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928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6-7-16 20:25

日本京都大的春秋研究之



zyesheng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一、我「京都派」的疑

  正如我亦可以本次的主持者之一,三教授的大作《唐代及日本近代京都派中研究集》之目了解到的那:好像在事中的研究者之,「京都派」一派的存在乎已作自明之事而人所接受。不,不限於研究者,於媒之,常京都大的中指「京都派」,因此我们可以认为同的一般看法在普通人中亦落了吧。

  然而,「京都派」的存在真是自明之事体?我此甚疑。因,我恐怕也被外界看作是「京都派」之一,而我自身却完全有自意。再者,在我的周,不用「京都派」,就具有明的派意形的派集的影子乎也看不到(然,以研究室主的多有刊行,此外所置的共同研究亦多得不枚。些有一定的,且各自具一定程度的性特色――可以之,此法否定,但直接其判定派非妥)。因此,在我如何也法承存在著作密意上的派的「京都派」。

  如此而言,我想一定有人提出如下意吧:何必那密地派行定呢?京都大的一般都京都派,或者就算不拿出那的姿,京都大的中也存在著一如的西,所以其之「京都派」就是了,有必要取那的度。,我平常也并不是那麽密地考。本,「京都派」的存在否,於我自身而言,要。只不,作史述「京都派」的,那恐怕不行。再者,原本我易地用「京都派」一呼,不禁抱有不快之感。即,既有真地每一位研究者的著作,又不研究者各自所的情、境,各自的性,不分青皂白,就想上「某某派」的,我易之。固然,我不是及「京都派」的各位都是那,我知道大部分人都是真地致力於研究的。但是,我想一部分人有易之,是以否定的。

  京都大的中,其今昔都非一。文有文的,哲有哲的,而史有史的,每域都自有其不同的基本立,此勿待言。加之,在其各自的内部亦存在著各立、方法。例如,於洋史的基本性格,波氏作有如下述:
  (五井直弘《近代日本と洋史》)述道:京都的洋史,是名内藤湖南的者祖,因而名白吉的者相比,有烈的支那的要素。但此述事不符。京都大的洋史,其是名桑原的先生祖(内藤稍)。……即洋史一的本流,由桑原始而崎市定所承。京都大的洋史,常常被成是内藤湖南所,而情非如此。内藤湖南治中哲的名狩野直喜的先生一同始了所的「支那派」。果而言,一派的人文科研究所的方部北大的文部所承。

  如上所述,波氏更正了世之常即京都大的洋史一律看作是承了内藤史之流派的看法。但是,若崎市定看成是桑原的追者的,那然是大。崎另一方面亦受到了内藤的深甚之影,合桑原、内藤者的了自的5。如此,代表京都大的洋史的三位者,同洋史,但其立或都各不相同。

  如此,京都大的中,自其初始,就有多多的性、的者,其多性在逐年增。我想京都大的中之稔,毋是由於其多性而生的吧。其多性不用「京都派」之昧的概念一概行括,亦是法括的。何是在研究的多化行到了致,且烈要求教生的流化,而正在推流化的今日。

  世人或:京都大的中怎的多化,其根底有著作共通的宗旨即文主,因而可以文主作「京都派」的指。的,京都大的中是以文主作宗旨的,今日亦然。惟有是研究的基,密的解,即具地是承清朝考――特是小校勘的成果方法的名物、典故考之,省去植根于此的解而作的研究一不是砂上而已。是恩幸(1917~2003。京都大文部助教授1961~1970,教授1970~1983)示我的第一,而我亦此反地教生。有一位老精神用「通philology而至philosophy」一表。根一,京都大的中之文主不,且上亦普遍地被如此。

  但是,文主成其派的指?文主始是基,是共通於任何一位研究者的。上,取得秀研究成果的研究者,不是於哪一所大,都持使文的考察成立的基一方法。因,不管用如何的立方法,如果有文,都不成其副之名的研究。言之,文主然可以是一,但然不是方法理,不是方法、理以前之物。有文生出方法。因此,文非是某特定派的有之物。如果只是京都大的中耀文主之根地的,尚不足道,而至於文主作「京都派」的有物,是蠢昧的。

  以上,稍微有些冗,述了我所「京都派」抱有的疑念。但是,我的本意非在於否「京都派」。再者,只是我内的事情。之,自於京都大的中哲史研究室至今日止的三十年,我乎有感受到所「京都派」的存在。只是我有切身感到而已,或在我有察到的地方,「京都派」一直存在著。只是不管怎,出那缺少感且沾手垢的招牌,用以概括京都大的中能事矣,此又有何意呢?此相比,我是否更去仔每一多性存在之内情呢?我的本意於此矣。
  因此,我亦有打算主京都大的中至今止完全有派的存在。在一期,它存在。此派即前文所引波氏文中所的「支那派」。

  二、「支那派」在京大中中的意

  所「支那派」,所周知,是指立於1920年的「支那社」的同人之,其名源於同社的《支那》。高揭排斥以往的教式,立作近代科的客性中研究的明理念,表出新之考的「支那社」同人的旺盛的活,得到了少的中者的烈支持,生了多同者,席了西的中界。此「支那社」的活的隆盛之情,加之兼具理念,在一上,正副派之名。又,不其主要成(小、青木正、本田成之等)乎都是於京都大的研究者,而且他成之後盾的是京大教授狩野直喜、内藤湖南位大人物,更且「支那社」自身定位以「斯文」代表的京派的Antithese,自此之,如果存在著可之「京都派」的,那麽此「支那派」他。上,及「京都派」之,不者有意意,上乎都是述於「支那派」的。亦如在所云,其不之。但是,「京都派」=「支那派」的一式,同亦孕含著很大的危。其危即招致「支那派」就是京都大的中之全部一。
  「支那派」固然不是能括京都大的中之全部的存在。其不是自1920年至1947年之,以京都大中心而展的活而已。那以,已去了半世,京都大的中的量均生了大的貌。其乃新域的拓新理、方法的摸索,在某意上,亦可以是以往的「支那」行的。「京都派」=「支那派」的一式,很有可能些努力於一旦。不,後的中之母「支那」,而且「支那」直至今日持地了巨大的影力,此乃不容置疑之事。抛除「支那」而述京都大的中,就等於抛除而儒。尤其是在中哲史的域,奠定了研究室之基、定了其的大巨狩野直喜、小支那派有著密切的,因此就更毋庸待言。京都大的中哲史研究「支那」承了什麽?又改了什麽呢?若可以所承的西之的,那麽,此是什麽呢?如今,若探京都大的中哲史研究之情,竟只有始吧。

  但此,首先「支那」是什麽一成大家共通的理解事。可是,直率地,我有充分地把握住「支那」的。「支那」的基本乃在於文、反(教式),此勿待言,而此外可以出各各的特色。曰:疑古的文批判,曰:新文化的共,曰:洲Sinology的取等等。但非於「支那派」的人都具有所有的些特色。就被是「支那派」之袖的狩野内藤,其亦不同。在博一上,二者是相同的,但基本上内藤具有理家的,重史,且不避表社言。而狩野是底的治之的文派,且的不表言。而且,内藤是疑古派,而狩野如後所述,未必亦然。即便是狩野洲Sinology的取,究竟是怎的程度,我亦不很清楚。小身上可以法社的方法的影,而狩野又如何呢?狩野的著作中然引用了洲人者的(但不多),但是否就可以他入了洲Sinology的方法,我於此不。内藤青木偏中的文化,但我不小亦然。本,具有文人的内藤青木,和以粹的者志向的小,他的基本姿是完全相反的。

  就被作「支那派」的人之都有如此之不同,我可以知道易地以「某某派」之作一子概括,是多麽有意的吧。不,即便是我,亦有「支那派」(京都派)的完全否定的打算。然用言以表,但我感受到作一Atmosphere的。我知道承是我的,而且本次期待於我的亦是的解明吧。只是亦如在所述,其用言表是很困的。此次藉以回京都大的春秋研究之史,我想我的任。因,中哲史的代教授多著手於春秋的研究,至少在形式上,存在著春秋研究的系。以下涉及到我的私事,令我意到一事的是,在我就任京都大文部助教授之。,洋史的田虔次先生面命於我:「中哲史有著由狩野、小、重先生延下的春秋研究的,希望你必恪守」。田先生的句看,「京都大中哲史的春秋研究之」一目亦不得是自以是吧。

  三、狩野直喜的春秋研究

  「京都支那的祖」、「於京都的文科大草期,於後被中京都派一的建,了主作用的代表性人物」――被授以如此的狩野直喜(1868~1947。京都大文部教授1906~1928),了以京都大中心的京都地的中大的感化影。在中思想研究方面,亦作京大的中哲史座的第一代主任教授,奠定了座的研究的基,定了方向,其功是大的。但是,在文研究方面,狩野拓了元曲《》之白的俗文研究等,大大地吹入了新,而此相比,在思想史研究方面,毋令人感到其所致力的是的古典之。非是偶然的,狩野自身有意地作的努力,在他中哲史的性格所作的如下定中,亦可以了解到吧:
  若致其多歧之原因,看作大半是源於古典的古典的本文批、解的差等,那麽我,在某意上,中哲史的大部分,可以命名中古典或古典研究的史。

  不,「祖述清儒之」乃「以往者所」,在,清朝考以的古典之祖述、承自身就有作新的意,似乎一事得到。而在我眼中,狩野的怎麽看都略古(慎重起,我要明的是的新古的良否毫)。

  狩野之古,在不太重出土料一上。我想若如此而言,有人即反:狩野是日本的敦煌的先者之一。事是那,但至少在思想研究方面,狩野敦煌文的心不在於有的研究的部分而已。再者,狩野有深交的振玉及王甲骨金文寄以深切的心,展了方面研究,而此相比,狩野石等石刻料然很重,但新出的甲骨金文得不那麽感趣(附地,代京大中哲史的教授中,有敦煌文甲骨金文作自身之攻的。坦白地,都不太感趣,法更接近於情。其理由在於中思想史始於孔子一吧。幸就:「甲骨金文是考古的域,不是思想史的研究象。思想史研究者不染手於甲骨金文」,是我耳所。再者,道教、佛教研究者中出了很多敦煌家一看,道家、佛典相比,敦煌的儒家文量很少,敦煌文的心之淡薄正於此吧。此亦暗示了京大的中哲史研究是以儒教研究中心的)。

  狩野的古典的性格,然亦反映在其春秋研究中。狩野的春秋研究,在被收入了《春秋研究》,狩野的其他著作一,此本(另外附了演草稿<公羊と制>、<公羊と律>以及回答弟子所提疑的信<公羊答>)。本作春秋的概是第一等的著作,於《春秋》以及三的成立、由沿革,《春秋》的例思想(革命、攘夷、道德思想),五行的影,《公羊》其他的等基本解。而且其内容亦妥,作春秋的概,至今亦不失首屈一指的著作。作本的特色,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其重放在了代的春秋上。更具地,本述了公羊春秋代的政治、法律生的作用意,以及今文的代表公羊古文的代表左氏的作主,述代史。此正是了春秋新生面的代的。不,於此春秋得以成研究,毋正吧。狩野之後的京都大的春秋研究,是沿著狩野所敷的路行的。

  不,在代的公羊的重要性,今文公羊古文左氏的,一非是狩野最先提出的。所周知,此乃清末公羊派之。狩野是清末公羊派的言中得到想的,此固然很明白。但是,狩野身上,我完全看不到像清末公羊那的附的之。如狩野於公羊、左氏的正之所:「不可公羊正而左氏,左氏正而公羊」,大是不偏袒公羊、左氏的任何一方,持著在公羊中如此而言、在左氏中如此而的述度。狩野能得以保持的客立的原因是,其根底在於「所公羊者之,毋是《公羊》的注解或者是公羊者自本文引申之」,因此他一面有必要《公羊》公羊分待,另一方面又存有《左》作《春秋》有的立的史一公平而冷之判。以今之,是理所然的解,而在能作出如此之言,我不得不其表示敬意。此可作的古典者的狩野之神髓。

  但是,然狩野有其代的制,亦有因身古典者的限。狩野明言:反《春秋》作述周公之法的左氏,同《春秋》看作是孔子垂教之,而孔子之道即在一部《春秋》之中的公羊的述方式。我想,於此可知狩野未必是疑古派吧。狩野亦非儒教的批判者。如果了狩野的著作,一任何人都感到吧。其孔子是使用敬一事看,狩野於孔子的尊崇之念亦是很明的。此外,令人感到狩野的眼光基本上是朝向古典方面,而很少朝向代。田虔次氏在本的解中,惋惜狩野的中存在的革命法的混、不分明,以及「述公羊,但於康有怎麽作正面及」,田氏其原因推察:「像著者有癖的主者,政治的需求毫不掩地混入,此乃自然之情吧」。事正如田氏所云吧。但我想:因狩野多次身赴清,理精通彼地之情,所以其根本原因是否有著作古典者的重古典而往往代的性向呢?

  四、小的春秋研究

  小(1881~1966。京都大文部助教授1922~1931,教授1931~1941)的春秋研究的,只有<公羊家の三科九旨>一篇。不,在以《中の革命思想》首的著作中,三科九旨被反提及,又於《中思想史》中,<春秋>亦被一,述了三科九旨。由此亦可春秋特是三科九旨小,是思想史上重要的。小革命思想乃「中思想史的一三千年以一的根本思潮」,其定中思想史上最重要的,而上述三科九旨的倒,即起因於此。作第二期儒家思想,小列于春秋,出了易五行(五德始),者均有革命的理,此亦可其革命思想抱有不同常的心。革命思想的重,可成了解小的性格之依。即,於流化的社中,思想是如何此化行理化的呢?又,在社中,思想怎的作用呢?示小固定於此。小不是甘於作古典的研究的型的者。小的基本姿,然代中的深切心有著直接的。我如何也以想象小革命思想的深切心,自辛亥革命直至共政立的局有任何。小自身未必掩了代中的思考,只不,他有作直接性的事,始恪守著作上的究之本分。於此,我可以看到研究象保持著一定的距,始欲客立的小的意志。

  我介一下<公羊家の三科九旨>的要旨。本基本上是依何休的「春秋公羊文例」而概「三科九旨」。本的是:首先指出革命思想本不於《公羊》自身,「由董仲舒、何休所倡的三科九旨,『存三』、『三世』、『外内』皆《公羊》的文牾而互不相容」。又,小述道:何休使第二科「三世」的「所之世」、「所之世」、「所之世」第三科「外内」的「内其而外夏」、「内夏而外夷狄」、「夷狄至於爵」一化,何休提示了衰→升平→太平一的步史,而此史亦不於董仲舒,是何休自的思想。此正是非小莫的代的文,我本上解了有「三科九旨」的亦非。於何休的史的仍在,但於「三科九旨」,基本上都是蹈小的。




----------------------------------------------
世上没有比人心更高的山、世上没有比脚步更长的路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7-16 20:25
  
  五、重俊郎的春秋研究

  如上所述,於狩野、小二人,春秋亦著其研究的重要的一部分。但到了重俊郎(1906~1990。京都大文部助教授1942~1950,教授1950~1970),春秋的分量就格外加重了。尤其是以其女文<公羊疏作者代>23首,表了<左服>、<左氏春秋平>、<左原始>、<梁の思想との社>27些於《春秋》三的文,初期的重正可之春秋之家。些考後所撰的念先行的西不同,大上是粹的研究,即大致上是底的文考的研究,水高。其考察博且密,其立言多中肯綮。譬如,《公羊疏》撰成於德明以前的北朝,《梁》非古文而成立於《公羊》之後,有著的法家向。些是作定的,有其所作的儒的左氏杜的之比考精密比。

  其中,我特以高度的是<左服>。本文《世新》<文篇>以一直主的《左》服虔注本玄,是玄授服虔的一通提出了疑,出存的服虔注大不同的例,行了。其,懈可,於此大上立了《左》服虔注=玄一通完全不是俗而已。其,我自身亦於大十年前,抱有同的疑念,了主旨相同的文。而我得知重篇文的存在,自己文中的有一半已被重了的候,而欲倒。我本文以很高的,亦有人故介於其。但即便客地看,本文解消了一千百年的案。又,重的其他,在先後上,有人提出了重同的,而於本文,管所及,重以外看不到同的,我想即使就一而言,〈左服〉代的亦不分。本文事上一直被埋而不人知,可惜。不限於本文,的,似乎初期的重的不太世人所知。其主要原因,可能是重初期的文至今尚未收入一籍之中,以索吧。藉此,我想一下其值有重新的必要(但是,我想於其文之解亦有附一言的必要。如今所述,些考是立足于而作的密的文考,且亦存在著近於原文之列的部分,因此於初者而言,是解的。恐怕若非有博士程水者,不,即便是博士程水,若非攻者,亦只能望)。

  再者,另附一言的是,重重《左》的度。狩野、小均未《左》,而他的春秋之中心乃在公羊。此不同的是,重三全都作研究,而似乎特在《左》研究上注入了精力。其著的第一第二《左人名地名索引》、《左服注逸》(作服注的佚本,此是最好的。即使此而言,亦可察知重作家的深厚功力),自此亦可了解重曾深研《左》之内情(然真辨,但我曾那重先生《左》全部背了下)。《左》的倒源於何,尚不清楚。但我大概自其史抱有的烈的心吧。被收入初期的《周思想研究》中的<荀研究>、<司研究>,中期的<班固の史>、後期的<文目を通してた六朝の史意>,穿其全期,重著有有史或史意的考,此暗示了重於史抱有著烈的心。

  如此,重首先是以密的文主的方法,始踏上了其作研究者的道路。光是後作克思主者的重,或被加以揶揄地喧,然而那不是重的之全部。直至晚年,重一地保持了其文主的方法。了正重的偏,也要重新注意重的基乃在於文主上。但是,若重的限定文主,固然。他的本其小一,在於社思想研究上,此乃勿容置疑之事。重亦同是以思想是社的物自明之前提的。我想一事,若翻《周思想研究》的,任何人都一目了然吧。在初期的文的研究中,亦保持著前提,<今古文の本>梁の思想との社>即是明。重首先研究象,是因他是中思想之根,是中式思考方式之典型(此源自小的影,恐不必待言吧)。重的之收是《原始儒家思想と》。本可其所下的定:「儒家於之的一一定内的古典所作的造性解」,我不知道什麽地方有如此明扼要的定。後,重的研究象亦及到了法家道家,但其自身主持的京都大中哲史研究室的《洋の文化と社》跨年了他的文<周の思想史的研究>36,正如我可以此事中得知,其研究中心依然是、儒,其亦持而未。

  入後期,重克思主生了共,以至於榜依唯物史的思想研究。代表一期的是《中哲史研究――唯心主と唯物主の抗史――》。於本的基本方法、立有必要里唆地加以言吧,「唯心主と唯物主の抗史」一副就可以容易地推知。同,副亦明示了重以侯外《中思想通史》代表的中(大)界的思想史研究中受到了大的影。不,另一方面本亦具有集重至此止的古代思想研究之大成的意。上,中每一以往的文相比,有多大的化,非重而不能的卓亦不少,只是其最所予的思想史的意有所改追加。之,根底,是唯心主或唯物主的二者一,因此、公式化之感是以拭去的。

  本亦然包含「春秋」,但在此中亦不免有上述向。重:春秋是「以史史其自身的循性前提的思惟」,作生出春秋的母胎的循史可以追溯到孔子。加之,重:之《春秋》中原本具者的威方式上的性,因此《春秋》一得以成春秋之基。我若此合而考之,即使重不至於孔子作《春秋》的著作者,他亦承了春秋孔子的思想,是很然的。又,因重「春秋式思惟基本上成立于循史之上」,以至於前「步史」的公羊的三科九旨,定「不可能是定所步史的性之物」。在春秋研究方面,重「最不可欠缺的前提,是春秋一直有失去所有唯心主的基本性格一切的吧」,我此推知其更的理由吧。春秋乃唯心主一定,我大地,一限制了重的思考。春秋乃唯心主的定,即孔子以的唯心主的展一更大的框架之一,此毋庸待言。
  如此,晚年的重被「哲思想史是唯心主唯物主的法的展之程」一自身所作的公式所束,失去了一些柔性,春秋研究亦不例外。但是,重述道:
  作之本所被提示的西,非全部是解者的念之反映。正因人的思想以文解的形式被提示出,以其象的思想史研究得以成立。
  在持守以往的於的理念之同,亦定一理念乃春秋研究之基本。只是作重,不足於理念的一次,期望著更一步的系性研究。我不重根本上了。

  六、日原利的春秋研究

  作春秋之泰斗,享有高名的日原利(1927~1984。京都大文部教授1983~1984)的京大在期有一年多,但在述京都大春秋研究的之,其名不可逸。因,不由於日原是春秋的大家,他是最了一的人。小重的弟子(其大半重)或多或少,受其之影而具有作社思想史家的Vector,而其中尤其可以重的之正宗承者的是日原吧。不,日原非是克思主者,史唯物亦非其所取,因此更地,日原是在向克思主之前的重的承者。我:日原考察政治社道德上的思想意置研究之中心,特是春秋作其主要象非偶然,是否有意地承了重的立呢?

  作日原的春秋研究之而人周知的是《春秋公羊の研究》,本作名著之亦很高。本有副其盛名的出色的内容,不是作於《春秋公羊》的第一本著,其内容上亦《春秋公羊》的主要思想,且地行了分析,不容他人追(只是第一章<春秋の成立>中,「作春秋」解振『春秋』之意的有,其自身不太具有意。且,我此考日原的其他考相比,不周密)。

  然,本非完全有疑。即,日原大概是意的,我客地,本是代春秋公羊的看《公羊》的,一感以否定。言之,尚且存在著代思想研究的框架中分析《公羊》一不足。但是有法的事吧。因,日原的原本就是代思想研究出,逐焦定在代公羊上,表了<春秋公羊の代的展>47等名,而於其程中,入到《公羊》自身的研究。
  日原的代思想分析之座明晰,且大致始一,即其式:
  今文(代表是公羊)=儒家的(王道、之道)=君主的抑制
  VS
  古文(代表是左氏)=法家的(霸道、君臣之)=君主的化

  此式不作模式非常易懂,而且在的思想分析上,亦是有效的武器,藉此武器,日原得以作出了多秀的考。但自今之,其於公羊左氏的,或者於地行二元化的分割,此印象是法否定的。此同,引起我心的是日原有公羊《公羊》、同左氏《左氏》都有加以密的,在本著《白虎通》《五》的中,我感到了一。如此一,弄不好,很有可能就推翻狩野以欲峻公羊《公羊》的基本姿。只不,我想倒退非是日原有意而之,而是他代公羊至《公羊》的一所造成的吧。

  《中哲をぶ人のために》一所收的<春秋>,日原有春秋的解明地提示了出。此短文,但即使是作春秋的概也是很出色的,我想是最先推初者的。其中,日原春秋作了如下定:
  解明被寄於《春秋》的孔子之精神,非就是春秋(春秋解)。但是,此非是的解。因:事的客中取特定的意味,是有待於造性推解始可能,於此,解者的思想立浮出表面,根解者的立之不同,所「春秋之」也就大不同了吧。我所的春秋解,不是了展自己的主或的手段亦不分。
  是很精彩的定,同恐怕亦成了狩野、小、重的代。如果京都大的春秋研究存有所的,那麽日原的定就是吧。

  七、

  ,我述了日原於春秋的定即京都大的春秋研究之。而更一步大地,不是的解,而是其看作是了展自己的主或的手段,考察其思想史意,此作基本。此只限於中哲史的代教授,但如果是京都大的中哲史研究之,或是可以的。此次,由於篇幅的制,有述的幸、内山俊(1933~。京都大文部教授1988~1997)以及我本人(1948~。京都大文部助教授1980~1997,教授1997~),此意亦是共通存在的。最後,我想地及此三人的春秋研究,束此稿。

  然有著有於春秋的,但在其生事的社道德研究中,反及公羊,指出在基本上於任理(Verantwortungsethik)的中理中,公羊是典型的存心理(Gesinnungsethik),起了公羊的特殊性的注意。注目於公羊的「」「」,述了其在中理上的意影50。的些言了日原的公羊研究以影,是可置疑的。

  作内山於春秋的,有<何休の考えた史>51。本文何休的「三科九旨」行了的分析。内山首先注意到了西的《春秋》的差,即所「制作」在西尚未成神秘主式的定,了於西、《春秋》的化,所的重要作用後,述了「三科九旨」作王朝正化理的意。内山更一步地力了「三科九旨」具有的的重造,即的史作理如此的史理念之模型的《春秋》,循的史上的史,王朝的化於家的批判三造是存的。於本文的前半部分,其他人所作的相同趣旨的考亦有存在,但是,後半部分的重造的揭剔完全是内山的唱,我想此於春秋研究作出了新的提起。只是内山的春秋研究就,而且本文本非是以式研究志向的,而是作内山近年的研究――中古代的史意的考察之一撰成的,因此今不加以,止於介。
  池田的域是史,因此在至今止的研究成果中常及到的春秋。但作,只有<消えた左氏の――後左氏の形成と特――> 一篇。本文考究了在白虎上底北的左氏什麽在其後不久就了公羊的上的理由。池田在在行於左氏的考察。但由於池田内山一,尚在研究途中,此次止於告研究。
  




----------------------------------------------
世上没有比人心更高的山、世上没有比脚步更长的路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8504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