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306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7-5-18 17:40

速存不谢:这些文史常识你错过多少   



zyesheng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当前,由于作者水平参差不齐、编辑把关不严等原因,图书中的历史类知识性差错比较常见。笔者将其分为几种,分类列举(括号内为正确内容):

  人名错误

  曹父(交)、苏俊(峻)、王士(世)贞、谢肇制(淛)、刘尧海(诲)、刘铤(綎)、朱海(梅)、何可刚(纲)、袁宗弟(第)、王来入(八)、杨畏智(知)、汪光麟(兆龄)、耿淳(焞)、陈邦传(傅)、金保(堡)、济尔哈郎(朗)、玄晔(烨)、葛(噶)尔丹、杜光学(辉)、金应壁(璧)、付(傅)以渐、荆(靳)辅、干(王)云锦、淮(准)泰、传(傅)尔丹、颇罗鼎(鼐)、阿睦尔撤(撒)纳、林凤翔(祥)、罗大刚(纲)、雷正官(绾)、雷以诚(諴)、谭延(廷)襄、骆秉璋(章)、刘秉章(璋)、张佩伦(纶)、陈宝深(琛)、周佳(家)楣、增琪(祺)、邵友廉(濂)、王文绍(韶)、沈葆祯(桢)、方柏(伯)谦、唐(康)广仁、张鸣歧(岐)、耿彪(飚)、吴概(溉)之、罗学赞(瓒)、董振棠(堂)、寻淮州(洲)、刘西畴(畴西)、陈瀚(翰)章、蔡廷楷(锴)、邓锡候(侯)、李明颢(灏)、程(陈)诚、何健(键)、周澜(斓)、周盘(磐)、龚(公)秉藩、王伯(柏)龄、李仙州(洲)、罗辛(幸)理、王凌(陵)基、蔡孝干(乾)、汤非(飞)凡、杨伯俊(峻)、大岛(鸟)圭介、大平正方(芳)。

  地名错误

  江苏海洲(州)、江苏雎(睢)宁县、江苏常州(长洲)县、江苏长州(洲)县、江西永兴(新)县、江西东(乐)平县、江西东(乐)安县、江西太(泰)和县、陕西盛(咸)宁县、直隶漆(滦)州、直隶南(东)光县、直隶清风(丰)县、直隶南官(宫)县、直隶榆林(临榆)县、山东济宁洲(州)、山东滨洲(州)、山东荷(菏)泽县、山西沂(忻)州、山西洚(绛)州、山西苛(岢)岚州、山西宁乡(乡宁)县、山西岗(岚)县、山西倚(猗)氏县、河南漳(彰)德府、河(湖)南祁阳县、湖南保(宝)庆府、湖南林(临)武县、湖南永新(兴)县、河(湖)北通山县、浙江游龙(龙游)县、湖北祟(崇)阳县、四川保守(宁)府、四川纂(綦)江县、四川逢(蓬)溪县、甘肃合(河)州、甘肃泰(秦)州、甘肃西河(和)县、福建(安徽)南陵县、福建福青(清)县、广东肇州(庆)府、广东邵(韶)州府、广东菠萝(博罗)县、山西湅(涑)川铜矿、湖北茅鹿(麓)山、长沙济(浏)阳门。

  书名错误

  《监(盐)铁论》《大义觉述(迷)录》《国朝中洲(州)文征》《戚小(少)保年谱》《木种(钟)集》《草(群)经平仪(议)》《鹿州(洲)全集》《墨子问(间)诂》《习苦齐(斋)古文》《长卢监(芦盐)法志》《玉谿山(生)集》《筠轩清闷(閟)录》《泥(妮)古录》、陆楣《西征(征西)纪略》、殷化行《征西(西征)纪略》。

  官职名错误

  参将(参政)袁崇焕、湖南(湖广)巡抚何鸣銮、屯垦都尉(都督)陈平、步兵(步军)统领隆科多、云贵川(云贵广西)总督鄂尔泰、湖北(湖广)总督周天爵、镇迪道道尹(道员)杨增新、云南督军(都督)蔡锷。

  史实错误

  一书中写道,“春秋时期被放逐的楚国诗人屈原”,误,应为战国时期。

  一书中写道,“梁代后期,邵陵的王伦被湘东的王绎追逼,逃往武昌时,其长吏韦质等迎接王伦在巴口扎营”。一句话中有多处错误,应是邵陵王萧纶被湘东王萧绎追逼,萧纶的长史韦质迎接了他。

  一书中写道,“金声桓、王体中对清廷十分不满。顺治五年正月,金声桓、王体中擒杀巡按董学成、布政使迟变龙、湖东道成大业”。误,王体中早已被金声桓杀害,此处应是王得仁。又,“在清军强大军事攻击之下,长沙失守,吴三桂从岳麓山溃退衡州”,误,吴三桂转进衡州,但长沙仍在吴军手中。

  一书中写道,曾静遣徒张熙至四川向岳钟琪投书,误,岳钟琪为川陕总督,驻西安,张熙去的是陕西西安。

  一书中写道“定远铁甲舰在威海卫被日雷艇炸沉”,误,日鱼雷艇只是击伤了定远,为避免资敌,丁汝昌、刘步蟾下令将其炸毁。

  一书中写道“(戴安澜)1929年参加北伐”,这显然不可能,1929年北伐早已结束。又,书中介绍彭德怀时,写其为湘军旅长,1928年7月来到平江;后担任八路军司令员。以上说法均误。彭德怀只当过湘军团长,1928年6月来到平江;后担任八路军副总司令。又,书中称锦州战役解放军活捉国民党“剿总”副总司令范汉杰,误,范汉杰是国民党东北“剿总”副总司令。

  多种图书中有“唐玄宗对宰相李希烈不满”“从前宰相李希烈唯李林甫之命是从”“肃宗欲严惩受安禄山、史思明任用的前宰相李希烈等数百人”“曾在安禄山叛军中任宰相的李希烈也从淮西(治今河南汝南)加入叛军队伍”等表述。以上表述均误,他们将陈希烈与李希烈混为一谈,前三个表述中的李希烈均应为陈希烈,而最后一个表述则应删去“曾在安禄山叛军中任宰相的”这个定语。

  多种图书中都说康熙帝提倡推广种牛痘来预防天花,这显然违背史实,牛痘术是18世纪末英国医生琴纳发明的。

  多种图书中在叙述乾隆年间一大文字狱——彭家屏案时,都不约而同地写了“豫西夏邑、商邱、虞城、永城”“作为豫西夏邑人的彭家屏”“与苏北毗邻的豫西各县”等语。但这些表述明显都搞错了方位,这四县在清代均属归德府,在豫东。

  多种图书分别将红八军团军团长、八路军一一五师参谋长写为周子昆,这显然是张冠李戴,担任过这两个职务的是周昆(湖南平江人),而非周子昆(广西桂林人)。

  图像错误

  有相当多的书内插图甚至封面的图像出现过错误。就笔者所见,有将荀子当成孟子的,有将曾国藩当成李鸿章的,有将梁启超当成康有为的,有将马歇尔当成史迪威的,有将傅雷与梁漱溟搞颠倒的。有将北洋水师的经远舰当成致远舰的。

  此外,年号的公元纪年及人物生卒年月也容易出错。

  上面列举的事例,出自已经出版的图书及编校中的书稿,有些还出自高校历史教材,可见问题之严重性。但是,就当前情况而言,书稿中的历史类知识性差错大量存在,而相当一部分编辑对这类差错是很难发现的。究其原因,或盲从轻信作者,或掉以轻心,或囿于学识。

  编辑如果只追求文从字顺,很容易放过知识性差错,这样一来,图书中存在大量知识性差错就不奇怪了。为了减少图书中的历史类知识性差错,编辑必须以“怀疑一切”的态度对待书稿,不能放过任何知识点。编辑首先要加强自身学习,努力扩充知识面,这样才能做到敏锐地发现书中的不妥之处;如果编辑暂时做不到这一点,那么必须勤于动手查证。

  查证所需的图书,可以利用本社所藏图书及公共图书馆的资源。《辞海》《中国历史大辞典》《中国历史地图集》等工具书是必备的,其他更细的专业工具书及专著不赘述。当然,为了节省编辑的时间成本,笔者建议首先利用互联网查找。当今是e考据时代,编辑要熟练掌握检索信息的能力。网上的检索工具以读秀的功能最强也最实用,将需要查找的知识点输入到知识搜索,即可查到该知识点。编辑还可通过新浪爱问、新浪微盘、百度网盘等下载一些专业书籍,下载电子书的搜索引擎中,呆木瓜、西林街是比较好用的。论文类绝大部分可以通过中国知网、维普、万方等网站下载进行查证;此外,也可利用豆丁网、道客巴巴网站查询论文。

  有些知识性差错隐藏得很深,已经不是简单地查找知识点的问题,还要全面核查引文,一旦接触到作者所引用的原始文字,错误就无所遁形了。笔者于此略举几例:


  一书稿,书中某处写了清代九起发生苏州的案件,初看无问题,笔者查找《刑案汇览三编》,发现作者理解错误,将有“苏抚咨、苏抚题”字样的案件全部当成发生在苏州的。又,另一处阐述清代的养老问题,用了一个丁贞女的事例,初看无问题,但笔者查证《池北偶谈》,发现丁贞女一文中有明显的时代标志“靖难功臣某裔也”,再根据其晚年所嫁之黄图安的生活年代,可确定其赡养母亲的事迹发生在明末,因此此事例不可用。

  一书稿,作者认为“康熙十三年正月,上命信郡王为大将军”是指多尼于康熙十三年拜大将军讨王辅臣之事,笔者首先排除了多尼,因为此时他早已去世;然后查《永宪录》,发现作者将人与事全搞错了——信郡王为鄂扎,讨伐对象不是王辅臣,而是察哈尔蒙古的布尔尼。

  核查引文是一项枯燥而繁重的工作,但编辑必须要做。关于引文的核查,手段也不外乎上面提到的那些。总之,编辑既要博览群书,又要勤于动手,还要有充分的职业自豪感,以及为书稿把好质量关的使命感、责任感,认真处理书稿,才能尽可能地减少书中的历史类知识性差错。

  来源: 岳麓书社 作者:胡宝亮




----------------------------------------------
世上没有比人心更高的山、世上没有比脚步更长的路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7927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