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7-7-14 06:57

1966年贺龙元帅做寿 除了家中亲戚只请了哪位上将   



库屠左夫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核心提示:有一次在1966年。他年纪已经大了,60多,将近70岁了。家里就把家里的亲戚请来了,在家里大家就要照一个相,里面有王震同志,剩下的就是家里面的亲戚们。当时,大家留个影,就算是过生日了。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贺龙 资料图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佚名,原题:贺龙女儿贺晓明谈纪念贺龙元帅诞辰120周年,节选

  主持人:您觉得父亲这样勤俭节约的精神,对于您,包括一直到现在,这个生活带来的影响是怎样的?

  贺晓明:太大了。所以我跟一些经商的朋友就说,从降低成本来讲,你们也应该注意节约。我说,勤俭节约是美德,没有看到哪个巨富是不注意节约的。

  主持人:往往是这样,越是有实力的人,往往在细节上是很注意这些勤俭节约的小事。这样优良品质,一定要传下来。刚才您也说了,对于父亲所说的话是坚决执行,父亲在心里究竟是什么印象?是很害怕的执行,还是很崇拜的?

  贺晓明:挺复杂。因为我们是父女关系,不是上下级。他很威严,但是很亲近。他对孩子非常爱。有一些当年在他身边工作过的人,看见父亲和我们这些子女很亲密,就特别感慨。他们跟我们说,你们小时候,老总回到家,你们就在他身上盘下来盘下去,非常亲昵。

  主持人:生活当中一个父亲的形象。

  贺晓明:就是这个样子。他很风趣,爱开玩笑。

  主持人:他都怎样和家人交流感情?

  贺晓明:我父母两人感情非常好,很幸福。生活动中他们俩人还有一些有趣的小“争执”。记得又一次,我父母互相都说对方煮棒子面粥不好喝。后来我们小孩肯定是起哄,说那你们就比比吧。他们俩就各自煮那么一小锅,当然是妈妈煮的东西我们都去捧场,爸爸那锅就有点被冷淡。我妈老调侃,说你们也喝点爸爸做的吧。那个家庭很好,非常和谐。还有我妈妈特含蓄,因为我爸爸忙工作,忙得太厉害了,八月十五忘了回家,我们在西南,我爸爸在北京。他们那个书信很少,长途电话很多,打个电话问声好,也就过了。我爸爸不知道什么原因,又没有书信,又没有电话,人家八月十五这天家人在一起吃饭总是有个团圆的意思。我妈妈想爸爸了,后来怎么办呢?妈妈对我们说,今天把辫子梳一梳,衣服整一整,带你们到照相馆,就照了一个特别好的照片,这个里面就我们三个和妈妈,是四个人,我妈妈就把这信寄给爸爸了。下一次通话的时候她就说了,看见照片了吗?看见了。觉得照得怎么样?很好啊,你们每个人都照得好啊。你再看看,那是什么日子?我爸爸这时候才明白,八月十五。这个家就是这个样子,非常好。

  主持人:我们一直想象贺龙元帅公务在身非常的忙,聚少离多是一定的。但是每次一聚会,就像您说的,这样一个家里面暖融融的画面,您能把那些细节描述出来,这是父亲、母亲在做好自己该做的社会责任之余,他们在努力营造这个小家。所以,我们常说,父母之间关系的和谐,对于孩子的影响也是很大的。

  贺晓明:这个相当大。我们现在经常遇到有一些需要帮助的孩子们,独自在家的孩子们,做来做去,吃的有,用的有,上学也有,周围很多人去关心。我后来发觉一个问题,不管怎么照顾他们,父母是谁都替代不了的。一个正常的家庭环境,对于他们的成长相当重要。

  主持人:贺龙元帅在这么忙的时候,您母亲这个对家庭就更加重要是非常重。她挺起了家庭的支柱作用,然后在经营着这个小家,给孩子们留下的印象特别美好。


贺晓明:当年,在我们家里,除了妈妈生的孩子以外,还有其他一些同志的孩子在我们家,就和自己家里人一样,这是战争年代下来的这么一种传统。比如当时我们那儿临时供给部长,后来到了北京以后,他得了重病。我爸爸问他,还有什么事情要托付给我们。他说没有了,什么都交代完了。他说就是我家那个小红,他的孩子的名字,我爸爸说,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了,下午我就让薛明去接小红到我们家,你放心。我妈妈随后就完成了这个事情,和父亲两个人配合特别好。就这么着,小红就在我们家,就跟我们兄弟姐妹一样,为什么我们特别亲呢?就是那个年代里,他不是同姓的,但是,比同姓的人估计更重一点,更亲一点。

主持人:刚才贺老师在跟我们讲家里面这些小故事的时候,我就忽然又回到了现在,从一见到贺老师我发现您眼中透出的暖意,这种平和,真的是和现在社会当中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刚才您也提到了,在全托幼儿园,其实回家和父母接触的时间也是很短的。但是受到这个家庭氛围的渲染,又如此深刻,一直乃至影响到日后的生活。现如今,随着社会节奏的变快,也有很多的留守儿童,但他们往往是出现问题的那一类群体。这中间会有什么样的差别呢?

贺晓明:会有。我们现在老在担心我们的下一代,我们老在说几零后,我经常和年轻人打岔,我是“40后”的。我们的教育问题到底出在哪,是孩子身上吗?不对的。是出在社会教育,出在家长身上。家长不愿意家里团圆吗?因为有生计问题,他们必须要出来。所以我觉得,这一系列农村问题,还有城乡的问题,逐步在改善。一定要合家团圆,我就是这么一个观点。谁也替代不了父母。再做什么也替代不了父母。大家来帮助他们。帮助他们能够就近解决生计问题,父母就回到孩子身边了。或者说父母在城里,你们有能力把孩子接到城里去,这样不管在哪团圆,这个家是不能分割的。

主持人:刚才给我们讲了父亲、母亲很多的小故事,我们还了解到一个小细节,贺龙元帅曾经送给妻子薛明一把手枪作为定情信物,这个信物真的很特别,是在什么样的环境和情况下送的呢?

贺晓明:结婚以前,两个人在延河边散步,因为军人最喜欢的东西没有别的,就只有是枪。我妈妈是天津北平地下党的,她的文化程度高一点,又是个女性,当然就是浪漫一点了。两个人散步时走着走着,我爸爸说这个好,给你。回来妈妈回忆,当时她接受这支枪凉冰冰的,但挺喜欢的这份礼物,很精致,所以一直保存着。战争年代出来的军人,就有很多战争的痕迹。比如说我爸爸的枕头底下,一块手绢,一个电筒,一支手枪,多年了都是这样子。解放了以后,进了城了,慢慢地不需要了,这支枪就给他的警卫人员拿走了。就剩了一个电筒。当年爸爸送妈妈一支手枪还有一个意思,就是防身。战争年月,因为爸爸经常不在身边,留有一个武器在身边,心里踏实多了。防身,是一个军人的礼物,这是最高礼遇。

主持人:关键是有这份感情在这里。贺龙元帅离开我们已经有半个多世纪了,时光飞逝,我们现在再看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留给我们的这些优秀品质,对我们的生活会有哪些启示?

贺晓明:很多。我和他们有过很多的接触,在我记事以后,当时咱们的军队,还有政府的高层领导人,接触过很多,所以,留下的印象也很深刻。比如说,过生日这回事,原来党内没有说过生日这个说法。我爸爸两次生日,一次是在1964年,还有一次在1966年。他年纪已经大了,60多,将近70岁了。家里就把家里的亲戚请来了,在家里大家就要照一个相,里面有王震同志,剩下的就是家里面的亲戚们。当时,大家留个影,就算是过生日了。还有1966年,他是1965年年底在上海,上海会议以后,他就到四川,就到三线去了,到三线去了以后,那次时间长,他在成都过生日,也是他有三个亲的侄儿子,一些亲戚,请到他住的地方,大家也是吃顿便餐,照一张相,这就是过生日了。


我爸爸和妈妈对信仰的追求和理解,在今天这个日子里,我想回顾这个是一个最好的纪念。我妈妈那个嘴上老说,我们那个年代,我们那个年代。我说你是个什么样的年代?她说我们有理想,有志气,我们有魄力。我们是老老实实地做人,风风火火地做事。心里装的只有国家和人民,从来不张扬,这是我妈妈的描述,那个时代的特点就是这样。在延安的时候,有一天爸爸看《鲁迅全集》后有感而发。他在山下看见有一个牛,驼着炭上山,他就跟身边的有些人说,我们就应该做一头人民的老黄牛。老黄牛这一辈子,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这个牛怎么忠诚呢?春天春耕,它要帮助它的主人去耕地,夏天它也要去犁地,秋天要收获。晚上它有空还要推磨。主人只给它吃一点青草。这个老黄牛死了以后,那个肉,主人还可以吃。他比喻的就是共产党人完全彻底地一切都要奉献。回顾他的一生,他就是这么做的。

主持人:刚才在谈话当中,贺老师提出了一个问题,她说,从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优秀品质上面我们究竟要沉淀下来什么,我们要传承什么。从刚才的故事当中我们听到了贺龙元帅和他的妻子身上的优秀品质,果敢、坚韧、抗压能力、气节,他们的格局,以及对信仰的追求。这正是现代社会我们所需要的吗。非常感谢贺老师为我们带来的分享,真的让我们受益匪浅。谢谢您。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的,感谢您的收看,再见!

贺晓明:再见!




----------------------------------------------
炎黄子孙焉能不知自己的历史,让我们掀开朦胧的面纱,共同关注追寻历史的真面目.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1445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