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815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6 19:40

吴佩孚鸡公山养病   



库屠左夫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摘自《北洋军阀史话》
作者:丁中綍

   吴佩孚一行于13年11月17日抵达汉口,这时齐燮元等
已宣布对北京独立,所以吴佩孚一抵汉口就发表筱电组织护
宪军政府。湖北督军萧耀南是吴所提拔的,他以为萧当然完
全听他的指挥,因此他想联合长江各省对抗北方。
   护宪军政府所揭橥者为:“……合法之国会政府不能行使
职权,宪法完全失效……亟应联合建设护宪军政府,以为对
内对外之机关……自冯军入京之日始,北京……之令,一概
无效,所有征讨大计,惟护宪军政府是属”至于所拟定之护
宪军政府组织大纲十条,大要为:
   一、护宪军政府因……合法之国会政府不能行使职权,宪
法完全失效,联合同志各省组织之。
   二、护宪军政府设于武昌。
   三、护宪军政府代表中华民国,执行对内对外一切政务。
   四、护宪军政府根据法律元首为海陆军大元帅之义,于
大元帅之下设置元帅,凡各省区之巡阅使,督军、督理、督
办、都统海陆军总司令皆为元帅。      
   五、元帅采合议制设元帅会议行之,元帅会议设正副主
席各一人,由各元帅互选之。         
   六、元帅不能出席会议时,得派代表一人代行其职权。
   七、护宪军政府于元帅会议之下,设内务、外交、军政、
财政、交通五部,每部设部长次长各一人,其组织及职务另
定之。     
   八、护宪军政府至宪法效力回复护宪目的完全达到之日,
应即撤销。  
   九、本大纲有未尽事宜,由元帅会议随时改之。   
   十、本大纲自宣布之日施行。      
   列名“筱电”的是齐燮元、孙传芳、萧耀南、刘镇华、吴
佩孚、杜锡圭、马联甲、蔡成勋、周荫人、萨镇冰、张福来、
李济臣、刘存厚、刘湘、杨森、邓锡侯、袁祖铭、黄敏成、金
汉鼎、林虎、洪兆麟等21人,包括苏、浙、鄂、陕、皖、赣、
闽、豫、川、粤十省和海军。可是代表粤军的林虎和洪兆麟
立即由上海的粤军代表通电否认。齐燮元虽是领衔的,亦对
护宪军政府不表同意。11月19日江苏省长韩国钧竟通电反
对护宪。至于孙传芳、蔡成勋、萧耀南、刘镇华则在复韩国
钧的电报中表示组织护宪政府通电,事先并没有完全同意,此
后当另图补救。而湖北的萧耀南也有暗示,不欢迎吴佩孚留
在武汉。13年11月19日吴佩孚黯然离开了武汉,乘京汉火
车经郑州径返洛阳。
   洛阳是吴佩孚的根据地,吴既然回到洛阳,反吴的人认
为这是纵虎入山,非常不安。吴在河南,召集他的旧部,积
极布防,并在郑州设立护宪军前敌总司令部,11月23日河南
绅民张钫等在郑州组织弭兵会,反对河南变成战场。这时候
胡景翼南下的部队已在京汉线和吴军开火。
   段祺瑞入京就任临时执政后,11月24日吴致电段,表示
赞成其应付时局的方针,劝段不要受张作霖和冯玉祥的愚弄。
段祺瑞也有意在吴患难时拉一把,用来对付张、冯,可是又
怕吴真的借尸还魂后不听差遣。所以阳示对吴拉拢,电称可
以阻止胡景翼军前进,却暗中电令西北方面的阎锡山、刘镇
华、陆洪涛、吴新田全力围攻吴佩孚。
   12月1日吴佩孚、胡景翼的代表正在开封召开和平会
议,停战议和。突然陕军第二师长张治公、第三十五师长憨
玉琨联合山西军队发动偷袭洛阳,向吴提出哀的美敦书,限
其即日离境。吴素高傲,对憨部的变动本不重视,下令备战。
不料吴的命令竟不能下达,部下亦不接受命令,这时憨的第
二次哀的美敦书又来了,吴乃仓促离开洛阳,先到郑州,怎
知在郑州还未落脚,又接确报,胡景翼部自北方开来,吴只
好匆匆南下信阳,寄寓信阳的道尹衙门。2日晨吴偕数十人乘
火车离开信阳。这时又收到萧耀南的通电,拒绝吴率部入鄂,
并劝吴下野。吴只好在新店下车。吴部寇英杰守彰德,为了
表示对胡景翼让步,曾后撤50里。
   4日吴电段祺瑞,表示拟入鸡公山养病,不问世事。萧耀
南电吴,愿意送路费,请吴出洋,吴阅电大怒,立予拒绝。

   憨玉琨率军东追,豫督张福来被迫离豫,把河南督理印
信交给省议会。李济臣退守许州,寇英杰奉萧耀南令退保武
胜关,阻溃军入鄂,郑州情势混乱,第二十四师毁黄河铁桥
阻胡景翼南下。        
   吴军南撤,憨玉琨率军尾追,12月5日憨军占开封、郑
州,胡景翼部渡河南下,被憨军拒阻。6日,吴佩孚上鸡公山。
   鸡公山是很著名的,它位于河南湖北两省接壤之地,蜿
蜒数十里,峰峦相接,形状奇特。山的顶端有如报晓的雄鸡,
故名鸡公山。豫鄂人争传鸡公山可呼风唤雨,实则鸡公山屹
立中原,介于南北之间,登山可穷千里之目。山上夏天很凉
快,冬天很暖和,可以避暑,外国传教士在山上盖了教堂,而
有些人则修筑别墅。有钱的人多来自武汉,山上还有一条小
街,也有医院、学校、运动场、邮政局、警察局等等。  
   12月的天气,山上一片冬景,霜满山径,雪盖远峰。吴
登山后借寓河南第十四师师长靳云鹗的别墅。        
   吴佩孚上鸡公山后,鸡公山又变成全国注目的一个地方,
而他不只是生了病,同时头发也白了。形势影响于人之大,于
此可见。在吴佩孚来说,他过于自傲,对左右不假词色,崖
岸自高,不同流俗,这些都可以说是他的长处,但也是他的
短处。无论如何,在当时北洋军人中,吴不愧是个奇男子,曹
锟贿选他不赞成,曹家在北京胡作非为,他也不同意,然而
直系悲剧的苦果,却是要他一个人吞下。 
   吴当时气不能平的,是他如果在战场上战败,还想得过,
可是他这次失败,是因为冯玉祥倒戈,同时曹家兄弟不争气
也是基本原因。第一次直奉战争,奉系战败后还可以退到关
外,闭关自守,发愤图强;这次直系失败,几乎和皖系一样,
一败就不可收拾。而直系的大将都自顾自己,宁愿让人各个
击破。吴佩孚在这样情况下怎不痛心疾首呢。
   段祺瑞对吴佩孚也有深恶痛绝之感。因为段前此垮台,几
乎完全垮在吴的手中,吴从驻防衡阳时代,以一个小小的师
长,竟向段挑战,从此声望一天比一天高,力量一天比一天
大,最后发动直皖战争,一举击溃皖系,段只好在天津息隐。
如果不是这次直系垮台,段怎么能重上北京的政坛。
   然而政治上没有绝对的恩怨,政治形势可以把昨天的敌
人变为今天的友人。段这次是在奉系和新起的国民军两大势
力支持下出山,自己无拳无勇,也就无足轻重,处于两大势
力之间,段的临时执政日子并不安逸,段总想建立自己的力
量,可是皖系军队已烟消云散,安福系又是臭名扬溢,既无
可用之将,又无可用之兵。
   有人向段建议重用吴佩孚,在吴穷无所归时,拉吴一把,
使吴为段所用,只有吴还可以对付张作霖,尤其对冯玉祥有
抵消作用。段也为之动心,不过对吴不敢相信。在吴佩孚来
说,他自况关羽,义不帝曹,所以他可能演出过五关斩六将
挂印封金,千里送嫂的故事,以标榜自己。在这种情形下,段、
吴合作的可能性就太小了。
   12月19日下午7时,湖北军第一师长寇英杰上鸡公山
谒见吴,吴本打算以寇英杰率军警备鸡公山四周,并以信阳
为中立区,缓和胡景翼军南下,让自己能在鸡公山喘息。
   然而胡景翼认为河南已是自己的辖区,怎肯在卧榻之旁
容一只老虎,他于12月11日在郑州正式就豫督之职,逐走
了憨玉琨,占领了信阳,把吴佩孚的残部4万多人缴械,同
时通知吴佩孚请他离开鸡公山。 




----------------------------------------------
炎黄子孙焉能不知自己的历史,让我们掀开朦胧的面纱,共同关注追寻历史的真面目.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3122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