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认证用户
许可,90后知名时评写手,女性情感写手,

发表时间:2017-5-19 09:59

麻将人均千元不算赌博?胡适笔下的不长进民族[原创][讨论]   



墨黑纸白 发表在 辣眼时评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6-1.html


麻将人均千元不算赌博?胡适笔下的不长进民族
撰文丨墨黑纸白

惊闻某地打麻将人均千元以下不算赌博,算娱乐,我不由得想起,纸白君所住的地方,挨着一所小学,而小学旁就是一条,每到下午就会被市民摆出来长长的“麻将街”。纸白君一直在思虑,当孩子放学的时候,路过人声鼎沸的麻将声色中时,会产生怎样的一种看法呢?当然,我们中国人向来不太在乎孩子们的看法。

变的只是时代,而安逸惯了的国人是不易变的

如今的时代是真的变了,资讯高度发达,但有一点仍然不变的是,中国人的安逸,很多人似乎并不打算跟上这个时代,不会试着在被管控的资讯之下,寻找一些可以安放自己精神家园的方式,以免自己的光阴和人生在挥霍中被挥霍着。以至于,连一些年轻的女孩子们,面对不会打麻将的男孩子,都会不屑地说:“连麻将都不会,还算男人吗?”

这样的不屑句式,应当算作我们这个时代里,普通公民堕落的标志性语句,一些女孩子们,除了认为我们改变不了社会之外,更多的是想,如何用精神鸦片的方式让自己“优雅”一些,如果不会这种精神鸦片,那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当然,在男孩子的心中,认为麻将是增进“友谊”的一种方式,朋友结婚,必然麻将,麻将在这个场合也会升级为一种赌博的工具,你来我往之间,千元、万元来回穿梭,似乎这钱和纸真的没有太大的区别。

纸白君也经常会被邀请去玩,纸白君说:“我不会。”朋友们都会特别惊讶的看着我说:“连麻将都不会?在外面怎么混呢?”纸白君着实不太明白,不会打麻将和能不能做好自己的工作,没有太大的关系吧?

打麻将,一种精神层面低下的朝圣方式

但在他们的眼中并非如此,每逢春节,农村里的麻将桌是一个象征性的地方,或者用一种不恰当的说法,是一个朝圣的地方。你在外赚没赚到钱,麻将桌可以证明,你回家是不是衣锦还乡,麻将桌可以证明,如果你回到家里,连朝圣麻将都不敢来几局,那简直就没有办法在朋友面前立足,于是,纸白君听闻,有人一夜连本带借款输了十来万,这个年是过不好了,但能说比杨白劳还惨?论中国人有没有赚钱的能力?搁不住糟蹋的能力。

听闻朋友谈起麻将桌上的事,他说:“打麻将,赚的钱来的并不慢,但你赚钱的时候,从来不会想到为家里添个什么物件,或者为自己的人生做一些准备,因为你的钱从麻将桌上来,必须回到麻将桌上去,你明明知道是在赌,但你却无法自拔,并且打算一直如此下去。”

在朋友的这席话中,纸白君还是对自己认为,染指于赌博的人是因为精神层面低下的观点产生了怀疑,从我这个朋友的看法,不难看出,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是他却无法自拔,精神层面还是有一定认知的,那么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在一次酒话中,纸白君得到了这个朋友真实的观点,他并不是一个虔诚的赌徒,他只是想从忙碌后的寂寥生活中,跟上朋友们的脚步,哪怕为此输点钱也是无所谓的。

这就是我们的大环境,现在相对以前好的是,酒桌越来越少了,但依然无法改变牌桌的风靡,从市里大街上的麻将桌,到农村小院里的麻将桌,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并没太大的城乡不同,因为我们的精神享受,还停留在老祖宗们留下来的糟粕之上。

当麻将成为一种不得已而为之,并以此借口化

我还听一个朋友谈起麻将,他说:“其实我并不会打麻将,但就算会也要装作不会打麻将。”我颇有兴趣的等他的后话,他接着说:“因为,但凡我去麻将桌,就是为送钱而去的,他们嗨的欢了,我的日子才能好过一点,我也不想去这种场合,但是有什么办法呢?”

如果说,前面几段只是说普通公民们的麻将精神,后面这个朋友谈到的就是官商场合上的麻将精神了,纸白君认为应当属于雅贿的范畴。当然,我这个朋友做的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你但凡想在中国经商,你从起步的阶段就必须要接受更高级的雅贿,神秘的有关部门都会一一拜访你,麻将桌上的只是后期维系的一种方式,逢年过年这些就更是稀疏平常了。

当然,还有一些为麻将伤身的人,远的像老舍,听闻年轻时候打麻将,身体被打垮,甚至还因病剃光头,近的时候,听闻有人打麻将,颈椎疼得要命,去看了医生,现在貌似已经远离麻将桌了,甚至连手机都不怎么玩了,在纸白君看来,我们玩所谓的“国粹”,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大。

为了麻将荒废事业的也很多,这里就不具体做说明了,总之希望迷恋这种低级精神享受的人,还是应该找到更更多方式的,可以安顿自己闲暇,以及不耽误自己正业的业余爱好。80后中有一个人,靠他的业余爱好而非所学专业,现在身价应该已经上亿了,不能指望所有人靠自己的业余爱好赚钱,但至少不应该耽误自己的时间,毁坏自己的身体,甚至贻误自己的家庭,这是一种仇者快,亲者恨的事,何苦来哉?

胡适先生说:“麻将只是我们这种好闲爱荡,不爱惜光阴的“精神文明”的中华民族的专利品。只有咱们这种不长进的民族以“闲”为幸福,以“消闲”为急务,男人以打麻将为消闲,女人以打麻将为家常,老太婆以打麻将为下半生的大事业!”

看了胡适先生的《麻将》一文,纸白君才会深刻的认知到,胡适先生曾经被“公敌”化是应该的,因为不仅仅对上层的批判,对下层的批判依然如此入骨并且毫不留情,而这些批判却并不能改变我们的社会认知,以及对精神的追求,只能让他一度成为我们的公敌。

让中国人都学会追求自己的精神家园,建立自己的精神领域,真的好吗?我想在胡适先生看来,这是一个对民族极为有价值的改变,但在某些人看来,这简直就是洪水猛兽,所以当赌博变为一种娱乐,形成官方文字,也算一种变相的鼓励了,麻将吧,麻将吧,麻将吧,终究比思考,比寻找更好的自己有价值得多。

纸白君还听闻,但凡去澳门赌博的,阶层不可谓不高,最后的都灰头土脸而归。而因赌博而倾家荡产的,戏子里也是比比皆是,钱来的快,去的也快,阔过和持续发展的阔,毕竟都不在我们现在的思考范畴,我们还要做世界的大善国,必然也要做赌桌上的大善人,并一直以此为乐下去。

结语:切莫以此为荣,要长期以此为耻

纸白君看到,一些说胡适也打麻将的文,认为胡适没资格批判麻将,这样的文似乎是以胡适也打麻将为依据,认为打麻将一件值得沾沾自喜的事,但他们哪里会知道,胡适若没有经历过那段麻将堕落人生,他又怎么会写出深刻的麻将反思文?纸白君虽然没打过麻将,但看过因麻将而产生的诸多人生悲剧也是不少的。

昨天还有一则关于女生玩俄罗斯的自残游戏,需要给裸照才能玩的新闻,这不可谓不悲哀,外国人是用生命在玩生活,而我们是在用生命玩自己……高下立判,大约如此。

最后,用胡适先生《麻将》一文中的一段话做结尾吧。

从前的革新家说中国有三害:鸦片,八股,小脚。鸦片虽然没禁绝,总算是犯法的了。虽然还有做“洋八股”与更时髦的“P八股”的,但八股的四书文是过去的了。小脚也差不多没有了。只有这第四害,麻将,还是日兴月盛,没有一点衰歇的样子,没有人说它是可以亡国的大害。新近麻将先生居然大摇大摆地跑到西洋去招摇一次,几乎做了鸦片与杨梅疮的还敬礼物。但如今它仍旧缩回来了,仍旧回来做东方精神文明的国家的国粹、国戏!

2017—5—19落笔于墨辩閣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微信私人号:moheizhibai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0946 s, 10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