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5682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7-8-10 01:48

代理阎王:第八章   



隐私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第8章 灵魂互换
  哮天犬刚吐完,身体还很虚,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没了,真的被我消化掉了……你们就别费功夫了……”
  我指着他,“你为啥要吃我的魂魄——”
  “嘻嘻——大人,应该是下山豹的魂魄——”白无常纠正道。
  “我知道,我现在是阎王,这些魂都是我的,那个魂魄没了,我找谁说理去?”我说道。
  “肚子饿,出来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哮天犬说道。
  我上去照着他头顶就是一巴掌,“你饿了就能吃我的魂魄,我饿了吃谁的去?我饿了吃谁的去?”我是委屈无比啊,我没招谁没惹谁,这上任第一天,本来想徇点小私,解解心头之恨,没想到,平白无故搞消失一个魂魄。
  不过一说到吃,我这胃里就和火烧的一样,“老谢,老范,弄口大锅来,哥今天要吃清炖狗肉!”
  “嘻嘻,大人的主意真是高明啊!”白无常说道。
  我伸手说道,“先别急,把这货清炖之前,先让我过过瘾,”说着我掂着啤酒瓶就走了过去,“老谢,老范,你们哥俩帮我把他按紧了,我先砸他几瓶底子再说——”
  我这是真气啊,走到哮天犬面前,哮天犬想挣扎,却被白无常按着身子,想张嘴,黑无常的大手紧紧的捏着他的嘴,这货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无力的挣扎。
  我手里拿着酒瓶,觉得就这样砸有点不解气,于是我高举酒瓶,装模作样的说了声,“赐予我力量吧!”顺势一酒瓶砸了下去。
  “唔——”哮天犬惨叫一声,“刷”的一下,魂魄居然被我砸出了体外。
  “嘻嘻——不好!”白无常喊道,来不及了,哮天犬这货魂魄一离开身体,就从我胯下钻了过去。等我转头,他的魂魄已经一头钻进了下山豹的那具没有魂魄的身体里。
  “大爷的!”我也知道不好,然后就见下山豹突然睁开眼,从地上一跃而起,像只瘸腿大乌鸦一样,扑腾的连蹦带跳的消失在了旷野里。
  我目瞪口呆,好半天之后,白无常才说道,“嘻嘻,大人,原来会念咒啊!”
  我望着哮天犬逃离的方向,骂道,“我会念个毛的咒!”
  “嘻嘻,大人刚才那句‘赐予我力量吧’应该就是这上品神器的咒语,一念这咒语后,再用这神器打人,就能把人的魂魄打出体外!”
  我委屈说道,“我是真不知道啊,我就是这么随口一说。”实话,天地良心,我真的是随口一说,大爷的,哪个无聊的人,居然给我设置了这么一句咒语。
  四周又陷入了一片寂静,只剩下那些混混的魂魄,依然跪在地上呻吟。
  “老谢,现在怎么办?明天早上九重天是不是就会发现了?”我沮丧的问道。
  白无常眼睛翻了翻,“嘻嘻,大人,哮天犬占了下山豹的身体,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我一听这话,顿时来了精神,“怎么说?”
  “嘻嘻——下山豹的魂已经没了,但现在下山豹这个人又活了,九重天只是保证魂魄这种东西,不会莫名其妙的消失。九重天也不会无聊的去查这世上的人,身体里的魂到底是不是自己的。”
  我点点头,是这个道理,要不也不会有什么恶鬼附身的事情了。但又觉得有些不对,“不对啊?”我指了指地上哮天犬留下的那具胖的和猪一样的皮囊,“那哮天犬的魂魄没了,不一样要被九重天发现吗?”
  见我问到了问题的关键,白无常得意的点了点头,“嘻嘻,大人,怎么会没有魂魄呢?哮天犬的魂魄就在那——”说着手中哭丧棒一指,正是无聊的坐在车顶上看着我们的那个女孩的魂魄。
  我好像有些明白了,但还是觉得有些不对,“那姑娘不是已经死了吗,你俩不把她的魂勾走,不一样会被九重天发现?”
  “嘻嘻,大人,咱们可以让那姑娘不死啊?”白无常开始绕弯子。
  我瞪了一眼黑无常,“老范,你之前不是说这姑娘必须死吗?”
  黑无常眼睛一瞪,“是……是……是……啊必……啊必……啊必须死——”
  白无常道:“嘻嘻,大人,你就别难为老范了,其实老范刚才说的也是对的,我现在说的也是对的。”
  见我一头雾水,白无常继续解释道,“嘻嘻——大人,刚才念动咒语,四周风起云涌,就在那一刹那,我突然想到一个主意,这上品神器都是可以用来救人的,你只要能让那姑娘的身体上的伤复原,那她就不用死了,只是因为没魂魄,会变成植物人。等咱们想到一个解决办法后,再把人家姑娘的魂魄还回去……”
  我诧异地问道,“既然都是植物人,为什么不直接让下山豹成为植物人,或者让哮天犬成植物狗,要用这个姑娘的身体。”
  白无常有些难为情,“嘻嘻,那不是因为下山豹的身体已经被哮天犬占了嘛。”
  “那不是还有哮天犬的身体吗?”我问道。
  白无常凑过来,小声说道,“嘻嘻,这不是因为哮天犬是天上来的嘛,目标大,还是让那姑娘成植物人好点。再说,这姑娘也够可怜的……”
  我一想也是这个道理,就点点头,“主意是个好主意,但我不会救人啊?”
  黑白无常兄弟俩对视一眼,“大人,您好好想想,传授给您上品神器的大仙有没有教过你什么办法?”
  我脑海中又浮现出那个抱狗中年大妈的形象,然后斩钉截铁的说道,“没有!”
  一人两鬼又陷入一片寂静,“啪——”黑无常冷不丁的拍了下巴掌,吓得我一哆嗦。
  “啊菩……啊菩……”我打断他,“葡什么葡啊!”
  白无常和黑无常心意相通,“嘻嘻,大人,老范的意思是说,观音菩萨的玉净瓶里的水就可以救人,要不大人也试试在您这……这……这宝瓶里装点水?”
  是啊,我咋把这茬忘了,人家观音菩萨可是用她那瓶子里的水救过镇元大仙的人参果树的。
  “可这荒郊野岭的,哪有水啊?”我举目四望,还真没水。
  “啊口……啊口……啊口水……”黑无常出主意道。
  我倒是不介意用我的口水,但这一天就喝了一瓶啤酒,但这一晚上又是狂奔,又是被各种吓得冒冷汗,又是群殴弄得肾上腺激素狂飙的,我现在口干舌燥,哪有口水啊。
  “我这浑身上下,也没水啊!”我无奈道。
  “嘻嘻,大人,我知道您身上一个地方一定有水——”看白无常笑得那么淫贱,我就知道没好事,“你闭嘴——”我一口否决。
  “嘻嘻——”白无常指了指我不知什么时候又开始流的鼻血说道,“大人,这不就是现成的水吗?您想到哪去了?”
  我擦了一把鼻血,有些不好意思,算是我以小人之心度人家白无常的君子之腹了。
  “那啥,”我打了个马虎眼,“我也正有此意——”说完,我把瓶口对着我的鼻子,鼻血一小股一小股的往瓶口里流。奶奶的,咋就止不住呢,明天要去医院看下,是不是血糖有点高。
  我看大概流的有个酒瓶底了,连忙仰头用手按住鼻子,好半天之后才止住血。
  再抬头看那姑娘,那姑娘依然坐在车顶上,两条腿垂下来,一晃一晃的,旁边就是她的尸体,我看她还这么安逸,一看也是没心没肺的主。
  我冲黑白无常使了个眼色,“我去救人,顺便再和那姑娘沟通一下,你俩先去把那些魂魄都给人家塞回去,省的又闹什么幺蛾子。”
  黑白无常点头离开,我一手提着酒瓶,一手拎着哮天犬的遗体,走过去。
  “嘿,干嘛呢?”我故作亲切的和那姑娘打了招呼。那姑娘摇了摇头,“什么都没干,我都已经死了,还能干什么,无聊呗——”那姑娘两手撑着下吧,两条腿在车窗前一甩一甩的。
  我心中不经点头,典型的90后的思维模式。
  “不要担心,哥哥一定会把你救活滴——”我亲切说道。
  没想到回答我的却是一句让我的下巴差点砸到脚尖上的话,“我为什么要活呢?”
  我瞪大眼睛,“你不想活啊?”
  “是啊,”那姑娘也瞪大眼睛看着我,“我觉得活得真的好幸苦,好幸苦……每天有写不完的功课……每星期都有考试……各种排名……各种艺术班……淑女礼仪……爸爸妈妈也不在身边……没有朋友……”
  好吧,又是一个应试教育的牺牲品。那姑娘喋喋不休的给我说了半天,我终于搞明白了,这姑娘家庭不错,父母很有钱,但是都很忙,只是给她报了很多的班,衡量她的标准也是考试排名。她终于受不了了,想要离开家,却在路边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地方去,也没有朋友。
  后来就被丧狗他们绑架了,也许是压力很大,看见自己死后,居然很快就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一想到从此不用干这,也不用干那,反而觉得无比的轻松。
  其实,姑娘你错了。唉,好死不如赖活着……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8860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