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7-8-10 20:37

悬疑小说《罪恶档案》案件背后藏着不为人知的辛酸往事[推荐]   



哈尼糖浆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第0002章 尸检报告
  听到廖梦凡提出的疑问,我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刚才由于太慌张、太恐惧,以至于很多细节我都被我忽略了。经她这么一说,确实很有问题。
  第一点,人之所以能够活着是离不开血液的,人类吸入的氧气,以及消化道中的食物都是通过血液的流通来传达到各个器官。
  一个人如果失去了1000毫升血液,就会出现头昏、恶心、呕吐,逐渐发生休克。倘若一个人失去了1500毫升以上的血液,那么这个人就基本上已经可以宣判死亡了。
  从今天死者的失血量来看,全身皮肤尽数被剥去,就算刀法极好,未伤及大动脉,但是皮下的毛细血管在全部出血的情况下也不可能低于1500毫升。
  当我发现死者的时候,她确实还在流血,但是那血脚印却是微红的,表明出血量非常低。但是当时的死者已经浑身血红了,从她的状态来看,她应该是大出血状态,否则她不可能在我面前死去。这是一个矛盾点,跟本就解释不通。
  第二点,依然是脚印的血量问题。就算死者的大动脉没有受到伤害,但是全身的毛细血管尽数外露,身体的血液在重力的影响下依然会沿着皮肤向下流淌。这就可以断定,死者的脚下肯定是鲜红一片。
  但是目前看来,死者的脚下根本就没怎么流血,只染出了微红的脚印,那样的脚印只能证明,当时死者的身体几乎已经没有血可以流了。
  但是,死者却还能走到公安局门口,在吓昏值班民警之后又和我相遇,再加上从案发现场移动到公安局门口的这段时间,她的血应该早就流干了!
  但是...一个身体血液几乎流干的“人”,怎么可能做出那些动作呢?难道当时我见到的那个死者,根本就是个死人不成?
  想到这,我的手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刘力的黄鹤楼摆在我的面前,我忐忑的抽出了一根,我本来是不抽烟的,但是此时此刻,只能用烟草来麻痹一下我那恐惧的神经。

  手指有些不听使唤了,打火机接连被我按了四五次,依然没有打着火。身旁的廖梦凡看到之后,抢过了打火机,帮我点燃。
  我心里泛起了强烈的感动,勉强冲着她笑了笑。廖梦凡在帮我点完烟之后,右手托腮正在沉思着,看来她也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突然发现,廖梦凡是一个很理智、懂得思考、心思缜密的女人。
  这样的女人做侦探,肯定是一个好手。我发现我好像对她很有好感,而且不怕大家笑话,廖梦凡长的很像我心目中的女神,这个女神我想各位看官应该都会认识。她叫做松岛枫,来自岛国,职业我想大家都知道吧?
  从发现死者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此时,天已经微亮了。街道上的行人渐渐的多了起来,一辆辆大型的清雪车正在轰鸣的作业。但是会议室里却很安静,大家都在思考着,等待着110报警中心的电话,等待着法医的尸检报告。
  期间,二组的朱队长提议播放悬赏公告,但是这个提议被郑局长当庭就给否决了。我老爸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他就好似一个雕塑一样笔直的坐在椅子上,右手拖着下巴,他的脸散发着一股怒意,他的眼神很深邃,好像想到了什么极度不愉快的事情一样。
  吱嘎!
  沉寂的时刻被一阵开门声所扰。我回过头,只见一个穿着警服,外边套着一个白大褂的中年女警走了进来,她的白大褂上还沾着未干涸的血迹,她怀里抱着一个整理袋,众人在看到女法医走进之后都迫不及待的站起了身,只有老爸还安静的坐在那里思考。
  刘力急忙跑到女法医的身边,问道:“李姐,尸检报告?”刘力指了指李姐怀里的整理袋问道。
  李姐点了点头,抱着整理袋走到了放映机前面,拿出一张幻灯片,说:“初步的尸检报告已经整理出来,有几点像大家说明一下。”

  众人都纷纷提起耳朵,声怕漏了什么。
  “一,死者性别女,身高,172CM,体重初步断定为50至60公斤左右,年龄大约在40至45岁之间。死前失去了表皮和真皮,只剩下了皮下脂肪组织,皮下组织毛细血管尽数外露。
  二,死者的肺部含有大量的焦油,烟龄史至少20年以上,同时死者的肺部明显软化增大,说明死者生前经常吸入高温的空气导致了肺部膨胀。
  三,死者的全身被涂抹了一层不知名的胶状液体,这种液体可以很好的阻止血液渗漏。同时,胶状液体内含有大量的氯化钠(食用盐),其比例高达90%。
  四,死者的整根舌头彻底撕裂,伤口不均,初步断定是被钩子之类的东西硬生生的撕扯下来。五,死者死亡时体内的血液含量还存有百分之八十......
  “等等!”郑局长打断了李姐的报告,问道:“既然体内还有那么多血,那怎么可能死?中毒么?”众人纷纷议论起来。
  李姐咳嗦了一声,说:“胶状液体并未含有任何毒素,其实她死亡的原因很简单,她是被活活疼死的!”
  “天哪!太变态了!”四周顿时哗然。
  我闭上双眼,幻想着我此时就是死者。此时的我,正赤身露体的躺在一个冰冷的解刨床上,一个人正拿着一把剔骨刀缓缓的走向我的身边。
  我挣扎着,但是四肢被死死的固定起来。额头处忽然传来一阵冰凉,紧接着是锥心的痛!那个人在划开了我额头的同时,伸出他罪恶的手,用力的撕扯着我的皮肤。我看到自己的脸皮被撕了下来,自己的胸膛血肉模糊。
  但,我并没有死。我感到一阵昏厥,身体的皮肤已经没有了,身体在剧烈的疼痛过后已经彻底的麻木。我默默的等待死亡的到来。但就在死神向我招手的刹那,我即将快要解脱的时候,我的胸前忽然传来一片冰凉。

  紧接着,是无语言比的疼痛!模糊的神经再次被拉回了现实,我看到那个人此时正拿着一把大刷子在我的身体上来回的涂抹着。每到一处,我都私心裂肺的嚎叫。
  刷子沿着我的胸膛划到了我的脸颊,一滴滴液体流入了我的口腔,我尝到了咸咸的的滋味。我诅咒着,嚎叫着,但却无济于事。
  而就在此时,我那再也无法闭合的双眼竟然看到那个人竟然拿出了一个钩子,转过身,淡然的说了句“吵死了”之后,用力的掰开了我的嘴,我的舌头被用力的拽了出来。
  紧接着,我感到一阵天昏地暗,我看到了白色的地砖。突然,我的嗓子眼感到一阵干呕,我的眼球下意识的向上翻去,哇的一下,一大堆鲜血混杂着呕吐物掉落在洁白的地砖之上。我的舌头孤零零的躺在地砖上面,顷刻间就被彻底覆盖。
  他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不能让我痛痛快快的死去?我清楚,他之所以将我翻过来,怕的就是鲜血呛入我的喉咙让我窒息。我喘息着,嘴里掺杂着血液的腥味。我感到眼前一阵昏暗,就此昏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忽然感到一阵寒冷袭来。我艰难的站起身,四周白茫茫一片,强烈的西北风吹着我不能闭合的双眼,眼泪掺杂着血水沿着我的脸颊滚滚滑落。
  我吃力的走着,前方那昏暗的灯光就好像是幽冥的引路灯一样,指引着我走向死亡。那身体传来的剧烈疼痛竟然让我在这寒冷的夜晚感到一丝温暖,不知走了多久,我看到前方有一个亮着灯的值班室。
  我的眼睛已经开始模糊了,我用尽了所有的力气走到了值班室的门口,敲响了满是冰霜的窗子。门,吱嘎一声开了。我看到一个小警察从值班室里走了出来。他看到我的同时,猛然间发出了一声惨叫,他的身子在发抖,他不停的向后退着。
  我想开口说话,想让他救救我,亦或者,杀了我。但是,在他眼里的我就好像是地狱的魔鬼,他瘫软在了地上,终于恐惧占据了顶峰,他昏了过去。

  我绝望了,想死就那么困难吗?而就在这时,又一声嚎叫传入了我的双耳。我转过头,看到远方有一个很模糊的影子。我吃力的走了过去,心里祈祷,他千万不要逃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我看到他好像向后挪动了脚步。
  他也要逃走么?我伸出双手,祈求他。就在刹那,我看到他向我冲了过来,我恐惧的心灵忽然感到一丝平静,我无力的瘫软在了地面之上。我那无法闭合的双眼,最后看到了一张再熟悉不过的面孔,那竟然是我自己......
  “啊!”我猛然间惊醒,我的双手紧握的咔咔作响,我的额头浸满了汗水。天杀的!我竟然将自己代入到了死者的世界,她死前的那一刹那,再一次的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在那个时候,我暗暗发誓,我一定要帮她抓住那个凶手!
  周围依旧在议论着,也许我只是失神了几秒钟,但对于我自己来说,却有半个世纪那么长。李姐再次的咳嗦一声,说:“还有一点,凶手的剥皮手法在我看来是采用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1 11:20
第0003章 梁教授的报告
  周围顿时安静下来,李姐解释道:“我经过了三个小时的尸检,以及梁寿元教授的复验,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死者的表皮和真皮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真皮与皮下组织的相连之处并没有发现任何刀口、亦或者被撕扯的痕迹。死者的身体线条保持非常匀称,这具尸体就好像本身就没有表皮和真皮一样,我完全无法理解凶手的作案手法,至少在我看来,这是不可能的。”
  李姐继续说:“由于尸体非常完整,我建议让技术队做一次面部电脑还原,据我估计,相似度几乎能达到百分之九十五左右。死者的血型是O型,我已经提取了被害人的血样进行血液比对,只要她曾经献过血,就能够找出被害人的身份。”
  话到此处,李姐关闭了幻灯片,然后将资料整理好,绕到了我老爸的背后。我看到李姐在他的耳边好像说了什么,老爸的脸部明显抽搐了一下,他站起身对大家说了句“临时有事”,就领着黄安跟着李姐走出了会议室。
  接下来的会议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着,最后郑局长做出了决定,此案由刑侦大队一队全权负责,刑侦二队、三队做协助。辽远市全体公安干警,大到局长、小到片儿警、协警都参与进来,尽快查清被害人的身份。因为此案到现在证据太少,几乎无从查起。警方不得已只能推行人海战术。
  回到了一组办公室,刘力就开始给组员开始分配任务。队员小李和小王主要去附近走访,调查有没有目击者。廖梦凡则被安排守在一组,等待着技术部门的面部电脑还原资料。刘力本人则是亲自到交警队去调取案发现场附近的监控录像。而我本来就不属于他们之中的一员,刘力本着我是看热闹的心态,压根儿就没有给我发放任务。

  分配完任务之后,刘力走到了廖梦凡的办公桌前,说:“小廖,你车借我用一下,我那配车昨天坏了。”
  “行,记得给我加满油!”廖梦凡想也没想直接将车钥匙扔给了刘力。
  刘力走了之后,廖梦凡就一个人坐在办公桌上,单手拖着额头,好像在思考什么。我走到她身边,有些忐忑的拍了拍的左肩,问道:“你对这个案子有什么看法吗?”
  她答:“头痛欲裂,到目前为止一点线索都没有,只能干等。祈求技术队那边快点完工吧,也希望刘队那里能获得点情报。”
  我说:“放心吧,一切犯罪都会留下蛛丝马迹的。不如这样,咱俩去法医处看看?”由于我很在意老爸当时的举动,迫不及待的想知道为什么。
  廖梦凡点了点头,手上无事,便领着我来到了法医处。敲响了李姐办公室的门,二人走了进去。李姐此时正对着电脑查着什么资料,我问李姐看到陆长官了没有,她说老爸和梁教授正在地下一层的解剖室。
  和李姐道了别,廖梦凡领着我来到了地下一层。此处充满了福尔马林的特别气味,而且此处是老楼,年代有些久远,周围的墙壁发出了阵阵的霉味。本来我们今天是打算参加辽远公安局新建大楼的进驻仪式的,谁曾想会发生命案呢?
  黄安此时正笔直的站在解剖室的门外,看到我们二人走来,冲着我微微的点了点头。我回以微笑,想要拉开解剖室的大门。谁曾想这家伙竟然将我拦在了外面,说:“首长吩咐了,任何人都不准进来!”
  我颇为无奈,说:“黄哥,咱都自己人,给个方便。”我好奇到了极点,老爸没事儿跑这地方来干嘛呢?
  黄安摇了摇头,表示不可能。我颇为泄气,黄安这个人我了解,上头特意配给我老爸的,人特别耿直。他说不让进,就肯定没戏了,反正我是整不了他。
  大约过了十分钟,老爸从解剖室里走了出来,此时的老爸看起来有些苍老。他在门外看到了我,伸出手,用力的按了按我的肩膀,说了句“把案子给我破了”之后,就领着黄安离开了地下室。我坚定的冲着老爸的背影点了点头,我感觉他很孤独,我的眼角有些湿润,此时的我,很想很想我的妈妈。

  走进了解剖室,一股特别浓烈的福尔马林掺杂着血液的腥味扑入了我的鼻孔,我对这股味道并不陌生,并未感觉到任何不适。我和廖梦凡分别穿上了白大褂、戴上了尸检手套,口罩、鞋套以及帽子之后走进了解剖房。
  尸体此时正冰冷的躺在解剖床上,胸前的伤口已经做了暂时性的缝合。此时梁教授正围着尸体来回转着圈,想要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我问道:“老梁头儿,有什么新鲜发现没?”由于梁教授是我老爸的导师,从小看着我长大,而且这老头有点为老不尊,平时色眯眯的,所以我总喜欢叫他老梁头这个称呼,反正他也不生气。
  老梁头看我二人走进,指了指廖梦凡,说:“小姑娘,来,帮我记录一下,你站在那别动。”你看,我前脚刚说完他好色,后脚他就把我扔一边儿去了。
  老梁头闭上双眼,轻轻的捏了捏死者的大腿肌肉,说:“死者的大腿肌肉弹性良好,并未出现大量松弛老化迹象,同时大腿肌肉排列匀称,流线性很好,说明死者生前经济条件优越,经常做健身运动。”
  紧接着,老梁头将双手滑到了死者的双乳上面,来回的抚摸着。我看到廖梦凡的脸明显的有些发红,少时,老梁头说:“死者的双乳坚挺,弹性良好,乳房下部肌肉并未有明显增厚,说明死者乳房无明显重度下垂迹象,得出死者生前应该没有哺乳过。”
  我心想,老梁头你是不是满嘴胡邹呢?这就能看出来死者没生过小孩儿么?还是故意说给廖梦凡听的呢?反正我是不信。但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老梁头竟然做出了一个十分大胆的动作。

  只见他将右手放到了死者的双腿之间,很自如的插了进去,少时他点了点头,说:“死者的子宫口闭合非常好,再次证明了死者没有子女的论证。同时,死者的阴道扩张非常严重,一个生活优越的女子在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不做阴道保养的,所以得出结论,死者生前私生活混乱,或者有特俗性癖好。”
  廖梦凡此时咳嗦了一声,有些脸红,问道:“教授,这些...这些都写进报告里面吗?”
  老梁头张开嘴,点了点头:“写,一字不落。”
  “哦...”廖梦凡偷偷的瞪了我一眼,意思是都怪你,没事儿让我领你来这个地方干嘛?
  而就在此时,老梁头却做出了一个让我和廖梦凡大跌眼镜的动作。只见他将右手从死者的阴道里抽出来之后,直接放到了鼻孔用力的嗅着什么。
  我的喉咙一阵干呕,身旁的廖梦凡同样也是,而且她一个女孩子,看到老梁头这么变态的举动,羞耻难当。约十秒钟之后,老梁头睁开眼,说:“死者在死亡前十二小时之内发生过性行为。”
  我听到“性行为”三个字脑袋里顿时灵光一闪,有性行为肯定就会留有男性的精液,如果提取出来,找到凶手指日可待啊。但是老梁头的下句话,却将我泼了一盆冷水。老梁头说:“性行为的过程中佩戴过安全套,所以体内没有精液残留。而且阴部并未有明显外伤,所以断定,死者当时是自愿的。”
  我差点跌倒在地上,看来老梁头这最后一句话纯粹是恶搞了。我问:“还有没有其他的线索了?”
  老梁头说:“暂时就这些了,其他的去找法医要去。”

  廖梦凡听到不需要记录了,低着头走了出去。我正要跟上她,老梁头却一把抓住了我,说:“小川啊,这姑娘可不错,还是个丫头呢?努力点啊!”
  我无语的说:“呵,哪有那心情,我现在就想破案。再说,人家也不一定看上我啊。”
  我说完,也没理会老梁头,直接走出了解剖室。廖梦凡此时正站在解剖室的外边等我,她的脸有些微红,看到我出来,冲我笑了笑,有些尴尬。
  我说:“梁教授就那样,做事太认真了,有什么说什么。别在意。”
  她说:“呵呵,哪有。我是觉得他太可怕了。我站在他面前好像被看穿一样,很忐忑。”
  廖梦凡巧妙的避开了尴尬,说:“梁教授给了咱们很大的帮助,接下来我想回去画一个分析图,将死者的范围缩小,你去么?”
  我点了点头,跟着她走出了法医处。一路无话,到了一队办公室的门口,我似乎听到了杯子碎裂的声音,同时还是刘力的骂声。

等不及的可以到雁北堂中文网可以看全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2 16:38
第0004章 身份推理
  打开了办公室的大门,我看到刘力此时正坐在办公桌上剧烈的喘息着,看样子很生气。一个年轻的小女警端着一杯热水走到了他的身前,但是刘力猛地一挥手,直接将杯子打到了地上,小女警被吓的“啊”的大叫了一声,急忙跑开了。
  廖梦凡将刘力打落的被子捡起来,扔进了垃圾桶,问道:“刘队,这么快就回来啦?怎么发这么大的火儿?”
  “妈的!”刘力大骂一声,将车钥匙扔给了廖梦凡,说:“围绕案发现场一公里范围内,凌晨两点到现在的监控录像都消失了。”
  廖梦凡疑惑道:“消失了?人为删除的吗?”
  刘力骂道:“操,要是人为删除的就好了,起码能找个电脑高手恢复数据。案发现场一公里范围内的辽远大街、先锋路、长河路、以及公安局主干道的宁远大道的所有监控摄像头都被人为的破坏掉了。”
  **了句嘴,问道:“明眼都被破坏了,那么暗眼呢?”
  刘力叹了口气,说:“这几条大道都属于老城区改造范围,平时的车流量不算多,所以根本就没有配备暗眼。”
  廖梦凡问道:“破坏之前的影像应该会留下来吧?没有一点线索?”
  刘力说:“操蛋就操蛋在这里,监控摄像头在凌晨三点之前什么都没有拍到,我怀疑凶手手里可能有枪!”

  我脑袋嗡的一声,如果罪犯手里面有枪支的话,此案的性质将会更恶劣。而且,能这么缜密布置抛尸过程,看来犯罪份子的智商很高。从摄像头被毁来看,犯罪份子肯定不止一人,很可能是一个犯罪团伙也说不定。就在我思考之际,刘力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接完电话,刘力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不过他的面色很古怪,看着我二人说:“交警部门已经联合咱们的技术队做了现场勘查,被损毁的摄像头上面没有发现子弹擦过的痕迹,但是在每个损毁的摄像头上面都提取到了一点红色的碎末,经过检验,这些碎末是普通的砖头碎屑。也就是说,凶手是用砖头将摄像头砸坏的。”
  “什么?”我和廖梦凡异口同声的喊了起来。道路监控摄像头一般架设高度为8米到10米左右。案发当日下着大暴雪,能见度极低。凶手能在这种恶劣的天气环境下,用普通的砖头将摄像头打坏,可见他的力量、精准度还有心理素质都极高。而且凶手对周边地区非常熟悉,极有可能是本地人作案。
  与其在这里胡思乱想,不如大胆的架设一下。我让廖梦凡帮我找一张本地的地图,然后摊在办公桌上,说:“我们不妨推理一下凶手所走的路线。”
  我指了指地图上的辽远公安局的标示说:“这里是整条宁远大道,自东往西,宁远大道向西950米是辽远大街,这里的摄像头被破坏。而辽远大街向北半公里是先锋街,先锋街再向西一公里则是长河路,长河路的两侧是上河街和下河街,而这两条街由于道路工程改造,此时是封闭的,所以说,凶手只能沿着长河路向西一直行走,穿过辽河大桥,奔李家乡驶去。还有一种可能,凶手可能就在长河路西边的居民区居住。”
  “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廖梦凡插了一嘴,但是被我打断,我问:“你说的是欲盖弥彰吧?”
  她点了点头,说:“很可能,我想不通凶手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我是凶手,我肯定不会这么做,他这么有规律的砸监控,不是直接将藏身地点暴露了么?”

  我非常赞同廖梦凡的观点,凶手可以肯定,绝对是两人以上,他们如果是故意这么做的话,那侦破的方向将会更加的艰难。就在我们议论之际,小李和小王则是一脸丧气的走进了办公室,看来是一无所获。
  可怜的二人还没有休息一下就被刘力派去了李家乡那边,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目前对死者一无所知,只能靠一条不算线索的线索往下查了。将小王和小李分配走之后,刘力则是去了技术队,上面给他的压力很大,有些事他只能亲力亲为。
  我站在廖梦凡的身后,那丫头此时正拿着笔在纸上画着分析图,我走到饮水机旁,接了一杯开水,放到了她的身边,然后拿起一个凳子也不管她愿不愿意,直接坐在了她的身边,说:“咱们可以做一个死者身份的推理,将死者的身份范围可能的缩小到最小。”
  廖梦凡端起纸杯,抿了一小口,问道:“你怎么看?”
  我拿出一张A4纸,将死者写在最顶端,然后说:“如果推理死者的身份范围,那么我们只能利用法医李姐和老梁头给予我们的信息。”
  我接着说:“死者生前经常做保养,体态匀称,年龄40到45岁之间,这个年龄段的女人大多数情况下是没有时间做保养的,上有老下有小,生活压力很大,所以说,死者生前的经济条件应该很不错。”
  “嗯!”廖梦凡点了点头,她说:“有钱人的范围无非就那么几种,大老板、富商太太、官太太、小蜜、小三,不过小三几乎能够排除,她保养的再好也算是人老珠黄了。还有一种是夜总会的妈妈桑,不过她们大多都是画着浓妆夜间工作,白天都会休息,基本没有太多时间去做健身保健,还有最后一种,那就是败家娘们!”
  “噗!”我差点从椅子上摔倒,不过廖梦凡说的很对,我接着说:“梁教授的信息说,死者生前乳房坚挺,没有明显硬性下垂迹象,说明她没有哺乳过,是什么样的女人,40多岁还没生过孩子呢?”
  廖梦凡的脸有些红,说:“不生孩子无非几种,第一,不想生,第二,没得生,第三,没时间生。”
  **了一句:“也有可能是性取向有问题。”在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廖梦凡在底下踢了我一脚,说:“你忘记死者生前发生过性行为了么?”

  我用手转了一下笔,轻笑:“那也不一定,也有可能是用假阳具套着安全套来完成性行为的呢?还有可能是自慰也说不定?”
  “变态。”廖梦凡的脸很红,不过她倒是没有反驳我的观点。其实我俩在一起讨论这些,真的很尴尬。和一个处女来谈论性行为问题,说实在的,我的脸也有些发火。不过为了案情什么都可以克服。
  我接着说:“死者的阴道扩张严重,私生活很糜烂,这样的有钱女人肯定会经常光顾夜店寻欢,亦或者会包养情人。等技术队电脑还原死者头像之后,我们也可以从这方面着手调查,一般这种女人被杀,要么是情杀,要么就是仇杀,不过,我更偏向认为是仇杀。”
  “嗯,还有一点!”廖梦凡说:“李姐给出的尸检报告里说了这样一段话,死者的肺部有明显的软化增大现象,其原因是常年呼吸高温空气造成的,是什么样的人既有钱,又在高温的地方工作呢?”
  我陷入了沉思,什么地方是高温作业的呢?火葬场?我摇摇头,不沾边。火电厂?可能么?我站起身,在辽远市的地图上来回的寻找着。忽然,我在地图的左上角,也就是西南方向发现了一个炼钢厂,我拍了拍廖梦凡,示意让她看。
  “城阳钢铁集团!”廖梦凡说了声:“天哪,难道是....!”她跑到了电脑的前面,过了大约三分钟,她调出了一个人的档案。
  我走近仔细观看起来,档案里面的女人叫刘玉玲,42岁,单身。O型血,身高172CM,体重57公斤。职业是辽远市城阳钢铁集团董事长兼党委书记,同时也是辽远市的人大代表。辽远市著名企业家,慈善家,省十大杰出青年。
  我说:“根据死者的身高、血型来看,这个刘玉玲倒是挺对的上号的。”

  廖梦凡叹了口气,说:“刘玉玲在本市是出了名的,私生活非常淫乱,我们几次扫黄的时候都赶上了她在叫鸭子,但是她手眼通天,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根据李姐和梁教授的资料来看,我觉得死者百分之九十会是她了。现在想想,梁教授还真是有些可怕。”
  我呵呵一笑,看来这次的辽远市肯定要地震一次了,一个国企老总的死亡肯定会牵连出各种各样的丑闻,这回事情有意思了。
  我看着电脑上刘玉玲的证件照,闭上双眼,试图将她的头发和表皮在我的脑海里抹去。渐渐的,一张血淋淋的脸慢慢的出现在我的眼前,这张脸和我看到的那张脸惊人的相似,同样的眼神,同样的表情,同样的可怖。
  为了更加确定我们的推断,我让廖梦凡现在就给城阳钢铁集团打一个电话来确认一下。经过确认,廖梦凡说,刘玉玲自从昨天下午两点离开公司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不过她这个人倒是经常不去单位,所以同事也没有特别注意。
  我补充一句,说:“自从刘玉玲离开公司之后的这段时间内,抛去洗澡、吃饭等必须之事,她还抽了个功夫做了次爱做的事,也许并不是一次也说不定。所以我推测,凶手可能是她认识的人。”
  “我同意你的观点。”廖梦凡起身拍了下我的肩膀,说:“走,我们去找刘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3 13:24
第0005章 暗格
  刚跑出办公室,廖梦凡就和刘力撞了个满怀,由于高速奔走突然停止的惯性,我的身体则是直接撞到了廖梦凡的后背上面,右手不自主的碰到了她的腋下。
  我的右手感到一阵柔软,心里不由得荡起了一丝涟漪,但我还没有回味够这股感觉,我就被刘力的大吼声惊醒:“廖梦凡,你这是干啥呢?火急火燎的。成什么样子了?你以为公安局是你们家开的吗?”刘力很生气,这也是没办法,他的压力...有些大。
  廖梦凡说:“死者很可能是城阳钢铁的刘玉玲!”
  “你怎么知道的?”刘力吃惊的看着我们。
  我说:“我们是根据李姐和梁教授报告里面的信息推断出来的。”
  “还真让你们给蒙对了!”刘力说:“走,紧急会议。市里的领导全都到了。”
  会议室里的气愤非常压抑,每个人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思考着什么。我明白这个道理,一个国企老总的死亡,肯定会连带出更多的事件和丑闻。
  这里面的人此时都各怀鬼胎,有些人应该想着怎么和死者划清界限,而有些人却在想着如何通过死者的死,将自己的对手整垮。
  会议举行的很快,半个小时就结束了。而会议的宗旨同样清晰明了,就是两个字---破案!
  会议将此案正式命名为“12.1特大杀人案”,正式成立专案组,刘力被任命为组长。宋市长、郑局长则是24小时坐镇,大开绿色通道。
  梁教授作为中央特派专家,提供案情分析。我老爸则是稳坐钓鱼台,在后方监督整个破案过程。而我同样也被编入了专案组成员名单,受刘力直接领导。

  会议结束之后,刘力直接下达了任务。我、刘力、以及廖梦凡三人将带领技术队的同事,直接奔赴刘玉玲的家中取证。
  刑侦二队则是去刘玉玲的工作单位,也就是城阳钢铁集团去调查死者的社会关系。
  刑侦三队主要负责调查刘玉玲的私人账户、以及公司账目,看一看刘玉玲在当值期间,有没有挪用公款、行贿、受贿的记录。
  刑侦四队主要去辽远市的大型酒店、夜总会、KTV、酒吧去调取刘玉玲的出入记录。
  任务下达之后,我们随即就冲出了公安局。刘玉玲的家坐落在辽远市的新城区,一个叫清水湾别墅区。从公安局开车到那里至少需要二十分钟。坐在廖梦凡驾驶的警车里,我看着四周的道路,行走的人群,玩耍的孩童,我暗自发出了一阵叹息。
  这座城市的人们谁也想不到,就在昨天凌晨,在他们每个人都熟悉的道路上会行走着一个被剥了皮的女人。刘玉玲那血肉模糊的身影再次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头痛欲裂。
  我用力的敲打着额头,试图将她的身影驱离,但却无济于事。就在此时,吱嘎一声,车子突然停下了,剧烈的惯性让我的大脑血液迅速奔流,虽然这种滋味很难受,不过却让我清醒了不少。我抬头看向前方,原来是红绿灯。
  “你没事吧?”廖梦凡侧过脸来,关心的看了看我,然后轻踩离合,挂挡,继续开着车。
  我嘴上说“没事”,心里却又想起了死者,于是问道:“你说,刘玉玲在死前她都会想些什么呢?”
  廖梦凡“嗯”了一声,少时,她说:“也许是悔恨吧!”
  “哦?”我挺好奇,一个被剥了皮的女人,忍受这么剧烈的疼痛,按理说应该是“痛恨”吧,而廖梦凡却说是悔恨,我问:“为什么?”
  廖梦凡说:“女人的直觉!”
  我有些晕,侧过脸来,仔细的端详起我身旁的这个女人。她的眼神很清澈,但仔细看,她的瞳孔却有一些深邃。在大家都火急火燎的乱成一锅粥的时候,她却能独立思考、保持沉着和冷静。
  她面对死者尸体的时候表现的很淡然,虽然我也可以做到,但是却做不到她那样波澜不惊。她冲我笑的时候很坦诚,她分析案情的时候很认真。

  她每次都能对我提出的疑问做出最快的回答,她就仿佛是个局外人一般。想到这,我不得不得出一个结论,她是个很有故事的女人。
  人一旦好奇,就想知道为什么,所以我问道:“你是本地人么?父母都是做什么的呢?他们身体还好吗?”
  她说:“你可以把我当成一个孤儿!”
  这句话可把我噎得够呛,我有些尴尬。看来想要套取一个女人的秘密,特别是个有故事的女人的秘密,很难啊。
  远处的别墅群渐渐的映入了我的眼帘,廖梦凡缓缓的停下车,解开安全带,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其实,你不应该搅进这个案件。”
  我问:“为什么?”此时的她,面色很凝重,我的心里莫名的产生了一丝压迫感。
  她转过头,看了看别墅群,说:“我感觉我会死!而且,你也会死!”
  我噗呲一笑,说:“放心,你不会死。哥保护你!”为了缓解刚才的尴尬,我开了句玩笑。
  她却未理会,很郑重的说:“答应我一件事!”
  我问:“什么事?”
  她说:“如果遇到了危险,我会救你,但你不要管我。自己逃走就是!我还是希望你不要参与这个案子!”
  我呵呵一笑,很配合她说:“好,我答应你,我肯定会丢下你这个战友不管!”
  她打开车门,再次的注视着我,说:“希望你不要后悔!”她说完,也不管我,自顾自的和刘力他们会合去了。而我则同样打开了车门,跟着她的身后走了过去。
  现在想来,如果当初我打开车门之后,并不是向前,而是向后离开。那么我的人生将会是另外一种场景。
  但是,人生没有如果。自从我打开了这道车门,自从我选择了向前走,我和廖梦凡的人生从此就好像一根旋转的麻绳,慢慢的拧成了一体。虽然这过程经历了诸多磨难,但是现在想来,一切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出示了搜查证之后,保安引领我们来到了刘玉玲的别墅门口。放眼望去,这栋别墅是清水湾里地点最好的一栋。我目测别墅的高度大约为9米左右,有三层楼那么高,我心想,这得多少钱啊?

  进入别墅之后,技术队开始搜查取证。我走在宽敞的屋内,环顾四周。屋内很大,装修极其奢华。
  我沿着楼梯走到了二楼,发现二楼有四个卧室和一个书房。卧室内非常整洁,床单一尘不染。床下的纸篓极度干净,就如同待销售的样品一般,可能是有人经常打扫,亦或者刘玉玲几乎不怎么回家居住。
  走进卧室里面的卫生间,我看到浴缸、马桶、洗脸池更是极度的干净。甚至牙膏都是几乎没有用过的。
  走进了书房,一排排书架映入眼帘。我仔细的看了一圈,书架上有世界名著、经典散文,经济学,还有一些当下流行的网络小说盗版刊物,不过这些书都很新,好像都没有被翻过一般。
  我打开书案里的抽屉,试图找到死者的日记,不过除了一些零散的合同文件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从书房走出来之后,我站在二楼的平台上面,观看着整个屋子。我总感觉这个屋子好像缺点什么,不过我就是想不出来。
  我在平台上看到廖梦凡此时正笔直的站在一楼大厅的中央,她双目微闭,像是在思考什么,我下了楼,走到她身边,问道:“在想什么呢?”
  她睁开双眼,说了一句“空房间”之后就转过身,奔门口走了过去。我跟着她的步伐走到了鞋柜的旁边。廖梦凡蹲下身子,从鞋柜里面拿出了一推五颜六色的拖鞋。
  廖梦凡仔细的观察着,从里面拿出了四双塑胶拖鞋,有两双绿色的小拖鞋,一双粉色的小拖鞋,还有一双蓝色的大拖鞋,看样子应该是三女一男的样子。
  我看到那两双绿色小拖鞋的鞋跟之处,磨损程度很严重,说明这两双鞋穿的日子应该很久了。而且其中一双的鞋底要比另外一双稍微薄一些。

  而且,这两双拖鞋的两侧变形程度不均,可以看出这两双拖鞋的主人肯定不会是同一个人,我把我的观点跟廖梦凡说了,她表示赞成。
  紧接着,廖梦凡拿出了另外两双拖鞋给我看,指着上面的痕迹说:“这双粉色的拖鞋成色很新,而且鞋底沾染的泥土污渍也不算多,可以说是最近一段时间才有主人的。
  这双蓝色的拖鞋明显比其他三双都要大,同时鞋底挤压的非常薄,但是鞋底所沾染的的泥土污渍也不算多,说明这双鞋的主人应该是个身材健壮的男性。”
  我点了点头,将这四双拖鞋装进了证物袋里面,准备拿回去给老梁头看一看,那色老头是著名的痕迹学专家,肯定能发现我们忽略的东西。
  我忽然感到一阵疑惑,既然屋内有人活动,但是屋内的摆设怎么能这么整齐呢?我把我的疑惑告诉了廖梦凡,她想了想,说:“也许这栋房子有古怪也说不定!”
  “古怪?”我挠了挠头,将房间的结构在脑海里又重新的过滤了一遍,但是没有想到还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但就在我想不明白的时候,二楼的技术队里忽然有人大喊了一声:“快来,这里有个暗格!”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3 13:33
等.不.及.的.可.以.到.雁.北.堂.中.文.网.可.以.看.全.文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3040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