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4587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7-12-29 15:50

小说 我在柘村等你   



拾豆叁叶阳光照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小说
我在柘村等你
文/彭太光
我的爷爷奶奶出生在柘村。父亲、母亲也是出生在柘村。而我,则出生在萍乡。但出生在萍乡的我,在读小学前则是在柘村和爷爷奶奶住一起生活,在我的印象里,爷爷奶奶比父亲母亲都要亲。柘村原名叫柘溪,后来改名叫柘村。柘村原来是一个比较封闭的山村,那里除了山还是山,能够种水稻、种蔬菜的土地不多,吃饭靠天老爷,顺风顺水的年分,村民们可以有得一碗饭吃。要是天老爷不给脸,来一个干旱或者来一个洪灾,稻田中的稻穂受到伤害而减产,那村民吃的米饭就得变成粥。
爷爷奶奶最早是在乡上的供销合作社做营业员。爷爷奶奶退休后,父亲、姑妈顶替进了乡供销合作社。后来,父亲与同在供销合作社工作的母亲恋爱结婚便有了我。
我读小学的时候,供销合作社改制,父母亲成了一锤打的对象,父母亲为了生计,在萍乡城搞起了个体,开了家生活超市。因这,我也跟着父母亲进了城,并在城区小学完成了小学学业。
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在小学中学时就爱好读书,且记忆力特别的好。老师教什么,我懂什么。在小学阶段也好,在中学时期也好,我的学习成绩、考试的成绩总列前茅。老师们对我是刮目相看,没有不认为我不是一颗读书的好苗子。同学们对我是另眼相待,特别是那些成绩想要赶上我的同学,总是千方百计的巴结我,我成了学校里面的红人。果不其然,我考大学的时候,被两所大学录取:一所是北京理工大学,一所是广东农业大学。父母亲对于我的读书很是放宽心,对我考取了大学,他们也不给予任何的干涉,由着我选择。而中学的班主任颜老师则想要我去北京读书,认为我今后可以在北京这个首脑城市去发展。和我要好的同学也认为我肯定是会选择去北京的。北京是中国文化、政治、经济的中心,这个是别的城市可无法比拟的优越性。但我志与愿违,我选择了去广州。广东是中国最大最好的农业大省,广东农业大学培养的优秀学生,都是中国顶尖的优秀人才。我自小就受柘村的熏陶,很热爱柘村这片红色的土地,总想长大后能够为柘村做点儿什么。现在我终于长大了,终于有了自己选择的时候,我在这种力量的驱驶下,我毅然决定放弃北京去广州。
我离开萍乡去广州前回了趟柘村。那是回去看爷爷奶奶,去看那片红色的土地。爷爷奶奶知道我要去广州读大学,脸上总是流露着浓浓的爱意和满满的祝福。他们为有我这么一个争气的孙子而高兴满怀。柘村的土地好像也舍不得我,树上的枝叶挂着我的衣服,好像在说:平儿,你一定要回来哈!地面上的小草,也是挂满了泪珠!看着那青山,望着那绿水,还有农田里那油汪汪的青菜,都好像在诉说着什么......
离开柘村、离开萍乡,我听到的是经久不息的鞭炮声,看到的是亲人不舍的眼泪和对我的企盼和期待:好好读书吧,将来你一定要有出息......
在广东农业大学,虽人生地不熟,但没有几天,就跟同寝室的同学混熟了,就跟任课的老师有了沟通。特别是班主任邱老师,对我是情有独钟,他硬是要我当上了班干部—学习委员。不到半年,学校学生管理委员会便选我为学生会副主席,当上了没有实权但许多的同学都想要当上的学生会的领导。我能这么快被学校的校领导看中,一是得益于我的学习成绩确实很棒,二是我写的两篇关于农村农业发展的论文发表在校刊上引起了小小的轰动。我父母亲在家乡开生活超市,生意做得不错,加上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子,家庭的经济状况可以说是比较好的。可我只要了第一年的学费,便过起了经济独立的生活。我凭自己的学习成绩,争取到了学校的奖学金;我凭自己的学习成绩,带了几个付费的差生;我凭与海南一家农业科学研究所的合作,每年可以得到一笔不菲的资助。因名气在外,加上自己的努力,第二年又考上了在校研究生。就是说,我是一边读本科,一边读研究生。这种读法,在我所在的学校寥无几人。这种读法,是常人所难以完成学业的。本科考试要是毕不了业,就要推迟一年以上。研究生当年的研究课程没有达到学校预期要求,你就要重新开始。这是双重的压力,所以在校的学生是不想也不愿去冒这个风险。在大学读四年书,可以说我是夜以继日,学校放寒暑假,我是一次都没有真正的歇过,就连回家都没有。父母亲担心我出了什么问题,要父亲赶到学校来了解我的情况。我是不知道父亲会来学校的,父亲来学校时是第二年的暑假后。
父亲来到广州,很容易就找到了我所在的学校。父亲没有打电话给我,也没有写信给我,就这样带着十二分的担心,赶到了我所在的学校。父亲到学校时,正是上课时间,父亲便在学校的宣传栏里看到了我的研究生学习成绩公布,看到了我是这个学校学生会副主席的信息。这些内容,我从来没有跟父母亲说起过,我是想毕业后给他们一个惊喜!父亲后来是见过学校的一个副校长,副校长又叫来了我们班的班主任,父亲是从班主任老师这里又进一步得到了我在校的一些信息,才把他及母亲的这种担心放了下来。
我是在下课后见到父亲的。我对父亲的到来有些惊讶,以为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可又一想,家里就是有再大的事也只要打个电话过来呀,何必来人专程跑一趟?我猜,可能是自己给父母亲的信息量少,是对我不放心了。在学校的食堂,我请父亲体验了一下学校食堂伙食的味道,点了两个荤菜一个蔬菜一个汤。吃饭的时候,才知道父亲跟校领导、班主任见了面。我对父亲说,我不是小孩了,在读小学中学时能对我放心,现在大学里反而会不放心了?!父亲说,是母亲担心我,是爷爷奶奶不放心,一直叮嘱要我来看看你的。这次来了,我们的心都可放下了。父亲将带来的家乡的土特产放在我的寝室里,看着并不算拥挤但有些乱的寝室,父亲还是摇了摇头,说:平儿,你远离家乡在这里读书,爸妈是没法帮上你什么。我带了一万块钱,放你这里用。钱不够花,跟爸妈说一声。父亲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咽声,还是担心他们唯一的儿子在外面受到委屈。
我本想不要父亲带给我的一万块钱,但又怕伤了父母的心,便收下了。说:爸,你们就放宽心,也别为我担心什么。以后我多打电话、多写信给你们。要妈妈、爷爷奶奶都保重身体,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毕业的前一年,认识了学妹简琴。她比我晩一届,是在学生会认识的。再过一年,我们这一届的同学差不多都离开了学校,各自奔前程。学生会还得存在,学校就提前招募合适的人,简琴就这样进了学生会,做上了学生会的宣传部长。不要说,简琴长得特别的漂亮,是那种既甜美又有气质又有味道的感觉。我在学校的情况,进了学生会的都清楚,就是低我一届的学妹学弟也是对我另眼相看,很是羡慕我的。简琴对我不仅羡慕,还加上了倾慕。两个人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就联系了起来。到后来,两个是由羡慕、倾慕走进了爱慕。都大三了,在这个年级恋爱的很多,不是找同年级的,就是找低年级的,像我这样找到低一届的、年龄比我小几岁的、人还长得特么漂亮的,还真是不多。当我把我和简琴在一起的合照寄给父母亲时,我知道,对这么漂亮的女生,父母亲肯定是爱不释手的。
我是正常的学龄毕的业,只迟半年,拿到了研究生毕业文凭。大学毕业文凭、研究生毕业文凭同时在毕业的那个年头拿到的,真的屈指可数。在学生时期就跟我有合作关系并给予我经济资助的海南农业研究所向我伸出了橄揽技,广东农大也想我留校,北京农科院也寄来了接收安置信,真可谓一毕业就成了香饽饽。我没有选择留校任教,也没有选择去北京农科院,而是选择去了海南农科所。海南农科所其实是个处级单位,直属海南省农业厅。我选择去海南,是萍乡有很多的人在那里开发水稻种植。获得国务院津贴的院士颜龙安先生就是萍乡市人氏,萍乡的可以说整个江西的水稻产量能增加到现在这个样子,与颜院士功不可没。
我到海南农业研究所,负责有机蔬菜种植、水果种植的研究与开发。因在校时就有了近三年的合作,我工作起来可说是得心应手。在短短的一年中,由我主导研发的毛豆、白菜、空心菜获得成功。不仅毛豆、白菜、空心菜的品种嫁接改进成功,且亩产量翻了两番,超历史之最。在研发过程中,我与四川、江苏、上海、浙江等地的科研单位有了更多的联系,与有机蔬菜开发商形成了密切的合作关系,我名正言顺地在这些开发商老板这里获得一笔可观的回报。第二年,四川苍溪果农开发商邀请我去他们这里对猕猴桃树的嫁接、品种的研发开展实验。我经所在单位的同意,带领了个三个人团队在四川苍溪呆了一年。我们的研发都是有尝合作,就是成不成功都要给我们所一定的费用的,这是有合同为证。而我在私底下与开发商又有合约,只要研发成功,达到了合作协议的目的,开发商也得给我一笔不菲的报酬。
在苍溪,我们考察土壤、气候、降水量等诸多方面的条件,与世界上种植了猕猴桃树的国家联系,与国内其他省份联系,在猕猴桃树种的选择上下功夫,终于研发出了红心猕猴桃树。这个新品种种植下去后,第三年获得大面积的丰收。由于红心猕猴桃果从单个的大小、口感的香甜、营养成分的丰富,让红心猕猴桃果一炮走红,价格飙升,我也在丰收的喜悦里面有了自己不菲的积蓄。
有了点钱,就想着要回家乡去发展。我知道,照现在这样发展下去,我不仅可赚到钱,可能也能当上官。但我想的是,家乡柘村的那片土地。只有把柘村这片土地开发利用好了,才能算是完成了爷爷奶奶的、也是父亲母亲的、也包括我的心愿。是柘村这片土地有了我们,是柘村这片土地养育了我。不能只想着自己好了,就把养育了自己的土地忘了,这对我来说,是万万不可以的。
回家乡发展,爷爷奶奶是求之不得。作为前辈,他们是想自己的孙子陪伴在身边的。父亲母亲也不会有异议,在他们看来,外面那有家乡好?俗话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县里面不知怎么得知了我的想法,专门来公函邀请我去县里去任职。凭我的专长,凭我的研发成绩,凭我己经有的一点点影响力,不说县里面,就是市里面省里面都是巴不得我能回去的。但我要回去不是为着自己去谋个一官半职,而是搞自己的实体农村经济事业。让我纠结的,是我那个学妹、我的恋爱对象简琴,她会跟我一起回江西萍乡吗?
简琴是上海人,父母亲都在上海。简琴大学毕业后,没有读研,也没有应我的要求到海南来,而是选择回到上海,在上海水产科学院谋了份差事。简琴母亲的身体健康不是很好,患有风湿性心脏病,简琴是独女,与父母亲感情深厚,与母亲更是母女同心。简琴早己将跟我的恋爱关系告知给了她的父母双亲,简琴的父母亲都没有什么意见,但有一个要求就是要我到上海来。去上海发展,当然不会比海南差,可问题是我不会留海南,也不会去上海,而是要回到江西萍乡自己柘村那片土地。简琴知道我的心事,也不反对我回家乡去发展,她也愿意跟着我到柘村来。可问题是,她的爸爸妈妈怎么办?特别是她那有风湿性心脏病的妈妈。简琴是不想跟我分手的,就像我不想跟她分手一样,我们两个很般配,于事业,于我们今后的小家庭,可谓是天生一对地配一双。我跟简琴说:我先回家乡去发展,发展有起色了,到时候接你和你的爸妈来柘村看看,要是乐意,就在柘村定居下来,我和你一起孝敬你的父母,包括我的父母。简琴认为也只能这样,我在单位办好了辞职手续,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海南农科所,离开了让我起步发展顺利的海南,怀抱着自己的梦想,回到了生我养我培育我的土地—柘村。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5610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