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149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7-9-11 16:44

土改赢得了民心,民心是胜利之本   



zyesheng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在阶级社会里,每一个人都在一定的阶级地位中生活,各种思想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自改开以来,一些人讳谈阶级,开口“人性”、闭口“普世价值”。其实,谈与不谈,认与不认,阶级是客观存在的,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讳谈,如同阿Q是因自己头上有癞,才删去癞字,直呼王胡的。
  魏巍是人民作家,一生为劳动人民写作,直至88岁去世前那一刻,依然在为劳动人民写作,为他们的命运搏斗、呐喊,为他们忠实地服务。魏巍著述甚丰,已出版《魏巍文集》(10卷)《魏巍文集·续集》(2卷),近500万字,包括诗歌、散文、小说、杂文等。许多作品成为经典,深受人民喜爱。长篇小说《东方》,以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为背景,通过对朝鲜战场和中国农村生活的描写,全面反映了抗美援朝的伟大胜利。他在上卷1—8章里,用并不算多的笔墨写了中国冀中平原一个叫凤凰堡村的土改,与全国其他地方的土改一样,让许许多多挣扎在死亡线上的贫苦农民翻了身,分得了土地,铁了心,跟着共产党闹革命。
  其中有一段写了凤凰堡村土改后的景象:“郭祥缓步穿过小胡同,向村里正街走去。这凤凰堡原有四条小街,像一个方方正正的“井”字。“井”字中心,就是原来谢家小城墙式的大院。挨着大院是一些相形见绌的中农房舍,散在村边的就是贫农们又低又矮的土屋了……只有从那两个被推倒的石狮子,才可以辨认出原来谢家的大门。现在呢,那个门脸已经改换了样子,整个地被牵牛花爬严了,一眼望去,红澄澄的,总有好几百朵。牵牛的阴凉下,挂着“凤凰堡小学校”白底红字的牌子,从里面传出了孩子们整齐悦耳的读书声。这书声,带着十足的奶腔味,被秋风吹得一时高一时低,显得这乡村更加宁静、安详和可爱了。郭祥知道,小学校占的就是谢家的第一套院……”
  欧仁·鲍狄埃在《社会革命》一诗中写道:“你们抢走了果实和土地,/抢走了劳动产品和生产工具,/现在必须把这些交还我们!”凤凰堡村和全国其他村庄一样,使原本就属于贫雇农自己的土地、房屋、农具,又回到了手中。土改,拯救了那些挣扎在死亡线的千千万万穷苦农民,还使他们的孩子走进了学堂。土改改变了他们的命运,摧毁了存在于旧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土地制度,也是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人民实现英特耐雄纳尔伟大理想路上的重大举措。
  有一句至理名言:“被打倒的阶级,人还在,心不死。”小说中还写了大地主谢清斋的婆娘,在失去了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日子后,依然心不死,对穷人怀着极端的仇视。当她听到穷人家的孩子唱歌时,便咬牙切齿地说:“一天价唱,不知道唱啥哩!唱得人脑瓜仁儿疼!”孩子们在楼上跳着玩儿,她就瞪起那黑豆眼:“跳吧,把楼板跳塌,摔死你。”老奸巨猾的谢清斋倒懂得韬光养晦,装得很老实,出门请假,回来汇报,屁大的一点点小事儿,也故意到村干部那请示。
  当美国侵略军占领朝鲜,战火烧到鸭绿江时,他们的腰板便突然挺了起来,大地主谢清斋过去从不看共产党的报纸,也特意订了一份,还暗地里到富农李建章家串联:“把门一插,对李建章说:‘现在形势不同了,美国有好几百万大军开到了朝鲜,说话就进来了。今天盼,明天盼,这一天总算盼来了’”谢清斋的婆娘更是兴奋得不得了,憋不住开始行动了:前天拿走刘二奶奶的一个簸箕,大前天拿走桂金家的一个笸箩。她说:“我那东酉,除了我那二毛皮袄分给了谁我不知道,我那桌椅板凳,犁耢锄耙,就是粪叉子在谁家,我都知道。你现在不给我,你以后得敲锣打鼓给我送回来,我还不定要不要哩!”,还恶狠狠地说:“等我家家骧回来,这些小**孩儿也不能留,你瞧一个个的德性!都是共产党的种子!”。土匪张小孬的脖子也梗起来了:“他妈的,这群干部一天想弄咱,等以后变了天,都在咱手心里捏着哩!”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朝鲜战场上的美国侵略者被中国人民志愿军打得惨败。使谢清斋们的美梦变成了黄粱梦。
  小说中还写了1948年,反动地主武装反攻倒算的事,地主谢香斋的儿子谢家骧带领还乡团进村,不但烧毁了贫农家的房子,还把分得了他们土地的贫雇农抓起来,郭祥的父亲被他们弄了个开腔破肚,鲜血泼了一地,心肝挂在树上。树身上还贴了一个条子:“郭老绵,请你翻身去吧!”暴戾、残忍,是地主阶级的本性,他们对今天分得了其土地的穷人如此,对昨天被他们欺压的穷人亦如此。杨大妈的父亲是谢家的一个佃户,有一年大旱,颗粒无收,交不上租子,便将女儿送到谢家以工顶债,杨大妈那年才十二三岁,长到十五六岁时,谢香斋看杨大妈模样出众,便起了歹心,要纳她做小,杨大妈不肯,深夜逃到了一个亲戚家。谁知,第二天就被谢香斋捉了回来。杨大妈还是不答应,谢香斋便找来几个打手,将杨大妈上衣剥去,扭住胳膊,点起成捆的香,放到她的怀里烧,把整个胸脯都烧烂了。是共产党八路军救了她。从此,杨大妈决心用一生一世来报答共产党的恩情。她不但每天烧十几顿饭,送给抗日的战士,还在她家的地道里护理着好几个轻重伤员。她的家被称为“两部一站”,既是后勤部、又是司令部,还是情报部,实际上是大清河北一个小小的抗日中心。小说中有一段杨大妈与郭祥的对话,说出了她的心声:“直到八路军来了,共产党来了,同志们一天价给我讲这个,说那个,我就觉着这天也大了,地也宽了,眼也亮了,心气儿也高了,身上像长了翅膀,老想飞,想跳,想说,想唱。一个劲儿地追革命!奔革命!没有第二个心眼。伪村长要让日本鬼、白脖儿吃面条,我就要给八路军吃烙饼;他们要吃炒豆腐,我就要给八路炒鸡蛋;我一定要压倒他!因为这共产党、八路军就是我的。我要跟着他!扶着他!举着他!我不能听一个人说他一个不字。是水,是火,他说过我就过,他说跳我就跳!我恨不得把那些日本鬼、汉奸、地主、恶霸、国民党像苍蝇、跳蚤似地一个个掐死,捏死。”这段话是她个人表白,也表达了她对共产党八路军的挚爱。是共产党救了她,土改使她有了属于自己的土地。她才铁了心,跟着共产党走,心甘情愿献出自己的一切。其实,像杨大妈这样翻了身、铁了心跟共产党闹革命的有千千万。
  有句话“得民心者得天下”。古今中外,任何政党、军队,一旦拥有了人民的支持,便会从无到有,由弱到强,走向胜利。1947年5月,人民解放军强攻山西运城,周边的百姓听说部队需要木料,家家户户都把门板卸下来送到战场,战后统计,百姓前后送来的门板竟有17万块;1948年10月,东北野战军在黑山一带阻击廖湘兵团,3天之内战场周围的百姓不分男女老幼往返阵地900多次,送上去的干粮达2000多斤,战后统计,仅下湾村牺牲的百姓就有400多人;整个淮海战役,近60万作战官兵的身后是500多万支前百姓,战场上几乎每一颗子弹、每一发炮弹、每一粒粮食,都来自老百姓日夜不断地运送。可以说,共产党的队伍取得的每一次胜利都离不开人民的支持,
  小说《东方》还告诉我们这样一个真理,在拿枪的敌人被消灭以后,不拿枪的敌人依然存在,他们必然的要和我们作拼死的斗争,我们决不可轻视这些敌人。即使有时迫于形势的压力,他们表面上装得很老实,一旦时机成熟,便会撕去伪装,向党和人民发动猖狂进攻,夺回被没收的土地、房屋,和荒淫糜烂的生活。

  作者:王学忠




----------------------------------------------
世上没有比人心更高的山、世上没有比脚步更长的路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7208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