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143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7-10-13 16:48

古河街:遗失在湘江的梦里   



xiaoheiyu 发表在 衡阳视点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247-1.html


    有的地方看一次就忘不了,譬如长城;有的地方走一趟就知足了,譬如西藏;有的地方去一回便须回溯其过往,譬如古河街。

  回溯古河街,少不了湘江前来捧场。

  湘江北去,不曾想,一个不急不缓的转弯,成就了一把上等的好弓,古河街就像一幅水墨画张贴在“只识弯弓射大雕”的那张弯弓的起点上,又如一整块坚固的石头千百年来屹立在湘江防洪堤上,与这里的人们在喧嚣尘世里一道笑看风云际会。再添一个多情的转弯,犹如湘女难分难舍时的急回头,让古河街在时空里多了亲近的机会。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也是蹊跷,湘江经过古河街,已是畅快地向北走起了。就在相距不过数公里之前,走向一直是由西向东。因此,在岳麓书院,最终才有了那副世代相传的楹联:吾道南来,原是濂溪一脉;大江东去,无非湘水余波。

  湘江的一侧是西侧,我站在江西,七尺之躯像一支整装待发的利箭,箭头指向那如弓的江湾,心门停留在江东的古河街,那个被岁月淡出视野的宁静之地,曾经的一片繁华之处。

  当一路摸来的我戴着心里眼镜慢慢靠近它时,路上的碎石子不怀好意地硌着我的布鞋底。古河街像极了一位千岁老人,安静地等着我的到来,就像迎着一个四十八年不遇的稀客——一场洪水。那如树龄一样被圈出来的四十八个年轮,轮廓泾渭分明,毫无含糊之说。我在古河街站定,街在动,岸在动,景在动,惟流水不动。时间成了一种虚无的存在,当我们在红尘中汹涌地穿过一道又一道的时间之墙,我们便是老了,古河街也老了,时间却以更年轻的面孔守护在古河街旁。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我听到了老船工们嘹亮地唱起那首千年船工号子——湘江滩头歌谣:

  大渔湾,小鱼坪,松柏街上打酒尝。

  茭河口,月堡站,松州滩头水茫茫。

  香山打网云集过,两个新塘并车江。

  这首歌从永州唱到衡阳,唱到长株潭,唱到岳阳楼,以各地方言将沿途的人物风情唱得有声有色,将山水地理唱得瓜熟蒂落。这歌谣还唱到了湖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名册里。

  我听到了徐霞客在古河街口吟哦“萧管孤舟悲赤壁,琵琶两袖湿青衫;滩惊回雁天方一,月照杜鹃更已三”的伤情诗句。他在《楚游日记》中对新塘站的记载也是非常详细:“乃折而东南行,十里为云集潭,有小山在东岸。已复南转,十里为新塘站,旧有驿,今废。又六里,泊于新塘站上流之对涯。”其中的“旧有驿,今废”,也在《衡南县志》得到印证:“明嘉靖十五年(1536),县境设有临蒸驿、七里驿、新塘驿(指现在的新塘站),每驿有驿臣1员,吏1名,沿驿道设递铺……”

  我听到了康熙六下江南,为了柳宗元那章《永州八记》,专程亲赴永州考察,在这里留下了康熙戏村姑的风流故事。

  我听到了古河街四周嘈杂的叫卖声马蹄声鸣笛声,声音像从古河街传来,又像从新河街传来;声音似从那个世界发出,又似从这个世界发出。

  我听到古河街春天里的粒粒雨声,还有鸟声。鸟声是另一种雨声。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我听到了听到的,没有听到的仍想听到。于是我像探子一样向街上的老人诚恳地打听古河街的旧日时光。一个老村干部告诉我,当地清朝时还出过将军,是从一品的大官,不远处至今留存着一座将府邸名唤辅仁堂,相传为清代同治皇帝诰授振威将军刘连升在清同治八年所建,距今近一百五十年历史。八十七岁高龄的欧阳运成老人也如数家珍,古河街上曾有九家酒铺、九家案座、十三家豆腐铺……凡是贸易的手工业,无所不有。

  其实,我并不想惊扰古河街,只借闹元宵的日子去看一次热闹,倒是有浑水摸鱼之嫌了。我的身影被不远处断断续续的鞭炮声、吹吹打打的锣鼓声任意淹埋在时光的过道旁。不曾想在中国这个传统节日,街上仍是难见人,年轻人外出的外出,在新地方安家的安家,唯有颤悠悠的老人厮守在这条古河街,厮守着曾经的嘈杂与念想。入街口,便看见刻有“出将入相”四个字的大戏台,让人想入非非。街道中间用红砂石横向铺设,两边用红砂石竖向铺设,红砂石残缺不齐,泥沙任意在它们身上摩擦、挤兑,留下历史的某些疏忽。青苔撒着欢,讨人嫌地长到一些屋墙上。偶尔,两幢新砌的房子守规矩地安插在古河街,一副不和谐状,只怨岁月没有及时与房子们打好招呼。三个相隔不过数十米远的渡口成了遗忘的角落,没有一个人的影子。有个渡口上面还清清楚楚地张贴着渡口守则,内容却是禁止载人的安民告示。我听到的看到的分明是历史喉咙里发出的铿锵之声。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没有昔日的新河街,也就没有今天的古河街。“古”字不是随便可说了,否则就古得虚假、虚伪而名不副实,有如人的急功近利而染上旁门左道的陋习,方向大大不对。古河街对得起这个称呼。细嚼清风还有味,饱餐明月却无渣。走上几大步,我忽然想起这样一句诗。

  千百年来,古河街的先人们集体开弓发力,穿越清代,瞄上明朝,射向更古岁月……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现在这条看起来有些寻常的古河街,其实并不寻常。古河街曾住着李姓、彭姓、欧阳姓、刘姓和罗姓等各串乡音的五湖四海者,从业者各怀绝技,原驰蜡象,演绎了多少风云故事。

  然,一路走过来,或是,古河街走得太累,想停下来歇歇脚了;又或是,古河街暗暗将荣光挟裹在铺满红砂石的脚下,只待有心人来画龙点睛了。

  古河街的上级叫新塘站社区,上上级叫云集镇,再上级叫衡南县。我走进古河街,走进它的过去,古河街没有到处吆喝,只巴心巴肺地与江水翻过几个章节;我走出古河街,却走不出它的世界,我仿佛看到今凤凰的一截影子。古河街的世界有些老土,那不过也是湘江遗失的一个梦。

  古河街,还有更多精彩章节,迟早会从湘江的梦里醒来。(徐文伟)
  





  




----------------------------------------------
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
隐身或者不在线 认证用户
中国电力计量专家

回复时间:2017-10-13 19:01
关注民生!




----------------------------------------------
知足常乐.文中元帅BLOG

欢迎来华声湖南论坛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6815 s, 10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