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9646个阅读者,4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7-4-8 15:32

南山坡上采山榛[原创]散记17   



HLJSWCD 发表在 荷韵轻香|散文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5-1.html


  
  南山坡上采山榛 散记17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顺延

  昨天晚上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了整整一宿,令人不胜其烦。我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犯愁:“明天能够上山吗?”混沌中竟然睡着了。
  大清早,雨停了,东方露出了鱼肚白,金鸟始升,霎时间,整个大地金灿灿的。
  屯东头的老宋头扯着嗓子就喊了起来:“老少爷们,大姑娘小媳妇,起来吧,上山了!”
  被惊醒的山民们慌不叠的简单穿衣蹬裤,拿了几个干粮就扭头出了门。我的几个屯里老乡朋友小王和小刘邀我同行,他们每个人都背了一个麻袋,说是好用它来盛装山榛子。采榛子,对于我这么一个南方出生的外乡人来说,就像是大姑娘上轿子是头一回,很茫然,也很新奇,既感到激动又有些忐忑不安,没干过这个活,自己能行吗?的确有些不知所措。
  站在屯头眺望南山,远山如黛,但见层林尽染,苍翠欲滴。也许是昨天晚上下了一夜的豪雨,上山的道路有些泥泞不堪,好在我们都穿了系带的高帮胶球鞋,走路还算稳当,但不一会儿就走冒汗了。
  也许是下了一晚上的菲菲小雨,南山脚下湿气重、水分多,气温上升后,竟然弥漫起一片氤氲之气,像似是烟雾缭绕一般。南山坡是一个方圆好几平方公里的山势疏缓的朝阳山坡,并不陡峭,满山的野草夹杂着榛柴棵子和柞树,那姹紫嫣红的野花、野草争奇斗艳,花开正盛,尤其是黄黄的黄花菜和红艳艳刺玫果分外妖娆。
  老实说,来到北方有几年了,对于榛子并不陌生,经常上老乡家串门,主人总会热情地端出一簸箕香喷喷榛子来招待我们。在我们那个地方,老乡招待客人主要有三种东西,即榛子、白瓜子和毛嗑(葵花籽),而对于我来说,仅榛子而言,可谓情有独钟。它那个味道太特别了,可以说是别有风味,嗑过香榛之后,总有一种唇颊留香的感觉,使人欲罢不能。榛子对于东北人来说,也是一种非常美味的休闲零食,是东北人的最爱!可以说是地道的东北地方特产,它素有“坚果之王”之美誉,个头不大、果仁小、颗粒饱满、又香又脆,是地地道道的原味坚果。是人们干果盘中的常客,朋友告诉我,榛子含有多种人体必需的营养成分,人体所需的八种氨基酸样样俱全,老少皆宜,深受东北人的喜爱。
  南山坡上尽是些树型较矮的榛子树,说它是树似乎有些不对头,总感觉这是一片硕大的灌木丛。实际上它只是一种蒿草般高矮粗细的木本植物。正确地说,榛子属于落叶灌木,相对于其他树种,长得比较矮小瘦弱,多数就一人多高。一般一米以下的榛丛结的榛子最多,单个的、并蒂的、三四个长在一起的,可直接以手直接采摘,采收时可连同果苞一同采下,然后就直接投放到背后的麻袋中。同去的老乡朋友小刘、小王告诉我:咱们这个地方的榛子有两种,一种叫平榛子,另外一种叫毛榛子。平榛子比较多,但口味根本赶不上个头小的毛榛子好吃,也不如毛榛子值钱。两种榛子的形状和个头也明显有不同。平榛子的根部略向外鼓出,榛外部护皮光滑,果实呈扁圆形,果壳较厚,果仁甘醇芳香;而毛榛子的顶部是尖的,壳比普通榛子薄,味道香郁醇整。其产量低于平榛子,多生长在接近山顶的阴坡山岗上。毛榛子的青皮上有一层扎人的绒毛,一旦弄到身上会很痒。所以,采摘它时要多加小心,最好戴个手套。尽管如此,我还是学着小刘、小王的样子,七手八脚地采着榛子。
  南山坡上的榛子真不少,我们这一大群人,在密密麻麻的榛柴棵子丛里,个个都不停地忙活。每个人都是一只手拨开枝叶,一只手上下翻动,手疾眼快地采摘榛子。这榛子大都裹在一层厚厚的皮叶里,或对生连串,或单生独挂。单生的皮叶硬,叶背上长满针毛,有些扎手,好在都戴了副线手套护手,忙不叠地采着山榛。
  要说采山榛,也不是件易事,除了登山的跋涉之苦外,还要防虫防晒,因为这不是到山上去旅游、赏景;行装必须有讲究,服装得穿紧腿紧袖的,甚至要戴上蚊帽,以免招惹蚊虫和其他吸血虫子的叮咬,山里的大黄蚊子、瞎蒙、小咬可不是吃素的,还有那可怕的、令人望而生畏的草爬子。
  晌午时分,天上的耀日火辣辣的,真有些消受不起,哥几个也采累了,于是找了一个遮阴的柞树下休整一下,就着带来的干粮和水,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身旁是鼓鼓的装了榛子的麻袋。吃完饭也没有闲着,赶紧把袋里的榛子整理一下,把榛子上连带的枝条、杂叶全部清理掉,这不仅仅是为了减负,也是为了腾出地方,装更多的榛子。
  与我们一样,老乡们也是在忙着吃饭、整理和闲聊和休息,一上午的忙活,的确够劳累的。有趣的是,早上起得早的老乡竟然呼呼睡着了。
  下午的时候,老天依然是火力十足,晒得慌。可山里还是很热闹,上山来采摘山榛的人群还是络绎不绝,满山的吆喝声也不断,就像在过一个盛大的节日,充满了山情野趣。人们对大自然的慷慨馈赠赞声不绝,感谢老天爷给山民们带来的丰厚的赏赐。
  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起风了,微风猎猎,我们一行满载而归,此时,山民们的脸上个个都洋溢着笑容。小王告诉我,采回来的榛子一般要存放在场地上好几天,甚至要用麻袋覆盖在其上面,用老乡的话来说,就是“捂”,目的是让榛子与包在外面的青皮尽快脱壳。待它们自然脱壳后,再用清水漂一下,把不饱满的榛子去除,剩下的就是上好的榛子了。晒干后存放起来。当然此时是生吃也是很有风味的。但大多数的人都还是喜欢炒熟了吃,那样特别香脆好吃。
  榛子的采摘期很短,只有短短的几天,采早了不成熟,晚了就落到地下,就不容易找到了,成了山鼠和松鼠的最爱,它们会把山榛储存起来,当成越冬的粮食。
  试想着一帮好朋友欢聚在一起,端坐在火热的大炕上,围着炕桌,喝着茶水,磕着榛子,天南海北,胡吹海侃,其乐融融,是何等的惬意呀。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4-8 18:42
  文章充满了浓浓的乡土气息,文字细腻、清爽,娓娓叙来,使我们增长了有关榛子的知识,谢谢作者的科普。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4-8 21:21
我很喜欢吃这坚果,就是不知道在什么树上结的,不会是花生一样吧!引人入胜的文章,很是喜欢!淡如竹期待楼主老师常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4-9 13:26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2661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