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5121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7-11-22 14:43

[原创]汉军二下彭城的猜想与解析   



菜九段 发表在 战史风云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25-1.html



菜九段猜解
题记:菜九作韩信史料打理,对这一段情况弄得透熟,以为在整理韩信过程中即将这一块理清楚了。等到拙作《拷古笔记——淮阴侯韩信历史真相大揭秘》正式出版后,突然觉得这一块还有问题,所以所谓透熟之类的大话还真的不能乱讲。现对汉军二下彭城始末另行打理如下。

楚汉战争期间,汉有两次攻占楚都彭城。第一次是汉二年汉王东征,以汉为首的反楚联盟于当年四月攻占彭城,后因项羽强力偷袭,汉军大败,退出彭城。时隔两年,灭齐之后,汉军从齐国方向再次攻占了彭城,即为本文猜解内容。

第一次攻占彭城的情况比较清楚,汉是乘虚而入,利用项羽陷于与齐势力在齐交战之际,攻占得手。第二次前因后果及过程,似乎还是一笔糊涂账。菜九也没有把握弄清楚,但觉得提出问题总比不作为问题好,然后尽自己最大努力,或者会使这个问题取得比以往明确一点点的概念。

彭城二次失陷于汉的事,两个本纪都没有提到,可能这也是此事件未受重视的原因所在。但此事确实发生了,而且还非常重要,时间应该在和约之前稍早一点点。这样一定位——与和约联系起来,就会觉得和约之事真的不简单。菜九综合史料以为,如果将汉二次攻占彭城与灭齐综合起来考察,很有可能攻占彭城就是汉灭齐的真实用意。换言之,终极目标是攻占彭城,灭齐反而是顺便的事。从汉灭齐到攻占彭城可以看出,汉对楚已经有巨大优势,之所以没有提早决战,是因为汉王家眷在楚手中。所以菜九以为,汉迂回曲折攻占彭城的目的之一是营救汉王家眷,但这一目标没有实现,因为汉王家眷不在彭城,汉王家眷被项羽时刻带在身边,或者至少是在项羽能够控制的范围内。

这样的话,就提出一个前人从来没有考虑过的问题——汉在荥阳一线始终处于下风是真的力不敌楚,还是故意示弱。菜九以为,故意示弱的成分很大。因为既然汉能调集大量兵力从荥阳相持线的楚方背后对齐进攻,这些军队也完全可以对楚军的背后奋力一击,这样楚军未必就能抵挡得住。但汉军没有这样做,而是将楚军主力的周边搜刮一空,使在荥阳一线与汉相持的楚军主力成为孤军。让我们看一下当时的形势。

自从平定赵地后,汉就与齐毗邻了。齐可能感到汉之压力,楚也看到汉有吞并齐包抄楚的前景。在这样的情况下,楚或者会有应对汉灭齐的预案。所以到了日后齐真的被汉击溃,楚很快就组织了一支援齐军。史料中活灵活现记载韩信灭龙且为首的援齐军的那一段极不靠谱,菜九多次说过是假史,不足为凭。真实的情况龙且是援齐军,可能不是主帅,《汉书》记主帅是项它,龙且属之。以项羽对家族的倚重,这样的安排应该成立。项它,又作项他、项佗。这支援齐楚军原本就是楚之战略储备、战略预备队,它不是项羽从荥阳一线划拨的,而是以彭城守备军为主组建的。所以无论是与援齐楚军的作战,还是攻占彭城的作战,汉军的作战对象都是同一支楚军。

那么以此为基础,描绘一下这支楚军与汉军作战的过程。菜九以为,龙且所在楚军原本就是彭城的守备军,本身有镇守后方与对齐警戒之功用,所以对齐的情况应该比较熟悉。到了齐向楚求救时,楚自然会动用这支守备军作为援齐军。只是齐在汉的强力攻击下,根本没有组织起像样的抵抗,齐的核心地区陆续失陷于汉,所以齐王君臣率残部逃出齐,依附于楚。这在齐而言,也是艰难选择,毕竟齐是楚之罪人——破坏项羽分封格局的罪魁祸首就是现齐王广之父田荣。只是到汉大举进犯的那个时候,除了楚,没有任何势力可以帮到齐。当然,楚帮齐并非无偿的,龙且回答幕僚避战建议时就有“且夫救齐,不战而降之,吾何功?今战而胜之,齐之半可得”之说,虽然那个故事不可信,但这样的对话或者成立,因为齐必然要为楚之援救付出代价,以土地换援助。这样的事在此前的旧中国时期就发生过,战国时期乐毅灭齐,楚杀齐湣王一事,实为援齐军所为。齐襄王存身之莒,原为齐地,后来归了楚,大概就是楚援齐的代价或报酬。但正如菜九在多个文字集里说的那样,汉灭齐是会战式的,有多个汉军从多个方向进攻齐国,到了齐不能支的时候,楚之援军亦不能有作为,所以齐楚联军与汉军作战失利。《高祖功臣侯者年表》记录到有多个非韩信体系的汉军部队与龙且作战,这才造成援齐军的失败。其中高陵侯王周以都尉破田横、龙且,就应该是汉在齐地与齐楚联军的交战。齐楚联军对汉军作战失利,楚援齐的目的没有实现,退回彭城。估计齐王君臣也一起退到楚地,至于最后田横依靠彭越,应该是彭城失陷于汉后的事了。


汉军与援齐楚军的作战地点,《曹相国世家》作上假密,《樊郦滕灌列传》作高密,古人注有称二者为一地,有称非一地,但龙且肯定没有死于齐地,而是死于彭城,这有《高祖功臣侯者年表》丁复战功为证。虽然记载不一,但菜九决定选择彭城说。因为在齐地的记载有不实的明证,故不可信。虽然世家与列传的资料也是来源于朝廷档案,但考虑到司马迁有整齐史料的作为,可能在作传记时与市面上流行的传说作了统一处理。《高祖功臣侯者年表》击龙且的地点只有彭城而不见其他,其中只有一个丁礼杀龙且,明确说属灌婴。但这不代表龙且是像记载中那样死于半渡受击,因为丁复的战功也是杀龙且彭城,龙且肯定没有分身术,也不会死而复生,所以应该以死于彭城为妥。灌婴究竟是否参加了最后击龙且之战,还不能以丁礼的记录为定,因为存在把两件事并为一处的可能。换言之,丁礼属灌婴与杀龙且完全可以是不同时期的事。比如吕马童也有击龙且,就没有写属灌婴,日后斩杀项羽之役,吕马童又明确是属灌婴的。而吕马童击龙且的官衔是司马,此官衔非灌婴所部所有,则吕马童应该是吕泽体系的人,但在最后追击项羽的战斗中被汉王统一征调,划归灌婴指挥。以此为参照,丁礼完全可以是吕泽所部,在某个阶段,比如最后追击项羽时归灌婴指挥。查了一下《高祖功臣侯者年表》,这个乐成侯丁礼,以中涓骑从砀中,资格非常老,定三秦就是侯了,比灌婴封侯还早,虽然看不出属吕泽的明显迹象,但也不能排除这样的可能,因为刘邦从起砀的老弟兄有一大半归了吕泽。

还是来说龙且。龙且援齐不利,就从齐撤回彭城,但被尾随而来的汉军围困住了。问题是这些汉军是否包括韩信所部。虽然灌婴的传记言之凿凿击龙且,但列传将其击龙且列在韩信为齐王之前。韩信的列传称韩信击楚是在为齐王之后,照此说法,如果龙且不是在齐地而是在彭城被汉歼灭,则韩信所部,包括灌婴在内应该没有参加。只是龙且是从齐落败的,韩信所部应该在合击龙且的战事中起了极大作用。到了会剿龙且的时候,韩信部不可能不参与。所以韩信立为齐王后才击楚的记录不可信。重要的事情说三遍——韩信立为齐王后才击楚的记录不可信。韩信立为齐王后才击楚的记录不可信。韩信立为齐王后才击楚的记录不可信。实际情况应该是,韩信确实向汉王申请立为齐假王了,但实际的战争行动从来没有停止。换言之,韩信没有以封王与否作为消极怠工的理由。
杀龙且一役中丁复的战功描写值得注意。《高祖功臣侯者年表》称阳都侯丁复“属悼武王杀龙且彭城,为大司马破羽军叶”,与龙且有关内容不到十个字,信息量非常大。悼武王即吕泽,丁复为吕泽部下毫无疑义,这样的描述表明吕泽也参与了灭龙且之战。吕泽是刘邦的合伙人,地位远在韩信之上,如果他参与了此战,则灭龙且一役的汉方总指挥只能是吕泽,而非其他任何人。丁复此时应该是吕泽手下的重要角色,此前的重要功绩有定三秦时生擒董翳与章邯,其他时间估计也没有闲着,此役又斩杀龙且,在汉集团定天下的标志性战役中,一个人承揽了好几项,所以彭城之役后,其职衔上升到吕泽体系中最高的大司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灭龙且一役发生地点应该在彭城,汉军方面是吕泽部主导,韩信部配合。此役无论对汉对楚都十分重要,但因日后吕氏被彻底清盘,战功被隐没,造成此役的记载严重缺失。值得注意的是,丁复在彭城之役后,旋即在南阳与楚作战,这样的战事在整个历史记忆中没有留下痕迹。以丁复所部之强悍,南阳一地之楚军也非同小可。可惜历史没有留下战争画面。

实际情况大概是这样的:龙且援齐不利,败回彭城,汉军随即跟进,将龙且所部围困在彭城一带,经过激战,龙且覆灭。参战汉军基本上就是在齐汉军,吕泽所部也是完成了击齐之后,再对龙且实施歼灭的。吕泽定齐有河阳侯陈涓 “以丞相定齐地”为证。对于败归的龙且,即以吕泽一部也完全可以战胜之,但韩信部在击败援齐楚军过程中作用非常,完全应该剩胜追击,加入到消灭龙且的战役中。如果吕泽确实是汉在齐地的最高指挥官,他完全可以调动韩信部参与到灭龙且的战事中。如果吕泽不是最高指挥官,反而不好理解,人在齐地,官衔最高,其他人不买账,成何体统。

楚军方面的情况不详,但有一点需要注意,如果龙且所在援齐军的统帅确实是项它,那么这样的配置也可能是楚军失败的重要原因。项它显然没有什么能力,如果让龙且直接指挥楚军,未必会败得那么快那么惨。这个项它能力差也就罢了,还在战场上投降了,注意,不是被俘是投降,所以算是立功,因此被汉封侯了,为平皋侯。只是不知道项它之降是在龙且生前还是死后。如果是龙且生前就降,则其降是造成龙且最终战死的关键因素。如果是龙且战死后投降,则属于大势已去。按项它立功封侯还看,很可能是在龙且战死前就降汉了。那么,龙且之败就不是汉在战场上胜之,而是败于内部变故。但项它在《高祖功臣侯者年表》记载又与彭城无关(平皋侯项它“汉六年以砀郡长初从” ,六年显然为五年之讹),则其降汉与否与龙且之败无关。或者《汉书》以项它为援齐主将没有根据。因为如果整个援齐军在齐败绩,又在彭城覆灭,作为主帅,项它能够幸免的难度还不小呢。彭城之役以汉之全面胜利而告终,但因没能解救出汉王家眷,汉的战略目标没有完全实现,只是这样抄了项羽老窝的态势,为后面的约和创造了条件。换言之,如果汉在此役完成了营救汉王家眷使命,则楚汉之间就用不着和约,直接就决战了。所以,所谓的楚汉和约,实为汉彭城战役没有达到目的的后续阴谋。虽然项羽对刘邦不信任,但他并没有太多的选择,只能如约先释放汉王家眷。总而言之,言而总之,简简单单的汉二次攻占彭城,居然牵涉到如此多复杂难解的问题,连两个基本史籍对此事件记载的可靠性都成了问题,欲使其澄清,或永无可能,只能搞成什么样算什么样了。以菜九的菜鸟识力,搞到以上样子,各位看官对付着看吧。

关于吕氏武装与垓下决战,可参见拙作《拷古笔记——淮阴侯韩信历史真相大揭秘》,或网络搜索千古谁识战垓下刘吕关系大猜想

汉灭齐占彭城基本史料如下(略去韩信史料):
楚使龙且救齐。齐王与合军高密。汉将韩信与曹参破杀龙且,虏齐王广。汉将灌婴追得齐守相田光,至博阳。而横闻齐王死,自立为齐王,还击婴。婴败横之军于嬴下。田横亡走梁,归彭越。彭越是时居梁地。中立,且为汉,且为楚。韩信已杀龙且。因令曹参进兵,破杀田既于胶东,使灌婴破杀齐将田吸于千乘。《田儋列传》。
韩信已破赵为相国,东击齐。参以右丞相属韩信,攻破齐历下军,遂取临菑,还定济北郡,攻著、漯阴、平原、鬲、卢。已而从韩信,击龙且军于上假密,大破之。斩龙且,虏其将军周兰。定齐凡得七十余县。得故齐王广相田光,其守相许章,及故齐胶东将军田既。《曹相国世家》。
三年,(灌婴)以列侯食邑杜平乡。以御史大夫受诏,将郎中骑兵,东属相国韩信,击破齐军于历下。所将卒虏车骑将军华毋伤,及将吏四十六人。降下临菑,得齐守相田光,追齐相田横至嬴、博,破其骑。所将卒,斩骑将一人,生得骑将四人,攻下嬴、博,破齐将军田吸于千乘。所将卒,斩吸。东从韩信,攻龙且、留公于高密。卒斩龙且,生得右司马、连尹各一人,楼烦将十人,身得亚将周兰。《樊郦滕灌列传》。
(傅宽)属淮阴,击破齐历下军,击田解。属相国参,残博。益食邑。因定齐地。《傅靳蒯成列传》。
(阳都侯丁复)属悼武王杀龙且彭城。(肥如侯蔡寅)以魏太仆三年初从。以车骑都尉破龙且及彭城。 (乐成侯丁礼)以都尉击(项)籍,属灌婴,杀龙且。(高陵侯王周)以都尉破田横、龙且。(中水侯吕马童)以司马击龙且。(昌侯卢卿)以齐将汉王四年从淮阴侯起无盐。(共侯卢罢师)以齐将汉王四年从淮阴侯起临淄。(棘蒲侯陈武)击齐历下军田既。(河阳侯陈涓)击项羽,身得郎将处,功侯。以丞相定齐地。 (下相侯冷耳)以客从起沛,用兵从击破齐田解军。(戚侯季必)别属丞相韩信,破齐军。《高祖功臣侯者年表》。
(壮侯许倩)以楚将汉王三年降起临济。 (平都侯刘到)以齐将高祖三年降。《惠景间侯者年表》。
(田横)定齐三年,闻汉将韩信引兵且东击齐。齐使华毋伤、田解,军历下以距汉。《魏豹田儋韩王信传》。




    更多精彩军事资讯,请点击华声军事首页:http://js.voc.com.cn/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1103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