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倒影[原创]
32847个阅读者,7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1 17:16
他才走了几步,身后就传来了一个声音,白真回过头,看见那几个学生正看着自己,脸上带着一些犹豫。
  “有事吗?”
  “胡教授在里面吗?”其中一个男生指了指关着的办公室大门,轻声问道:“我们有些事情想请教。”
  “不在。”白真摇了摇头,“教授出差去了。”
  “这样啊。”几个人交换了一个眼神,“那请问你是新来的助教吗?”
  “我……”
  白真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起来,这几个学生显然是没发现他脸上写满了不乐意,居然还在追问。
  “助教的话,应该也可以请教你吧?”
  “你们几个!”
  不等白真开口,那扇门就被打开了,刘舒走了出来,脸上的表情很是难看:“装作新生就可以蒙混过去吗?我说了多少次,教授拒绝采访!我们也拒绝!不管他是不是助教,都跟你们没关系!”
  几个人看见刘舒,似乎有些不满,但是终究什么都没说,只是低声嘟囔了两句,就转身离开了这里。
  “啊啊啊烦死了!我一定要跟教授说这件事情!”刘舒说着,拿出钥匙开始锁门:“成天鬼鬼祟祟的在这里徘徊,想知道一些一手资料……教授怎么可能会把重要的东西随随便便放在这里嘛!”
  “他们是什么人?”白真问道。
  刘舒撇了撇嘴。
  “是新闻系的,明年要毕业了,不知道受了什么奇怪的委托,天天在这里游荡,找个机会就想问我们一些关于负能量剥离器的事情。”
  “那个还没申请专利,这样算是学术剽窃吧?”白真说道。
  刘舒摁了电梯,叹了口气。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1 17:16
“是没申请专利,很多东西,包括负能量监测都还在试用期,可是他们太多人只看到好处,没看见坏处。”
  他们进了电梯,封闭的空间里,白真听见刘舒低声说道。
  “试验的一部分人里的确没有出现过奇特的反应,但是不代表没有例外,我一直劝教授,不要太心急……”
  她似乎想起了什么,没有再说下去。
  “有什么疑问,你到时候可以自己问教授。”刘舒拨了拨垂落到额前的短发,“能告诉你的他会告诉你的,我说的都不能作数。”
  白真没有说话。
  午饭过后,刘舒有课先离开了,白真就漫无目的的在学校里四处闲逛。
  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回家,如果回去了,不知道母亲会说些什么,与其这样,不如在学校里四处走走。
  刚毕业不久就重返校园,还是孤身一人,想到宿舍里其他三个人,白真心中不免有些唏嘘。
  路过图书馆的时候他看见一个学生正在发传单,看见白真走来,他连忙迎了上来。
  “同学你好,请问你测试过自己的负能量指数吗?”
  白真原本不想理会直接走开的,但是听到这句话,他的脚步顿了顿,转而看向那个学生手中的传单。
  大约是看出了白真对这件事情有些兴趣,那个人连忙把传单塞到了他的手里:“我们学生会开设了一个服务站,虽然暂时没有引进负能量剥离器,但是可以帮你检测一下,怎么样,要不要去看一看?”
  白真看了看传单上的字,写的东西跟这人说的大同小异。
  “胡教授授权给你们的?”
  “那是当然的啊。”那个人笑着说道:“说起来有些不好意思,H大不是我的第一志愿……我刚来的时候很是消沉,还是我室友硬拉我去检测了一下负能量指数,结果高的吓人,我就去做了负能量剥离。”
  他说这话的同时,还不忘给边上的学生散发传单。
  “然后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1 17:16
白真耐心的看着他把传单递给了别人,转过头再看向自己。
  “然后我就感觉,那种心情都没有了。”那人说:“就好像……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我做不到一样,你懂吗,那种,那种突然对一切有了信心,有了希望的心情……”
  “我……不是很懂。”白真朝他笑了笑:“对了,这个负能量剥离有没有什么副作用?例如剥离了之后会变得神经质之类的?”
  那人脸上的笑容微微收敛了一些,看着他:“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啊,总会有些副作用吧?毕竟这东西再让人难受,也还是自己的,不是吗?”白真挠了挠头,假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所以真的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吗?”
  “当然没有。”那个人明白了白真的意思,脸上的笑容更加明显了一些:“怎么可能?只是让他们从你的身上离开而已……”
  “离开?那它们去了哪里?”
  那人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了。
  “我知道你是谁了。”他冷冷地说:“论坛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报道和帖子,都是你写的吧?”
  “什么?”这下轮到白真愣住了。
  “不管你怎么诋毁这件事情和胡教授,对你没有任何好处,相信我。”那人转过身,没有再看白真一眼:“这件事,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这句话,他似乎在哪里听到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2 21:42
第11章 寻尸
  那个人说完这句话,就没再理会白真,转而凑近其它靠近图书馆的学生,散发自己的传单。
  白真有些好奇那个所谓的服务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正想去看看,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是陆扬,白真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老四!老四!你快点来我这!快点!”陆扬的声音似乎特别兴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好事:“这次真的是有事情!”
  “什么事情这么急?我这……还在外头呢。”
  “你还记得上次魏美珍的案子吗?”陆扬在电话那头说道:“我这搞到了一个关系……可以放我们进去偷拍,要不要一起?”
  白真一愣。
  “什么……你哪里弄来的关系?”他压低了声音,躲到了一边,“尸体不是在警察局吗?你怎么……”
  “别问这么多,你到底想不想看?”那边似乎有人在喊他,陆扬开始有些不耐烦:“不就在那堆东西的后面吗,诶,对,就是那,你先冲着电,我打个电话!”
  “一个小时后我们就要出发了,你爱来不来吧。”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留下白真一脸错愕的站在原地。
  魏美珍的……尸体吗?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2 21:42
白真犹豫了片刻,给刘舒发了个短信,告诉她自己有事先回去了,之后如果有工作安排再联系自己。
  他在校门口打了辆车,冲到了那个小报社。
  陆扬似乎在里头忙碌,出来开门的是一个看上去有些愣头愣脑的男生。
  “你是谁啊?”他把白真上下打量了一番,似乎有些不满的说道:“我们不招人了,你要是想找工作的话,楼下的保安室应该可以接待你。”
  “我不是来找工作的,我来找陆扬。”白真挑了挑眉,说道:“他刚才打电话叫我来这个地址。”
  “哦,扬哥啊,他现在很忙,没空,你明天赶早吧。”
  那小子说着就要关门,被闻声走来的陆扬一把拦住。
  “孙哲宇你小子吃了雄心豹子胆?我的兄弟你都敢拦?”陆扬弹了弹那男生的脑壳,有些哭笑不得:“我刚不是让你把人带进来吗?你这就给我把他往外赶?平时教你的都忘干净了?嗯?”
  孙哲宇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有些不大高兴的低声嘟囔了几句,侧过身让白真走了进来。
  小报社一如既往的乱,白真拨开了一份手稿,给自己腾了个地方出来。
  “这次的照片得你来拍。”陆扬给他倒了杯水,“这小子还太嫩,看见尸体就反胃,你是老手,带一下吧。”
  “我又不是专职的记者。”白真终于明白陆扬急匆匆的叫自己赶过来的真正目的,顿时心中有些不大乐意:“再说了,拍尸体这件事情……你能不能不提了?”
  陆扬耸了耸肩,“成,不说,你就当帮兄弟一个忙吧,事成了我请你吃饭。”
  白真转过头看了看正在整理东西的孙哲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2 21:42
“上次来我就想问了,你们这就两人?”
  “不止,其他的大部分在一些三线小明星家蹲点,或者是去一些地下作坊……你懂的。”陆扬笑了笑,“你先在这坐一会吧,我们三点准时到那里。”
  “你怎么找到的关系?”白真皱起了眉头问道:“那个地方应该不好进去吧?何况是带着长枪大炮……”
  “不不不,这次带的是数码相机。”陆扬努了努嘴,示意他看另一侧正在充电的相机:“单反什么的,我又不用刻意拉长镜头,特殊事件特殊待遇,何况数码相机的像素又不是不能看。”
  “扬哥,那家伙来消息了。”孙哲宇走了过来,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镜,:“他已经到了。”
  “好,那我们也差不多该走了。”陆扬拔掉了充电器,看了看里面的电源,直接拉开白真的背包,把相机放在了里面。
  “你干什……”白真白了陆扬一眼:“你干嘛放我这里?”
  “等下要你来拍照啊。”陆扬笑嘻嘻的比了个耶的手势,转身开始寻找车钥匙。
  H市的市局离这个小报社有些路程,也幸亏这个时间不是高峰期,他们顺顺当当的来到了目的地。
  陆扬把车停在了附近的一个居民区里,就带着二人朝着市局进发。
  白真以为他们要走的是前门,正在担心会不会被人发现,就看见陆扬拐了个弯,绕了个小路,来到了一扇小门边。
  这里似乎是垃圾车的出入口,一股酸馊的霉味扑鼻而来,孙哲宇有些厌恶的捂着鼻子,白真却只是皱了皱眉头,就没什么反应了。
  陆扬更加没有什么了,就连表情都没露出丝毫的不适。
  他掏出手机,点了一个号码,等到对面响了三声,就挂掉了电话。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2 21:42
几分钟后,门那边传来了匆匆的脚步声。
  迎面而来的是个上了些年纪的男人,看上去应该五十出头,行色匆匆,看见三人出现,他的脸上带了一些紧张。
  “你们最好快点,他们在楼上开会,现在那里暂时没有人。”男人替他们开了门,低声说道:“从西面的楼梯下去,那里的监控出了点问题,不会快被人看见的。”
  陆扬点了点头,塞了几张大钞在那个人手里,领头走进了那栋小楼。
  白真看了眼这栋三层的建筑。
  这个地方他曾经来过,是四年前,那个时候……
  “快点,老四。”走在牵头的陆扬拉了他一把,“现在不是缅怀当年的时候。”
  白真低低的嗯了一声,加快了脚步。
  顺着楼梯拾阶而下,四周的温度越来越冷,身后的孙哲宇似乎打了个寒颤,有些不大情愿的放慢了脚步。
  “你要么现在就给我滚,明天别来上班了。”陆扬低声训斥道:“现在知道害怕了?当初选这行的时候干嘛去了?”
  孙哲宇喃喃的说了句什么,白真没有听清楚,但是他的步速明显变得快了许多。
  “四号,四号……”陆扬嘴里念叨着,一边对着房间号,“啊,找到了,小孙,ID卡拿出来。”
  孙哲宇在包里翻了一遍,把一张卡拿了出来,递给了陆扬。
  “滴”的一声,白色的门应声而开。
  白真只觉得身边的温度更加冷了一些,他叹了口气,知道现在想临阵脱逃也来不及了,只能跟在陆扬的身后进入了里面。
  消毒水的味道夹杂着血腥气,有些刺鼻,白真从一边的台子上抽了两只消毒手套,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相机。
  他转过头,面向解剖台。
  魏美珍的尸体就这样静静躺在干净的台子上,身上盖着一块白布。
  白真端着相机站在一边,陆扬示意孙哲宇掀开白布。
  胆小的男生颤颤巍巍的掀开了那块布,露出了藏在下面的尸体。
  他们在做完病理解剖之后并没有缝合尸体,而是就这样让它大喇喇的躺在那里,白真瞬间被扑面而来的血腥气迷了眼。
  他也看清楚了,魏美珍的脸。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2 21:43
 眼睛已经被合上了,可是那张嘴……
  “这是什么情况?”耳边传来了陆扬的惊呼,白真这才想到自己前来的目的,端起相机,忍着不适,找了几个角度开始拍照。
  “她的嘴……是被什么戳烂的?”孙哲宇怯生生的说道,他距离解剖台最远,几乎是快要贴在墙上了:“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陆扬俯下身看了看。
  “似乎不是刀子?”
  白真放下了相机。
  魏美珍的嘴部,横七竖八的都是伤口,似乎行凶者对她怀有莫大的仇恨。
  “看这个形状,有点像是竹签……难道是羊肉串的铁签子?”白真觉得胃里有些不适,但他不想说出来:“等等……她的舌头呢?”
  他把相机放到了包里,伸出手,用了些力,掰开了魏美珍的嘴。
  “舌头……没有了?”陆扬低低地说道:“他们解剖得割了舌头?”
  “不……”白真看了看那个伤口,心有余悸:“这个切口……边缘非常的不整齐……似乎……似乎……”
  陆扬和孙哲宇不约而同的看向白真。
  “似乎……是被半撕半扯下来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5 17:40
第12章 失踪
  翌日早晨,白真带着一身疲惫起了床。
  昨天发生的一切仿佛都是在梦里进行一般,魏美珍那张破碎的脸,法医处的消毒水味,还有白色的灯光,都已经恍惚的快要记不清楚。
  他看了眼手机,发现刘舒没有回自己的短信,不免有些疑惑起来,拿不定主意自己到底要不要再去一次H大。
  餐厅的桌上只有一片面包,边上放着一碗早就冷掉的牛奶,一看就知道是他爸临上班前准备的。
  白真探头看了看父母的房间,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两个人一起出去了?
  他有些奇怪,但是已经饥肠辘辘的感觉让他放弃了胡乱的猜想,白真坐了下来,开始吃起了早饭。
  一直到九点多,手机才提示他收到了一条消息。
  打开一看,是刘舒的短信,告诉他暂时不用去了,十月八号准时到胡凯的办公室报到,不要迟到。
  除此之外,就在也没有别的消息了。
  白真犹豫了一下,还是给母亲发了消息,问她去了哪里,什么时候回来。
  然而自那之后,手机就没有再响起过。
  直到晚上父亲下班回家,父子二人面对空荡荡的客厅,白真这才意识到了什么,立刻给沈茹打了个电话。
  “你妈?她没有来我这里啊。”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有些吃惊:“我今天给她打电话也没接,发消息也没回,我还以为是你们那有事,她没空呢。”
  她不在沈茹家?那会在哪里?
  “你外婆说她没有去过。”白真挂了电话之后,父亲的声音从他的身后响起:“她不会连个消息都不回,难道是手机没电了?你妈出门是去了哪儿?”
  白真摇了摇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5 17:41
“我八点半起的,那时候妈已经不在家了。”
  父亲沉吟了片刻,嘱咐他在家等电话,自己穿上外套出了门。
  白真忐忑不安的等了半个小时,才看见大门又一次被打开。
  “服务站的人说你妈今天去了一次,可是之后她去了什么地方,就没有人知道了。”
  听完这话,白真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
  他想报警,但是被父亲阻拦了。
  “说不定是遇到了老朋友,聊天聊得忘了时间,既然手机还能打通,应该是没有什么事。”他看了看时间,微微皱起了眉头:“再等等吧。”
  类似的事情以前的确发生过,白真稍稍安了心,同父亲坐在客厅看电视,时不时侧过头看看玄关,希望那扇门会打开。
  一直到时针指向了十一点,大门都没有动静。
  白真又给母亲打了两个电话,始终是振铃,对方却没有应答。
  这下连父亲都有些着急了起来。
  白真给母亲认识的几个人都打了电话,请他们有消息了就告诉自己,然后穿上了外套,想要出门。
  “我跟你一起。”他爸拿了钱包和钥匙,跟在白真身后一起出了门。
  他们先是在小区里找了一圈,毫无收获后,父亲又开车带着白真在附近转悠。
  沈茹家附近,福利站附近,甚至父亲特意开去了外婆家,他们都没有找到母亲的身影。
  回到家中的时候已是零点过后,白真有些无力的坐在沙发上,手机已经被他打到没电,却还是不见母亲的踪影。
  “再等等……”他爸倒了两杯水,低声劝慰道:“说不定是手机丢在什么地方了,她又正好遇到了熟人……”
  白真有些绝望的看着他爸,那一脸的担忧骗不了任何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5 17:41
“明天她没有回来,我们就去报警。”他喝了口水,低声说道。
  然而不用他们去找警察,对方就已经自己找上了门。
  当门铃响起,白真兴冲冲的打开门,看见的却是两张熟悉的脸孔时,他的心已经落入了万丈深渊。
  “你们怎么来了?”他有些嘲讽的说道:“总算是找到证据来证明我杀人了?”
  “不不不,白先生,我们这次来不是找你的。”高警官的脸上没了笑容,而是带了一些严厉:“廖晓培女士在家吗?”
  白真一愣。
  “我妈昨晚上开始就不在家里了。”他有些烦躁的说道:“我正准备去报警,你们就自己来了……出什么事了?”
  二人对视了一眼,没有搭腔。
  白真这才想起,他们是刑警,而所谓刑警,负责的案子都是……
  “我妈怎么了?!”他不由自主的提高了声音:“你们找她干什么?!”
  “你搞错了,我们并不知道她怎么了。”小警察一改之前急躁嚣张的风格,咳嗽了一声,示意白真不要大声。
  他只得悻悻侧身,让两人进屋。
  父亲听到动静,也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看见穿着警服的二人,不免有些怔忡。
  “啊,你好。”高警官跟他爸握了握手,“白志宇先生是吗?我们只是过来了解情况的,请你不要紧张。”
  他爸没有说话,只是瞥了白真一眼,转身去了厨房,应该是倒水去了。
  白真坐在两个警察面前,有些急躁。
  他自始至终没有告诉过任何人那天发生的事情,虽然母亲的表现一直都是对周骁的死并不知情,甚至在知道之后表现出了极大的震撼和伤心。
  白真都不敢笃定,他妈就真的一点嫌疑都没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5 17:42
毕竟那张脸自己已经面对了二十几年,甚至于他可以肯定这个世界上,自己的母亲没有什么孪生姐妹,甚至是长相相似的表姐妹都没有。
  “我们这次来找廖晓培女士,是为了了解……十七号的那天晚上,她在哪里。”高警官接过了白真父亲递过来的水,微微点了点头。
  “十七号?”白真转过头看着父亲:“爸,你记得吗?”
  “在客厅看电视,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晚上纪实频道有一个考古学节目,我跟你妈一起看的。”父亲想了想,如实说道。
  高警官没有吭声。
  “警察先生,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父亲感觉到了什么,有些不安:“我妻子是出了什么事情?”
  “魏美珍女士死亡的当天,有人看见酷似廖晓培女士的人出现在那个小区过。”高警官一边说,一边盯着白真:“当然,非常巧合的是,周骁死的那天,你的儿子也出现在了现场……”
  “如果没有证据,我劝你最好不要妄下结论,警官。”白真冷冷说道:“这个世界上长相相似的人太多了,会弄错是常有的,不是吗?”
  高警官笑了笑,没有说话。
  “既然你们相信廖晓培女士的清白,那么,也麻烦在她回家之后与我们取得联系。”高警官离去之前递给了白真一张名片,“我们有些问题需要问。”
  白真接过,随手就放在了一边。
  高警官也没生气,只是转过身,领头出了门。
  小警察一直都没有说话,全程只是冷冷的看着白真。
  “你还有话要说?”白真见他眼神阴翳,心里猜测他大约还是觉得自己是凶手,想要找出什么证据来。
  小警察盯着他看了半晌,开了口。
  “四年前……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6 20:57
第13章 袭击
  白真母亲失踪后的第五天,距离第一案发现场五公里远的午菱路。
  吴捨云穿着鞋套,快步跟在师傅身后进入了案发现场。
  死者的尸体就这样躺在床上,头部与颈部早就在利器的作用下分离,血液喷的满墙满地,腥味铺天盖地的朝着每一个进来的人扑来。
  他戴上口罩,默默地站在了法医身后。
  “别问了,这家伙是被自己家的菜刀砍死的。”附身查看尸体的中年法医头也不回的说道:“不过看这个情况,他死的时候竟然是清醒的。”
  吴捨云看了眼床上男人惊恐瞪大的眼睛,打定主意不去接他的腔。
  站在另一侧的师傅动了动,伸出手,指了指挂在男人头顶上的网状物:“这是什么?渔网?”
  法医推了推滑落到鼻梁骨的眼镜:“的确是渔网,具体是什么材质的我不清楚,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是凶手自己带进来的。”
  吴捨云环顾了一圈四周,整间屋子的装潢虽然说不上奢华,但也看得出布置这一切的人都花了很大的心思。
  而这张渔网,如果出现这样的一间屋子里,的确太不协调了。
  “渔网上本来有东西?”他看了看那张网,距离尸体不会超过十厘米,“还是凶手就是借着这玩意儿杀人的?”
  法医冷笑了一声。
  “都不是。”他收拾了下自己的东西,示意可以搬走尸体了:“死者的老婆被人绑住丢在了上面,面对面的放着。”
  吴捨云倒抽了一口冷气。
  “死亡时间,我估计是两天前的晚上十一点。”法医说道:“会有人发现是因为死者的父母打了两天电话没有人接,敲门也没人应,担心出事才报的警。”
  “那他老婆呢?”
  “活着,但是要我说,还不如死了呢。”法医朝自己脑袋比了比:“问她什么话都不说,只是一个劲的抖,有人靠近就会尖叫。”
  吴捨云没再开口。
  法医离开后,其他人陆续将屋子里其他地方勘察完毕。
  “浴室的窗户有被撬开的痕迹,怀疑凶手是从那里爬进来的。”鉴证科的人说道:“但是似乎他清理过现场,我们完全没有发现脚印,或者是手印。”
  “所有的地方都检查过了?”师傅接过他们递来的证物袋,那是一把明晃晃的菜刀,上面满是血迹。
  “除了这把刀……”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6 20:57
师傅叹了口气。
  “明白了,辛苦你们了,再勘察一下别的地方吧。”
  鉴证科的人点了点头,转身继续干自己的事情了。
  吴捨云跟着师傅离开了现场。
  上了车,他看着手中的证物袋,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
  “你想说什么就说好了。”师傅发动了车,淡淡说道。
  “我不明白……为什么连着三起案件,现场除了死者本人的DNA,我们完全找不到任何的东西。”他皱着眉,困惑的说:“不管是什么人,都会多少留下蛛丝马迹,这次这个凶手,也太……”
  “他未必没有留下,只是我们没有发现而已。”师傅说:“何况,有些东西会因为环境原因而被破坏,我们的任务就是去找到未被破坏的。”
  吴捨云没有接话。
  “你还是觉得那个叫白真的小子很可疑?”师傅问,此刻他们正经过忘知路,远远地就能看见几天前出事的那栋居民楼。
  “他不是好人,四年前……”
  “你是警察,小吴,如果没有证据证明他就是凶手,你不能将他定罪,更不能用有色的眼光去看待。”
  吴捨云住了嘴,不愿意再交谈下去了。
  就算师傅这么说,就算他也觉得师傅说的有道理,可他仍旧无法忘记,那个叫白真的人,当时做了一件多残酷的事情。
  不怀疑他是不可能的。
  “晚上会有市里的领导过来,你说话注意一些。”车子里的空气凝结了半晌,他才听见师傅开了口:“不要说些不该说的。”
  所谓不该说的,自然就是他脑海中那些自己的怀疑,以及自己的推测。
  这是不被允许的,因为它们缺少所谓的证据,何况自己只是一个刚来的菜鸟刑警,更加没人相信。
  甚至很有可能会因为这些事情,让领导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
  这些都是不被允许的。
  开会,报告,听那些人说一些自己根本不想听的废话,吴捨云的脑子里明明都是那个男人死去的脸,身体却不由自主的跟着那些人一起坐下,一起站起来,一起伸出筷子去夹菜,一起赔着笑脸跟人说话。
  直到深夜,他拖着一身疲惫回到了宿舍。
  同屋的室友大概是出去约会了,屋子里是黑着的,他没有开灯,连外套都没脱,直接倒在了床上,看着窗外明亮的路灯。
  周骁,魏美珍,他们的过去与白真多多少少都有些联系,虽然无法证明白真到底是不是凶手,可他总觉得,这一切都与白真脱不了关系。
  可是哪有警察靠第六感办案的?你以为是在演美剧啊?
  脑海里一个声音轻轻地笑了起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6 20:57
他烦躁的翻了个身。
  明明应该是黑暗的屋子里似乎多了两个光点,吴捨云起先还没有反应过来,等他意识到那是什么的时候,头皮顿时炸了开来。
  自己的床上躺着一个人!那两个光点就是那个人眼睛反射出的光!
  他的身体顿时僵住,无法动弹。
  可是对方似乎并没有发现吴捨云的出现,只是依旧这样侧躺着,眼睛越过他的身体,看向窗外。
  他想开灯,又不敢开灯。
  他怕自己打开灯,就看见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
  那个人并不是尸体,他可以看见隐约的起伏,以及绵长的呼吸。
  吴捨云不敢动,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了什么。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个人的身体动了动。
  “请问……”那个人慢慢坐了起来,露出了一张清秀的脸,她的眼睛看着吴捨云,温和无比的开了口。
  “你看见我的女儿了吗?”
  他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感觉到她在这里……”女人的手抚上了吴捨云的太阳穴,似乎在摸索着什么:“你见过她……她在哪里……”
  “什么……女儿。”他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我没有见过,不见了女儿应该去警察局,你……”
  “在哪里——!”女人尖叫了一声,扑了上来。
  吴捨云下意识的翻身躲开,他打开灯,看见女人像是鬼魅一样从床上弹了起来,掐住了自己的脖子。
  “你把她带走了!你把她带走了!是你!是你!“
  他伸手就想将女人推开,但还不等他的手碰到她,房门就被推开了。
  吴捨云喘着气,看着自己的室友拎着外卖走了进来。
  “我回来了……你干嘛站在窗口?想跳楼?二楼又跳不死。”室友嘴里叼着一根辣条,诧异的看着他。
  吴捨云没有理会他,只是转过身,看着窗外。
  室友进来的瞬间,女人就从窗户离开了,可他竟然没有看清楚她的动作。
  甚至于,他都没有看见,窗的外面,有女人的影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7 13:36
第14章 交易
  “好的,好的,请及时跟我联系,嗯,是的,没错,麻烦了。“
  白真回到家,就听见父亲在客厅打电话。
  “如果有她的消息麻烦立刻跟我们联系,对,就是这个号码,我不会关机也不会静音的,请放心吧,嗯,好的,谢谢。”
  他换下鞋子,走了进去,就看见满脸疲惫的父亲挂上自己的手机。
  “爸,我回来了。”
  灯被打开了,白真看着似乎瞬间老了十岁的父亲,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回来啦,你茹姨把饭送来了……我吃不下,你吃吧。”他爸说完,就站了起来,似乎是打算回自己的房间。
  “还没有妈的消息吗?”
  这句话白真每天都会问,而他也知道,父亲的回答,也是一样的。
  “没有,你快吃了饭休息吧。”
  他爸没有回头,只是缓缓走进了卧室,把门关上。
  白真颓然坐在饭桌前,看着已经冷了的饭菜,觉得自己一点胃口都没有。
  这是母亲失踪的第五天。
  他爸动用了手里一切可以用的关系,联系熟人,联系警察,甚至联系上了H市日报的记者,登出了寻人启事。
  但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7 13:36
日子一天天过去,白真也一天天的绝望。
  他爸还是没有放弃,每天坚持不懈的给人打电话,托关系,几天下来整个人都消瘦了好几圈。
  白真上了几天班,就心神不宁了几天,他一边盼着听到母亲安然无恙的消息,一边又担心自己父亲的身体。
  把饭菜热了一下,白真匆匆吃了几口,就打算把碗洗了。
  就在他刚刚打开水龙头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一个有些眼熟的号码,白真关掉了水龙头,摁下了接听键。
  “你好,哪位?”
  电话那头是一个人沉重的呼吸,没有说话。
  他皱了皱眉,就要挂掉。
  “白真,我现在在你家的楼下。”电话那头的人终于开了口:“我有些事情要问你。”
  “现在?”他看了一眼时间:“吴警官,我记得你应该已经下班了,难不成现在还有什么奇怪的案子出现,又跟我有关系吗?”
  白真的语气不好,那边显然也听了出来,沉默了片刻,吴捨云淡淡说道:“是跟你妈妈有关的事情,五分钟,你爱来不来吧。”
  他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白真看着黯淡下去的手机屏幕,踌躇了几秒后,果断擦了手,带上钥匙下了楼。
  桂花的香味被夜风带着吹进了楼道里,他快步走到了楼门口,就看见吴捨云站在门洞里,嘴里叼着一根烟。
  “来了啊。”他抬了抬下颚,看着白真:“速度还挺快的。”
  “我妈怎么了,你知道什么消息了。”
  白真不打算跟他客套,直接进入主题,吴捨云却没有立刻开口,只是轻笑了一声,抬脚就要上楼。
  “你做什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7 13:37
 吴捨云回过头,看了他一眼。
  “白真,其实关于你妈失踪的事情,你一直都是在撒谎,对吧?”
  “你他妈……在胡说什么?!”白真的嘴角失控的抽搐了起来,等几秒后他反应过来自己在干什么,眼前已经迎来了一个拳头。
  他的手掐着对方的脖子,几乎是同时,吴捨云的拳头也落在了白真的脸上。
  “你凭什么这么说?!啊!?”他只觉得热血上涌,脑子里浮现的都是他爸这两天憔悴的面容,“你他妈有病是吗?!一会认定我是凶手!一会认定我妈……你算什么狗屁警察?!”
  他的身手和力气都不可能比过吴捨云,三两下就被人提了起来,丢在了花坛上。
  幸好白真家的位置比较偏,附近没有什么散步的邻居,一楼的人家似乎也不在,否则按照这个动静,他早就被人围观了起来。
  吴捨云走下了台阶,蹲在了白真的面前。
  “你妈根本没有失踪。”他的声音没有起伏,“她今天晚上,出现在了我的宿舍,想要动手把我杀了……是你指使的,对吧?”
  什么……他在说什么……
  白真爬了起来,看着吴捨云没什么表情的脸。
  “不可能……”
  “你是把她藏了起来,还是根本……就是在装傻?”吴捨云冷笑道,他扯了扯自己的衣领,白真这才发现那上面有一个深深的掐痕。
  那个颜色……绝对不可能是刚才他做的。
  “今天晚上六点多,她出现在了我的宿舍里,一边质问我,她的女儿在哪里,一边扑了上来。”吴捨云观察着白真的脸色,说道:“白真,你妈其实早就疯了,对不对?”
  白真啐了一口。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7 13:37
“你柯南看多了吗?就凭这么一个幻觉,甚至可以说是你的梦……就来我的面前胡说八道?以为可以吓到我?”
  “就算我说的是梦境……这个掐痕,难道是我自己干的?”吴捨云冷冷道:“毕竟你从四年前就狡猾的像条蛇一样……自以为特别聪明,可以逃过去,不是吗?”
  那句话中的几个字令白真像是触电了一般站在了原地,他看着吴捨云的脸,渐渐地将他与记忆中的某个人对了上来。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他面无表情的说。
  “你忘记了,我不介意帮你想起来。”吴捨云冷笑一声:“四年前,隔壁的S市,朝云山的山腰,观景台。”
  白真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
  “我不管你妈是不是疯了,还是别的怎么样。”他抚了抚自己脖子间的掐痕,“你逃不掉的,白真,你真以为自己做过的事情别人都不知道?还是你以为逃脱了就没事了?”
  “我没有做过。”白真突然开了口,他看着吴捨云,“我没有做过,就不用逃避,你也不需要套我的话,吴警官。”
  “既然你不相信我,手上还没有什么证据,我们也没有任何的必要谈下去了。”他笑了笑:“不过警察夜袭普通老百姓这件事情,可能就要上明天的头条了。“
  “你说什……”
  “有正义感是不错,不过,你是不是太过于偏激了一些。”白真拿出了怀里的录音笔,朝他摆了摆:“H市的市局似乎正在接受领导的检查?不知道我把这个寄过去,再告你一个骚扰……我们谁会倒霉一些?”
  吴捨云一愣。
  白真显然是有备而来,故意先动手的,但是就算这样,吴捨云之前之后威胁的语句,甚至是对于案件的揣测,都会令人感到不安,这绝对不是上级愿意看见的。
  一个只凭自己直觉办案的警察,甚至可以说,一个在无凭无据,就怀疑别人的刑警……不用说也知道会发生什么。
  何况吴捨云也的确动手打了白真。
  他胸口的怒火烧到了头,正想一不做二不休将录音笔抢了过来,就听见白真又一次说道:“做个交易吧,吴警官。”
  “你把关于案子的一切告诉我,让我参与你们所有的调查……我会在事后把这段录音删掉。”
  “我凭什么不能怀疑你们母子两个串通好来耍我?”吴捨云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问。
  今天晚上这件事情,他的确是冲动了一些,但不代表他就必须受到这个人的制约。
  “因为那是我妈,就算她……也是我妈。”白真抬起头,看着自家亮起的灯:“如果她还活着……我想带她回家。”
  “这不是什么威胁,而是交易。”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8 17:37
第15章 进展 
  白真的手里揣着自己的手机,视线却飘到了更远的地方。
  此时是中午,胡凯午休的时候不许任何人打扰,白真也就闲了下来,一个人坐在天台吹风。
  他在犹豫,要不要给陆扬打个电话,但又怕自己的电话被监听,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更麻烦了。
  正想着要不要先跟他约个时间见面,手机就响了起来。
  “喂,老四。”电话那头是陆扬的大嗓门,配合着后面巨大的背景声,令白真下意识的把手机拿的远了一些。
  “你去工地搬砖了?这么吵?”
  “不是不是,现在好了吧?”陆扬找了个僻静的地方,说道:“我是想告诉你,魏美珍的事情有进展了。”
  “什么进展?”白真瞥了一眼天台的门,低声问道。
  “她遇害的当天,小区监控录像出了问题,完全没有拍摄到作案期间内出入楼内的人员情况。”电话那头响起了一记轻轻的声响,似乎是他在用打火机点烟:“可是就在当天差不多的时间,隔壁楼的一户人家被偷了,他们抓住了那个小偷。”
  “然后呢?”白真问:“你说了半天,这跟魏美珍有什么关系?”
  “诶呀,我这不是快说到重点了吗?”陆扬吹了口烟,笑着说道:“说来也巧,那家伙本来打算偷魏美珍那栋楼的,但是他后来改了主意,你猜为什么?”
  “我怎么知道!?”白真有些火了,他不想再听陆扬废话:“你直接告诉我,他后来说了什么?”
  “他说那栋楼闹鬼。”陆扬说着,转过身看着不远处那栋高楼建筑,“他说自己原本是打算跟在一个开了门的住户身后进去的,结果等他走过去的时候,一个黑色的影子,刷的一声贴着门缝就进去了,吓得他完全没了进去的心思,直接改了别家。”
  黑色的……影子?
  白真皱起了眉头。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9326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