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倒影[原创]
20948个阅读者,7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2 15:17
 周骁与自己……认识这么久了?
  他不记得这件事情了,完全不记得了。
  “那……陈阿姨跟你说什么了?”他有些颤抖的问。
  母亲托着下巴想了想:“也没说什么,就说她家周骁在市日报做了记者,一进去就被领导重用,怎么怎么……诶,你说,明明是老邻居那么多年了,她还想着非要从我这赚口气,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白真勉强扯了扯嘴角,附和的说了几句话,就放下筷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黯淡的电脑屏幕又一次亮了起来,他看着周骁的脸,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他是不是真的曾经与这个人做过同学,甚至朋友。
  对了,他想起来了。
  那是自己很小的时候,他父亲从原本的单位买断,去做生意,家里的日子越来越好,过年的时候母亲给他买了件新衣服,带着他出门去买东西。
  远远的自己就看见了周骁,跟在他母亲的身后,自己在后面拼命的喊着他的名字,可是他只回头看了自己一眼。
  那是一个饱含恶意的白眼。
  恍然间小小的自己仿佛瞬间明白了很多东西,他再也没有主动去找过周骁,再也没有主动跟他说过话。
  那张混合着怨恨和嫉妒的眼睛,此刻就这样被一双厚厚的眼镜挡住,最后变成了照片,出现在了他的电脑上。
  白真关掉了网页。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2 15:17
他想做点什么,却发现自己无事可做,最后还是点开了自己之前一直闲逛的论坛,想要看看那个楼主更新了没有,却发现那个帖子被删了,连带着楼主的ID也被封了。
  白真坐在原地怔忡了半天,只觉得一股气堵在胸口,涨的难受,他关掉了电脑,拿起外套就走了出去。
  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是顺着路慢慢走着,一抬头,就发现自己回到了曾经居住过的那个小区。
  这里的房子似乎经过了粉刷,他沿着熟悉的路走了一会,就看到了自己曾经的家。
  白真在楼下站着,正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上去看看,就听到身后有人在低声地哭泣。
  转过身,就看到不远处一个小亭子里坐着几个人,其中一个面容憔悴,正在努力擦拭泪水的,是周骁的妈妈。
  边上坐着几个老阿姨,看样子是正在安慰她。
  白真看了一会,就转身离开了。
  他不想在这里看见或者听见什么有关这件事情,不然,他或许真的会忍不住把那天看见的一切都说出来。
  如果说出来了……
  他穿过马路,看了一眼那片熟悉的住宅区。
  如果说出来了,毁掉的就不止一个家了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3 15:06
第6章 胡凯
  白真刚到家就接到了雷博文的电话,大意是让他明天穿的精神一点,跟自己去H大见见胡凯,如果对方觉得可以,那么他下周就可以去上班了。
  这个消息无疑冲淡了不少他之前的不安感,母亲把帮他洗好了的休闲西装拿了出来,挂在了床头。
  父亲回来之后心情也好了不少,三个人难得的坐在了电视机前,吃着削好的水果看晚间新闻。
  母亲把苹果切好放在了桌上,她看着白真的脸,小小声说道:“阿真啊,我觉得你明天……要不去一次服务站吧?”
  她的话音刚落,白真原本布满笑容的脸上,突然没了任何表情。
  “我回房间了。”
  他心里一阵烦躁,站起来就想离开,手就被母亲牢牢抓住了。
  “妈妈说真的,阿真,你去了,剥离一下,很快的,一点都不痛。”
  “妈,我说了,我要去的时候我自己会去。”他有些不耐烦的挣脱了母亲:“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怎么还老是喜欢叫我做这个做那个。”
  “妈妈是为了你好!”母亲的声音陡然之间拔高,吓了白真一跳:“你知道这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情吗?如果被检测到你负能量指数太高,你会被强制送到服务站,到时候人家会怎么说?”
  “什么怎么说?”白真不解的问道:“莫名其妙,妈,你能不能别老是负能量剥离负能量剥离了?跟个神经病似的……”
  当然最后一句话他的声音非常轻,母亲却像是听清了,端庄的脸上闪过一丝狰狞的表情,快速的几乎让白真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我都是为了谁?!”
  “够了!”
  父亲似乎是再也听不下去,重重地把碗放在了茶几上:“阿真不愿意去,那就不去吧,他是成年人,自己可以处理。”
  母亲有些不服气,还想说些什么,客厅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白真趁着母亲去接电话的空隙回到了房间,锁上了门。
  他扑倒在了床上,有些烦躁的闭上了眼睛。
  难得的好气氛,全被毁了。
  白真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母亲那么执着于负能量剥离这件事情?她又不是发明者,也不是受益者,为什么死活要自己也去?
  难道……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3 15:06
白真抓过手机,却想起之前那个帖子已经被删掉了。
  那个楼主的哥哥,在失踪之前,也有类似的举动,多疑,神经质,虽然没有这样执着于劝说别人去负能量剥离,但也有过这样的情况。
  那个楼主被封号了,可他用的是小号,那么……说不定自己可以在蛛丝马迹里,找到他的大号?
  白真点开论坛,一个版块一个版块的找了起来。
  这个论坛不大,最多在线也就是几千人,是他在找工作时无意间发现的,里面的人大多数是跟自己一样刚毕业的学生,在这里交流求职心得。
  可是最近……似乎大部分,都找到了工作。
  想到了自己,白真苦笑了一下,看样子他爸之前说的一点都没错,一个本科学历根本代表不了什么,只能说明自己的名字印在了他们的毕业证书上。
  他一个帖子一个帖子的翻过去,不知不觉间时间已经超过了十点,白真去洗了把澡,在被窝里继续寻找。
  这个不是……这个,也不对。
  他不知道自己找了多久,直到第二天醒来,手机已经没电了,他爸站在床边,正轻轻拍着白真的脸。
  “阿真,醒醒,你今天可不能晚了。”
  白真看了眼时间,暗自庆幸他爸有房门钥匙,不然今天要是爽约或者迟到了,不管是雷博文还是他妈,都不会给自己好果子吃。
  匆忙的把早饭吃了,白真拿起没充多少电的手机就出门了。
  雷博文的车在说好的时间点出现在了路口,白真坐了上去,毫不意外的发现沈茹就坐在副驾驶上。
  “胡凯这次就在我们这逗留一周,接下来要去几个地方出差。”雷博文边开车边说:“放心吧,你只是处理一些杂事的,有些专业性的文件,他不会让你做的。”
  这样算什么助理?顶多只是个打杂的吧?白真在心里嘀咕着。
  沈茹笑了笑:“阿真别想太多,不管怎样先好好干,要是胡凯认可你,他说不定会把你推荐到你想去的地方。”
  白真点了点头:“我知道的,谢谢茹姨。”
  “这孩子,还这样生分啊。”沈茹从包里拿出了一瓶水,递给白真:“我跟你们家这么多年的交情了,还差这么一星半点的谢意吗?”
  白真讪讪笑着,接过了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3 15:06
H大在市郊的一个大学城里,开车过去大约一个多小时,看着身边的景色越来越熟悉,白真几乎快要不能相信,自己居然又回到了这个地方。
  下车之后,雷博文打了个电话,就示意白真跟自己走。
  而沈茹则说她要在附近逛逛,等下跟他们电话联系。
  胡凯办公室所在的大楼此刻似乎刚刚下课,不少学生从楼中走了出来,二人退到一边,想先等人散去了再上楼。
  “啊,雷教授。”
  不等他们说上几句话,一个清脆的声音就响了起来,白真抬起头,看见一个短发女生朝他们走来,朝雷博文打了个招呼。
  “在这里看见你真是好巧。”
  “啊,你好。”雷博文显然也想起了这是谁,朝她点了点头,转而看向白真:“阿真,这是我班上的学生,刘舒。”
  白真朝那女孩点了点头,对方还了他一个笑容。
  “今天有雷教授的课吗,我没听说啊。”刘舒问道:“还是……教授今天来学校有其它事?”
  “被你猜到了,个鬼灵精。”雷博文笑道:“我来找胡教授,他还在教室里?”
  “胡教授下课就回办公室啦。”刘舒似乎还想说些什么,远远地就有女孩在叫她的名字,也只好作罢,打了个招呼,就转身离开了。
  学生渐渐走了,雷博文才抬脚走进了大楼里。
  “那姑娘是他们班的副班长,小聪明一个。”他看着白真,低声说道:“我带你来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胡凯不希望这种事情在学校里乱传。”
  “我知道了。”白真心里明白,雷博文这是希望自己下一次可以给这个姑娘一个解释,省的有人在背后胡说八道。
  胡凯的办公室在这栋楼的八层,二人坐了电梯,很快就到了。
  “老胡。”雷博文敲了敲门,就推了进去:“哟,泡茶呢?”
  白真跟在后面走了进去,果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茶香。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3 15:07
 一个中年男人此刻正背对着他们,显然那股香味来自于他那边的方向。
  “嗯,坐吧。”
  男人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就继续手中的动作。
  白真有些不知所措,雷博文倒是习惯了,示意白真挨着自己坐下。
  过了有一会,那个男人才转过身,手中端着两个茶托,将小小的功夫茶杯放在了二人面前。
  “刚送来的冻顶乌龙,你们运气不错。”
  男人坐到了茶几对面,看了一眼白真,“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小子?”
  雷博文点了点头,端起茶杯,细细嗅了嗅那股清香:“这茶……还真是不错啊,哪个家伙送的?”
  胡凯啧了一声:“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哈哈哈,不逗你了,就是他。”雷博文抿了一口茶水,笑道:“不错不错,唇齿留香,你这次可算是赚到了。”
  胡凯瞪了他一眼。
  “小子,听说……你是新闻系的学生?”胡凯没有再理会雷博文,转而看向白真,“这样说来,你文字总结能力应该不错了?”
  白真点了点头。
  “诶,小子,以后回答问题不要点头,要用嘴说,知道吗?”胡凯皱了皱眉:“看上去是个实心眼……算了,先让他来试试吧。”
  “这么说你同意了?”雷博文笑道。
  “嗯,下周我要出差一周,你先不用来,我看看……过完十一来吧,养精蓄锐,我回来的时候,会给你带很多活干的。”胡凯说完,端起了手中的杯子。
  白真点了点头,在对方又一次的瞪视中,低声说道:“好的,教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4 16:36
第7章 盘问
   知道他的工作基本尘埃落定,母亲的脸上当然是一直都挂着笑容的。
  “胡教授虽然是挂名教授,但是能够在他手下做事,你也算是开了个好头。”母亲站在水龙头边洗菜,笑着说道:“回头要请你茹姨和雷叔吃顿饭,这可是帮了大忙了。”
  白真有些无力的笑了笑,夹起了一个水饺,塞到了嘴里。
  “哦,对啦,昨天有一个叫吴……吴拾云的人打电话来,说是找你的,但是你不在。”母亲继续说道:“他的声音听上去怪怪的。”
  白真皱了皱眉,这个名字自己并没有听说过,会是什么人?
  “他是叫得我全名?”
  “啊,对啊。”母亲擦了擦案板,把菜沥干放了上去:“他问我你在不在家,我说不在,他就好像不大高兴……”
  说到这,她转头看了一眼白真:“阿真,你在外面惹麻烦了?”
  “怎么可能啊。”白真不动声色的说道:“大概是哪个老朋友突然想起我了,要请我吃饭吧。”
  母亲笑了笑,开始切菜。
  白真吃了午饭,回到自己房间,刚想坐下打开电脑,就听见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那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你好。”
  对方沉默了片刻,才开口说道:“白真,你昨天下午两点在哪里。”
  他愣了愣,有些不明所以:“我……你是哪位?”
  “我问你在哪里!”对方有些暴躁的大声道:“你听不懂人话吗?”
  “听不懂人话的是你吧,先生。”白真冷冷说道,他大概猜到了对方的身份:“我问你是谁,你却一直追问我昨天下午四点在哪里?精神病院在四号大街,自己打车去好吗?”
  对方没有说话,但是透过话筒,白真听见了他粗重的呼吸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4 16:36
“抱歉,白先生。”电话似乎被另外一个人接了过去:“我们几天前来过你家,你可能不记得了……”
  白真当然记得。
他冷笑一声:“我说是谁,原来是高警官,怎么,难道除了我你们就找不到别的线索了吗?”
  高警官叹了口气:“你是在家吗,白先生?”
  白真一愣。
  “你居然定位我?”他将手机拿离话筒,仿佛在看着一个将要爆炸的炸弹:“你们这些……居然敢定位我?!你们没有权利这么做!”
  “我们并没有这么做。”
  白真还想再说些什么,外面就传来了剧烈的敲门声,带着门铃一块响了起来。
  他咒骂了一句,冲了出去,母亲站在门口不知所措,她看了看白真,有些惊慌的问道:“阿真,这是……怎么回事?”
  两个警察走了进来,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伸出手捉住了白真的胳膊。
  “做什么?!”他一把甩开了对方。
  二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其中一个人低声说道:“白先生,我们需要你配合调查,请你不要做无谓的挣扎。”
  白真只觉得一股冷意从脚底直窜心头,他看了看满脸担忧的母亲,片刻后,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般叹了口气。
  “我会配合的,放开我吧。”
  警察点了点头,看着白真拿起自己的外套,朝着门外走去。
  “没事的,妈。”白真对母亲低声说道:“你放心吧,我没有做过不该做的事情。”
  母亲看了看那两个警察,又看了看他,点了点头。
  “我会回家吃饭的。”他朝母亲摆了摆手,就起身离开了家门。
  白真被带到了H市的刑侦大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4 16:36
“白先生?”他们走入办公室的时候,其中一个人站了起来,白真认出他就是那天来到自己家里的高警官。
  而坐在他身侧,脸色非常难看的,自然是那个年纪比较小的。
  白真朝他点了点头,他并不打算率先开口。
  高警官示意那两个人离开,并且顺手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我们这次请你来,是想问一些问题。”他坐到了自己的椅子上,示意白真随意:“别紧张,放轻松就好。”
  白真也没有客气,他挑了个看上去最舒适的椅子坐下,冷冷看着对方。
  “我不能不紧张。”他撇着嘴,冷笑道:“你们都把我定义为嫌疑人了,下一步说不定就是随便找个理由把我抓进去了,我能不害怕吗?”
  “你态度好一点!”小警察拍案而起:“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可以乱说话的地方吗?小心我……”
  “小吴。”高警官一把拉住他,皱起了眉头:“不要这样。”
  “可是师傅,这小子他……”
  白真看了一眼脸涨得通红的小警察,笑了:“昨天打电话到我家的,是你吧?”
  哼了一声,没有回答。
  “我们的确是想知道。”老警察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白先生昨天下午两点在什么地方?”
  “我在H市大学城的拉面店吃饭。”白真思索了一下,想起自己昨天的确是跟沈茹还有雷博文一起,在那里吃了午饭。
  高警官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坐在身边的徒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4 16:37
“这样的话……”
  “你们先告诉我,为什么要问我这个。”白真问道:“这件事情,跟之前那个案子,没有任何关系吧?”
  小警察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他看了一眼自己师傅,没有吭声。
  高警官笑了笑,只是打开了办公室的门,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白真有些烦躁的站了起来。
  “以后有事情直接打电话问,不然,你们要是想定位我,我也没意见。”他扶着门框,冷冷说道:“但是要再给我听见什么奇怪的电话,或者是打来直接问我在哪的,我就告你们骚扰,我没有开玩笑。”
  白真带着满肚子的火离开了警察局,直接打了出租车回家。
  坐在车上,他左想右想,都觉得这件事情不对劲。
  要是他们想监视自己,犯不着问一个特别的时间。
  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而他们不想给自己知道。
  或者说……不想给其他人知道?
  他掏出了手机,犹豫了几分钟,还是拨通了陆扬的电话。
  “昨天下午两点?我看看。”
  电话那头传来了噼噼啪啪的打字声,没一会,他就说道:“有有有,似乎是个凶杀案,我们这得到消息就去了,可是条子的速度更快,我们这的人就拍到了外面的大楼,还被他们威胁说不许公布出去。”
  果然是发生了什么。
“老三,把地址和你们听到的小道消息都发给我吧。”白真揉了揉眉心,他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对劲,非常不安:“放心,我不会抢你们新闻的。”
  “我知道,对了,你小子最近还没找到工作?”
  “找到了……但不是这一行。”
  “这样啊,也好,哈哈,我们又少了个竞争对手。”
  二人又随便说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白真锁了手机,脸上的笑容消影无踪。
  直觉告诉他,这两起案子,警察都怀疑到了自己的身上,并不是什么偶然的情况。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9 14:55
第8章 线索
  白真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他半路还是没忍住,改了道去找到陆扬的小报社,看看自己可以得到什么消息。
  可惜的是这一次他们拿到的第一手消息并不多,大部分是因为警察的干涉,小部分是因为……
  “去赶新闻的是个菜鸟,闻到那股血腥味直接吐了。”陆扬推了推滑落到鼻尖上的眼镜,有些不屑:“早叫他跟着我了,偏要自己去,没事就想搞大新闻,熊孩子。”
  白真附和的笑了几声,随即收敛了笑容,仔细看着那篇小记者写好,却无法发出去的报道。
  案发地是在一栋教师公寓,死者是一名退休教师,女性,名叫魏美珍,跟丈夫离婚后一直独居在这里,房门没有强行进入的痕迹,也没有发现窗户被破坏的情况,怀疑是熟人作案。
  后面附着几张照片,一看就知道是偷拍的,但白真还是看得出那里面大致的情况。
  “这……都是血啊。”白真不禁咂舌,“这得多大的仇啊。”
  陆扬瞥了一眼他的电脑,突然笑了:“诶哟,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啊,前几天忘知路那个案子,不也是一个情况?”
  白真的动作顿了顿,他转过头看向陆扬:“什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9 14:56
“忘知路那个啊,因为你小子当时在现场,我还特意关注了一下。”陆扬打开自己的联络簿,从其中一个人的聊天记录里找到了一张图:“你看,这是当时的现场,也是这么个情况,凶手以前是杀猪的吧?喜欢先放血什么的。”
  他说着还从一边的外卖盒子里拿出了鸡腿啃了起来,白真的手慢慢拖动着鼠标,他看着一张张图片从自己的面前闪过,直到看见周骁的脸。
  那张似曾相识的脸上,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眼镜掉落在一边,嘴巴微张,似乎是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白真在那张脸上只看见了诧异和惊吓,却没有恐惧。
  “行啦,别看了。”陆扬见他盯着那张照片发呆,叹了口气,伸出手关掉了图片浏览:“我第一次看见也难受的要命,诶,谁知道他就这样走了呢。”
  白真苦笑着摇了摇头。
“啊,对了,说起来。”陆扬吃完了鸡腿,擦了擦油腻腻的手,转过头看向白真:“你昨天问我的时候,我查了一下,其实除了刚才那宗案子,还除了另一件事情,不过跟你查的事情关系不大,我当时就没告诉你。”
  “是什么事情?”白真问。
  陆扬打开了一个文档,示意他自己看。
  那是一起车祸,并没有什么人死亡,只有一个年轻人受了轻伤,肇事者已经逃逸,现在正在追捕当中。
  白真又扫了几眼那个案子,可以写出来的东西都只有寥寥数笔,他没了兴趣,只是收集了另一个案子的材料,就起身准备离开。
  “老四。”
  他转过身,看着坐在那里的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9 14:56
陆扬原本吊儿郎当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奇怪的神色,欲言又止。
  “别去做傻事。”
  白真笑了笑,没有回答,只是抬脚离开了那个小小的报社。
  他早就不是当初那个一言不和就动手的白真了,这家伙还在瞎担心什么呢?
  电梯在眼前缓缓合上,白真在心中想着。
  白真不敢用电子产品储存刚才得到的资料,他只能把那个被害人的名字以及地址默记下来,留着回家上网查。
  母亲看见他回来,松了口气。
“怎么回事,阿真。”她接过白真的外套,看着他坐在玄关换上拖鞋:“怎么好好的家里就来警察了?”
  “哦,是想问我之前的那件事。”白真不动声色的说道,“妈,你知道吗,那天死的人,就是周骁。”
  母亲一脸惊恐的呆滞在了原地,连拿在手中的外套落在地上都没有察觉。
  “你说什么……周骁?那个人是周骁……他死了?”
  白真看着身形有些摇摇晃晃的母亲,连忙上前扶住她,将她拉到了沙发上坐下。
  “妈,你别这样。”他有些后悔自己就这样说了出来,可是如果不说的话,他又怕自己得不到想知道的结果。
  现在他得到了,可他看着母亲发白的脸色,心里一点快意都没有。
  “竟然是那孩子,这几天我都没注意看新闻……原来……”母亲接过白真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口,眼泪就慢慢流了下来:“我那天还不高兴你陈阿姨跑过来在我面前炫耀,想着要是是你进的H市日报社该多好,现在……这孩子就这样没了?”
  白真没有说话,只是拿着纸巾,替母亲擦去不知道是难过,还是害怕的眼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9 14:56
“阿真,阿真你千万别去做记者啊。”突然,母亲猛地抓住了他的手腕:“周骁这孩子,一定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见的,结果被……”
  “你别想那么多,妈。”白真叹了口气:“做什么事都有潜在的坏处,我总不可能一辈子都宅在家里不出门吧?”
  母亲摆了摆手,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她才像是缓过了神,起身朝着饭桌走去。
  白真不敢叫她再胡思乱想些什么,连忙过去帮忙盛饭拿筷子,不用母亲吩咐就乖乖坐到了一边等着开饭。
  母亲顺势打开了电视,坐到了白真对面,还不等她端起饭碗夹菜,新闻里就传来了主持人的播报。
  “……据悉被害人魏某为H市第三实验小学的教师,遇害时未发现门窗被破坏,怀疑是熟人作案,望知情人士拨打下方号码提供线索。”
  白真抬起头,LED屏幕上是一栋有些老化的六层楼建筑,附近站满了看热闹的人。
  “当啷。”
  还不等他伸手去拿遥控器,就听见了一记声响,回过头,正巧对上母亲又一次变得煞白的脸色。
  “……妈?”
  白真迟疑的喊了一声,母亲却没有转头看向他,只是慢慢的站起了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追到门口,想说些什么,就看见母亲脸色苍白的朝他笑了笑。
  “我,我有点累了,先睡一会,等下麻烦你洗碗了。”
  说完,她就关上了房门,还上了锁。
  留下白真一个人站在门外,不知所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0 22:05
第9章 刘舒
  “妈?妈你睡了吗?”
  白真敲了敲房门,里面没有任何的声音传来,他不敢贸然开门进去,生怕看见什么不该看的,可是母亲这样紧闭房门,也不出声,更加令人担心。
  一直熬到晚上十点多,他爸回了家,白真才算松了口气。
  “阿真,你还没睡?”
  父亲扯下了领带,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白真:“你站在你妈门外干什么?”
  白真苦笑了一声,把刚才吃饭的事情如实跟他爸说了。
  父亲沉吟了一下,从客厅抽屉里拿出了备用钥匙,打开了紧闭着的房门。
  屋内一片漆黑,显然母亲进来的时候没有开灯,白真有些紧张的闻了闻空气里的味道,发觉没有血腥气,松了口气。
  “怎么了?不吃饭也不说话,就这样躺着。”父亲打开了灯,看见母亲躺在床上,叹了口气:“不舒服吗?”
  母亲动了动,抬起手挡在了眼前。
  “几点了?”
  她的声音有些嘶哑道:“我嘴巴好干……”
  父亲转头看了白真一眼,他立刻抬脚去倒了一杯水送了过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0 22:05
回到房间里的时候父亲就坐在床边,拨着他妈耳边的头发,低声说着什么。
  “妈,水。”白真走上前,看着母亲撑着自己的身体慢慢坐了起来,接过了那个杯子。
  “我没事,阿真,你快去睡吧。”母亲喝了口水,露出了一个笑容:“快把作息调整过来吧,到时候起不来可别说上班辛苦哦。”
  白真勉强笑了笑,他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父母不想让自己知道,他问了也没用。
  “那我去睡了,你们也早点休息。”
  被母亲这样一吓,他也有些疲惫,随便洗漱了一番,就躺倒在了床上。
  门外传来了轻轻地脚步声,好像是他爸,去厨房弄了什么东西,大概是给他妈吃的。
  白真开着床头灯,从床边的桌上拿起了自己记着东西的本子。
  周骁……魏美珍……这两个名字不断的在他的眼前晃悠,白真总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可是一直都抓不住那个点。
  那天下午两点……如果是魏美珍的死,为什么警察会怀疑到自己的头上?白真有些疑惑的想到,如果说自己认识周骁这个理由还算说得过去……那魏美珍呢?自己可是完全不认识她啊。
  不对,不是这样的。
  脑子里有一个声音细声细气的说,你知道的,你知道她是谁的。
  谁……白真又看了一眼本子。
  H市第三实验小学。
  这似乎是自己念得第一所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爸爸把他转到了更好一些的私立学校,可是这个名字……
  他打开了电脑,搜索了一下魏美珍。
  电脑上出现的是一张合影,不知道哪一届的毕业生,魏美珍坐在中间,身边是其他几个老师。
  那张脸……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0 22:05
白真惊讶的张大了眼睛。
  他想起来了,这个魏美珍,自己的确见过,不但见过,这个女人在他读小学的前三年,都是一个噩梦一样的存在。
  她不仅仅是会在言语上辱骂学生,有的时候甚至是会动手,至少稍微被她捉到一点错处,就会被她揪到讲台边上打骂。
  当然,如果家长愿意偷偷地给她塞些小恩小惠,有些不大的小事她就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果恩惠多了,她甚至会对那个孩子非常好。
  和善的笑容……只存在于照片里的女人。
  白真关掉了网页,在内心回忆自己跟她是不是曾经有过过节,以至于警察要怀疑到自己的身上。
  他怎么想都记不起来了,只记得那张脸曾经是自己的噩梦,还有那所并不怎么好的小学里,他受过的惩罚。
  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了。
  白真关了灯,不想再去回忆那些事情,这几天因为周骁的死,以及警察的怀疑,他已经非常疲惫,再加上想到过几天就要去胡凯那里报道,就又是一阵头疼。
  早上七点多,他是在手机铃声中被吵醒的。
  偏偏手机还放在了书桌上,他挣扎了几分钟才爬了起来,朦胧之中伸手碰到冰冷的金属,顿时令他清醒了不少。
  “喂,哪位?”
  白真疲惫的说道。
  “哟,帅哥,还没起啊?”电话那头是一个活泼的女声,似曾相识:“我是那天你见过的刘舒,胡教授走之前叫我打电话给你,让你从今天开始就来上班。”
  “什么?!”听到这句话白真顿时清醒了,他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今天?不是说十一之后……”
  “可是胡教授让你今天就来,处理一些杂事。”那姑娘的声音显然带着笑:“放心吧,别那么紧张,九点钟我在三号楼门口等你。”
  她说完这话就挂掉了电话,白真此刻是真的彻底醒了,他把手机插上电,转身就去了洗手间刷牙洗脸。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0 22:05
正在做早饭的母亲被他的动静吓了一跳,从厨房探出了头问道:“怎么了阿真?出什么事情了?”
  “胡教授叫我今天就去H大。”白真胡乱地用毛巾擦着脸,“妈,早饭是什么?”
  “哦,我今天做的三明治,你茹姨昨天给了我一些培根,我想试试。”母亲把早饭端了出来,看着白真匆匆忙忙的从厕所冲了出来,坐在桌边狼吞虎咽:“看你急的,诶诶,慢点吃。”
  白真拿起桌上的牛奶就灌了几口,顺便把嘴里最后一点三明治咽了下去:“好吃,妈我走了啊。”
  “不再吃点嘛?”母亲看着他跑到玄关开始穿鞋,有些担忧:“钱带了吗?手机呢?交通卡?你总是忘东忘西的……”
  “带啦带啦,都带啦。”白真拍了拍自己的背包,扭开了门锁:“妈我走了,晚上见。”
  “诶……路上小心点!”母亲的声音合着防盗门被关上的声音传了过来。
  来到H大的时候差不多八点半,白真有些后悔自己这样急匆匆的冲了出来,现在他一个人傻坐在三号楼门口,看着眼前人来人往,傻呵呵的吹着风。
  九点差十五分,一个娇小的人影朝他这个方向跑了过来,手里似乎还提着什么东西,看上去很匆忙的样子。
  看见白真已经坐在那里,她愣了愣,随即露出了笑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0 22:06
“大帅哥,这么早啊?我还以为你会迟到呢。”
  她说完,顺势坐在了白真的身边,从一个麦记的袋子里拿出了一个汉堡,送到了他面前:“吃吗?”
  白真摇了摇头:“我吃过早饭了,谢谢。”
  “哦,我没吃,你等我一下啊。”女孩说着,就将那个不小的汉堡塞到了自己的嘴巴里:“真冷啊今天。”
  “是有点。”白真点了点头,他不习惯跟女孩子单独相处,有些僵硬的说道:“你每天都来这么早?”
  “不是啊,胡教授叫我先带你熟悉一下,他不想回来还看见你手忙脚乱的样子。”女孩的嘴里咬着食物,含含糊糊的说道:“对了,一直没问,你叫什么名字?”
  “白真。”
  “哦……白师兄。”
  “你知道我是H大毕业的?”白真有些诧异的看了看她。
  刘舒笑了笑,嘴巴鼓囊囊的,像极了一个正在吃饭的仓鼠:“雷教授告诉我的,他说师兄是为了做负能量剥离器的报道,特意来胡教授身边学习的。”
  白真愣了愣,他没料到雷博文居然能这么掰。
  “是啊。”他点了点头:“虽然还在测试阶段,但是很多东西都在慢慢出台,我想拿到一些一手新闻,就过来了。”
  “唔……好吧,不过我对那个可不怎么了解,你要是有些事情想打听,还得问胡教授本人。”刘舒说道:“毕竟……我……不是特别赞成这玩意儿的存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1 17:16
第10章 好与坏
  白真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女孩却浑然不觉自己刚才说了什么样的话,只是自顾自的吃完了早饭,拍了拍身上的食物碎渣,就站了起来。
  “走吧,我带你去办公室。”她用纸巾抹了抹嘴,说道。
  “哦,好。”白真站了起来,看了看她,犹豫再三,还是开口问道:“你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刘舒笑了笑。
  “这个啊,只是我自己的一个想法而已,你可千万别告诉胡教授和雷教授,不然我就完了。”她说着,带头朝着三号楼大门走去。
  白真见问不出什么,也就没有再多说话,跟在了她的身后。
  胡凯的办公室里空无一人,刘舒在门后鼓捣了一会,拿出了一个扫把和一个簸箕:“呐,给你。”
  白真接过,有些不解的看着她。
  “看我干吗?动手打扫啊。”
  他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自己这个助理处理的杂事中,也包括了打扫办公室这一个职责。
  “别这样委屈。”刘舒变戏法一样找出了一块抹布:“胡教授办公室里有一些私人物品,他不愿意让阿姨进来打扫,只能我们来了。”
  所以,这也算是变相的表示,自己获得了教授的信任?
  白真打量了一下自己要打扫的范围,发自内心的怀疑这个女孩是借着胡凯的名字叫自己过来帮忙的。
  胡凯的办公室不大,但是他们在打扫的同时还要注意文件的摆放,好不容易打扫的差不多了,时间已经到了十二点,白真有些后悔为什么不听母亲的话再吃一个三明治,他现在除了饥肠辘辘之外,还感觉四肢有些乏力。
  “差不多了,我们吃饭去吧。”刘舒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把抹布洗干净,又放回了原位。
  白真把工具放到了门后,去洗了洗手,转身出门就看见几个人站在不远处的地方朝着他这张望。
  应该是来找胡凯的学生吧。白真这么想,他摸了摸开始隐隐作痛的肚子,决定去食堂吃点东西。
  “那个……不好意思。”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5596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