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原创]东莞恋歌
1965个阅读者,5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11 10:14

[原创]东莞恋歌   



宁再军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书名《东莞恋歌》是否完稿完稿
  类型纪实言情小说字数228000
  一句话概括帅气农民工闯荡华丽东莞,初恋女友面对金钱、地位的诱惑离他而去,异地相恋却遭女方家长阻挠,在这美女如云的日资厂他赢得真爱有多难。
  读者对象这是一部讲述外来工的爱恨情愁的情感纪实小说,广东的打工文学有很好的市场,打工杂志《江门文艺》《外来工》《佛山文艺》等都是享有盛誉,市场广阔。
  喜欢看打工小说、纪实小说、关注弱势群体情感生活的读者不容错过,在这篇小说里痴情的与绝情的外来妹,花心的与真心的外来哥都将一一再现。情感曲折,感人肺腑。
  作者简介
  200字宁再军,家庭住址:湖南省安化县大福镇东山村190号413518
  高中学历,当过代课教师,后一直在外打工为生,至今漂在东莞打工。
  《江门文艺》,《大鹏湾》,《佛山文艺》等杂志发表过作品,获过锦绣安化国庆六十周年散文与小说两项征文大奖,发过个人专题作品,专题采访,
  内容简介
  看点分析
  500字
  
  
  本书以第一人称纪实写作风格,讲述的是宁帅在女多男少的日资电子厂悲欢离合、爱恨情愁的情感经历,演绎了农民工的生存现壮。是一部极具震撼力的“打工文学”作
  品。读来使阅读者为之震惊、感慨而深思!
  本书讲述了男主人公宁帅刚到东莞后就去深圳找他的初恋情人王如花,路上偶遇蒋丽云并一路同行,想不到他们半路竟被卖猪仔、车上还遇扒手、路上又遇抢劫,他们患难与共,
  共渡难关,从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后来宁帅在蒋丽云的帮助下进了她打工的日资电子厂当保安,这是一个军事化管理的日资厂,在这个美女如云的日资厂,帅气的宁帅先后又与曾彩凤、潘美莲、袁靓、张婷、蒋丽
  云等打工妹产生了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感关系,蒋丽云被情场高手兵哥玩弄,怀孕后兵哥自离对她不管不顾,曾彩凤找不到更好的对象最终嫁给了强奸自己的人,潘美莲夫妻两地
  长久分居难耐寂寞,袁靓与宁帅真心相爱却遭父母阻挠,张婷愧对蒋丽云的救命之恩放弃对宁帅的真爱,王如花为了追求高贵的生活,给别人当了二奶,只是谁也没想到,最后与
  宁帅走到一起的竟是情同兄妹的蒋丽云。
  透过小说你可以感受到中国社会一个特殊的弱势群体——工厂外来工的原生态生活,他们火热的青春演绎出的一幕幕悲壮而艰辛的情爱之路。这条路有着尝不尽的酸甜苦辣,道不
  完的喜怒哀乐、看不透的悲欢离合,打工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与市场同类图书相比较是继《中国式民工》《东莞不相信眼泪》《天堂凹》后又一部极具震撼力的“打工文学”作品。
  序言序言
  蓝药师
  穷奋原名宁再军,他不但是我很要好的笔友,还是我同省同市的老乡。
  认识穷奋缘于天涯社区,他关注我的小说《东城西咎》原名《在东城》,我也在关注他的小说《东莞恋歌》原名《东莞情事:道是无情却有情》,我很欣赏他的小说,他的小说写
  的很细腻,很感人,看他的小说就像看电视一样,脑海中能看到真实的画面,可惜他在天涯只连载了小部分就停更了,后来才得知他的小说是要准备出版了,还有意请我为他的小
  说做序,我正想早日目睹《东莞恋歌》的风采,于是高兴地答应了为他的小说作序。
  有网友评论穷奋的职业和他的小说评的十分精辟:在保安界你书写的得好,在作家界你岗站得最棒。我看了他的小说的确很棒,他写的是底层农民工爱恨情愁的社会纪实小说,主
  人公宁帅去东莞投靠初恋女友王如花,可当他到了东莞时才发现女友调到深圳上班去了,他在东莞去深圳找女友的路上,认识了蒋丽云,正如他书上写的:陌路相逢两茫茫,今邂
  逅,永难忘。偷偷相看且一笑,不相识,又何妨。故事就此展开,他们车上遇到扒手、还在半路被迫下车,路上摩托仔又骗他们车要加油让他们先下车,然后把他们扔到半山上就
  跑路了,半山上偏又遇抢劫,从东莞到深圳不长的路,他们却走了很久,而且危险重重,后来宁帅在蒋丽云的帮助下进了她们日资厂当了保安,而不久他的初恋女友面对金钱、地
  位的诱惑离他而去,而在美女如云日资厂,他与厂花真心相爱但却遭女方家长阻挠,最终未能如愿,看了让人心酸不已,而蒋丽云更惨了,他在厂里遇上了一个负心汉,害他怀孕
  后便不辞而别,看完小说你会明白,外来工赢得真爱真的太难了,他们拍拖能拍成夫妻的是少之又少。宁帅与蒋丽云都是天涯沦落人,所幸他们最终走到了一起。小说精彩纷呈,
  人物丰富多彩,感情曲折离奇,看完小说让我久久不能忘怀,这是一部底层生活的外来工不寻常的情感生活,值得细细品味。
  粗略地介绍完穷奋的作品,我忍不住还要介绍一下他本人。
  有一次我忍不住好奇问他为啥取穷奋为笔名,他告诉我说穷奋的意思是我贫穷,我奋斗的意思,他还写了一首绝句鞭策自己:
  《诉心声》
  淡淡人生淡淡烟,鸿鹄壮志触心弦。
  身微穷奋冲霄汉,金棒纷飞敌众仙。
  这诗表现出了他的壮志,他从贫困落后的山区跑到东莞打工,而且甘心做一名保安也是有原因的,做保安虽然人身不大自由,但时间是自由的,而且不加班,三班倒,这有益于他
  从事文学创造,他的壮志不是发大财,而是要写出自己的人生,写出优秀的小说,他虽然只是一名普通的打工仔,但文学创造的路上,他也想占有一席之地,因为这是凭实力说话
  的阵地,他以孙悟空自喻,就算是个弼马温也要向前看,他这种精神是可敬可佩的,我祝愿穷奋在文学的道路上越走越畅,为大家贡献更多的精神食粮。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 10:15
目录 第1章:告别父母
第2章:与姐短聚
第3章:同车共患
第4章:难忘今宵
第5章:美梦成真
第6章:再找丽云
第7章:谈何容易
第8章:往事如烟
第9章:乱找工作
第10章:雪中送炭
第11章:寝室夜话
第12章:男女搭配
第13章:共吃大餐
第14章:打情骂俏
第15章:夜长梦多
第16章:花开花谢
第17章:光辉历史
第18章:争强好胜
第19章:意外之财
第20章:戏里戏外
第21章:明争暗斗
第22章:弄巧成拙
第23章:塞翁失马
第24章:水落石出
第25章:偷梁换柱
第26章:藕断丝连
第27章:辞职风波
第28章:一走了之
第29章:爱恨无穷
第30章:无理取闹
第31章:情不自禁
第32章:钱途不明
第33章:美人有约
第34章:变化莫测
第35章:狭路相逢
第36章:引狼入室
第37章:搞错对象
第38章:水落石出
第39章:另眼相看
第40章:愿赌服输
第41章:共处一室
第42章:争风吃醋
第43章:挑选医院
第44章:风流云散
第45章:挑拨离间
第46章:醉生梦死
第47章:化敌为友
第48章:因祸得福
第49章:重色轻友
第50章:轻舞飞扬
第51章:不欢而散
第52章:不期而遇
第53章:良辰美景
第54章:两情相悦
第55章:同居无罪
第56章:顾此失彼
第57章:两全其美
第58章:亡羊补牢
第59章:和平共处
第60章:酒后失言
第61章:愿赌服输
第62章:恶意竟争
第63章:满盘皆输
第64章:无功而返
第65章:左右为难
第66章:意想不到
第67章:酒后真言
第68章:反目成仇
第69章:红颜知己
第70章:心烦意乱
第71章:情随事迁
第72章:女中豪杰
第73章:情有独钟
第74章:混进小区
第75章:真相大白
第76章:谈婚论嫁


各章精彩语句摘录 第1章:老家虽然有山有水,有田有土,就是没钱
第2章:如今却是物以稀为贵,人以多为贱
第3章:人要是真活到不要脸的地步,怎么也能活下来
第4章:原来有梦想的地方,有可能是天堂,有梦想的地方,也可能是地狱
第5章:这些女人打扮成这样,能露的都露了,不能露的也要露一点,目标的就是让男人看的,别怪我好色,这是男人本色
第6章:打工的人啊!夫妻本是同林鸟,为了工作各自飞
第7章:既然你的梦还没醒,那我就等着你,可别让我等到花都谢了,到时别怪我只认钱不认人哟。
第8章:那时我和她上的是普通高中的普通班,这是一群有光明而无前途的高中生
第9章:我一定要挑个几千人的大厂进、第一要靓妹多、第二要福利好
第10章:她们整天包在丑陋不堪的工衣工帽里,居然有这种美貌,真是可惜了她们的大好青春在这里埋没
第11章:我进了一个美女如云的日资电子厂,在这百花齐放的工厂里,游遍芳丛,真是一花更比一花红
第12章:我说:我知道你不是猪唉马唉的,是个人,一个女人,一个迷人的女人。
第13章:陈彩梅握着嘴巴,掩面而笑道:不告诉你。然后拉着她们俩回去上班了。
第14章:用我们保安最经典的话说,如果一个女孩子愿意单独与你出去玩,八成是对你有那个意思
第15章:只可惜的是那一日夫妻我是正人君子,因为我们睡的不是觉,睡的是寂寞。
第16章:本来透明的曾彩凤一下清晰起来,现在保安服也掩盖不了她靓丽的外貌了
第17章:兵哥笑眯眯的说:帅哥说的的确没错,她不但是一个少妇,她还是一个有经验的少妇,一个很风骚的少妇。
编辑点评 在保安界你书写得最好,在作家界你岗站得最棒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 10:15
  第1章:告别父母
  我叫宁帅,帅哥的帅,一个很动听的名字。听爸爸说这名字是爷爷给我取的,此帅非彼帅,他的意思是元帅的帅。这当然是不切实际的想法,所幸歪打正着,我做不了元帅却做了
  一个帅哥。
  我出生在湖南安化,这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今天的我从鸟语花香的湖南安化老家跑去有世界工厂之称的广东东莞打工,这是没办法的:因为老家虽然有山有水,有田有土,就是
  没钱。
  据我们宁家族谱有谱记载,我家祖上从始至终都是很纯洁的——都是农民,所以我与那些富二代相比,我不但是穷二代,而且二还是个虚数,不是实指。
  我与我的前辈们又有点不同,我已经不是一个纯洁的农民了,因为我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而且我这农民背后带了一个工字,我对于春耕秋收那些事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更何况
  家里就那点田土,一亩三分田,有我老爸、老妈两个人已经应付有余。
  我做为农村的一个剩余劳动力,家里没我鸟事,活人总不能给尿憋死,我能想到的最好出路就是外出打工,所以我成了一个农民工,农民工的意思就是以农民的身份干着工人的活
  ,亦农亦工,非农非工。
  我时常对着镜子想,对于农民工,如果帅不能拿来当饭吃,帅又如何,丑又如何,出生不好,帅有个屁用,又不能拿去刷卡,我还不是贱命一条。
  往事如烟,2002年我离开家乡去当兵的时候,那是一个天蒙蒙亮的早晨,亲朋好友,邻里邻居坚信着一人当兵,全家光荣的爱国传统,他们本着为我祝福的好意都来为我送行,刚
  出门就响起了鞭炮,你敲锣来我打鼓,那场面即隆重、又亲切,到了乡政府又放了鞭炮为我欢送,直到送我上了车才罢手,当时感觉很风光。
  当年我上的是普通高中,连县重点高中的门都没进过,我这人有自知知明,在这种普通高中,在唯楚有才这种人才大市场,高考那座独木桥不是我挤的,考个像样的大学更别奢侈
  ,所以我考了毕业会考我就去当兵了,更何况我读书的钱都是姐姐打工挣得钱,姐姐就快到结婚年龄了,我也不好意思担误了她的终身大事。
  2004年秋天我退伍回家了,退伍回家后我更加想念我的初恋情人王如花,她是我高中的同学,她也是高中毕业后就没参加高考,这一点我当时没想到,因为她在班上的成绩还进过
  前五名,后来她告诉我像我们那种普通高中的普通班,你就是第一名也很难考个本科,所以她在我当兵不久就去了东莞打工。
  回家不久我就打听到了如花的联系电话,电话里如花叫我早日去东莞找她,她说她在跑业务,经常是深圳东莞两头跑,日子混得越来越红火。
  如花就是一朵漂零的花,在我们分别的两年多里,是谁在为她遮阳挡雨,是谁和她踏遍天涯,我不敢想,我不好问,我只想早日见到她。
  跟如花联系上后,我跟爸爸妈妈商量说我明天就要去广东打工,当时我心里只想早日见到如花。
  爸爸妈妈听了很意外,问道:你刚回家不久,还是多休养几天再走吗?
  我听了直摇头,我说:迟走早走都是一样的,我看就明天好了。
  妈妈担心地说:你在外面人生地不熟的,你硬要明天走,到了广东你就去找你姐姐帮忙吗?
  我说:听亲朋好友说姐姐和姐夫进的还是制衣厂,进的是一个烂厂,吃在厂里面,住倒是租了一个单间,但是放了一张床就没有转身的地方了。基本上是每天加班到晚上十一点,
  一个月一天假都没有,我不想去麻烦姐了,我在外面有朋友,你们就放心好了。
  妈妈听了点点头,说你姐真是命苦,你说的也有道理,如果你有朋友能帮上你,你就去找你的朋友也行,找到工作以后别忘了感谢人家。
  我听了不耐烦,说:我知道怎么做,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妈妈摇了摇头没再说什么就去拿花生炒去了。
  爸爸妈妈炒花生时我无意中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爸爸说儿大不由娘,儿子大了翅膀就硬了,会飞了,做父母的管不了了,说多了还嫌我们烦。
  妈妈叹了一口气,又忙着去帮我准备行李,看着妈妈失落的背影,我才意识到我刚才说话的语气重了点,她刚一走开我连忙去帮妈妈烧火,这是一种无言的赔礼道歉,妈妈见了我
  帮忙脸上总算露出了欣慰的笑脸。
  爸爸给我找了个米袋子,里面塞满了吃的,有炒熟的花生、上好的细茶、自家制的霉豆腐、红薯粉等等,爸爸说你要去麻烦人家,起码也要送点东西才像样。
  晚饭前爸爸特意杀了一只大公鸡,母亲在一边捉脚,我想帮忙他们倒是不让**手,说怕我弄脏了衣服,明天还要穿着去广东,我拗不过他们只好当旁观者。
  后来爸爸还去池塘里网了一条大草鱼,妈妈又去村口买了两斤新鲜猪肉。
  到了晚上我才明白,原来他们是看我要出远门挣钱,少不了要敬神,饭菜还没熟,妈妈就叫我去堂屋把桌椅抹干净,点燃蜡烛和香火,摆上三杯米酒和三双筷子,三碗饭,然后端
  上鸡鱼肉三仙,说要敬一下神。
  敬神时,爸爸点了一挂千响的鞭炮,烧了很多纸钱,妈妈叫我跪下来,我不肯,我读了点书,当了两年兵就变得不信神了,妈妈就说上面都是你的祖宗菩萨,你不跪我代你跪。看
  妈妈真要跪拜,我就先跪下了,想想也是,我面对的是祖宗菩萨,信不信都应当跪拜,这是对祖宗的一种敬仰,后来我就心无杂念地拜了三拜,我之所以心无杂念,是因为我不是
  求神,而是敬神。
  爸爸站在前面拜了又拜,嘴里念诵道:排行湾贵阿公、八角庙肖阿公,祖公菩萨,明天我爱子宁帅要去广东打工,请你们这些菩萨一定要保佑宁帅在路上一路滔滔无阻隔,在广东
  平平安安,挣大钱回来,挣了大钱回家后我们再好好拜谢你们!
  祈祷完毕,燃完钱纸香,我们才把菜端到厨房的桌子上开始吃,我还毕恭毕敬地敬了爸爸妈妈一杯酒。
  爸爸夹了两个鸡爪给我说:帅古子,吃了这个抓钱手,在外面就能挣大钱。
  爸爸都这样说了,我就只好接了,刚吃完鸡爪,妈妈又夹来鸡腿给我吃,我就把鸡腿夹回给妈妈,我们你推我让,我看妈妈硬是不接就又夹给爸爸,爸爸又夹回给我,还生气地说
  帅古子,吃了它,别推了,以后家里还有得吃,你去了广东就难吃到家里这么正宗的家鸡了。
  第二天天没亮妈妈就起床给我做早饭了,睡梦中就听到爸爸喊我起床吃早饭,我不想起来,爸爸生气了还掀了我的被子,说什么时候了,还不起床,要睡你到了车上让你睡个够。
  没办法,我只好很不情愿地起床了,一起床我发现妈妈还在炒菜,妈妈说你快去洗脸漱口,洗完脸、漱了口正好吃热腾腾的饭菜。
  吃过早饭,爸爸妈妈硬是要送我上车,我反复拒绝也无济于事,他们拿起行李倒走在前面了,到了站点,爸爸妈妈把我的行李放进了车厢,妈妈还再次叮嘱我说你的行李上我们用
  毛笔写了你的名字,四面八方都写有,你不会认错了,车子到了广州就会有人下车了,那时候你要当心别人下车拿行李时顺手牵羊拿走了你的行李,你一定要下车跟着,在外面就
  是要多留个心眼,知道吗?
  我有点不耐烦地说知道了,你们就放心吧!我又不是小孩子。
  上了车,爸爸妈妈又敲我旁边的玻璃窗,我看见爸爸妈妈那不舍的表情,妈妈眼里还含着泪水,我打开窗口问道:你们还有什么事吗?
  妈妈好像有点自言自语地说:你当兵去了两年多,在家里屁股还没坐热,你又要出去打工,听说外面很乱,你一定要当心,到了就打个电话回家。
  我说:我知道,我到了就会打电话告诉你们的。
  爸爸又重复说在家千日好,出门时时难,你到外面要是有因难就要去找你姐帮忙,在外面最好的朋友也比不上血浓于水的亲姐弟。
  我说:我知道,有空我会去看姐姐的,你们就放心吗?
  很快车子启动了,我挥了挥手,我看见妈妈在掉眼泪了,我很快别过脸去,男人有泪不轻弹,我怕我会忍不住跟着流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 10:16
  第2章:与姐短聚
  旧社会时期是农村包围城市,农民抛头颅、洒热血创建了新中国。如今却是物以稀为贵,人以多为贱,改革开放后中西部这些革命老区的农民为了生计成千上万一车车运往沿海城
  市,可这不是去打天下,而是为了生计去打工,更可悲的是我叔我姐她们当初外出打工时还称他们是盲流,贬称他们是打流,所幸到我外出时基本上改口叫打工,想想打工还是比
  打流好听,姐姐就说过现在打工比我们以前打流幸福多了。
  姐姐知道我要外出打工时还高兴地说弟弟,出来也好,你真是赶上了好时光,听说去年查暂住证的治安仔打死了一个大学生,现在不怎么查暂住证,你就放心出来吗?
  我在长途汽车上颠跛了十八个小时后终于到了东莞虎门龙眼路口,因为车走的是国道,司机告诉我在这里下车是最好的,这里随时有去黄河车站的车,我提了行李一下车,不远处
  我就看到了一个电话亭,在那里我买了张200卡,在路边电话亭我先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报了平安,爸爸妈妈听说我平平安安到了广东,一个劲地说真是菩萨保佑。
  随后我再给如花打电话,想不到如花说她出差去了,现在在深圳,说还要过些天才能回来,还说她顺便要去看望几个好姐妹,而且她叫我也去罗湖来玩几天,叫我坐车到了罗湖汽
  车总站就打她电话,她来接我,还说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趁这个机会她要带我去见见世面,深圳特区可好玩了,真算得上是人间天堂。
  我现在穷光蛋一个哪有心情去玩,天堂是有钱人玩的地方,只怪我自己在家里事先没和如花说好,本想给她来个意外惊喜,看来这事是我坏糊涂了,要不然我晚几天来也无所谓,
  现在我也不能确定去不去深圳特区找如花见世面,只说现在我还要去姐姐家看看,有时间再去找你玩,到了罗湖就打电话找你。
  打完如花的电话,我又打了姐的电话,叫她到黄河车站来接我,我来到公交站牌下面,看公交线路时发现还真有不少去黄河的车,很快就来了一辆写着3B的公交车,我已经知道这
  车是从九门寨到树田广场的,途经黄河车站,所以很快就上了车。
  到了黄河站,下车的人与上车的人都不少,我也跟着下了车,马路上的车是密密麻麻,车流也是缓慢行驶,两边的街道上更是人山人海,行色匆匆,我刚下车就看到姐在公交站牌
  下面东张西望,我对她挥了挥手,她连忙迎了上来帮我提东西,我也没有客气,就让姐提了一半。
  到了姐家,我把东西全部放在姐那里,说这些东西随你拿,给我留一点就够了,姐姐笑了笑说要打个电话回家问问,打完电话,姐说全听妈妈讲了,你要去麻烦人家,这东西大部
  分是送给你朋友的,我们不能要。
  我不管这么多,硬是送了一半给她,另一半给朋友留着就行了,暂时也寄存在她那里,姐好不容易请了一天假,听说姐夫磨破嘴皮也没请到假,主管的意思是舅子来看他们,有姐
  陪着就够了,你中午吃饭的时候不是也有时间回家去陪陪吗?
  姐姐早就准备了一顿丰盛的午餐,鸡鱼肉俱全,味道鲜美,可我顾不了那么多味道,只顾狼吞虎咽,因为我实在太饿了,我自从坐上从湖南到广东的长途汽车以来还一直没吃过饭
  ,半路上的快餐十五元一碗我硬是省了,那快餐是粗米大饭,很多人都难以下咽,我就拿妈妈送我的盐鸭蛋充了饥,当然少不了茶水解渴,这也是妈妈给我提前想到的。
  吃过饭后,我们打开蛇皮袋一看,满满的菜,里面居然还放了几只红薯,这种红薯是红心红薯,煮熟后肉是红色的,味很甜,姐姐见了是很喜欢,我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说这些
  菜如花是用不上了,她都去深圳关内了,听说还没起伙食,这些菜你就先收下吗?
  姐姐说这些菜太多了,我不能要,不管人家起没起火食,这是你的意思,你还是送给如花为好。我说不过她,懒得和她理论。
  在姐那里玩一天,下午她还带我去夜市买了几套衣服,我本来不要的,她是很生气地拉着我去的,返回时她还塞给了我两百元私房钱,回家硬要给我租旅社,但问了个一般的单间
  都要三十五元钱,我知道姐钱不多,三十五元差不多要了她一天十二小时的收入,我硬是不让浪费,更何况我还不知道要几天如花才回东莞,也就不知道要在姐家住几天,我住几
  天旅社就等于姐白上几天班,这样浪费恳定是不行的,在姐家狭小的屋里打了一夜地铺,晚上睡在了“榻榻米”的地贴上,地贴靠在姐的床脚上,姐夫的呼噜声近在耳旁,我翻来
  覆去睡不着,只能装睡等待明天的到来,看来明天我真得走了,这日子没法过,
  第二天在姐家吃了中饭我就硬要走了,我的借口是想早点见到如花,我都这样说了姐也不好强留我,临行前姐姐还提醒我不要相信电信杆上的招聘信息,那些都是骗人的。有很多
  中介所是黑中介,你刚出来不知道,不要去相信他们的花言巧语,自己去厂门口应聘最可靠。
  我点了点头说记住了。姐从小在外面打工,想她也经历了不少上当受骗的事,论这些经验她过的桥比我走的路还长,我是从心底里相信姐说的话,她要送我上车我不让,我的意思
  是我不是小孩子了,还当个兵,你难道还不放心我这个大男人?
  姐姐看我固执己见就没坚持,让我一个人先走了,背后还一个劲地叫我出外多长一个心眼,外面很乱的,我一个劲地说知道了,挥挥手就告别了姐,只是想不到外面真的这么乱,
  很快我就见识到了。
  自始至终我不敢说我要去深圳特区找朋友,只说朋友就在虎门,要不然姐一定不会答应我一个人随随便便乱跑的,至少她会告诉我去哪里坐车最安全,甚至她一定要送我上车才放
  心,但该发生的事真是躲也躲不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 10:17
  第3章:同车共患
  今天是星期六,到处人流如织,车水马龙,我一直朝热闹的路上走,走着走着,我来到了虎门大道,这里道路宽阔,车流更多,看来这里是虎门的中心地带,我想这里一定有去罗
  湖的车,于是停下来四处张望,看车头有没有写到罗湖的车,等了一会终于看到了一辆写着罗湖的车,我挥了挥手,车子一下就停了下来,我问师傅,到不到罗湖总站?
  开车师傅听了气得眼睛一瞪,骂道:丢你老母,你要去罗湖到对面去搭,七婶。说完就开走了,我一时半会还没回过神来,不知道他说的七婶是什么意思,这时身后有个女孩子看
  我的呆头呆脑站在那里,握着肚子笑了起来。
  这是一个小巧玲珑的女孩子,模样可爱,身高实在不咋的,可能不到一米六,但她该凸的凸,该凹的凹,身材倒是一级棒,当然和如花没得比。她看我盯着她看,她也不好意思了
  ,还主动提醒我,帅哥,我看你是第一次来广东吗?刚才那师傅骂你神经病。
  我听了恍然大悟,说:我可是很客气地问他,他凭什么骂我?广东人真没素质。
  她听了又笑了,说:听那人说话,可能骂人是他们的口头禅,你就不应计较了,他还是好心提醒了你去对面搭车就不错了。我这也是太巧了,我也是第一次去深圳特区,我也不知
  道去哪边搭车,你不问我也准备去问的,幸亏你当了替罪羊,看得出来,你也不是坏人,我们就当个伴吗?
  陌路相逢两茫茫,今邂逅,永难忘。偷偷相看且一笑,不相识,又何妨。
  我们到了马路对面,车子还没来,我们就聊了起来,聊得还挺开心的,我还知道了她叫蒋丽云,江西人,就在虎门一家日资电子厂打工,这次她去深圳罗湖是因为她堂哥的孩子满
  周岁,叫她去玩,她还说他堂哥是开出租车的,到了罗湖汽车总站打他电话就会来接她,她也知道了我是出来找工作的,而且她还留下了她的手机号码给我,叫我有空可以去她厂
  门口找她玩。
  有人聊天等车也过得快,蒋丽云突然兴奋地挥舞着右手叫了起来:停车,停车!原来远处来了着一辆车,车前挂着个虎门至深圳罗湖的牌子,这时一个瘦小的年轻人打开车门热情
  地大叫着:去深圳宝安、龙岗、罗湖,去深圳宝安、龙岗、罗湖!
  我问道:到不到深圳罗湖汽车总站?
  年经人随口就说到到到,蒋丽云走在我前头,那年轻小伙一边说一边拽着蒋丽云就上了车,蒋丽云被那个瘦小的年轻人连拉带扯地弄上了车,我也只好跟着上去了。
  车启动时我们还没摸到座位,很久没坐车了,刚上车一冲一拐的,一下弄得我和蒋丽云头脑发晕,我们找了个座位坐下来后才感觉舒坦些,我们刚落座,很快那个瘦小的年轻人就
  来卖票,我问多少钱?
  他说每人35元。
  我从没去过深圳,不知是多还是少,没有这么多散钱,便给了他100元。蒋丽云倒是拿出了35元散钱,但那小伙只找给了我30元,蒋丽云只好把钱给了我,我推让了一下,蒋丽
  云笑着说别打肿脸充胖子,你还没进厂了。
  她都这样说了,我就接下了,当时是我坐在窗口,蒋丽云说她很久没坐车了,头晕,我让她紧挨着我肩膀可能好受点,她听话地挨着,只是随后她伏在了我的身上,这时一阵冷风
  吹来,刚才还因为赶路弄得发热的我竟感到有点冷。蒋丽云也打了个冷战,她不由自主地向我靠得更紧了,我突然心生怜悯之心,于是用手揽住了蒋丽云的肩头,怕她着凉。
  蒋丽云悄悄地望了我一眼,显得有点不好意思,看我正襟危坐,笑了笑,随后还是将头深深地埋进了我的怀里,不久,蒋丽云居然歪在我的怀里睡着了,我也实在太困,慢慢地我
  也沉沉地睡了过去。
  就在我们做着美滋滋的梦时,车子一个急刹停了下来。司机说,到了,到了,该下车了。
  大家往车外一望,这是哪里跟哪里,有人问道这不是还没入关吗?
  司机说前面有一个关卡,今天不知又发生了什么事,前面在查车查人,他的车因为没有牌照过不去,只有烦劳大家下车走过去了。
  我们听了大发牢骚,我反问道你们不是说到罗湖汽车总站吗?
  司机面对大家的质问就是不正面作答,只说不要紧,你们下车坐摩托车去也行。
  有的人可能经历过这种场面,说又被卖猪仔了,我们下车吗?说最多也没用。然后摇了摇头就无可奈何地下了车,很快他们都跟着下车了,看着大家下了车,我还是心有不甘,这
  不是明摆着骗人吧,要是不退钱我就是不下车,看他敢拿我怎么样。
  这时两个络腮胡子走过来,说:兄弟,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再不下车我们就要开车去惠州了,你给我想清楚一点,这时蒋丽云吓得不轻,一个劲地拉我,没有办法,强龙难压地
  头蛇,我们也只好跟着下了车,我们一下车,司机一溜烟就开车走了。
  司机是溜之大吉了,可我们却急晕了头,我们这一群人刚一下车。便有许多摩托车围过来,看到有些人在讨价还价,我一摸口袋,坏了,我的袋子被人划了一个口子,钱包不翼而
  飞,我一拍脑袋才明白过来说:一定是车上睡过了头,居然被人扒了也丝毫不知。
  蒋丽云听到我的惊叫,她摸向自己的裤袋,她的裤袋也划了一道口子,她可怜的新手机和钱包也被扒走了,我们急得直跺脚,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破偏遇打头风,情急之中我
  一阵乱翻,幸亏天无绝人之路,我在内衣口袋里居然找到了伍拾伍元钱,这是我唯一一次乱放钱的好处,可解了我燃眉之急。
  这时有一辆摩托跟来询问我们去哪里,当听说我们是去深圳罗湖总站时就掉头走了,我们继续前行,不时有摩托来询问,可结果都是一样。我和蒋丽云的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莫
  非这里离深圳罗湖汽车车站还有很远。
  我和蒋丽云商量着还是问一问当地人这是什么地方?离深圳罗湖汽车总站到底还有多远为好。我们刚走了十几步后面又跟上来两辆摩托车,他们用广东式的普通话问我们要去哪里
  ?
  我们说去罗湖汽车总站。
  他们两个使了一个眼色说:每人五十块。
  我想如今的摩托车司机都会宰生人,我便假装知道远近地说:我知道这里离罗湖汽车总站不远了,你别想蒙我们的钱,每人二十五块钱拉不拉?
  摩托车司机相互对望了一眼,说都是在外面打工的,都不容易,行,上车吗?
  我说:我们要上一辆车。
  司机说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关内抓得紧,载两个是不行的。
  蒋丽云说:不行就算了,我们再找找其它办法。
  我拉起蒋丽云悄悄问道,不是说好了吧,干吧非得坐一辆车。
  蒋丽云说:我怕我一个人坐车危险,外面乱得很,你要多个心眼。
  摩托车司机商量了一下,看我们油盐不进,只好答应了,只是叫我们先交钱,说是到了终点怕抓车,送了等于白送。
  我看了看蒋丽云,蒋丽云点了点头说,有时是抓车。我们给了钱就上车了,可是我们又上当了,摩托车开到一个加油站,说是没油了,要加油。我们刚下车,想不到这家伙丢下我
  们就跑了。
  这里人生地不熟,只远远地看到一些高楼大厦,我们就朝那个方向走去,走着走着,我们走到了一座小山下,这里还是比较荒凉,连个上厕所的地方都没有,偏偏这时蒋丽云内急
  ,觉得这里很隐蔽,蒋丽云就说我上去一下,你在下面等等我。
  想不到这是一个治安盲区,后来才发现路上立了牌子劝人小心防范,没等多久,我就听到了蒋丽云的救命声,我立马爬上山去,这时我发现蒋丽云在一个大汉身下拼命地挣扎,衣
  衫不整,他们正扭打得火热,我看到此情此景,血往上涌,冲上来用力掀翻了那个趴在她身上的家伙,还顺势踢了他屁股一脚。
  那家伙摔了个狗啃屎,当他发现是我将他掀下来的时候,看我身高体壮的,刚才下手又那么有力,他犹豫了一下没立即发起反攻,他拍了拍手,说你有种。
  想不到这是他的暗号,随后他的搭挡前来支援,他信心又上来了,他们一起向我扑来,他们带着凶器,并且这两个家伙也不是吃素的,我不能硬拼,只好躲避。经过三五回合,我
  的右臂划了一道口子,但伤得不重,但为了蒋丽云的安全我必须拼死一搏。
  看到我受伤,蒋丽云吓得尖叫起来,听到蒋丽云的尖叫,他们都怔住了一会,我趁此机会捡到了一块石头,我总算也有武器了,在双方长久的对峙下,这才发现我的右手受了伤,
  他们威胁蒋丽云道:再叫我把你剁了。看来他们还是心存畏惧的,毕竟这里是深圳特区,不排除有人路过,但心存畏惧的人往往可以干出傻事。
  我真怕他们冲上去剁了蒋丽云,我尽量将蒋丽云拦在身后,也冲那两个家伙拉开了架式,我大吼一声说:来吧,兔子急了也咬人,你们不是想玩命吗?你们只要敢动她一根毫毛,
  今天我就跟你们拼个鱼死网破!
  经过这几个回合,他们也是江湖上混的,知道我是个当兵的出身,并不是个好对付的主,我要是玩命了,他们也讨不到好果子吃,他们也许是被我的气势给震住了,居然互相看了
  一眼很默契地不敢上前,他们也怕不要命的。
  我们又对峙了大约一分钟,后来的那个家伙终于开口了:小子,你也是条汉子,这事就这么算了,我们走。
  我知道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我还要保护一个女孩子,我也见好就收,说:兄弟,走好。看着他们转眼就消失了,我感到浑身虚脱般瘫坐在地上。蒋丽云从恶梦中回过神来,一下
  子扑进我的怀里痛哭起来。我拍着她的肩膀安慰她说没事了,没事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4 11:33
关注一下!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2943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