泉州的这家眼科医院本院医生只有7个,正面临校验。


新开元医院同样存在“挂证”现象,而且,它还从公立医院“借”来了医生。
医师执业注册信息显示:2014年 8月7 日,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张自立、蔡良奇、张丽娟等三名医生的执业地点变更至新开元医院。


相关材料显示,这三名医生是从原来的公立医院辞职被聘用到新开元医院的。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姜杰在他们的变更申请书上签字“同意”,新开元医院的老板苏庆灿则签字或盖章“同意聘用”。


根据南方周末记者获得的相关材料,三名医生中的两人表示,他们一直都在原医院上班,并没有去新开元医院,也不知道自己是以“辞职”方式变更到新开元医院的。


一位医生说,当时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纪委书记郭某某找到他,说为了筹建新开元医院(五缘院区),“要借我们的证用一下”。另一位医生则说,郭书记是以“多点执业”的名义借走了他的证,“纪委书记代表党嘛,我们肯定要支持”。


当时新开元医院已经开业三年多,正面临成立以来的首次校验。 而“多点执业”并不需要变更执业地点。
注册信息显示,在顺利通过校验之后两个月,2014年10 月 16日,上述三名医生又同时从新开元医院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相关手续上仍有姜杰和苏庆灿的签字或盖章。


“套牌”医生奇观,查处力度小

除子用于应付检查之外,“影子”医生背后还另有玄机。一位民营医疗机构开办者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了某些莆田系医院的“一大奇观”——“套牌”医生。


“(我用你的证),但你(指主任医师)不用来上班,我一个月给你几万块。叫我自己的医生来(冒充)。他口罩一带,你也不知道是谁……”


2011年,厦门市卫生监督所曾发现过一起疑似事件:原厦门国泰妇产医院(由莆田籍人士林某某控制,转让后更名为鹭港妇产医院)病理科一位75岁的倪姓医生,拿着执业医师证到该医院注册后不久,即患病离开国泰医院。然而,卫监工作人员发现,该医生执业注册信息仍挂在该院,国泰医院的诸多病历上却还有这位倪医生的签名。显然,有人冒用了倪医生的身份写病历。


“挂证”意味着医师执业证被出借或出租。《医师执业注册暂行办法》规定,对于有出借、出租《医师执业证书》行为者,当事医生的执业医师注册将被注销。


2013年6月13日,南方周末曾以《不公开的假医生黑名单》为题报道,上海有149名医生注册在一个已不存在的医院里,其中有一人在注册时正担任浦东新区卫生监督所副所长。报道刊发半个多月后,此人的注册信息因“中止执业满两年”被注销。


但在多数情况下,无论是“影子”医生还是涉事医疗机构,都不会因“挂证”受到处罚。
2013年6月13日,南方周末曾以《“制造”假医生》为题报道,四川省绵阳市安县人民医院在一次清理行动中,查出一个名为吴春花的“影子”医生,并上报绵阳市卫生局,导致吴的执业助理医师信息被注销。不料,吴春花已经注销的信息,却离奇被上海一个也叫吴春花的同名者所冒用,并注册到浦东急救中心。绵阳吴春花为此奋力维权。结果,在央视报道此事之后,绵阳卫生部门又将其注册到当地另一家医院,使其恢复了执业资格。而上海的吴春花通过变更注册信息也获得了合法身份。整个过程没有任何人承担责任。


在厦门天使妇产医院案中,“被挂证”的吴漳平是为数不多地被处理者之一,处分结果是 “警告”。其被处理的依据也不是“挂证”,而是“无证行医”——在他被注册到天使医院期间,由于本人继续在原医院执业,从而违反了执业医师法。


如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三名医生被新开元医院“借用”,当“挂证”涉及到公立医院,处理的难度更大。
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具体操作三名医生变更事宜的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时任纪委书记郭某某,目前已经退休。在厦门眼科中心官方网站上的一篇报道中,郭某某的身份是“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新开元医院五缘院区项目筹备负责人”


在媒体曝光之后,厦门市卫计委曾就三医生“被变更”一事做出初步调查,认为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与新开元医院签有“对口帮扶”的合作协议,探索开展医院管理、医疗服务等方面的交流与合作。“执业变更资料完整,符合相关规定程序。”


有卫生系统人员认为,负责查处“影子”医生的是卫生监督所,卫生监督所是卫计委下属机构。但各地的大医院的院长,说不准哪天就调到卫生局当局长,成为卫监所的上级领导。


南方周末记者查询发现,包括主要领导在内,厦门市卫计委有多名现任官员是医生出身,他们当中有多人的医师执业注册信息目前仍“挂”在各自工作过的医院。
(本文刊发于2016年6月2日南方周末)




----------------------------------------------
毛主席说: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我记住了。毛主席还说:“我们看事情必须要看它的实质,而把它的现象只看作入门的向导,一进门就要抓住它的实质,这才是可靠的科学的分析方法”(毛选1卷103页)有了可靠的科学的分析方法我们才能抓住主要矛盾,解决主要矛盾,从而使其他次要矛盾迎刃而解(毛选1卷310页)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0038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