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677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9 16:57

黄郛帮助冯玉祥政变



库屠左夫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摘自《北洋军阀史话》
作者:丁中綍

   黄郛字膺白,浙江杭县人,1880年(光绪六年)1月28
日出生于绍兴百官镇,在浙江武备学堂攻读军事,成绩优异
获选派赴日本留学,参加同盟会,组织25人的“丈夫团”,1910
年(宣统二年)回国,入北京军咨府服务。武昌起义后南下,
上海光复任陈其美的参谋长兼第二师师长。二次革命失败,黄
去美洲,考察欧美各国新情势,护国讨袁之役返国参加浙江
护国军。民国10年再度赴美考察战后经济,11年返国。12年
1月出任张绍曾内阁署理外交总长,4月辞职,9月出任教育
总长。         
   黄和北京政局发生的关系,以及这次助冯政变的经过,其
夫人沈亦云女士回忆录中叙述甚详,特抄录如下:

  “这时直系领袖曹锟为直鲁豫巡阅使,驻保定,而指挥全
局者为直鲁豫巡阅副使吴佩孚,驻洛阳。曹虽系不读书武人,
然性忠厚,人言其为第三师师长时,某次战败,众已尽退,曹
独倚墙从容,一部下促之始走。吴与张敬舆都主张在庐山召
集国是会议,谋南北之统一。张寄膺白信言:‘庐山国是会议
之提议,虽尚未见诸实行,已有披靡一世之概,中国统一之
期,当在不远,深望大驾早回,共图中华之新建设。(十一、
一、廿六、寄美国)。历来两系相争,未得手的一方常不惜迁
就过去或未来的政敌,北方相争时联南方,南方亦然。王内
阁、旧国会、黎氏复职,虽亦多少由此形势而来,然谓当时
无人有心为善,亦未可言。无奈武人之气势,国会之卖弄,不
择手段,每况愈下。少数之善,在野时几希之善,均入狂澜
与共倒。       

   曹锟急要做总统,亦不择手段,以吴佩孚得其信用之专,
而无可奈何,不能劝阻,终成贿选。最可惜者,吴并非主张
贿选之人,却逼成拥护贿选之势,以声罪讨伐而穷兵为戏。他
被人称为吴秀才,私生活甚严肃,自拟关岳,对曹锟始终不
二。声言不入租界,确未见他住租界。膺白最后一次到北平,
岁时存问,他绝不以国民军之故,略提往事稍露形色,与其
他失意人物之悻悻然者不同。生活亦不裕,不失为胸中自有
其道德标准而守之不失者。膺白认识他,亦由张敬舆而起,吴
张结儿女姻,吴派迟程九(云鹏、实系真媒)来请膺白为大
宾,先送兰谱。    
    
   膺白许愿在北方竟辛亥之功,然时时以国家为前提不以
革命为究竟。现在,社会不以他为异己,当局看他作书生,他
可以加紧努力了。北洋军阀虽已分裂,然地盘广大,根蒂深
久,对国家为祸不为福,去之却亦无法,皖系曾与日本结深
缘,误国家众所周知,奉系则入关而争,不惜放任后顾之敌,
退而自守,又厌恶其索偿与掣肘,忽视外敌,与我们根本难
容。首都革命之愿,于是寄在直系,直系虽颟顸,而无国际
背景。膺白与冯焕章先生共事时,除基督教,尚不闻其有国
际有接触。  

   膺白到过洛阳一次,吴子玉先生邀与同饭,同往郊外试
炮,听其言论,甚为失望。他说:‘科学吾国古已有之,格物
一章而今亡矣,就是到西洋去了,老子出关西去,格致之学
被他带走。’试炮时,自称其目测之准,遥指一点,说若干米,
试之果然,左右叹服。这样自封自是态度,当大任是可忧的,
与新世界亦距离太远了。  
   吴甚厌恶冯,抑制其发展,冯两次失去已得之地盘,而
队伍则反扩充,由陕西而河南,到北京郊外的南苑北苑。就
陆军检阅使一个空名闲职,所部饷项无着,张敬舆是其在二
十镇时老上司,吴抑制冯,张则帮他。在张组阁及陆总长任
内,准冯之队伍正式编为一个师,三个混成旅,并指定崇文
门税关及京绥路局两处,为冯军饷项所出,冯于是反而得到
在近畿练兵机会。   
    
   南苑与北京间汽车一小时可达,膺白与冯见面机会渐多,
渐渐熟识起来,他请膺白去作定期演讲,膺白每两星期出城
往南苑一次,每次演讲两小时,冯自己与全军营长以上官佐
同听。膺白这时在北京很忙,在内阁、北大(膺白在北大讲
军制学的稿系岳军先生代笔)、师大,担有职务或功课,但从
不却冯氏之请。往南苑的路极不平,我们的车很旧,两小时
往返路程,两小时不断讲话,他夙有胃病,颠簸而归,常捧
着肚子叫痛,许久说不出话。我几次劝他告假,他说:‘这个
集团可能为北方工作的惟一同志,彼此必须认识了解,且此
中必有他日方面之才,能多认识本国及世界局势,或者少误
国家事’。无论如何忙与累,南苑之行不怠,自然而然,与冯
常常谈起时事来。一次,冯说到李汉老如何云云,膺白问其
人是谁?冯笑曰:‘您老在阁不识此人?’盖曹之嬖人李彦青
字汉卿,要人无不与结欢者。冯亦请过膺白阅他的兵,黎明
骑马越阜跃沟,同看操。膺白最后一次在冯军讲演毕,请冯
开一名单,定一日期,他要请其听众冯之部属到吾家吃顿便
饭。膺白一向不私下结欢有力者之左右,恐乱人秩序。这点
好处,有力者对之无疑虑。坏处其左右以为他目中无人。这
日请的是晚饭,但客人很早已从南苑到来,且传述冯关照的
话:‘黄先生不是空闲着的人,他为爱国肯来指导我们,北京
城里有地位的人谁还像他那样,你们早点去,谢谢他。’这是
仅有的一次,我们糖房胡同寓所,请冯部属,从来没有请过
冯自己。       
   民国十三年的秋天,又一次直奉之战正开始。此时直系
当朝,奉系为敌,皖系赋闲,在南方则粤系为尊。奉皖粤有
三角联盟之说,信使往还。

   一天夜里,膺白回家特别迟,他告诉我在船板胡同冯先
生寓所谈天。膺白没到过冯的私宅,我亦初次听到冯住船板
胡同。这日,他们先在另外一处地方晤见,冯邀他到私宅,谈
话只他二人。从行将开始的内战谈起,膺白反对内战,‘万恶
之内争’一语,在其文章和言论中屡见不鲜,冯所深知。冯
语膺白:‘吴二爷脑筋里没有民国的民字,这样穷兵黩武下去
怎么好?’吴二爷即吴佩孚。于是他们谈到深处,渐渐具体,
拟以一支兵倡议和平,在北京完成辛亥未竟之功。冯又告膺
白:‘胡笠僧(景翼)孙禹行(岳)二人是辛亥同志,此时都
带着兵,可商合作。’后孙以大名镇守使调入京,与曹兵分守
城门,冯或与有力。  
   
   战事开始,直军分三路迎敌:吴佩孚由洛阳到京,任总
司令兼第一路,向山海关;王怀庆任第二路,出喜峰口;冯
玉祥任第三路,经古北口向热河,第三路乃不重要的冷门僻
路。这时颜惠庆内阁新成立,膺白复被邀担任教育部,他已
经与冯有约,自知不久将与直系为敌,不愿留此痕迹。他辛
亥对军咨府几个朋友和长官,常觉耿耿,不欲再有一次公私
不能兼顾之事,故坚辞不就。直系的人因其前次在教育部,调
解部校罢工罢学风潮有效,此时前方有战事,后方更为吃紧,
一再劝他。请他到总统府,曹当面告诉他:‘这是苦差使,知
是委屈’。以冯与有交情,挽冯再劝,膺白第二次担任教育部
总长实出于冯之劝,其理由为在内阁消息灵通,通电通讯亦
较便,故虽就职,尸位而已。 
        
   冯出发赴前线,留密电本一册给膺白,曰‘成密’。约曰:
‘此去前线,一路荒僻,诸事隔膜,请膺白随时打招呼,惟他
的招呼是听。’膺白问:‘在京谁参与秘密,可以相商?’冯答
无人。问:‘何不告之子良?’子良者薛笃弼字,时在内阁为
内政部次长代理部务,实系冯之代表。冯言:‘子良胆小,且
留京有代他请饷请械之事,若预知此举,气将不壮,反为不
妥。’         
   前方第三路总司令与后方教育部总长通电频繁,幸未被
人怀疑,这是若干年来,膺白言论态度甚公,从未为一派一
系献过私策说过私话之故。他虽南人,不存南北之见,北人
喜其直,称为少有的南方蛮子。成密电本归我保管,来往电
均我亲译。膺白复电大概都由我起稿,彼此例行报告之外,偶
然有一二机锋暗示,措辞十分小心。自民五浙江参加护国之
役,膺白又一次为主力参与决策之一人,而我先后为其保密
之跑腿和录事。   

   在天津的段祺瑞先生,忽然叫袁文钦(良)送一亲笔信
来。膺白与段向少往来,安福系当国之际,膺白在天津写作,
未尝入京,其秘书长徐又铮及其参战军边防军将领,大都系
与同学,亦未见面。段的原函如下:

  ‘膺白总长阁下:关心国事,景仰奚似。大树沉默,不敢
稍露形迹,是其长,亦其短也。现在纵使深密,外人环视,揣
测无遗。驱之出豫,已显示不能共事,猜忌岂待今日始有也?
当吴到京之时,起而捕之,减少杀害无数生命,大局为之立
定,功在天下,谁能与之争功也。现尚徘徊歧途,终将何以
善其后也?余爱之深,不忍不一策之也。一、爆之于内,力
省而功巨。二、连合二、三两路,成明白反对,恰合全国人
民之心理。奉方可不必顾虑,即他二、三处代为周旋,亦无
不可。宜早勿迟,迟则害不可言。执事洞明大局,因应有方,
尚希一力善为指导之。人民之幸,亦国家之幸也。匆此布臆
顺颂时祉。  
   余由文钦(良)详达。 
 名心泐(段祺瑞)戌月一日’

   由袁文钦(良)面达之语为:‘从前用人不当,以后不拟
再从政,有机会则周旋各派,报效民国’云云。(感忆录袁文,
代表请段合作是答礼,袁识合肥在先。)首都革命事前的文字,
为安全我都不保存,此信写得极露骨,当时膺白甚诧异,我
更想不到出自一个自命不凡的前辈,故独保留。后来段复执
政,则知政治之为物,即老成亦不顾一切了,诚需要特别修
养也。段与冯系同乡,是否与冯亦有信,冯未提过,此信亦
未给冯看。  

   十月中旬,冯派一刘子云君来京,刘已知机密,看京津
情形以为事不宜迟,而冯尚犹豫不决,要求膺白一封亲笔信
带归,以坚冯之心而速其决计,膺白写信交刘。此事甚险,万
一泄露,诸事都休,但毕竟发生最后效力。冯接函后来电,暗
示准备就绪。十月十八日膺白去电曰:‘吾侪立志救国,端在
此时。’冯复电曰:‘来电偏示同人,众意佥同,准十九日晚
起程。’此日参加决定的冯军同人,有照相题曰:‘十月十九
日滦平国民军起义’,后来送给膺白一帧,以作纪念。  
   行动既定,预计若无挫折,十月廿三日国民军前锋可入
北京城,膺白约定先一日到密云县高丽营与之会晤。冯之班
师计划系全军向后转身,去时殿军变为班师之前锋,鹿钟麟
之旅首先入城。兵士昼夜行,四日而到京,一路无人知晓。四
日中,留后之人,仍日日将预拟之战报发电向政府报告。

   廿二日上午,膺白照常到教育部办公,出席阁议,回家
午饭,饭后他照例要休息一时。此日回家时,即嘱车子开回
给次长用,两名侦缉队员随车同往。战时,警察厅的侦缉队
派员保护在职大吏,每家两名,随车出入。吾家以住宅狭小
为辞,而教育部与我家相距甚近,故两人食宿都在部内。
   我非与膺白同行,向不独用公车,教育部只有一辆公车,
膺白常让给次长用。这点习惯,此时给我们以极大方便。侦
缉队员和车子都不在家,膺白饭后不睡午觉而是换装,他换
着平日骑马装束,外罩呢袍当外套。我叫自家车子开出,声
言到东城买物。上车时,膺白要搭车顺道往北京饭店访友,车
至北京饭店将他放下,当着车夫说明俟我回家候他电去接。我
到台基厂一家洋行,挑选羊毛御寒之物,故意耽搁时间,估
计膺白已到预定之地,找着预雇之车,然后回家。一切经过
顺利,只可惜雇车不知耍走长途,屡次停车修理,膺白先生
半夜始到高丽营。一望无际的露营,幸有相识卫兵陪到其中
一个篷帐,冯先生已经先在,膺白已十小时以上未进饮食。

   冯先生出示预拟的文告通电,膺白看后表示异议。原稿
仅将内战罪名加在吴佩孚一人身上,对曹锟仍称总统。膺白
说:‘国民军倘不为清君侧,未免小题大做了。’冯以为然,临
时请另拟稿。帐中无桌椅,走向附近民居,敲门借座,世传
之国民军三军通电,实半夜在民家土炕所写。
   这个漾电有两份膺白亲笔草稿,一份是上述在高丽营的
原稿,另一份是他由北苑回家,路过无量大人胡同王(正
廷)宅,邀王参加摄阁为外长,临时写以供了解国民军宗旨,
为对外解释之用,系用王宅信笺,甚清楚,没有勾改。

   我从东城买物回家,一心打算如何安排这一段紧要时间。
这时在城内预闻真相的人,剩我一个,而膺白又已出城,尤
不可稍露形迹。万一城中有备,不但事败,且将扰民。住在
象牙胡同的仲勋三舅家,后园与吾家相连,只隔一座墙,平
时两家同意,开一门以便往来。战时起,我提议将门取消,以
资谨慎。我的用意,实怕万一连累。 
   
   这日,住在三舅家的八舅梦渔,绕大门来看我,他是我
家园艺顾问,种什么花树常请教他,年纪比我轻。他走时,我
轻轻托他出去打一电话来,说膺白不回家吃饭。他信任我,不
问理由。佣人进来报告电话,开饭我独吃。饭后,袁文钦
(良)君来访,膺白的车子是他代雇,他猜测必有事故,告诉
我他家在六国饭店定有一房,随时可用。战事紧时,凡在天
津租界无家人,都在交民巷使馆区,不论医院旅馆,定房间
备临时避难。我谢袁好意,答以无需。我舒坦其外紧张其里
的生活已久,此千钧一发之际,不可亏一篑之功。膺白已久
出不归,车子在家候讯去接,两个侦缉队员随时可由教育部
回来,我必须层层节节造出理由来搪塞,我安坐在家是很好
一个局面。袁君行时已逾十时,我又托他来一电话,说膺白
事毕搭朋友车归,不必去接,请我勿候。接电者进来报告,我
关照大家休息,留一人候门,于是要回家要出去的人都离去,
整个两层楼只我一人。添衣取暖,包好应用之物一小包,准
备随时可以独自溜出,与应付非常时腹稿,这时我始想到自
己。如此彻夜暗坐,时时试探电灯有无,以测城内有否出事。
直至天将明时,闻远远车马声歌声,乃摸索至三楼屋顶,遥
见穿灰色制服臂缠白布之兵士缓缓而来,知大势定矣。辛亥
起义,各处以白布缠臂为号,国民军之白布臂章上写‘爱国
不扰民’字样。我假寐片刻,电话门铃不绝。下楼,侦缉队
员首来报告:‘胡同口都站有玉祥的弟兄,一路受盘问而来,
弟兄举动很文明’等语,北京话‘文明’是有礼之意。教育
部汤次长(中)我本未见过,问膺白不在家,定要见我。许
多与政局有关无关的人,以为冯军之事,吾家必定知道,纷
来探听,不见膺白都要见我,我不能说假话,但亦避免说真
话。此事经过以后,我要用许多功夫,再回到一个主妇地位。
膺白后来还有摄阁等事,我的工作则兴奋至此为止。
   首都革命的经过,江问渔先生(恒源)曾在膺白去世后
不久,民廿六年的三月,预先电约题目,到上海祁齐路吾家
向我问答两小时,甚满意谓有新的闻知。惜其时我将迁居杭
州,文件已装箱,未能取证,曾请其如发表乞先示稿,亦允
诺。不久抗日战起,遂不再提。




----------------------------------------------
炎黄子孙焉能不知自己的历史,让我们掀开朦胧的面纱,共同关注追寻历史的真面目.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9766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