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906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7-5-19 07:30

97岁抗战女兵辞世:战火中救伤员 含泪掩埋战友   



zyesheng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6月7日凌晨1点过,97岁的刘治芳躺在床上。儿女们站在周围,试着叫了很多声:“妈!妈!”她都没有应声,医生轻轻摇了头。老人平静而安详地,走完了她的一生。随之被带走的,还有儿女记忆中,那位温柔、爱唱歌的母亲。

  回到1937年那个燥热的秋夜,刘治芳冲破学校的封锁,在民族存亡之际,毅然奔赴武汉加入战干团。那年,她在黄色的新兵登记册写下:刘治芳,女,18岁,河南省立开封女子师范学生。此后,她辗转武汉、云南等地参加抗战,曾在炮火中抢救伤员,也含泪掩埋过战友,最终见证了抗日战争的胜利……

  低调

  老兵身份,鲜有人知

  邻居的印象中,90多岁的刘治芳,身体一向健朗。

  前些年,她常独自下楼散步,但逢有人跟她打招呼,都会报以微笑。邻居常见她和家人出门,老人总喜欢咧着嘴,逗她尚不会走路的小重孙。

  小区里,鲜有人知刘治芳是一位抗战老兵。邻居眼中,她就是一个开朗的长寿老人,爱笑,乐于参加社区活动。

  她和丈夫一共育有8个孩子,如今都已成家立业,生活在北京、香港、成都等地。孩子们眼中,母亲一向都特别温柔,喜爱唱歌、看书。无论是耳熟能详的抗战歌曲,还是节奏欢快的童谣儿歌,在她口中都十分婉转动听。但对她的抗战故事,却是知之甚少。

  90岁时,刘治芳虽已皮肤褶皱,身体大不如从前。但她还是喜欢抱着重孙唱歌,也开始提起当年的抗战故事,女婿则用卡带将她的回顾的声音记录了下来。

  1937年秋,18岁的刘治芳就读于河南省立开封女子师范。向来知书达理的她却在一天夜里作出了“叛逆”的举动:同班里的同学,冲破学校的封锁,投身抗战前线。

  抗战

  入战干团,赴滇作战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上的枪响,打破了中华大地的宁静。没多久,山东等地相继沦陷,战火逐渐蔓延到河南。

  18岁的刘治芳同女师的同学们商议:“我们虽是女儿身,但抗战人人有责。”随后,冲破学校封锁,从河南抵达武汉,寻机参加抗战。

  南京沦陷后,武汉成为全国抗战中心。1938年1月,国民政府在此成立战时工作干部训练团,简称战干团,培养抗战优秀人才。刘治芳加入了战干团一团直属女子大队。

  战干团的生活很是艰苦。据刘治芳回忆:一个班10多个人,睡一张铺在地上的大通铺,每天几乎就一盆水煮菜。6个月的训练里,进行军事操练、野外演习、实弹射击同时,还得学“政治学概论”、“新闻学”等。

  1938年6月,武汉会战爆发。刘治芳成为战地护士,首次上前线抢救伤员。血与火,死亡与战争,在那一刻烙进她的心底。

  之后,她被分配到第95后方医院,曾在湖南等地战斗。1943年,她随军抵达云南曲靖。向当时的远征军司令陈诚申请,加入远征军赴滇西缅北参加战斗。

  相守

  抗战夫妻,定居成都

  入军申请,被陈诚当即否决。被当初战干团的领导否决,刘治芳很是憋屈。陈诚则解释,远征路异常艰辛,女性前往多有不便。但做好了后方工作,同样是在为抗战尽力。

  后来,医院整合为96陆军医院,刘治芳则升任中校。1944年,她已投身抗战7年。25岁的她,再次收到家信,催促解决终身大事。

  领导安排的多次相亲,但都被她一一婉拒。直到遇见一位叫赵步云的青年,才打开了她的芳心。赵步云,同样家住河南,此前担任过飞行员,因飞机失事受伤,转到空军5路军司令部第一总台担任哨长。两人一见如故,互相交流抗战志向。

  后来,在抗战即将胜利时,两人便在部队成婚。

  1945年8月15日,日本无条件投降。见证抗战胜利后,两人也迎来第一个孩子。不久,赵步云转业来到都江堰空军幼年学校总队,后来定居成都。曾教导过的学生,后来遍布全球各地。2000年,这批学生回成都看望他们,并站成几排向他们敬下军礼。

  2006年5月左右,丈夫赵步云辞世,埋葬在温江一处陵园。

  遗嘱

  不设灵堂,不扰亲友

  几年前,刘治芳不小心摔了一跤,身体便开始大不如前。

  2016年5月17日,在成都青羊区清江西路一小区里,记者有幸专访了老人。

  “报纸出来前,母亲生病住院。”老人的女儿赵瑛说,当时老人意识还清醒,但眼睛看不清,她便拿起报纸读给母亲听,“母亲笑得很温柔,说她想起了以前,很谢谢华西都市报。”

  几天后,老人身体依旧不见好转,而且意识出现模糊。6月7日凌晨1点过,经医院全力抢救,但仍无力回天。8位儿女,以及孙字辈都赶到医院,与老人作了最后的告别。

  “父母生前便嘱托过我们,他们百年后有三不原则。”赵瑛说,一是不设灵堂,儿女们因此只在她的房间,摆放好遗照作了简单送别式;二是,不扰亲友,刘治芳生前曾说走了就是走了,不要打扰亲戚朋友,以免影响他们的工作、生活;三是,夫妻合葬,目前她的骨灰暂寄陵园。待来年春暖花开之时,同丈夫的骨灰放在一起。

  遗憾

  老兵不死,只见凋零

  “抗战胜利已70多年,当年的见证者们已寥寥无几。”四川巴蜀抗战史研究院秘书长张光秀说,目前川内的健在抗战老兵已不到700人,而成都仅有100多人。当年那段可歌可泣的川人抗战历史,不是一篇文章,或者一本书就能讲明白的。真正了解那段历史的,还是健在的老兵们。

  她说,刘治芳老兵一生经历传奇,为国家为民族效力,她的离去是中国抗战史的损失,“随着时间流逝,老兵凋零的速度在加快,希望更多的青年了解抗战史,传承抗战精神,关爱健在抗战老兵。”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杨力




----------------------------------------------
世上没有比人心更高的山、世上没有比脚步更长的路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1851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