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7-8-10 20:40

武侠小说《葬雪志》美女和江湖的故事 书荒可看 比较不错   



哈尼糖浆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第二章 唐门有郎名为七
  话说沐雨独自下山已有月余,从一开始的风餐露宿,到后来采食野果,再到找到城镇之后通过观察所了解的种种,沐雨可谓是绞尽脑汁,不过现在的她对钱还没什么概念,平日里饿了竟是直接拿人家摆出来售卖的食物去吃,但好在这些人见沐雨年纪不大,生的貌美绝伦,面上更是见不到丝毫恶意,倒也无人与她计较。
  那日到了开封,闲逛间便到了渡口,她见有人乘船而去,便随意上了一艘船,也没说要去什么地方。但由于开封乃是少有的大城市,四通八达,由是便形成一套固有的交通体系,无论是驿站还是渡口,总是有朝着固定方向去的马车或者船只,而沐雨上的那一艘船,正是前往江南杨家镇的。
  这一路上随遇而安,沐雨也不知道究竟要怎么做才能查明真相,她只道多走些地方,总归会有收获的。
  沐雨低着头,漫无目的地走在镇中,看着来来往往的人,脑子里一片空白。
  “哎,姑娘,你撞到我了。”沐雨只觉肩膀遇到阻碍,下一秒耳边便响起了一个不满的声音。
  沐雨头也不抬,向旁边移了一步,自顾自向前走去。
  不过对方显然不会这么轻易让她离去,一个闪身到沐雨身前,伸出手臂拦住她的去路:“哎,撞了人就想走啊,怎么着也得道个歉吧?”
  沐雨顿了一下,然后转向右边准备离开,不过眼前立刻又出现对方的身影。

  沐雨缓缓抬起头,冷声道:“走开。”
  这小混混本是想讹几个钱,此时见到沐雨的容貌,一时间竟是呆了,等到沐雨斜向前一步准备离开的时候,这家伙才回过神来,连忙拦在她身前,道:“慢着,你撞了我,怎么也得意思意思吧?”
  沐雨不想多和世人来往,秀眉微蹙:“你要如何?”
  小混混见沐雨气质不凡,心道定然是大户人家的闺女,于是便狮子大开口:“十两银子,这事就过去,如何?”
  沐雨眉头皱的更深:“什么东西?没有。”说完也不再废话,就欲夺路。可对方哪里会让她离开,又闪身拦住沐雨。
  这一下激起了沐雨的杀意,在她眼中,此人三番两次阻她前行,纠缠不清,干脆一剑杀了就省得麻烦了。
  可这小混混还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命悬一线,反而心中暗喜,哼哼道:“没钱?没钱就陪大爷玩一天,怎么样,不过分吧?”
  沐雨面色平静,拇指不着痕迹地轻轻推了一下剑柄,一道寒芒闪现,即便在阳光下也让人觉得背后一凉。
  小混混还在那没完没了说个不停,最后竟是想要搭上沐雨肩膀,但就在沐雨准备出剑之时,突然响起的声音让两人都停下了动作:“哎,这位小哥,这是我妹子,我俩走散了,方才多有得罪,这是十两银子,您拿好嘞!”
  没等两人反应过来,这声音的主人便推着沐雨离开了,任凭那小混混怎么叫也不回头,小混混眼见到手的美女没了,只得收回目光,抛了抛手中的银子,嘿嘿一笑。
  那人推着沐雨来到偏僻的巷子,沐雨突然暴起,银霜出鞘,回身便是一招飞鸿掠水,只见她身形飘逸,纤腰一扭,长剑自下而上划了个优美的弧度,激起嗡鸣之声。

  那人没料到沐雨会暴起发难,仓促之间只能以最狼狈的滚地方式躲避,再起来之时已是沾了一身尘土。
  沐雨立时跟上,一招冽风残雪突刺过去,只见长剑如同灵蛇,来势飞快,寒气逼人,眼见着距离那人的脖子已是不足一掌的距离。
  不过那人此时已是摆出了战斗姿态,怎会让沐雨得逞,当下右手轻抚,用出一招移星转斗,借力打力,将沐雨剑上的力道卸了下去。同时左手在袖袍中屈指一弹,一枚铜钱发出破空之声,打向沐雨肩井穴。
  沐雨心中一惊,知道对方绝不简单,此等发射暗器的手法堪称高明,能够如此精确地找到自己的穴位,让她不得不防。
  于是借着对方反馈回来的力道,右手手腕微微一转,挽了个剑花,用出一招抱雪凝霜,只见一股至寒内力覆盖剑身,竟是在一瞬间让银霜剑附上一层寒霜。
  那枚铜钱不偏不倚打在剑身之上,当的一声弹了开去,那人右手一挽,将之稳稳留在手中,然后在沐雨出招之前连忙摆手:“姑娘请等一下,在下没有恶意的!”
  沐雨长剑遥指对方,没有放下的意思。
  那人无奈地耸耸肩,摊开手:“我现在正在表现我最大的诚意哦,你可别失手干掉我。”
  沐雨见对方确实没有敌意,于是便慢慢放下银霜剑,第一次细细打量起对方。
  只见那人年纪与沐雨相仿,身穿一袭紫黑长袍,剑眉星眸,皮肤白皙如玉,鼻梁挺拔,唇色红润,身材匀称,他一头长发高高挽起,本来吊在额前的一缕发丝被沐雨突如其来的一剑斩断,看起来颇为滑稽。
  但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有味道的美少年。

  沐雨默默收剑入鞘,然后......转身便走。
  少年莫名其妙,只得边追边喊:“哎,别走啊,姑娘,姑娘,哎呀等等我啊,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沐雨加快脚步,想快点摆脱这家伙,不料她根本不认路,在这江南水乡,小巷子里四通八达,她一个外来人怎么可能走得出去。
  少年似是看出沐雨的难处,于是便得意地笑道:“嘿嘿,这镇子虽小,可是这路可是复杂无比,小爷......咳咳,在下也是费了两天的时间才背熟这里的路,姑娘,你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就带你出去好不好?”
  沐雨停下脚步,冷冷瞥了他一眼:“我会轻功。”于是也不废话,几个纵身消失在少年的视野里。
  少年一愣,呆呆地说不出话,好一会儿才一拍大腿,仰天长叹:“想不到我唐七少爷竟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我,我他娘的也会轻功啊......”
  不过他见沐雨执意要走,也就没再缠上去,搔搔头,嘀咕道:“这女孩儿真是奇怪,冷得像冰一样,不过长得倒是真漂亮......”说到这,嘿嘿傻笑两声,然后又想起了什么,轻哼一声:“小爷的钱可不是那么好拿的!”
  沐雨离了杨家镇,沿着山间的林荫路缓步而行,倒也悠闲,时不时抬起头来望望天色,这一个月来,她知道并不是任何地方都有人家,如果没在天黑之前赶到下一个村落或者城镇,她就又要在野外睡一宿了,虽然修为如她这也算不得什么,但是总归是不太舒服。
  很不幸,天色将晚,沐雨并没有见到人家,自然不能借着房屋遮风挡雨,于是只得在林中找了一小块空地,生了一小堆篝火,静静地看着跳动的火光,不多时便靠着树干闭上了眼睛。
  沐雨第一次在外面睡觉的时候可不在意这些,困了就直接在路边睡了,由于之前地方偏僻,倒没出什么事,不过她到了中原之后,便改了这个习惯,因为有一次在路边睡觉遭遇了强盗,无奈之下沐雨杀了数人这才脱身。她虽然不怕杀人,但是她怕麻烦,于是在那之后她就尽量找一个隐蔽的地方休息。

  金色的阳光照在沐雨清丽的面庞,泛起淡淡的荧光,让她显得那么恬静柔美,宛如画中走出的仙子。
  此时,她侧边的大树上,一道人影正慵懒地坐在树枝上,静静地看着沐雨,喃喃道:“这家伙真是天上来的吗?”
  沐雨长长的睫毛轻轻抖动,嘤咛一声醒了过来。
  她伸了个懒腰,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脖子,突然扬起胳膊,一颗石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向侧面的大树之上。
  树上之人没想到沐雨竟然能察觉到他的存在,身体向后一仰,倒挂在树枝上躲过沐雨的攻击,然后腿一松,在半空翻了个筋斗,稳稳落在地面。
  或许是知晓了沐雨的性子,他在还没落地之时便开口道:“姑娘别出手,是我啊是我!”
  正准备用冲上去的沐雨停下了动作,皱眉道:“你跟踪我?”
  唐七拍了拍手上的尘土,笑道:“绝对没有!我呢,是想去杭州玩的,途径江南,被这里的风景吸引,这才稍作逗留,不想却遇见了姑娘。但是呢,姑娘对我似乎没有兴趣,那在下也不好继续攀谈了,只得,嗯......只得尽快赶路,远离这伤心之地喽。”
  说到这,唐七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然后又变得一副欠揍的模样:“不过昨夜途经此地,忽然发现这里似乎有些火光,出于好奇,我就寻了过来,没想到却看见了姑娘,当时我就知道你我缘分未尽,但考虑到姑娘你看不上我,我就为了不让你醒来生气,躲在大树上看着你......”
  沐雨自小在落雪峰长大,十多年来从不多说一句话,而且她性子又极为冰冷,比她年纪大的弟子都鲜有跟她攀谈的,更别说新进弟子,由是唐七一番插科打诨,很罕见的让沐雨感到一丝异样的感觉。
  不过她是不会表现在脸上的,只是淡淡扫了一眼唐七,便收起银霜剑,继续赶路。
  但唐七好不容易再见到沐雨,怎么可能轻易让她离开,于是快步跟了上去:“哎,姑娘,我叫唐七,看在我们这么有缘的份上,让我知道你叫什么好不好?”
  “唐七?”沐雨顿下脚步,微微侧过头,那冰冷的目光竟然让唐七心里一颤,充满杀气的声音随之而来:“你是唐门的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1 11:21
第三章 琼谷摘花叶飞霜
  唐七被沐雨的目光吓到了,下意识回应道:“对啊,我是唐门弟子......”话音未落,长剑便至,沐雨陡然出剑,一招霜华满天带着浓烈的杀意突袭过去!
  霜华满天,乃是凝雪境界能够使出的最强大的剑招,此招的要诀在于激发自身体内的阴寒内力,并用之凝聚空气中的水汽,将之凝固成霜,同时以此来藏匿自身剑气,毙敌于一瞬。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是难上加难,若不是沐雨天生体质阴寒,要想把这招霜华满天的威力发挥到这种程度,还得要个三五年的时间。
  唐七很显然没想到沐雨竟然会突然下杀手,这招的威力比起昨日根本不能用高了一个档次来形容,而且他还离得这么近,以他的修为,若是完全吃了这招,很可能横尸当场。
  于是,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唐七也顾不得许多,右手陡然伸出,竟是直接用手去挡沐雨的杀招!
  说时迟那时快,银霜剑与唐七的手掌相撞,沐雨的灌注在剑身的内力全面爆发,周遭数十米砰的一声在一瞬间爆出一团白雾,淹没了两人的身形。
  冰晶寒雾持续了十数秒方才散去,沐雨大吃一惊,眼前的唐七,竟然用手挡下了自己的必杀一击!她想不通便不敢久留,虚晃一招之后便遁入密林消失不见。
  唐七怔怔站在原地,右手上寒气缭绕,还带着未能落下的冰冻鲜血。不多时,寒气散去,唐七的右臂一片青紫,他面容苦涩,终究还是想不明白这一切都是因为什么。
  等到手臂渐渐恢复知觉之后,他脱下右手上一副透明的手套,那上面,有一道清晰的剑痕。

  唐七凄然一笑,瘫坐在树下,把手套扔在一边,也不去管冻伤刺伤的手臂,任由鲜血不住流淌。
  唐门玉蚕手,今日竟然被一个小姑娘给破了。
  沐雨行得飞快,她不知道为什么那招让剑神叶一龙都忌惮不已的霜华满天没有给唐七造成伤害。
  她一口气跑出数里,越来越觉得胸口闷得发苦,最后忍不住跪伏下来,唇角渗出一丝鲜血。
  沐雨环顾四周,发现置身一片树林中,此时正值花期,鲜艳的红色花瓣飞舞落满地,在她白衣上点缀出诱人的色彩。
  她从小在寸草不生的雪山上长大,对于中原繁杂的动植物品种一概不知,只觉得花香怡人,确定唐七没有跟上来之后决定就地疗伤。
  沐雨在一棵树下坐下,全力调整气息,同时对唐七忌惮无比,想不到自己的杀招非但没有给他造成伤害,反而自己被反弹回来的力道给伤了。
  约莫一刻钟的时间之后,自那林中,走出一女子,她一眼就见到了异常显眼的沐雨,忍不住凑了过去。
  “你是谁呀?”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沐雨顿时紧绷起身体,她也顾不得伤势,瞬间跟来人拉开了距离,同时拔剑相向。
  但女子貌似没有想要出手的意思,沐雨便有一点时间去看清来人。
  只见面前女子年纪较之自己稍大一些,她一袭天蓝色裙袍,生的是明眸善睐,唇红齿白,精致如瓷般的皮肤透露着迷人的樱红,长长的头发高高盘起,纤细的腰肢束着一条淡青色裙带,在微风中轻轻飘舞。
  沐雨刚要转身离去,但体内突然传来一阵刺痛,她反手一剑刺在身边的树上,强行稳住身体。
  “喂,别弄坏了我的树!”女子显然是很爱惜这些树木,见到沐雨竟然一剑刺透树干,顿时急了,也顾不得许多,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但是这动作在沐雨眼中就是对方发动攻击的征兆,于是她长剑一抖,那树干顿时被削下一块,在沐雨借助剑身传导的内力下宛如炮弹一般发射出去!

  对方没想到沐雨会毫无征兆地出手,为了自己的安全只得闪避。但见她腰肢一扭,衣袂飘飘,很是优美地躲过了激射而来的木块。
  沐雨眉头一皱,暗道中原好多的高手,随便碰见一个都是如此难缠,方才那一下虽不是极为高明的闪避技巧,但是从对方闲庭信步的神态来看,没有深厚的功底是决计无法做到的。
  沐雨见两人拉开了距离,自己的目的也就达成了,当下不敢久留,转身便逃。
  那女子哪里会让她离开,素手隔空一抓,吸过来一片飘落的花瓣,然后以内力灌注其中,顿时让其变得坚硬如铁,对着沐雨腿上的穴位就打了过去。
  沐雨听得身后破空之声,不由得面色一变,想不到对方竟然还有如此高深的内力,于是转身挥剑格挡,只听得“当当”两声,沐雨后退几步,心下骇然,自己虽然有伤在身,但是能以花瓣逼退自己,这也是相当了不得的功夫。
  “唰唰”两声,又是两枚花瓣飞来,沐雨不敢硬接,只能咬牙提气,跃上旁边的大树,而后随手摘了两片叶子,阴寒的内力将叶子表面冻上了一层霜。
  两片霜叶在空中留下一道白茫茫的水汽,“咻”的一声向着那女子射了过去。
  那女子仓促之下来不及取花为器,反手一扣,双手中便多了六枚银针,这些银针长不到三寸,细如发丝。
  女子手法颇为奇异,这六枚银针发射出去,有两枚不偏不倚,正好将沐雨的霜叶穿透,钉在沐雨旁边的树干上,其余四枚银针呈一条斜线指向沐雨右肩到小腹。
  沐雨反应极快,在一瞬间横剑格挡,四枚银针尽数打在银霜剑上,在剑身上留下细小的白点,不过过了一会儿便消失不见。
  女子撇撇嘴,知道自己这招浮光掠影还没有练成,否则对方也没法轻易格挡。于是又不知从何处摸出数枚银针,接连不断掷向沐雨。
  沐雨额头渗出一丝冷汗,她内伤未愈,此时强行调转内力与人对抗,早已支撑不住,而且她一开始本想拉开距离逃跑,谁想对方竟是一个精通暗器的高手,此时反而给自己带来不小的麻烦。
  难不成她也是唐门中人?

  这是沐雨昏过去之前脑中思考的最后一件事。
  ......
  “呃......”沐雨哼了一声,身体里传来的虚弱之感将她固定在床上。微微偏过头,发现自己在一个竹制小屋之中,屋子不是很大,只有二三十平米的样子,布置极为简单,除了身下的竹床之外,就只有一张木质的小桌子。
  “咦,你居然这么快就醒了啊。”正在沐雨发呆之际,打外面进来一人,正是先前与自己拼斗的女子。
  沐雨艰难地想要坐起,女子连忙走过来扶住她,把她按了下去,责怪道:“受了伤还不好好休养。”然后从床下拿出一个小箱子,从里面拿出一包银针。
  沐雨面色一变,她从未见过这针灸用的银针,只道这是一种暗器,她以为女子想要对她下手,于是伸手去拿自己的佩剑,不料银霜剑早已被女子挂到了墙上。
  女子看出沐雨的不安,笑嘻嘻地点了沐雨全身各大要穴,道:“看你怕的,我又不是想害你。”说着,已是在沐雨身上飞速施针。
  沐雨顿时万念俱灰,想不到自己竟然会莫名其妙地死在这种地方,于是干脆闭上眼睛。
  不过随着自己身上的银针越来越多,臆想中的流血而亡、中毒而死并没有发生,反而胸口升起一团热乎乎的气流,本来压抑的内息竟是慢慢畅通,这让沐雨惊疑不定,从她身体的表现来看,这是内伤愈合的征兆,但是为什么在身上扎针能够疗伤?
  约莫一个时辰之后,女子擦了擦额头的汗珠,长长舒了一口气:“好了,你再多休息一下就能痊愈了,可累死我了。”说着,趴在一边的桌子上睡了过去。
  沐雨缓缓运气,慢慢的,受阻的气息再次通顺,她心中一喜,没想到这人的手法竟然如此奇特,竟是能够用暗器疗伤。
  日落西山,女子睁开眼,看见站在门口出神眺望远方的沐雨,她目光迷离,衣裙轻摆,在夕阳下更多了几分出尘之美。

  “谢谢。”沐雨突然开口。
  女子伸了个懒腰,走到沐雨身边,与她并肩而立,如果说一开始她还有些戒心的话,现在就完全放下心来,因为沐雨在自行解开穴道的情况下并没有对自己发动攻击。而且方才她能察觉自己细微的气息变化,至少说明她的修为不在自己之下,若是在自己熟睡之际发动攻击,自己是绝对不能躲避的。
  “没什么好谢的,救死扶伤本就是琼花弟子的责任。”
  “琼花......原来这里便是琼花谷。”沐雨轻轻念道。
  “这里不是琼花谷啦,只是谷外的迷阵而已,我呢就负责这个月的迷阵打理工作,昨天巡视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你。”
  “对了,我叫紫洛,荆紫洛,你呢?”荆紫洛好奇地看着沐雨,她很想知道她的故事,因为直觉告诉她,面前这个女孩绝对不是常人。
  沐雨看着她一脸期待,轻轻偏过头去,红唇轻启:“沐雨。” 

等不及的可以到雁北堂中文网可以看全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1 17:29
现代风套入什么时代都可以,这就是时风的玄幻,浅薄而了得。




----------------------------------------------
[ 莲荷颂 ]竞泥亭立玉节在, 丝念开怀圆满长; 来去乾坤并蒂敛, 灵通物外太极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2 17:32
第四章 仙山有霞花谷香
  夜凉如水,月朗星稀,沐雨独自坐在屋顶上,仰望那一轮明月。
  风拂衣襟,荆紫洛轻盈纵跃,来到沐雨身边,顺着她的眼神看着那月亮,笑道:“在想什么?”
  沐雨目不斜视,轻声道:“没。”
  荆紫洛撇撇嘴,嗔道:“明明比我还小却像个老婆婆一样,一点儿人气儿都没有。”
  沐雨偏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她,道:“多余的感情只会让自己步入深渊。”荆紫洛一愣,这是这一整天来,她说过最长的一句话。
  荆紫洛沉默片许,摇头道:“若是没有感情,拿什么去体会人世间的喜怒哀乐,活这一世的目的又是什么?”
  沐雨一愣,缓缓低下头,喃喃道:“目的?”
  荆紫洛叹了一口气,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夜深了,早些休息吧,明日我带你去看看琼花谷如何?”
  沐雨看着她的眼睛,微微点了点头。
  次日清晨,露水还未凝干,两人便离了这暂时的屋舍,向着山中走去。

  一路上绿草如茵,繁花似锦,但沐雨硬是没法记住所行之路线究竟如何,也不见荆紫洛怎么转弯,但是周围景致似乎都一样,又似乎都有些许不同,一炷香的时间下来,她竟是没法辨别此时的位置。
  似是看出沐雨的疑惑,荆紫洛笑着解释:“前些时日我与你说过这是一座迷阵,名为‘乱花渐欲迷人眼’,外来人进入很容易迷路的,就算是天下轻功最为卓绝的人士也无法飞出这迷阵的范围,若不是我记忆力好,也就不会派我来看守这迷阵了。”
  沐雨依旧是没有任何表示,这让荆紫洛很是无奈,于是她只能再次扔出一个话题:“对了,说了这么多,我还不了解你呢,看你的功夫应该也是大派中人吧。”
  沐雨微微颔首:“师从落雪。”
  荆紫洛眼中闪过一抹喜意:“真的?我小时候有个玩伴也在落雪,不知道你认不认识她。”沐雨立刻摇头:“不认识。”
  荆紫洛讪讪一笑,心道这人也太不通情理,但转念一想,她身上到处都是异于常人的地方,如此不通情理倒显得很正常了。
  两人脚程极快,在朝阳初升的时候便已出了迷阵的范围,此时呈现在沐雨眼前的是一片巨大的山谷,山谷中花香弥漫,鸟鸣怡人。依山傍水,重花掩叠之处,隐隐有着楼阁宫阙,风送幽香之间,似乎又有嬉戏喧闹之声。
  沐雨轻叹一声:“好美。”荆紫洛得意一笑:“那是,整个江南,怕是没有别的地方比我们琼花谷更美了!”
  “咦,洛师姐,你回来啦!”两人漫步在花海小路上,从那花丛之中窜出一道人影,她只有十四五岁的年纪,娇小可爱,小脸儿因为忙碌而透着红晕,手臂上挽着的花篮里满是新摘的花朵。
  荆紫洛弯腰捏了捏小女孩儿的脸蛋,嘻嘻笑道:“小坏蛋又偷各位姐姐的花。”小女孩儿拍掉荆紫洛的手,嗔道:“才不是呢,这次是谷主命我来采摘的。”

  荆紫洛点点头,拉过沐雨,道:“这是我小师妹苏怜,小师妹,这是落雪弟子沐雨。”苏怜眨眨眼,凑到荆紫洛耳边低声道:“这位姐姐冷冰冰的好吓人啊。”荆紫洛笑道:“她就这样,是姐姐从冰块里刨出来的!好了,你慢慢干活,师姐去见见谷主。”
  苏怜看着两人离去,嘀咕道:“冰块里也能住人吗?”
  这一路百转千回,曲径通幽,每到山穷水复疑无路之处,偏偏柳暗花明又一村。沐雨跟着荆紫洛,靠近半山腰那个宏伟巨大的建筑群。
  顺着山间小路曲折而行,又走过数架木桥栈道,沐雨终于见到了这个建筑的全貌:它依山而建,层次分明,完美融入周围的环境,以岩壁作为墙壁,以瀑布作为装饰,以树木作为依托,就像是生长在峭壁上一般。
  荆紫洛冲着沐雨打了个手势,让她先在这等等,沐雨会意,到建筑中间的红木制成的半圆形平台上观景,这里可以将琼花谷的美景一览无余。
  正殿门前的弟子见荆紫洛过来也是打了个招呼,然后低声道:“那边是哪位啊?”荆紫洛道:“是个落雪弟子,在迷阵中发现的,开始的时候还受了不轻的伤,但这家伙是个面瘫,我不知道她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所以我就带她来见见谷主,毕竟谷主和落雪掌门的关系很好。”
  守门的弟子恍然,道:“谷主在侧厅,现在可以见客。”
  沐雨跟着荆紫洛进了正殿,只见这大殿四面通透,从正门一进来便见到中央位置是轻纱笼罩的华美座椅,而大殿之后却不是墙壁,而是一条倒悬的瀑布,飞溅的水汽、对流的微风让这里极为凉爽。
  左右两边便是侧厅,平日里休息避暑用的。
  两人来到侧厅,这里的空间虽然没有正殿宽广,但也是依山而建,作为背景的墙壁便是天然的岩石,上面还有藤蔓和青苔,但只覆盖了四分之三左右,剩下的空挡也无人去堵,在这里极目远眺,便可见到绵绵无尽的群山。

  侧厅中的一张雕花木床被纱帐笼罩,依稀可见有位华裳女子面对墙壁而眠。两位侍女见荆紫洛进来,低声道:“谷主刚刚睡下,要不......”话还没说完,床上的女子便出言道:“无妨,这琼花谷好长时间都无客人到访,今日来的更是熟人,可不能失了礼数。”
  两位侍女连忙将纱帐撩开,琼花谷主缓缓起身,坐在床边,冲着两位侍女道:“去拿两把椅子。”
  两位侍女应了一声。沐雨在此时打量着琼花谷主,努力在记忆中搜索她的影子,无奈却并没有印象。但以沐雨现在的眼光来看,这位谷主长得也是非常漂亮,她的五官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点,但凑在一起却给人一种柔和的美感,柔顺的长发像是要铺满整张床铺,修长的身材散发着惊人的魅力。
  沐雨知道,面前的女子看起来比自己大不了多少,但是实际年龄至少应该与秦飞雪差不多,因为她听秦飞雪说过,在她小时候,陆仙霞曾经造访过落雪山。
  侍女搬来椅子,两人入座,陆仙霞目光柔和地看着沐雨,微笑道:“十年不见,你也长大了。”荆紫洛一愣:“谷主,您认识沐雨?”
  陆仙霞点点头:“我和她娘...她师父秦飞雪有些交情,十年前我去过落雪山,那时候见过这小丫头,没想到十年不见竟出落得如此倾国倾城,果真是女大十八变啊。”
  说道秦飞雪,陆仙霞疑惑道:“话说飞雪怎会让你下山?看样子还是只身一人?你又如何找到琼花谷的?”
  沐雨淡淡地道:“下山寻仇,路遇匪霸,伤逃于此。”
  荆紫洛:“......”
  陆仙霞:“......”
  陆仙霞干笑道:“还真是简练的回答呢......”沐雨不答话。荆紫洛干咳一声:“那个,你有没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助的地方啊?”
  沐雨深思片刻,沉吟道:“找人。”
  陆仙霞问道:“找人?找什么人?”
  “杀我全家的人。”沐雨的声音带着明显的恨意,她的记忆中虽然没有太多关于家人的影子,但是她能感受到家庭的温暖还有叶一龙带走她的时候,那种冰冷与绝望。

  陆仙霞多多少少知道一点沐雨的事情,也知道当年沐雨的家族为人所灭,但这事已经过去十五年了,也没听说官府有什么进展,这十五年之后又该怎么去查?
  不过陆仙霞还是答应下来道:“好,我会让琼花弟子多多留意的,一有消息就立刻告诉你。”沐雨轻轻点了点头,低声道:“谢谢。”
  不想在这么沉重的话题上继续说下去,陆仙霞岔开话题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沐雨有些茫然,摇了摇头:“不知道,继续走吧。”
  陆仙霞从袖袍中取出一块木质令牌,在荆紫洛惊讶的目光中交到沐雨手中,道:“这是琼花谷的掌门信物,你带在身上吧,日后行走江湖,若是碰到什么困难,拿着它去找琼花弟子,她们会助你一臂之力。”
  沐雨接过这块散发着异香的令牌,也不矫情,收了下来,她只当这是信物,也不知道这块令牌现世只有三块。
  又闲谈一阵之后,沐雨和荆紫洛辞别陆仙霞,由于荆紫洛还要看守那迷阵,所以沐雨便随她一起离开琼花谷,反正她也打定主意要尽快离开这里去杭州,毕竟大城市的消息总归是多一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13 15:13
第五章 天上人间是苏杭
  沐雨在迷阵中与荆紫洛住了一晚,次日一早便告辞出谷,起初荆紫洛还想跟着去看看来着,但想想也为自己的想法好笑,她可不是孤家寡人,陆仙霞可不会让她瞎跑。
  出了琼花谷的地界,沐雨有些茫然,她也不知道到哪里去,只得先四处走走,看看能不能找到人家问问路。
  沐雨顺着大路一路前行,脚程极快,不多时便已行出四十里有余,在路边见到一茶肆。此时日过三竿,沐雨也觉有些疲惫,于是便想去喝一杯茶歇歇脚。
  不过很快她就皱起了眉头,因为这些时日来,她隐隐觉得她好像缺了什么东西,就像那天那个小混混拦住她的去路要什么银子。她记得那时候唐七似乎是给了那小混混什么东西,难不成那就是银子?能换东西的东西?
  沐雨在这里纠结,让那些茶客见了,均是有些奇怪,似是想不通这小丫头在做些什么,面容严肃地站在茶肆旁边沉思?这是什么情况?
  这时,茶肆最角落里坐着的一位大叔高声叫道:“小姑娘莫不是没了盘缠?不嫌弃的话,到这里来喝一杯吧!”
  沐雨见那人衣着普通,长发披肩,腰间挂着个酒葫芦,一只脚踏在长凳之上,挽起的袖子下可以隐约看见繁复的刺青。
  沐雨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下。大叔又叫了一壶茶,亲自替沐雨倒上,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半边脸,但只从那露出的一只眼睛,沐雨就敢断定,这是个高手。
  沐雨端起茶杯,轻轻嗅了嗅。

  大叔忍不住咧嘴一笑:“放心吧,没毒。”沐雨低垂眼睑,呷了一口茶,而后淡淡地道:“我只是闻到了一点儿刺鼻的味道。”
  大叔哈哈一笑,又在旁边的茶盘里翻起一个杯子,然后打开腰间的酒葫芦,斟了点酒,往沐雨面前一推,笑眯眯地道:“尝尝这个,这可是咱亲自酿的好酒!”
  沐雨面无表情:“不喝。”
  大叔面皮一抽,端起茶杯一仰头干了,“啪”的把茶杯重重砸在桌子上,气呼呼地道:“你这女娃也太不给面子了。”
  沐雨径自喝茶,悠悠地道:“我又不认识你。”
  大叔眼一瞪,然后泄气般地一吹头发,好似故意压低了声音道:“我叫云无迹,看你这打扮,应该是落雪的吧?”
  沐雨看了他一眼,轻轻点了点头:“沐雨。”
  云无迹正在喝酒,听得沐雨自报家门,突然一愣,道:“你就是沐雨?”沐雨眨眨眼,奇道:“你听说过我?”
  云无迹面色变换,最后摇了摇头,却没有说话。沐雨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不过既然云无迹不想说,她也懒得问。
  过了一会儿,沉默许久的沐雨开口问道:“你知道怎么去杭州吗?”云无迹问道:“你去杭州干什么?”本来沐雨下山他就够惊讶的了,杭州距离落雪峰可是相当之远,他想不通沐雨有什么要去杭州的理由。
  “没什么,只是随便走走罢了。”沐雨依旧是一副面瘫的样子,不冷不热地答道。
  云无迹面皮一抽,也只得答道:“由此地东行七十里,有一座很有特点的高山名为青螺山,过了这山,再向东北走四十里就到杭州了。”
  沐雨淡淡地道了一声谢,两人喝茶的喝茶,喝酒的喝酒,一时间也没什么话可说。云无迹唤来小二,给了一点碎银,道:“给我来几张炊饼,剩下的你自己拿着吧。”
  小二应了一声,欢喜地去了。
  沐雨若有所思,道:“方才你给他的是银子?”云无迹一怔,有点搞不懂沐雨的意思,道:“对啊......”
  沐雨又道:“拿银子可以换东西?”。云无迹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干巴巴地道:“那个,你从来没用过银子么?”沐雨摇摇头:“我从小在山上长大。”
  云无迹恍然,从怀里掏出个钱袋,丢在桌子上:“正好还有点闲钱,拿去用吧。”沐雨一呆,虽然她不通世故,但现下知道这是财物,也不便拿去,于是说道:“不必了。”
  小二拿来一包炊饼,云无迹将之揣在怀里,吊儿郎当地走了出去,摆了摆手:“别推辞了,故人之徒自然是得照顾一下,不过以后有钱了你可得还给我!”
  沐雨喝完杯中的茶,拿了钱袋便离开茶肆,也不知道云无迹给了多少,当然,就算知道她也不知道能买多少东西。
  沐雨按照云无迹的话一路东行,日落时分已是走出五六十里,距离青螺山已是不远。
  不过天色将暗,劳累了一天的沐雨也不愿赶夜路,而正好青螺山附近也是散落着不少村落城镇,沐雨便到了一个距离青螺山最近的镇子落脚。

  这镇子较之杨家镇小了一些,此时天已经黑了,镇上已是没有几个行人,沐雨独自行走在街道上,只能望见在夜色中被风吹动摇曳的灯笼。
  虽然这场面有些渗人,不过对于沐雨这个面瘫的家伙来说,也没什么。
  “嗯?”沐雨轻咦一声,她放缓脚步,每一步踏在地上都是悄无声息,同时仔细聆听周围的动静。
  这声音虽轻,但沐雨坚信自己绝未听错,这是在屋瓦间飞速行走的声音。
  “难道是一些盗贼?”沐雨心中暗道,不过很快她便否认了这种观点,因为那声音听起来极有规律,但绝非一个人造出的动静,而且只是短短几秒便没了声息,以此来看,这些人定然全都是高手。
  但沐雨也没心思去管这些闲事,只要对方不惹到她,她就不会与对方有过多纠缠。
  “大哥,方才街上那女子似乎察觉到我们了。”夜色之中,一个黑衣人压低了声音,对旁边一人说道。
  这人也是一袭夜行衣,他目光如炬,腰间的利刃闪烁着寒芒。这人面色变换,眼中神情复杂无比,最后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算了,此时不是管这些闲事的时候,完成任务要紧,过了今晚,再找机会可是难上加难!”
  沐雨找了一处偏僻的小巷,略微清扫了一下便依墙而眠,进入浅入定的状态。这种状态之下,既能得到略微的休息,又能保持警惕,这是一个多月来沐雨养成的习惯。
  次日一早,沐雨在人们还没上街的时候便睁开眼睛,到镇外的河边洗了把脸便继续赶路。
  而就在她刚刚离开这小镇的时候,一道身影出现在她昨夜睡过的小巷,这人在原地呆呆站了许久,方才长叹一口气,几个纵身消失不见。
  这日方才刚到巳时,沐雨便已见到云无迹所说的青螺山。
  杭州风景秀丽,有人间天堂的美誉,其城外数十里群山连绵,而水路亦是极为发达,山水相依,更有西湖为伴,一年四季,放眼望去尽是美景。
  而青螺山之所以出名,除了它独具特色的外形,还因为这里盘踞着一方庞大的势力,那便是八大门派中的无刃宗。
  无刃宗是八派中比较低调的一派,也是与唐门并称的古怪一派,因为无刃宗的弟子尽皆使用无锋之刃,他们追求的是无上的武道,认为武道巅峰,任何物事都能够取人性命。
  无刃宗弟子自然是遍布杭州,他们大多从事护卫这一行当,保护一些当朝官员,但也有一些人正好相反,做起了杀手。
  上了青螺山,向着东北方向远眺,似乎能够看见天边那一座宏伟的城池。
  沐雨运功提气,向着杭州方向飞速前行,终于在申时抵达杭州郊外,入目的乃是一片繁华之景,往来商贩络绎不绝,叫卖之声不绝于耳,热闹非凡。

  沐雨环顾四周,本来微微皱起的柳眉慢慢舒展开来,她跟着入城的人群,没费多大力气便进了杭州城。
  杭州城内,车马行人往来不绝,热闹非凡。沐雨四处转转,在城中寻找榜文,下山一个多月,她也知道这些榜文有不少有用的信息。
  不过她要查的乃是十五年前的一桩悬案,这榜文之上自然不可能有相关信息。
  夜幕降临,沐雨摸着云无迹给她的钱袋,来到了一家客栈门口,踌躇片刻便走了进去。
  “客官里面请,打尖还是住店?”小二见沐雨进屋,连忙上来迎接。
  沐雨轻咳一下:“住店。”小二道:“好嘞。”而后将沐雨引至前台,掌柜的瞧了一眼账簿,道:“这位客官,单人住的小间已经没有了,中等的您看可以吗?”沐雨哪里知道这些,只是点了点头,然后递出自己的钱袋。
  掌柜的暗自奇怪,他还头一次见到这么给钱的。不过作为杭州城里的商家,诚信还是可以保证的,掌柜从钱袋里取出房钱,然后将钱袋交还给沐雨,道:“那就请客官上楼吧。”
  沐雨跟着小二来到二楼尽头的一个房间,小二交代几句之后便退了出去。
  这间客房看样子是可以住两个人的,左侧是一张大床,对着门口的是一套实木桌椅,桌上还摆放着新鲜的茶点。右侧是一面屏风,之后是浴盆。
  沐雨把剑放在桌上,推开窗,此时杭州城已笼罩在夜色之下,但灯火通明,客栈之外的主街更是热闹非凡,浑然不似沐雨之前到过的城市。 

等.不.及.的.可.以.到.雁.北.堂.中.文.网.可.以.看.全.文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9412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