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7-7-17 08:16

三大战役期间毛泽东提饮食要求:一周两次肥肉足矣   



库屠左夫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佚名,原题:一纸吓退傅作义,辽沈战役炮声隆

这时,东北战场上,由于锦州被解放和国民党东北“剿总”副总司令郑洞国的率部投诚,固守在长春的国民党第6军军长曾泽生在解放军强大的军事和政治攻势面前,考虑再三后率部起义,投向了人民解放军的阵营。

1948年10月19日,在人民解放军攻克锦州、东北敌军全部动摇的形势下,长春的国民党最高指挥官“剿总”副总司令郑洞国,率领所部第1兵团直属机关部队和新7军的全部官兵,在解放军面前放下了武器。

10月22日,中原战场上,河南郑州解放。

同日,毛泽东电勉吴化文将军起义:

中国共产党站在人民立场上,对于任何国民党军队的官兵们,不问其过去行为如何,只要他们能够在人民解放战争的紧要关头,加入人民解放军阵营,坚决反对美国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国民党反动派,即表示热烈欢迎。

10月26日,东北野战军在攻克锦州后,立即向东北方向回师,从黑山、大虎山南北两翼包围了国民党第9兵团。

同一天,毛泽东在西柏坡为经过中共中央修改过的张闻天写的《关于东北经济构成及经济建设基本方针的提纲》一文,以书面形式致函刘少奇,着重讲了“引导私人资本纳入‘国计民生’的轨道之上”的意见。

10月27日,毛泽东代表中共中央给曾泽生的通电起义复电:

贵军在长春起义,加入人民解放军,使长春获得有秩序的解放,深感欣慰。贵军长等此次行动,应当为东北与全国一切愿意觉悟的国民党军队官兵所效法。

同一天,毛泽东还为新华社写了两篇文章:

一篇题为《东北我军全线进攻,辽西蒋军5个军被我包围击溃》,另一篇题为《华北各首长号召保石沿线人民准备迎击蒋傅军进扰》。

10月28日,毛泽东又为中央军委写了引证不良战例以为鉴戒的通知:

关于作战在以迅速动作将敌分割包围之后,不要慌忙攻击,要待准备好了之后,然后举行攻击一项问题,请你们加以注意。……请你们在全军干部中进行教育,引证不良战例以为鉴戒。

同一天,毛泽东和周恩来等人接到电报,得知蒋介石已电令国民党华北“剿总”总司令傅作义率包括骑兵在内的大军从北平、保定出发南下,意欲夺回早已被解放军解放了的石家庄,还企图偷袭中共中央和解放军总部的所在地西柏坡。

也是在10月28日,毛泽东还接到东北野战军发来的电报,称围歼国民党第9兵团的战斗在黑山、大虎山、新民地区取得全线胜利,全歼该敌10余万人,并俘获了其兵团司令廖耀湘、军长李涛、白凤武和郑庭笈。

对于西柏坡来说,时下最大的威胁是袭来的傅作义的敌军。从北平到保定、到石家庄,解放军从来没有部署过主力部队,傅作义的骑兵在华北平原上又很有些名声,行动迅速;这样一来,西柏坡的形势顿时变得险峻了。

周恩来审时度势,即刻派了汪东兴和中央警卫团的干部,带着两个步兵连和一个骑兵排,奔赴西柏坡东北方向的行唐一带警戒,命令他们遇到敌人进攻要坚决抵抗,以掩护毛泽东和党中央安全转移;同时,周恩来开始安排中央各机关的工作人员准备紧急疏散的具体事宜。

这时毛泽东的主要精力,已经转向了淮海战场,而对于傅作义的聚重兵来袭,似乎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敌情愈来愈紧,周恩来和朱德、刘少奇、任弼时一连几天守在毛泽东的办公室里,共同商讨对付傅作义的办法。

10月30日,毛泽东平心静气而又出人意料地给曾任晋绥边区临时参议会副议长的刘少白写了一封信,因其在土改中被错误批斗,不久被中央发现并纠正后曾给毛泽东写来一信,毛泽东偏偏在这个时候认真地给他回信了:

我们的工作是有错误的。好在现已一般地纠正,并正在继续纠正中,正如你在五事中第二项所说那样。情形既已明白,则事情好办,你也就可以安心了。大函已转付彭真同志,党籍一事,请与彭真同志商酌。

这时节,工作在毛泽东身边的人们都在着急地想:这都什么时候了?傅作义的部队早已从保定出发了,毛泽东怎么还这样沉得住气呢?

10月31日,这又是雨后的一个深夜。一封封告急的敌情通报,接连不断地送到了毛泽东的办公桌上。

毛泽东先让李银桥收起了铺在桌上的徐州、淮北、宿州、蚌埠和淮南一线的地图,又告诉他准备好纸和笔、墨。

“看来傅作义还真要学司马懿呢!”毛泽东拿起笔,只说了这么两句话,“给他点颜色看看。”

这时,雨又下了起来。毛泽东在雨夜里,在周恩来、朱德、刘少奇和任弼时的注视下,为新华社写了一篇题为《评蒋傅军梦想偷袭石家庄》的述评,写好后命令电台全文广播,而且马上就播。

毛泽东在述评里用尖锐辛辣的语气讥讽敌人:

这里发生一个问题,究竟他们要不要北平?现在北平是这样的空虚,只有一个青年军208师在那里。通州也空了,平绥东段也只稀稀拉拉的几个兵了。总之,整个蒋介石的北方战线,整个傅作义系统,大概只有几个月就要完蛋,他们却还在那里做石家庄的梦!

述评广播以后,吓得傅作义的部队一枪未放便惊惧万状地撤回了北平;不久,连驻守在保定的敌军也向北平退缩了。

毛泽东一纸吓退了傅作义的10万大军!

这是令许多人没有料想到的事情,但这是事实,很有些《三国演义》中诸葛亮设“空城计”智退司马懿的意境;也许是吧,难怪毛泽东在得到傅作义急速撤兵的消息后,也情不自禁地放开他那浓重的湖南乡音,又唱了一嗓子京剧《空城计》里诸葛亮的唱段:

我正在城楼观山景,

耳听得城外乱纷纷;

旌旗招展空翻影,

原来是司马发来的兵;

我也曾差人去打听,

打听得司马领兵就往西行

……

尔到此就该把城进,

为什么犹豫不定、

进退两难、

这是为的何情?

我左右琴童人两个,

我是又无有埋伏又无有兵!

……

毛泽东唱到这里,对侍卫在身边的李银桥和阎长林笑了笑,又继续唱下去:

你就来来来,

请上城来听我抚琴,

我诸葛亮缺少个知音的人!

……

唱罢一段,毛泽东似乎意犹未尽,又加唱了一段也是《空城计》中诸葛亮的唱段:

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

论阴阳如反掌博古通今;

先帝爷下南阳御驾三请,

算就了汉家业鼎足三分;

官封到武乡侯执掌帅印,

南北征东西剿保定乾坤。

……

傅作义的敌军被毛泽东的一篇述评吓退了,接下来的尽是各战略区发来的告捷电报。

1948年11月1日,毛泽东接到粟裕和谭震林于10月31日发来的电报,鉴于即将举行的淮海战役规模很大,建议请陈毅、邓小平统一指挥。

毛泽东立即回电,同意了粟裕和谭震林的建议,决定“整个战役受陈、邓指挥”,并指示华东、中原两野战军组成以邓小平为书记、刘伯承、陈毅、粟裕、谭震林为委员的总前委统一指挥作战。

11月2日,东北野战军解放沈阳,再歼敌14.9万余人。

至此,毛泽东亲自部署和指挥的辽沈战役胜利结束。整个战役进行中,毛泽东先后发了70多封指示电报,保证了战役的顺利进行,东北全境解放。

整个辽沈战役,总计歼敌47万余人。

当天晚上,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少奇和任弼时聚在一起,叫来各自的厨师在一处共同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毛泽东是老习惯了,就是要吃碗红烧肉,还指明了要肥些的,说是吃了好补补脑子。

那天晚上,饭桌上还摆上了米粉肉和酸菜炒肉丝,有滹沱河里的鱼,有机关事务处养的鸡,还有李银桥和阎长林他们再次打来的斑鸠。

毛泽东抓起筷子,先讲了一句:“东北告捷,蒋介石完蛋的日子就不远了!”

站在一旁的李银桥见毛泽东开始吃饭了,便用手指了指桌上的酒瓶,提醒毛泽东等人喝点酒庆祝胜利。

毛泽东问周恩来:“喝口酒么?”

周恩来摆了摆手,表示不喝。

吃饭中,周恩来和刘少奇劝毛泽东多吃一些别的菜,可毛泽东却说:“我几十年的农民生活习惯了,你们不要强迫我么……”

朱德笑道:“老毛啊,斑鸠肉还是要吃些的,这也是银桥和长林他们的一片心意么!”

毛泽东转脸对李银桥说:“你也告诉阎长林,你们不要为我吃东西费心费力,一个星期给我吃两次肥肉足矣!”

李银桥回答:“这事我们早都记着呢!”

在座的人们听了,都爽朗地笑起来……

饭后,五大书记叫来作战部的有关同志,又连夜开会、研究淮海战役了。

李银桥想:怪不得周恩来不喝酒呢!

1948年11月5日,河南南阳解放。毛泽东向中原野战军的刘伯承、陈毅和邓小平拍发了贺电。

同一天,毛泽东又向斯大林拍发了电报,庆贺十月革命节。

11月6日,震惊中外的淮海战役打响了!

此时,国民党集结在徐州一带的军队有徐州的“剿总”司令官刘峙、副司令官杜聿明指挥下的4个兵团和3个绥靖区部队,连同从华中赶来增援的敌军黄维兵团,共5个兵团和3个绥靖区部队,总计国民党的精锐部队22个军、56个师,合计55.5万余众。人民解放军参战的部队有华东野战军的16个纵队,中原野战军的7个纵队和华东、中原军区、华北军区所属冀鲁豫军区的地方武装,共计60余万人。

此时此刻,敌我双方百万大军云集华中,方圆百里的地面上烟尘蔽日。毛泽东和周恩来等人在西柏坡运筹帷幄,谈笑风生;粟裕、谭震林和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等将领指挥若定,对对峙敌军持之以智以勇……

对于淮海战役的取胜把握,毛泽东是在深思熟虑后进行了周密部署的,对华东、中原两野战军前委指挥员的临战指挥,是完全放了心的。

11月8日,毛泽东对华北局的工作指示说:

蒋介石的国都在南京,他的基础是江浙资本家。我们要把国都建在北平,我们也要在北平找到我们的基础,这就是工人阶级和广大的劳动群众。

同一天,毛泽东又以书面形式,给刘少奇等人写了一份工作函件:

北平、天津、唐山、张家口解放在即,即须准备接管干部及党政机构的配备,务于一个月至多一个半月内准备完毕。平、津、张三城当然要华北局负责准备,是否要东北局协助?唐山是否由华北局负责,还是由东北负责?解放后冀东、察北两区应划归华北局管辖,如果决定这一点,应不待平、津解放,该两区即应重划隶属关系,干部及粮食诸问题方利统筹。事先调查政治、经济、文化诸种情况,拟定处理方案。

也是在11月8日,毛泽东又收到了粟裕的来电,告之国民党第三绥靖区两位副司令长官何基沣、张克侠率一个军部和三个师、一个团共两万余人,于徐州东北贾汪地区起义,投向了解放军;同时建议在歼灭黄伯韬兵团后立即向徐州、蚌埠线进攻,将国民党军主力歼灭在长江以北。

11月9日,毛泽东代表中央军委复电粟裕:

应极力争取在徐州附近歼灭敌人主力,勿使南窜。

11月11日,毛泽东致电各中央局、各野战军前委,指出原先政治局会议所作的用五年左右的时间从根本上打倒国民党蒋介石的估计及任务,因九十两个月的伟大胜利,已显得是落后了。指出:

我全军九十两月的胜利,特别是东北及济南的胜利,业已从根本上改变了敌我形势。……根本上打倒国民党……大概只需再有一年左右的时间即可达到了。我军大约再以一年左右的时间,再歼其一百个师左右即可能达成这一目的。但要全部解决国民党并占领全国,则尚需要更多的时间。我党我军仍须稳步前进,不骄不躁,以求全胜。


11月13日,毛泽东接淮海战区来电,报告了国民党第一绥靖区副司令长官兼第107军军长孙良诚率该军军部和一个师共5800人,在江苏睢宁西北地区向解放军投诚。

11月14日,毛泽东为新华社写了一篇题为《中国军事形势的重大变化》的评论文章。

在这篇评论里,毛泽东指出,人民解放军不但在质量上早已占有优势,而且在数量上现在也已经占有优势。这是中国革命的成功和中国和平的实现已经迫近的标志。

毛泽东在文章中说:

“现在看来,只需从现时起,再有一年左右的时间,就可能将国民党反动政府从根本上打倒了。”

文章最后说:“敌人是正在迅速崩溃中,但尚需共产党人、人民解放军和全国各界人民团结一致,加紧努力,才能最后地完全地消灭反动势力,在全国范围内建立统一的民主的人民共和国。”




----------------------------------------------
炎黄子孙焉能不知自己的历史,让我们掀开朦胧的面纱,共同关注追寻历史的真面目.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9933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