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倒影
16337个阅读者,58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1 17:15
白真抓过手机,却想起之前那个帖子已经被删掉了。
  那个楼主的哥哥,在失踪之前,也有类似的举动,多疑,神经质,虽然没有这样执着于劝说别人去负能量剥离,但也有过这样的情况。
  那个楼主被封号了,可他用的是小号,那么……说不定自己可以在蛛丝马迹里,找到他的大号?
  白真点开论坛,一个版块一个版块的找了起来。
  这个论坛不大,最多在线也就是几千人,是他在找工作时无意间发现的,里面的人大多数是跟自己一样刚毕业的学生,在这里交流求职心得。
  可是最近……似乎大部分,都找到了工作。
  想到了自己,白真苦笑了一下,看样子他爸之前说的一点都没错,一个本科学历根本代表不了什么,只能说明自己的名字印在了他们的毕业证书上。
  他一个帖子一个帖子的翻过去,不知不觉间时间已经超过了十点,白真去洗了把澡,在被窝里继续寻找。
  这个不是……这个,也不对。
  他不知道自己找了多久,直到第二天醒来,手机已经没电了,他爸站在床边,正轻轻拍着白真的脸。
  “阿真,醒醒,你今天可不能晚了。”
  白真看了眼时间,暗自庆幸他爸有房门钥匙,不然今天要是爽约或者迟到了,不管是雷博文还是他妈,都不会给自己好果子吃。
  匆忙的把早饭吃了,白真拿起没充多少电的手机就出门了。
  雷博文的车在说好的时间点出现在了路口,白真坐了上去,毫不意外的发现沈茹就坐在副驾驶上。
  “胡凯这次就在我们这逗留一周,接下来要去几个地方出差。”雷博文边开车边说:“放心吧,你只是处理一些杂事的,有些专业性的文件,他不会让你做的。”
  这样算什么助理?顶多只是个打杂的吧?白真在心里嘀咕着。
  沈茹笑了笑:“阿真别想太多,不管怎样先好好干,要是胡凯认可你,他说不定会把你推荐到你想去的地方。”
  白真点了点头:“我知道的,谢谢茹姨。”
  “这孩子,还这样生分啊。”沈茹从包里拿出了一瓶水,递给白真:“我跟你们家这么多年的交情了,还差这么一星半点的谢意吗?”
  白真讪讪笑着,接过了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1 17:15
H大在市郊的一个大学城里,开车过去大约一个多小时,看着身边的景色越来越熟悉,白真几乎快要不能相信,自己居然又回到了这个地方。
  下车之后,雷博文打了个电话,就示意白真跟自己走。
  而沈茹则说她要在附近逛逛,等下跟他们电话联系。
  胡凯办公室所在的大楼此刻似乎刚刚下课,不少学生从楼中走了出来,二人退到一边,想先等人散去了再上楼。
  “啊,雷教授。”
  不等他们说上几句话,一个清脆的声音就响了起来,白真抬起头,看见一个短发女生朝他们走来,朝雷博文打了个招呼。
  “在这里看见你真是好巧。”
  “啊,你好。”雷博文显然也想起了这是谁,朝她点了点头,转而看向白真:“阿真,这是我班上的学生,刘舒。”
  白真朝那女孩点了点头,对方还了他一个笑容。
  “今天有雷教授的课吗,我没听说啊。”刘舒问道:“还是……教授今天来学校有其它事?”
  “被你猜到了,个鬼灵精。”雷博文笑道:“我来找胡教授,他还在教室里?”
  “胡教授下课就回办公室啦。”刘舒似乎还想说些什么,远远地就有女孩在叫她的名字,也只好作罢,打了个招呼,就转身离开了。
  学生渐渐走了,雷博文才抬脚走进了大楼里。
  “那姑娘是他们班的副班长,小聪明一个。”他看着白真,低声说道:“我带你来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胡凯不希望这种事情在学校里乱传。”
  “我知道了。”白真心里明白,雷博文这是希望自己下一次可以给这个姑娘一个解释,省的有人在背后胡说八道。
  胡凯的办公室在这栋楼的八层,二人坐了电梯,很快就到了。
  “老胡。”雷博文敲了敲门,就推了进去:“哟,泡茶呢?”
  白真跟在后面走了进去,果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茶香。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1 17:15
 一个中年男人此刻正背对着他们,显然那股香味来自于他那边的方向。
  “嗯,坐吧。”
  男人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就继续手中的动作。
  白真有些不知所措,雷博文倒是习惯了,示意白真挨着自己坐下。
  过了有一会,那个男人才转过身,手中端着两个茶托,将小小的功夫茶杯放在了二人面前。
  “刚送来的冻顶乌龙,你们运气不错。”
  男人坐到了茶几对面,看了一眼白真,“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小子?”
  雷博文点了点头,端起茶杯,细细嗅了嗅那股清香:“这茶……还真是不错啊,哪个家伙送的?”
  胡凯啧了一声:“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哈哈哈,不逗你了,就是他。”雷博文抿了一口茶水,笑道:“不错不错,唇齿留香,你这次可算是赚到了。”
  胡凯瞪了他一眼。
  “小子,听说……你是新闻系的学生?”胡凯没有再理会雷博文,转而看向白真,“这样说来,你文字总结能力应该不错了?”
  白真点了点头。
  “诶,小子,以后回答问题不要点头,要用嘴说,知道吗?”胡凯皱了皱眉:“看上去是个实心眼……算了,先让他来试试吧。”
  “这么说你同意了?”雷博文笑道。
  “嗯,下周我要出差一周,你先不用来,我看看……过完十一来吧,养精蓄锐,我回来的时候,会给你带很多活干的。”胡凯说完,端起了手中的杯子。
  白真点了点头,在对方又一次的瞪视中,低声说道:“好的,教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2 21:41
第7章 盘问
   知道他的工作基本尘埃落定,母亲的脸上当然是一直都挂着笑容的。
  “胡教授虽然是挂名教授,但是能够在他手下做事,你也算是开了个好头。”母亲站在水龙头边洗菜,笑着说道:“回头要请你茹姨和雷叔吃顿饭,这可是帮了大忙了。”
  白真有些无力的笑了笑,夹起了一个水饺,塞到了嘴里。
  “哦,对啦,昨天有一个叫吴……吴拾云的人打电话来,说是找你的,但是你不在。”母亲继续说道:“他的声音听上去怪怪的。”
  白真皱了皱眉,这个名字自己并没有听说过,会是什么人?
  “他是叫得我全名?”
  “啊,对啊。”母亲擦了擦案板,把菜沥干放了上去:“他问我你在不在家,我说不在,他就好像不大高兴……”
  说到这,她转头看了一眼白真:“阿真,你在外面惹麻烦了?”
  “怎么可能啊。”白真不动声色的说道:“大概是哪个老朋友突然想起我了,要请我吃饭吧。”
  母亲笑了笑,开始切菜。
  白真吃了午饭,回到自己房间,刚想坐下打开电脑,就听见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那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你好。”
  对方沉默了片刻,才开口说道:“白真,你昨天下午两点在哪里。”
  他愣了愣,有些不明所以:“我……你是哪位?”
  “我问你在哪里!”对方有些暴躁的大声道:“你听不懂人话吗?”
  “听不懂人话的是你吧,先生。”白真冷冷说道,他大概猜到了对方的身份:“我问你是谁,你却一直追问我昨天下午四点在哪里?精神病院在四号大街,自己打车去好吗?”
  对方没有说话,但是透过话筒,白真听见了他粗重的呼吸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2 21:41
“抱歉,白先生。”电话似乎被另外一个人接了过去:“我们几天前来过你家,你可能不记得了……”
  白真当然记得。
他冷笑一声:“我说是谁,原来是高警官,怎么,难道除了我你们就找不到别的线索了吗?”
  高警官叹了口气:“你是在家吗,白先生?”
  白真一愣。
  “你居然定位我?”他将手机拿离话筒,仿佛在看着一个将要爆炸的炸弹:“你们这些……居然敢定位我?!你们没有权利这么做!”
  “我们并没有这么做。”
  白真还想再说些什么,外面就传来了剧烈的敲门声,带着门铃一块响了起来。
  他咒骂了一句,冲了出去,母亲站在门口不知所措,她看了看白真,有些惊慌的问道:“阿真,这是……怎么回事?”
  两个警察走了进来,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伸出手捉住了白真的胳膊。
  “做什么?!”他一把甩开了对方。
  二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其中一个人低声说道:“白先生,我们需要你配合调查,请你不要做无谓的挣扎。”
  白真只觉得一股冷意从脚底直窜心头,他看了看满脸担忧的母亲,片刻后,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般叹了口气。
  “我会配合的,放开我吧。”
  警察点了点头,看着白真拿起自己的外套,朝着门外走去。
  “没事的,妈。”白真对母亲低声说道:“你放心吧,我没有做过不该做的事情。”
  母亲看了看那两个警察,又看了看他,点了点头。
  “我会回家吃饭的。”他朝母亲摆了摆手,就起身离开了家门。
  白真被带到了H市的刑侦大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2 21:41
“白先生?”他们走入办公室的时候,其中一个人站了起来,白真认出他就是那天来到自己家里的高警官。
  而坐在他身侧,脸色非常难看的,自然是那个年纪比较小的。
  白真朝他点了点头,他并不打算率先开口。
  高警官示意那两个人离开,并且顺手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我们这次请你来,是想问一些问题。”他坐到了自己的椅子上,示意白真随意:“别紧张,放轻松就好。”
  白真也没有客气,他挑了个看上去最舒适的椅子坐下,冷冷看着对方。
  “我不能不紧张。”他撇着嘴,冷笑道:“你们都把我定义为嫌疑人了,下一步说不定就是随便找个理由把我抓进去了,我能不害怕吗?”
  “你态度好一点!”小警察拍案而起:“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可以乱说话的地方吗?小心我……”
  “小吴。”高警官一把拉住他,皱起了眉头:“不要这样。”
  “可是师傅,这小子他……”
  白真看了一眼脸涨得通红的小警察,笑了:“昨天打电话到我家的,是你吧?”
  哼了一声,没有回答。
  “我们的确是想知道。”老警察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白先生昨天下午两点在什么地方?”
  “我在H市大学城的拉面店吃饭。”白真思索了一下,想起自己昨天的确是跟沈茹还有雷博文一起,在那里吃了午饭。
  高警官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坐在身边的徒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2 21:41
“这样的话……”
  “你们先告诉我,为什么要问我这个。”白真问道:“这件事情,跟之前那个案子,没有任何关系吧?”
  小警察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他看了一眼自己师傅,没有吭声。
  高警官笑了笑,只是打开了办公室的门,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白真有些烦躁的站了起来。
  “以后有事情直接打电话问,不然,你们要是想定位我,我也没意见。”他扶着门框,冷冷说道:“但是要再给我听见什么奇怪的电话,或者是打来直接问我在哪的,我就告你们骚扰,我没有开玩笑。”
  白真带着满肚子的火离开了警察局,直接打了出租车回家。
  坐在车上,他左想右想,都觉得这件事情不对劲。
  要是他们想监视自己,犯不着问一个特别的时间。
  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而他们不想给自己知道。
  或者说……不想给其他人知道?
  他掏出了手机,犹豫了几分钟,还是拨通了陆扬的电话。
  “昨天下午两点?我看看。”
  电话那头传来了噼噼啪啪的打字声,没一会,他就说道:“有有有,似乎是个凶杀案,我们这得到消息就去了,可是条子的速度更快,我们这的人就拍到了外面的大楼,还被他们威胁说不许公布出去。”
  果然是发生了什么。
“老三,把地址和你们听到的小道消息都发给我吧。”白真揉了揉眉心,他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对劲,非常不安:“放心,我不会抢你们新闻的。”
  “我知道,对了,你小子最近还没找到工作?”
  “找到了……但不是这一行。”
  “这样啊,也好,哈哈,我们又少了个竞争对手。”
  二人又随便说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白真锁了手机,脸上的笑容消影无踪。
  直觉告诉他,这两起案子,警察都怀疑到了自己的身上,并不是什么偶然的情况。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4 21:10
第8章 线索
  白真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他半路还是没忍住,改了道去找到陆扬的小报社,看看自己可以得到什么消息。
  可惜的是这一次他们拿到的第一手消息并不多,大部分是因为警察的干涉,小部分是因为……
  “去赶新闻的是个菜鸟,闻到那股血腥味直接吐了。”陆扬推了推滑落到鼻尖上的眼镜,有些不屑:“早叫他跟着我了,偏要自己去,没事就想搞大新闻,熊孩子。”
  白真附和的笑了几声,随即收敛了笑容,仔细看着那篇小记者写好,却无法发出去的报道。
  案发地是在一栋教师公寓,死者是一名退休教师,女性,名叫魏美珍,跟丈夫离婚后一直独居在这里,房门没有强行进入的痕迹,也没有发现窗户被破坏的情况,怀疑是熟人作案。
  后面附着几张照片,一看就知道是偷拍的,但白真还是看得出那里面大致的情况。
  “这……都是血啊。”白真不禁咂舌,“这得多大的仇啊。”
  陆扬瞥了一眼他的电脑,突然笑了:“诶哟,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啊,前几天忘知路那个案子,不也是一个情况?”
  白真的动作顿了顿,他转过头看向陆扬:“什么?”

  “忘知路那个啊,因为你小子当时在现场,我还特意关注了一下。”陆扬打开自己的联络簿,从其中一个人的聊天记录里找到了一张图:“你看,这是当时的现场,也是这么个情况,凶手以前是杀猪的吧?喜欢先放血什么的。”
  他说着还从一边的外卖盒子里拿出了鸡腿啃了起来,白真的手慢慢拖动着鼠标,他看着一张张图片从自己的面前闪过,直到看见周骁的脸。
  那张似曾相识的脸上,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眼镜掉落在一边,嘴巴微张,似乎是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白真在那张脸上只看见了诧异和惊吓,却没有恐惧。
  “行啦,别看了。”陆扬见他盯着那张照片发呆,叹了口气,伸出手关掉了图片浏览:“我第一次看见也难受的要命,诶,谁知道他就这样走了呢。”
  白真苦笑着摇了摇头。
“啊,对了,说起来。”陆扬吃完了鸡腿,擦了擦油腻腻的手,转过头看向白真:“你昨天问我的时候,我查了一下,其实除了刚才那宗案子,还除了另一件事情,不过跟你查的事情关系不大,我当时就没告诉你。”
  “是什么事情?”白真问。
  陆扬打开了一个文档,示意他自己看。
  那是一起车祸,并没有什么人死亡,只有一个年轻人受了轻伤,肇事者已经逃逸,现在正在追捕当中。
  白真又扫了几眼那个案子,可以写出来的东西都只有寥寥数笔,他没了兴趣,只是收集了另一个案子的材料,就起身准备离开。
  “老四。”
  他转过身,看着坐在那里的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4 21:11
陆扬原本吊儿郎当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奇怪的神色,欲言又止。
  “别去做傻事。”
  白真笑了笑,没有回答,只是抬脚离开了那个小小的报社。
  他早就不是当初那个一言不和就动手的白真了,这家伙还在瞎担心什么呢?
  电梯在眼前缓缓合上,白真在心中想着。
  白真不敢用电子产品储存刚才得到的资料,他只能把那个被害人的名字以及地址默记下来,留着回家上网查。
  母亲看见他回来,松了口气。
“怎么回事,阿真。”她接过白真的外套,看着他坐在玄关换上拖鞋:“怎么好好的家里就来警察了?”
  “哦,是想问我之前的那件事。”白真不动声色的说道,“妈,你知道吗,那天死的人,就是周骁。”
  母亲一脸惊恐的呆滞在了原地,连拿在手中的外套落在地上都没有察觉。
  “你说什么……周骁?那个人是周骁……他死了?”
  白真看着身形有些摇摇晃晃的母亲,连忙上前扶住她,将她拉到了沙发上坐下。
  “妈,你别这样。”他有些后悔自己就这样说了出来,可是如果不说的话,他又怕自己得不到想知道的结果。
  现在他得到了,可他看着母亲发白的脸色,心里一点快意都没有。
  “竟然是那孩子,这几天我都没注意看新闻……原来……”母亲接过白真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口,眼泪就慢慢流了下来:“我那天还不高兴你陈阿姨跑过来在我面前炫耀,想着要是是你进的H市日报社该多好,现在……这孩子就这样没了?”
  白真没有说话,只是拿着纸巾,替母亲擦去不知道是难过,还是害怕的眼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4 21:11
“阿真,阿真你千万别去做记者啊。”突然,母亲猛地抓住了他的手腕:“周骁这孩子,一定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见的,结果被……”
  “你别想那么多,妈。”白真叹了口气:“做什么事都有潜在的坏处,我总不可能一辈子都宅在家里不出门吧?”
  母亲摆了摆手,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她才像是缓过了神,起身朝着饭桌走去。
  白真不敢叫她再胡思乱想些什么,连忙过去帮忙盛饭拿筷子,不用母亲吩咐就乖乖坐到了一边等着开饭。
  母亲顺势打开了电视,坐到了白真对面,还不等她端起饭碗夹菜,新闻里就传来了主持人的播报。
  “……据悉被害人魏某为H市第三实验小学的教师,遇害时未发现门窗被破坏,怀疑是熟人作案,望知情人士拨打下方号码提供线索。”
  白真抬起头,LED屏幕上是一栋有些老化的六层楼建筑,附近站满了看热闹的人。
  “当啷。”
  还不等他伸手去拿遥控器,就听见了一记声响,回过头,正巧对上母亲又一次变得煞白的脸色。
  “……妈?”
  白真迟疑的喊了一声,母亲却没有转头看向他,只是慢慢的站起了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追到门口,想说些什么,就看见母亲脸色苍白的朝他笑了笑。
  “我,我有点累了,先睡一会,等下麻烦你洗碗了。”
  说完,她就关上了房门,还上了锁。
  留下白真一个人站在门外,不知所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4 21:11
第12章 失踪
  翌日早晨,白真带着一身疲惫起了床。
  昨天发生的一切仿佛都是在梦里进行一般,魏美珍那张破碎的脸,法医处的消毒水味,还有白色的灯光,都已经恍惚的快要记不清楚。
  他看了眼手机,发现刘舒没有回自己的短信,不免有些疑惑起来,拿不定主意自己到底要不要再去一次H大。
  餐厅的桌上只有一片面包,边上放着一碗早就冷掉的牛奶,一看就知道是他爸临上班前准备的。
  白真探头看了看父母的房间,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两个人一起出去了?
  他有些奇怪,但是已经饥肠辘辘的感觉让他放弃了胡乱的猜想,白真坐了下来,开始吃起了早饭。
  一直到九点多,手机才提示他收到了一条消息。
  打开一看,是刘舒的短信,告诉他暂时不用去了,十月八号准时到胡凯的办公室报到,不要迟到。
  除此之外,就在也没有别的消息了。
  白真犹豫了一下,还是给母亲发了消息,问她去了哪里,什么时候回来。
  然而自那之后,手机就没有再响起过。
  直到晚上父亲下班回家,父子二人面对空荡荡的客厅,白真这才意识到了什么,立刻给沈茹打了个电话。
  “你妈?她没有来我这里啊。”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有些吃惊:“我今天给她打电话也没接,发消息也没回,我还以为是你们那有事,她没空呢。”
  她不在沈茹家?那会在哪里?
  “你外婆说她没有去过。”白真挂了电话之后,父亲的声音从他的身后响起:“她不会连个消息都不回,难道是手机没电了?你妈出门是去了哪儿?”
  白真摇了摇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4 21:12
“我八点半起的,那时候妈已经不在家了。”
  父亲沉吟了片刻,嘱咐他在家等电话,自己穿上外套出了门。
  白真忐忑不安的等了半个小时,才看见大门又一次被打开。
  “服务站的人说你妈今天去了一次,可是之后她去了什么地方,就没有人知道了。”
  听完这话,白真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
  他想报警,但是被父亲阻拦了。
  “说不定是遇到了老朋友,聊天聊得忘了时间,既然手机还能打通,应该是没有什么事。”他看了看时间,微微皱起了眉头:“再等等吧。”
  类似的事情以前的确发生过,白真稍稍安了心,同父亲坐在客厅看电视,时不时侧过头看看玄关,希望那扇门会打开。
  一直到时针指向了十一点,大门都没有动静。
  白真又给母亲打了两个电话,始终是振铃,对方却没有应答。
  这下连父亲都有些着急了起来。
  白真给母亲认识的几个人都打了电话,请他们有消息了就告诉自己,然后穿上了外套,想要出门。
  “我跟你一起。”他爸拿了钱包和钥匙,跟在白真身后一起出了门。
  他们先是在小区里找了一圈,毫无收获后,父亲又开车带着白真在附近转悠。
  沈茹家附近,福利站附近,甚至父亲特意开去了外婆家,他们都没有找到母亲的身影。
  回到家中的时候已是零点过后,白真有些无力的坐在沙发上,手机已经被他打到没电,却还是不见母亲的踪影。
  “再等等……”他爸倒了两杯水,低声劝慰道:“说不定是手机丢在什么地方了,她又正好遇到了熟人……”
  白真有些绝望的看着他爸,那一脸的担忧骗不了任何人。
  “明天她没有回来,我们就去报警。”他喝了口水,低声说道。
  然而不用他们去找警察,对方就已经自己找上了门。
  当门铃响起,白真兴冲冲的打开门,看见的却是两张熟悉的脸孔时,他的心已经落入了万丈深渊。
  “你们怎么来了?”他有些嘲讽的说道:“总算是找到证据来证明我杀人了?”
  “不不不,白先生,我们这次来不是找你的。”高警官的脸上没了笑容,而是带了一些严厉:“廖晓培女士在家吗?”
  白真一愣。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4 21:12
“我妈昨晚上开始就不在家里了。”他有些烦躁的说道:“我正准备去报警,你们就自己来了……出什么事了?”
  二人对视了一眼,没有搭腔。
  白真这才想起,他们是刑警,而所谓刑警,负责的案子都是……
  “我妈怎么了?!”他不由自主的提高了声音:“你们找她干什么?!”
  “你搞错了,我们并不知道她怎么了。”小警察一改之前急躁嚣张的风格,咳嗽了一声,示意白真不要大声。
  他只得悻悻侧身,让两人进屋。
  父亲听到动静,也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看见穿着警服的二人,不免有些怔忡。
  “啊,你好。”高警官跟他爸握了握手,“白志宇先生是吗?我们只是过来了解情况的,请你不要紧张。”
  他爸没有说话,只是瞥了白真一眼,转身去了厨房,应该是倒水去了。
  白真坐在两个警察面前,有些急躁。
  他自始至终没有告诉过任何人那天发生的事情,虽然母亲的表现一直都是对周骁的死并不知情,甚至在知道之后表现出了极大的震撼和伤心。
  白真都不敢笃定,他妈就真的一点嫌疑都没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4 21:12
毕竟那张脸自己已经面对了二十几年,甚至于他可以肯定这个世界上,自己的母亲没有什么孪生姐妹,甚至是长相相似的表姐妹都没有。
  “我们这次来找廖晓培女士,是为了了解……十七号的那天晚上,她在哪里。”高警官接过了白真父亲递过来的水,微微点了点头。
  “十七号?”白真转过头看着父亲:“爸,你记得吗?”
  “在客厅看电视,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晚上纪实频道有一个考古学节目,我跟你妈一起看的。”父亲想了想,如实说道。
  高警官没有吭声。
  “警察先生,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父亲感觉到了什么,有些不安:“我妻子是出了什么事情?”
  “魏美珍女士死亡的当天,有人看见酷似廖晓培女士的人出现在那个小区过。”高警官一边说,一边盯着白真:“当然,非常巧合的是,周骁死的那天,你的儿子也出现在了现场……”
  “如果没有证据,我劝你最好不要妄下结论,警官。”白真冷冷说道:“这个世界上长相相似的人太多了,会弄错是常有的,不是吗?”
  高警官笑了笑,没有说话。
  “既然你们相信廖晓培女士的清白,那么,也麻烦在她回家之后与我们取得联系。”高警官离去之前递给了白真一张名片,“我们有些问题需要问。”
  白真接过,随手就放在了一边。
  高警官也没生气,只是转过身,领头出了门。
  小警察一直都没有说话,全程只是冷冷的看着白真。
  “你还有话要说?”白真见他眼神阴翳,心里猜测他大约还是觉得自己是凶手,想要找出什么证据来。
  小警察盯着他看了半晌,开了口。
  “四年前……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5 17:38
第13章 袭击
  白真母亲失踪后的第五天,距离第一案发现场五公里远的午菱路。
  吴捨云穿着鞋套,快步跟在师傅身后进入了案发现场。
  死者的尸体就这样躺在床上,头部与颈部早就在利器的作用下分离,血液喷的满墙满地,腥味铺天盖地的朝着每一个进来的人扑来。
  他戴上口罩,默默地站在了法医身后。
  “别问了,这家伙是被自己家的菜刀砍死的。”附身查看尸体的中年法医头也不回的说道:“不过看这个情况,他死的时候竟然是清醒的。”
  吴捨云看了眼床上男人惊恐瞪大的眼睛,打定主意不去接他的腔。
  站在另一侧的师傅动了动,伸出手,指了指挂在男人头顶上的网状物:“这是什么?渔网?”
  法医推了推滑落到鼻梁骨的眼镜:“的确是渔网,具体是什么材质的我不清楚,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是凶手自己带进来的。”
  吴捨云环顾了一圈四周,整间屋子的装潢虽然说不上奢华,但也看得出布置这一切的人都花了很大的心思。
  而这张渔网,如果出现这样的一间屋子里,的确太不协调了。
  “渔网上本来有东西?”他看了看那张网,距离尸体不会超过十厘米,“还是凶手就是借着这玩意儿杀人的?”
  法医冷笑了一声。
  “都不是。”他收拾了下自己的东西,示意可以搬走尸体了:“死者的老婆被人绑住丢在了上面,面对面的放着。”
  吴捨云倒抽了一口冷气。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5 17:39
“死亡时间,我估计是两天前的晚上十一点。”法医说道:“会有人发现是因为死者的父母打了两天电话没有人接,敲门也没人应,担心出事才报的警。”
  “那他老婆呢?”
  “活着,但是要我说,还不如死了呢。”法医朝自己脑袋比了比:“问她什么话都不说,只是一个劲的抖,有人靠近就会尖叫。”
  吴捨云没再开口。
  法医离开后,其他人陆续将屋子里其他地方勘察完毕。
  “浴室的窗户有被撬开的痕迹,怀疑凶手是从那里爬进来的。”鉴证科的人说道:“但是似乎他清理过现场,我们完全没有发现脚印,或者是手印。”
  “所有的地方都检查过了?”师傅接过他们递来的证物袋,那是一把明晃晃的菜刀,上面满是血迹。
  “除了这把刀……”
  师傅叹了口气。
  “明白了,辛苦你们了,再勘察一下别的地方吧。”
  鉴证科的人点了点头,转身继续干自己的事情了。
  吴捨云跟着师傅离开了现场。
  上了车,他看着手中的证物袋,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
  “你想说什么就说好了。”师傅发动了车,淡淡说道。
  “我不明白……为什么连着三起案件,现场除了死者本人的DNA,我们完全找不到任何的东西。”他皱着眉,困惑的说:“不管是什么人,都会多少留下蛛丝马迹,这次这个凶手,也太……”
  “他未必没有留下,只是我们没有发现而已。”师傅说:“何况,有些东西会因为环境原因而被破坏,我们的任务就是去找到未被破坏的。”
  吴捨云没有接话。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5 17:40
“你还是觉得那个叫白真的小子很可疑?”师傅问,此刻他们正经过忘知路,远远地就能看见几天前出事的那栋居民楼。
  “他不是好人,四年前……”
  “你是警察,小吴,如果没有证据证明他就是凶手,你不能将他定罪,更不能用有色的眼光去看待。”
  吴捨云住了嘴,不愿意再交谈下去了。
  就算师傅这么说,就算他也觉得师傅说的有道理,可他仍旧无法忘记,那个叫白真的人,当时做了一件多残酷的事情。
  不怀疑他是不可能的。
  “晚上会有市里的领导过来,你说话注意一些。”车子里的空气凝结了半晌,他才听见师傅开了口:“不要说些不该说的。”
  所谓不该说的,自然就是他脑海中那些自己的怀疑,以及自己的推测。
  这是不被允许的,因为它们缺少所谓的证据,何况自己只是一个刚来的菜鸟刑警,更加没人相信。
  甚至很有可能会因为这些事情,让领导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
  这些都是不被允许的。
  开会,报告,听那些人说一些自己根本不想听的废话,吴捨云的脑子里明明都是那个男人死去的脸,身体却不由自主的跟着那些人一起坐下,一起站起来,一起伸出筷子去夹菜,一起赔着笑脸跟人说话。
  直到深夜,他拖着一身疲惫回到了宿舍。
  同屋的室友大概是出去约会了,屋子里是黑着的,他没有开灯,连外套都没脱,直接倒在了床上,看着窗外明亮的路灯。
  周骁,魏美珍,他们的过去与白真多多少少都有些联系,虽然无法证明白真到底是不是凶手,可他总觉得,这一切都与白真脱不了关系。
  可是哪有警察靠第六感办案的?你以为是在演美剧啊?
  脑海里一个声音轻轻地笑了起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5 17:41
他烦躁的翻了个身。
  明明应该是黑暗的屋子里似乎多了两个光点,吴捨云起先还没有反应过来,等他意识到那是什么的时候,头皮顿时炸了开来。
  自己的床上躺着一个人!那两个光点就是那个人眼睛反射出的光!
  他的身体顿时僵住,无法动弹。
  可是对方似乎并没有发现吴捨云的出现,只是依旧这样侧躺着,眼睛越过他的身体,看向窗外。
  他想开灯,又不敢开灯。
  他怕自己打开灯,就看见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
  那个人并不是尸体,他可以看见隐约的起伏,以及绵长的呼吸。
  吴捨云不敢动,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了什么。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个人的身体动了动。
  “请问……”那个人慢慢坐了起来,露出了一张清秀的脸,她的眼睛看着吴捨云,温和无比的开了口。
  “你看见我的女儿了吗?”
  他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5 17:41
“我感觉到她在这里……”女人的手抚上了吴捨云的太阳穴,似乎在摸索着什么:“你见过她……她在哪里……”
  “什么……女儿。”他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我没有见过,不见了女儿应该去警察局,你……”
  “在哪里——!”女人尖叫了一声,扑了上来。
  吴捨云下意识的翻身躲开,他打开灯,看见女人像是鬼魅一样从床上弹了起来,掐住了自己的脖子。
  “你把她带走了!你把她带走了!是你!是你!“
  他伸手就想将女人推开,但还不等他的手碰到她,房门就被推开了。
  吴捨云喘着气,看着自己的室友拎着外卖走了进来。
  “我回来了……你干嘛站在窗口?想跳楼?二楼又跳不死。”室友嘴里叼着一根辣条,诧异的看着他。
  吴捨云没有理会他,只是转过身,看着窗外。
  室友进来的瞬间,女人就从窗户离开了,可他竟然没有看清楚她的动作。
  甚至于,他都没有看见,窗的外面,有女人的影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6 20:56
第14章 交易
  “好的,好的,请及时跟我联系,嗯,是的,没错,麻烦了。“
  白真回到家,就听见父亲在客厅打电话。
  “如果有她的消息麻烦立刻跟我们联系,对,就是这个号码,我不会关机也不会静音的,请放心吧,嗯,好的,谢谢。”
  他换下鞋子,走了进去,就看见满脸疲惫的父亲挂上自己的手机。
  “爸,我回来了。”
  灯被打开了,白真看着似乎瞬间老了十岁的父亲,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回来啦,你茹姨把饭送来了……我吃不下,你吃吧。”他爸说完,就站了起来,似乎是打算回自己的房间。
  “还没有妈的消息吗?”
  这句话白真每天都会问,而他也知道,父亲的回答,也是一样的。
  “没有,你快吃了饭休息吧。”
  他爸没有回头,只是缓缓走进了卧室,把门关上。
  白真颓然坐在饭桌前,看着已经冷了的饭菜,觉得自己一点胃口都没有。
  这是母亲失踪的第五天。
  他爸动用了手里一切可以用的关系,联系熟人,联系警察,甚至联系上了H市日报的记者,登出了寻人启事。
  但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日子一天天过去,白真也一天天的绝望。
  他爸还是没有放弃,每天坚持不懈的给人打电话,托关系,几天下来整个人都消瘦了好几圈。
  白真上了几天班,就心神不宁了几天,他一边盼着听到母亲安然无恙的消息,一边又担心自己父亲的身体。
  把饭菜热了一下,白真匆匆吃了几口,就打算把碗洗了。
  就在他刚刚打开水龙头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9806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