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9864个阅读者,13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6-10-12 13:33

看看狗肉将军张宗昌的名诗神作[灌水]   



x8362622 发表在 灌水专区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60-1.html


1、《大明湖》
大明湖,明湖大,大明湖里有荷花。
荷花上面有蛤蟆,一戳一蹦达。

2、《趵突泉》
趵突泉
泉趵突
三股水
光咕嘟
咕嘟咕嘟光咕嘟

3、《破冰歌》
看见地上一条缝,
灌上凉水就上冻。
如果不是冻化了,
谁知这里有条缝。

4、《笑刘邦》
听说项羽力拔山,吓得刘邦就要窜。
不是俺家小张良,奶奶早已回沛县。

5、《游西方》
早听西方好,
他妈真不孬。
本想多玩玩,
睁眼却没了。

6、《大风歌》
大炮开兮轰他娘,威加海内兮回家乡。
数英雄兮张宗昌,安得巨鲸兮吞扶桑。

7、《咏泰山》
远看泰山黑糊糊,上头细来下头粗。
若把泰山倒过来,下头细来上头粗。

8、《天上闪电》
忽见天上一火镰,好象玉皇要抽烟。
如果玉皇不抽烟,为何又是一火镰?

9、《游蓬莱阁》
好个蓬莱阁,他妈真不错。
神仙能到的,俺也坐一坐。
靠窗摆下酒,对海唱高歌。
来来猜几拳,舅子怕喝多。

10、《无题》
要问女人有几何,
俺也不知多少个。
昨天一孩喊俺爹,
不知他娘是哪个?

11、《求雨》
玉皇爷爷也姓张,
为啥为难俺张宗昌?
三天之内不下雨,
先扒龙皇庙,
再用大炮轰你娘。

12、《雪日大便》
大雪纷纷下,
乌鸦啃树皮。
风吹屁股冷,
不如在屋里。

13、《咏雪》
什么东西天上飞
东一堆来西一堆
莫非玉皇盖金殿
筛石灰啊筛石灰

14、《混蛋诗》
你叫我去这样干,
他叫我去那样干。
真是一群小混蛋,
全都混你妈的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扫地的   2016-10-28 12:20  魅力  +3   因跟帖精彩而加精



----------------------------------------------
也许以后的天空


常在回忆之中下着雪


白色铺满了山野
我和我最初的爱
就在天地苍茫时告别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0-13 00:41
不错,知道押韵
现在的神马羊羔体梨花体,连押韵都不知道




----------------------------------------------
扫地扫地扫心地,心地不扫空扫地。

  人人都把心地扫,世上无处不净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0-17 20:02
赵丽华,著名女诗人,国家一级作家,《诗选刊》主任编辑,有“诗坛芙蓉姐姐”之美誉.赵女诗开一代诗风,世称“梨花体”。摘录几首,以飨读者。

《一个人来到田纳西》
毫无疑问
我做的馅饼
是全天下
最好吃的

《我发誓从现在开始不搭理你了》
我说到做到
再不反悔

《傻瓜灯——我坚决不能容忍》
我坚决不能容忍
那些
在公共场所
的卫生间
大便后
不冲刷
便池
的人

“梨花体”诗一经面世,轰动诗坛,赢得拥趸无数。世人竟起效仿,摘录如下:

《一个人来到厕所》
毫无疑问
我拉的屎
是全天下
最臭的

《无题》
原来
诗歌是这样的
敲敲
回车键
就可以了

《无题》
如果

也叫诗

中国


多少
纸???

《无题》
孙智正
进厕所了
他是大便
不是小便
所以时间比较长

《无题》
看了几篇赵丽华的诗
我吐了
吐了很多

我不知道
是因为恶心
还是胃口
不舒服
反正我吐了
而且吐了很多

《一个人来到茅房》
毫无疑问
我的大便
是全天下
最新鲜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0-18 17:38
《无题》
看了几篇赵丽华的诗
我吐了
吐了很多

我不知道
是因为恶心
还是胃口
不舒服
反正我吐了
而且吐了很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0-18 17:38
不要玷污诗!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0-18 18:51
诗歌解析[转帖]

  

诗的性征与品格



  过去有个叫王元的人,擅长作三句半,因为用“三句半”损人,发生口角被告到县衙,县令问案时,县令的家人报说夫人生产了,是个千金,王元故技又痒,当堂作“三句半”:“老爷升大堂,夫人生儿郎,……”县令这气呀,明明家人报说是女孩,他硬说是儿郎!只听王元续道:“……扒开大腿望——像娘!”让人哭笑不得。

  现在的伪娘伪郎很时尚的,只看脸蛋来定男女已经靠不住了,还是王元那句靠得住:“扒开大腿望”!
  诗也有诗的性征,这就是韵!无韵不成诗,下面应该补充一句:有韵未必诗,象过去的启蒙读物《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都是有韵的,这是韵文。
  诗的品质是什么?回答这问题是因人而异的,人的境界不同,对诗的要求也不同,志向远大的可曰诗言志,有小资情调的可曰词达情,这个不好整齐划一。比方说女人应当温柔美丽,这温柔美丽是女人的品质,而非性征,如果温柔美丽是女人的性征,那贾宝玉岂不成了女人了?

  诗不诗,文不文,武不武,人不人。
  过去有个人叫假斯文,是官二代,不学无术,却好附庸风雅,见别的才子给名妓写赞美诗,是五律,他也步着才子的韵(是多、罗、歌、波)写了首五律在折扇上,打算送给名妓。折扇没放好被他老婆发现了,他老婆是母老虎,他又惧内,母老虎问他扇子上写的啥,他要是脸不红心不跳地瞎说一气也就过去了,可他心虚,结结巴巴地,母老虎更是起疑。假斯文家里养着个穷士干某,干某刻苦读书,准备科举。母老虎拿着折扇去找干某:“干先生,我不识字,你帮我看看这上面写的是什么?”干某一看是首五律:“(前四句略)唱曲声如泣,交欢哼似歌。一番云雨后,淫液漾清波。”干某不知这是东家的杰作,说话不留情面:“哈哈,这可能是鼓儿词上一段笑话,没用的,扔了吧。”母老虎这才放心了。
  从格律上看,假斯文的五律平仄了、对仗了、押韵了,应该是诗了,但是没有品质,被正派文人毫不客气地踢出诗的殿堂。
  如果一个人谈吐粗俗,语言可憎,会被别人定性为“不文”。
  如果某人在比武中用不正当手段获胜,会被人讥为“胜之不武”。
  如果某人在品行上实在差劲,就会有人说:“那家伙不是人!”
  这就是在性征上,它是诗、是文、是武、是人。
  但是在品质上,它是不诗、不文、不武、不人。

  

诗韵与意境


  以前看过王刚主持的一个节目,朗诵了一首好象是李白的诗,五绝,用的韵脚是白、黑。
  在普通话里,白是怀来辙,黑是飞灰辙,就不是一个韵。王刚说,在四川方言里,白读伯,黑读赫,都是娑婆辙,一个韵。然后用四川话再朗诵一遍,以示有韵。(抱歉,诗句也忘了,好象是咏云的)
  凤凰电视某节目,说国外某华侨,是个教师,教学生读“李白”时,都是读“李伯(音)”,并说明读伯音是正确的,大陆的读法不对。
  平书《三侠五义》,说书人读“黑妖狐智化”,是读成“赫(音)妖狐智化”。黑作为姓氏来读,是读赫(音)。
  语音随时代变化而渐变着,现在很多字的读音已不是古时的读音了,用现代普通话朗读古诗,有很多都不押韵了。但这不是古人的错,不能要求古人用现在的韵写诗吧?
  以陈子昂的《登幽州古台歌》为例,“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韵脚是者、下两字,者是娑婆辙,下是发花辙,不押韵。但是查看一下“下”字的古韵,是读“贺”音,和者字是同韵的。
  从古至今的诗歌都是押韵的,有种说法是:“如果你自信你的诗足够好,可以不押韵。”我认为这是针对格律诗也就是新体诗而言的,因为新体诗条件太苛,又要平仄又要对仗,还要押韵,难以面面俱到,在鱼与熊掌不能兼得时,不得已要做出某一方面的牺牲。

  就以毛泽东的《蝶恋花•答李淑一》为例,上阙是由求辙,下阙前二句:“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袖是由求辙,到舞字变成了姑苏辙,跑韵了,因此后二句就跟着姑苏辙走下去了,术语这叫变韵,前有拗后有救,关于拗和救,不多谈了,有兴趣的可查看苦集灭道的专帖。
  毛泽东对自己这一词两韵的结果表示遗憾,说“不可改”,要改就是伤筋动骨,诗的原意就要走调,在保诗意还是保格式的两难中,毛泽东选择了保诗意,我们可以比较一下李淑一的《菩萨蛮》,毛泽东的答作在意境上要比她高出许多,说明保诗意是正确的。
  既便是变韵,也不能变的太离谱,大家来跟我说
  “由求”
  “由求”
  “姑苏”
  “姑苏”
  大家注意口型,发现没有?口型基本没有变化,都是嘬口呼,这说明由求辙和姑苏辙是很近的韵,要是变成发花辙或怀来辙,那这缺陷就太明显了。
  以上说这些,是想说明在做格律诗时,不押韵是不得已的选择。而古人对自己的创作都力求完美,几乎找不到不押韵的诗。
  再说李白和杜甫,李白诗风洒脱,所以他的作品古风多于格律,杜甫诗风严谨,所以他的格律作品多于古风。古风相对来说好创作些,不会出现保诗意还是保韵脚的两难,所以那句“如果你自信你的诗足够好,可以不押韵”的话不可能是针对搞古风创作的人说的。因为古风没有平仄对仗的要求,创作时不必字字斟酌,所以李白的诗很容易看懂,而杜甫追求工整的格律,字字斟酌,为符合格律要求不得不使用生僻字,所以他的作品比李白的要生涩难懂。
  无论写诗还是作文,都是要力求让人看得懂的,这点白居易做得很好,据说他创作一首诗后,都要读给街头的老太太听,老太太听不懂了他就改,至改到老太太能听懂为止。

  再说意境,举例: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
  翻译成白话文:连绵起伏的五岭,就象腾起的细小浪花,广大无边的乌蒙,就象红军战士脚下的泥丸一样滚过。
  这两句,对偶句和白话文,在意境上,是等价的。可是人们认为白话文没有意境,诗句才有意境,这是误解。人们认为有美感的就是有意境,没美感的就是没意境,殊不知这个美感不是来源于意境,而是来源于格律!
  对偶句,在音节上就有天然美感,因为作者是有意地按照平仄的格式去填词,所以在讼读的时候就自然抑扬顿挫。再说对仗,现在天体物理学也在研究宇宙对称理论,认为有物质就有反物质,等等。所以对仗,往小了说是文字游戏,往大了说,那是宇宙之理,宇宙之美。

  

新诗现状



  现在的“诗人”不好惹,你要说他诗写得不好,他就跟你急。若是个写文章的,你说他文章写得不好,他就是心里不高兴,嘴上也要虚心接受,唯独写诗的,嘴最犟,你说一句他驳十句,下面我模拟个姜昆的相声小段:
  诗作者:言字旁、宝盖头、三点水,单立人、心字底、走之~~
  路人甲:你这是?
  诗作者:作诗呀!
  路人甲:可我一句也听不懂啊。
  诗作者:能让你随随便便就听懂了,那还能叫诗吗?
  路人甲:难道诗是让人听不懂的?
  诗作者:对,这叫意境,只有你听不懂了,才能去品咂滋味,这才有回味,有感悟。
  路人甲:我没时间品咂了,你直接开异我吧,你这诗全是偏旁部首啊,一个完整的字都没有。
  诗作者:你知道唐僧为什么在回唐朝的路上会把经书打湿,还要晒经?
  路人甲:因为唐僧没在佛祖面前问老龟的寿数。
  诗作者:错,天地本不全,经书怎么能全部取回呢?这叫残缺美,这是天地间的大道理啊!
  路人甲:您真是大师!
  诗作者得意地笑。

  我上学时就亲历过这样的事,一同学对另一同学说:“你这句语法不对呀。”那同学答:“这是诗,诗就是这样写的。”
  诗的语法和文的语法确实有不一样的地方,文的语法通常是主谓宾,而诗的语法常不遵守这个,象马致远的《天净沙》是一串名词的堆集,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再如章回小说回目“林教头、风雪、山神庙”,这是格律诗的格式造成的,新诗已经不讲平仄不讲对仗了,甚至连韵都不讲了,没有了条条框框的约束,却还不正正经经地说话,这不是做作吗?

  几种看不懂
  有种看不懂是每句都看不懂,有种看不懂是每句能看懂,但整篇看不懂。
  每句都看不懂,可能就叫作语无伦次吧。
  每句能看懂,但整篇看不懂,这种诗的特点是你若把它拆成零零散散的一句话,每句话都是正常的,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每句话都是独立的,不能连起来看,连起来那是东一榔头西一棒槌,能让你晕死。几年前我在广播电台上听到一个极品,说它是极品是因为它在那电台的某节目中被不断地插播,一会儿一遍一会儿一遍,于是我做了笔录,打算找高人请教之。写这帖时那笔录早已不知遗弃在何处了,在网上也搜不出来,看来那诗虽在某电台红得发紫,在网上却寂寂无闻,记得约有二十句,第一句是烂熟的“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中间有一句是“我是幸福的小拇指”,倒数第二句是“我的归宿在摩羯星座”,别的记不得了。象这样的诗我若去现代诗谷去可能随手就能抓来几个,只是我是来说诗的,不是来和网友吵架的,这样干没意思。
  这种看不懂的根源在哪儿呢?说说朦胧派开山祖师李商隐。李商隐的很多无题诗,谴词造句很优美,名句也不少,但是整篇来看,很难看懂他到底想说什么,再加上没题目,就更不易读懂。比如此句:“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是要表达什么意思?有部分人认为此是倒装句,应是心有灵犀,身无双翼,虽然我俩心心相印,但却不能长相厮守。因为要照顾格式的粘句与平仄,不得已倒装一下。抛开格式的因素,作者还有些话是不便直说的,比如政治原因、隐私原因等,所以诗意写得不明朗,这就形成了朦胧美。
  就为了看得懂,我还是要力挺赵丽华的,不管有韵没韵,起码她做到了能让人看懂!

  唐朝是个全民皆诗人的时代,留下了海一样作品,我们能看到的,只是大海中的冰山一角,而这一角已是成千上万的唐诗了!现在也是个全民皆诗人的时代,因为诗的品极降低了,诗可以不平仄了可以不对仗了,这没什么,因为这些也是诗的历史中后来产生的东西,在唐之前的时代里,诗也是没平仄没对偶的,但是有韵,无韵不成诗,为什么说史记是无韵之离骚?因为史记是文,不是诗!但是现在的一部分诗人连韵也不讲了,彻底模糊了诗与文的界线,也就是说,只要是个会说话的人,他就是个诗人!
  诗不是要抑扬顿挫吗?这是朗诵者的事,不是作者的事,再平常的一句话,只要你下功夫朗诵,也能朗诵出抑扬顿挫来,比如这句:
  毫无疑问──我做的馅饼──是全天下──最好吃的~~~~
  可见当今难作的不是诗人,而是读者!当今的世界是个读者为诗人服务的时代,而不是诗人为读者服务的时代!

  几年前,画展中有个获奖作品,画得是拖把上挂个死耗子,笔法混乱,不解说是看不懂是啥图案的,作者美其名曰现代派。
  现代派诗人也是这样,他们阉割了诗的性征──韵脚,还打着诗的旗号呼叫咆哮,可就没一个公公派诗人能修炼成技压群雄的东方不败,在诗坛上放声笑傲。

  在科探版有这样的人,不知什么学历,大谈光子、物质、宇宙……别的网友和他谈论多时,才弄明白他说的光子和物理学上的光子就不是一个概念,那网友回复了一句:“原来是民间才子呀,失敬失敬。”从此不再读他的帖。
  在诗歌版也是这样,有人谈论诗韵头头是道,谈了半天才知道他的诗韵原来是意境的代名词。这和我们的教育有关,上完小学上初中,上完初中上高中,就没一个老师教一下什么是韵,因为教材上没这东西。而这是语文启蒙就应学的东西,却没人教!

  

展望未来



  说到底诗歌是要唱的,不单是用来朗诵或默读的,从当今的流行歌曲来看,绝大多数都是有韵的,没韵的只是一小部分,而在戏曲中,就没有不押韵的唱词。虽然听戏的小字辈越来越少,但唱歌的人不会少,只要有中国人的地方,就会有中国歌,有中国歌,就少不了中国韵。
  因我们的教育缺陷,我们的一代人或两代人不知韵为何物,但我相信,我们的后代不会糊涂,他们知道该丢弃什么,留下什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0-25 11:40

原帖由 ─条草 于 2016-10-18 18:51 发表
诗歌解析[转帖]

  

诗的性征与品格



  过去有个叫王元的人,擅长作三句半,因为用“三句半”损人,发生口角被告到县衙,县令问案时,县令的家人报说夫人生产了,是个千金,王元故技又痒,当堂作“三句半”:“老爷升大堂,夫人生儿郎,……”县令这气呀,明明家人报说是女孩,他硬说是儿郎!只听王元续道:“……扒开大腿望——像娘!”让人哭笑不得。

  现在的伪娘伪郎很时尚的,只看脸蛋来定男女已经靠不住了,还是王元那句靠得住:“扒开大腿望”!
  诗也有诗的性征,这就是韵!无韵不成诗,下面应该补充一句:有韵未必诗,象过去的启蒙读物《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都是有韵的,这是韵文。
  诗的品质是什么?回答这问题是因人而异的,人的境界不同,对诗的要求也不同,志向远大的可曰诗言志,有小资情调的可曰词达情,这个不好整齐划一。比方说女人应当温柔美丽,这温柔美丽是女人的品质,而非性征,如果温柔美丽是女人的性征,那贾宝玉岂不成了女人了?

  诗不诗,文不文,武不武,人不人。
  过去有个人叫假斯文,是官二代,不学无术,却好附庸风雅,见别的才子给名妓写赞美诗,是五律,他也步着才子的韵(是多、罗、歌、波)写了首五律在折扇上,打算送给名妓。折扇没放好被他老婆发现了,他老婆是母老虎,他又惧内,母老虎问他扇子上写的啥,他要是脸不红心不跳地瞎说一气也就过去了,可他心虚,结结巴巴地,母老虎更是起疑。假斯文家里养着个穷士干某,干某刻苦读书,准备科举。母老虎拿着折扇去找干某:“干先生,我不识字,你帮我看看这上面写的是什么?”干某一看是首五律:“(前四句略)唱曲声如泣,交欢哼似歌。一番云雨后,淫液漾清波。”干某不知这是东家的杰作,说话不留情面:“哈哈,这可能是鼓儿词上一段笑话,没用的,扔了吧。”母老虎这才放心了。
  从格律上看,假斯文的五律平仄了、对仗了、押韵了,应该是诗了,但是没有品质,被正派文人毫不客气地踢出诗的殿堂。
  如果一个人谈吐粗俗,语言可憎,会被别人定性为“不文”。
  如果某人在比武中用不正当手段获胜,会被人讥为“胜之不武”。
  如果某人在品行上实在差劲,就会有人说:“那家伙不是人!”
  这就是在性征上,它是诗、是文、是武、是人。
  但是在品质上,它是不诗、不文、不武、不人。

  

诗韵与意境


  以前看过王刚主持的一个节目,朗诵了一首好象是李白的诗,五绝,用的韵脚是白、黑。
  在普通话里,白是怀来辙,黑是飞灰辙,就不是一个韵。王刚说,在四川方言里,白读伯,黑读赫,都是娑婆辙,一个韵。然后用四川话再朗诵一遍,以示有韵。(抱歉,诗句也忘了,好象是咏云的)
  凤凰电视某节目,说国外某华侨,是个教师,教学生读“李白”时,都是读“李伯(音)”,并说明读伯音是正确的,大陆的读法不对。
  平书《三侠五义》,说书人读“黑妖狐智化”,是读成“赫(音)妖狐智化”。黑作为姓氏来读,是读赫(音)。
  语音随时代变化而渐变着,现在很多字的读音已不是古时的读音了,用现代普通话朗读古诗,有很多都不押韵了。但这不是古人的错,不能要求古人用现在的韵写诗吧?
  以陈子昂的《登幽州古台歌》为例,“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韵脚是者、下两字,者是娑婆辙,下是发花辙,不押韵。但是查看一下“下”字的古韵,是读“贺”音,和者字是同韵的。
  从古至今的诗歌都是押韵的,有种说法是:“如果你自信你的诗足够好,可以不押韵。”我认为这是针对格律诗也就是新体诗而言的,因为新体诗条件太苛,又要平仄又要对仗,还要押韵,难以面面俱到,在鱼与熊掌不能兼得时,不得已要做出某一方面的牺牲。

  就以毛泽东的《蝶恋花•答李淑一》为例,上阙是由求辙,下阙前二句:“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袖是由求辙,到舞字变成了姑苏辙,跑韵了,因此后二句就跟着姑苏辙走下去了,术语这叫变韵,前有拗后有救,关于拗和救,不多谈了,有兴趣的可查看苦集灭道的专帖。
  毛泽东对自己这一词两韵的结果表示遗憾,说“不可改”,要改就是伤筋动骨,诗的原意就要走调,在保诗意还是保格式的两难中,毛泽东选择了保诗意,我们可以比较一下李淑一的《菩萨蛮》,毛泽东的答作在意境上要比她高出许多,说明保诗意是正确的。
  既便是变韵,也不能变的太离谱,大家来跟我说
  “由求”
  “由求”
  “姑苏”
  “姑苏”
  大家注意口型,发现没有?口型基本没有变化,都是嘬口呼,这说明由求辙和姑苏辙是很近的韵,要是变成发花辙或怀来辙,那这缺陷就太明显了。
  以上说这些,是想说明在做格律诗时,不押韵是不得已的选择。而古人对自己的创作都力求完美,几乎找不到不押韵的诗。
  再说李白和杜甫,李白诗风洒脱,所以他的作品古风多于格律,杜甫诗风严谨,所以他的格律作品多于古风。古风相对来说好创作些,不会出现保诗意还是保韵脚的两难,所以那句“如果你自信你的诗足够好,可以不押韵”的话不可能是针对搞古风创作的人说的。因为古风没有平仄对仗的要求,创作时不必字字斟酌,所以李白的诗很容易看懂,而杜甫追求工整的格律,字字斟酌,为符合格律要求不得不使用生僻字,所以他的作品比李白的要生涩难懂。
  无论写诗还是作文,都是要力求让人看得懂的,这点白居易做得很好,据说他创作一首诗后,都要读给街头的老太太听,老太太听不懂了他就改,至改到老太太能听懂为止。

  再说意境,举例: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
  翻译成白话文:连绵起伏的五岭,就象腾起的细小浪花,广大无边的乌蒙,就象红军战士脚下的泥丸一样滚过。
  这两句,对偶句和白话文,在意境上,是等价的。可是人们认为白话文没有意境,诗句才有意境,这是误解。人们认为有美感的就是有意境,没美感的就是没意境,殊不知这个美感不是来源于意境,而是来源于格律!
  对偶句,在音节上就有天然美感,因为作者是有意地按照平仄的格式去填词,所以在讼读的时候就自然抑扬顿挫。再说对仗,现在天体物理学也在研究宇宙对称理论,认为有物质就有反物质,等等。所以对仗,往小了说是文字游戏,往大了说,那是宇宙之理,宇宙之美。

  

新诗现状



  现在的“诗人”不好惹,你要说他诗写得不好,他就跟你急。若是个写文章的,你说他文章写得不好,他就是心里不高兴,嘴上也要虚心接受,唯独写诗的,嘴最犟,你说一句他驳十句,下面我模拟个姜昆的相声小段:
  诗作者:言字旁、宝盖头、三点水,单立人、心字底、走之~~
  路人甲:你这是?
  诗作者:作诗呀!
  路人甲:可我一句也听不懂啊。
  诗作者:能让你随随便便就听懂了,那还能叫诗吗?
  路人甲:难道诗是让人听不懂的?
  诗作者:对,这叫意境,只有你听不懂了,才能去品咂滋味,这才有回味,有感悟。
  路人甲:我没时间品咂了,你直接开异我吧,你这诗全是偏旁部首啊,一个完整的字都没有。
  诗作者:你知道唐僧为什么在回唐朝的路上会把经书打湿,还要晒经?
  路人甲:因为唐僧没在佛祖面前问老龟的寿数。
  诗作者:错,天地本不全,经书怎么能全部取回呢?这叫残缺美,这是天地间的大道理啊!
  路人甲:您真是大师!
  诗作者得意地笑。

  我上学时就亲历过这样的事,一同学对另一同学说:“你这句语法不对呀。”那同学答:“这是诗,诗就是这样写的。”
  诗的语法和文的语法确实有不一样的地方,文的语法通常是主谓宾,而诗的语法常不遵守这个,象马致远的《天净沙》是一串名词的堆集,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再如章回小说回目“林教头、风雪、山神庙”,这是格律诗的格式造成的,新诗已经不讲平仄不讲对仗了,甚至连韵都不讲了,没有了条条框框的约束,却还不正正经经地说话,这不是做作吗?

  几种看不懂
  有种看不懂是每句都看不懂,有种看不懂是每句能看懂,但整篇看不懂。
  每句都看不懂,可能就叫作语无伦次吧。
  每句能看懂,但整篇看不懂,这种诗的特点是你若把它拆成零零散散的一句话,每句话都是正常的,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每句话都是独立的,不能连起来看,连起来那是东一榔头西一棒槌,能让你晕死。几年前我在广播电台上听到一个极品,说它是极品是因为它在那电台的某节目中被不断地插播,一会儿一遍一会儿一遍,于是我做了笔录,打算找高人请教之。写这帖时那笔录早已不知遗弃在何处了,在网上也搜不出来,看来那诗虽在某电台红得发紫,在网上却寂寂无闻,记得约有二十句,第一句是烂熟的“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中间有一句是“我是幸福的小拇指”,倒数第二句是“我的归宿在摩羯星座”,别的记不得了。象这样的诗我若去现代诗谷去可能随手就能抓来几个,只是我是来说诗的,不是来和网友吵架的,这样干没意思。
  这种看不懂的根源在哪儿呢?说说朦胧派开山祖师李商隐。李商隐的很多无题诗,谴词造句很优美,名句也不少,但是整篇来看,很难看懂他到底想说什么,再加上没题目,就更不易读懂。比如此句:“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是要表达什么意思?有部分人认为此是倒装句,应是心有灵犀,身无双翼,虽然我俩心心相印,但却不能长相厮守。因为要照顾格式的粘句与平仄,不得已倒装一下。抛开格式的因素,作者还有些话是不便直说的,比如政治原因、隐私原因等,所以诗意写得不明朗,这就形成了朦胧美。
  就为了看得懂,我还是要力挺赵丽华的,不管有韵没韵,起码她做到了能让人看懂!

  唐朝是个全民皆诗人的时代,留下了海一样作品,我们能看到的,只是大海中的冰山一角,而这一角已是成千上万的唐诗了!现在也是个全民皆诗人的时代,因为诗的品极降低了,诗可以不平仄了可以不对仗了,这没什么,因为这些也是诗的历史中后来产生的东西,在唐之前的时代里,诗也是没平仄没对偶的,但是有韵,无韵不成诗,为什么说史记是无韵之离骚?因为史记是文,不是诗!但是现在的一部分诗人连韵也不讲了,彻底模糊了诗与文的界线,也就是说,只要是个会说话的人,他就是个诗人!
  诗不是要抑扬顿挫吗?这是朗诵者的事,不是作者的事,再平常的一句话,只要你下功夫朗诵,也能朗诵出抑扬顿挫来,比如这句:
  毫无疑问──我做的馅饼──是全天下──最好吃的~~~~
  可见当今难作的不是诗人,而是读者!当今的世界是个读者为诗人服务的时代,而不是诗人为读者服务的时代!

  几年前,画展中有个获奖作品,画得是拖把上挂个死耗子,笔法混乱,不解说是看不懂是啥图案的,作者美其名曰现代派。
  现代派诗人也是这样,他们阉割了诗的性征──韵脚,还打着诗的旗号呼叫咆哮,可就没一个公公派诗人能修炼成技压群雄的东方不败,在诗坛上放声笑傲。

  在科探版有这样的人,不知什么学历,大谈光子、物质、宇宙……别的网友和他谈论多时,才弄明白他说的光子和物理学上的光子就不是一个概念,那网友回复了一句:“原来是民间才子呀,失敬失敬。”从此不再读他的帖。
  在诗歌版也是这样,有人谈论诗韵头头是道,谈了半天才知道他的诗韵原来是意境的代名词。这和我们的教育有关,上完小学上初中,上完初中上高中,就没一个老师教一下什么是韵,因为教材上没这东西。而这是语文启蒙就应学的东西,却没人教!

  

展望未来



  说到底诗歌是要唱的,不单是用来朗诵或默读的,从当今的流行歌曲来看,绝大多数都是有韵的,没韵的只是一小部分,而在戏曲中,就没有不押韵的唱词。虽然听戏的小字辈越来越少,但唱歌的人不会少,只要有中国人的地方,就会有中国歌,有中国歌,就少不了中国韵。
  因我们的教育缺陷,我们的一代人或两代人不知韵为何物,但我相信,我们的后代不会糊涂,他们知道该丢弃什么,留下什么。

受教。
认真看完了,但依然没懂多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0-25 14:56
简而言之,懂韵就行。
现在诗人最大的缺陷是不知押韵。




----------------------------------------------
扫地扫地扫心地,心地不扫空扫地。

  人人都把心地扫,世上无处不净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0-25 15:07

原帖由 易安 于 2016-10-18 17:38 发表
不要玷污诗!

网搜
十三辙
我认为很直白,一看就会了。




----------------------------------------------
扫地扫地扫心地,心地不扫空扫地。

  人人都把心地扫,世上无处不净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0-28 09:33

原帖由 易安 于 2016-10-25 11:40 发表

原帖由 ─条草 于 2016-10-18 18:51 发表

  现代派诗人也是这样,他们阉割了诗的性征──韵脚,还打着诗的旗号呼叫咆哮,可就没一个公公派诗人能修炼成技压群雄的东方不败,在诗坛上放声笑傲。



受教。
认真看完了,但依然没懂多少。
散文诗这种文体,也是用韵的。

现代派诗人也是这样,他们阉割了诗的性征──韵
还打着诗的旗号呼叫咆
可就没一个公公派诗人能修炼成技压群雄的东方不败,
在诗坛上放声笑

脚字,哮字,傲字,韵母都是ao ,属十三辙里的摇条辙。以诗举例:
春眠不觉
处处闻啼
夜来风雨声
花落知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0-28 21:11

扫空双竹今何在,
地嫌梁苑旧池台,
的当南游归甚处,
黑山弓力畏春来。




----------------------------------------------
也许以后的天空


常在回忆之中下着雪


白色铺满了山野
我和我最初的爱
就在天地苍茫时告别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0-28 22:13

原帖由 x8362622 于 2016-10-28 21:11 发表

扫 空双竹今何在,
地 嫌梁苑旧池台,
的 当南游归甚处,
黑 山弓力畏春来。

我哪儿黑了?你看见了??




----------------------------------------------
扫地扫地扫心地,心地不扫空扫地。

  人人都把心地扫,世上无处不净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0-28 22:17

原帖由 扫地的 于 2016-10-28 22:13 发表

原帖由 x8362622 于 2016-10-28 21:11 发表

扫 空双竹今何在,
地 嫌梁苑旧池台,
的 当南游归甚处,
黑 山弓力畏春来。

我哪儿黑了?你看见了??

我11年到12年的时候在灌水当版主的哦。叫前辈,小朋友。至于你黑是我昨天偷看你洗澡发现的




----------------------------------------------
也许以后的天空


常在回忆之中下着雪


白色铺满了山野
我和我最初的爱
就在天地苍茫时告别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2573 s, 10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