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7-9-8 20:35

大国初恋(五十七)英军防御炮火之猛烈,照明弹之光亮,令日军吃惊 [原创]   



唐华元999 发表在 战史风云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25-1.html


  大国初恋(五十七)

  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学会 湖湘文化与抗日战争研究中心

  唐华元 著


  英军防御炮火之猛烈,照明弹之光亮,令日军吃惊
  日军阿部参谋长叹息:“花费相当时间制订的攻击要领,全无用处。”

  日军土生飞行队长越来越气,仿佛给他套上了“紧箍咒”,他的飞行队仍被禁止攻击摩星岭炮台、大潭山峡、赤柱附近三个地区以外的地方。
  步兵登陆后,土生飞行队长急于出击,但不了解师团的正式攻击时间,他揣想:
  “大概需要有相当准备之后才能开始吧!”他耐不住了,20日两次冒雨出击。21日是个绝好的轰炸天气,他出动49架飞机,轰炸了5次。22日
  又增加到65架,轰炸了6次,他觉得还不够解恨。

  但是,这些大规模轰炸并无军司令官的指示,也非根据师团的要求,完全是土生队长的独断行动。他常常是怒气冲冲,既然香港迟迟不投降,
  那就给点颜色看吧,把这个不沉的海岛炸塌炸沉!他绝对崇拜“空中制胜”。
  23日晚间,土生队长听到师团要攻击双重阵地的消息,大喜过望,以为是“飞将军”大显身手的时候到了。他立即向师团询问攻击计划,但师团
  只对炮兵和步兵有详细规定,而对航空协作方面毫无要求。他气得跳起来,第二天一早赶到军战斗司令所,请酒井司令官作出指示,也是“毫无
  所得,满怀焦急而归”(当天土生队长在日记上如此写道)。

  直到25日,师团才要求“军飞行队尽可能在傍晚时对湾仔山峡两侧进行轰炸”。
  12月23日,港岛北角,日本第38师团指挥所。佐野师团长鉴于东京大本营一再督促尽速攻下香港,他召集阿部参谋长、亲泊参谋等人开会,研究
  了当前战况和下步作战计划。亲泊报告:“登陆以来,第一线各部队步炮脱节,到处进行激烈的遭遇战,官兵非常疲劳,特别是干部死伤很多······”
  佐野摊开两手插嘴说:
  “现在南方到处在打,已无可替换的部队!”

  亲泊继续说:“昨日夜,师团才将师团炮兵全部展开完毕。”他又指着作战地图说:
  “在前进途中,到扯旗山为止,图上距离尚有3.5公里,那里英军依据歌赋山、奇力山等复杂险峻的山地所修筑的双重阵地连绵不断。”
  阿部参谋长接着说:
  “可见,此次攻击,前途将遇到很多困难。师团长对此十分重视,已为第一线补充了粮食、弹药,收容了伤员,整理的部队,决心重新振作士气,
  统一师团的力量······”

  佐野作了总结式的发言,他的声音粗大:
  “经过4天登陆战斗后,师团终于取得了统一作战力量的时机。现在必须逐次攻破双重阵地,最后攻占香港全岛。为此,要制订攻击双重阵地的计划,最后发动总攻!”
  作战主任参谋亲泊拿出了计划草案,经师团长、参谋稍作修改 ,其设想为:
  最大限度使用炮兵力量,于25日黄昏以前在摩里臣山——金马伦山——盆乃兹山一线展开,重点指向金马伦山——歌赋山——扯旗山方向。随后将进行两次攻击,
  在28日拂晓以前攻占扯旗山。

  关于攻击日期,佐野说:
  “鉴于攻取香港出现了意外的停顿,攻击日期当然越早越好,谁不想早日摘下这个果子?我恨不得一个早晨就吃到它!但是使炮兵在赛马场附近及尼克松山南北一线展开,
  协助第一线,必须将摩里臣山、金马伦山北侧地区确实掌握在我军手中,预料要到25日以前,才能大致确保该地。此外,并希望用于攻击赤柱半岛的兵力也能参加此次攻击,
  估计也需要二天时间才能转到这方面来。”
  要到28日以前才能攻占制高点扯旗山,佐野心头确实异常着急,他已经耐不住了,他因迟迟未攻下港岛,险些丢官,但也无可奈何。他最后把手在桌上一捶,狠狠地说:
  “师团决心综合全部力量,所有兵力、大炮、飞机,进攻双重阵地,把港岛推倒在太平洋中!”

  当晚20时,佐野师团长发布进攻双重阵地的命令。
  第二天,佐野了解到,炮兵的准备尚不足,为了使攻击准备、步炮协作更为完善,决定将发起总攻日期延长到26日黄昏,推迟了一日。
  24日,英军整个战线受到日军炮击。英军一部从礼屯山后退,保持了由巴里秀山经赛马场西北角至海岸一线。
  23日,就在决定攻打双重阵地这一天,佐野闻向赤柱半岛进攻的左翼部队遇到半端南端英军炮台的猛烈射击。前进受阻,他很焦急,因为这支部队要尽快抽出参加攻打双重阵地。
  佐野对东部英军逃到赤柱半岛仍保持优势,感到意外。

  这时,英军东部旅瓦利斯撤到赤柱要塞的部队,加上这里原有的守军,尚有密道尔第一营的两个连、皇家步兵第一营三个连、香港义勇军两个机枪连,还有240毫米加农炮3门、
  150毫米加农炮4门、75毫米高射炮6门。步兵和炮兵共约1570名。
  佐野并不知道,赤柱半岛乃是一个巨大的要塞地带,易守难攻。半岛的咽喉正面狭小,仅250米,半岛纵深3公里。其咽喉部的前面为射界良好的平地,附近排列数十个永久性
  建筑物,均可作据点。半岛深处为庞大的兵营建筑群及海岸炮台和高射炮阵地,海岸上设有坚固的铁丝网。

  连日来英军的猛烈射击,使佐野深感如不攻下这个要塞,那么半岛南部的重炮及炮台仍会对日军主力的侧背,构成严重威胁。
  佐野配备于攻打半岛的兵力是比较强的,有监物和江头两个大队,有折田大队山炮兵1个中队、150毫米榴弹炮1个中队(2门炮),还有独立骑兵中队等。为了攻坚,佐野又急忙把
  独立工兵第20联队的一个中队配属于主力江头大队,并写了督战书给该大队说:
  “师团主力方面受到来自赤柱半岛的射击,情况严重,贵队能否攻取赤柱半岛,成为师团战斗进展的关键。贵队多次奋战,望更加奋勇,确实掌握折田大队重炮及山炮,向攻取
  赤柱半岛迈进!”

  佐野命令江头部队于23日晚实行夜袭。他根据攻打九龙以来的几次体验,对于夜袭已经产生了特别兴趣,也认为各部队对这种作战方式有绝对把握。这正好抓住了英军害怕夜战
  的弱点。他对部下说:
  “如果利用下午不断炮击的效果转入夜袭,那么任何坚固阵地,也定能夺取到手。”
  但江头少佐没有在当晚实行夜袭,他认为准备不足,要延迟到第二天晚实行,他于24日向师团报告:
  “本日整理后方,再对半岛入口处附近的敌情地形核实后,决定于本夜进行攻击。腹案已确定,现已充分准备,待机行动。”

  24日下午,江头部队长命山炮及榴弹炮开始破坏射击,到黄昏时停止。
  此时英军也开始射击,高射炮的对地射击异常猛烈,照明弹、探照灯照耀得如同白昼。
  来到赤柱山的阿部参谋长,整夜未眠,注视着战况。他对这次夜袭抱有极大希望。
  不久,日军江头部队开始行动,先由第一中队向赤柱山、第10中队向石山发起攻击。部队死伤惨重,第一中队所有小队长非死即伤。夺取两个高地后,于子夜进入半岛咽喉部三叉路,

  但立即受到机枪的猛烈射击。长田第2中队长已经被打伤。在英军激烈的火力下,全体官兵紧贴路面,难以行动。
  日军折田大队为配合江头部队,以装甲车为先导,其势汹汹地沿东海岸大道前进,在突破障碍物时,三辆装甲车被速射炮击毁。
  日军的进攻在半岛咽喉部受挫。
  江头部队长着急了,即命令以手榴弹开路,未能奏效;又调来炮兵以零距离进行疯狂射击,英军虽暂告沉默,但马上又活跃起来;工兵出马了,红着眼用火焰喷射器猛攻建筑物,虽然
  损坏了英军前方阵地,但并未达到歼灭目的。

  日军驱使士兵从低平的道路,对居高临下的最坚固的碉堡阵地强行夜袭,让士兵白白卖命。
  日军攻击还是没有进展。
  东方即将破晓,江头部队长焦急不安。在激烈的炮火声中,他用电话粗哑地喊叫,命令各中队上前。
  第5中队尖兵小队长镰田率领23名敢死队员,紧急到达半岛西海岸,沿海滨铁丝网前进,伺机袭击。铁丝网为钢筋构成,又高又坚固。离开主力约1公里处,发现了铁丝网的缝隙,山上正是
  英军的阵地中枢。

  镰田小队长决心乘黎明前的黑暗,从英军背后来个“奇袭取胜”,他立即向江头部队发出“定于25日5时30分向160高地冲锋,请予支援射击”的信息,旋即暴风雨般的炮弹泼向高地。镰田
  小队长把战刀一挥,“冲啊!”,全体人员不顾寒冷,干脆把上衣脱光,号叫着往高地冲锋。
  英军用机枪密集扫射,又是一阵手榴弹。赤膊怎能抵挡红炮子弹,“敢死”队员一个个都倒了下去,“取胜”之地成了日军的坟场。
  拂晓,江头部队陷入英军交叉火力之中,不断出现伤亡。
  一场自认为“准备充分”的夜袭以失败而告终。

  此时,正在赤柱山观战的阿部参谋长,“看到半岛顶端的高地有士兵的身影,以为已经占领高地而高兴,结果却是英军。得知我军夜袭失败时,感到十分失望。”(阿部25日笔记)。
  阿部在笔记中叹息说:
  “花费相当时间制订的攻击碉堡要塞的要领,全无用处。”
  看来,佐野的“夜袭”理论,并不是灵丹妙药。

  英军防御炮火之猛烈,照明弹之光亮,令日军吃惊,直到次晨尚未停止。
  英军东部旅长瓦利斯于25日14时下令北上反攻,但遭日军野战重炮的集中射击,受到很大损失,退了回去。
  赤柱半岛,双方你来我往,正在进行拼死的攻防战时,战况起了突变······
  


    更多精彩军事资讯,请点击华声军事首页:http://js.voc.com.cn/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7956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