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王子或因情色丑闻面临调查 不享刑事豁免权·京东发声明辟谣刘强东奶茶“3000万分手费”传闻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4683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6-10-20 07:39

向银行贷款也能招来牢狱之灾?[原创]   



吴墨 发表在 辣眼时评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6-1.html


  
  
  人们以往关注的冤案的成因仿佛多数由刑讯逼供直接造成,容易忽视了尸位素餐等渎职行为酿成的未夺性命的冤案。这样的悲剧令人唏嘘和喟叹,有些听来很荒唐甚至有点黑色幽默,平平常常向银行贷款也能招来牢狱之灾,你信么?
  2016-10-1907:50:12澎湃新闻《湖南一民企老板死后4年获无罪死前立遗嘱》报道的就是这样的一桩案例。
  该新闻说,在死去4年之后,2016年5月27日,九泉之下的祁锦坤获得无罪判决。
  10年前,因为两笔分别为60万元、100万元的贷款,湖南湘潭民企老板祁锦坤的湘潭县锦坤铸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锦坤公司”)先被银行告上法庭要求还钱,随后其个人又被公安部门立为刑事案件侦办。
  同一案情在法院民事判决祁锦坤的公司还钱之后,同一法院又以贷款诈骗罪判处其个人10年有期徒刑。
  服刑中,祁锦坤两次向市、省两级法院申诉喊冤,最终仍以有罪之身死于肺癌。死后4年,迟来的的无罪判决却揭示出惊人真相:60万元和100万元的两笔贷款都有抵押,且非重复抵押;100万元的贷款还有人担保,在祁被判有罪的半年前,100万元贷款本金已经由担保人偿还。原审判决遗漏了保证人连带担保、贷款已归还的关键事实。
  是哪个环节哪个部门哪个人,在什么样的情况之下导致无罪的祁锦坤被判入狱呢?该新闻如是说:据湘潭县法院2016年的无罪判决书,2007年9月30日,保证人徐新明代锦坤公司归还了欠湘潭市商业银行的贷款本金100万元。
  “我们很好奇,欠银行的100万元明明已经还了,法院还发放债权凭证给银行,是不是意味着锦坤公司仍欠银行100万贷款?这银行凭空多出来的债权最后如何处置的?”祁锦坤弟弟祁金湘对澎湃新闻质疑道。
  湖南日月明律师事务所主任周泽华接受澎湃新闻采访认为,“如果100万的欠款已经归还,法院没有理由再发放100万元的债权凭证。对此,银行的过错显然更大、更明显些。”
  澎湃新闻注意到,在湘潭县法院的无罪判决书中,原湘潭市商业银行板塘支行客户经理贺金海对此有一份证言,称徐新明归还100万贷款本金后,该行没有告知办案机关。“原因一是该笔贷款的利息并没有归还;二是我当时是板塘支行客户经理,贷款是在板塘支行贷的,但后来因该笔贷款难以收回,就移交给了市行资保中心,还款也是还给了市行,他没有及时了解清楚;三是他也不知道还款后要马上告知办案机关。”
  周泽华认为,理由一、三不能成立,银行作为申请执行人,债务已得到清偿,应当及时告知法院。理由二说明银行内部管理存在问题。
  周泽华告诉澎湃新闻:“不管此前的贷款归还情况如何,法院在发放债权凭证之前,应该要向债权人核实债务履行情况。”
  “民事和刑事判决是基于同一事实,民事追究锦坤公司的责任,事后贷款已经偿还,大半年后,又来追究公司法定代表人个人的刑事责任,有这样的法律?”祁金湘对澎湃新闻说。
  但是,市、省两级法院分别于2010年12月20日、2012年12月5日驳回祁锦坤他的申诉。祁锦坤在收到高院驳回通知的第10日,患肺癌死亡,时年48岁。
  在家属的不断追问下,案件迎来转机--湘潭市检察院提请湖南省人民检察院抗诉。
  祁金湘记得,2014年元月,湘潭市检察院一位副检察长把他叫过去,告诉他,“祁锦坤的案子省政法委主要领导有批文下来,我们确实发现了重大错误”。
  无罪判决书印证了当年被告席上祁锦坤自辩的真实性。湘潭检方的申诉复查通知书则指出,当时的有罪判决遗漏了一个关键事实:在祁锦坤失踪期间,2006年11月24日,锦坤公司所欠的100万元贷款的担保人徐新明,曾致函湘潭市商业银行,要求该行先起诉锦坤公司,如锦坤公司不能归还贷款,其愿代为偿还。2007年9月30日,在刑案审查起诉期间,徐新明向湘潭市商业银行归还了锦坤公司贷款本金100万元。“但该还款情节在原案办理过程中未予查证。”
  为什么有利祁锦坤的证据不被重视和采纳?而当时判决时这些证据已经客观存在。究竟缘何如此呢?为何当时会“遗漏”100万元贷款已经归还的事实呢?2016年10月9日,祁金湘对澎湃新闻说,他们认为这中间另有原因,“因为他们就是想让祁锦坤去坐牢,所以不但不可能提100万元已经归还的事实,而且为了给他定罪,民事执行还为刑事判决服务,下达了一个‘无履行能力’的民事执行裁定。”
  银行当事人是真的不懂或没有及时上报实情,还是故意隐瞒真相?法院判决时是真的不知道贷款已归还的真相,还是“疏忽”这一至关重要的事实?该新闻未及,不能瞎猜,但不得不令人疑惑和质疑。
  一个轻松的“疏忽”或曰“遗漏”,硬生生地把一个民事案件变成了刑事案件,把一个已经归还贷款的正常式变为贷款诈骗案,把无罪之人变为有罪之身。服刑中,祁锦坤两次向市、省两级法院申诉喊冤,最终仍以有罪之身死于肺癌。这两次被驳回申诉,更是耐人寻味和费解。调查这个问题不是什么大的难题吧?然而事实是内视而不见忽略了。
  此案中之所以公检法三家错抓、错捕、错判,从新闻报道情节看主要源于那个银行的客户经理贺金海未能及时“他也不知道还款后要马上告知办案机关。”而笔者要说的是,公检法三家经办此案在本部门内,要经过和履行多个环节,多个部门和多人的审核和批准,这是一般的常识。没有这些程序和过程,要把一个人送到大牢里也是颇不容易。非常蹊跷,这么多环节和过程,为何就没有一家或一个环节的经办人再度审核查证原始证据呢?周泽华告诉澎湃新闻:“不管此前的贷款归还情况如何,法院在发放债权凭证之前,应该要向债权人核实债务履行情况。”在决定祁锦坤是否诈骗的最后一道甄别的至关重要的关口上,法院本应该履行的“查证”而未查证,不禁要问为什么应该查证的而不查证呢?也应为这个免去的“查证”才使得祁锦坤“合乎标准”地被判刑投入监狱。与其说是法治的悲哀,不如说一些人或者说有权决定他人自由的人根本没把法律当回事。这些有权的当事人自然不会为此承担应有的赔偿责任,最终无论是经济上还是政治上的责任皆需国家全部承担。经济赔偿可能不是大问题,最大的问题是让政府蒙羞、玷污亵渎法律的恶劣影响能用金钱抵消和化解么?请不要忘记或要牢记,他们的每一个决定都代表着国家,法律公正与否,一个个经办的案子无言显现着法律的公正性和国家法治建设的成败。
  “湘潭市检察院一位副检察长把他叫过去,告诉他,‘祁锦坤的案子省政法委主要领导有批文下来,我们确实发现了重大错误’”。这句话令人咀嚼再三回味良久,设若没有那位政法委主要领导有批文下来,能否发现此案重大错误、能否真相大白于天下很可能还是两说吧?
  本不该发生的的悲剧得到纠正整整晚了10年,抑或说一个冤魂能否听到这迟到的正义和公平之声?倘若祁锦坤九泉之下有知将会是怎样的感受呢?
  最后,笔者想轻轻地问一句,如若祁锦坤是上述有权决定他命运之人的家人亲戚朋友同学同事熟人之类,抑或其有靠山背景之类,这个案子还会有这样的令人十分遗憾和痛心的“遗漏”吗?
  由此案可知,这个真正建成法治社会还将有很长的路程要走。
  
  
  2016.10.20.07:35.


[本帖最后由 审核员 于 2016-10-20 08:34 编辑]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2114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