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0760个阅读者,4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6-12-18 13:47

[原创]乡村教师札记



li-yu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日子平淡如水
    故事索然乏味
    乡下一穷教师
    风雨路上携谁

            ——题记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18 13:50
乡村教师札记·物以类聚


    1.

    “钟建,走呵,搓饭去。”马新抢过我手里的小说,往床上一扔。
    “我今晚还有事,不去了。”我平静地说。
    “真的不去?”他一脸坏笑。
    “真的。我今晚有事,不去了。你去吃吧。”我有点生气地说。
    “别操蛋了。你能有屁的事。一天到晚就是看书,小心眼睛瞎了。走吧,走吧。”他连拉带拽,硬是把我揪出了宿舍。
    老实说,我晚上没有事情。
    老实说,我真的不想去搓饭。
    马新他爹是一个计算机公司的老总,大把的零花钱供儿子花不完。
    我妈是一个乡下妇女,我爹死后辛辛苦苦把我拉扯大,为了供我上大学,村委会、乡政府、亲戚朋友,借遍了债,寄给我的伙食费每月都得精打细算。
    我怎么能够跟马新经常去下馆子,一顿饭就是我半个月的伙食费。
    自从他被车撞伤,我送他到医院抢救,逃了一条命以后,马新就把我当成了铁哥们儿,三天两头拉我下饭馆,每次都抢着结帐,这使我感到了很大的压力。不行啊,总这样下去,顶不住了。白吃,没有尊严;结帐,哪里有钱?


    2.

    我们两个到了新风啤酒广场,找张带遮阳伞的白塑料桌子坐下来,他开始东张西望。
    我说:“就咱们两个人,随便要点算了,你别又弄很多东西剩下。”
    马新笑笑,说:“哥们儿,可不是就咱们两个人,过会儿,她就来。”
    我纳闷儿,不知道他说的那人是谁,但是,我不问。
    来了,不就知道了吗。
    十分钟不到,她来了,白色真丝衬衫,白色米你短裙,白色丝袜,白色皮凉鞋,雪人一般。
    全校最漂亮的大美人儿,沈雪。
    不知道马新怎么把她泡到手的,不用问,付出了极高的代价。
    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沈雪是系主任何东繁教授的情人,何教授的夫人打上门来,在学院大哭大闹,找沈雪拼命。
    有传言,何教授与沈雪分手了,否则要被学校责令提前退休。
    又有传言,看见过沈雪在东笆乐园歌厅坐台。
    马新挂上她,不祥之兆啊。
    马新要了四十串烤羊肉串、二十串烤鸡肉串,又要烤鱿鱼,连凉菜,弄得一张圆桌都摆不下了。
    我不说话,随便吃了几串烤肉,喝了一扎啤酒,声称头疼,起身告辞。
    人家在那里调笑,我算干吗的,做这种电灯泡。
    马新没有留我,沈雪也仅客气了一下,我走了。


    3.

    回到宿舍,往床上一躺,没有开灯,没有心思看书,只想先小睡一会儿。
    一扎啤酒还不至于让我醉倒,但是,可能是长期缺乏睡眠吧,每次喝了酒,就会感到疲惫不堪,极为困倦。
    我决定等马新回来劝劝他,不要和沈雪混在一起,可能,他知道沈雪和何教授的事,但是不知道沈雪坐台挣钱的事。
    迷迷糊糊,睡着了。
    等我醒来时,发现是被马新拉着耳朵疼醒的,有点生气。
    马新笑着悄声说:“哥们儿,别急。你先起来。”
    我问:“什么事?”
    马新说:“黄林强那里,有我四张光碟,不是那天我和他在食堂翻了吗,本想不要了,懒得搭理他。可是……刚才沈雪说她想看,你看,帮哥们儿一个忙得了。”
    “嗯。”我说:“明天我去找他要。先睡吧,困着呢。”
    马新推了我一下:“外边等着呢。”
    我这才知道,沈雪跟他回来了,就在宿舍门口站着。
    我赶紧起来,说:“好吧,我去一趟就是。”
    沈雪笑着说:“麻烦。”
    我哼了声:“客气。”
    下楼,到对面研究生宿舍楼去找黄林强要盘,这小子,宿舍开着灯,人不在,只好又跑到图书馆,才算找到他,逼着他回宿舍拿盘,这就差不多半个多小时了。等回到宿舍时,已经出事了,楼道里都是人,地上有血。
    我吓傻了,赶紧问别的同学,出什么事了,得到的是震惊的消息,马新强暴沈雪,被校保卫科的检查组碰到,已经抓走了。
    有男同学骂保卫科多管闲事,什么年代了,还管学生这种事情。
    有女同学反驳,同居不管你已经够松,强暴啊,没有王法了?
    有男同学骂象沈雪这种做鸡的还能算强暴。
    有女同学反驳就是做鸡也是自愿,不能你们他妈想上就上,反了,男人有好东西吗?
    什么玩艺儿,乱七八糟,脑袋大了一号。
    我跑到田径场的水泥台上坐了半宿。
    我没有去保卫科打听消息,知道那是徒劳的。


    4.

    马新被开除学籍,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同学们中,只有我去看他,每月一次。
    买的东西,都是他母亲硬塞给我的钱买的,因为她说我救过她儿子的命,现在出了事情,是唯一看他儿子的人,不能让我破费。
    我没有办法,限于自身经济条件,师范学院又不准外出打工,不用他家里的钱,根本买不起东西,甚至连去监狱看他的车费都困难。
    这样,一年当中,我不断给他送去香烟和各种营养食品,据他说,这些东西,监管所都没有没收,但是不一次给他,特别是香烟,控制着给他。这样,他分给同监的那些犯人,日子好过不少。
    这期间,马新说了一句话,使我很感动,他说:“钟建,一个人的家庭,自己是不能选择的,你家庭经济情况确实不如我。但是,一个人的生活道路,是由自己选择的,我不如你,你比我有出息。”
    很久没有听这些大道理了,笑不出来,但是劝了他,不能自暴自弃,现在私办企业很多,虽然有这个大刑的污点,但是将来努力奋斗,干成一番事业,也不是不可能。
    想来,也是大道理。
    他在里边劳动改造的那种情况下,这样想,这样说,对他是有好处的。
    闹翻脸,是在最后一次探监。
    在此之前的一次,因为考试,没有去成,当在他放出来的前三天,我最后一次看他,并且把他家给他换洗的衣服带去,准备出来那天穿。
    一见面,他哭了。
    我说:“一年你都熬过来了,还有三天就刑满释放,哭什么。”
    他说:“上次探监,你考试没来,沈雪来了。”
    我惊讶:“她还敢来?”
    马新说:“当初她承认我们做爱是强暴,因为要面子。为了这个,我付出了一年的代价,她说我出去,就和我结婚,用一辈子的爱偿还我。”
    我气得脸都红了,大骂:“那个女表子,有什么面子要?她坐台,只要几百块钱就出钟,陪人家睡觉。你为她做了一年牢不说,毁掉了所有的名声。还结个屁的婚,你他妈简直是发昏。”
    他瞪着我,突然站起来,隔着桌子一拳打来,把我打了个跟头,门牙都折了一半。
    管教当时按住他,铐了起来。
    我走了。
    他加刑半年出来。
    他和沈雪的婚礼,我没有去。
    写这个故事的时候,他们结婚已经五年了,创办了一个电子产品公司,生了个极象他的女儿,挺幸福的。
    我分到一所乡村中学当教师,月薪800元,债还没有还完,至今没娶媳妇。




----------------------------------------------
陆步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18 19:50
好久不见li版主的大作了。期待更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19 09:23
山东省巨野县多年不发乡村教师补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19 13:36
关注一下!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7065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