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0080个阅读者,8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7-2-25 10:31

白净的高原 一去西藏



边江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一九七三年四月,我22岁了,在家里闲着,没有工作做,那时找工作都非常的难。夏天来了,妈妈和妹妹还是边工作,上高中,只有我是一个大闲人,这是在文化大革命的后期。我告诉妈妈我想去西藏亚东看望在那里工作的爸爸,他是一个机械厂的工人,我妈不同意;我还是要去。可能是妈妈觉得我在家里没有事干,去看看自己父亲也行。妹妹也坚决要去,我妈绝不同意。第二天,我就带着妈为我准备好的一些衣服和钱,我还带上了一本我最喜欢的外国小说,那就是世界文学名著,法国作家福楼拜的《包法利夫人》。(它是世界第十大名著之一)。我从家里出发了。我走了很远的路,到中午,到了县城里。就去县车站,买到西藏亚东的车票。我走进买票的一个陈旧方孔,把钱递进去,说:
“我买一张去西藏亚东的车票。”
然后是一个售票员的声音。“那里这几天停开。”
我非常意外地问:“为什么?”
“听说到亚东的路,被山洪堵住了,要一两天才通车。你后天来。”
我一下心都凉了,感觉就像被冷水从头上淋下来。我感到去不成了,就呆呆地站在车站售票口的门边,很想去西藏的愿望在强烈地驱使我不想第二天走,就想马上去西藏。我站在那里看到一辆不知开往哪里的客车,
从那边的排在一起的车子旁开走,就看见身边的一些赶车的人匆匆地进出车站。我就非常失望自己不能走了,我想,我就这样回到十多公里远的纸厂吗?我自己不想回去,还想去亚东,可也不能走着去吧。这时,我看见有一辆客车又开
出杨山县城客车站,我忽然意识到什么,可一时还没有感觉出来,就向车站走出去,看到了一两个车子在眼前的街道上开过去,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还可以搭车去。然后,坚定了这一想法。我就出县城往西藏的大路走去。我想,只有
在路上搭车。结果,就向往西藏的公路缓慢走去。公路的两边都是不高的褐绿色的山,都往前面延伸开去,看不到头。
这时在路上,还看见一些人来去,大路两边的土坎上还有一些房子,还有到县城和出县城的人在我身边来去,我就还是向通往西藏的公路慢慢地走着。我想自己再走不久,也许会碰到往西藏驶去的车,这样,我可以请求搭他们的车。西藏太遥远了,也许人家不会同意或同意,我想恐怕到亚东就行。我有了这种想法,就消除了原先烦躁的心绪,心情开始轻松了,脚步也放慢了,就愉快地看着公路两边较平缓、种有一片绿油油的青菜和油菜的土地,还有那金黄色的令人欣然爽朗的油菜籽花,一片片的与绿色的青菜相叠一起更是非常的动人!我心情非常愉悦地向公路前面缓慢地走去,有时,路两边还有一至两颗铺满灰层的桉树,再远些,就是一些相挨的小山和一些不高的树子等,感觉有一种川西荒凉的气氛。
我看了这四月初的川西山区,这样景色宜人。我非常的新奇和新鲜,一路走,一路就一直这样观赏着。走了一两个小时,几乎没有看见有车开进西藏方向,就把余兴未消的脸看着前面的路上,才注意到,这时的路上,没有人,越往
里走,就更看不到一个人,好像这里越远越离了闹市一样。在我心情有些低落时,我看到了一辆车子。我就招呼想搭车,对司机说我要搭车到西藏亚东。他说,车不去那里,看来是不行了;好心而善良的司机说可以带我一段,我就谢绝了;车就开了。我还是往前面走,因为,我想这一路,总会遇到一辆合适的车子。结果,几个小时了,我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觉得一路上,都是大山,两边的山有往路中间靠似的,路上空空的,除了自己就没有人了。我的脚走疼了。
就在路边坐下休息,我想歇一会再走。就坐了十多分钟,听到了我身后有汽车的声音;就转脸,看见一辆车头和车体都是黄绿色的解放军的汽车,谁都知道,那是解放军的车。于是,我急忙起身,也不管自己脚疼,就站在路边,向车子
招手。
“解放军同志!解放军!”
我喊了两声,车就在我的面前停下了。一个戴着绿色军帽,上面有一颗鲜艳而耀眼的红五星,两道同样鲜艳般的独目的红领章,22岁的解放军战士把他的圆脸伸出驾驶室,问:
“老乡,你要搭车吗?”
“是呀。”
“你要去哪里?”
“我要到亚东,我爸爸在那里上班。”
“老乡,我们的车不到那里。”解放军回答。又遗憾说:“对不起呀,老乡!”
“没什么。”
然后,车子就开走了。我也觉得只好在搭别的车里了。就往前走。然后,已经往前开去的车子又在我前面的路上停下,接着车门开了,又是那个解放军战士喊道:
“老乡,我们王连长喊你上车!”
“算了。”我喊道。
“快上来,老乡!”解放军战士不放弃般地喊我。我觉得既然解放军要帮我,心里想:这样也好,让他们把我带一段路也好。就跑上去,上了驾驶室里。
我刚一上去,就关上门。这时,军车就往前面忽地开去了。
我看到了:坐在我身旁的解放军战士再过去点,就是这时,正有一些褐色的山体匆匆往驾驶室窗后去的视角的是一个28岁、戴着绿色军帽、身着绿色军服,红五星、红领章的坐在驾驶室窗边开车的王大成连长。他两手掌握着方向盘,神
态沉稳,目光明亮而温厚。他两粗壮而把衣袖卷到手肘上的手如牢牢般掌握着黑色的方向盘,也不时左右略动着方向盘,仿佛随时根据路况做出调整或及时进行着转弯准备似的;他侧坐着,他的一半的一黑一亮的方脸在平稳地注视着前
方;从他的侧面看去,非常认真,更非常的俊逸英气!
在我身旁坐着的战士22岁,看来,跟我差不多大。他看起来带有孩气的感觉,一个略圆的脸白而且红,跟人的感觉是开朗、热诚,还一定话多。
他看到我在注视着他俩。也没有说什么。后问:
“老乡,你怎么不说声谢谢?”
“哦。我……”我有些不好意思。
然后,我就听到开车的解放军连长王大成说,是在说他不该说这话,就说:“小刘,你怎么对我们的老乡不礼貌?”
“连长,我是说笑的。”
小刘说。我感到他不认生,好像不管认识和不认识的人,都非常随心地主动开口。看来,小刘非常的真诚,带有热情而青春的力量,他目光明亮,热络的性情能把此时陌生的我带到他善良的眼前。
然后,王连长就没有再说话了。他一定是注意着前面的路和行车状况,一定要保持行车安全,所以,看起来少话。自从说了他的士兵后就默然不语了,他主要是把自己的精力用在行车安全上,而更加沉着地开着车。
性情随和应该是爱说的小刘说:“老乡,你知道吗?你为什么上的车吗?”
我看着他,听到他的话,也觉得有原因。
他干脆说:“是我们王连长喊你的。他看到老乡有困难,就会主动帮他的。”
“小刘,你怎么爱表白。”在沉稳开车的王连长看来不希望他说,可能他不喜欢表露自己,就还是开他的车。看来在我身边开着车的是一个淳朴厚道的解放军连长。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2-25 13:49
关注一下!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2-26 10:34
不要身份证号码吗?再找工作你还能用之前的身份吗,文凭就没了吧,你得用你妹妹的文凭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30 10:40
二搭上解放军的车




车子往前面开得非常快。我们的车经过的路边都是或高或低的土灰色如连在一起的小山,天空上是一片灰白色的,如我们的头上方搭了一大块灰布,总是脱不开它,老是含着一股阴郁的云气。路上难遇见人,仿佛我们已经远离了热闹的人气,到了一片根本没有人烟的蛮荒之地似的。我还注意到,自上了解放军的车并往川西莽荒的山区开去,很长时间了,都没有车俩开回来。幸运的是:有了我们的亲人解放军的帮助,要是我一个人会心绪低沉,对于这趟到西藏亚东看望爸爸的路程会多么的不痛快呀!现在,和解放军战士小刘说说话,这种在路途中的寂寞就没有了。现在,看到车窗外两边是呈叠般竖起的连绵灰褐色的斜陡的山峦山坡,以及悬浮在褐灰色的到很远的群山上那低低的散云游乱的天空,就好像我跟着解放军的车子往山的内部开去似的。我

感到脱离闹市区的繁杂,进入了一个连风都在不远处能听到的静静的偏远的群山里似的。

坐在我身旁的解放军战士小刘见我许久都没有说话,在专注地看着什么。就用手碰了我一下问:“你姓什么?”他还是非常的随和,好像我们从不认识到认识这条坎已经不在话下,想多说话,我觉得在这样子长的时间里不说话是不可能的。可我看见解放军战士小刘在看我的热诚的圆脸过去、他的连长那非常英气温厚而沉着的侧脸庞,还有他老是两手紧握住方向盘的有力的手,我觉得他非常稳重,感到坐在他身边很踏实。就看他,还是这样开着车,也没有看到他转过脸。
“你怎么不说话 ,老乡?”小刘又问我。
“哦。”我才感到自己在注意他的连长时,就没有回答他的话。觉得这不好。就说;:"我看王连长。”
“连长呀,我们连长他一般开车很少说话。”小刘觉得这很平常。淡淡说。
“为什么?”
我问。也意识到王连长不这样做是以免分神。
小刘一摇头,看来他不这样看,说:“我们连长开车技术是以前他在汽车连最好的。”
这时,我又听到王连长插话:
“喊你不要提到我,小刘。”
小刘说:“连长,不是我说,是这个老乡问。”
王连长说:“老乡,我的事没有什么要说的。”
我就说:“我不是记者。我感到你多有才能的!”
“我哪有什么才能。我们解放军为人民服务是应该的。”王连长谦逊地说。说完,王连长又继续开他的车。
“你还不知道,我们连长当过汽车兵,后来是汽车连的连长,半年前调到作战部队,是我们二营的八连连长。我们的连部离团部很远。所以,今天,你只有到我们的连部了。因为,去亚东的路堵了。”
我觉得奇怪。王连长何故从杨山县开车回来?
非常精明的王连长可能感觉到什么,就解释:“我在汽车连的一个老战友三天前病了,他让我帮他开车到杨山县城送货。三天后,我就把车给他。”
然后,我听到了王连长又说:“老乡,你不是要到亚东吗?等两天后再说。你暂时到我们的连部去,我代表解放军二营八连欢迎你。”
我从王连长的话里听出了,自己只好这样了。
也感到王连长在为我考虑。就说:“谢谢了。”
“没什么。为人民服务是应该的。”在开着车的非常热诚的好汉连长王大成谦逊地说。我看到了他的眼睛表现出热诚和温和,如温和的水波。
这时,小刘说:“你知道,第一次为什么你没有上吗?”
我真不知道。就看着他。
“那根本就没法去(那里太远了),我们连长就说喊你上来,先去我们部队,过后再说。”
“是不是路通不了!”
昨天,被山洪堵了。疏通要花两三天时间。”
我明白了为什么王连长要让我去他们的部队的原因。就说:
”谢谢你,王连长!”
王连长微微笑了下,还是开他的车……
车在继续往两边都是灰色的山里开去。我看到了有些像刀削般往路边凸出来的山岩和土坡,挨的是那样近,好像在压缩我们前进的路的空间。车子就一头往前面开去,仿佛是扎进在包围般的大山里。
我感到心都往身里落似的,仿佛这些山在往自己坐着的车压下来。
我感到身子被困了似的,非常的压抑!
“呃,你怎么一个人走路,你为么不赶车?”
听到解放军战士小刘用手碰我的肩膀问我。我就把对着驾驶室外的,又破旧的路在向自己的前面迎来,又马上向半旧到绿色车箱后面急急退去的情景的脸,
就转回来回答。
“我想赶车。售票员说到亚东的路堵了,要两天才通车。我不想回家去,就想在路上搭车。”
“哎,真是倒霉 !”
“我想这没有什么。可以在路上搭车。”
“哦,你还是有运气。上了我们解放军的车。“
我没有回答。
但还是说:“麻烦解放军同志了。”
“这是应该的。”开车的淳朴的王连长说,“只要有老百姓搭车,我们都要问明缘由让他上车。”
“谢谢连长!”
王连长把他温厚英俊的脸热诚地看我一下,又开他的车。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30 10:41
三解放军连长王大成


“你性什么?”解放军战士小刘问我。
“就叫我阿明。”
“你这个名字好。”在开车的王连长说。
“看来我们连长说好,就不错!”小刘说。也看着我,又看驾驶室靠外方向的自己连长。看的出他非常信赖喜爱自己连长,仿佛以他的行为、思想作为他一个革命军人的标准。
解放军战士小刘就一直这样和我聊着,好像我是他的一个伙伴。我也觉得他热情,非常随和而解放军连长王大成就很少说话,这样,车子就开始开到盘山公路。
一会,车就慢下来了。我在和小刘聊,忽然感觉驾驶室外的山,就显得是斜的,好像车子是斜的,我身子都往车后座滑,我感到车好像要滑下路似的,仿佛有事要出。我在紧张里,看到了车子靠里的、几乎挨近车窗边的褐绿色山壁,灰色土坎也好像往下滑似的。
“老乡,你坐稳了。”我忽然听到了王连长说的这句话,让我感到他的稳妥和提醒。我就转过脸来,看到他在英气逼人的绿色军帽下那紧抿的他红红嘴唇的,和他仿佛要打仗的那种坚毅的眼光和温厚英气的脸颊微阴的轮廓,是多么坚毅而沉重,我想我们人民解放军不管是打仗还是在和平时期做什么事都是很好的。我觉得,有他在就不会出事,我就会平安无事。


三 白净的高原

车子开了一个多小时。我注意到前面是两座一匹比一匹高的褐土色的山势呈椭形渐渐地越高就越窄的山。半旧的川藏路(1953年通车,在这三年的艰苦筑路中,有不少的解放军官兵牺牲。我们将在12月发出的长篇小说《向西藏进发》里,进行描写),宽度刚好能过一辆车。我还看到:上面的山还有叠着的泛土色光光的山岩,像烧出来的石灰岩,无一丝叶草,光裸裸的。
我马上紧张了。想道:这样斜陡的路,开上去的车一定会有风险。
本来小刘是把脸看着前面的,他看到了我这样,似乎觉得我害怕。就立刻说:
“你害怕了?”
我觉得我用不着掩饰。就直接说:”对呀。”
他一下显得非常轻松地、好像没有这种出现风险的可能。拍了我的腿,宽慰我。
“你不用担心,有我们王连长在。他以前是汽车连的,很久前才调到我们部队上来,我刚好才参军到了成都部队分到这里来。”
听了他这样一说,我想应该是。我们亲人解放军是最让人踏实的。我就把脸转过去,看见王连长非常稳定的神情,同样非常熟练,他有些紧地抿紧他嘴,在开过的驾驶室外的光照到了他温和俊逸的黑而透红的方脸上。
从现在起,我坐的这一辆车子就一直连山腰上,沿着越来越斜,而越往上,那褐土色的上下起伏的通道的山顶上开上去。我已经记不清这车在山壁上在如土灰色线圈般的公路,转圈般的开了多少次了。
我听到从驾驶室外,可能前后轮子下,时不时传来加急的轮子在小碎石路面上,刺耳又沉闷的声音,简直,一个脑袋都灌满了似的,使我的脑袋发晕!
我觉得自己不用担心,因为,坐解放军的车子是更加踏实的。这时,驾驶室里,除了声音就是不断,只是有些看见,几乎靠近发皱般的山壁和仅有一点就挨近是高山悬崖边沿的路面。我是看不见的,只有解放军连长王大成看的见。他略测脸,看见解放军战士小刘,好像并不慌;就转过去,嘴唇又抿一下,然后又抿。我注意到王连长扩张的红红的鼻孔,坚毅的、沉稳明亮的眼光,两只粗壮的如钳子的手牢牢地掌握在方向盘上,十分沉稳地驾驶着车。我感到他就是这样,这样的模样,让人都想多看他一眼……

车,在往越来越高而陡的仿佛入天般的上山公路上如一个人非常吃力地开上去。我看到了前面呈土褐色非常窄的公路,仿佛拱起来似的往上面伸。路面粗糙,我是紧张的,尽管我觉得王连长一定在驾车技术上不错,但还是心抖。这时,在车速放缓正开着的车子靠里的凸出的山壁在慢慢往车子后面退去,还有,在前面越来越陡的公路也在如伸出去般的半旧黄绿色车头下,往车下滑去似的。

这时,如喘气般的车斜斜的爬在往上伸去的窄公路上。在一片又大又急的车的引挚声中,靠外边的车轮几乎在下面是高悬般的山崖上非常挨近还差一点点就翻车的路的边缘慢慢地开动着。解放军连长王大成看不见车挨近路边的危险情景,他一点不看车窗外,一不想车外面是致命的山崖,而是十分稳沉地驾驶着。我在心抖中,看到他皱着清黑的眉毛,一双眼睛也眯缝些,又黑又亮的眼珠一动不动,黑乎乎的鼻孔在极力扩张,红红的嘴唇紧紧地闭着,仿佛拒绝开口说话,他一双手在牢牢在掌握着方向盘,我看见他两手仿佛都出汗了。

在绿色英气勃勃的军帽下,王连长十分英俊而全神全神贯注,非常严肃负责的脸庞,几乎是一丝不动紧抿着嘴唇、稳如磐石的腰身映人我眼帘,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看来,现在是最重要的,也是危险的一步,他必须要对待。因为,他的车里坐有一个老百姓的我。我想这和他以前开车或运输是不一样的。

这时,我再次感到车子在斜起来,我仿佛感到车子被什么力量往上抬起来。就马上伸出手抓住驾驶室的门。这时,一道难闻的煤油气味被我闻到,非常难受!一种拖长的又尖又打滑的声音,从开着的车底下冲进了我的耳朵使我浑身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9-17 16:55
四 陡斜的上山公路



我在不由自主的紧张下,看到了:驾驶室外,一块块鼓包般的发黑的靠山壁的岩石,往车门涌来,好像要闯进我们的车厢里来,要向我的脸打来似的。

在这种情形下,我注意到:解放军连长王大成,他目光沉静,仿佛不为在我看来有风险的事在到来而不为所动,依然稳稳地把握着方向盘。这时,他开的车行在斜斜上山顶去的路上开得慢。不仅是车里只有他两个军人,还有一个老百姓的我。他更加的稳重,显然,他觉得出了事伤了军人倒没有什么,而伤了老百姓,咱们解放军怎么对得起全国人民,我觉得他为此更注意保卫人民的安全。这时,我看到:他往车窗外一看,车子在越来越陡的挨近山崖上边的路慢慢开去。从他这角度是看不见、车下几乎挨近下面是几十丈深的悬崖的、斜陡路边缘的轮子了,车几乎贴近了山崖或即将出山崖似的,而简易的公路下面是悬空般的令人心抖而发颤的几百米高的山崖,总感觉好像车子在往山下移去。

解放军连长王大成紧紧地闭紧他的嘴唇,他依然牢牢掌握着方向盘,仿佛手和方向盘合在一起似的,车在令人无限的担心中,向山顶上吃力地又慢地开上去,就像一个背了沉重负担的人。

十分钟后,我们的车仿佛用了很大力气,开上了斜斜的山岩和灰蓝色天相印的山顶。。。。。

就是说我们过了一次艰险的斜坡公路。

在解放军连长王大成充满胆量和沉着的勇气中,我们避开了一次风险。

上了山顶,就是一片平的公路。又开了很久,我们的车在褐土色的如直壁的半山腰的一条窄窄的土马路上行驶着,显得不快,更人感觉舒缓些了。

我们在经过了这一段惊吓不安后,显得又高兴起来,因为,一切都有惊无险。


“怎么样,受惊了吧?”解放军战士小刘把他脸对着我问。我都记得刚才车在陡坡上开时,他根本就慌,还闲坐着。

“是呀。”我回答。不再惊疑了。

“老乡,有我们连长在,你放心。他在这条盘山公路上不知来回了多少趟了。我们连长以前就是汽车连的连长,半年前才调到我们战斗部队。军人嘛,就希望打仗保卫祖国和人民!”他后来的口气变得非常自豪。
“那你们怎么开车了?”我好奇问。


“哦,是这样:昨天,汽车连的连长肖进让我们连长帮他到杨山县城拉货,因为汽车连长肖进生病了。”

之后,汽车就开向一片呈土灰色的矮山之间。此时开始出现一些路面两边是宽而弯斜的山地。看来这里的路变得好通行了。我觉得是。

“看来,刚才我们看到的是尖山。”我说。我想我是在表达自己对那一段险路的感叹。
“是呀。那一段路要开三四十分钟。现在,这部分的路要开一个小时。不过,再开一个小时,就看见天然湖了。”王连长说。我感到他好像在为我讲这一段路的状况,好像对刚才的险路没有在意。我明白了:像他这样的一度作为解放军汽车连长不知在这一段险路上来回开了无数次了,对他不再话下了,但是,我还是看到王连长没有得意的样子,还是那样的谦逊和淳朴!

听了王连长说,我心里不再有先前的紧张意识,在他说了十多分钟后,我注意到我们的车子出了大山相夹,前面路是一样的、渐渐地路边一下变得开阔了。土黄的土堆,再远些的如非常孤寂的土灰色的、连在一起的忽高忽低的多座山峰像相拥翻起波浪的远山。

再往远处,是一些低的连在一起明显高出半个身子的非常空远的土色高山好像把前面的身边下山护在自己的肚皮下,看上去非常雄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9-17 16:57
五圣山


再远些的如非常孤寂的土灰色的、连在一起的忽高忽低的多座山峰像相拥翻起波浪的远山。

再往远处,是一些低的连在一起明显高出半个身子的非常空远的土色高山好像把前面的身边下山护在自己的肚皮下,看上去非常雄浑!

显得仿佛非常的荒远雄浑!这或许是只有远离内地能有的不一样边境风情。车在往前进,前面山就非常的荒凉而平和,显得空悠悠的而俊秀怡人!又深远又感觉近。我们的车开了一个小时。我们都看到了,在往西过去的一很长泛着土黄的多处不高的多座、皱褶般如波浪的褐土色山峦。在十分明净的蔚蓝色晴空下(此时,天空已经变得蓝了),它的一片山脚下面有一个长长而较宽的自然湖,显得椭圆形的。它倒映着令人愉悦动人心魄的蓝天,在熠熠地悠悠闪动着在呈长椭圆形的倒映着深蓝色晴空湖面上,好像有数不清的碎玻璃渣般的水波碎片在里面,发出白白点点的磷光,极度的动人心弦!当车子开过它身边时,你能看到一很大片的粼粼波光,在美丽的晴空下,蕴含在整片温和的阳光里,在动人的波光上,有无数荡漾的粼片铺满眼前的一大片的湖面,远处看去蓝白悠悠的,主要是蓝多,感到那里的淡土色山脚下,放有一块像椭圆形蓝宝石一样。
“这是天然湖。”在开车的王连长说。他把脸侧过来,显然对我说。他看起来对眼前的景象多熟悉,并带有一种亲切喜欢这里边境感觉。
“哦,那就是呀!”
“嗯。”
说了后,他继续开他的车。
渐渐地,听了王连长说后,我就又向车后面在渐行渐远,落在了车子后面的天然湖看了几眼:那椭圆形的天然湖,看上去深蓝色的而柔和纯净,让人还想看。而随着车子的前去,让车后的山地的坡度隐去而遮挡了。不久,被眼前的静静的山占据了。路上没有人,空空的。
我们车子又过了一长段路。在非常轻松驾车的王连长向我说:
“那边(西侧过去些)是圣山。”
我看到:在我们看过去的车后,一一矮矮的小山,在往上,就是一座不高的尖形泛着土灰色的山顶,上面是白色的山石和土黄山石相杂。看去山顶上部分有雪的感觉,显得与它周围的平矮些的山不一样,仿佛是平凡山中的一座突出的景象。
这一过,渐渐地天就要到傍晚了。恢弘的淡红夕阳从西边的忽高忽低些淡灰色的山顶上,照到了解放军的部队的驻地。我从渐渐靠近部队的车窗外面,看到了一个由灰色的长砖墙的部队大门口,有两个身着绿色的军衣,端着步枪,在打到一个解放军胸侧边的映着一点红红夕阳的枪上、一根朱红色的皮带带扣环在发黑的情景里白亮亮的,使两个解放军战士非常的英武、雄壮!我想走,这毕竟是解放军的营房。


























车开进了有六七间矮平的部队营房前面的一个宽大土地坝上停下。王连长就对我说:

“老乡,欢迎你到我们部队。”
“这不太适合!”
“怎么,你见不得我们解放军。”王连长看来希望我去而反问。
“不是。”
“那是什么?”
“我是一般人,不能随便去解放军军营。”
“我知道,你想去亚东。现在天黑了,过几天我带你去。”王连长非常恳切说。
“为什么?”
“前面的路一睹,就要四五天通车。”
“哦。”
“走吧。”王连长看到我茫然了。就非常主动说。
然后,王连长非常爽直地帮我拿我背包,就把我带进他们解放军部队营房。。。。。。


四和我的亲人解放军在一起。
王连长把我带到了他的连部办公室,就喊我歇一会。然后,还亲自跟我倒了一盅水。
“来,请喝水。”
我抬起脸,看到了站在我跟前的,在绿色军帽帽檐下的王连长又非常英俊又十分温存的方脸,还有他作为一个解放军指挥官那种非常爱戴自己的人民的个性。
我就接住他已经放在我手上的盅,尽管,多汤手的,我还是说:“谢谢王连长!”
他听了我说后,性情憨厚的他,心里很有感触,看到自己受到老乡的称呼,说:“阿明,快喝吧。”好像我是他什么人似的,他口气非常温存,我看到他眼光非常亲切!
然后,他说:“阿明,你先坐一下,我到班里去。”
“你去嘛。”我感到王连长也许要去看看自己的战士或是,讲些什么。
然后,他就走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9-17 17:00
六和我的亲人解放军在一起



可能是六七分钟后,王大成连长来喊我吃饭。我能受到我们亲人解放军的热情接待,我感到兴奋而温和!因为,我从未到过部队。然后,就和他走出去了。这时,天空非常的灿烂好看了。我看到一些红暗色的光线静静地照到门边的土黑色地上。这时的天空,有多片淡黑色的狭长的云片静静地悬浮在泛着琉璃蓝和恢红的云空上。看上去,非常的迷人而令人愉悦!他进来时,粗略地看看,解放军西藏部队是一横白色的平房,在平房的后面是一片灰土色被灰色房顶遮挡些的矮矮的小山。
我跟着王连长走进了一间是墙刷得发白的饭厅,里面已经坐着一百多个身着解放军绿色军衣,戴有鲜艳红五星的军帽和有耀眼的红领章的坐在八九张桌子一起的解放军战士和指挥官。
一走进来,王连长对已经坐着的解放军战士们说:“同志们,我们今晚,欢迎一个到亚东去的老乡跟我们吃饭。”
然后风非常纯朴而热情的战士们都站起来,鼓掌欢迎我。
有些战士说:”老乡,到我们这里坐。”
我站在王连长身边,看到解放军是那样的亲切和蔼,也非常感动说,同时,也把自己面对他们:“谢谢解放军!谢谢解放军!”
王连长说:“阿明,你就跟坐在我一起。”
“嗯。”
“来,坐。”
我看到王连长依然温和直爽,好像我是他的一个朋友和认识的人。我想,他主要是以一个人民解放军战士爱人民的情感来照顾我的。
在吃饭的时候,我看到王连长不时为我夹菜,好像怕我少吃了。他看到我吃完了饭。就马上站起来,拿上我的碗,在桌子上为我添饭,我说谢谢。王连长把饭碗放在我的面前,说:“快吃,阿明,要吃饱。你是第一次到我们部队来的老乡。”
“跟解放军添麻烦了。”
“帮助照顾老乡,是我们解放军应该做的。”
然后,王连长又说:
“哎,我们没有什么好吃的招待你,真不好意思。”
“不,这比招待更可贵!”
“阿明……”王连长听了阿明的话,心里一热,他非常感动,就说不出话来。
“解放军都是好人,是我亲人。”
听了这话,我看带王连长非常耿直的方脸露出温情的神色。“哎,我们还做的不够。”
然后,我和人民解放军战士继续吃饭。
吃过了饭,王连长把我带到那间房里就仿佛,他仿佛一定要把照顾我这个老乡的事做得更好。到连部,他和我聊了一会,就走出去,我明白,他对自己战士还有什么事要做。
过了一会,我就从我的旅行包里,拿出世界著名法国作家居斯塔夫福楼拜的小说《包法利夫人》,这是世界文学名著中无与伦比的最完美的杰作,是十大世界名著的之一。
我看了一会,又看不下去,想到王连长对我是那样的热诚和特别的照顾,心里就涌现出一阵暖意。我想:我们的人民解放军是那样的好,跟亲人一样照顾我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不知是多久了,我看到王连长走了进来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11 10:49
七解放军连长四川人邓安钊




他看到我在看书。就问我:
“阿明,你在看书?”
我就抬起脸说:“是。”
他好像挺有兴趣问我:“什么书?”
“法国作家福楼拜的书《包法利夫人》。”
“没有听说过。”
然后,敏锐的他的说;“我知道,看书的人有些是写书的。”
他在这一看法下问我:“我看你多斯文的,有些文人的感觉,是写小说的吧?”
“我爱文学,也爱写小说。”
“哎,我文章写的不好。”
“你太谦虚!“
“真的呀。”
“哎,我们川藏线,一个解放军不仅会打枪,还要会修路,有些还会开车,我们解放军汽车连就是这样还有部队的生活。他们没有人知道,运气好的就转业了,有些人就牺牲在这里,永远在这里了。我想起他们就难过。”
王连长说到这里,就略低一下脸。
过了会,他长叹一声:“我以前是汽车连的连长,半年前,我才调到部队上来。”
我就看着王连长说到这里,有很多的感慨。他略抬脸,眼光略显潮润,看了我一下;我觉得他想对我说点什么,又可能不想勉为其难。
我说:“连长,你要说什么吗?”
王连长为自己这个意愿还是不能明说。我就是爱解放军。我觉得我应该说明我的态度就说:“连长,你想说,我就写。我非常愿意跟可爱的解放军写文章。”
王连长显然明白了。就说:“感谢你喜欢我们这些解放军!非常感谢!”
“那你跟我讲讲你们的生活故事?”
“行。我跟你讲讲在西藏的军人故事。”
“好的。”

……


(这一部分以解放军战士景家山的回忆文章为原形)


一九六九年五月,在西藏边境附近的一个解放军部队。现在是一九六九年五月初夏。
……


今天下午16点。我们五连在一个非常大的大礼堂里,召开据说是批判中国的赫鲁晓夫的批判大会。这个时候,我们需要解释一下:是文化大革命的时候。
会议上:根据我们连长邓安钊的指示,每一个排和班都要派出一个代表发言。好像是作为一种部队的政治思想工作的必要手段。在近40多分钟的发言中,每一个连里的班长、排长挨个到或站在台子前面(实际上,台上和礼堂就是一个大平地),拿上一篇讲演稿,神情激动地宣讲起来。要开完了,我们的邓连长看来非常的满意!然后,他显得非常豪迈地走上来,当着全连做结论发言。
我们的连长叫邓安钊,是四川人。他生于解放前,就是1941年的农村。那时在旧社会,他从小过着被地主压迫,吃不饱、干苦活的悲惨生活。
到了新中国,才过上幸福的日子。他一九五一年二月,17岁,从四川农村老家参军,到了西藏部队。17岁的他到了部队,十分的勤奋,锻炼出一身突出的军事技术。他人非常的仗义、厚道、非常精明,但是脾气暴躁。他有一米七三、四多点,由于受到了旧社会饥寒交迫的影响,营养不好,一个身材高而瘦,身子单薄,身着军裤,连屁股都显示出来。最明显是屁股鼓不起来,好像他再吃得都不长肉,如干棍。
这时是中等个子,站在全连战士眼前的邓连长,像一只大公猫,看着是和颜悦色,说不定会被一件事,一个战士的言行,一个发言或举止惹得就会大发脾气。在解放军部队里,连长就是半个皇上(景家山语),派头大,仿佛有好多羊子赶不上山(四川话:不得了的很)。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5067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