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11 17:14

王近山一生中唯一一次败绩:写检讨不敢见彭德怀   



库屠左夫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核心提示:三兵团的领导来了,彭德怀走出洞口亲自迎接,他见来开会的是三兵团政治部主任刘有光,第一句话就问:“近山同志怎么没来?”刘有光答道:“他……一八○师没打好,他不敢来见你……”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王近山 资料图

  本文摘自:中国新闻网,作者:佚名,原题:陈赓赴朝轶事:被高岗拉去跳舞面对姑娘喊"救命"

  陈赓一句“该吃饭了”替大伙解了围

  1951年5月第五次战役时,志愿军一八○师失利。事后,彭德怀便在志愿军司令部(简称志司)所在地空寺洞主持召开一个军长、政委参加的会议。为了开好这次会议,志司的同志专门在树林里搭了一个很大的掩蔽棚,很宽,很长,与会者都可以坐下。棚子是用粗木搭的,上面盖上土,搭上树枝,从空中看不见,可以防敌机扫射。

  各兵团的领导和各军军长、政委相继到了。开会的前一天,三兵团当时的主要负责人副司令员王近山还没有到会。到志司来开会的首长们议论纷纷,猜想三兵团六十军一八○师遭受严重损失,彭德怀一定会找王近山算账,因此估计他不敢来开会。

  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结束后,由于一八○师在北撤时没有组织好,部队损失严重,这主要是因为师领导指挥有误。但是,三兵团和六十军没有采取积极有效的措施,及时派得力部队接应和寻找,也是有责任的。

  三兵团的领导来了,彭德怀走出洞口亲自迎接,他见来开会的是三兵团政治部主任刘有光,第一句话就问:“近山同志怎么没来?”

  刘有光答道:“他……一八○师没打好,他不敢来见你……”

  彭德怀道:“开会是研究经验教训,一八○师受损失,我也有责任嘛,我们主要不是追查责任,更重要的是找一找教训,让我们更聪明些。”听了彭德怀的话,人们紧张的心弦松了下来。但彭德怀的严厉是出名的,他决不会放过任何的失职。会议开始后,当他总结到第五次战役的经验教训,讲到一八○师的情况时,当着众多军长、政委的面,他把六十军军长韦杰叫了起来,直接点名问道:

  “韦杰,你们那个一八○师,是可以突围的嘛,你们为什么说他们被包围了?他们并没有被包围,敌人只是从他们后面过去了,晚上还是我们的天下嘛,后面没有敌人,中间也没有敌人,晚上完全可以过去嘛,为什么要说被包围了?哪有这样把电台砸掉,把密码烧掉的?”

  韦杰低头不语。

  彭德怀火气上来了,追问道:“你这个韦杰,军长怎么当的?命令部队撤退时,你们就是照转电报,为什么不安排好?”

  会场上顿时鸦雀无声。除了彭德怀的声音外,再没有别的声音。韦杰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他知道现在任何辩解都无济于事,而且说什么都可能是火上浇油。于是,他闷声不响。可彭德怀就是不喜欢一声不吭,见韦杰不答话,满眼冒火,发作得更加厉害。

  这时,志愿军副司令员邓华有些着急,怕韦杰受不了。他找洪学智商量,问:“怎么办?”洪学智也很着急,想上去劝一下,怕彭德怀火气更大。这时,他看见陈赓坐在门口,就对陈赓说:“陈司令员,你说说吧。”因为他们都知道,陈赓资格老,他讲话,彭德怀不会发火。陈赓是个反应极快的人,他站了起来,说:“老总,该吃饭了,肚子都咕咕叫了……”

  彭德怀听陈赓一说,碍着他的面子,不好再说什么,看了看表,停了一会儿说:“好,吃饭。”

  就这样,一场雷霆被陈赓一句玩笑话熄灭了。

  说老实话,在这种场合,只有陈赓才敢这么做。

  王近山是连毛泽东都开玩笑称其为“王疯子”的著名战将,写过无数次战报,可那都是胜利的捷报,而这次却是他一生中唯一一次败绩,他内心的痛苦难以用语言表达。不知什么时候,陈赓悄悄地走近他,问道:“大热天的,关门给谁写情书呢?”

  王近山扭头一看是陈赓,把笔重重地放在纸上,大呼道:“陈司令员,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拿我开玩笑!”

  陈赓知道他在写检讨,就收起了笑容,说:“你这个‘王疯子’,过去打仗是只虎,怎么如今变成鼠了,连彭老总都不敢去见?”

  王近山唉叹不已:“不是不敢,实在是没脸去见。你是旁观者,你看我们兵团,你不在,我的指挥上到底是个什么问题?”

  “我讲你受得住?”

  “你也算是我的上级,上级批评下级有什么受得住受不住。你就敞开骂我一顿吧!”

  陈赓想了一下,综合中央军委领导和前线彭德怀的一些说法,开诚布公地说:“我们都是吃‘刘邓’饭的,近山啊,打定陶你是尖兵,千里跃进大别山,你是开路先锋。这次朝鲜回撤失利,你不是右倾,主要是指挥不当。你太麻痹了,太轻敌了。彭老总已经替你承担了责任,你要深刻地想一想。现在作战的对象变了,光靠死打硬拼不行,要注意总结新经验……”

  “我接受你的批评,可我哪有脸面对彭总呢?他肯定……”王近山犯起愁来。

  “你可以这样嘛,”陈赓给他出主意,“你怕见彭老总,你可以到北京直接找毛主席请罪,同时把检讨交给彭嘛。”

  “对,我负荆请罪!”王近山突然又高兴起来,“还是老领导办法多!”[




----------------------------------------------
炎黄子孙焉能不知自己的历史,让我们掀开朦胧的面纱,共同关注追寻历史的真面目.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9923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