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2716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7-3-9 19:16

人海沉浮(四)四十年河东几十年河西 [原创]



zhvo2013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住在中山路老家的日子,从出生时1953年算起,到1992年,已将近四十年光景,从少儿到青年,又至中年。首先在学海无涯里启蒙、认识、升华、扬弃,因时代的原因,断断续续地读了小学、中学乃至大学,回想起来,也基本主要是修学(小学)、停学、逃学(中学)和自学(大学)三、四个阶段。长大成人以后,因家庭成分影响,只能就业民主东街街道工厂,几经蹉跎,从这个厂子跳到那个厂子,从长沙老四区甚至到株洲、湘潭、醴陵乃至杭州的各个工地,终于练就了一番四处飘泊的打工“游击战”的基本适应能力。又在这里结婚、生子,成家持业,也终于结束了长期漂浮不定的工作环境的时常变换,调进了弹簧厂安定下来。
1991年,家庭因父亲去世、母亲病臥,房屋凋破,兄弟们议决:按照父亲的遗言履行:将破旧的中山路老屋卖掉;照顾好母亲的晚年生活和小儿子我一家的住所问题。并据此在二哥的主持下,签订了家庭协议:让我一家三口配合卖房,自寻安顿的去处搬家,安家费用在卖房款中支出;以后父母的遗产便不再享有继承分配,两老的后事除应尽孝道和义务外,亦不承担费用。

几经磋商、寻觅,最终在妻小梁同事老张介绍下,在河西银盆岭厂后街之下,靠湘江河边一个老地名叫“新香市”的地段,找中了一处房屋,独门独户,靠山傍水,第一印象觉得比较适宜,跑了几趟,便以人民币1万4千元整达成购房合同,后来加上简单而费力、费时的房屋整修、过户和搬迁等,约合计花费17000元左右,完成这从繁华的河东到偏僻的河西的搬迁。这里面包括所花费的时间、人工、耗用,还无偿牵动了许多人力上的支援,如卫平、开伍、郑力等老友的出工出力,还有弹簧厂内和小梁的同事们的帮忙,几乎费尽人力、物力,才总算在1992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彻底搬家完毕。开始了自己带有转折性意义的独立持家生活。

在这几乎整整一个炎热的夏天,多亏厂里、车间对我非常客气,给了我比较充足的时间,将家才都一一安顿好了,包括第一件事托人出资接通了紧挨着的长纺厂工业用自来水,然后吊装三个房间天花板、平整地面、粉刷油漆内壁、门窗、修接电源、出空坪泥、疏通沟渠等等,这些“工程”,无一都不累得自己和帮忙的老友精疲力竭;又托求将读小学四年纪的晞儿,出“赞助费”转学到这里的银盆岭小学;再分批接待前来祝贺乔迁的老街邻、老同学、亲友同事,并特地购置了一台新彩电放在进门的客厅,下了班回此新居后,舒服地观看92年巴塞罗纳奥运会。
此地唯一不方便的是没有自来水,即使岀资了600元包工包料,接通的厂区自来水也不行,虽然满足了房屋维修期间的用水,后来就水流越来越小,有时干脆堵塞没水了。原来所接的是未充分沉淀、过滤的工业用水,水源是从湘江打上来的,泥沙杂质很多,靠一英吋和6分、4分的水管通水,隔一段时间就淤塞,开始到厂里边将水管,拆下敲敲,疏通了又通点水,用不了多久,又重复淤塞,加上水质也太差,有时就是那黄泥水浆,这样根本用不了啦。再找那收钱的水工班也再无用,自认倒霉吧。幸亏天无绝人之路,住宅附近早有一地下水的水槽,一年四季那冬暖夏凉的清水潺潺流出,只不过就是要重新勺、担此水生活了。担水,在老长沙城区生活,可是一老大难问题。解放前是靠买挑夫担来的河水饮用,解放后逐渐在街头巷尾开通、设置了一些自来水站点,市民们挑着大大小小的木桶到此,花几分钱接水后,担水回去使用;像在原来的中山路老巷子时,得去数里之遥的府后街、先锋厅等处担水过活,直到上世纪80年代末,老家巷内才装通了一两个水阀,供近百户人家的用水。少儿时为锻炼担水,肩膀红肿过,水也洒溅过;曾买了一台新颖的滚筒式洗衣机,但还得担水才能使用;洗浴更得控制,隔好久去公共澡堂“新泉池”等泡、淋浴一次,平时就洗洗脸和手、脚,换换衣、被。在这里刚接通水管后,感到气忿的是,马上就有人家自行续接水管进户,一不打招呼,二不出钱,无偿用水,真好比是庙里新来的和尚,就得吃点亏,徒呼无可奈何。
我们这个新香市自来水及一系列生计问题,一直到十四年后的2006年才彻底
解决。那年,地下水槽因年久失理,连年洪水侵蚀,已有所污染;加之此地地理环境过于偏狭,卫生一直较差,生活垃圾只能堆积或倾倒于湘江沿岸, 数十位人家、数百居民仅使用一个公用厕所,还是不能冲洗的,确实比较简陋;苍蝇、蚊虫也大量孳生,还有陡坡、江岸的流失,屡发险情,治安情况也曾发生过身份不明人对妇女的人身骚扰。由此,我愤而写了一封实名信,将这些情况如实反映到了市信访办。凑巧时任市委书记的梅克葆,查阅此信,马上着手亲自召开了协调办公会,通知我与另一邻居代表到了场,责成到会的市城建局、卫生局、财政局等负责人,立即制定了方案,专项拨款,逐项落实施工:接通清洁的自来水源,一户一表,家家到户;原址重建一现代化的冲击式公共厕所 ,方便市民;设置多处垃圾箱、桶,定时回收;治安则加强警员巡逻,防范隐患。这样,梅书记和有关部门,殷切地为我们新香市市民办了大实事,我也算为民也为已请了愿,做了件难得的好事。 直到十多年后的今天,我还对梅书记当年即席掷地有声的两句话,记忆犹新,他说道:“人民群众的事无小事!”又打断别人的发言说:“即使明年要拆迁,今年也要把自来水、公厕、垃圾桶等这些基本设施建起来,让市民最后生活得好一些,这是起码的底线”。多么朴实感人的赤诚之言。

住在这里以后,上班距离远了,得从河西乘车过桥转到河东,早晚往返地奔波。游泳健身近了,离湘江仅咫尺之遥,不过数十米距离,水面也比较平净;不过,每逢洪水季节,就得防汛抗灾了。 又值得幸运的是,我家这房址地势较高,居住了15年之久,也仅仅998年大洪水时,房屋进水一次,当然这是以后的事情了。那年国和家还发生了几件大事,容待回忆到那时再详述。我们刚搬来的没几天,还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故。门口过道上房梁上,有一个圆圆鼓鼓的硕大的黄蜂窝,无数的大黄蜂岀出进进,十分吓人。住在后面的紧邻肖家二胖儿子,自告奋勇,围着衣,搭着梯,上去将它去除掉,虽然冒险成功,可还是被蜂螫咬得够呛,面部等处肿痛了好几天。到现在还记得感谢他,当时去除了这个麻烦的心头之患。

后来发生的另一件事,却引发了我个人人生际遇的大转变。因从小一直喜爱舞文弄墨,电大时又学了中文专业,偶然的发现此地居民的文化水平普遍不高,写个简单的报告都感到困难,于是在路旁家门口,写了一个小招牌:“代写文书、书信”怎么的,其实也并没有接到什么业务,却被两个路过的不速之客看到了,他们是银盆岭街道办事处的李学华司法助理员夫妇,且登门自介了身份和来意,一口一声:要聘请我出山。于是,我呯然心动,闻声而动,从此在李学华这位命运引路人的引导下,走上了之后从事法律服务的执业道路。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1600 s, 10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