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7-12-18 00:52

《张氏通祠碑记》《二桥碑记》张叔珽 蒂尕字汉阳 [原创]   



paila51 发表在 图说历史|国内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57-1.html


“柏泉張氏通族祠堂碑記”
 族之有祠,所以序昭穆、篤宗支也。自始祖以下為大宗,餘則為支,五世親盡,支子又別為小宗。眾子為支,支分派衍,子孫眾多為族。族有祠,歲時祭祀,群昭群穆鹹在而不失其倫焉。此朱子本司馬公家教序宗之義也。

 先大夫久欲遵斯義建修祠堂,緣蔔地不得,先作飱室祀。贈通議大夫祖考恢浩公春露秋霜,率子弟祭祀,屋宇稍狹,而伯叔祖考不與焉。數十年來,子姓兄弟或居址不同裏,士農各殊業,貧賤富貴,各以其職謀家食,渙散極矣。族既渙散,則休戚不相關,勸懲無所施。春秋各祀,其先則聚會無定期,隨譜牒昭然,保無覿面,而失之乎甚矣。族之不可無祠也。

 珽兒時願繼先大父志,創建祠堂。比攻舉子業,力不逮,勢亦未敢擅專。既而筮仕,奔走四方,又不暇專其事。抱此虛願四十年所。庚子需次銓補郡守,都門守候五載,一病幾危。雍正二年,跪誦聖諭廣州,篤宗族以昭雍睦,內有立家廟以薦蒸嘗,且訓曰:“爾兵民不思子姓之眾,皆出祖宗一人之身。奈何以一人之身分為子姓,遽相視為途人而不顧哉?”爰遄歸,請命孟兄,欲竭力創建宗祠,迎恢浩公與伏二公同祀,將飱室專祀先大夫。孟兄許可,方鬻產買地經營。都門頂補之信至,兼程北上,淹留數月。複思窮達有命,支祠不修,其心不安,族祠不建,其願未遂。輒旋裏,擇本房十侄天謨、族侄天縱董其事,分任堂侄天麟、嵩甫、坦棟、坦志、坦定、坦履、坦然,族侄天喜、天曉、坦率,族侄孫任植,經始於甲辰年十月,落成於丁未八月。其屋寢室三間,填基高數尺。兩廊正廳三間,兩廊門屋三間。其所購之地長二十丈,寬六丈六尺,約費囗緡。擇吉進伏二公神主入祀,並立伯、叔、祖考神主。由飱室迎通議大夫祖考恢浩公同祀。通族畢集,焄蒿悽愴,莫不起敬起孝。一時觀者如堵,稱為盛舉。

吾因之重有感焉。祖宗降鑒之靈,子孫食德之報,已畢萃於今日。盛則盛矣,斯豈可長保此盛者乎?當由貴以思賤,由富以思貧,由賢智以思愚不肖。富者貴者,早為批蓄;賢者智者,益加培植。無論後此之聞風興起者,不可臆計,即目前之貧且賤、愚不肖者,亦當振作愧悔自新之不遑矣。

  春秋二祭,照簿勸懲,賞罰分明。父言慈,子言孝。士農工商,各盡乃業。將見家無頑懦之人,田多耕獲之子,塾有讀誦之儒,戶皆可封之俗。負耒人也橫經,安知不有朝釋耜而暮搢笏。其人盡忠竭力,光祖耀宗,得非由此祠所致焉耶?敢曰藉此以為承前起後之人哉?聊以畢吾夙願已耳。若夫制祭器,置祭田,建牌坊,造群屋,餘力有所未逮,願以俟夫後之為孝子、為順孫悉本紫陽朱子之意以行之,則大幸矣!是為記。

雍正五年,幹在強圉、支在協洽之如月,九世裔孫叔珽謹撰。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张氏子弟(学生)在《柏泉张氏通族祠堂》大门口合影




“東流港石潭涇二橋紀略”

  東流港、石潭涇二橋溯創造之初基,未審權輿何日。訪父老之傳說,猶能歷數。當年建沙中蹲鴟,僉曰周副使,遺跡猶存。修水上懸磴,眾謂先大夫,宏功難泯。嗣是頹敗更新,則有李君名天康。過此騫崩,繼理曾無他氏。嗟乎,年未及百已凡三。今牽車服賈而來,仍褰裳以興歎,至乘堅策肥而至,複濡軌之是憂。珽己亥自吳歸裏,過石涇而流連。癸卯由燕返家,渡東流而感慨。傷哉!締造盡付波臣;痛矣,繼修全歸河泊。欲仰承夫先志,不惜捐金,苟有濟於斯人,寧辭鬻產。糾工在甲辰之夏,觀成於乙巳之冬。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东流港桥(桥上为高速公路)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石潭泾桥

注,该文笔酣墨饱,文字优美,字意涵盖甚远。现让读者自己来读,细品味,特转载全文不作任何注解。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9050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