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23178个阅读者,8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4 12:16
紫梦进这帖,会伤心的。




----------------------------------------------
扫地扫地扫心地,心地不扫空扫地。

  人人都把心地扫,世上无处不净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4 19:25
  
原帖由 打死都不说 于 2016-12-3 10:39 发表
  
原帖由 韵雅姿秀 于 2016-12-3 01:55 发表
  我记得你。

  谢谢你还记得我,我也记得你,秀秀

  江湖客栈的日子值得回忆。




----------------------------------------------
韵雅而姿秀,缘于形与神的完美结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6 17:36

原帖由 易安 于 2016-12-3 20:47 发表
冒泡的老水手少啊,要不潜水,要不离开。

这是历史规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6 17:37

原帖由 x8362622 于 2016-12-3 20:59 发表

原帖由 打死都不说 于 2016-12-3 10:40 发表

原帖由 x8362622 于 2016-12-2 13:28 发表
打死

小X

跑那去了

泡了个小妹妹,藏起来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6 17:38

原帖由 扫地的 于 2016-12-4 12:16 发表
紫梦进这帖,会伤心的。

紫梦没进这帖,我更伤心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6 17:38

原帖由 韵雅姿秀 于 2016-12-4 19:25 发表
  
原帖由 打死都不说 于 2016-12-3 10:39 发表
  
原帖由 韵雅姿秀 于 2016-12-3 01:55 发表
  我记得你。

  谢谢你还记得我,我也记得你,秀秀

  江湖客栈的日子值得回忆。

是的,一直不敢忘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6 23:22
用我们方言说:打死骚情了!
既如此,蛇九就向大家介绍下打死都不说。打死都不说,策委会会员兼主持,风流事迹太多,我能捞几条算几条吧。
几年前好象是江南小乔打听吧,老独是谁?打死都不说说:老独是华声的CEO
下面转老独的作品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原帖由 老独 于 2006-11-24 19:27 发表
  樱花初绽,嫩草吐绿,正是乍暖还寒。
  我第一次尿床了。发现的人却不是我。
  
  那天我做了个梦,梦见一个白衣女子,美得让我窒息。我努力地想看清她,然而徒劳无功。她手上的银铃叮零零的,清脆,仿佛魔力,勾引着我。她朝我笑着。靠近了却又倏忽间飘远。我试着抓她。几经周折,终于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软软的,带着花香。一阵风吹来,突然有股尿意,我打了个寒噤,又有些畅快。
  
  “放开我!”女孩的尖叫。
  被吓醒的我本能地缩手,但忘了放手。一团软玉扑进怀来。
  我醒得很彻底。
  两只眼珠正我眼皮底下瞪着。
  失去平衡的她一手撑在我怀里,另一只手撑在了我大腿上。
  
  “啊~~~”
  突如其来,我差点大小便失禁。
  “又怎么了!”我吼道。
  “你。。。”她的脸红红的,“尿床了。。。咦~~~还滑滑的。。。”
  她站直了身,抽出手来,往床单上使劲地擦了擦,飞似地跑了。
  
  邻家的MM,在那个樱花初绽的春天,站在我的床边,掀开了我的被子,被我拉入了怀中,发现了我的第一次尿床。
  
  幸好是她发现了。幸好她叫打死都不说。
  
  从此,我和她拥有了第一个秘密。
  
  再后来,我们通过一些互动活动明白了,那并不是我的第一次尿床。
  
  那一年,我14岁,她10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7 09:07

原帖由 打死都不说 于 2016-12-6 17:37 发表

原帖由 x8362622 于 2016-12-3 20:59 发表

原帖由 打死都不说 于 2016-12-3 10:40 发表

原帖由 x8362622 于 2016-12-2 13:28 发表
打死

小X

跑那去了

泡了个小妹妹,藏起来了





----------------------------------------------
也许以后的天空

常在回忆之中下着雪
白色铺满了山野
我和我最初的爱
就在天地苍茫时告别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7 09:21

原帖由 蛇九 于 2016-12-6 23:22 发表
用我们方言说:打死骚情了!
既如此,蛇九就向大家介绍下打死都不说。打死都不说,策委会会员兼主持,风流事迹太多,我能捞几条算几条吧。
几年前好象是江南小乔打听吧,老独是谁?打死都不说说:老独是华声的CEO
下面转老独的作品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原帖由 老独 于 2006-11-24 19:27 发表
  樱花初绽,嫩草吐绿,正是乍暖还寒。
  我第一次尿床了。发现的人却不是我。
  
  那天我做了个梦,梦见一个白衣女子,美得让我窒息。我努力地想看清她,然而徒劳无功。她手上的银铃叮零零的,清脆,仿佛魔力,勾引着我。她朝我笑着。靠近了却又倏忽间飘远。我试着抓她。几经周折,终于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软软的,带着花香。一阵风吹来,突然有股尿意,我打了个寒噤,又有些畅快。
  
  “放开我!”女孩的尖叫。
  被吓醒的我本能地缩手,但忘了放手。一团软玉扑进怀来。
  我醒得很彻底。
  两只眼珠正我眼皮底下瞪着。
  失去平衡的她一手撑在我怀里,另一只手撑在了我大腿上。
  
  “啊~~~”
  突如其来,我差点大小便失禁。
  “又怎么了!”我吼道。
  “你。。。”她的脸红红的,“尿床了。。。咦~~~还滑滑的。。。”
  她站直了身,抽出手来,往床单上使劲地擦了擦,飞似地跑了。
  
  邻家的MM,在那个樱花初绽的春天,站在我的床边,掀开了我的被子,被我拉入了怀中,发现了我的第一次尿床。
  
  幸好是她发现了。幸好她叫打死都不说。
  
  从此,我和她拥有了第一个秘密。
  
  再后来,我们通过一些互动活动明白了,那并不是我的第一次尿床。
  
  那一年,我14岁,她10岁。

阿九挺能找的,这么老的帖子居然能翻出来,我也是醉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7 09:21

原帖由 x8362622 于 2016-12-7 09:07 发表

原帖由 打死都不说 于 2016-12-6 17:37 发表

原帖由 x8362622 于 2016-12-3 20:59 发表

原帖由 打死都不说 于 2016-12-3 10:40 发表

原帖由 x8362622 于 2016-12-2 13:28 发表
打死

小X

跑那去了

泡了个小妹妹,藏起来了


小X,这个表情是几个意思?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7 12:03

原帖由 打死都不说 于 2016-12-7 09:21 发表

原帖由 蛇九 于 2016-12-6 23:22 发表
用我们方言说:打死骚情了!
既如此,蛇九就向大家介绍下打死都不说。打死都不说,策委会会员兼主持,风流事迹太多,我能捞几条算几条吧。
几年前好象是江南小乔打听吧,老独是谁?打死都不说说:老独是华声的CEO
下面转老独的作品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原帖由 老独 于 2006-11-24 19:27 发表
  樱花初绽,嫩草吐绿,正是乍暖还寒。
  我第一次尿床了。发现的人却不是我。
  
  那天我做了个梦,梦见一个白衣女子,美得让我窒息。我努力地想看清她,然而徒劳无功。她手上的银铃叮零零的,清脆,仿佛魔力,勾引着我。她朝我笑着。靠近了却又倏忽间飘远。我试着抓她。几经周折,终于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软软的,带着花香。一阵风吹来,突然有股尿意,我打了个寒噤,又有些畅快。
  
  “放开我!”女孩的尖叫。
  被吓醒的我本能地缩手,但忘了放手。一团软玉扑进怀来。
  我醒得很彻底。
  两只眼珠正我眼皮底下瞪着。
  失去平衡的她一手撑在我怀里,另一只手撑在了我大腿上。
  
  “啊~~~”
  突如其来,我差点大小便失禁。
  “又怎么了!”我吼道。
  “你。。。”她的脸红红的,“尿床了。。。咦~~~还滑滑的。。。”
  她站直了身,抽出手来,往床单上使劲地擦了擦,飞似地跑了。
  
  邻家的MM,在那个樱花初绽的春天,站在我的床边,掀开了我的被子,被我拉入了怀中,发现了我的第一次尿床。
  
  幸好是她发现了。幸好她叫打死都不说。
  
  从此,我和她拥有了第一个秘密。
  
  再后来,我们通过一些互动活动明白了,那并不是我的第一次尿床。
  
  那一年,我14岁,她10岁。

阿九挺能找的,这么老的帖子居然能翻出来,我也是醉了。

陈奕迅叹了一口气:十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7 17:02
打死都不说,昵称“打死”,在策委会里,芳名远播,她妩媚、贤淑,极有人缘。下面再转一帖,为了能让大家看懂帖子,先上两个头像。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7 17:06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现在的小皇帝小公主多啊, 也娇贵的很。有个娇蛮的小公主,用小粉拳打着她的小伙伴甲:“告诉我,我是不是漂亮的小公主?”以她小粉拳的分量,绝不至于把小伙伴甲打哭,可是小伙伴甲满含着同情的眼泪,说:“打死我,也不说。”她又去打小伙伴乙:“告诉我,我是不是漂亮的小公主?”小伙伴乙同样是两眼泪水:“打死我,也不说。”如此这般,所有的小伙伴被她打完了,得到的回答都是“打死我,也不说。”于是,这个小公主就叫──打死都不说!
  打死长大了,该工作了,该结婚了,可是她长得太丑了,丑得像刘德华一样,别说找对象,就是找工作都难!她幸遇一个叫走私的高人,对她说:“你还是穿上男装吧,这样找工作容易些。”打死依言,在一家公司找了个技术员的工作干着,由于成绩突出,被总经理正午葵花赏识,很快被提拔成经理助理。
  打死和葵花朝夕相处,打死对葵花渐渐产生了朦朦胧胧的情感,可是打死清楚自己的身份,对这份情感一直压抑着,压抑着。
  这次,打死陪葵花出差,路过龙门客栈,两人进了客栈,要上饭菜,吃了起来。
  葵花埋头苦吃,打死一边吃一边看着葵花的吃相,不知不觉地有点走神了。
  葵花吃着吃着,感觉周围气氛不对,一些客人正用很另类的目光偷看自己,他再扭头一看打死,打死正含情脉脉地注视着自己呢。
  葵花的脸一下胀得紫红,无比鄙夷地瞪了打死一眼,猛一起身,头也不回,大步流星地冲出客栈。客栈伙计刺青喊道:“回来,还没买单那!”
  打死一下回过神来,也闹个大红脸,赶紧掏出一张百元大钞塞给刺青,也冲出客栈了,身后还有刺青喊找钱的声音呢。
  打死这个懊恼呀,工作算是丢了,人也丢了,恨不能有个地缝钻进去。
  这时客栈外来了一伙游行的人,手里拿着七彩三角旗,嘴里喊着:“我要砸玻璃!我要砸玻璃!”领头的是西二楞子,后面有鸭梨、夜猫、蛇九、书剑等人。打死劈手从西二楞子手上夺下三角旗,领头高喊:“我要砸玻璃!我要砸玻璃!”声音高亢尖利,刺耳欲聋,令众人侧目视之。打死把嗓子都喊哑了,也没放弃,一直坚持到游行结束。
  天黑了,打死开着自己的车,向另一个客栈──江湖客栈驶去。当路过豪都酒廊时,只见一个女服务员衣衫不整地跑出来,跌跌撞撞扑向打死的车,打死一个急刹车,站住了。女服务员拍打着车窗喊:“大哥,有坏人,救我,大哥……”
  打死打开车门,用沙哑的嗓音说:“上车!”然后带着女服务员风一样地驶去了。
  车上,女服务员说:“我叫小甜,今天遇上坏人了,有三个家伙,要我提供特殊服务,我不肯,他们就用钱砸我,还强行把我摁在沙发上,我用茶几上的水果刀扎伤其中一个,逃了出来……”
  打死把小甜带到自己家里,打开HSTV,正是新闻节目:“……马刀同志所携带的巨款被该酒廊女服务员窥见,遂见财起意,持刀抢夺,马刀同志为保护国家财产英勇与持刀女歹徒搏斗,不幸被女歹徒刺伤动脉,因失血过多抢救无效,马刀同志壮烈牺牲。女歹徒现在逃逸中……”小甜气得嘴唇发白:“他们说谎!他们说谎!”打死当机立断,从保密箱里拿出一个证件,拉上小甜:“跟我走!”
  打死带着小甜,一会儿乘车,一会儿乘船,一会儿步行,来到一个渡口,打死拿出一个石油俱乐部的证件让船老大看了一下,说:“带我们去见总舵主。”打死和这个石油俱乐部证件的故事是另一个故事,这里就不再细说了。
  打死和小甜被戴上眼罩被人带到一个神秘去处。等摘掉眼罩,他们眼前出现的是一个戴憨豆面具的人,打死把来这儿的事由简说一下,那个憨豆说:“好吧,这事我们解决。”小甜被留下,打死被戴上眼罩又送回去了。

  自从打死和小甜分手后,打死心里一直掂念着她。几天之后,打死在江湖客栈又看到小甜,既兴奋又后怕,小声对小甜说:“你怎么到这儿来了,太危险了!”小甜一看是恩人,忙说:“大哥您好,大恩不言谢!日后有用得着小妹处直管吩咐。”
  打死拉小甜在一个靠墙的座位上坐下,正想问问近况,这时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老板娘葵花妹妹比童话幸福从他们面前走过,小甜直楞楞地看着葵花妹妹,有点惊为天人的感觉,打死看她注目葵花妹妹,心想,女人就是爱跟女人比,嫉妒心太强了。正在打死关注小甜的时候,身旁响起一串爽朗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你个小色狼,见了美女哈喇子都要飞流直下三千尺了!”打死和小甜同时一惊,一看是小跑堂的一条草,小甜闹个大红脸,也不理一条草,低着头跑开了。打死说:“你说话也不讲分寸,看把小甜吓跑了吧?!”一条草又是一阵大笑:“哈哈哈哈哈哈,这有什么不好?这不正好证明她对你已是芳心暗许了吗?”打死也笑了:“就你呀鬼点子多,我可是拿她当妹妹看呢,可是……可是……”打死的笑容突然僵死了,脸色变得难看至极:“啊!!!”打死歇斯底里地大吼一声,一溜烟地跑了,一条草被弄个晕头转向:“他爷爷的,发什么神经?”
  打死冲进自己的房间,用拳头狠擂自己的头:“我这是怎么了?我这是怎么了!”刚才,她和一条草说话时,脑子里一下闪过一个念头:女人注目女人,是为了比,没啥好奇怪的,可刚才自己盯着看小甜的时候,是自己在和小甜比吗?不是的!不是的!这种感觉和上次自己失神看着葵花的感觉是一样的,那不是比,是恋情!自己恋着葵花,那是失态,自己恋着小甜,那是什么?是变态啊!我怎么能这样?我怎么能这样!
  打死做事果然果敢,她毫不犹豫地拿出四万元钱:“我要看医生,我要看心理医生!冷月诊所的名气挺大的,找冷月去,去江西找冷月去!”
  打死再算下路费,又拿上一万元,这就上路了。

  打死先去了石油俱乐部,她要向那里帮助过小甜的人说声谢。据她所知,石油俱乐部是个真正的山寨,里面全是暴民,领头的是个戴憨豆面具的和戴曹操面具的,还有个更拉风的,大名就叫经查无此人,听这名就不是个良民,那也是个积案累累的家伙,朝庭也奈何不了他们。
  打死这次去没被戴蒙眼罩。她进了山寨后,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小甜!于是呼之。小甜回头了,可看打死的神态很生疏:“你是在叫我吗?”打死很诧异,她怎么会连我也不认呢?再端详端详小甜,又感觉有点不对头,可又说不上哪里不对头。
  这时经查无此人迎了出来:“打死兄台,厅上叙厅上叙。”打死随经查无此人上了聚义厅,经查无此人说:“你刚才看到的那个,是大甜,大甜和小甜是姐弟俩,相依为命,大甜在豪都酒廊工作,小甜没工作,自己认为自己也是小小男子汉,老是让姐姐养着很没出息。那天大甜病了,他就装扮成他姐姐去给姐姐顶班,没想到遇上三个官府的人,那个被他干掉的是四品大员马刀,还有两个是异地微尘和神经疯子,他们的把柄都在我们手里,我们把大甜转移到这里,并派萎光正和妈妈爸私下与异地和神经会晤,告诫他们,如果小甜有何不测,他们用公款嫖风的事就会曝光,还是男风的光。异地和神经当时就傻了,他们用公款嫖风已经很丢人了,再让人们知道他们在大玩玻璃,这人都丢到爪洼国去了,可四品马刀就这样死了朝庭的脸面也下不来,这俩人左右为难,就给刑侦处说他们回忆起了女凶手的容貌,刑侦处请来大画家回风堂主为女凶手画像,根据这两人满嘴跑火车的描述,回风堂主画出的肖像竟是敷衍赌酒,这俩人还指着画像言之凿凿地说‘就是她!’气得堂主把画板都砸了。”
  打死已经激动得热泪盈眶了,紧紧握着经查无此人的手,语不成句:“太感谢了……太感谢了……”
  经查无此人也被打死真情大义感动得眼泪汪汪的,不住声地说:“都是自家兄弟,别说见外的话,我们石油俱乐部收纳的就是象小甜这样的英雄好汉。”
  经查无此人那里知道,打死之所以如此激动,是因为她知道了小甜原来是男人这个秘密,小甜是男人,那她爱小甜就没有错,她还看什么心理医生啊?!

  当小甜一身大汗地上了打死的车被打死救走时,小甜身上散发出来的男性的体味已经被感觉细腻的打死捕捉到了,在打死的潜意识里,已经认定小甜是男人了,可是打死的主意识却被自己的眼睛欺骗着,因为她看到的是女装的小甜,主意识就认为小甜是女的。
  还有那次一条草说“你个小色狼,见了美女哈喇子都要飞流直下三千尺了!”这本来是说打死的,小甜却当成一条草在笑自己傻看葵花妹妹,被一条草识穿自己了呢。
  打死拿出她那四万元钱,心里笑着说:“冷月呀冷月,活该你倒霉,不该得这四万元,这四万元我差点就打水漂了。这钱咋花呢?这钱要花到小甜身上!”凭着女性特有的直觉,打死断定小甜还是个没开过刃的处,这便宜可不能让黑木崖教主占去了,打死心里淫淫地笑着:“小甜小甜,我吃定你了。”
  打死迈着猫步,欢快地走在回家的路上,一个勾引小甜的计划,在她心里酝酿着,酝酿着······

[本帖最后由 蛇九 于 2016-12-7 17:30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7 22:57
原来打死还有这么一段英雄事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8 07:57

原帖由 铁咀 于 2016-12-7 22:57 发表
原来打死还有这么一段英雄事迹

明明是英雌事迹




----------------------------------------------
光阴故事|小说 之《火狼传说》非每天码字更新中。。。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8 11:46

原帖由 专业水桶 于 2016-12-8 07:57 发表

原帖由 铁咀 于 2016-12-7 22:57 发表
原来打死还有这么一段英雄事迹

明明是英雌事迹

如今男女不分了---男妹子,女汉子。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8 17:08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
也许以后的天空

常在回忆之中下着雪
白色铺满了山野
我和我最初的爱
就在天地苍茫时告别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8 18:10
赤允:这是……小叉的肉?
小叉:是。
赤允:可以吃吗?
小叉:可以。
赤允:……
小叉:啊!……
……
赤允:报告楼主,我把小叉吃了,是她自己同意的,这有录音。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8 21:55

原帖由 铁咀 于 2016-12-7 22:57 发表
原来打死还有这么一段英雄事迹

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传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8 21:56

原帖由 专业水桶 于 2016-12-8 07:57 发表

原帖由 铁咀 于 2016-12-7 22:57 发表
原来打死还有这么一段英雄事迹

明明是英雌事迹

水桶不水,确也枉对称谓。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5600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