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3473个阅读者,2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7-3-28 21:30

对于兵圣孙武的十二解说   



鬼谷神圣 发表在 战史风云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25-1.html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关于【孙子兵法】十三篇和【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的形成时期,目前某些所谓的专家,认为不当形成于于春秋、而是战国,他们的理由是;一:阴阳说、二五行说、三军队的规模说、四二十八宿说,五是骑兵说,六是,王霸之说、七是,刑名、八是篇数之说、九是生卒故里之说,十,师从、成书年代之说,十一,奔吴避乱之说,周游之说、十二,字数之说,就这些不成问题的荒唐问题,做一些必要的解说,以证明“军事科学院、孙子兵法研究会、以及某些高校所谓孙子兵法研究中心”所谓专家,对于历史基本常识匮乏无知的活生生的鲜明写照。
一;关于阴阳说;阴阳学说起源于原始社会的部落联盟。认为阴阳两种相反对的气是天地万物泉源。阴阳相合,万物生长,在天形成风、云、雷、雨各种自然气象,在地形成河海、山川等大地形体,在方位则是东、西南、北四方,在气候则为春、夏、秋、冬四季。
任何事情都可以一分为二,这就是阴阳。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阴阳是古人对宇宙万物两种相反相成的性质的一种抽象,是宇宙的对立统一,也是思维法则的哲学范畴。中国贤哲拈出"阴阳"二字,来表示万物两两对应、相反相成的对立统一,即《老子》所谓"万物负阴而抱阳"、阴阳学说是我国古代择吉术中的重要理论。关于阴阳观念的产生,有人认为最早是在夏朝就已形成,因为《易经》八卦中阴爻和阳爻出现在夏朝的占书《连山》中。阴阳可以互相转化,同时二者又是相互依存的。就是说,阴与阳的每一个侧面都以另一个侧面作为自己存在的前提。没有阴,阳就不能存在;没有阳,阴也不能存在。正如没有乾,就没有坤,没有天,也就没有地一样。阴阳互相依存,互相为用。阴阳依存是一个动态的过程,这一动态过程伴随事物终身,决定事物发展的进程。《易传》所谓"一阴一阳之谓道"。《易经》便是讲"阴阳"变化的数理和哲理。宇宙虽然无边无际,但在地球这个视角其相互对立的两个方面就是天地,天地的空间就是通过东南中西北显示出来的。宇宙间的一切事物根据其属性可分为两类,阴类和阳类。“阳类”具有刚健,向上,生发,展示,外向,伸展,明朗,积极,好动等特性:“阴类”具有柔弱,向下,收敛,隐蔽,内向,收缩,储蓄,消极,安静等特征。任何一个具体的事物都具有阴阳的两重性。即阴中有阳,阳中有阴。任何庞大的事物都逃不出阴阳的范畴,任何微小的事物又具有阴阳的两方面,阴阳在一定的条件下是可以相互转化的,物极必反的现象就是阴阳转化的一种表现形式。
二;关于五行学说;五行即由“木、火、土、金、水”五种基本物质的运行和变化所构成,它强调整体概念。阴阳与五行两大学说的合流形成了中国传统思维的框架。而阴阳学说有事“五行”的基础,阴阳与五行属于形式与内容的关系。就是指无论阴的内部或阳的内部包括阴阳之间都具备着木火土金水五种物象表达的那种生克利害的基本关系。换句话来说,即阴阳的内容是通过木火土金水物象反映出来的,五行属于阴阳内容的存在形式。如宇宙虽然无边无际,但在地球这个视角其相互对立的两个方面就是天地,天地的空间就是通过东南中西北显示出来的。宇宙间的万事万物,根据其特征,可以系统的分成五大类“金”“木”“水”“火”“土”。这五类事物统称五行。金,木,水,火,土,并非指具体的五种单一的事物,而是对宇宙间万事万物的五种不同属性的抽象概括,应全面领会五行的真正内涵。五行之间存在着相生相克的关系,生克是矛盾的两个方面,也就是阴阳的两个方面。相生相克是事物的普遍规律,是事物内部不可分割的两个方面。生克是相对的,没有生,就无所谓克;没有克,也就无所谓生。有生无克,事物就会无休止的发展而走向极端,造成物极必反,由好变坏;有克无生,事物就会因被压制过分而丧元气走向衰败。在生克这个对立与统一的矛盾中,无论是生的过分还是克的过分都会因对立而打破相对平衡或统一,事物就会向一方倾斜发展。为了维护相对平衡,生与克要相互牵制。当不能相互牵制时,平衡被打破,这时事物就会出现了新的变化。许多学者认为中国古代自然观特别是阴阳五行学说妨碍科学的进步[1]。中国自然哲学家在解释现象时,往往求助这种自然哲学,例如:电被解释为,“阴阳相激为电”;地震被认为是“阳伏而不能出,阴迫而不能蒸”。于是经验主义和神秘主义的极端形式,贯穿整个古代中国科学理论体系。阴阳五行学说是中国古代传统哲学思想的结晶,它不但没随岁月的流逝和科学的突飞猛进淡出人们的视线,相反她不曾被人们完全理解的深奥哲理,随着认识的升华越来越彰显在我们面前,让我们意识到,它不但不是一些人不懂扣上的的认识论,而是现代思维哲学的大成。五行学说也是我国古代人民创造的一种哲学思想。它以日常生活的五种物质:金、木、水、火、土元素,作为构成宇宙万物及各种自然现象变化的基础。这五类物质各有不同属性,如木有生长发育之性;火有炎热、向上之性;土有和平、存实之性;金有肃杀、收敛之性;水有寒凉、滋润之性。五行说把自然界一切事物的性质别人纳人这五大类的范畴。
在中国人的传统思想中“阴阳”与“五行”是影响深远,根深蒂固的文化观念。如中国古代的哲学和科学从微观到宏观者概括为“阴”、“阳”两性,“阴阳”成为人们认识宇宙间一切事物的基本观点。金、木、水、火、土“五行”在古人看来是构成世界万物的五种基本物质,它充盈天地,无所不在。尽管人们对这些概念的起源议论纷纷,但我们从彝族的原始宇宙观中发现,古老的彝族原始先民有发达的“阴阳、五行”思想。十月太阳历的发现为我们寻找“阴阳、五行”的起源开辟了新的途径。由于古人的认识常常带有自然朴素的性质,各种理论的产生大都与各种具体事物相联系,因此“阴阳、五行”这些概念并不神秘,神秘的是与“阴阳、五行”的有关具体事物。在十月太阳历中,大小两个新年正好将一年分为两季,第一季从最冷到最热,第二季从最热到最冷,这正符合“阴”“阳”消长的思想。具体地说,十月太阳历用雌雄(阴阳)把五种元素(五行)各“一分为二”以分别表达一年10个“时段”(即一个月)及五个季节,代表了太阳一年在东、南、西、北、中的五个运动方位。所以,“阴阳、五行”思想的产生与十月太阳历有密切关系。这种宇宙观,反映了我们祖先洞察天地的认识事物的水平。" q$ k x& G8 I3 T8 D) V0 ^+ f
最早见于《尚书、甘誓》:有扈氏威侮五行,怠弃三正,天用剿绝其命。《甘誓》据说是夏朝遗文,文中的“五行”具体所指,没有说明,但“五行”和“三正”并用,可以推想它和上古历法及上古先民的尊天观念相联系。“五行”次见于《尚书?洪范》“初一曰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水曰润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从革,土爰稼穑。润下作威,炎上作苦,曲直作酸,从革作辛,稼穑手甘。《洪范》一文,据记载作于西周初年,乃周灭商后二年,商朝旧臣箕子向周武王所陈述的“天地之大法”的记录。箕子说,天赐给禹《洪范》九畴,也就是九种“天地之大法”“五行”是九畴中的第一大法。这说明五行观念早在大禹时就已经形成了。《史记、历书》云:“黄帝考定星历,以立五行。”以此推论,五行观念的产生更上溯到了黄帝时期,并且说明五行的产生和星历气象有关。五行说是在太极阴阳说的基础上形成的,这一理论事实上并不神秘,它不过是劳动人民在长期的生产生活中总结出来的用太极分合思维中的五分法揭示宇宙万物万事多样性的有机统一的规律。这就使它在阐释万物万事的整体性、丰富性、复杂性、结构性、有序性、动态性、系统性等方面具有了化繁为简的独特功用。五行之间的动态性体现在质变和量变两个方面,五行之间从性质上讲存在生克关系,使得每行的发展必然会由量变发生质变,但发生什么样的质变,还要辩证地看量变的具体情况。我国古人将此形象地总结为,五行生克制化各有所喜所害论。“军事科学院、孙子兵法研究会、以及某些高校所谓孙子兵法研究中心”所谓专家面对诸多科学事实依据,敢问蝼蚁岂能撼动诸多科学事实依据参天之大树也?一昧的将民国时期的篮文蔚、范文澜等人,对于学术问题上的自身局限,风味金科玉律,这不是无知是什么?应该清楚,即使在传世本【孙子兵法】十三篇中,就有关于“阴阳、五行”的论述,如:“计”天者,阴阳、寒暑、时制也。虚实篇;五行无常胜,四时无常位,日有短长,月有死生。在【孙武兵法】“奇正”篇也有论述,如;究天地之理,至则反,盈则败,〈阴阳〉是也。分之以奇数,制之以五行,斗之以〈方圆〉。分〈定〉则《有形矣,》五行相胜而方圆不同,不足以相胜也,故以异为奇。这都是明证。% G# v8 o+ r0 Y0 F; t
三,军队规模说;传世本【孙子兵法】“作战”凡用兵之法,驰车千驷,革车千乘,带甲十万,千里馈粮。则内外之费,宾客之用,胶漆之材,车甲之奉,日费千金,然后十万之师举矣。“用间”:凡兴师十万,出征千里,百姓之费,公家之奉,日费千金;内外骚动,怠于道路,不得操事者,七十万家。相守数年,以争一日之胜,而爱爵禄百金,不知敌之情者,不仁之至也,非人之将也,非主之佐也,非胜之主也。《周礼·夏官·序官》:“凡制军,万有二千五百人为军。王六军,大国三军,次国二军,小国一军。”个人觉得六军强调的是兵力,据上文说法周天子的兵力大约为12500×6=75000人,《书·康王之诰》“张皇六师,无坏我高祖寡命。【诗经】、【国语】也有“古者,天子六军的论述,西周时期,由于奴隶制经济的发展和国家机器的逐步加强,已经建立正规的常备军。常备军的最高编制单位是师,每师3000余人。开始有6个师,屯驻于都城镐京(今西安市西南斗门镇),用以保卫国都,抵御外族入侵。因为镐京又称宗周,所以这支部队亦称宗周六师。周公姬旦(武王姬发之弟)东征,平定武庚(殷纣王之子)及东夷叛乱之后,在商族原来统治的洛水地区,筑建军事要地作为东都,称洛邑(今河南洛阳市),亦称成周。将东征俘获的殷商贵族迁于此,集中进行管理,并新建8个师屯驻成周,以加强对殷族及东夷的控制。这支部队被称为殷八师。又因宗周在西,成周在东,因而也称宗周六师为西六师,殷八师为东八师。这14个师就是西周前期的中央直属常备军,一般由周王亲自统率指挥。周穆王姬满之后,周王朝与游牧民族狁(即犬戎。活动于今甘肃华池县和陕西安塞、志丹、吴旗县一带)之间的战争加剧,东八师经常西调至宗周地区与西六师一起集中使用,在成周重新组建了8个师,一般称为成周八师。这样,西周中期以后,中央直辖的常备军就增加为22个师,其中在宗周及今关中地区屯驻14个师,共约42000人。不过平时各师均不满员,仅留一定的贵族甲士在营,其他士兵在家生产,定期参加训练,一旦发生战争,立即按编制满员。(长治久安沣西人.丰镐遗子)& a- H1 C: Z% K
西周以车战为主,因此,常备军均以车兵为主体,把车兵与步兵合同编组,以便于指挥和管理。西六师和东八师编组情况是:7 ~' c3 H: A' E* j1 d7 Q
(1)30人制的乘。乘,是西周军队最基本的建制单位,也是计算军队实力的基本单位。每乘编制战车1辆,挽马4匹,辎重车1辆,官兵共30人。其中甲士10人(车上3人,车下7人),战斗徒兵15人,后勤徒役5人(管炊事2人,管饲养2人,管衣甲装具1人)。一般在车前驾御马匹的御手为一车之长。# r& c" I4 G! ]3 {5 k9 X
2)百乘制的师。军队的行政编制是5乘为1队,2队为1官,5官为1率,2率为1师。这样,1师正好是100乘。师的统帅为“师氏”。军队的战斗编组,根据作战的实际需要有不同的编成,如9乘1个单位,15乘1个单位或25乘1个单位不等。
西六师和东八师的装备一般有适于远距离作战的弓箭,有适于车战的戈、矛、戟和适于近身格斗的剑等。这些兵器,多为青铜制造。防护性兵器主要有甲(多为皮制)、胄(头盔,青铜制)、盾(多为皮制)等。攻城器械有登城云梯和攻城战车等。这个编制数据,仅是西周时期,到了东周,这个编制,特别是一些诸侯国的编额早已超越了这个数字,说春秋时各国军队无《孙子兵法》中讲的那样大的规模,而只能战国时才有,因此断言此书不会成书于春秋,亦值得商榷。蓝永蔚先生在《〈孙子兵法〉时代特征考辨》对此进行了考辨。综合此文及所见其他史料,可知:晋在公元前541年治兵于邾南,有简甲车4000乘,如将韩氏、羊舌氏等10家9县计算在内,实际车数有4900乘之多。公元前530年,楚灵王自称,仅陈、蔡、东、西不羹4个大县,“赋皆千乘”,总计已有4000乘的兵力。另外,《诗·鲁颂· 宫》中歌颂鲁僖公有公车千乘,朱英绿縢,二矛重弓。公徒三万,贝胄朱綅。烝徒增增,戎狄是膺,荆舒是惩,则莫我敢承”的话。公元前632年,城濮之战,晋车700乘以败楚师;《左传》襄公,初,陈侯会楚子伐郑,当陈隧者,井堙木刊。郑人怨之,六月,郑子展、子产率,车七百乘伐陈,宵突陈城,遂入之。这件事发生在公元前548年,公元前484年,吴、鲁联合伐齐,仅获齐军革车就有800乘,甲首3000。各国参战兵车就有如此之多,其国家总兵车数都应在千乘以上是没有问题的。按孙子所说的比例,这些国家的兵力均应在10万以上。又,《国语·越语上》载勾践誓词中有“今夫差衣水犀之甲者亿有三千”之语。“亿”有大小两解,大为万万,小为十万。此记载说明,当时吴国兵力也已在10万以上。概而言之《孙子兵法》中所反映的“驰车千驷,革车千乘,带甲十万”的军队规模,以车战为主的作战样式,有车兵、步兵而无骑兵迹象的兵种组成等,都应符合春秋末期的情况。不知“军事科学院、孙子兵法研究会、以及某些高校所谓孙子兵法研究中心”所谓专家面对诸多科学事实依据,这如何解释?成天闭门造车、削足适履,不思进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要尔等何用?再不改弦更张,势必会被不断前进中的社会巨轮所抛弃,为不断发展中的历史巨浪所淹没将在所难免!8 v4 w6 h# _' P1 y% y+ U
四,二十八宿说;东方七宿:角、亢、氐、房、心、尾、箕;北方七宿:斗、牛、女、虚、危、室(营室)、壁(东壁);西方七宿:奎、娄、胃、昴、毕、觜、参;南方七宿:井(东井)、鬼(舆鬼)、柳、星(七星)、张、翼、轸。《尚书 尧典》:“日短星昴,以正仲冬”,是指如果日落时看到昴宿出现在中天,就可以知道冬至到了。昴宿属于金牛座,由一团小星簇聚在一起的便是它了。这里的“昴”很显然指的是二十八宿之西方七宿其中的第四宿。《诗 小雅·、大东》:“有捄天毕,载施之行。维南有箕,不可以簸扬。维北有斗,不可以挹酒浆。维南有箕,载翕其舌。维北有斗,西柄之揭。传世本【孙子兵法】“火攻”篇也有有关二十八宿的论述,例如:日者,月在箕、壁、翼、轸也。凡此四宿者,风起之日也。这其中“箕“”为二十八宿之东方七宿第七宿,“壁”为二十八宿北方七宿第七宿,“翼、轸”为二十八宿南方七宿第六、第七宿。《诗经小雅·渐渐之石》称:“月离于毕,俾滂沱矣”。是指月亮经过毕宿时雨季来临。这里的“毕”不难看出,应该是属于二十八宿之西方七宿第五宿。这里的“箕”为二十八宿东方七宿第七宿。室和壁是相连的两宿,古有营室,东壁之称。营室原为四星,成四方形,有东壁,西壁各两星,正如宫室之象。《周官 梓人》“龟蛇四游,以象营室也。”其后东壁从营室中分出,成为了室,壁两宿。曾侯乙墓漆箱盖上称这两宿为西萦与东萦。这里的“壁、室”实际上是二十八宿北方七宿第六、第七宿。兵圣孙武在“阴纪”对于二十八宿有专篇论述,例如;昔者盘古开天国,称天皇。国以阴记,家以母贵。天民无赦,以天为日。行阴历,而记百音阴字。行阴文,而开化两千余年。阴历者,以太阴之盈虚而决,以地经二 十有八之宿位而定。故经太阴之东有七宿者,合称东方苍龙,曰角,曰亢(kang),曰氏,曰房,曰心,曰尾,曰箕日也。经太阴之西有七宿者,合称北方玄 武,曰朱,曰斗,曰女,曰虚,曰危,曰室,曰壁日也。经太阴之西,有七宿这,合称西方白虎。曰奎,曰娄,曰胃,曰昴(mao),曰毕,曰觜(zi),曰參 日也。经太阴之南有七宿者,合称南方朱雀,曰井,曰鬼,曰柳,曰星,曰张,曰翼(yi),曰轸(zhen)日也。故修阴阳两时之合,为一日。修七日,为一 乘。修四乘,为一阴。修一时有三阴,为一天年。修一十有二天年,为以纪年。二纪年一修正之。(图,第四卷第一图:兵理太阴天年图)此太阴、天年、玄母、天理,兵家之用,不可不知也。 L1 n% O( ~/ i" g" L) e" v7 w
五、关于骑兵之说;在我国重大考古中,关于“骑兵”在商代已经形成得到了我国重大考古的科学验证,在殷墟第十三次发掘中“在小屯村考古发掘发现有一人、一马、 一犬合葬于一坑中,死者随葬有“戈'、弓、矢及 御马之策,马的头部尚留存有原形。沈玉文先生认为,系在革上的玉,蚌饰,还有一件,形玉马御,可见,当时已有了比较原始的马具,胡厚宣先生也指出,从人马共同殉葬近于战骑或坐骑,由马的装饰和人的武器,这 匹马不象是用以驾车所用,很象是骑 在马上的是骑士 , 殷墟的这一发现是很有意义,这种骑马术很可能已被用在军事方面,它不但用实物明确地证明了商代已有了骑马之术,而且告诉我们, 只不过军骑兵这一兵种在当 时的战场上不是主要兵种,这也说明已经出现了武装力量的骑手,由于这种武装骑手的出现,由于数量很,对战争影响不大,只是配合车战、徒战即步兵作战的辅助部队,这时的骑兵主要用于紧急驰援,偷袭车阵,和山地作战,这时的骑兵没有形成战争的主力军而已,西周建立后,骑马之风似乎有了演进【易】“屯”【易】责、六四,责如播如,白马翰如。匪寇,大四婚婕,乘马班如,这是求婚姻周初记载骑马谈恋爱的卦辞中。记录《 诗经中也有这类骑马的记述《周颂、有客》就记载殷后徽子就是骑着白马来周拜见祖庙的,《小雅、白驹 》也讲周宣王时,因为不能用贤,贤者有乘白驹而去者,在其它有关的篇章。中也有一些关于骑马的记述传记载 , 这种骑马之风经过几百年的发展,到了秦穆公所处的公元前七世纪 ,骑马之术已经流行起来,《诗 陈风、株林 》, 其本事说汤是陈灵公及其 臣孔宁,仪行父常到陈国大夫夏御叔的采邑去与夏姬鬼混为了避人耳目,他 先乘车到株野,然后再骑马至株林,陈灵公是诸侯以一国之尊尚能如此熟练地骑马,可见,单骑之盛矣!秦人养马的历史非常悠久,在其杰出的祖先中很多表现出与马有密切的关系柏鹅是后世公认的赢秦人的第一个祖先他之所以被姓赢氏, 就是因为他帮助舜“调、驯 、鸟、兽 , 鸟兽多驯服。《诗经·大雅·绵》中的"走马"一辞,顾炎武释为"单骑之称",说明西周时期仍保持着殷代单骑的传统。春秋时,晋大夫赵旃曾以良马二,供他的叔父与兄弟做单骑,救了他俩。郑大夫子产听说诸大夫想杀公孙黑,忙从外地乘单骑而归。鲁大夫左师展也想乘单骑从齐回国。可见,春秋时也有单骑的习惯。骑术虽然在殷代已经出现,并经历周、春秋数百年,但却没有发展成为骑兵部队,这是有深刻社会根源的。首先,古代中国是一个农耕民族,殷周社会的组织形式是个集政治、经济和军事为一体的农村公社制度。农耕民族的保守性,农村公社的封闭性都没有为大规模的骑兵的出现提供必要的社会物质条件。其次,中国古代的战争还保存着"结日定地"的原始形式,在大平原上排好方阵进行决战,战争的胜负往往取决于一次性的冲击。在这种特定历史条件下的战争,骑兵的威力还不如车兵,"一车当十骑,十骑当一车"所以在车兵盛行的时代,骑兵派不上用场。其三,骑兵是一支灵活机动的力量,擅长散兵作战,可以"踵败军,绝粮道,击便寇"。 ~: y- @2 h1 @: @% g; q
传世本《六韬·犬韬·武骑士》的标准是:年纪在四十以下,身长在七尺五寸以上,体魄健壮,超过常人,擅长骑射,矫捷灵便,进退周旋,敢于“登丘陵、冒险阻、绝大泽、驰强敌、乱大众”凡被选中为骑士的,都享有很高的待遇。《六韬·犬韬·均兵》说,战国骑兵的编制是五骑一长,十骑一吏,百骑一率,二百骑一将。但在山地作战时,也有编为三十骑一屯,六十骑一辈的。这也与步兵的编制大体相同。战国时步兵编制基本上采取十进制,是“五人而伍,十人而什,百人而卒,千人而率,万人而将”在什、卒之间,经常还有“属”为五十人“卒”也称为“闾”据秦始皇兵马俑的骑兵方阵,则四骑一组,三组一列,九列一百八骑为一阵。可见骑兵的编制因地形或国别不同,也有差异。战国时列国的骑兵兵种作为步兵的辅翼力量,配合车、步兵深入长驱,绝敌粮道,追敌败兵,或袭击敌人之两翼,或掩袭敌之前后,成为了当时一支最活跃的军事力量。此例的研究,认为中国的骑射早在殷代已经产生了。 传世本【六韬】舊题周姜尚太公望著,目前一些学术界认为传世本【六韬】明显有奇兵的论述,自宋代以来,就不断有人对此提出质疑。从此书的内容,可大致断定《六韬》是战国末期某人托姜望之名而撰而毫无科学依据的定性为是成书于战国时期的托名之作,何人托名,所谓的某些伪官方学术界没有一个人能够回答得出来。今天山人我老人就来回答这个问题,传世本【六韬】虽不是西周时期姜太公所著,但仍不失为一部有价值的兵书。《六韬》的成书年代,据《汉书·艺文志》所载“惠襄之间(公元前676-前619年),或曰孔子间焉(公元前551-前479年)”班固的这一推测虽不是太科学准确,但是比之宋代之后的某些不负责任的学者要严谨的多,他们太过于迷信、《六韬》中《均兵》、《武骑士》都谈到了骑兵的使用问题,而据史籍所载,骑兵作为一个兵种大量出现于战场,是在赵武灵王(公元前325-前299年)胡服骑射的极为不科学的说法,1972年山东临沂银雀山汉墓出土的竹简《六韬》,其内容虽然不全,但已有《文韬》、《武韬》、《龙韬》等。(见《文物》1974年第二期罗福颐著《临沂汉简概述》)由此,我们基本可以断定《六韬》的成书年代,上限不早于周显王时,下限不晚于秦末汉初。不难看出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的综合基本素质之低,业务水平之差,连历史常识都不懂,竟敢大言不惭,大放厥词,简直不知道世间尚有廉耻二字。科学的说今天的传世本【六韬】是依据【六弢】六行六十篇、【金版六弢】六行六十六篇、【太公玉匮】六行六十六篇,旧提周氏尚父吕望著,据我鬼谷洞【鬼谷兵目】以及【龙首兵目】录【六弢】六行六十六篇基础上修订而成的,并注曰;此书实为太公七世孙周齐武公吕壽依据【周史】所著,因不能僭越辈次,故用相名,依名周师尚父吕望著,次三书虽非周初语,然言兵理,实为太公矣!我们应该清楚,齐武公吕壽为齐献公吕山之子,前850年—前825年在位,在位二十六年A279;。这一时期是与周历王姬胡公元前853年--------公元前841年、公元前841年--------公元前828年,周公和召公共同执政,所以称“共和”公元前828年-------周宣王姬静三年既A279;A279;公元前年825年这一特定社会大动荡,特定历史大变革的伟大时代,《六韬》一书虽非姜太公所著,书中一些一般军事规律,至今仍有其现实意义。尤其对于我们研究中国军事思想的发展更有重要的价值。再如【六韬】“犬韬·武骑士” A279;武王问太公曰:“选骑士奈何?太公曰:选骑士之法:取年四十以下,长七尺五寸以上,壮健捷疾,超绝伦等,能驰骑彀射,前后左右,周旋进退,越沟堑,登丘陵,冒险阻,绝大泽,驰强敌,乱大众者,名曰武骑之士,不可不厚也。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A279;武王问太公说:选拔骑士的方法是怎样的?太公答道:选拔骑士的标准是,选取年龄在四十岁以下,身高在七尺五寸以上;身强力壮,行动敏捷迅速超过常人;能骑马疾驰并在马上挽弓射箭,能在前后、左右各个方向应战自如,进退娴熟;能策马越过沟堑,攀登丘陵,冲过险阻,横渡大水,追逐强敌,打乱众多敌人的人。这种人称为武骑士,对他们不可不给予优厚的待遇。
在【孙武兵法】“九势”篇也有有关骑兵的明确记载,例如;夫天下兵家,依从九州天地而论之,西北形胜,东南形败,东北形攻,西南形守,西土形攻,而东土形守,北地形进,而南疆形保,中原形争,而为四战之地,是故北方多陆战,南方多水战,东方多徒战,故善战者,雍州以骑徒为主,兼用车战,并州以骑战为主,兼用徒战,荆州舟战徒战为主,兼用弓石之战,豫州以车战为主,兼用徒战,幽州以骑战为主,兼用车徒战,扬州以舟战徒战为主,兼用车战, 青州以车战为主、兼用徒战,冀州以骑战为主,兼用徒战,兖州以徒战为主,兼用舟车战。从这一段文字上来看, 骑兵{战}多表现于“雍州、并州、幽州”比较侧重于我国背部,原因是,地理环境的影响,南方多水,所以多舟战、途战,北部多山多用骑战,中部平原,所以多车战,可见,当时,骑兵尚未在我国各地普及,是有原因的。

    更多精彩军事资讯,请点击华声军事首页:http://js.voc.com.cn/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4-18 18:32
欢迎不吝赐教!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4-18 18:35
六、王霸之说;在传世本【孙子兵法】“九地”故兵之情,围则御,不得已则斗,过则从。是故不知诸侯之谋者,不能预交;不知山林、险阻、沮泽之形者,不能行军;不用乡导者,不能得地利。四五者,不知一,非霸王之兵也。夫霸王之兵,伐大国,则其众不得聚;威加于敌,则其交不得合。是故不争天下之交,不养天下之权,信己之私,威加于敌,故其城可拔,其国可隳。这一段文字,银雀山汉墓竹简{孙子兵法}“九地” 故兵之情,围则御,不得已则斗,过则从。是故不知诸侯之谋者,不能预交;不知山林、险阻、沮泽之形者,不能行军;不用乡导者,不能得地利。四五者,不知一,非王霸之兵也。彼王霸之兵,伐大国,则其众不得聚;威加于敌,则其交不得合。是故不争天下之交,不养天下之权,信己之私,威加于敌,故其城可拔,其国可隳。这一段文字本应属于【孙武兵法】“四五”篇之内容,例如;故善知四五者,制𡽗而量柤,敦三軍而合詘信。敵之人眾能使寡,積糧盈軍能使飢,安處不動能使勞,得靝之旹能使怠,得地之利能使離,弎軍咊同能使𠟢。故兵有四路五動。何以為四路?曰進路也,曰退路也,曰左路也,曰右路也。何以為五動?曰進動也,曰退動也,曰左動也,曰右動也,曰墨践而處,迂動也。故善知四五者,亖路必勶,五動必工。進而不可迎於前,退而不可絕於後,左右不可臽於柤,墨践迂處而荒加於敵之人。故善知四五者,使敵四路必窮,五動必憂,進則傅于前,退則絕於後,左右則臽於柤,墨践直處而軍不免於患。故善用兵者,能使敵卷甲趨遠,倍道而兼行,卷病而不得息,飢渴而不得食。故敵以此而薄戰,戰必不勝矣。我飽而侍亓飢也,安處而侍亓勞也,正靜而侍亓動也。故見進而不見退,道有白刃而不還歱,身居絕地而不還生。故知四五者,王霸之兵也,善者也。汉楚王韩信在该篇序次语,特别指出:孫子兵㳒》之《九地篇》有曰:四五者,一不知,不可也,非王霸之兵也。正相合也,故定名《四五》篇。用我之四路以必勶,發我之五路以必工,致敵之四路以必窮,𨊥敵之五動以必憂。此四路五動之恉要也,實王霸之兵也。相比较之下,如清清之流水,优劣长短自出矣。银雀山汉墓竹简与【孙武兵法】更贴近事实!银雀山汉墓竹简只不过是次序错乱的简本而已!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错误归入所谓【孙膑兵法】?“善者”的残缺文字,实际上就是{孙武兵法}“四五”篇的部分内容罢了。
七,刑名之说;传世本【孙子兵法】“势”孙子曰:凡治众如治寡,分数是也;斗众如斗寡,形名是也。兵圣孙武在“奇正”篇论述的更为具体,例如:故有形之徒,莫不可名。有名之徒,莫不可胜。故圣人以万物之胜胜万物,故其胜不屈。战者,以形相胜者也。形莫不可胜,而莫知其所以胜之形。形胜之 变,与天地相敝而不穷。形胜,以楚越之竹书而不足。形者,皆以其胜而胜者也。以一形之胜而胜万形,不可。所以制形一也,所以胜不可一也。故善战者,见敌之所长,则知其所短;见敌之所不足,则知其所有余。见胜如见日月。其错胜也,如以水胜火。形以应形,正也;无形而制形,奇也。奇正无穷分也。分之以奇数,制 之以五行,斗之以方圆。分定则有形矣,五行相胜而方圆不同,不足以相胜也,故以异为奇。是以静为动奇,佚为劳奇,饱为饥奇,治为乱奇,众为寡奇。发而为正,其未发者,奇也。奇发而不报,则胜矣。有余奇者,过胜者也。故一节痛,百节不用,同体也。前败而后不用,同形也。这句话的大意是,形势就是这样的。所有的形体,没有不失依据其自身特征而命名的,有的物体,没有完美无缺的。战争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所以圣人用万物的胜利胜过万物,所以他们战胜而不屈服。指挥战争的人,依据其战争特殊形体,掌握其规律,这就是相胜的原因,但没有人知道这是克敌制胜的方法。形势的变化,与天地相破而不穷。优越的地理位置,即便是以砍尽楚国、越国的竹子书写,也恐难以写尽。形状的,都因为他的胜利而胜利的原因。将一个形状的胜利而胜利万物,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外在的形体、行有它的特点,但是胜利却不能以一种固化的的思维模式取得。
所以善于指挥作战的人,看见敌人的长处,就知道自己的短处;看见敌人的不足,就知道它的优越性。见胜如见月。内容取胜的原因,就如为水能够胜火。形状以适应形势,正确的;以无形的形体而牵制有形的物体,奇正的变化真是无穷无尽。谁也难以清分;用奇数的,以控制五行,战斗的以决定方、圆。分定就有他自身的形体了,五行相克而方圆不同,是不足以相互克制的,所以以不同为奇。是以静为动奇,以安逸为劳奇,以饱为饥荒奇,以治是为乱奇,以众为寡奇。发而为正,之所以没有运行发展的,奇怪的现象的产生。总是出乎意料,也只有出敌意料,才能取得胜利了。有多奇妙的,超过的了。所以一节疼痛,所有关节就不便使用,同类型的。以前的失败,然后不可随意使用,以避免覆车之辙,这是因为相同形体、行为、结果所造成的的。成书齐武公吕寿【六韬】“将相分职,而各以官名举人,按名督实。选才考能,令实当其名,名当其实,则得举贤之道矣。可见、刑名之说,早在商周时期已经形成了。
八、篇数之说, 司马迁在【史记】首次为孙武立传,并提到汝之十三篇吾尽观之矣之记载,传世本【孙子兵法】十三篇,班固在【汉书,艺文志】“兵权谋”首推“吴孙子”八十二篇,也就是【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班固修撰【汉书,艺文志】所依据的是刘歆【七略】“兵书略”汉初, 鉴于此况,《史记·太史公自序》云:“秦拔去古文, 焚灭诗书, 故明堂石室金柜玉版图籍散乱。于是汉兴, 萧何次律令, 韩信申兵法”又:《汉书·艺文志》云:“汉兴改秦之败, 大收篇籍, 广开献书之路”“自春秋至战国, 出奇设伏、变诈之兵并作。汉兴、张良、韩信序次兵法, 凡百八十二家, 删取要用, 定著三十五家, ”孙氏兵法概莫能外。公元前195 年刘邦死后至公元前180年15年间“诸吕用事而盗取之”(《汉书·艺文志》) , 兵书损散极大, 故“武帝时, 军政杨仆捃摭遗逸, 纪奏兵录, 犹未能备”正因为连主事军事之杨仆亦“未能备”,故与其同时代人主事史事之司马迁所见关于孙武、孙膑之史料则更少缺, 其撰《孙子列传》仅述“吴宫教战”等史说, 既不记不引十三篇之内容, 亦无明孙武、孙膑之辈次, 仅统言为“孙武既死, 后百余岁有孙膑”公元前26 年“以书颇散亡, 使谒者陈农求遗书于天下。诏光禄大夫刘向校经传、诸子、诗赋, 步兵校尉任宏校兵书劉歆(刘向子) 于是总群书而奏其《七略】,故有刘歆《兵书略》”此距杨仆“捃摭遗逸, 纪奏兵录”约80 余年,汉成帝命任宏次兵书为四种。”《汉志》载“吴孙子、齐孙子”当始于此。陈农求遗书之功不可没。班固(公元32 年—92 年) 继其父班彪《史记后传》, 历二十年修成《汉书》。此距任宏约近百年。其《艺文志》明确记载:《吴孙子兵法》八十二篇。图九卷。《齐孙子》八十九篇。图四卷。”二孙其人其书分明, 然却独不言“十三篇”,可见其已括入《吴孙子兵法》八十二篇(今本82 篇正如此, 十三篇内容分散于散见于有关篇文中)"
关于传世本【孙子兵法】十三篇,为周吴锋将孙驰著,此书为孙武之子孙驰依据其父【孙武兵法】九卷八十二篇图九卷以及;【君臣篗兵】“盖庐其民”问对,分三部分,盖庐既阖闾,齐民即孙武,该书第一部分是吴王盖庐第一次接见孙武时之君臣问对,共十三个问题,书题吴王左史夫元录;该部分盖庐提出;何为计?何为谋、何为形?何为势?何为争、何为战、何为变、何为实虚?何为处军?何为地形?何为九地?何为火攻?何为用间?十三个问题,君臣问对的基础上缩立而成此书,正文十三曰,前加“立言、兵理 ”后加“殿语、九势”而成,本书根据黄帝时期銎子所著的【中平兵典、易神】九神之理,应用其父【孙武兵法】之名言名理,主讲计、谋、形、势、争、战、变、要、治、心、声、火击原,是一部去其法而立大则,神贯终始,正则要发,简明扼要的兵书; 其内容要比传世本【孙子兵法】丰富得多,次序井然,而今天的传世本【孙子兵法】十三篇则是陈平、张良 人为再一次删节次序错乱的本子,当然也有它自身的价值,关于篇次可以从银雀山汉墓竹简同时能够得以验证 ,孙驰,孙武之长子,吴楚柏举之战后入秦,不知所终。
关于【孙武兵法】八十二篇,【孙武兵法】又称‘兵法’‘吴孙子’、吴孙子兵法‘孙武兵法’为吴司马孙武所著,孙武,我国春秋末战国初期伟大的军事战略家,伟大的兵学大师,伟大的政治家,伟大的思想家 ,伟大的语言学家,我国军事战略思想的集大成者;据【龙首兵目】、【鬼谷兵目】记载;初为八十一篇,留有九元真人等十三家的批注韩信序次时将武与吴王问对及成书过程加入定为八十二篇图九卷、列次第八;此后刘向【别录】刘歆【七略】及班固【汉书、艺文志】皆录【吴孙子兵法】八十二篇图九卷该书主要论述兵道、兵天地、兵人事、兵度、兵量、兵夺、兵数、兵称、兵胜以及百战而胜、一战而胜和兵不战而屈人之兵的阐述。是一部兵理与实战相结合的具有开拓性精神的兵书,为何韩信序次、和班固【汉书、艺文志】只提及【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未提及【孙子兵法】十三篇,张公联甲先生指出,因【孙子兵法】十三篇全部内容散见于【孙武兵法】八十二篇之中,故韩信不序、班固未录,是有充分科学依据的。)八十二篇之说,【孙武兵法】原为八十一篇,汉楚王韩信在序次该书时,依据秦郿山所辑录整理的【君臣彟兵、之吴孙问对】有关孙武相关资料编入的,编订为八十二篇,韩信在第八十二篇“终语预示”篇序次语中,指出,虽称终语,实言兵理,彠示而示,多多益善矣。故定而入孙武兵法第八十二篇。
可见十三篇与八十二篇都是存在的客观事实,两者各有其自身价值,学术争鸣,应该允许争,只有争才能鸣,如果千篇一律,千面一孔,谈何双百方针?切忌盲目下结论,搞山头主意,拉帮结派,为了维护已有的错误结论,随意的全盘否决,或全盘肯定 吹捧一个,打压一个,这无疑是法西斯的流氓行径,学术研究,一定要一步一个脚印,脚踏实地,要以齐步走,一刀切为戒,对于历史任务的学术研究,万不可神话,无论是十三篇或八十二篇,既然它们是客观的存在,势必有其共性,亦各有其特性,两者对于学术均有重大而深远的影响,但是再伟大的人物或思想,均不可能或超越他们所处特定历史条件,不可能脱离自身所处的特定社会环境,因为他们的思想作品只能是特定历史条件,特定社会环境下孕育的产物。我呼吁学术界,学术研究,首先必须尊重科学依据,遵循科学规律,始终坚持只有科学社会实践才是检验一切真理的唯一标准,任何个人组织均不得逾越。我相信,流言止于智者,事实胜于一切雄辩,相比较之下,若清清之流水,优劣长短自出矣,从【孙子兵法】十三篇与孙武兵法】八十二篇,以及银雀山汉墓竹简部分内容相比较,其措辞,语法结构,文脉,行文特色均有惊人的相通之处,就这些问题,不妨作一下科学对比。更为重要的事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归属严重错误,前后次序严重颠置,谬误百出,而张藏本却能够将银雀山汉简的大量残缺填补的恰如其分、如暮鸟归巢、被整理小组严重颠置的次序理顺的科学得当、矫正其谬误。在诸多的科学事实依据面前,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虽穷尽数十年之心力面对着残缺严重、次序颠置的竹简束手无策、叹无可奈何!恨回天乏术、无能为力,这是不争铁的事实关于张藏本《孙武兵法》与银雀山竹简是否同一体系,首先值得注意的是;张藏本只要发现能够恰如其分的填补银雀山竹简的大量残缺、科学理顺被当年银雀山竹简整理小组严重颠置的次序,另外;两者无论是丛音韵、语法、行文、措辞、布局、结构来分析有均惊人的相似,这绝非巧合所能解释。
九,故里、生卒之说,司马迁在【史记】“孙子吴起列传”只是简单的说,孙子者,齐人也,具体在何地,至今,史学界广饶说、惠民说、博兴说、临淄说并存,可以说,众说纷纭、异说颇多,通观这些说法,自相矛盾,难圆其说,有些简直是牛头不对马尾,信口雌黄。
笔者依据活动于秦末期龙首山人{郿山}所辑录整理的【君臣彟兵】和活动于西汉末年、东汉初年的阴长生所考证的【孙武兵法考行语】“武子行”之记载,孙子武者,齐案城人,周灵王[姬泄心]二十五年【即公元前五四六年】生人,于周贞定王[姬介]六年[即公元前四六二年]病逝年,84岁。目前,学术界所认为的孙武(约公元前545年—约公元前470年)只是限于推测,所以不能作为科学依据。“案”【左传、成公二年】有明确记载,如;楚癸酉,师陈于鞌。今济南市长青区。长清区位于济南市西南部,东与历城区、市中区接壤,西与德州市齐河县隔黄河相望,南与平阴县相邻,北邻槐荫区。我们不要忘记,兵圣孙武,字长卿,恰恰为谐音,绝非恰合所能够解释,这恰恰是为了纪念我国伟大战略家兵圣孙武的最好纪念。
十,师从、成书年代之说:关于兵圣孙武师从何人,可以说,学术界鲜有人清楚,依据秦末期龙首山人{郿山}所辑录整理的【君臣彟兵】记载,孙武师从九元真人,真实姓名已不可考。成书年代,周敬王二十二年即公元前五二三年到周敬王三十一年即公元前五一六年,历时八年,九尽而功成,修成兵法八十有一篇;阵图九卷。关于【孙子兵法】十三篇的成书年代,孙武之子孙驰于己丑,周敬王八年、齐景公三十六年【即,公元前512年】修订成书。
十一,奔吴、周游之说,《史记·司马穰苴传》称:"大夫鲍氏、高、国之属害之,谮于景公。景公退穰苴,(穰)苴发疾而死。"穰苴之死,给孙武以极大的震动。他不愿再留在齐国,像穰苴一样,做卿大夫之间倾轧斗争的殉葬品。当时南方的吴国自寿梦称王以来,联晋伐楚,国势渐盛,很有新兴气象。孙武认定吴国是他理想的施展才能和实现抱负的地方。田、鲍、栾、高“四族之乱”首先应该殃及的是“田氏”田氏都没有跑,孙武有什么理由避乱奔吴,再说,田氏,当时实力最为强大,出自田氏的孙氏,自然也就没有理由惧怕鲍、栾、高,岂不是难圆其说,再说,公元前391年,田成子四世孙田和废齐康公,并于公元前386年放逐齐康公于海上,自立为国君。同年又被周安王册命为齐侯,国君为妫姓田氏,史称田齐,以当时强有力的特定条件,孙武有必要避乱奔吴吗?纯粹的无稽之谈,可见司马迁的著史有失严谨,依据活动于秦末期龙首山人{郿山}所辑录整理的【君臣彟兵】,孙武拜别九元子,游历列国,先后游历鲁、燕、晋、周、秦,与周敬王,秦哀公有过长谈,秦哀公重其才,赐予府邸,孙武为修订兵法,辞别秦哀公,续游历楚、吴,伍子胥先后七次举荐于吴王阖闾,得到重用,这里需要指出的是,孙武并非真正辅佐吴王阖闾,而是通过了解列国地形、物产,目的是为了齐国能够翦灭群雄,辅佐周室,也就是说,孙武的思想非常注重正统,反对军阀割据,即使到了今天,也是值得肯定和赞许的。
十二,字数之说,目前一些所谓的学者认为,【孙子兵法】的字数,不能超越了【论语】,敢问,这到底是何科学依据,再说【论语】只不过是孔丘的弟子整理的语录而已,并非孔丘的著作,即便是孔丘所著的【孔子】二十七篇,的字数,也远远超越了【论语】,关于【孔子】二十七篇,汉楚王韩信将其列入一百八十二家古兵书存录,是韩信原计划第三期序次的重要书目,学术界认为孔丘为儒家创始人,可鲜有人知晓,孔丘更是兵学世家,其数代先祖均著有兵书,孔丘也不列外,尽管【孔子】二十七篇,残缺十篇,仅保留了十七篇,但其学术价值,也不容低估,虽然他的著作,并非兵权谋,这或许是受其家学的缘故,他的著作更加倾向于【司马法】,但也有所发展。如果条件许可,贫道会考虑逐步公布其原文。恕贫道直言,远远早于论语的《诗经》39234字、《尚书》二万五千七百字、《周礼》四万五千八百六字,《左传》196845字、《国语》约92500字等,那一个不比【论语】11750字多,孙武所著兵书不过六万余字,敢问、何奇之有?敢问,这到底是谁的无知?是谁在自欺欺人
十三、兵圣孙武魂归何处说;孙武墓最早见诸典籍的是《越绝书·吴地传》、【皇览】记载:吴县巫门外大冢,吴王客齐孙武冢也,去县十里。这里的巫门便是如今的苏州平门,由此可以推算出了孙武墓的大概位置,却并没有发现真正的墓冢。这些只是说明孙武墓的大概位置,依据秦末期龙首山人{郿山}所辑录整理的【君臣彟兵】,西汉末年阴长生整理的【孙武兵法考行语、景林行】记载“之之景林地,悉悉阳中极。哀哉兮,哀哉!碑首路荆棘。篇篇名将书,卷卷阳中籍。惜哉兮,惜哉!歌尾道终吉”孙武墓位于景林,即江苏省、太湖之苏州、市吴中区西山镇,今称金庭。吴中区,原名恰为吴县,而西山镇,即今天的金庭镇,位与吴县东南方位约十里,这才是兵圣孙武真正的魂归之处。苏州市相城区元和街道的所谓孙武墓和孙武纪念园,纪念性的,到无可厚非,从严格意义上说,是今近人伪造的文物,是不值得提倡的。孙武纪念园自称收藏了世界版本最全的所谓孙子兵法,这说明什么,只能说明无知!愚蠢!
丁酉年仲春、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八日
鬼谷洞俗家弟子、西安古兵学研究会研究员、推广者戴文手启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7306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