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全民救赎[分享]
4481个阅读者,3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7-8-7 21:15

全民救赎[分享]   



问灵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活下去
1、 灭门命案
  “今天,马航MH370失联已经进入第100天,这架不幸的航班还是没有一点消息,而它的……”
  我在镜子前面一边刷牙,一边听客厅电视上播放的新闻。
  “这个世界就没有一点好消息吗?”一个女孩在客厅一边收拾昨晚聚会的残骸,一边大声的抱怨。
  我努力回想,但没想起来她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她是三毛带来的,自从我父母过世以后,我的日子就过的非常混乱,经常往家里带各种不同的姑娘,以至于经常把她们的名字搞混。
  我晃晃脑袋不去想她,自顾自刷完牙又刮了脸,在脸上拍了些的爽肤水,又朝腋下喷了一点古龙水,抬起手凑过鼻子闻了闻,我看着镜中的自己,突然有些伤感,过了今天我就三十二岁了,青春就像猪八戒嘴里的人参果,还没觉出味来,就要消散无踪。
  “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我走进客厅,在沙发上翻找今天要穿的T恤:“好消息就是一切正常,没有消息。”
  “生日快乐!”女孩双手环住我的脖子,凑上前来朝我的脸上亲了一下,嘴里有一股酒味。
  “你还没刷牙呢?”我把她推开。
  我穿戴整齐走出房门,恰好碰到对面的邻居也推门而出,我朝他点了点头,他回点了一下,从我面前匆匆下楼了,仿佛是在为了避免要跟我寒暄的尴尬。我们彼此相隔只有一道二十公分的墙壁,但是五年了,我却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这个时代每个人都有一大堆自己的烦心事,自顾不暇,谁也不会特别关心与己无关的另一个人出现或消失,犹如非洲大草原上逐水草而居的角马,对在迁徒的路途上倒毙、掉队或被捕食的同伴熟视无睹一样。
  我把车子打上火,坐在车里等女孩,好几分钟之后,女孩才匆匆的从楼道里冲出来,还没等她坐稳我就开动了车子,“怎么这么慢?”我没好气的说道。
  地下车库的栏杆无声的打开,我们的车子如同游鱼,无声的滑出,汇入同样如游鱼一般沉默、无精打采的车流,在这个城市开启一个如往日一模一样的一天。
  不过也许今天并不一样
  “大发现,大发现!”道长手里挥舞着一刀纸片冲进我的办公室。
  我正在电脑上百无聊赖的浏览新闻,作为这家规模很小的保险公司的理赔部经理,我并没有什么紧急、必须要完成的工作,我每天需要做的,只是制定一些计划、目标让手底下人去执行,然后在他们面前装出一副终日忙碌的样子。
  “什么事情?”我眼皮也不抬,继续看着屏幕上昨天球赛的结果。
  道长并不是道士,跟我一样,他也是理赔部经理,我是一部,他是二部。他真名叫李全道,为人极度的神神叨叨,喜好研究一些乱七八糟的所谓神秘领域,比如2012之前,他就根据若干看起来互相没有任何联系的所谓线索,得出2012年12月21日必定是外星人入侵地球的日子。按他的说法,工作是他的业余生活,研究神秘文化才是他的主业,并且拿自己和牛顿相比,说牛顿的主业是研究炼金术和魔法,物理学只是这些研究的副产品。
  “你看……”道长把手上的纸片重重的拍在我的办公桌上,在阳光底下震起一片灰尘,在空中亮亮的飞舞。
  我斜着眼瞄了一眼,只见最上面那张是打印的一页网页,上面有一个红色的显眼的大字标题——“北京大兴发生灭门惨案,一家六口被害,凶手竟是男主人!”
  我收回视线,重新转回电脑屏幕上的C罗。在这个三十二岁的生日,我没什么好心情,也没兴趣哪怕对道长表示一些礼貌的敷衍。
  道长却丝毫不介意我的怠慢,他把那些纸一张张的在我的桌上铺开:
  “我研究了最近十年发生的离奇的残忍的命案,你看——浙江平阳,父亲残忍的杀死13岁女儿;黑龙江牡丹江,一名男子杀害包括自己妻儿在内的五名家人;湖北荆门,男子杀死妻子等3名亲人后跳楼坠亡;挪威奥斯陆,两名枪手残杀91名无辜百姓,危地马拉北部发生27人遭屠杀、其中半数以上遭砍头的惨案;美国佛罗里达灭门惨案,1家4人死亡;北京大兴……”(都是真实案件)
  “这能证明什么呢?证明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相互仇恨的人生活在一起?”我想起自己在世上孓然一人,心口一阵隐痛。
  “不不不……”道长丝毫没有察觉我的心绪,接着说道:“你知道禽流感吗?”他从地下抽出一张A3纸,上面画了一张世界地图,地图上星星点点的步满了绿色的标记,接着又拿出一张半透明的晒图纸,上面同样是一张地图和星星点点的标记,只不过是红色的。
  “这年头谁不知道?”我嗤笑着说:“你还说禽流感最晚会在去年爆发,然后感染世界上的一半人口呢!”
  “呵呵……失算失算……”道长不好意思的挠着头说:“不过这是我最新的研究成果,你看,下面这张图……”他指着画着绿色标记的地图说:“这是我研究出来的禽流感分布图,这些绿色的点是曾经小规模爆发过禽流感的地方。”
  “而这一张……”道长把那张半透明的晒图纸挥了挥说:“是这些离奇命案的发生地。”
  “现在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了!”道长像铺一块床单一样,把晒图纸往外一甩,然后缓缓的盖上A3纸,两张地图慢慢重合,那些红色和绿色的点也从相互交错到慢慢的重合到一起。
  “看见没有?”道长兴奋的大喊:“爆发过禽流感的地方,就有这种残忍的灭门惨案出现!”
  这下引起了我的一点兴趣,我把视线从C罗的性感女友身上移开,看向桌上的地图,发现确实如道长所说,很多的红色和绿色小点都重合在一起,红色的点比绿色的点要略多一些。
  “这不还有这么多命案出现的地方并没有禽流感嘛?”我点着上面孤零零的红点说道。
  “呵呵……”道长摸着后脑勺讪笑道:“这些可能确实如你所说,是相互仇恨的人。”
  “哼……”看了一会之后,我便兴味索然,用一种嘲讽的语气对道长说:“你这是拉郎配,我也完全可以说禽流感出现的地方必然有有人得癌症死掉,这完全是概率问题,只能说明现在变态的人太多了!”
  “而且,你看这里。”我指着地图上一块绿色的点最集中的地方:“这里就没有什么命案!”
  “谁说没有?”道长看着我脸上浮出一丝奸猾的笑:“你看看那是哪里?”
  我随着我的手指一看,发现自己指的地方在泰国的下面,一片凌乱的岛屿。
  “马来西亚?”我狐疑的说道。
  “正是马来西亚。”道长脸上还是那副奸猾的笑容,接着伸出手指了指天上。
  我懵然一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8 12:31
关注一下!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8 16:44
2、 空难
  谁都知道在半年内马来西亚航空连续出现两起大型空难,一架飞机在茫茫大海上离奇失踪,毫无线索。另一架,则在一条繁忙的国际航线上,在如今这般先进的识别技术下被毫无征兆的击落,至今不知道击落它的是哪一方势力,击落的原因又是什么。
  “那你说是什么原因?”我递给道长一颗烟,再给自己点上。
  “丧尸!或者说食尸鬼、不死者、僵尸等等!”道长抽了口烟激动的说道,把烟雾喷的到处都是:“因为禽流感导致了人丧尸化,得了病的人上了飞机,怕丧尸大规模传染,才把飞机击落!那些命案也是,除非变成了丧尸,不然一个人怎么可能对自己的孩子下得了手?”
  “切!”我嗤笑道:“你最近是不是美剧看多了?你要说鬼魂作祟都比丧尸要可信的多。”
  “鬼魂作祟干嘛要把飞机打下来?”道长坐到我对面,从那叠资料中翻找出一张放到我面前:“而且,那架飞机上找到的尸体数量跟实际上飞机的人数完全不对等!”
  我瞄了一眼那张资料,上面写着:“马航尸体难以找回,散布距离超过15公里!”
  “人家不是说了嘛,散布面积太广了……”
  “托词!都是托词!”道长激动的大声说道:“还有失踪的那架,一会说是在越南,一会说是在南海,后来干脆说飞到澳大利亚西南方去了……”
  “这是科学仪器监测出来的!”
  “假的!他们只是让人们的视线从那架飞机真正的坠落点离开!”道长重重的一拍桌子,然后又翻出了几张资料扔在我面前:“你猜搜索队离开南海海域之后,那地方都干了些什么?”
  “什么?”我狐疑的问道。
  “演习!”道长大喝一声:“接连不断的演习,美军、越南、菲律宾……还有我军……那片海域最近半年扔下的炸弹差不多能重新打一次越战了!”
  “或许有什么内情……不过丧尸什么的,也太捕风捉影了吧。”我还是对道长的分析不屑一顾:“丧尸是各种灾难里最不可能的!”
  “为什么?”道长有些不服的问道。
  “你看那些美剧,里面的丧尸都傻的要死,走也走不快,而且只能通过嘴巴咬来传染,防御也很脆弱,甚至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只要不被团团包围,都能干掉好几个,怎么可能大范围的传染开?”
  “那是电视!”道长挥着手说道:“真正的丧尸有可能比人类力量更大,速度更快,它们不会累、不会饿、不会困更不会害怕,它们的嗅觉和听觉都比人类灵敏,只要你让它们闻到一丁点人的味道,它们就会不眠不休的猎杀你……不死不休!”
  道长一边用低沉的语气说着,一边把脑袋往我这边凑。有那么一瞬间,不知道是不是办公室冷气开的太足,还是被他吓着了,我竟然打了个寒颤。
  “而且丧尸也不是捕风作影。”道长缩回脑袋继续说道:“我研究了很多古代史籍,很多都有类似丧尸的记载。”
  “最早的有公元前六千年,中非的一处洞穴中,发现了十三个被碾碎的头颅,根据岩洞中的壁画,显示了当时发生了一起小规模的丧尸爆发事件,这十三个人是被感染者,被部落的战士杀死,碾碎头颅,身体被焚烧,并且警告后人不得进入此洞。”
  “还有《圣经.启示录》里也记载了……我读给你听……”道长从兜里拿出一本笔记本,翻到其中一页读到:“那一千年完了,撒但必从监牢里被释放,出来要迷惑地上四方的列国,就是歌革和玛各,叫他们聚集争战。他们的人数多如海沙。他们上来遍满了全地,围住圣徒的营,与蒙爱的城……”
  “怎么样?”道长抬头问道:“他们的人数多如沙海……上来遍满了全地……这说的不是丧尸是什么?”
  “甚至连《马可波罗游记》里面都记载了丧尸的故事,他说他在一个酋长的家里曾经看到过一个用就泡着的人类头颅,当他走进细看的时候,那头颅的眼睛突然张开,而且还张开利嘴咬向他的手指!”
  “中国的古籍也有记载,像袁枚的《子不语》和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简直就是僵尸的说明书!”
  “从耶路撒冷、非洲、日本、南美、到西伯利亚、甚至连冰岛和格林兰都有丧尸袭人的记载!”道长把他的笔记本翻的哗哗作响。
  “那你就更不用担心了。”我回过劲来挪揄道:“就算你说的就是真的,这丧尸连古代人都能搞定,现在就更不在话下了!”
  道长连连挥手说:“正是因为现代社会,丧尸才会成为一个真正的问题。”
  “这是怎么说?”我奇怪的问道。
  “因为现代人和人之间过于紧密的联系!”道长把那些资料重新叠成一叠:“你想,在哥伦布发现美洲之前,整个美洲大陆也是有上千万人口的,但是因为大洋的阻隔,他们从来没有跟当时所谓文明世界的人类有过接触,那时的主流文明社会甚至都不知道地球上还有这么一块大陆存在,试想一下,如果丧尸在那时的欧洲或亚洲爆发,传播到那边的可能性很小吧!”
  我不禁点点头。
  “但现在不一样,现在还有那块地方人类不曾涉足?南极北极?珠穆朗玛峰顶?你以为到了一个偏僻、人迹罕至的地方,但是在旁边草丛里随便巴拉巴拉,可能都能发现用过的安全套!你每天吃的喝的穿的用的,每一样都是从不同的地方汇聚起来的,甚至从好几个国家!”
  “在我们这座城市,你每天吃的猪肉,大部分是四川来的;生姜大葱,山东来的;萝卜,河南来的;土豆,甘肃或者云南来的;茄子,福建来的;你很喜欢吃的椰浆咖喱,泰国来的……”
  “就像埃博拉,为什么现在的危机比以前任何一次都要厉害?因为以前非洲社会经济很落后,地广人稀,人际间缺少交流,埃博拉病毒又发病太快,致死率也太高,往往在迅速屠灭一个村庄以后,因为没有传播到下一个村庄的途径而消失在丛林里。”
  “在古代也是一样,如果丧尸爆发,可能也就是一州一县的事件,因为缺少传播途径,但是现在……”
  “你喜欢在网上买东西吧?”道长突然问道。
  我有些茫然的点了点头。
  “点一点鼠标,隔天就送货上门来了,这些东西前一天还可能在世界各地!它们是怎么流转起来的?飞机、轮船、火车、高速公路……人类的速度从来没像今天这么快过!”“如果爆发丧尸危机……”道长双手伸在身前,比划了一个球形:“一下控制不住,就会像一个气球那样——砰!”他双手猛地往外一扩。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9 16:29
3、 车祸
  “铃铃铃……”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我吓了一跳,愣了好一会才接起电话。
  “上塘路发生一起车撞人事故,人员受伤严重,有生命危险,需要理赔员到场……陈经理,现在理赔员都排满了,您看是不是您亲自跑一趟?”电话里传出公司调度员的声音。
  怎么出险电话打到我这儿来了?我不满的嘀咕一声,抬头看看外面的大办公室,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的理赔员已经全部走光了,今天难道是什么车祸集中日?我心里嘀咕着,没好气的说:“二部的李……”
  道长连忙两手合十朝我不住的作揖,我叹了口气改口道:“告诉我具体地址……”
  “上塘路和勾运路交叉口不到一点,由南向北出城方向……”
  还好,离我们这里只有几公里。我抓起自己的手包往外面走,一边对道长说:“这次算你欠我的!”
  我把一张餐巾纸蒙在嘴上蹲下身子,不停闪烁的汽车尾灯照在我的脸上,在一明一灭的黄光中间,我看到他满身泥土,像一只破口袋一样摔在地上,车轮从他的腿部一直压过去,停在他的头颈之间,卡罗拉的车身虽然算不上重,但是一吨多的力量还是把他的脖子撕裂了一半,一个巨大的伤口出现在他的锁骨上方,就像是海鲜排挡上某种大张着嘴的不知名怪鱼,几根不知道是血管还是气管的东西伸在外面,像是被磨断的电缆线。他的头颅被撕开的瞬间大概喷出了大量的鲜血,大半个轮胎,包括他自己的脸和胸部,到处都是血迹,现在已经凝结成让人倒胃口的暗红色,他的眼睛瞪的滚圆,嘴也大张着,一群苍蝇在他的眼珠子上爬来爬去,在他灰暗的舌头上进进出出,他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我撑着膝盖站起来,大腿肌肉传来一阵酸疼,整个脑仁像是被人掏出来摔在墙上又重新塞回去一般,只要轻轻的晃一晃就木木的疼。昨晚的纵情作乐让我的身体有点发虚,一阵酒味从胃部一直涌到喉咙口,留下恶心的灼痛,我打了个嗝,泛上来浓浓的酸臭味。该死,再也不喝酒了!我在心里第一千八百一十一次痛下决心。
  “我不知道……他从栏杆上突然跳下来,我根本看不到他……”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妇女不住的抹着脸,向她前面的交警说着什么。
  “当时你车速多少?”交警一边往事故认定书上写字,一边问。
  “我……我不知道……大概……四、五十码吧……”中年妇女一边抽泣一边回答,脸上的浓妆被眼泪弄的一塌糊涂,手脚都在控制不住的颤抖。
  我往路的两头眺望了一下,因为发生了这起车祸,这条单向四车道的马路已经被堵的严严实实,所有的车都慢慢的绕过我们,一些司机摇下车窗好奇的往这边张望,等看到那个巨大的伤口以后,又惊呼一声,马上别过脸去,脸上露出惊恐和恶心的表情。
  事故发生在早高峰时间,这条路是钱潮市的南北主干道,虽然路很宽阔,限速八十码,但车流汹涌,就算是舒马赫来,在早晚高峰也未必能开的上六十,基本上的时间,大家都是以二三十码的速度走走停停,以这样的速度撞到人,原本不大会出现死亡事故,有很多甚至连擦伤都不会留下,但低速车辆碰撞行人,最怕的就是像现在这样,行人没有被车头撞开,而是被卷入了车轮底下。
  这是一条全封闭的道路,两边都用铁栏杆拦住,过街都是天桥或者地道,本不应该有行人出现,这起车祸,无论如何都不能算是机动车的责任,但新交通法规定,无论车辆是否担责,为了照顾弱势群体,机动车都要承担一笔不菲的赔偿金。我不禁对这名哭哭啼啼的中年妇女抱以同情起来。
  “您的保单……”我走上前去对中年妇女说道,同时把半包我用剩下的纸巾递给她。
  “谢谢……保单在车上,我去拿……”她接过纸巾抽出一张,轻轻擦了擦眼角,被眼泪韵湿的眼影和睫毛膏擦出两条黑色的痕迹,原本雪白红润的脸现在露出一块一块暗黄的底色,细密的鱼尾纹也在眼角显露出来。这女人年纪比我预计的要大不少。
  “啊……”女人走到自己车前面,看到躺在车轮下面的身体,不禁一声惊呼,转身一头扎到我怀里嚎啕大哭起来:“我……我不敢……”
  我尴尬的看了看交警,只见他用一种戏谑的表情看着我,还耸了耸肩,我摇摇头,只好轻声安慰了女人几句,然后说:“在哪里?我帮你去拿。”
  “在副驾驶座前面的箱子里……”女人似乎也觉察到了尴尬,离开我的肩膀,一边抽泣着说。
  我拍拍她的后背,然后朝车子走过去,幸好那人是被压在左后轮下面,我想。我坐上副驾驶座,车里的收音机还开着,音响里传出歌声:“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喋喋不休……时不我与的哀愁……”我把收音机关了,车厢里顿时安静下来,透过挡风玻璃,我看到交警正对着步话机说着什么,嘴巴一张一合,就像是晚上看电视把音量调到最小,仅有模糊的声音隐约传来。
  我打开手套箱,里面塞的满满的,都是一只只牛皮纸文件袋,我打开一只,发现是里面是购车合同还有五年前新买车时的保单还有税单等……我接连打开几只,都是往年已经过期的保单,还有崭新的车辆说明书,大概从买来到现在没看过吧,我心里想,一边抽出最底下的一只袋子,打开文件袋的绳圈,“中国**,电话车险”几个字露了出来,我看了看时间,是今年的,大概是被车主顺手塞在了最底下。
  我正想开车门下车,突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就像是用猫用爪子抓挠铁皮的声音。我愣了愣,朝身后座椅上看去,发现只有一个既可以当靠垫又可以当玩具的龙猫公仔,除此空无一物,我又凝神听了听,声音不再出现。这时一阵尖锐的警笛声传来,我看了看后视镜,看见一辆救护车在车流中穿梭而来。
  现在还来干什么?应该直接派殡仪馆的车来。我叹了一口气心里暗忖。我开门下车,交警用几个三角警示锥在卡罗拉周围围出一个方便救护作业的空间,救护车直接停在卡罗拉后面,两个穿白大褂的医生从车上下来,从后门拉出一副担架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
  所有人都知道他没救了吧。我心想,心里一阵难过,当了这么多年理赔员,人命车祸也见了不少,但始终不像刚参加工作的时候老理赔员说的那样能慢慢习惯,晚上一个人的时候,这些惨死在车轮下的冤魂总是会出现在我眼前。
  也许我该换个工作,或者找个固定女朋友?我心想,视线又看向车轮下的身体,这人是谁?他在什么地方工作?有没有妻子儿女?如果有的话,他们今后又会面对什么样的生活?
  这时候,我看见那条露在车身外面的腿突然抖了一抖!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7854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