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69914个阅读者,15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9-11 14:23
写得不错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9-12 14:28
很好静等下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9-13 14:28
关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9-14 14:30
好吸引人呢,LZ继续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9-14 15:51
  *
  后来的两个星期,王静再也没有打电话过来。我也没有去她们班的教室里找她。几次在食堂里碰面——怪事,打从广西回来了以后,我经常见她在男生食堂里出没——也没有打招呼。她一般单独进餐,也有时和上回打桌球的那个男生一起。每次看见两人在餐桌上窃窃私语,我就心烦意乱。吃醋了不成?或许。
  和王静重修旧好,是在第三个星期三的晚上。元旦节。我所在的班和经管系的一个班搞了一场联谊晚会。历次元旦晚会,都是本班单独行动,由于八成都是男生,所以很没意思,没有人表演,没有人主持,因为没有向同性者展示才华的必要,也就那可怜巴巴的十一朵金花把自己浓妆艳抹一番,生怕男生注意不到自己似的唱来跳去——其实每次晚会都是由她们首先发起的。男生们见时间差不多了,就往裤兜里塞两把瓜子,然后拍拍屁股走人,因此晚会总是提前草草收场。这次却并非那样,本班男生居多,彼班女生居多,八成应了异性相吸的科学定律,痴男怨女们的兴致都高涨到了极点。
  至于这次联谊晚会是如何凑成的,勿须说,肯定是诸君的功劳。
  这么着,本寝室位于宿舍的二楼,上届毕业生离开了学校以后,一楼的寝室全部空了出来,本班去广西实习期间,10月份进校的第二批新生搬了进去。怪就怪在搬进去的全部都是女生,校方便找来瓦匠,在一楼通往二楼的地方筑了一堵火砖墙,男生从火砖墙此侧的宿舍中门通行,连通值班室的彼侧让给女生。如此一来,整栋宿舍楼沸腾了,俨然久旱未雨的尼罗河迎来了一场骤雨。楼上男生的戏谑声此起彼伏,楼下女生反唇相讥的声音不绝于耳。宿舍楼的后面,有一个宽阔的庭院,里面铸满了单杠式晾衣架。比方说,几个女生正在那里晒衣服,楼上正端着饭盆在窗台边吃午餐的一帮男生也不会闲着,故意让女生们听见地高谈阔论:
  “穿红衣服的那个女生,好漂亮喔!”
  “是啊,和我好有夫妻相哟。”
  “那个短头发的女生,胸围可能是E杯。”
  “胡说八道,一看就是G杯。”
  也有时对所晒衣物指手画脚:
  “美女,你手里拿着的那条三衩裤那么小,你的屁股那么大,你穿得下吗?”
  “我穿不下,你来试试?”
  “好哇,扔上来。”
  “扔你娘!”
  每每听见戏谑声,我就伏在窗台上看热闹。但不是没有风险。一次,我正笑得前仰后合,隔壁的两个男生见楼下正在晒衣服的一个女生朝楼上望来,便缩回去了,那个女生的目光正好落在我的脸上,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
  “看你妈去!”她说。
  “刚才又不是我说你看起来好像没有穿内裤。”我喊冤。
  “下流!”她朝我竖起中指。
  得得,我也缩回了脖子。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9-14 15:53
  开始的那几天,是有些水火不容,日子久了,男生们耍不出新的花样了,大家也就和睦共处了。
  拿我所在的寝室说事:白无常不知从哪里找来一截钓线,此端拴在窗台上挂梳子的一枚铁钉上,一个风铃和一个衣夹一起系在彼端。把写满填空题——芳驾姓__,名__,贵寝室的座机号码是______,诸如此类——的一张纸条用衣夹夹紧,然后连同风铃和钓线一起抛出窗外,徐徐下降至一楼的窗前。而后像引诱鱼儿上钩那样轻轻地拽动钓线的此端,钓线彼端的风铃因此响个不停。楼下会意后的女生把手探出窗外,摘下纸条,复又挂上。见风铃复响,白无常赶紧收线,查看纸条上的答案。
  这招本是本舍的专利,不想别的寝室也如法炮制,结果二楼几乎所有寝室的窗外,都悬挂着一根此种类似垂钓的绳索,五颜六色,蔚为壮观。将近两个星期的时间里,宿舍熄灯了以后,它们便同时作业,风铃声飘荡开来,娓娓动听。两个星期后,周扒皮打出有伤风化的口号,率领一帮喽啰将这些绳索一个不留地摘除了。好在被摘除之前,诸君早已和楼下寝室里的女生们达成了此次联谊晚会。
  举行此次联谊晚会的教室里霓虹闪烁,彩带横飞,布置得像是一个歌厅。两个班的人员在歌厅里坐成一个圆,圆心处铺一张地毯,即舞台。见舞台上的同学表演完毕,台下的同学便“呱唧呱唧”的鼓掌、打呼哨、叫好不迭。坐成一团的诸君对表演无甚兴趣,只是一味地就坐在自己周围的彼班女生们的长相评头论足,争执不休。后来,我们的争执声被彼班一个女生的歌声打断了。那个歌声,怎么说呢?无论你的心思飞出去多远,都会被拽回,任其蹂躏——便是这种类型的歌声。唱歌的女生是明显的中音区,却高唱什么《珠穆朗玛》,结果发出来的声音很恐怖,像是被人用双手死死地掐住脖子,所发出的一阵求救声。
  女生不是别人,王静是也。咋闻歌声时,我就隐约觉得可能是她,巫婆那一类型,唐老鸭式。朝舞台上望去,果不其然。她在满场嘘声中引吭高歌,唱罢《珠穆朗玛》,又抱起地上的一把吉他,一边弹一边唱伍佰的《浪人情歌》。《浪人情歌》同样唱得不甚动听,吉他也弹得无甚水平,她本人却一脸陶醉的表情。末了,指名道姓说是唱给彼班黄弟同学听的,导致本班学员全部朝我投来责难的目光。我无地自容,伏在课桌上假寐。
  晚会定在十点结束。可是我和王静八点不到就离场了。她在前,我在后。《浪人情歌》一曲终了,她提着吉他出门了。约三分钟后,金毛狮王这样提醒我时,我立马追了出去。王静正等在外面。
  “以为你再也不想理我了呢。”她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9-16 14:35
要经验要经验要经验要经验要经验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9-17 14:34
挺有意思的书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9-18 14:30
好看,果断马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5690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