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54548个阅读者,8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7-3-7 11:10

[原创]长篇同志小说《出柜》连载



唐游侠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一)厕所(1)

  厕所,你一听,肯定以为是个方便的地方。其实不是,这是一个喝酒的地方,是一个酒吧的名字。一个酒吧竟然叫做厕所,真是令人匪夷所思。但是你只要仔细一想,以前人们说喝酒是喝尿了的,是一个道理,喝尿,那一定要去厕所里。

  厕所的生意很好,还是因为这个酒吧的店名取得好,很能吸引眼球。现在是一个眼球经济时代。你能吸引别人的眼球,你的生意就会火爆。不是有人把理发店取名为“人民发院”吗?人们一看,哎呀,标新立异,哎呀,还有这个理发店,一下子就记住了。人们说小偷,常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做生意跟这一样的道理。只要顾客惦记着你的店名,他就会把你的店记在心里,刻在脑海里,他就会去你店里光顾,然后跟自己的同事朋友吹嘘一番,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去了“人民发院”。他的同事朋友也会瞪大眼睛问:去人民法院干嘛?打官司了?他回答说去理发了。他的同事与朋友一定会更吃惊:到人民法院理发?你哪根筋不对呀?他一定会神秘地一笑:我就是到“人民发院”去理发了!然后冲着他的同事朋友诡秘地一笑。他的同事朋友一定会更加不解,认为他脑子出错了。然后,他就给他的同事朋友们解释,这个“人民发院”跟那个“人民法院”是不同的。他的同事朋友也会感到好奇,就会萌生一种也要去“人民发院”理发的冲动。你说,这“人民发院”的生意会不好吗?

  厕所的生意好,也是因为这个“厕所”酒吧的店名取得太有学问了。今天有人问你,下班了干嘛?你冲口而出:上厕所。人家一定会以为你脑子出毛病了。上厕所也至于这么冠冕堂皇地炫耀吗?其实人们根本就不懂得你的意思。自从“厕所”酒吧开业以来,“上厕所”就成为了年轻人们的一种时尚用语。只要是上“厕所”喝过酒的年轻人,只要听到“上厕所”这三个字,一定不会大惊小怪。因为“上厕所”三个字已经成为年轻一代的时尚。如果你听到有年轻人说“上厕所”,你还以为他们是要去方便的话,你就out了。

  我经常“上厕所”,我“上厕所”的目的除了喝酒,就是看美女。因为来“上厕所”的所有年轻人里,除了英俊潇洒和不英俊不潇洒的男生以外,还有很多美女和不美不丑的女人。不过,凡是喜欢“上厕所”喝酒的女子,一般都不会太丑。据我的观察,我在这个“厕所”里喝了几年的酒,看了几年的美女,还从没见过一个太丑的女人。要说丑,也只是相对而言,比那些我认为美的,差那么一点点。当然,我看美女的同时,也被很多美女看。正如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所说的,当我是参照物的时候,众多的美女就在看我。当美女成了参照物的时候,我就是欣赏者。

  我是厕所里的常客,厕所的老板也是一位美女,是一位美艳不可方物的主。当然也可以用妖艳来形容,但是我总觉得这个词用在她身上不大合适。她打扮的是很艳,但我觉得不妖。是那种很性感的打扮,但不是妖里妖气的那种性感。这是我对厕所老板的印象。美艳而不妖!有很多女人打扮得美艳,但是看起来就有一股妖气,有一股骚味。你看《封神演义》里的妲己,是不是,看起来就有一种妖气与骚味。你看《天龙八部》里的马帮主夫人,看起来妖冶风骚。幸亏她勾引的是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乔峰,换了别人,早被勾魂夺魄了。厕所老板的美艳绝对不同于妲己的狐妖之气与马夫人的骚媚之姿。她是一种媚而不妖、艳而不俗的美。

  我经常“上厕所”,所以和美艳的老板也成了熟人。成了好朋友。因为我“上厕所”的目的,一是为了喝酒,二当然就是为了寻找灵感。因为我是一个诗人,我要写诗,就要有灵感。只有在厕所这种地方,才能激发我的灵感。我每次来这里,喝一杯酒,然后目光扫荡,把所有的女人都淫荡一遍。然后,我的文思泉涌,一首诗立马就构思好了。我去年出了一本诗集,三百多首诗,就是在厕所里写出来的。所以我把这本诗集命名为《厕所》。我的诗集《厕所》很畅销,上架不到一个月,就印刷了11次,不到半年就卖出了30十多万册。这在现代诗的出版史上还是一个奇迹,比上世纪90年代风行一时的汪国真的诗集还要畅销,还要叫座。比脑瘫诗人余秀华的诗集还要卖得好。什么原因?这是因为我的诗写得好。我的诗有一个特色,就是大都写的女人,特别是写美女,我都写她们的上半身。比如我的一首得意之作,题目就叫做《好大一对乳》。这首诗一写出来,就在各大网络诗歌论坛稳居榜首,点击率都是名列前茅,有的过亿。还有一首题目叫《好大一堆乳》,也是挺叫座的一首名诗。

  我在厕所里,除了喝酒看美女和写诗以外,还有一个更有趣的事就是,喝完酒,看完美女之后,一个人悄悄躲着角落里,看情色小说。《金瓶梅》、《肉蒲团》、《查泰莱夫人的情人》、《失乐园》、《废都》、《北回归线》等等色情小说,我都是在厕所里看完的。厕所老板都知道,我每次“上厕所”都要带一本黄书。一次,我胁下夹着《肉蒲团》来“上厕所”,刚走到厕所门口,就见老板站在门口。她抢过我的书说,你看的什么书?我说,肉蒲团。她说,你还看这书?我说,怎么就不能看?她说,看你挺斯文的!我说,斯文人为什么就不能看这书?她说,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书?我说,知道,黄书。她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我说,你笑啥?她说,你看了之后,挺得住么?我说,什么挺不住?她说,你的小弟弟。我说,当然会硬。她顿时满面红霞。我说,你还会红脸?她说,我红过脸吗?我指着她的苹果一样的脸说,你照照镜子。她说,不照,我不是猪八戒!我说,你这是红烧猪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3-7 19:18
搞笑,湾湾还说大陆吃不起茶叶蛋,这种明显没脑子的文章也有人信?穷的地方吃不起茶叶蛋修不起厕所这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3-8 10:25

原帖由 Wen七末尾 于 2017-3-7 19:18 发表
搞笑,湾湾还说大陆吃不起茶叶蛋,这种明显没脑子的文章也有人信?穷的地方吃不起茶叶蛋修不起厕所这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说的什么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3-8 10:30
(一)厕所(2)

我每天晚上都要“上厕所”,我喜欢在厕所里喝酒。独自一个人,带上一本黄书,猫在那个昏暗的角落。我的酒量很小。据我的医生同学杨伟说,我体内缺少乙醇脱氢酶。而这个乙醇脱氢酶可以跟酒里的主要成分乙醇发生化学反应,把它中和掉。你体内的乙醇脱氢酶多,你的酒量就大,反之,酒量就小。《笑傲江湖》里的令狐冲酒量那么大,可见令狐冲体内的乙醇脱氢酶肯定多得不得了,不然,即使他使用内功把酒逼出体外,也一定会醉。我的酶少,所以酒量小。而且喝酒很容易上脸。所以我一般不喝白酒。只喝红酒。有时也喝啤酒。但我喝红酒的时候居多。红酒当然是法国的好。我只喝法国红葡萄酒。我喝的红酒品牌一般就是波尔多。偶尔也品赏一下琼瑶浆,可能是我喜欢琼瑶的缘故吧。我曾经看过琼瑶阿姨的大部分小说,也曾经跟着琼瑶阿姨小说中的主人公悲欢离合、黯然神伤、凄风苦雨、要死要活。我喝红酒也一样会上脸,只要喝那么一小口,脸立马就红了。厕所老板常常取笑我,说我脸皮薄,像羞姑娘。羞姑娘的意思当然就是害羞的女孩子。其实我脸皮一点都不薄,有时候,可以说,我是厚脸皮。特别是看见特别漂亮的姑娘,我会六神无主地紧盯着她看,直到看得她不好意思扭转头去,才肯罢休。谁说我的脸皮薄?我的脸皮有时候,比城墙还厚。我的脸皮厚,也许是仗着酒胆。人说,酒能壮胆。喝了几杯酒,仗着几分酒胆,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特别是紧盯美女的色胆,简直是包天。
紧盯着美女看,其实不算什么。那要看你盯着美女的什么部位看,如果只是盯着她的脸不放,这不能说是特别大胆。你如果敢盯着人家凹凸有致的胸部看,那就算你真是色胆包天了。我就是这么一个色胆包天的人,我看美女就是全方位的扫射,整个眼睛就像一部机关枪,对准猎物,先盯住她的脸,然后向下扫射,到颈部,颈部以下,乳沟,最后眼光就锁定在那紧裹在胸衣下面的部位。也有大胆的美女,你盯她。她也盯你,眼睛都不眨。这才是棋逢对手。有一次,我正在角落里喝酒。那时我喝了差不多五杯,酒意也差不多上来了。正在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一个尤物进入我的视线。我来厕所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女人。不胖不廋,该胖的地方胖得是的恰到好处,该瘦的地方瘦得也是恰到好处。用宋玉《登徒子好色赋》里的话来说就是:增之一分则太多,减之一分则太少。不多不少,不胖不瘦!顿时,我自己好像就变成了宋玉笔下的登徒子。我色迷迷地盯着她,用我的拿手绝招。先看脸。只见那张略施粉黛的小脸,分外妖娆。还是用宋玉描写登徒子好色的话说:施朱则太赤,涂粉则太白。我的脸火辣辣的,不知是酒意使然,还是那张粉脸对我的刺激。刚开始,她还没发现我。我直勾勾地盯住,看她脸上的表情。她一蹙眉,一抿嘴,都跑不过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就是一部摄像头,把她的一举一动都摄入了我的脑海。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她发现了一双眼睛。那双色迷迷、直勾勾的眼睛。她转过头来,以逼人的目光向我盯过来。我的目光没有退缩。也毫无退缩的意思。她也一样,毫无退缩。我紧盯她。她紧盯我。我的眼睛里喷出了火。她的眼睛里火苗很旺。直到我向下,看她的颈部。她的目光也没有转移。我再往下,盯住她的乳沟。她仍然没有移动视线,紧紧地盯着我。紧紧地盯着我的脸。不放。当我的视线再一次下移,到达她的紧裹部位。她的眼睛仍然没有移开。如果不是喝酒,可能我的脸也会红一红。当然,我的脸因为喝酒变红,也许这种红掩盖了我本来会红一红的这张脸。我的脸红了。她的脸却没有红。这是我遇见过的第一个这么大胆的美女。没想到,真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么大胆的美女。我是第一次遇见。是我活了二十多年第一遇到。这是一次多么离奇的惊艳!
自从上次遇见了这么一位大胆的美女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算起来都快一个月了,我每天来“上厕所”,可她,一直都没来过。我每天喝完酒,就会把我的眼睛在整个厕所里扫荡。就如鬼子进村一般,进行三光政策,杀光、烧光、抢光。我的眼睛也是进行的三光政策:左光、右光、中光。先把厕所左边的扫射一遍,然后把厕所右边的扫射一遍,最后把厕所中间扫射一遍。在我的三光政策扫射下,整个厕所里的视线都被我扫射完毕。整个厕所里的美女都被我淫荡了一遍。如果有那么一个值得我注视的美女,我就会使出我的“降龙十八掌”。如果没有被看中的尤物。我就开始我的最后一道工序,看书。看的肯定是淫书。
我看书的速度很慢,一本二十多万字的小说,看起来要半个月。我不会速读法,我看书不会一目十行,我是一个字一个字地读,连标点符号都不放过。难怪我的朋友都说我读书是在数字数,一个一个字地数。有很多人叫我书虫。意思就是书里的爬虫。也有一些美女叫我爬虫,她们很直接。也有很多美女,很多英俊的男生,很多不大英俊的男生,他们教过我快速读书法。他们甚至举出《射雕英雄传》里的黄裳,就是那个过目不忘的女人,黄药师的老婆,说她读书速度之快,真是令人叫绝。我也想学黄裳,但是我怎么也快不起来。你说跳行,但是记不住故事的情节。如果丢页,但是忘了次要人物都有谁。我还是做我的爬虫。我还是使用我的“爬虫读书法”。这样,我看过一本书,就会把这本书记下来。人物、故事、历史背景,都会铭记于心。这才是真正的过目不忘。比如,我读完了《肉蒲团》,我就记住了这本书的主要故事情节,书中的主人公未央生的艳遇与桃花运我都烂熟于胸过。就连那些次要人物,比如铁扉道人,我对他印象深刻。就连现实社会中那些假道学的人我也立马想到他们就是铁扉道人。我学以致用,我举一反三,我的爬虫读书法真管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3-9 21:24
(一)厕所(3)

  我看书的时候最烦有人打扰,当我看得正起劲的时候,你来打扰,就让我忘了故事的情节。一次,我正在看《挪威的森林》,正在看渡边君与直子做爱的那一段。渡边君快速脱掉了直子的衣服,用舌头挑逗直子如缎子般光滑的肌肤,然后才长驱直入,直捣黄龙。我正看得高潮迭起,我的下面也正在高潮迭起,蠢蠢欲动。正在这个时候,有人来了。是个女人,很成熟。我说她很成熟,是说她穿得很成熟。并不是代表她人很成熟。她穿得是花枝招展,该露的地方都暴露无遗,不该露的地方也约隐约现,似乎也要露出来。她还在离我两米的距离的时候,我就闻到了她身上的香水味。我有一项本领,只要闻一闻你身上的香水,我就知道你使用的是什么牌子的香水。这个女人一来,在两米远的地方,我就闻出了她使用的是什么香水。她使用的是一种很普通的香水。就是很平常的古龙牌香水。人们一看到古龙牌香水,一定会以为这个香水一定是台湾著名武侠小说家古龙先生发明的一种香水。为什么只有古龙香水,而没有金庸香水呢?为什么没有温瑞安香水呢?因为他们同样都是著名的武侠小说家,有古龙,怎么就没有金庸温瑞安?很多人都很疑惑。我曾经也这么疑惑过。我也知道,凡是用这么低级的香水的一定是鸡。因为高品位的女士是不会用这么低级的香水的。我经过多年的研究,总结出了一条经验,用我的话说,就是“李氏定律”,因为我姓李。“李氏定律”云:凡是使用香奈儿等名牌香水的就一定是高雅的女士,比如文化人、白领、女强人等等;凡是使用低级香水的就一定是些庸俗的女人,比如小姐、服务员、推销员等;凡是使用古龙香水的就一定是鸡。为什么说使用古龙香水的就一定是鸡呢?这一点,是我多年的心得体会。因为古龙香水刺激大,香味浓,能够在很远就能闻到这种气味。做鸡的女人就是要惹人注意,招人留意。使用古龙香水,就能更好地吸引那些喜欢叫鸡的人。再说,在这种娱乐场所,使用这种香水也是一种暗示,别人只要一闻到这种香水味,就知道,你一定是鸡。这就是闻香识女人的道理所在。我一闻到古龙香水味,就知道来的是一只鸡。就算没有香水味,我凭这几年混迹酒吧的经验,我也可以识别哪个女人是鸡,哪个女人不是鸡。因为做鸡的女人有做鸡的女人的特征。不做鸡的女人也有不做鸡的女人的特征。只要你一举手,一投足,甚至是一个眼神,我都能判断出你是不是鸡。这就是我的特别之处。
  跟鸡打交道,这不是第一次。我以前遇到过很多鸡,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很直接。一上来就问你,要不要打炮。有稍微婉转点的,只是没有直接说打炮两个字而已。这个女人走近我,我正沉浸在村上春树的色情故事里,不能自拔。虽然我很早就闻出了她身上那股子古龙香水的刺鼻味道。我也早就知道是一个鸡婆朝我靠近。但是,我沉迷在渡边君与直子的热火朝天,我的下面也正热火朝天,蠢蠢欲动。鸡婆坐在我的对面,一股刺鼻的香味袭面而来。我忍不住掩住口鼻。
  “我身上很臭?”她嗲声嗲气地说。
  “……”我沉浸在渡边君与直子的激情里。
  “我身上很臭?”她又问我。
  “不……臭……”
  “那你为什么要掩鼻?”她满面春光。
  “因为太香。”我开始从村上春树的故事里走出来。
  “你不喜欢香?”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
  “我喜欢。”
  “那你为什么掩鼻?”她重复这句话。
  “我不喜欢太刺鼻的香味。”
  “我会刺鼻?”她用不相信的眼神看着我。
  “我觉得很刺鼻。”我说。
  “你很特别!”她紧盯着我不放。
  “我有什么特别?”
  “我注意你很久了。”
  “谢谢!”
  “你很有派!”她嘴角翘了翘,摆出一种很妖媚的表情。
  “什么派?”
  “就是那种很拽的味道。”
  “我怎么不知道?”
  “抽烟吗?”她抽出一支烟叼在嘴里,用打火机点燃。然后又抽出一,递给我。
  “不抽。”我看她的烟盒上写着“黄鹤楼”几个字。很显然,她抽的烟可不是专供女人抽的那类烟。一般女人专用的烟有好多种,常见的有娇子、万宝路。但是她抽的烟却是黄鹤楼,这是男人抽的烟。
  “你盯着我的烟盒看干嘛?”
  “我有点好奇。”
  “是的,很多男人都会好奇。”她吐了一个烟圈,右手摆了一个兰花指。这是所有妖媚女人的招牌动作,抽一口烟,吐个烟圈,摆个兰花指,表现出自己优雅的姿态。
  “你怎么不抽娇子?”
  “那种烟劲口太小,抽了没有感觉,就如没抽过一样,不过瘾。”她又抽了一口,吐出了一个烟圈,摆出同样的兰花指。
  “你的手很白!”我瞟了她的手指一眼。
  “还有呢?”
  “你的手指很好看。”
  “还有呢?”
  “你的兰花指很漂亮。”
  “还有呢?”
  “你抽烟的姿势很有趣。”
  “还有呢?”
  “你的烟圈吐得好!”
  “还有呢?
  “你的指甲很漂亮。”
  “还有呢?”
  “没有了!”
  “你不觉得我很美吗?”她娇声说道。
  “不觉得!”
  “你太不识货了!”她做了一个勾引我的眼神。
  “我识货太多!”
  “今晚来一下?”她打了一个响指,用诱惑的眼神盯紧了我。
  打响指是干她们这一行的暗号,就是向你暗示你是否需要特殊服务。“来一下”的意思就是问你要不要打炮。很显然,她比别的鸡文雅了很多。别的鸡一上来就直接问你:要不要打炮?而她却与别的鸡不同,真有鹤立鸡群的感觉。但文雅的鸡仍然是鸡。
  “叭!”我右手做手枪状指着她,然后哈哈大笑。
  “你是不是阳痿?”她见我打手枪,就知道我不会跟她打炮。
  “杨伟是我同学!”我朝她大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3-11 21:56
(一)厕所(4)

  这是我遇到的所有的鸡里面最文雅的一个。以前遇到的鸡,只要你给她一个手枪,她立马就会变脸,甩一句“王八蛋”就屁颠屁颠而去。这个鸡很温柔、很文雅。她在我的笑声中默默退场,悄然离去。没有骂“王八蛋”,也没有骂别的什么蛋。只是扭着身子转身而去。轻轻地她走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丝云彩。
  我看书的时候,最烦有人打扰。除了偶尔有个鸡来打扰。偶尔也有粉丝来找我签名。随着我的诗集《厕所》的畅销,我的知名度越来越大。有很多媒体约我去做嘉宾。做嘉宾无非就是在一些谈话节目或者是娱乐节目里面露个脸。主持人问我几句,我回答几句。并且这些问题都是事先安排好了的。在节目开始前,主持人先给我一个纸条,上面写满了将要在节目中回答的问题,让我背熟。节目中,我们按照纸条上预先做好的问答题来演戏。主持人问我一句,我回答一句。当然这些问题都是关于诗歌的问题。比如,问我什么时候开始写诗,为什么要把诗集名叫做《厕所》,为什么要在厕所里构思诗歌,是否在网络诗歌论坛发表诗歌,经常在哪些诗歌论坛里玩,我的哪首诗在网上最流行,为什么我写的诗都是关于女人的,我出版了哪些诗集等等。还问我为什么把我所写的诗叫做“上半身”诗群。我都一一作了答复。当然都是按照事先安排好的答案。当然这些“答案”都是事先经过设计好了的。要回答得机智风趣。比如我十七岁开始写诗,你就不能直接回答说我十七岁开始写诗。主持人设计的答案就是:我在开始怀春的时候开始写诗的。这样的回答就很酷,很符合大众的口味。这样一来可以提高节目的收视率,二来可以让观众觉得我是一个幽默风趣的人。在大众的印象里,我不但是一个诗人,而且还是一个风趣幽默的人。这就是现在流行的所谓的包装吧。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经过某些包装高手的设计与策划,就可以一夜之间成为大明星。这些都是靠的包装与炒作。我就这样被某些媒体包装与炒作,从一个写诗的畅销书作家一下子成为了一个有一定知名度的名人。我的粉丝也因此大增,由原来的几百个一下子增加到了好几千万,有破亿的趋势。当我走在大街上,不时有人认出我,说,那不是那个写《厕所》的诗人吗?哇,我好喜欢他的《厕所》啊!甚至有人当场就围拢来要我签名。有的拿出一个小笔记本,让我签名。有的没有笔记本的,还从钱夹里抽出几张粉红色的“毛爷爷”让我签名。我说,这是钱耶。她说,没关系,就在钱上面钱。我说,钱上面签了字这钱还能用吗?她说,您签了名的钱我将会好好收藏,哪里会用哎,保不准到几十年后,会增值的哦!还有那既没有带笔记本,也没有拿“毛爷爷”签名的,就直接把自己的衣服拉起来,让我在她的衣服上签名。那是一个夏天,本来穿得就少,有个小女生,穿着短袖T恤,毫不犹豫地拉起T恤,跑到我的面前,胸前的一对小白兔一跳一跳的,波浪起伏。我毫不犹豫地给她签了名。她说声谢谢,就跑了。我见她胸前的小白兔仍然是一跳一跳的,波浪起伏。
  这个找我签名的是一个少女,她悄悄地向我走来。在离我大约两米的距离,我就闻到了她身上的香味。凭我多年对女人香味的研究,我一闻就知道,她的这种香味不是任何香水的味道,而是发自她身体自身的一种体香。就如《书剑恩仇录》里香香公主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香一样,是一种特殊的体香。她身上的香味虽然远远没有金庸描述的香香公主的那种很夸张的香味,但也是一种清幽的味道。闻香识女人,我一闻就知道,来的这个人一定是一个少女,一定是个女学生。因为她身上的香味跟那些成熟女人身上的味道不一样。成熟女人就是不洒香水,散发出来的体香绝地没有这么清幽,没有这么纯正,里面一定会夹杂着那么一点腥臊之味、骚腥之气。
  她来的时候,我正在看书。我看的当然是黄书。我看的是明清艳情小说《欢喜冤家》。正当我沉浸在古人的“浓情快史”之中,同时也在幻想着自己的“浓情快事”的时候。他悄悄地来到了我的旁边。轻轻地她来了,挥一挥衣袖,不带来一丝云彩。她来到我身旁,坐在我对面。一声不响。我看书,我忘情。她坐。一动不动。也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我的淫书看完了。我也淫荡完了。合上书,打了一个哈欠。我才发现了她。她静静地坐在我的对面。心静得如一条河流。静静的顿河都没有她那么安静。她眼睛看着我,静静地看着我。
  “你来了?”我打完哈欠,伸了个懒腰。
  “你是李老师?”少女安静地问。
  “嗯……是……姓李……但不……”我说。
  “我知道您一定会说自己不是老师……”她仍然很安静。
  “我不是……”
  “但是我们都把您当作老师。”她安静得比静静的顿河都要安静地说。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我望着她说。
  “我上次跟朋友来这里玩过一次,远远就看见李老师在这里喝酒,由于太远了,没看清楚,我怕认错了人,后来我问别人,说那是不是大诗人李老师,别人说不知道。刚好厕所老板在那里,见我询问别人,就说,你没看错,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厕所"诗人,如假包换。”她说话慢条斯理、斯斯文文、安安静静。
  “我什么时候成了"厕所"诗人了?”
  “不是说您是"厕所"诗人,老板的意思是说您是写厕所诗集出名的大诗人。”她安安静静、很安静很安静地说。
  “厕所,诗人,厕所诗人……”我口中念叨着。
  “李大诗,李大诗人!”
  “……”
  “您是我的偶像!”她说这几个字的时候仍然很安静。”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9-28 17:37
好好看一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10-22 12:43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6803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