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01349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6-10-1 20:06

零陵漫笔:跟随柳宗元行踪游零陵



高山流水102 发表在 永州论坛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253-1.html


零陵漫笔:跟随柳宗元行踪游零陵
周康伟

湖南零陵是一片热土。本文以柳宗元在永州的行踪为主线,带你走进零陵悠久的历史文化与壮丽的自然风光。
说起永州或零陵,人们首先会想到柳宗元。
永州地处江南,一地二名(永州、零陵),历史上基本是依山傍水建城。从一份莫氏族谱中的民国零陵《城厢图》,我们还依稀可见当年零陵古城的概貌。她东起东山,西至潇水,南起南门小菜园,北至鹞子岭转角楼(今气象局);七条城门,东、南、北门在东山,其余四条顺潇水而下,从南到北依次为太平门、小西门、大西门、潇湘门,与之对应的是四个老码头,为古代零陵水路交通、解缆挥桨之始点。早上,凡要去冷水滩、曲河、蔡家铺的人都要到码头坐小船,而去衡阳、长沙的坐大船。潇水朝向湘江,虎视长江,遥指大海。古时的零陵人在潇水河边洒泪揖别,解缆挥桨,不知要经过多少曲折,才能抵达无边的浩瀚。
柳宗元就是被贬到了这样一个偏远之地,远离京城,远离大海。唐朝永贞元年(公元805年),32岁的柳宗元因参与唐顺宗时期以王叔文为首的“永贞革新”失败,最初被贬为邵阳刺史,在赴任途中被加贬为永州司马,从四千里之遥的京城长安来到永州。当他乘船经过茫茫洞庭湖,重蹈舜帝南巡之路,从八百里洞庭漂入湘江,再逆湘江而上永州,途经湘江与汨罗江汇合处时,往事越千年,不禁想到一千前的屈原怀石自沉于汨罗江,以身殉国,于是写下了《吊屈原文》杰作。
柳宗元到零陵(当时叫永州),初住龙兴寺。其《永州龙兴寺西轩记》已经标明龙兴寺之所在:“寺之居,于是州为高。西序之西属当大江之流”(见唐文粹卷74至卷76)。当时永州城内除东山外,千秋岭地势最高,故龙兴寺应位于千秋岭,传为三国时期蒋琬故居,在抗日战争时期永州沦陷时被日军炸毁。龙兴寺已经销声匿迹,但那条从寺院延伸潇水的石板路尚存。永州柳学研究先驱龙震球,祁阳人,解放前毕业于苏州国文专科学校,生前曾对龙兴寺遗址进行考察,其遗作《柳宗元永州行迹考释》一文,称龙兴寺在千秋岭下太平门内。当前学者们对龙兴寺遗址虽然仍有争议,但柳宗元初住东山,毋庸置疑。
元和四年(公元809年),柳宗元坐在东山法华寺(今高山寺),极目远眺,发现对河延绵数里的山峦,谓之西山。就是潇水西岸南自朝阳岩起,北至黄茅岭的山丘。柳宗元从大西门过河,沿冉溪而上,游览后写了《始得西山宴游记》。
冉溪,因为冉姓居住溪边而得名。逆溪水而上,要上溯到今梳子铺乡戴花山、大古源和小桃源,这是冉溪的源头,绵延数十里的水路,东流入潇水。柳宗元自比愚公,大智若愚,将冉溪更名为愚溪,从此在愚溪居住。冬寒之日,雪花纷飞,水天一色。“愚溪眺雪”便成为“永州八景”之一。
游西山后不久,柳宗元又游了钴鉧潭、钴鉧潭西小丘、小丘西小石潭、小石潭、袁家渴、石渠、石涧、小石城山,并一一写下游记,这就是著名的“永州八记”。实际上柳宗元写的山水游记中还有一记,即《游黄溪记》。原文记载:“黄溪距州治七十里,由东屯南行六百步,至黄神祠……”,黄溪位于今邮亭圩镇庙门口村。由于前八记遗址在永州城郊,历代文人寻胜较多,故称“永州八记”。
柳宗元在零陵邮亭圩梅溪写的《捕蛇者说》,永州更是家喻户晓,千百年来广为传诵。
三百多年后的南宋绍兴十四年(公元1144年),宋朝文学家汪藻罢职永州,寻访柳宗元的《永州八记》,追寻柳宗元的行迹,写了《柳先生祠堂记》。如今我又沿当年汪藻沿柳宗元的行迹,按其文所示的路径去品“八记”。从大西门渡河,过浮桥,在黄叶古渡上岸。我看到岸边的标牌上记述,明朝著名地理学家徐霞客乘船游览零陵时,曾在这里上岸渡河,所以这里叫霞客渡。徐霞客历尽山川写游记,留下“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的感叹,他也曾虔诚地阅读过“永州八记”,追寻过“永州八记”的遗迹。
如今,他已经跨过了历史的万水千山,而千年浮桥——霞客渡,仍横卧在潇水河上,带给人们不尽的遐想。
下了霞客渡,过了愚溪桥,这里一派江南水乡风光。我沿着碧绿的溪水,游览了钴鉧潭、西小丘、小石潭,由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修建宋家洲水电站形成的潇湘平湖,潇水上涨,淹没了形状像熨斗的钴鉧潭景象;小石潭 “全石以为底”的胜景虽已被遮盖,但两岸竹子、树木、石头风光依旧。
柳宗元笔下的西山,实际上有“山峰”和“山脉”两种说法,后者就是柳宗元文化旅游区导览图所指,前者则指原零陵造纸厂用作堆放草料的山头,就是柳子庙后的珍珠岭。我一直走到西山之巅,仿佛与当年柳宗元有同样的心境,身心高远,心旷神怡。感觉零陵这片温馨的土地,孕育了多少历史名人与风流人物。
在“永州八记”中,钴鉧潭、西小丘、小石潭等,都是逆愚溪而上的诸景;而袁家渴、石渠、石涧等,都是逆潇水而上的诸景,已基本被历史风雨洗涤殆尽,甚至连它们的遗迹,也几乎荡然无存。当年汪藻在零陵重涉柳宗元行迹时,犹言愚溪、钴鉧潭、西小丘、小石潭等皆在,其他已经不可辨认了。他游过袁家渴,而未说石渠、石涧。
百闻不如一见,我来到南津渡大坝,实地探访。南津渡水电站位于南郊沙沟湾村,包揽“永州八记”之三:袁家渴、石渠、石涧。袁家渴在南津渡水电站大坝之下,石渠在南津渡水电站左侧。原文记载从袁家渴逆潇水而上,约半华里有一条小溪,溪口上去不远一座石拱桥下,柳宗元写的“又折西行,旁陷岩石下,北坠小潭”当是石渠旧址。再从石渠沿潇水而下到杨家村,一条小溪从村前田洞中流经村旁,穿石拱桥,入潇水,这就是柳宗元所说的“石涧”。但柳文所记景物,多已不可辨认。
至于小石城山,在永州八记中,最为雄伟、壮丽。柳文记载“自西山道口径北,逾黄茅岭而下,有二道:其一西出,寻之无所得;其一少北而东,不过四十丈,土断而川分,有积石横当其垠……”。我沿柳子街往今永州市人民医院南院方向一直走到桃江路口,有两条路:一条往黄田铺方向走,另一条往农科所方向,我便看到了“山高四十丈,土断而川分,有积石横当其垠”的景象。登上小石城山,俯瞰全城,望潇水南来,湘江西会,令人浮想联翩,思绪万千。
30多年前的一部电影《没有航标的河流》,一首《潇水弯弯潇水河长》的插曲,曾给我们留下了一段荡气回肠的记忆。潇水经过九湾十八滩,在萍岛与湘江汇合后,零陵就有了潇湘的雅称。柳宗元写“永州八记”,虽然没写萍岛,但他写下了《湘口馆潇湘二水所会》诗,描绘了萍岛景观。萍岛为“永州八景”之首,虽然没有山城重庆朝天门码头的气势,但这里是最值得游览之胜地。这是舜帝南巡过潇水的地方,后来舜帝二妃寻夫来过这里,唐朝建有潇湘二妃庙。潇湘深月夜明时,在迷蒙的雨丝中给人以朦胧的美感,是文人墨客寄情于景的著名景观,宋代画家宋迪作了《潇湘夜雨图》,遂成“潇湘八景”之首景。《全唐诗》有200多篇是描写潇湘的,写过名句“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南宋诗人陆游也留下“挥毫当得江山助,不到潇湘岂有诗”的赞美之词;清代小说家曹雪芹在《红楼梦》的大观园里,设置了一个潇湘馆,让林黛玉蛰居其中,充分说明潇湘之闻名。
“九嶷浚倾奔,临源委萦回……”,当年柳宗元写《湘口馆潇湘二水所会》诗,也是怀着对舜帝与二妃的崇拜。湘口馆位于萍岛下游湘江西岸的今冷水滩区蔡市镇老埠头村,距萍岛半里之遥,唐未五代时设潇湘镇,其商业手工业相当发达。明代时的湘口驿,更是一个繁华的商业市镇了。
站在湘口馆,眺望萍岛,一片汪洋;如今,零陵区把位于七里店办事处神仙岭社区一条新路命名为湘口馆路,亦是为了纪念柳宗元。
柳宗元不仅山水游记有名,山水诗的地位也很高。其《登蒲州石矶望横江口,潭岛深迥斜对香零山》一诗,是他游览香零山后所作,诗中“孤山乃北峙,森爽栖灵神”,使香零山名闻遐迩,成为人们慕名观光之地。香零山屹立于今零陵区南津渡办事外茆江桥村境内潇水中央,“永州八景”之一,潇湘百里平湖风光带上重要的旅游景点。漫步香零烟雨,如同置身烟波浩淼之中。
柳宗元被贬永州,达10年之久。其中一半时间居潇水,一半时间居东山。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东山就是这么一座名山,它矗立于城廓之内,又横贯于城池之南北,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文化钩沉,柳宗元及怀素、范纯仁、杨万里等历史名人,在这里留下了宝贵的历史足迹。
东山之麓有“三亭”即读书亭、湘绣亭、俯清亭,在今三中校园北面,遗迹已经不复存在,柳宗元作《零陵三亭记》曾予以记载。东山之顶高山寺,是柳宗元谪永期间第二住处。始建于唐代中期,时名法华寺,继柳宗元之后,南宋宰相范纯仁贬永州时也曾寄寓该寺。其父是北宋著名文学家范仲淹。范仲淹一生可能没有到过零陵,但在《岳阳楼记》里,他的笔锋却触及到了零陵。其名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脍炙人口,千古流传。
高山寺所属关帝庙后侧,有古刹绿天庵,即唐代著名书法家怀素之故居,是怀素出家修行和练字的地方,与高山寺同被誉为“永州八景”。
小时候常听到零陵城内流传一句俗语:“零陵有座转角楼,一转转到云里头”。转角楼为永州古城四大城楼之一,如今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仿古建造的零陵楼,为零陵古城标志性建筑,连接着东山。站在零陵楼上,似乎站进了历史的战火与硝烟。三国时期张飞智取零陵,兵临东山,留下了“接履桥”的得名与“张飞岭”、“点将台”等遗址,至今依稀可辨。而零陵至今留下与诸葛亮有关的传说,就是位于零陵区城南约2公里处的诸葛庙,当年诸葛亮攻取零陵就是从这里渡河。今零陵区朝阳办事处诸葛庙村,即因庙而得名。庙前的百家渡,为古时零陵至道县的必经之地,渡口那座供行人歇脚的古亭,便是历史的缩影。柳宗元《袁家渴记》中记载的“上与南馆高嶂合,下与百家濑合”,百家濑即百家渡;宋代苏东坡经此留有《百家渡》诗作,宋代诗人杨万里任零陵丞时也曾作组诗《过百家渡四绝句》。关羽虽然没有来过零陵,但在东山上,建有文庙与武庙,文庙即孔庙,武庙即关庙,让孔子与关羽比邻而居,相距一箭之遥,这在全国是不多见的。
柳宗元“陪永州刺史崔敏游宴南池”一文佐证,唐朝州府行政首长称刺史,司马是协助刺史掌管地方事务的。当时社会稳定,永州不是边疆和军事重镇,军事方面的事务并不繁杂,柳宗元才得以有大量的时间用来寄情山水、著书立说。贬谪永州10年,闲来笔潭,正是他文学创作的登峰造极岁月,他伫立朝阳岩之畔,作的“独钓寒江雪”诗,遂成千古绝唱。
提起朝阳岩,自古有岩无名。唐永泰二年(公元765年),道州刺史元结旨都计兵(奉旨赴首都长安商计疆防大事),途经零陵,游览此岩,见其岩口向东朝阳,即命名为朝阳岩,并撰《朝阳岩铭》及《朝阳岩下歌》诗,引无数文人竞折腰,元结、柳宗元,苏轼、周敦颐、张浚、杨万里,徐霞客,严嵩,何绍基等历代名人都留有诗刻,“朝阳旭日”从此闻名。
继柳宗元之后,宋朝年间公元1066年,时任永州通判的周敦颐游朝阳岩并题名;周敦颐,永州道县人,北宋理学开山鼻祖;宋徽宗元年,苏东坡贬为永州团练使,游朝阳岩作诗《观大水望朝阳岩》。苏东坡写的“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杭州美景及“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等诗句,百读不厌。
公元1137年,南宋宰相张浚因得罪秦桧贬居永州,先后十余年,作了《朝阳岩》诗;在今零陵区文星街38号建有张浚故居,又称文昌宫。
公元1518年,收藏过《清明上河图》的明朝副宰相严嵩路经零陵作《谒柳侯祠》文,表达了对柳宗元贬永十年的追忆和景仰之情。至今,朝阳公园还有严嵩的书法碑刻。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欧阳修这首描写元宵之夜情侣相会的词,传为佳句。他与柳宗元、苏东坡等人同为唐宋八大家,虽然没到过零陵,但受柳宗元影响,其“画图曾识零陵郡,今日方知画不如。城郭恰临潇水上,山川犹是柳侯余……”的诗句却广为流传。
零陵因舜帝南巡葬九嶷而得名,因柳宗元谪居永州而闻名于世。舜文化、柳文化是建设永州历史文化名城的两大品牌,柳宗元在永州的行踪遗址,是零陵古城项目修复的重点。零陵古城原指司马塘路以南的旧城区,今日的司马塘路当时位于古城墙之外,可谓零陵的城郊了。一条颇为弯曲的小街,从芝山路绵延到潇水。柳宗元被贬永州时,曾数次到这里凭吊东汉时期零陵郡太守龙伯高墓。因柳宗元在永州上任的身份是员外司马,所以后来人们将这条街叫做司马塘。如今零陵沿江防洪大堤,从南津渡大桥一直延伸到了司马塘路,与“迴龙夕照”相望。青砖砌成的护栏看起来古色古香,点缀潇水风光,衬托历史文化名城。
永州人民为纪念柳宗元而建造了柳子庙,此庙历经沧桑仍坐落在潇水之西的柳子街上。
秦时明月汉时关,中国自秦汉以来就战争不断。古城墙是战争的产物,零陵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零陵古城墙遗址现位于大西门北段,我从东风大桥桥头上岸,沿河依次走过泉陵街、外河街、内河街。大西门与小西门之间的内河街,紧靠着古城墙,由于历史原因,一部分现代住房都以古城墙为地基修建,而一些居民楼则修建在城墙边,几层楼的高度完全将其掩盖,如今成了一条狭长的小巷;当年青石铺成的石板路,还隐约可见。西风残照,那残缺的石板路与斑驳的老墙,无言地诉说着沧海桑田。
零陵古城号称九井十八巷,遗迹尚存的水晶巷、总督巷、鼓楼巷、东门巷、三多坊、撒珠井,见证着古城不老的灵魂。
潇水,古老的河流。逆潇水而上,菱角塘的金牛岭、凼底的油山岭、富家桥的羊毛岭,这是零陵城外的三个著名景点。从富家桥异蛇村到冷水滩宋家州水电站,构成潇湘“百里平湖”,荟萃了永州八景、永州八记遗址与异蛇村、水上大世界、鸟沙洲、巴洲和零陵机场、衡昆高速湘江大桥、宋家洲水电站等现代文明。富家桥是“八仙之一”何仙姑成道的地方,有淡山岩、周家大院等著名景点。
零陵古城亮点纷呈。永州八景、永州八记等柳宗元遗迹及许多名人故居、文化遗址既保存了传统精华,又赋予了时代内容。
当前,零陵古城建设正紧密锣鼓、如火如荼。据悉,“零陵古城”项目开工奠基仪式已隆重举行。建成后的零陵古城,必定是翻天覆地的历史巨变。
回到东风桥头,踯躅潇水河畔,听潇水萧萧,看湘江北去。回首间,感觉这座古城收藏了很多被遗忘的时光。零陵古城折射历史的变迁与沧桑,见证了中华民族的苦难与辉煌。
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柳宗元笔下“苛政猛于虎”、“赋敛之毒有甚于蛇毒乎”的时代一去而不复返了。建设零陵古城,实现千年梦想,是潇湘儿女的共同期盼。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本帖助威记录

adgjl6223171 +1
比这精彩的帖子还有木有
2016-10-03 21:06:02
总计:魅力1点 助威1查看所有助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0-15 23:07
潇湘揽胜:跟随柳宗元行踪游零陵

周康伟

零陵是一片热土。本文以柳宗元在永州的行踪为主线,带你走进零陵悠久的历史文化与壮丽的自然风光,领略零陵美。
说起永州或零陵,人们首先会想到柳宗元。
永州地处江南,一地二名(永州、零陵),历史上基本是依山傍水建城。从一份莫氏族谱中的民国零陵《城厢图》,我们还依稀可见当年零陵古城的概貌。她东起东山,西至潇水,南起南门小菜园,北至鹞子岭转角楼(今气象局);七条城门,东、南、北门在东山,其余四条顺潇水而下,从南到北依次为太平门、小西门、大西门、潇湘门,与之对应的是四个老码头,为古代零陵水路交通、解缆挥桨之始点。早上,凡要去冷水滩、曲河、蔡家铺的人都要到码头坐小船,而去衡阳、长沙的坐大船。潇水朝向湘江,虎视长江,遥指大海。古时的零陵人在潇水河边洒泪揖别,解缆挥桨,不知要经过多少曲折,才能抵达无边的浩瀚。
柳宗元就是被贬到了这样一个偏远之地,远离京城,远离大海。唐朝永贞元年(公元805年),32岁的柳宗元因参与唐顺宗时期以王叔文为首的“永贞革新”失败,最初被贬为邵阳刺史,在赴任途中又被加贬为永州司马,从四千里之遥的京城长安来到永州。当他乘船经过茫茫洞庭湖,重蹈舜帝南巡之路,从八百里洞庭漂入湘江,再逆湘江而上永州,途经湘江与汨罗江汇合处时,往事越千年,不禁想到一千前的屈原怀石自沉于汨罗江,以身殉国,于是写下了《吊屈原文》这篇不朽之作。
柳宗元到零陵(当时叫永州),初住龙兴寺。其《永州龙兴寺西轩记》已经标明龙兴寺之所在:“寺之居,于是州为高。西序之西属当大江之流”(见唐文粹卷74至卷76)。当时永州城内除东山外,千秋岭地势最高,故龙兴寺应位于千秋岭,传为三国时期蒋琬故居,在抗日战争时期永州沦陷时被日军炸毁。龙兴寺虽已销声匿迹,但那条从寺院延伸潇水的石板路尚存。永州柳学研究先驱龙震球,祁阳人,解放前毕业于苏州国文专科学校,生前曾对龙兴寺遗址进行考察,其遗作《柳宗元永州行迹考释》一文,称龙兴寺在千秋岭下太平门内。因此,学者们对龙兴寺遗址仍有争议,但柳宗元初住东山,毋庸置疑。
元和四年(公元809年),柳宗元坐在东山法华寺(今高山寺),极目远眺,发现对河延绵数里的山峦,谓之西山。就是潇水西岸南自朝阳岩,北至黄茅岭的山丘。柳宗元从大西门过河,沿冉溪而上,游览后写了开篇之作《始得西山宴游记》。
冉溪,因为冉姓居住溪边而得名。逆溪水而上,要上溯到今梳子铺乡戴花山、大古源和小桃源,这是冉溪的源头,绵延数十里的水路,东流入潇水。柳宗元自比愚公,大智若愚,将冉溪更名为愚溪,从此在愚溪居住。冬寒之日,雪花纷飞,水天一色。“愚溪眺雪”便成为“永州八景”之一。
游西山后不久,柳宗元又游了钴鉧潭、钴鉧潭西小丘、小丘西小石潭、小石潭、袁家渴、石渠、石涧、小石城山,并一一写下游记,这就是著名的“永州八记”。实际上柳宗元写的山水游记中还有一记,即《游黄溪记》。原文记载:“黄溪距州治七十里,由东屯南行六百步,至黄神祠……”,黄溪位于今零陵区邮亭圩镇庙门口村。由于前八记遗址在永州城郊,历代文人寻胜较多,故称“永州八记”。
柳宗元在邮亭圩梅溪写的《捕蛇者说》,永州更是家喻户晓,千百年来广为传诵。
三百多年后的南宋绍兴十四年(公元1144年),宋朝文学家汪藻罢职永州,寻访柳宗元的《永州八记》,追寻柳宗元的行迹,写了《柳先生祠堂记》。如今我又沿当年汪藻沿柳宗元的行迹,按其文所示的路径去品“八记”。从大西门渡河,过浮桥,在黄叶古渡上岸。我看到岸边的标牌上记述,明朝著名地理学家徐霞客游览零陵时,曾在这里上岸渡河,所以这里叫霞客渡。徐霞客历尽山川写游记,留下“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的感叹,他也曾虔诚地阅读过“永州八记”,追寻过“永州八记”的遗迹。
如今,他已经跨过了历史的万水千山,而千年浮桥——霞客渡,仍横卧在潇水河上,带给人们不尽的遐想。
下了霞客渡,过了愚溪桥,这里一派江南水乡风光。我沿着碧绿的溪水,游览了钴鉧潭、西小丘、小石潭,由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修建宋家洲水电站形成的潇湘平湖,潇水上涨,曾淹没了形状像熨斗的钴鉧潭景象,小石潭 “全石以为底”的胜景亦被遮盖,秋季时潇水下涨,钴鉧潭、小石潭原景再现。
柳宗元笔下千古绝唱之西山,实际上有“山峰”和“山脉”两种说法,后者就是柳宗元文化旅游区导览图所指,前者则指柳子庙后的珍珠岭。我沿柳子街前行往右上坡,走过一段弯弯的小路,穿过一排被废弃的原零陵造纸厂用作堆放草料的棚屋,上山时脚下是杂草丛生,可以想象当年柳宗元与同伴们披荆斩棘前行。在我之前有人来过,我沿草丛踩出的路迹,一直走到西山之巅,仿佛与当年柳宗元有同样的心境,身心高远,心旷神怡。感觉零陵这片温馨的土地,孕育了多少历史文化与名人。
在“永州八记”中,钴鉧潭、西小丘、小石潭等,都是逆愚溪而上的诸景;而袁家渴、石渠、石涧等,都是逆潇水而上的诸景,已基本被历史风雨洗涤殆尽,甚至连它们的遗迹,也几乎荡然无存。当年汪藻在零陵重涉柳宗元行迹时,犹言愚溪、钴鉧潭、西小丘、小石潭等皆在,其他已经不可辨认了。他游过袁家渴,而未说石渠、石涧。
百闻不如一见,我来到南津渡大坝,实地探访。南津渡水电站位于南郊沙沟湾村,包揽“永州八记”之三:袁家渴、石渠、石涧。袁家渴在南津渡水电站大坝之下,石渠在南津渡水电站左侧。原文记载从袁家渴逆潇水而上,约半华里有一条小溪,溪口上去不远一座石拱桥下,柳宗元写的“又折西行,旁陷岩石下,北坠小潭”当是石渠旧址。再从石渠沿潇水而下到杨家村,一条小溪流经村旁,穿石拱桥,入潇水,这就是柳宗元所说的“石涧”。但柳文所记景物,多已不可辨认。
至于小石城山,在永州八记中,最为雄伟、壮丽。柳文记载“自西山道口径北,逾黄茅岭而下,有二道:其一西出,寻之无所得;其一少北而东,不过四十丈,土断而川分,有积石横当其垠……”。我沿柳子街往今永州市人民医院南院方向一直走到桃江路口,有两条路:一条往黄田铺方向走,另一条往农科所方向,我便看到了“山高四十丈,土断而川分,有积石横当其垠”的景象。登上小石城山,俯瞰全城,望潇水南来,湘江西会,令人浮想联翩,思绪万千。
中国古代南方城市大都位于二水汇合处,潇水与湘江汇合处的零陵,虽然没有长江与汉江汇合处江城武汉的大江奔流,也没有长江与嘉陵江汇合处山城重庆的大气磅礴,更没有长江入海处上海滩的波澜壮阔,但悠久的历史文化毫无逊色。
潇水经过九湾十八滩,在萍岛与湘江汇合后,零陵就有了潇湘的雅称。柳宗元写“永州八记”,虽然没写萍岛,但他写下了《湘口馆潇湘二水所会》诗,描绘了萍岛景观。萍岛为“永州八景”之首,是最值得游览之胜地。这是舜帝南巡过潇水的地方,后来舜帝二妃寻夫来过这里,唐朝建有潇湘二妃庙。潇湘深月夜明时,在迷蒙的雨丝中给人以朦胧的美感,是文人墨客寄情于景的著名景观,宋代画家宋迪作了《潇湘夜雨图》,遂成“潇湘八景”之首景。《全唐诗》有200多篇是描写潇湘的,张若虚《春江花月夜》中“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 李白“人迷洞庭水,雁度潇湘烟”……,写过名句“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南宋诗人陆游也留下“挥毫当得江山助,不到潇湘岂有诗”的赞美之词;清代小说家曹雪芹在《红楼梦》的大观园里,设置了一个潇湘馆,让林黛玉蛰居其中,充分说明潇湘之闻名。
“九嶷浚倾奔,临源委萦回……”,当年柳宗元写《湘口馆潇湘二水所会》诗,也是怀着对舜帝与二妃的崇拜。湘口馆位于萍岛下游湘江西岸的今冷水滩区蔡市镇老埠头村,距萍岛半里之遥,唐未五代时设潇湘镇,其商业手工业相当发达。明代时的湘口驿,更是一个繁华的商业市镇了。
我站在湘口馆,眺望萍岛,眼前一片汪洋;如今,零陵区把位于七里店办事处神仙岭社区一条新路命名为湘口馆路,亦是为了纪念柳宗元。
柳宗元不仅山水游记有名,山水诗的地位也很高。其《登蒲州石矶望横江口,潭岛深迥斜对香零山》一诗,是他游览香零山后所作,诗中“孤山乃北峙,森爽栖灵神”,使香零山名闻遐迩,成为人们慕名观光之地。从黄古山中路可乘坐27路公交车,在零陵区南津渡办事外茆江桥村境内的潇水河边下车,便到了“永州八景”之一的香零山,她是潇湘百里平湖风光带上重要的旅游景点。目击香零烟雨,如同置身烟波浩淼之中。
柳宗元被贬永州,达10年之久。其中一半时间居潇水,一半时间居东山。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东山就是这么一座名山,它矗立于城廓之内,又横贯于城池之南北,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文化钩沉,柳宗元及怀素、范纯仁、杨万里等历史名人,在这里留下了宝贵的历史足迹。
东山之顶高山寺,是柳宗元谪永期间第二住处。始建于唐代中期,时名法华寺,继柳宗元之后,南宋宰相范纯仁贬永州时也曾寄寓该寺。其父是北宋著名文学家范仲淹。范仲淹一生可能没有到过零陵,但在《岳阳楼记》里,他的笔锋却触及到了零陵。其名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脍炙人口,千古流传。
柳宗元《零陵三亭记》予以记载的读书亭、湘绣亭、俯清亭,在今三中校园北面的东山之麓,遗迹已经不复存在,但三中所在地留有康熙年间重建的碧云池,以祀南宋宰相范纯仁,为永州八景之一的“恩院风荷”。
高山寺所属关帝庙后侧,有古刹绿天庵,即唐代著名书法家怀素之故居,是怀素出家修行和练字的地方,与高山寺同被誉为“永州八景”。
很早的时候常听到零陵城内流传一首儿歌:“零陵有座转角楼,一转转到云里头”。转角楼为零陵古城四大城楼之一,如今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仿古建造的零陵楼,为古城标志性建筑,连接着东山。站在零陵楼上,似乎站进了三国的战火与硝烟。张飞智取零陵,兵临东山,留下了“接履桥”的得名与“张飞岭”、“点将台”等遗址,至今依稀可辨。而零陵至今留下与诸葛亮有关的传说,就是位于零陵区城南约2公里处的诸葛庙,当年诸葛亮攻取零陵就是从这里渡河。今零陵区朝阳办事处诸葛庙村,即因庙而得名。庙前的百家渡,为古时零陵至道县的必经之地,渡口那座供行人歇脚的古亭,便是历史的缩影。柳宗元《袁家渴记》所写 “上与南馆高嶂合,下与百家濑合”,百家濑即百家渡;宋代苏东坡经此留有《百家渡》诗作,宋代诗人杨万里任零陵丞时也曾作组诗《过百家渡四绝句》。
另一位三国人物黄盖,字公覆,湖南零陵人也。吴书曰:故南阳太守黄子廉之后也,枝叶分离,自祖迁于零陵,遂家焉。黄盖本为南阳太守黄子廉后人,但家族分离,黄盖祖父迁到零陵居住。黄盖赤壁献策、平定江东,前后侍奉孙坚、孙策、孙权三代。今为纪念黄盖,零陵区就有一条黄盖路,笔者工作地零陵公安分局七里店派出所就在这条路。
关羽虽然没有来过零陵,但在东山上,建有文庙与武庙,文庙即孔庙,武庙即关庙,让孔子与关羽比邻而居,相距一箭之遥,这在全国是不多见的。
柳宗元“陪永州刺史崔敏游宴南池”一文佐证,唐朝州府行政首长称刺史,司马是协助刺史掌管地方事务的。当时社会稳定,永州不是边疆和军事重镇,军事方面的事务并不繁杂,柳宗元才得以有大量的时间用来寄情山水、著书立说。贬谪永州10年,闲来笔潭,正是他文学创作的登峰造极岁月,他伫立朝阳岩之畔,写下了“独钓寒江雪”不朽的诗篇。
提起朝阳岩,自古有岩无名。唐永泰二年(公元765年),道州刺史元结旨都计兵(奉旨赴首都长安商计疆防大事),途经零陵,游览此岩,见其岩口向东朝阳,即命名为朝阳岩,并撰《朝阳岩铭》及《朝阳岩下歌》诗,引无数文人竞折腰,元结、柳宗元,苏轼、周敦颐、张浚、杨万里,徐霞客,严嵩,何绍基等历代名人都留有诗刻,“朝阳旭日”从此闻名。
继柳宗元之后,宋朝年间公元1066年,时任永州通判的周敦颐游朝阳岩并题名;宋朝的通判,以中央派员的身份下到地方,作为地方行政长官的副官和皇帝的耳目,对州府事的弹劾可以直达皇帝。周敦颐,永州道县人,北宋理学开山鼻祖;其后裔居住的零陵富家桥周家大院,出了“两朝四进士”(周希圣、周圭、周道、周崇傅)而闻名于世。
零陵自古为流放之地。宋徽宗元年,苏东坡贬为永州团练使,游朝阳岩作诗《观大水望朝阳岩》。苏东坡写的“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杭州美景及“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等诗篇,百读不厌。
公元1137年,南宋宰相张浚因得罪秦桧贬居永州,先后十余年,作了《朝阳岩》诗;沿正大街往南再左折东行,到零陵区文星街38 号,建有张浚故居,又称文昌宫。
公元1518年,收藏过《清明上河图》的明朝副宰相严嵩路经零陵作《谒柳侯祠》文,表达了对柳宗元贬永十年的追忆和景仰之情。至今,朝阳公园还有严嵩的书法碑刻。
与柳宗元、苏东坡等人同为唐宋八大家的欧阳修,虽然没到过零陵,但受柳宗元影响,其“画图曾识零陵郡,今日方知画不如。城郭恰临潇水上,山川犹是柳侯余……”的诗句却广为流传。
零陵因舜帝南巡葬九嶷而得名,因柳宗元谪居永州而闻名于世。舜文化、柳文化是建设永州历史文化名城的两大品牌,柳宗元在永州的行踪遗址,是零陵古城项目修复的重点。零陵古城原指司马塘路以南的旧城区,今日的司马塘路当时位于古城墙之外,可谓零陵的城郊了。一条颇为弯曲的小街,从芝山路绵延到潇水。柳宗元被贬永州时,曾数次到这里凭吊东汉时期零陵郡太守龙伯高墓。因柳宗元在永州上任的身份是员外司马,所以后来人们将这条街叫做司马塘。如今零陵沿江防洪大堤,从南津渡大桥一直延伸到了司马塘路,与“迴龙夕照”相望。青砖砌成的护栏很有古风古韵,点缀潇水风光,衬托历史文化名城。
永州人民为纪念柳宗元而建造了柳子庙,此庙历经沧桑仍坐落在潇水之西的柳子街上。
秦时明月汉时关,中国自秦汉以来就战争不断。古城墙是战争的产物,零陵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零陵古城墙遗址现位于大西门北段,我从东风大桥桥头上岸,沿河依次走过泉陵街、外河街、内河街。泉陵街一带传为泉陵城故址。汉武帝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置零陵郡,泉陵属零陵郡管辖。当时,零陵郡治所在今广西全州咸水。大西门与小西门之间的内河街,紧靠着古城墙,由于历史原因,一部分现代住房都以古城墙为地基修建,而一些居民楼则修建在城墙边,几层楼的高度完全将其掩盖,如今成了一条狭长的小巷;当年青石铺成的石板路,还隐约可见。西风残照,那残缺的石板路与斑驳的老墙,无言地诉说着沧海桑田。
零陵古城是汉武帝元朔五年(即公元前124年)开始修建,至今已有2000多年,其建城历史在湖南仅次于长沙,走于零陵的古街小巷,寻找传说中的九井十八巷,遗迹尚存的水晶巷、总督巷、鼓楼巷、东门巷、三多坊、撒珠井,见证着古城不老的灵魂。
潇水,古老的河流。逆潇水而上,菱角塘的金牛岭、凼底的油山岭、富家桥的羊毛岭,便是零陵城外的三个著名景点。从富家桥异蛇村到冷水滩宋家州水电站,构成潇湘“百里平湖”,荟萃永州八景、永州八记遗址与异蛇村、水上大世界、鸟沙洲、巴洲和永州机场、衡昆高速大桥等现代文明。“百里平湖”始点富家桥是相传“八仙之一”何仙姑成道的地方,有淡山岩、周家大院等著名景点。
“水石从来数永州,淡山风景更清幽”,永州山水是中国山水的佼佼者。富家桥淡山岩、黄田铺石棚,是柳宗元没有到过的新10景。零陵石棚,位于零陵区黄田铺镇中学内,最古的古民居,是“刀耕火种”以前世界上最早的人类建筑,有2万年历史,。
零陵古城亮点纷呈。永州八景、永州八记等柳宗元遗迹及许多名人故居、文化遗址既保存了传统精华,又赋予了时代内容。
当前,零陵古城建设正紧密锣鼓、如火如荼。据悉,备受人们关注的“零陵古城”项目开工奠基仪式已隆重举行。建成后的零陵古城,必定是翻天覆地的历史巨变。
回到东风桥头,踯躅潇水河畔,听潇水萧萧,看湘江北去。回首间,感觉这座古城收藏了很多被遗忘的时光。古城零陵折射历史的变迁与沧桑,见证了中华民族的苦难辉煌。
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柳宗元笔下“苛政猛于虎”、“赋敛之毒有甚于蛇毒乎”的时代一去而不复返了。实施零陵古城,建设品质活力永州,是潇湘儿女的共同期盼。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3987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