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681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7-11-8 13:47

两夺国际影帝,一个更好的段奕宏还在路上   



不会酷黑 发表在 娱乐八卦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64-1.html


  段奕宏又拿影帝了。

  这次他凭借《暴雪将至》中的余国伟拿下了东京国际电影节的最佳男主角。加上《烈日灼心》在上海称帝,段奕宏成为国内第一位,两次称雄国际A类电影节的「双A影帝」。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段奕宏在东京国际电影节获奖

  影片《暴雪将至》也同时拿下最佳艺术贡献奖。作为导演董越的处女作,这样的双料肯定,非常难得。

  最近五年的段奕宏,已经成为中国大银幕上的一个现象。

  这不光是因为他的演技实在太好,在同年龄段的演员中堪称翘楚。他对角色深度的挖掘,对人物厚重感的延展,让自己完全成为角色的演法,具备一种超强的压迫性,几乎要从银幕中喷薄而出,相信每个观众见了,都觉得过目难忘。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暴雪将至》(2017)

  我们说段奕宏演什么角色像什么角色,在他饰演过的所有角色中,你都只能看见银幕上的那个角色,只能看到故事中人物的悲苦喜乐。

  但你就是看不到「段奕宏」——他小心翼翼地把演员的锋芒隐藏在人物的外表之下,只允许人物的光彩绽放出来。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段奕宏出席东京国际电影节

  段奕宏的成功,一面代表着他个人在演技这条路上的探索,另一方面,也由时代促成。

  段奕宏近年给我们留下的深刻印象,主要是在犯罪类型影片中完成的,而这,正是华语电影近几年来日益枝繁叶茂的一个领域。犯罪题材在类型元素、题材尺度、人物挖掘上的显要进步,是一代电影人,共同去探索类型天花板的结果。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烈日灼心》(2015)

  所以段奕宏在东京电影节获奖感言时感谢所有电影工作者——

  「一部电影作品的诞生是需要每一位创作者互相成全相互激发,这个过程关系到作品的成色,我要感谢每一位为这部电影付出努力的创作者。」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段奕宏出席本届东京国际电影节

  这并非场面话,而是一个电影创作者真正站在风暴中心时发出的感慨,时光若是退回到十年前,我们绝对不会看到犯罪题材如此迭起的华语电影市场,段奕宏这样的演员,可发挥的空间,也必定会有所缩减。

  说回到段奕宏身上,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他的话,我会说,他是「戏剧的奴隶」。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上海国际电影节段奕宏和邓超、郭涛

  这么说是有依据的,在上海电影节凭借《烈日灼心》和郭涛、邓超共享最佳男主角奖项的时候,段奕宏就说过,「我愿意为戏为奴。」

  回头去看段奕宏的演艺经历,你会发现他的确践行了这一点。

  刚从戏剧学院毕业不久,段奕宏就演了孟京辉的《恋爱的犀牛》中的马路,他和郝蕾搭档的这个版本,一直以来都被很多人看做无法超越、也无法再重现的经典。

  某种程度上,与其说是这两位演员演了《恋爱的犀牛》,不如说是《恋爱的犀牛》,捕捉到了他们作为演员最转瞬即逝的一个阶段。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恋爱的犀牛》

  被人提及不多的《细伟》和《二弟》,应当能够被看做段奕宏在演技上的一段过度时期。

  在这两部电影中,段奕宏饰演的角色都是偷渡客,却完全走向了两种不同的路径,一个是杀人狂魔式的奇观,一个是苦闷于小城的小人物,但若是把这两个人物身上的核心元素提炼出来,你就能看到段奕宏在后期,总是被我们记住的那些角色中的影影绰绰的部分。

  这两个人物,与段奕宏此前此后所饰演的那些在动作上、在暴力上、在焦灼上更加外化的人物相比,已经具备了在内心上相通的、那种无望的困境。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细伟》(2004)

  在这之后,段奕宏在军旅题材的电视剧里,定位了自己偏硬汉,并携带「原始气息」的风格。

  这一风格被他带到了后来出演的多部电影中。如西风烈中的豹子,《白鹿原》中的黑娃,都在用某种接近「原始」的力量感,去处理矛盾。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西风烈》(2010)

  在这之后的《烈日灼心》中的伊谷春,对段奕宏和华语犯罪片都有着重大的意义。这个始终伺机而动的警察,就像一条终日渴望进食的野兽,段奕宏对他的演绎,充满了「饥饿感」。你能从段奕宏表演中的许多细节中,发现这种「饥饿」的渴望。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烈日灼心》(2015)

  比如,他始终斜着眼看人,注意力仿佛并不在你身上,但身体状态却又紧绷,随时等待对方露出破绽的一刻。

  到了《非凡任务》中的毒枭老鹰的时候,段奕宏已经进化到了一个新的境界。当老鹰第一次出场时,很多人甚至都没有认出来是他。

  段奕宏几乎把自己演大了二十岁。他看起来几乎是个颤颤巍巍的老人,却能在顷刻之间变脸杀掉自己的「义子」。留着小胡子、拿着手帕不断擦汗,往手帕中放妻子骨灰的老鹰,何其变态,但又专情。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非凡任务》(2017)

  这些细节,都是段奕宏自己的想法。但当你看到这些人物「下意识」的动作的时候,又会觉得这确实是「老鹰」本身。这是只有真正将自己奉献给角色,才会达到的融合度——段奕宏不仅在演人物的表面,也在演人物的「潜意识」。

  算起来,段奕宏演的警察角色其实并不多,除了上面说的伊谷春之外,剩下的就是《记忆大师》中的沈汉强。

  但沈汉强与伊谷春几乎没有什么相同之处,他充满隐秘的过去,他对现有犯罪状态的有效把握,都让他与伊谷春的「饥饿」有了相当的距离。与伊谷春需要「往后挖」的状态相反,沈汉强是一个需要「朝前找」的角色。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记忆大师》(2017)

  可能是因为段奕宏塑造的警匪形象实在太过成功,才让我们所有人都记住他演的警察或匪徒。

  但仔细看下来,这些角色之间都完全不同,但却都能让你牢牢记住他们身上的一些细节,他们的一些习惯动作,他们的一种难以言喻的状态。

  段奕宏让这些角色,成为了独立的、可以被想象的、能够自成系统的个体。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在这部拿下影帝的《暴雪将至》中,段奕宏饰演的是一个在上世纪90年代时,很想成为正式警察的保卫科工人。他因为在工厂中经常破获盗窃案,而以编外警探的身份卷入了一桩连环杀人案的调查。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暴雪将至》(2017)

  这是一个在时代变革中,尝试着把握自己命运的角色,充满了不能控制自己未来的震荡感和不安全感。

  段奕宏也在采访中提到,正是这种震荡感和不安全感吸引了他,电影故事发生的九十年代,他刚好从新疆来北京求学,也是一段未来不可期的阶段。在某种程度上,这成为了他和余国伟这个角色的联结点。

  虽然现在我们还没能看到影片,但我相信,凭借老段的演技,我们在这部电影中,也将只能看到余国伟,那个在世纪之交,与无数人有着共通焦虑的大厂工人。

  正如段奕宏塑造过的其他角色一样,余国伟不只是余国伟,他意味着这个人物的渴望、追求与冲动,他还代表了一种特殊年代特殊群体的生活方式,那是一个时代的见证和缩影。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段奕宏在获奖感言中,还说了这么一段话,「直到今天我还认为我的表演仍然有着局限,但是我很开心,我开心的是我没有走到穷尽的那一步,我还可以再走下去。因为故事和人性是无穷尽的,这也是我做演员的快乐,今天的奖项是快乐的延续。」

  一方面能看到自己的局限,一方面又能看到自己的延续潜力,能有这个觉悟,正是段奕宏矫矫不群的一个明证。

  眼下如日中天的段奕宏,决没有来到他最好的时候。因为只要故事和人性还有可挖掘之处,段奕宏就会持续挖掘下去。

  这是段奕宏作为一个演员的使命感,也是与他所饰演的每个有些相似却又不尽相同的角色中最相似的那部分——内心深处总有源源不断的驱动力,在鞭策他从事某项艰辛的使命。

  期待一个更好的段奕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11-8 14:04
关注一下!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8588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