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7-7-16 10:48

抗战时一个寡妇村的遭遇,一年被土匪抢了13次,把老百姓逼上了   



zyesheng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游击队的队员是可以放手征召的,人员越多越好,只要愿意参加抗日的,一般是来者不拒。武工队的队员则都是在具备长期实战锻练有高超杀敌技能的敌工、锄奸、侦察等专职干部和主力兵团的班排长中精挑细选的。和游击队相比,武工队的成员更精悍。而这里说的精悍,主要的还不是他们的武艺如何,不是他们手里的家伙如何,不是他们游击作战的经验如何,主要的是能不能准确掌握党的政策,会不会做敌军工作,会不会做群众工作。最低限度你得会写标语传单,你得会组织开会演讲。这是他们的使命要求的,也是武工队之所以能够在敌后之敌后那样艰苦的环境中有所作为的法宝。而如此高标准的军政素质,并不是每一名游击队员都具备的。
  不过面对日军的屠刀和破败的家园,还有一部分人,他们不仅不帮助老百姓,甚至火上加油,把人民群众逼上了绝路。今天老兵就来讲这么一件事。
  1942年2月,日军在吴江与一支游击队交手后,便在游击队活动过的四个镇制造了一轮大屠杀惨案。历时20天之久,凡日军所到之处,房屋彼焚,同胞被戮,资财被掠。仅在辜塔镇就有300多人被杀害。
  据史料记载,21日上午,数百名日军包围了辜塔,挨家挨户搜索青壮年,然后把被抓走的年轻人分成三个地方关起来审问,严刑威逼,肆意残杀。这次审问仅在北酱园后面的田里就有16人被杀害。而关押在南栅的年轻人中有32人被杀害,日军将人杀在房子里,然后连同房子一起烧毁。最终死者的亲人连尸体也无法辨认。

  在另一处叫南水阁的关押点,一共关押了118人,有12人被捆绑后,用船拉到湖中溺死,其余的被日军拿去换钱,群众花了2000元钱求情才放出来。但经过8天的审讯,一个个都被折磨得不成样子了。
  除了在镇上烧杀抢夺,日军还对辜塔周围的村庄进行惨绝人寰的屠杀。
  南庄村被杀死17人,据幸存者沈庆余的回忆,当年他才18岁,也被日军抓走了,日本人以逼问游击队为名,把这些被抓走的年轻人吊到一座庙的大梁上拷打,还用烧红的梿头塞进受难青年的棉衣里,烧得他们皮飞肉溅。最后问不出原由,就把这些人拉到院子里用刺刀一一刺死。

  沦陷区的人民,外出只有扛着日本国旗才安全
  沈庆余是在见到日军开始杀人后逃跑反抗的,最终头上、额上、胸口、喉咙和耳朵中了6刀,但都没有命中要害,昏死后又活了过来。
  而相对于南庄村来说,地处三白荡边只有十多户人家的枫字村遭遇更惨,1942年2月27日,还有两天就是元宵节了,这一天村子里有一家人结婚,外村来了好多亲戚吃喜酒。可是喜事变成了丧事,40多个日本兵乘着两艘机船来到村上,大肆烧杀,村里除了16名青壮年被杀外,来吃喜酒的人也被日军杀死30多名。

  一天之间整个村庄有劳动力的男人几乎死光了,这样的灾难对于枫字村来说是空前的,也是老兵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然而这并不是枫字村最后一次受难。
  在那个主权丧失的年代,在那些当亡国奴的日子里,没有法律,没有道义。枫字村被日本人糟蹋之后,最终竟然还自己的同胞来趁火打劫。

  据枫字村屠杀的幸存者钱海金回忆:“那年我才15岁,在这次屠杀中我家四人遇难,我父亲、我伯父被日军用刺刀戳死,堂兄想逃,被鬼子一枪打死,我祖父见此惨状,当场被气死。更苦的是经过这一次屠杀后,我们的村成了寡妇村,因为村上没有青壮年,只剩下老弱妇孺,这一年竟被土匪连续抢了13次,弄得粒米无存。”
  通常组织简单,装备轻便,行动灵活,同当地群众有紧密地联系。是被压迫阶级和民族争取解放和独立,游击队进行人民战争的一种重要的武装组织形式。在美国独立战争中,在欧洲多国抵抗拿破仑一世军队入侵的战争中,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多国反抗侵略的斗争中,在第三世界国家争取独立和解放的战争中,游击队都发挥了重要作用。中国共产党自领导武装斗争开始,就十分重视建立和发展游击队。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游击队,一般由军队派出或由当地人民群众组成。实行军事系统和地方党委的双重领导制度。通常组成游击支队、大队、中队和特种游击队。主要任务是:发动和组织群众开展游击战争,建设根据地,保卫人民生命财产;迟滞和消耗敌人,破坏敌人交通运输、通信、侦察、指挥、补给系统和各种基地,配合主力部队作战等。在现代战争中,游击队仍然是争取解放和反对侵略,进行人民战争的重要武装组织形式。
  火车站南边的"正太洋行"吸引了洪振海的注意。表面上,这个小院显得十分普通,但私下里,它却担负游击队着收集山东南部、特别是山区根据地军事情报的任务。打掉它,就打掉了日军在山东南部的眼睛。但是洪振海和王志胜潜入枣庄时并没有携带足够的武器,他们大胆决定使用家家都有的菜刀去袭击洋行。
  第二天,洋行里的三具尸体使日军大为震惊。于是,他们中断了扫荡行动,开始全城搜捕,但此时洪振海等人已经转移到山里隐蔽起来,而王志胜正在日本人的指挥下,忙着搬运尸体。
  此后,情报站又陆续向山里送出了一系列情报。洪振海感到,枪是他们最需要的。仍在洋行工作的王志胜,在一次装卸日军货物时,意外地发现了枪支,于是他巧妙地做了记号,并迅速通知了洪振海。1939年10月的一个夜晚,当装有枪支的火车缓缓开出车站,早已埋伏在铁路旁的洪振海,飞身爬上火车……
  就在洪振海搞枪的同时,八路军115师的主力也开进了鲁南抱犊崮山区。原在这里活动的苏鲁人民抗日义勇总队被整编为115师苏鲁支队,其性质也由地方武装升级为正规部队。
  八路军精心打造由失业工人和无业游民组成的枣庄铁道队,原来的草莽英雄开始了令敌胆寒的特种作战生涯。1939年11月,洪振海召集6名铁杆弟兄,在枣庄情报站的基础上秘密成立了一支队伍。因为主要在铁路线上活动,洪振海将它命名为"枣庄铁道队"。这也许是当时中国惟一一支在铁路上活动的游击队。
  次年2月,苏鲁支队正式将铁道队纳归直属,同时任命洪振海为铁道队队长,王志胜为副队长,并抽调三营副教导员杜季伟任政委。
  此时的铁道队,队员已发展到20多人,他们大都是失业工人和无业游民,在他们身上,既有比较勇敢的一面,又有组织纪律性差的一面。在日军重兵把守的枣庄,铁道队散漫的状态令杜季伟格外担心,他下决心整顿好这支队伍。经过整训,队员们的军政素质有了根本转变。铁道队开始向临城方向转移,公开打出"八路军鲁南铁道队"的旗号。




----------------------------------------------
世上没有比人心更高的山、世上没有比脚步更长的路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8312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