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倒影[原创]
20987个阅读者,7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8 17:37
“诶呀,小孙来了,不说了不说了,上次那件事情多亏你了,回头我请你吃饭。”陆扬打着哈哈,不等白真再问什么,就挂掉了电话。
  那小子哪里知道这么多消息的,就算是记者,也……
  白真想到了那个脸色憔悴的中年男人,兴许又是他透露的消息?可是那个人怎么看都是一个普通的门卫,哪里知道这么多的?
  他有些烦躁的啧了一声,陆扬这通电话让他觉得浑身不得劲,总觉得哪里不对,可是又说不上来。
  虽然上次分开时说有消息要打电话的也是自己……
  白真思索了片刻,给吴捨云发了一条消息,约他晚上见面。
  “师兄!”
  他正在编辑消息,身后就传来了一个声音,吓得白真险些将手机丢下了楼。
  “你干什……刘舒!你想吓死我!”
  白真转过头,就看见刘舒那满是笑意的脸。
  “哈哈哈,这话该我问你,师兄你在给谁发消息呢,我刚刚走上来那么大脚步声你都没听见。”
  女孩笑得一脸狡黠。
  “我在想事情……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我问胡教授,他告诉我的。”
  刘舒依靠在了白真身侧的栏杆上,好奇的看着楼下的景色。
  “有什么好看的?”她托着下巴,看了看白真,“师兄,你心情不好哦?”
  白真摇了摇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8 17:37
 “那你眉头皱得这么紧。”刘舒扮了个鬼脸:“是不是胡教授对你太严厉了,感觉压力有些大啊?”
  胡凯作为一个业内数一数二的人物,对于助手的要求自然挺高,白真苦笑着说道:“那也是正常的吧……放心好了,我现在做的事情就是替他写一些稿子应付那些记者,没什么压力的。”
  刘舒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师兄……胡教授……有没有让你去测量自己的负能量指数?”
  又是这样的话。
  白真的脸沉了下来。
  在H大的这几天,他天天写的稿子都是关于这门技术的,甚至校园里许多学生都在讨论这件事情,然而白真并不想去听到这些。
  他发自内心的不赞成这东西的存在,却又对于它的强大无能为力。
  “我没有叫你去的意思啦。”刘舒看出了他的不悦,连忙解释:“我是想告诉你……别去。”
  白真没有说话。
  “这不是什么好事,师兄。”刘舒声音轻轻的,尽管此时天台上只有他们两个人:“不管你遇到多可怕的事情……都不要去。”
  她说完这些话就离开了,留下白真一个人站在原地。
  刘舒似乎对于负能量剥离器非常抵触,可是为什么她会愿意成为胡凯的学生?还事事冲在前头?
  白真觉得自己有些看不懂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8 17:37
他给吴捨云发了消息,询问他什么时候可以见面谈谈,结果一直到下班,他都没有收到任何的回复。
  兴许是在忙?
 白真坐在车上,又看了看手机,确认自己没有收到任何回复后,不免叹了口气。
  这家伙……应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回到家,依然是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白真叫了个外卖,就坐在电脑前搜索所有关于负能量剥离器的新闻。
  除了自己之前按照胡凯要求修改的新闻稿之外,几个不见经传的小新闻网也出现了类似的新闻,里面的东西,却令白真大跌眼镜。
  《负能量剥离器未必是人类未来的福音》、《未知的能量,未知的目的》,类似这样的题目充斥着大多数小网站的首页,令人瞠目结舌。
  这种新闻网大势基本都是随着大站走的,甚至很多报导都是照搬不误,怎么到了这件事情上,就出现了那么大的分歧?
  随着网页的下拉,白真看见了不少评论,大多数人是在抨击这样的报导,有的人怀疑是业内对手作怪,有的人怀疑撰稿人根本就是居心不良。
  白真看了眼那篇报导,感觉到了一些怪异。
  凭借他的经验,这样未加修饰的文字和断句,竟然与之前看见的某论坛楼主直接联系到了一起。
  是同一个人吗?他想。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8 17:37
 门铃响了,白真起身拿了外卖,又坐回到了电脑前。
  将其他几篇文章一一阅读了一遍,白真更加肯定了,这的确是之前那个楼主写的,所有的,关于负能量剥离器的负面新闻,都是他写的。
  这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
  手机亮了起来,白真解了锁,就看见在自己之前发给吴捨云的消息下面,出现了一条回复。
  午菱路死者名字叫做金涣,四十五岁,死者妻子当时与他一起在案发现场,但是没有死,据推测是被凶手挂在了凶手尸体前,与他面对面了两天。
  白真看到这条消息,背后顿时升起了一股寒意。
  依旧是无缘无故的仇杀么?他回复道,死者的生平查到了什么?
  这一次吴捨云的消息回复的很快。
  他毕业于H市市立鑫封高中。
  白真无声地叹了口气。
  他知道吴捨云在暗指什么。
  那是他母亲毕业的高中。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9 14:21
第16章 怨恨
  白真约了吴捨云,在自己家附近的一个烧烤摊见面。
  九点十五分,他来到摊子上的时候看见对方已经坐在了那,手边是一瓶冰啤,还有一些刚刚端上来的烤肉。
  “你竟然可以喝酒?”白真在他对面坐下,看着已经没了小半瓶的啤酒,挪揄道:“不怕耽误事?”
  “已经下班了,没事,况且……我师傅最近不太愿意让我出外勤了。”
  吴捨云又干了一杯酒,苦笑着说道。
  白真大约猜到了是为什么。
  这小子人不坏,还颇有些正义感,但就是正义感让他不能摆正自己的位置,冷静思考,对于一个警员来说,是好事也是坏事。
  “老板,三串牛肉,再来一个蒜香扇贝,多放点蒜。”
  白真没有接他的话,转而朝着一边大声说道。
  “好嘞!”老板远远应了,背过身去,开始做事。
  白真转向另一侧。
  “你知道的,都在短信上了吧?”他给自己也倒了一杯,低声说道:“所以……这三个死者的共同点……都是一样的?”
  吴捨云摇了摇头,神色复杂。
  “魏美珍与金涣还能搭得上,周骁的案子……我实在没有找到任何共同点,只能单独列出来思考。”
  “魏美珍是她小学的老师,也是我的……”白真欲言又止。
  吴捨云抬眼看向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9 14:22
“她算不上是什么好人。”白真有些急促的说道:“我说不上来,学校里对她的风评不好,如果不是她跟校长关系好,恐怕也做不到什么教务处主任。”
  “我们调查下来的情况也是这样。”吴捨云拿起了一根肉串,吃了起来:“她曾经在一个学生发高烧感冒的情况下勒令对方跑八百米,最后那个孩子被送进了医院,孩子的父亲扬言要她好看,最后却不了了之。”
  “送钱了吧?”白真冷笑一声,此时他点的菜被送了过来,老板又与他聊了几句,才转身离去。
  “并不是。”吴捨云说道:“孩子的父亲的确去了教育局,也去了法院,可是对方却不愿意受理……”
  “什么?”白真一愣,“这么严重的事情,竟然没有人愿意受理?”
  “听说是因为魏美珍的后台关系很硬。那个孩子在病好之后受了很大的心理创伤,不愿意上学,她父亲只能把她留在家里。”吴捨云叹了口气:“我……前几天去过他们家,女孩的母亲已经过世,她父亲白发苍苍,还得赚钱供养自闭症严重的女儿。”
  “那件事之后,女孩甚至无法与人进行交流。我看了当时她去就诊的记录,她告诉医生,学校很可怕,有怪物,她不想去。”
  白真沉默。
  站在讲桌后的老师,背负着读书育人的责任,但是又有谁知道,那份责任背后几分真几分假?
  甚至,那个背负着责任的人,到底有没有这个资格呢?
  “她父亲没有嫌疑。”吴捨云叹息道:“我与他交谈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是肝癌晚期,硬撑着这样的身体,还要照顾无法正常生活的女儿……”
  “这样他的嫌疑反而大。”白真打断了他的话:“不要小看一个已经失去了希望的人,他们……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吴捨云没有回答,只是看了他一眼。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9 14:22
白真没有在说话,只是沉闷的喝着酒,另几桌的客人都在高声谈笑,只有他们这里安静无比,仿佛无法融入四周的环境。
  半晌,吴捨云开了口。
  “金涣那边的消息,你要不要知道?”
  白真点了点头。
  “他在鑫封高中读书的时候,不是什么好人,虽然说不上是混混,但也是个十足的混蛋了。”
  “据说他在学校里一直欺负比自己弱势的同学,大部分是男生,他有时候还会欺负女生,其中被他欺负的最厉害的……是你母亲。”
  白真握着杯子的手微微收紧。
  吴捨云似乎并未察觉他脸上的异样,继续说道:“你母亲是高一下半学期的时候转学到这里来的,因为她在之前那个学校,与一个男生早恋,被师长发现,你外公就让她转学到了这里。”
  “因为内向,再加上是刚刚转来,没有什么朋友,她很快就变成了金涣的主要欺负对象,从把她的书包从五楼丢下去,到下课后故意堵着她不让她上厕所,老师们也因为某些原因,对这些情形视而不见……”
  “王八蛋。”白真低声骂道:“怎么会有这种烂人!”
  吴捨云摇了摇头。
  “这还不算最过分的,你母亲曾经有机会可以考上美院,她那时候做了一副画,想要拿去参加比赛,可是就在第二天要交给老师的时候……”
  那副画,被人残忍的,用红色的颜料涂抹成了最不堪的字句,活生生的呈现在了老师和母亲的眼前。
  “这种情形,从欺负逐渐变成了骚扰。”吴捨云皱眉道:“那三年你母亲一直没有过什么朋友,金涣变本加厉的欺负她,放学会尾随她回家,把她堵在楼道里……说一些,恶心的下流话。”
  白真倒吸了口冷气。
  “什么……这都是谁告诉你的?他怎么会知道?!”
  “是你母亲曾经的一个同学,那时候住的离他们家比较近,他在回去的时候曾经见到过一次。”吴捨云解释道:“他原本想去解围,但是金涣呵斥他,再加上身边的同学劝说,只能离开了。”
  白真只觉得自己的心渐渐冷了下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9 14:22
他不知道……他一直都不知道,妈妈被人这样欺负过。
  想到她曾经那么的神经质,有的时候会突然变得暴躁的情绪,白真觉得自己似乎可以明白什么。
  “不过,他说的那段话里,有些东西引起了我的注意。”
  “什么?”
  “他说,当时金涣骂他‘看什么看,没见过啊?要不要一起啊?’的时候,你母亲似乎本来想逃开的,结果被他拉住,抽了耳光……”
  白真重重的放下了手里的酒杯。
  “别急,这不是重点。”吴捨云环顾了一下四周,幸好这里比较吵闹,没有人发现他们这里的异样:“重点是……我们在金涣妻子的衣服口袋里,找到了一张纸条。”
  白真一愣。
  吴捨云掏出手机,选中了一张图片,放在了他的面前。
  那是一张在普通不过的白纸,虽然已经被蹂躏的皱成一团,上面的字还是清晰可见。
  写字的人用的应该是黑色记号笔,字体有些潦草。
  想看吗?那就好好看看吧。
  “这是什……”白真抬起头,看向吴捨云。
  “字迹比对过了,是你母亲的。”对方一脸凝重的说道:“而且,我们推测,这句话不是对金涣妻子说的。”
  “那会是对谁?那里除了她,就只有……”
  “我觉得可以理解为,这是她对于多年前那件事情的回应。”吴捨云的眼中带着一抹同情:“她怨恨金涣和魏美珍对于自己的欺凌,想要用这样的方式反击。”
  “这不可能,绝对不会是我妈。”白真矢口否认:“我妈她……她根本就不可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
  “你刚才也说了,失去希望的人才最可怕。”吴捨云将手机收了起来,笑了笑:“何况……我觉得,你母亲隐瞒你的事,应该不止一两件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24 15:36
第17章 悬挂
  “这是刚写好的初稿,麻烦您过目一下。”白真把一个U盘放在了胡凯的手边,低低说道:“接下来所有的研发成果……确定都不朝外公布吗?”
  男人瞥了一眼他的脸,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大部分成果都是机密,所有的资料都由我亲自接收,外界问起,你就只管按照我之前吩咐的说。”
  他把U盘插入了接口,打开了文档。
  白真知道胡凯不喜欢自己多话,也就没有再多问什么,转身坐到自己的位置,开始编辑另一篇文章。
  作为负能量剥离器的研发者之一,胡凯每天不但要应对来自各界研究者的质疑和讨教,甚至还需要应付各路媒体,作为新闻系毕业的人,白真当然知道该怎么应付他们。
  令白真不解的是,胡凯很大一部分时间都不愿意接受来自媒体的访问,小门小户的报社也就算了,那些市日报社的新闻记者都被他拒之门外。
  从来只有胡凯自愿发表的文章,没有他们可以进门取材的道理。
  就算是这样,关于负能量剥离器的新闻依旧是最高最热的,白真好几次在下班的时候被人跟踪,甚至是有人直接追问他关于胡凯的研究成果。
  他连应付都懒得应付,直接转头走人。
  白真看着眼前空白的文档,想着之前胡凯交给自己的题目,正要动手打字,手机就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拿着手机出了门。
  “喂,茹姨。”
  “阿真,抱歉打扰到你了……我还是担心。”沈茹的声音透过电话传来,带着一些怜悯:“你跟你爸……需要我们帮忙吗?”
  “不用,谢谢茹姨。”白真疲惫的笑了笑,同样的话他一天可以从不同的人那里听到好几次,外婆的,沈茹的,父亲同事的,“我跟我爸可以照顾好自己,对了,昨天的糖醋小排很好吃,谢谢。”
  “你总跟我这么客气。”沈茹叹了口气:“你放心吧,我跟你雷叔向警局的朋友打过招呼,他们会尽全力找到你妈的。”
  白真嗯了一声,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说自己有事要做,就挂了电话。
  两件案子里的受害人都与自己的妈妈有莫大的关系,现在她又无故失踪,加大了嫌疑,就算白真再不想承认,他也不得不在证据面前低下头。
  重新坐到自己的位置,白真继续刚才自己没做完的事情。
  直到短信提示音响起,他才发现,已经是午饭时间了,胡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了,自己竟然完全没发现。
  “师兄,一起去吃中饭吗?食堂今天的菜好像很不错哦。”
  发信人是刘舒。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24 15:36
白真看了看自己写的文章,想了想,又添了几句,点了保存,拿着钥匙和钱就锁了办公室的门。
  胡凯下午有个会议,应该不会回来,白真也就不担心会出现教授被自己锁在门外的情况了。
  “师兄!这里!”
  远远地白真就看见了刘舒,她已经买好了饭,坐在一个位置上,朝自己挥着手。
  白真示意自己看见了,然后就加入了排队的人群。
  刘舒说的没错,今天食堂的菜的确很不错,他要了两个自己喜欢吃的,又打了份汤,就做到了那个位置上。
  “师兄你今天下午有空吗?”刘舒咬着筷子,眼睛盯着白真的盘子:“我们要去给一个老师送东西,人手不太够,你可以来帮个忙不?”
  白真想了想,胡凯下午不回来,自己的事情也做完了,只要把文章拷给他就好。
  “可以,下午几点?送什么?”
  见他同意了,刘舒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
  “就是送些礼物什么的,那个老师最近生病了,我们想去慰问一下。”
  “我看是想跟老师打好关系,好多加点学分吧?”
  “诶呀师兄你说什么大实话呢。”刘舒从白真的盘子里加走了一块肉,笑嘻嘻道:“我们真的只是很单纯的想慰问一下生病的老师而已啊。”
  白真失笑。
  他下午又回了一趟办公室,与胡凯确认了他下午不会回来之后,就收拾好了东西,来到了与刘舒约定好的地方。
  那是H大的北校门,几个学生早就等在那了,看见白真,每个人都笑的心照不宣。
  白真有些莫名的看着其中几个女生快步走过来给自己一个水果篮子,让他提着,然后又快步走回了自己同伴的身边。
  “笑什么笑啦!”刘舒低声斥了一声,示意他们跟上自己。
  那个生病的老师就住在不远的上林园,虽然是个高级住宅小区,名字却怎么听怎么让人觉得不太吉利,所以住在这里的人并不是很多。
  大家找到了老师住的那栋楼,摁响了门铃。
  “嗯?老师不在家吗?”刘舒皱了皱眉,掏出自己的手机开始打电话:“喂,啊,金老师,我们……哦,你在医院啊,不好意思……不是不是,我们想来看看你的,既然你不在,我们就……啊不用不用。”
  对方不知道跟刘舒说了什么,片刻过后,就听到门锁传来了“咔嗒”一声,应该是有人打开了楼门。
  女生们小声说着什么,带头走了进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24 15:36
老师住在九楼,他们得等电梯,白真傻乎乎的站在她们身后,看着面前小麻雀似叽叽喳喳的女生,有些后悔。
  电梯来到了一层,发出了叮的一声,随即缓缓开了门。
  女生们说着话,就想抬脚往门里去。
  白真也想跟着进去,却猛然发现哪里不对劲。
  空气中若隐若现着一股血腥气,他看了眼电梯,里面什么都没有,空荡荡的,但是如果这样的话……那股味道从何而来?
  “师兄你在发什么愣啊。”刘舒摁着打开键说道:“快点进来啊,你难道想爬楼梯上去吗?”
  女生们发出了一阵窃笑。
  白真挠了挠头,有些不大情愿的走进了电梯。
  电梯缓缓朝上,他们看着显示的数字从一慢慢跳到了七,随后就没有动了。
  白真下意识的想朝里面挤一挤。
  由于背对着门,他没有看见门打开后,身边人的脸色。
  正在疑惑怎么没有人进来时,电梯门又一次关上了,他们继续朝着九楼上去。
  电梯内没有人说话,甚至连刚才还有的窃窃私语都不见了。白真疑惑的看了一眼四周,发现几个女生脸色惨白。
  “你们怎么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24 15:36
老师住在九楼,他们得等电梯,白真傻乎乎的站在她们身后,看着面前小麻雀似叽叽喳喳的女生,有些后悔。
  电梯来到了一层,发出了叮的一声,随即缓缓开了门。
  女生们说着话,就想抬脚往门里去。
  白真也想跟着进去,却猛然发现哪里不对劲。
  空气中若隐若现着一股血腥气,他看了眼电梯,里面什么都没有,空荡荡的,但是如果这样的话……那股味道从何而来?
  “师兄你在发什么愣啊。”刘舒摁着打开键说道:“快点进来啊,你难道想爬楼梯上去吗?”
  女生们发出了一阵窃笑。
  白真挠了挠头,有些不大情愿的走进了电梯。
  电梯缓缓朝上,他们看着显示的数字从一慢慢跳到了七,随后就没有动了。
  白真下意识的想朝里面挤一挤。
  由于背对着门,他没有看见门打开后,身边人的脸色。
  正在疑惑怎么没有人进来时,电梯门又一次关上了,他们继续朝着九楼上去。
  电梯内没有人说话,甚至连刚才还有的窃窃私语都不见了。白真疑惑的看了一眼四周,发现几个女生脸色惨白。
  “你们怎么了?”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3022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