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22647个阅读者,8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8 22:24
  打死都不说终于死在那颗大油桐树下,被呕吐物哽住喉管窒息的。一条草拿着飞鸽传书,手一直在抖。打死都不说,这位年轻的镖头。来草草的时候是应聘镖师的,目标就是走镖。希望踏遍大江南北,关内关外。他的梦想是旅游。既然旅游和工作能混在一起,那多好啊。可是草草镖局的发展不得已派他去吃吃喝喝,联络和各门各派的关系。

  打死都不说最常见的抱怨就是吃吃喝喝:“总镖头,你看我又胖了,我才多大啊!”

  “总镖头,你看是不是把我换下来。您看我肚皮上那六块钢铁般的腹肌都团结在一块了。”

  “总镖头,你看看我的诊断书,张大神医说我血脂高了,这样下去我的胃和肝都要报废了!”

  “说好半年就换,半年跟着又半年,半年跟着又半年。老大,我会喝死的。”

  一条草也只能回回劝他:“胖子显得有福气啊,你看人们说的将军肚,没个肚子都不威风啊。”

  “我也知道要换,你看换谁?现在就只有一个海沟,对。就是那个从来不会笑的,你别客气,拿去。好赖不济的先用着。。。您别走啊!”



  可是活生生的,一位壮志凌云的大好青年就这样喝死了。竟然是一趟镖也没有走过。E夜情人从他手里接过书信卷,还从他眼里看到泪光。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8 23:45
上帖,在《[原创]江湖--又见江湖》第16页第306楼。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9 13:47

原帖由 海沟 于 2016-12-28 22:24 发表
  打死都不说终于死在那颗大油桐树下,被呕吐物哽住喉管窒息的。一条草拿着飞鸽传书,手一直在抖。打死都不说,这位年轻的镖头。来草草的时候是应聘镖师的,目标就是走镖。希望踏遍大江南北,关内关外。他的梦想是旅游。既然旅游和工作能混在一起,那多好啊。可是草草镖局的发展不得已派他去吃吃喝喝,联络和各门各派的关系。

  打死都不说最常见的抱怨就是吃吃喝喝:“总镖头,你看我又胖了,我才多大啊!”

  “总镖头,你看是不是把我换下来。您看我肚皮上那六块钢铁般的腹肌都团结在一块了。”

  “总镖头,你看看我的诊断书,张大神医说我血脂高了,这样下去我的胃和肝都要报废了!”

  “说好半年就换,半年跟着又半年,半年跟着又半年。老大,我会喝死的。”

  一条草也只能回回劝他:“胖子显得有福气啊,你看人们说的将军肚,没个肚子都不威风啊。”

  “我也知道要换,你看换谁?现在就只有一个海沟,对。就是那个从来不会笑的,你别客气,拿去。好赖不济的先用着。。。您别走啊!”



  可是活生生的,一位壮志凌云的大好青年就这样喝死了。竟然是一趟镖也没有走过。E夜情人从他手里接过书信卷,还从他眼里看到泪光。
  

还有这等事,我咋没听说过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9 13:47

原帖由 蛇九 于 2016-12-28 23:45 发表
上帖,在《[原创]江湖--又见江湖》第16页第306楼。

蛇九兄真是洞若观火,明察秋毫,佩服佩服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31 09:32

原帖由 打死都不说 于 2016-12-29 13:47 发表

原帖由 海沟 于 2016-12-28 22:24 发表
  打死都不说终于死在那颗大油桐树下,被呕吐物哽住喉管窒息的。一条草拿着飞鸽传书,手一直在抖。打死都不说,这位年轻的镖头。来草草的时候是应聘镖师的,目标就是走镖。希望踏遍大江南北,关内关外。他的梦想是旅游。既然旅游和工作能混在一起,那多好啊。可是草草镖局的发展不得已派他去吃吃喝喝,联络和各门各派的关系。

  打死都不说最常见的抱怨就是吃吃喝喝:“总镖头,你看我又胖了,我才多大啊!”

  “总镖头,你看是不是把我换下来。您看我肚皮上那六块钢铁般的腹肌都团结在一块了。”

  “总镖头,你看看我的诊断书,张大神医说我血脂高了,这样下去我的胃和肝都要报废了!”

  “说好半年就换,半年跟着又半年,半年跟着又半年。老大,我会喝死的。”

  一条草也只能回回劝他:“胖子显得有福气啊,你看人们说的将军肚,没个肚子都不威风啊。”

  “我也知道要换,你看换谁?现在就只有一个海沟,对。就是那个从来不会笑的,你别客气,拿去。好赖不济的先用着。。。您别走啊!”



  可是活生生的,一位壮志凌云的大好青年就这样喝死了。竟然是一趟镖也没有走过。E夜情人从他手里接过书信卷,还从他眼里看到泪光。
  

还有这等事,我咋没听说过呢?


没听说就对了,如果早知会如此结果,还咋喝呀




----------------------------------------------
光阴故事|小说 之《火狼传说》非每天码字更新中。。。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31 10:37

原帖由 专业水桶 于 2016-12-31 09:32 发表


没听说就对了,如果早知会如此结果,还咋喝呀

打死是被我暗杀的。因为手法巧妙,草总镖头他们都不知道。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1-4 09:37

原帖由 小棒撬墙角 于 2016-12-31 10:37 发表

原帖由 专业水桶 于 2016-12-31 09:32 发表


没听说就对了,如果早知会如此结果,还咋喝呀

打死是被我暗杀的。因为手法巧妙,草总镖头他们都不知道。

要论暗杀,当今之世除了俺之外无人能出其右,不管你手法如何巧妙,均难逃俺毒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1-5 19:11
原帖由 海沟 于 2013-5-2 17:20 发表
  打死都不说终于死在那颗大油桐树下,被呕吐物哽住喉管窒息的。一条草拿着飞鸽传书,手一直在抖。打死都不说,这位年轻的镖头。来草草的时候是应聘镖师的,目标就是走镖。希望踏遍大江南北,关内关外。他的梦想是旅游。既然旅游和工作能混在一起,那多好啊。可是草草镖局的发展不得已派他去吃吃喝喝,联络和各门各派的关系。

  打死都不说最常见的抱怨就是吃吃喝喝:“总镖头,你看我又胖了,我才多大啊!”

  “总镖头,你看是不是把我换下来。您看我肚皮上那六块钢铁般的腹肌都团结在一块了。”

  “总镖头,你看看我的诊断书,张大神医说我血脂高了,这样下去我的胃和肝都要报废了!”

  “说好半年就换,半年跟着又半年,半年跟着又半年。老大,我会喝死的。”

  一条草也只能回回劝他:“胖子显得有福气啊,你看人们说的将军肚,没个肚子都不威风啊。”

  “我也知道要换,你看换谁?现在就只有一个海沟,对。就是那个从来不会笑的,你别客气,拿去。好赖不济的先用着。。。您别走啊!”



  可是活生生的,一位壮志凌云的大好青年就这样喝死了。竟然是一趟镖也没有走过。E夜情人从他手里接过书信卷,还从他眼里看到泪光。



  =====================================================================================================================================================================================================================================================================================================================================================================================================================================================================================================================




  打死都不说并未在省城买下大宅子,丧事由一条草总镖头拿了主意。灵堂就设在镖局后院,好在为了完成前一阵的清洗。各省分局的好手放弃生意。回来不少。人手倒也不缺。连海沟都忙着买来白色的布条。帮大家系在胳膊上。

  灵柩很快就运回来了,去通知家属的重任无疑是落在眷眷身上。一条草带着海沟会同E夜情人,和涟水渔夫三大巨头走到后院。 所有人都赶了出去,连请来的道士也被客气的请到偏院喝茶。他们还得不眠不休的唱上七天七夜那。

  海沟也没有想到自己能与众不同,最后才明白他是个苦力。一条草叹了口气:“我们要检查尸体,海沟,你去把棺材的盖子打开。”棺材并未钉死,海沟很快就打开了。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死去两天的面容,很熟悉的人。前一阵还在一起吃饭的打死都不说。

  海沟很明显并未见过死亡已经两天的人,虽然天气不是很热可是已经有气味了。死者的面容也开始有扭曲,棺材内的防腐药材的气味也一阵阵刺激着海沟的胃。海沟转身,说道:“行了,要盖上的时候叫我一声。”

  一条草严肃地拦住他:“你得在这!你亲手制造的尸体也不少了。你会怕?”

  海沟咬着牙摇着头。这边E夜情人和涟水渔夫已经开始观察

  “面貌看起来是憋死的,面部表情很扭曲!”

  “颈部没有瘀伤,不是被掐死的!”

  “生前最后一个动作是在胸口抓挠。”

  “这都很符合梗死的特征。”

  “身上没有明显外伤。”

  海沟觉得快要吐出来:“好了,就不要再折腾了。盖上吧。”他开始觉得去家属那报丧的眷眷有着极大的运气。

  一条草没好气的说道“海沟,你杀死的人最终也会变成这样。你得有勇气面对这一切!”看来不仅仅是苦力,总镖头还是没有放弃教育他,想化解他的戾气。

  “不对,打死都不说的胸口有胀气!”

  “死人会腐烂,当然会胀气,有什么不对的?”

  “我说的是可能身前就有胀气了,”

  “生前胀气,怎么可能,吹进去的吗?”

  E夜情人和涟水渔夫激烈的争论着。涟水渔夫深深吸了口气:“有一次巴蜀道上,我发针射穿了劫匪的肺部,就眼睁睁看着那个劫匪好像是憋死了,就像现在的打死都不说。”

  于是E夜情人和涟水渔夫的目光转到一条草脸上,一条草又把眼光转到海沟脸上。海沟开始拼命的想着在张大神医那里学到的知识。

  不错,如果有细物击穿肺部。肺部的空气就会不断从肺叶中挤向胸腔。然而胸腔的空间是有限的,会直接导致肺中吸不进空气。最后憋死。我们所要做的紧急处理就是用小钢管插入胸腔,定时放出那股血雾。保证伤者能正常呼吸......

  然后呢?

  然后送到我这里抢救啊。


  想到这里,张大神医似乎还在耳边大声喊着。海沟对着三大巨头点了点头:“我想可能是有细物穿透胸腔,这有可能是谋杀。”

  于是几个人很快就从打死都不说的腋下找到一个很小很小,仅仅比蚊子叮上一口要大的伤口。这很可能是个针孔,到底是不是,必须打开尸体的胸腔了。谁动手?海沟看着面前的几个人。他们的绰号似乎同时浮现在每个人的面前。

  “巨斧开山”涟水渔夫。巨斧解剖,算了。

  “一镖夺命”E夜情人。金镖解剖,额。

  “雁翎刀”一条草,这倒是个好人选,无奈绰号之上还有个头衔“总镖头”

  海沟总算是知道该谁来动手了,算是在解剖界混过一阵子的他。花了半个时辰,从打死都不说的遗体中取出了一根银针。银针很小,却亮的惊人。当回来的眷眷和三大巨头在研究银针的时候,海沟找了个没有人的角落。不停的呕吐着。还好,他只管找针。后面的缝合清理是涟水渔夫找来的人封上的。


  =======================================================================================================================================================================================================================================================================================================================================


  不管怎么样,那场震惊真个江湖的衡山派对草草镖局的大风波就是在这根小小的银针上开始的。海沟也不无微功。后来的人把大部分血腥都算在他的头上虽然不是很真实,却也并非空穴来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1-5 19:14

原帖由 打死都不说 于 2017-1-4 09:37 发表

原帖由 小棒撬墙角 于 2016-12-31 10:37 发表

原帖由 专业水桶 于 2016-12-31 09:32 发表


没听说就对了,如果早知会如此结果,还咋喝呀

打死是被我暗杀的。因为手法巧妙,草总镖头他们都不知道。

要论暗杀,当今之世除了俺之外无人能出其右,不管你手法如何巧妙,均难逃俺毒手。

你只会自吹自擂, 却拿不出证据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1-6 16:16

原帖由 小棒撬墙角 于 2017-1-5 19:11 发表
原帖由 海沟 于 2013-5-2 17:20 发表
  打死都不说终于死在那颗大油桐树下,被呕吐物哽住喉管窒息的。一条草拿着飞鸽传书,手一直在抖。打死都不说,这位年轻的镖头。来草草的时候是应聘镖师的,目标就是走镖。希望踏遍大江南北,关内关外。他的梦想是旅游。既然旅游和工作能混在一起,那多好啊。可是草草镖局的发展不得已派他去吃吃喝喝,联络和各门各派的关系。

  打死都不说最常见的抱怨就是吃吃喝喝:“总镖头,你看我又胖了,我才多大啊!”

  “总镖头,你看是不是把我换下来。您看我肚皮上那六块钢铁般的腹肌都团结在一块了。”

  “总镖头,你看看我的诊断书,张大神医说我血脂高了,这样下去我的胃和肝都要报废了!”

  “说好半年就换,半年跟着又半年,半年跟着又半年。老大,我会喝死的。”

  一条草也只能回回劝他:“胖子显得有福气啊,你看人们说的将军肚,没个肚子都不威风啊。”

  “我也知道要换,你看换谁?现在就只有一个海沟,对。就是那个从来不会笑的,你别客气,拿去。好赖不济的先用着。。。您别走啊!”



  可是活生生的,一位壮志凌云的大好青年就这样喝死了。竟然是一趟镖也没有走过。E夜情人从他手里接过书信卷,还从他眼里看到泪光。



  =====================================================================================================================================================================================================================================================================================================================================================================================================================================================================================================================




  打死都不说并未在省城买下大宅子,丧事由一条草总镖头拿了主意。灵堂就设在镖局后院,好在为了完成前一阵的清洗。各省分局的好手放弃生意。回来不少。人手倒也不缺。连海沟都忙着买来白色的布条。帮大家系在胳膊上。

  灵柩很快就运回来了,去通知家属的重任无疑是落在眷眷身上。一条草带着海沟会同E夜情人,和涟水渔夫三大巨头走到后院。 所有人都赶了出去,连请来的道士也被客气的请到偏院喝茶。他们还得不眠不休的唱上七天七夜那。

  海沟也没有想到自己能与众不同,最后才明白他是个苦力。一条草叹了口气:“我们要检查尸体,海沟,你去把棺材的盖子打开。”棺材并未钉死,海沟很快就打开了。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死去两天的面容,很熟悉的人。前一阵还在一起吃饭的打死都不说。

  海沟很明显并未见过死亡已经两天的人,虽然天气不是很热可是已经有气味了。死者的面容也开始有扭曲,棺材内的防腐药材的气味也一阵阵刺激着海沟的胃。海沟转身,说道:“行了,要盖上的时候叫我一声。”

  一条草严肃地拦住他:“你得在这!你亲手制造的尸体也不少了。你会怕?”

  海沟咬着牙摇着头。这边E夜情人和涟水渔夫已经开始观察

  “面貌看起来是憋死的,面部表情很扭曲!”

  “颈部没有瘀伤,不是被掐死的!”

  “生前最后一个动作是在胸口抓挠。”

  “这都很符合梗死的特征。”

  “身上没有明显外伤。”

  海沟觉得快要吐出来:“好了,就不要再折腾了。盖上吧。”他开始觉得去家属那报丧的眷眷有着极大的运气。

  一条草没好气的说道“海沟,你杀死的人最终也会变成这样。你得有勇气面对这一切!”看来不仅仅是苦力,总镖头还是没有放弃教育他,想化解他的戾气。

  “不对,打死都不说的胸口有胀气!”

  “死人会腐烂,当然会胀气,有什么不对的?”

  “我说的是可能身前就有胀气了,”

  “生前胀气,怎么可能,吹进去的吗?”

  E夜情人和涟水渔夫激烈的争论着。涟水渔夫深深吸了口气:“有一次巴蜀道上,我发针射穿了劫匪的肺部,就眼睁睁看着那个劫匪好像是憋死了,就像现在的打死都不说。”

  于是E夜情人和涟水渔夫的目光转到一条草脸上,一条草又把眼光转到海沟脸上。海沟开始拼命的想着在张大神医那里学到的知识。

  不错,如果有细物击穿肺部。肺部的空气就会不断从肺叶中挤向胸腔。然而胸腔的空间是有限的,会直接导致肺中吸不进空气。最后憋死。我们所要做的紧急处理就是用小钢管插入胸腔,定时放出那股血雾。保证伤者能正常呼吸......

  然后呢?

  然后送到我这里抢救啊。


  想到这里,张大神医似乎还在耳边大声喊着。海沟对着三大巨头点了点头:“我想可能是有细物穿透胸腔,这有可能是谋杀。”

  于是几个人很快就从打死都不说的腋下找到一个很小很小,仅仅比蚊子叮上一口要大的伤口。这很可能是个针孔,到底是不是,必须打开尸体的胸腔了。谁动手?海沟看着面前的几个人。他们的绰号似乎同时浮现在每个人的面前。

  “巨斧开山”涟水渔夫。巨斧解剖,算了。

  “一镖夺命”E夜情人。金镖解剖,额。

  “雁翎刀”一条草,这倒是个好人选,无奈绰号之上还有个头衔“总镖头”

  海沟总算是知道该谁来动手了,算是在解剖界混过一阵子的他。花了半个时辰,从打死都不说的遗体中取出了一根银针。银针很小,却亮的惊人。当回来的眷眷和三大巨头在研究银针的时候,海沟找了个没有人的角落。不停的呕吐着。还好,他只管找针。后面的缝合清理是涟水渔夫找来的人封上的。


  =======================================================================================================================================================================================================================================================================================================================================


  不管怎么样,那场震惊真个江湖的衡山派对草草镖局的大风波就是在这根小小的银针上开始的。海沟也不无微功。后来的人把大部分血腥都算在他的头上虽然不是很真实,却也并非空穴来风。

额,这个,居然接了下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1-6 16:17

原帖由 小棒撬墙角 于 2017-1-5 19:14 发表

原帖由 打死都不说 于 2017-1-4 09:37 发表

原帖由 小棒撬墙角 于 2016-12-31 10:37 发表

原帖由 专业水桶 于 2016-12-31 09:32 发表


没听说就对了,如果早知会如此结果,还咋喝呀

打死是被我暗杀的。因为手法巧妙,草总镖头他们都不知道。

要论暗杀,当今之世除了俺之外无人能出其右,不管你手法如何巧妙,均难逃俺毒手。

你只会自吹自擂, 却拿不出证据

证据一抓一大把,哼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1-7 08:04
证据一抓一大把
无奈打死都不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1-7 14:55

原帖由 易安 于 2017-1-7 08:04 发表
证据一抓一大把
无奈打死都不说

本人最近太懒,不想去找才是真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3-26 16:22
翻腾出个更早的,比上面几个原创尘封更久~~~

简介一下:
帖作者,莫遥梦,曾任地方区超版。
主角,最后的虎,曾任军区超版。
主角,打死都不说,曾任文苑超版。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3-26 16:23
原帖由 莫遥梦 于 2006-8-6 12:15 发表
作者注:写此短篇,旨在提醒人们要热爱我们的大自然母亲,文中人名纯属杜撰,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恕不更正。请勿对号入座。

对于人类的恶意征服与肆意践踏,大自然,终于不再沉默。

人类赖以生存的大自然,人类以及所有生命的伟大的母亲,发出了低沉的怒吼,回敬了强力还击。大自然不堪受辱,大自然,拒绝践踏。大自然,一计计强而有力的重拳,沉重的击打在那凶残的、无情的、愚昧的、无知的、渺小的人类的脊梁上。

大自然的其他子民,更是群起而攻之,他们要讨伐人类这个无情无义的兄弟,他们要夺回自己赖以生存的领地,他们要赢回自己的家园,他们要消灭人类,只为那已灭绝于人类之手的动物名单上那些数不清的名字。

曾经战天斗地的人们,简直不敢相信,此时此刻,自己的反抗,居然是这样的无力,这样的苍白。灭绝在即,人们终于明白,母亲,怎容亵渎;大自然,不会永远沉默,人类,终于要把自诩为万物之灵的自己亲手写上那《灭绝于人类之手的动物》名单。地震,火山,洪水,飓风,雪崩,雷电,海啸,没有一种利器不是瞬间摧毁人类认为牢不可破的文明。

猛兽,毒蛇,蚊虫,飞鸟,无一不在宣布,自己,也是世界的主人。

一切都已平静,世界重新迎来清新,鸟语花香又现,盗伐盗猎不见。

最后的虎,漫步在森林,他早已不是这丛林中的王者,他,只有失魂落魄。因为,他是最后的虎,他再也不能嗅到同伴的味道。虎威尚在,他依然没有异类的朋友。他孤独,他寂寞,他甚至开始怀念人,他也憎恨人,为什么,在世界上留下了最后的虎。

在一棵大树杈上,他看到了遍体鳞伤的一个人,最后的虎把他弄下来,左看右看,像个人,又不像。千般滋味涌上心头,他想起了昔日的朋友,恋人,都是死于人类之手。而眼前这个,到底是什么,自己不能确定。最后的虎,低沉的问道:“你乃何物?”

此物,一见老虎,顿时七魂六魄飞至九霄之外,世上,哪个不知老虎的威猛。三番头晕,四番心跳,五番手舞足蹈,六番屁滚尿流之后。老虎等来了一句话:“打死都不说!!!”。此话一出,最后的虎迅即气了个倒仰!!!

待老虎起身正要发怒,却看到那物趴跪于树下,头深埋于双臂之下,身边竖起一根树枝,上挂一条白色内裤,迎风飘扬。瑟瑟颤抖中仍不住叨念“打死都不说,打死都不说!!!”。老虎虽威猛,却也难耐寂寞。鲁迅说的好:不在寂寞中变坏,就在寂寞中变态。此刻的老虎,居然顿生恋爱,柔肠百转。千娇百媚起来。

他轻轻的将对方扶起,打扫掉他身上的泥尘,捧起那本不清秀,如今又挂满鼻涕和眼泪的脸庞。柔声说道:“你看我表面冷若冰霜,其实我内心寂寞难当,今天和你相遇,孤独的心被救起,你可以给我悲伤,你可以给我疯狂,你让我身不由己的狂热,你不能让我再寂寞。请与我相恋,好吗???”

良久,传来了对方颤抖的,游丝一般的声音“打死都不说!!!”。回报,当然是重重的一计虎掌。打得那家伙头昏眼花,却连连点头。

老虎大喜,猛力抱起对方,深深亲吻,棵棵虎须刺得对方喷嚏不止,泪水涟涟。看来,最后的虎,实在是太寂寞了,真就应了鲁迅先生那句话的后半句。

此后的日子里,每当夕阳西下,在林中,或是在田间,也许在花丛,或许是天边,总能看到这最后的虎,拥着他的心上人,那样随意的漫步。

夕阳,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好长好长。

偶尔,老虎会问,“亲爱的,你还从来没有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呢?”老虎的亲爱的,深深低首,面红如桃花,娇滴滴嗔怨,“死鬼,你好讨厌,人家告诉你多少遍了,相爱了这许久,就是记不住人家名字,打死都不说!!!”

啪啪啪,一计虎掌,两声回响!!!嗷嗷嗷,三声惨叫。夺命而逃,老虎追赶,“你是谁?为什么就不能告诉我?你是不是还有别的爱人???”“打死都不说,打死都不说嘛!!!”

今夜的森林,又不宁静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3-28 16:45

原帖由 ll罗嗦 于 2017-3-26 16:23 发表
原帖由 莫遥梦 于 2006-8-6 12:15 发表
作者注:写此短篇,旨在提醒人们要热爱我们的大自然母亲,文中人名纯属杜撰,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恕不更正。请勿对号入座。

对于人类的恶意征服与肆意践踏,大自然,终于不再沉默。

人类赖以生存的大自然,人类以及所有生命的伟大的母亲,发出了低沉的怒吼,回敬了强力还击。大自然不堪受辱,大自然,拒绝践踏。大自然,一计计强而有力的重拳,沉重的击打在那凶残的、无情的、愚昧的、无知的、渺小的人类的脊梁上。

大自然的其他子民,更是群起而攻之,他们要讨伐人类这个无情无义的兄弟,他们要夺回自己赖以生存的领地,他们要赢回自己的家园,他们要消灭人类,只为那已灭绝于人类之手的动物名单上那些数不清的名字。

曾经战天斗地的人们,简直不敢相信,此时此刻,自己的反抗,居然是这样的无力,这样的苍白。灭绝在即,人们终于明白,母亲,怎容亵渎;大自然,不会永远沉默,人类,终于要把自诩为万物之灵的自己亲手写上那《灭绝于人类之手的动物》名单。地震,火山,洪水,飓风,雪崩,雷电,海啸,没有一种利器不是瞬间摧毁人类认为牢不可破的文明。

猛兽,毒蛇,蚊虫,飞鸟,无一不在宣布,自己,也是世界的主人。

一切都已平静,世界重新迎来清新,鸟语花香又现,盗伐盗猎不见。

最后的虎,漫步在森林,他早已不是这丛林中的王者,他,只有失魂落魄。因为,他是最后的虎,他再也不能嗅到同伴的味道。虎威尚在,他依然没有异类的朋友。他孤独,他寂寞,他甚至开始怀念人,他也憎恨人,为什么,在世界上留下了最后的虎。

在一棵大树杈上,他看到了遍体鳞伤的一个人,最后的虎把他弄下来,左看右看,像个人,又不像。千般滋味涌上心头,他想起了昔日的朋友,恋人,都是死于人类之手。而眼前这个,到底是什么,自己不能确定。最后的虎,低沉的问道:“你乃何物?”

此物,一见老虎,顿时七魂六魄飞至九霄之外,世上,哪个不知老虎的威猛。三番头晕,四番心跳,五番手舞足蹈,六番屁滚尿流之后。老虎等来了一句话:“打死都不说!!!”。此话一出,最后的虎迅即气了个倒仰!!!

待老虎起身正要发怒,却看到那物趴跪于树下,头深埋于双臂之下,身边竖起一根树枝,上挂一条白色内裤,迎风飘扬。瑟瑟颤抖中仍不住叨念“打死都不说,打死都不说!!!”。老虎虽威猛,却也难耐寂寞。鲁迅说的好:不在寂寞中变坏,就在寂寞中变态。此刻的老虎,居然顿生恋爱,柔肠百转。千娇百媚起来。

他轻轻的将对方扶起,打扫掉他身上的泥尘,捧起那本不清秀,如今又挂满鼻涕和眼泪的脸庞。柔声说道:“你看我表面冷若冰霜,其实我内心寂寞难当,今天和你相遇,孤独的心被救起,你可以给我悲伤,你可以给我疯狂,你让我身不由己的狂热,你不能让我再寂寞。请与我相恋,好吗???”

良久,传来了对方颤抖的,游丝一般的声音“打死都不说!!!”。回报,当然是重重的一计虎掌。打得那家伙头昏眼花,却连连点头。

老虎大喜,猛力抱起对方,深深亲吻,棵棵虎须刺得对方喷嚏不止,泪水涟涟。看来,最后的虎,实在是太寂寞了,真就应了鲁迅先生那句话的后半句。

此后的日子里,每当夕阳西下,在林中,或是在田间,也许在花丛,或许是天边,总能看到这最后的虎,拥着他的心上人,那样随意的漫步。

夕阳,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好长好长。

偶尔,老虎会问,“亲爱的,你还从来没有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呢?”老虎的亲爱的,深深低首,面红如桃花,娇滴滴嗔怨,“死鬼,你好讨厌,人家告诉你多少遍了,相爱了这许久,就是记不住人家名字,打死都不说!!!”

啪啪啪,一计虎掌,两声回响!!!嗷嗷嗷,三声惨叫。夺命而逃,老虎追赶,“你是谁?为什么就不能告诉我?你是不是还有别的爱人???”“打死都不说,打死都不说嘛!!!”

今夜的森林,又不宁静了!!!
我勒个去,还在找啊?你太费心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3-30 11:27
打死都不说是名人,如用搜索工具搜一下,能搜出一大堆来。上面,只五篇而已。

一,老独。二,小倩。三,芳颜。四,海沟。五,莫遥梦。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7-20 19:56
 打死,我记得你。




----------------------------------------------
风舞时刻,芳菲翩然.......
隐身或者不在线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9-6 18:16




----------------------------------------------
风舞时刻,芳菲翩然.......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139263 s, 10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