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认证用户
许可,90后知名时评写手,女性情感写手,

发表时间:2017-11-10 12:55

各方精彩甩锅秀,有钱也保护不了孩子不奇怪[原创][讨论]   



墨黑纸白 发表在 辣眼时评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6-1.html


各方精彩甩锅秀,有钱也保护不了孩子不奇怪
撰文丨墨黑纸白

关于该事件公民监督方面的事,昨天纸白君已经谈过了,今天不再谈了,不是没有可谈的内容了,恰恰是最关键的问题,已经成了一种不可说,删文在行动,诸君懂得。那么我们今天聊点什么呢?万能的钱,竟然保护不了自己的孩子,这应该是一个挺值得讨论的话,不妨一起共勉一下吧。

某种程度上,有钱和没钱人面临的事都差不多

能把上帝当成羊羔去宰的,在正常国家的市场经济中是极少存在的人,也就咱们这较为悲催,媒介花瓶化、监管利益化、公民百姓化……所以某种程度上说,有钱和没钱人要面临的事是差不多的。

就像这起事件,一些娱乐人士要求加强监管不良企业的黑心亲子园……这些娱乐人士不能说没钱,但脑子依然是一团浆糊,企业办亲子园是门槛和各种限制太多了,同时还要踩着钢丝,把自主权花钱交出去,才能办出来,你说是监管不够?

问题的要害只在于监管利益化了而已,随便牵着普通公民的鼻子去搞群情激愤的事,只能暴漏自己的低智商,连自己粉丝的智商也给灌输得不像样子。那些人渣幼师是虐童,这就不算虐粉丝了?也是呵呵了。

当然,在该事件中,很多媒体还是做得不错的,《新京报》和《成都商报》基本上都摸到了事件的内核,但可惜的是,人们并没有深入思考,或者说懒得深入思考,因为胳膊拧不过大腿,真正做深入评论的评论人士,大部分文已经被删了。

昨天纸白君发文的时候,就有一个读者发来了一篇关于该事件中,背后一个水很深的女人的文……纸白君绝对没有污,这个女人的水确实很深,深到连郭美美都算不了什么了,据说现在郭美美在监狱里了?应该不会跟男狱卒产生什么“爱情故事”而得到优待吧?

这件事真正的问题在于,托儿所太少了,而不是监管不够,在市场竞争之下,作为服务行业,只能用优异的服务来满足客户的需求,同时高质量的完成客户所托,但如果权力就能越俎代庖,那么上帝自然只能是挨宰的羊羔。

用携程的话说,是他们主动要求承接的;用某地教育部门的话说,该托儿所未备案(那怎么通过验收了呢?);用某地某联的话说,我们也很痛心(摸着良心说的吗?);用老百姓的思维来说,还是自己不够强大,没有权力,地位不行,不然自己就不用承受不公平了,自己的娃也不用被别人打了……

好了,所有的锅都甩干净了,那么该事件的未来走向,纸白君斗胆揣度一下,即,遇到不公平,第一时间不是全民想办法解决它,而是各方都选择绕过去,问题它还在那里,不会因为绕过去就没有了。有钱就了不起了吗?

有钱远奔法国的话,还是可以了不起的,根据相关文章:“法国以托儿所质量高和数量多而闻名于世,也因此两三岁小孩入托比例高达一半。法国的政策是地方政府提供资助,鼓励企业、社区与政府合作,兴建和运营托儿机构,很多普通家庭的幼儿甚至可以免费入托。”

文章还称:“这类托儿所遍布法国城乡,而且除了法定假期和暑期一个月以外,一般每天开放长达11个小时。得益于政府良好的日托支持和其他鼓励生育措施,法国的生育率达到了2.0,远高于欧洲国家的平均生育率。”

我们目前的情况是,这种模式走向了畸形化,明明是个很好的尝试,偏偏有人要搞点事情出来,搞事情的前提则是,我们的公民素养还远远不够,我们以为家长暴打虐童老师一顿就为孩子们出气了,其实只是流露于表象的无奈而已。

虐童者们,到底要达成怎样一种邪恶的目的?

有点小尴尬,说不谈这件事了,还是又谈了这么多,下面进入正题吧,为什么近年来虐童现象频发?他们到底要达成怎样一种邪恶目的?纸白君根据两条理论得出的结论是,方便管理或者说暴力管理。

简单分析下这两天理论:第一条,一切暴力发生的背后,都存在着权力的不平等。这一条理论是很精辟的,纸白君记得很早以前,一位现在已经不可说的历史老说:“法律之下,一个公民不畏惧另一个公平,甭管另一个人是什么身份、地位。”相比于钱来说,公民权利可以更让每一个人都拥有优越感,这是一个社会良好循环的大前提。

也就是说,当我们的法律对待虐童者,如果是处于不亚于对待恐怖分子的态度,哪怕是素质再低下的人渣,有虐童的倾向时,也要好好思量思量,自己有没有虐童的资本?如果还无耻的认为有,那一定是我们的社会还没把孩子真正当成国家的未来在保护。

第二条理论是,儿童更容易被“去人性化”,削弱施暴罪恶感。按照以前我们的父父子子儒家伦理来说,孩子更多的是一种物件化的东西,而不是一个有血有肉、有自我价值观的人。

真正让人们大面积拥有自我价值存在,也就是有了互联网之后的事了,那些虐童者,为什么会是禽兽化的?因为在它们的眼中,孩子只是一群弱小的、口齿不清无法沟通的、乱糟糟可供随意处置的“物件”。

而它们相对孩子拥有一定成年人的权力,所以欺凌起来会觉得是无罪恶感的,也认为孩子就是要被随意欺凌的,如果你不了解什么是权力者的丑陋,那么从你这两天一直在骂禽兽的虐童者身上,你就可以了解到到底有多么的丑陋。

如果你觉得孩子被虐待太可怜了,有时候想一想,我们每个人也都大差不离,只是并没有孩子被虐待表现出来的这么露骨,所以我们拼命的工作,可能有时候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

有些事,成年人不该推脱的,还是扛起自己的责任吧

这就需要另一种方向的反思,不要纠结“为什么别人没遇上这事?是我地位不高没有威慑力?还是我送礼没送到位人家没在意?”,要把问题弄清楚到,如何拥有监督意识?如何具备公民素养?如何让送礼这种下三滥的事,消失在我们的社会?

王大姨妈说:“这注定是一场无望的孩子保卫战。”这话太绝对了,明显是把国人无法进化到公民而下的定义,纸白君不这么想,纸白君始终认为,只要我们每个人认为我们和我们的孩子,还是需要人格和尊严的,那么就应该每天思考些什么,同时尽己所能的做些什么。

不说别的,仅仅就反驳下王大姨妈的“谬论”,也是很值得尝试的事。文章最后也贴上张释文关于其孩子身上的遭遇吧:“有一天,这所幼儿园的老师给我姐姐发了一条微信,内容是反馈孩子在幼儿园的恶劣行为,包括“她吃饭的坐姿,小脚总是叉开,其他小朋友都是小脚并齐,她的脚总是一只伸在旁边……”

“每次上课的坐姿,她都是叉开腿坐着,其他小朋友都是小脚并齐,小手放腿上,她就两腿叉开,昨天教委专家来开公开课,就说她坐姿有问题,我们老师在十五分钟课程中多次纠正她,可是她总是记不住.....希望家长在家里继续训练孩子,我们也很着急,因为马上就要评市级了,谢谢”。

也许我们的孩子真的需要被灌安眠药和芥末了?我们需要保护孩子的事还有很多,不仅仅谴责、要求严惩曝光出来的禽兽虐童者,还有孩子正常快乐的成长,而不沦为权力者和某些家长眼中的小玩具、小物件……

2017—11—10落笔于墨辩閣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
备用公众号:mhzb110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7676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