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唯有竹
16557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12 10:47

唯有竹



xiaoheiyu 发表在 衡阳视点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247-1.html


  刘新昌

  南方的冬,不像北方那样,苍凉高古,萧瑟荒芜。

  南方的冬,仍有绿色,但这种绿,泛着黑褐色的光,像冻得发紫的唇,显得气血不畅。这个时节,唯有竹,是充满活力的,躯干清新,枝叶碧绿,葱郁盎然。

  刚好屋后有片小山林,山中林茂竹修,盼雪的日子,我就去竹林里看霜、看雾凇。

  看霜需起早,熹微晨光中,细细的竹叶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白茸毛儿,一摸,茸毛嗖得一下不见了,指尖润润的,有股浅浅的凛冽,沁凉。有霜的日子,天气必定晴和,看完霜回来,喝杯热茶,晒晒太阳,晒晒照片,享受冬日难得的和暖时光。

  看雾凇,需上山顶,沿着弯弯小道,一路上,柳树结银花,松树绽银菊,而碧绿的竹叶上,冰凌垂挂,剔透晶莹,似翡翠耳坠,颤巍巍地挂在叶尖上,风一吹,叮咚作响。走到山顶一看,千树万树,梨花盛开。等气温稍稍变暖,雾凇慢慢融化,回来时,刚好路过竹林,风一吹,一滴滴冰水,滴落下来,落进脖子里、眉眼间,一个激灵,凉意顿生。

  有天,和朋友去竹淇茶馆喝茶,在大厅里看到两幅画,是郑板桥的《墨竹图》影印件,画上,竹干细瘦清矍,竹叶浓淡疏密。我不懂画,但最喜画上的题句,其一是:茅屋一间,新篁数干,雪白纸窗,微侵绿色,此时独坐其中,一盏雨前茶,一方端石砚,一张宣德纸,几笔折枝花,朋友未来,风声竹响,愈喧愈静,家僮扫地,侍女焚香,往来竹荫中,清光映于面上,绝可怜爱,何必十二金钗,梨园百辈,须置此身心于清风静响中也。

  其二是:余家有茅屋二间,南面种竹。夏日新篁初放,绿荫照人,置一小榻其间,甚凉适也。秋冬之际,取围屏骨子,断去两头,横安以为窗棂,用匀薄洁白之纸糊之,风和日暖,冻蝇触窗纸上,咚咚作小鼓声。于是一片竹光零乱,岂非天然图画乎?凡余作画,无所师承,多得于纸窗粉壁、日光月影中耳。

  大师就是通透,两画题句,既讲绘画精要,又道寻常生活。其情其景,让我想起外公家,大山深处,一口池塘边,两间土坯房,四扇小轩窗,屋前一抱竹,立在轩窗旁。那竹,像外公的十根手指,瘦骨伶仃。

  外公一生坎坷,但始终保持乐观心态,他爱好书法,每日晚餐后,不管有多累,定会沐浴净手,摊开笔墨纸砚,泼墨挥毫,哪怕在蹲牛棚的岁月里,饿得两眼昏花,仍然会想尽办法,买宣纸,购笔墨,我们镇的许多老建筑,都是外公的墨宝,如荷香桥、隆回五中等。

  小时候,夏日里去外公家,我最喜欢陪外公练字,竹荫深处,微风吹拂,虫叫声声,鸟鸣啾啾。有月光的夜晚,外公心疼煤油,待月光从轩窗外照进来,外公才将宣纸铺开,就着月光书写,等月亮偏斜,潇潇竹影投落在书法上,疏影横斜,错落有致,清新淡雅,就像一幅装裱过的书画作品。

  冬日里去外公家,有阳光的日子,外婆和舅妈们、阿姨们围坐在绿竹旁,纳鞋底、织毛衣、做女红,说各种小心事,时不时传出一阵笑声,把枝头的寒雀,惊起,又落下。外公呢,一副老学究作派,一把藤椅,一壶茶,在阳光下看书、负暄。

  后来,我们慢慢长大,他们慢慢老去,等我们离开村庄,他们就像一团火,在潇潇风雨中,慢慢熄灭了。偶然想起,发现他们已经离开我们十多年了。

  元旦节那天回老家,忽然想去外公家的老房子看看,开车来到房屋前,紧闭的房门上,一把锁已经锈蚀了,门槛上落满了灰,土坯房因年久失修,也已经摇摇欲坠了,唯有那丛瘦竹,仍在窗前葳蕤生长。




----------------------------------------------
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1849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