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雷公亭
10502个阅读者,6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14 23:40

雷公亭   



懒木 发表在 荷韵轻香|散文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5-1.html


  雷公亭
  时光是位旧美人,所有的回味都涌在岁月长河浪隙中。
  三十多年前,青春少年常在此经过,歇憩。上初三那年,亭子翻修过一次。新的长木櫈,新的砖墙,新的盖瓦,墙上新刻捐助者名单。除穿亭而过旧有的石板古道,一切新的、简陋的都那么轻浮。我坚信一切个体的存在都是历史的,亭子,其本就是时代的产物,是遗存,是旧故,但从今天的眼光看去,不管那一种文明在最粗浅的层面上都无法与愚昧和无知的野蛮相抗衡。古旧的雷公亭更早地成了历史。
  与遥远的大西北相比,这里一点也不荒凉,但若和江南水乡相比,这里似乎又缺少些精致和曲曲折折,透着点儿苍茫和逶迤。这南方的山村。我熟悉那里的草木虫鸟,熟悉旧的和翻修过后的雷公亭。它们是我记忆的地标。出门四望,触目所及皆故乡。我爱故乡的一切!
  这梦里常去的南方的山村,你要了我多少的情怀和爱!而每想到这个问题,我都会心头不禁一颤!我熟知故乡,熟知故乡的河流山川,民风建筑。那里的天蓝得特别深,因此把白云衬得锃亮而富于质感,阳光充足的午后,云块嵌在天空如放光的铝板。少年幻想架一架长梯上去,拿竹枝撩拨一定是凡间没有的音乐。蓝天白云下面全是植物,有庄稼,也有自然生灭的杂树野草。长虫出没草间,农人劳作喊歌,野鸟枝头搭腔。一片田园风光。陶公把阡陌纵横,鸡犬相闻,渔歌往来喻为天堂。天堂无路,凡人何去?桃源虽好,终究只是人性理想的归结。历史总被岁月阉杀,一切故存只是毁灭后痛苦挣扎的残留。杀的花样很多,从历史典籍和历史剧中都能看到。将毁灭与死亡变成可供细细品味、慢慢咀嚼的过程,那一套套杀的方式绝对只有丢失了人性却又保持有充分想象力的人才能设计和施行。而于历史,对那些富于想象、创造力的人,对于他们的创新与毁灭,该如何去追究?谁能向时光讨要公道!于是,这广泛的历史病菌和社会病菌成了历代学者和文人的不可抑制和医治的心痛!这不得不让人对历史回溯发生一点幻想,一点感慨。
  雷公亭低矮简陋,不辉煌也不雄伟。所依之山不高,不峻,所傍之水不深,不险。水为湘江末流,山系无名尾峦:多古怪的一切!数千年前那位楚国逐臣,若肯疯疯癫癫再辛苦一些,弃汩罗而来此;或者肯学陶公隐居,此地定当已大名远扬了。果真如此,那两千多年来华夏的读书人,或许就没福分读《九歌》那类文章,中国文学史就不会是现在的样子。幸好屈公止步汩罗,或者屈公不知世间有此地,否则这山这水这亭恐怕要背负谋害圣贤的万世骂名!两千多年长长岁月中,多少世事变迁,多少民族皆堕落了,衰老了,灭亡了。号称中央之国的土地,也曾经过多少次西北远来的沙漠中蛮族的铁蹄践踏蹂躏!然而世人少知的山村像位岁月智者,在历史的不断杀戮,争夺中,从不掺乎其间。雷公亭和它肆水珠江河一同,只刻意于天风天雨,顺乎自然,日夜缓流,流过岁月,流成历史。
  仔细想一想,这里的山,川,河,亭,这里祖辈生息的人们,一切似乎与历史关系不大。从他们应付世事情感,生存方式,与排泄感情的方法上来看,竟好像古今相同,不分彼此。我眼中所见光景,或许正是千百年前陶公帝国景象。
  “君问归期未有期”故乡,不管是空间上的故乡,还是时间上的故乡,究竟是属于野蛮,属于蒙昧,还是属于文明?我们究竟是从何处出发,又走向何处?数千年的社会发展,至今尤躲不开野蛮与蒙昧的纠缠。在我看来,家乡的山川河流都曾经盛载过:即便是木柜里粗陶皿钵也能证明,文明的确盛载过野蛮。野蛮过去,文明之光永久让人想像。能这样,也就足够了。年久他乡即故乡,既便如此,故乡总在等待回归,也就足够了。
  从一个有自己家的家乡,漂泊到一个没有自己家的异乡安家,人生的旅程有时就那么怪诞。接到母亲去世的消息我肝肠呜咽。回乡;这算是回一次故乡吗?那段时间除了痛苦悲哀,我没有其它别的。送完母亲最后一程,我决定留下来多住一些时日,权当作人子者为母亲守孝。在远离尘嚣的乡村居所里,安静是有了,寂寞也有了,梦被母亲的影子独占,醒来常常一脸清泪。这样的日子似乎正方兴未艾。努力挣扎的结果是把啜泣与渭叹还归无边长夜;毕竟过去了的应该成为历史;毕竟我从乡亲的纯朴炽情里感觉到母亲的某种存在;拥抱陪伴母亲的山、河都在,我梦萦过的雷公亭也在。
  通向亭子的那条石板路褪尽辉煌,杂草荒芜。趟开路边荒草,我像小心翼翼的访古者。亭墙上风雨痕迹,厚重地诉说着岁月的久别。此时正当秋冬,岩壁上的藤萝草木叶子多已萎落,显得那一带崖壁十分干硬削瘦。依亭首北望,对岸远处的山和近处的河相对俯仰。远山上赭红色的岩土,做状作势,直逼缓流的清蓝河水。半山坡上住有人家,山顶有红黄色间的庙宇。有出家人至今守着信念守着庙,庙似肃穆老者俯眺着远处的流水和山。有公路盘山而上供行人翻爬俯瞰。河面不宽少风,从前供两岸往来的渡船也被石拱桥替代。一水相隔,两岸鸡犬声相闻,土色竟如此不同,同山山间河水的青蓝三色共列。天然如此,难怪世事不同!河狭而浅,水清而蓝,两山隔清蓝对望,一高一矮,一俯一仰。一仰一俯之间就有了气势,有了伟大与渺小的比照,有了视着的变异和空间的倒差,有了赏与思的价值。亭子蔚然其间。若使长潭无风,河水清冽,微阳煦照,亭面倒影入水,水晃影动,似活了的龙殿。结队嬉游的群鱼争拥入宫,效金鲤登跃龙门,引得成群白鹭展翅盘旋,此起冲俯,自成景观。山与水全活了。
  我至今没搞清楚亭名的来源。传说中的雷公是姜大师封神的辛元帅,赏善罚恶,司生司杀。建亭本是行善,取亭名雷公可见最初的修建者苦心。内心隐隐觉出修建人的善良、宽敏、博识。或许他是位看破浮名散淡高人,或者是某位保存人不小心遗失了他的资料,害我臆想疯狂。多少风流都被淹没在历史不经意和不小心中!古道已长被人脚冷落,被自然占侵,不见其形,越来越窄,多处被枝条横拦阻断。这条花了前人心力寄托心愿的石板道,沾染过我脚底微尘、承载过我快乐和青春、万千人踩踏进身过的古道,竟成了蛇虫出没的荒径。野艾荒蒿肆意包圈,岁月风雨中古亭早无力突围。避过风,躲过雨,亭内有我存放的笑意和疲惫,只如今你横遭冷落,久受孤立,叫我何处安放你今日的寂寞!
  河对面的屋顶袅着炊烟,老人少孩的呼叫孱弱稚嫩,到半空已无力似折翅的鸟遂入河心:那一日我始终未听到铿锵歌唱。守在这个地方的人,按照一种分定,很简单地把日子过下去。看落日同水鸟,见春花秋叶。这些人仿佛同“自然”已相融合,很从容的各在那里尽其生命之理。与其它动植物一样,唯在岁月流逝寒暑交替中分解,升华,轮回于沧海桑田。在这一过程中,人又是何其的渺小。渺小的他们的生命并不渺茫。这些不肯辜负自然的人,与自然妥协,和谐,对历史毫无担负,与世无争活在这少有人知的地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与古亭一同坚守。
  出门在外的青壮人呢?远行也是一种生活。真正的游子是努力使自己成为永久的外乡人。他们不愿回乡,却总怀揣一颗思乡的心。日本人松浦友久就说李白一生都在努力使自己处于”置身异乡“的体验之中;即便九十九次到了归乡的路口,我想他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另一条路重新出走。顽固的坚持,更是愚蠢的坚持。一如古亭今日的孤立冷落。顽固愚蠢坚持到一定程度,就成就了性格和品德。圣人与疯子相差其实并不遥远。人在异乡更能诱发人性的的思考。陌生的山水环境容易让人联想到生命的起点,因此只有在异乡才有浓浓的乡愁。”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走一路,想一路,越远越愿意把自己和故乡连在一起。人生诸般况味中非常重要的一项即是漂泊欲念与思乡意念的深刻交糅。这一况味无古今,跨国界,成为一个永久的人生悖论令人品咂不尽。
  而我那些长年在外的兄弟叔侄们,他乡的风景里可有这赭红色的山,无波安祥的长潭,和长潭边风雨中屹立了百年不倒的雷公亭?亭内的长木板櫈依然等待着安放所有委屈和乡愁。
  日头落尽云影无光时,两岸渐渐消失在温柔暮色里。亭脚边长潭上面渐起的白雾向天上袅袅悠悠,很快,弱的月光像蒙了一层细纱的水雾。到暮色完全腐蚀了山峦与树石轮廓,占领屋角隅,我已经回到老屋。坪角边燃着一堆柴火,我默默看着枯树在火中快乐地燃着,爆出轻微的声音。火光映照着老人和孩子的脸。看看每一个人的脸,我都发生一种奇异的乡情。我顿感全身都温暖了!
  “ 西北有树名胡杨,能在四十度高温里生长,能在四十度底温中存活,生而千年不死,死而千年不倒,倒而千年不腐。”我引之作为我对古亭对历史一点浅薄的析解。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淡如竹   2018-1-23 20:57  金钱  +5   好文章
淡如竹   2018-1-23 20:57  魅力  +5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5 14:10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7 19:49
好一忆旧的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9 00:01
感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9 00:03
感谢二位版主!谢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3 20:58
再读,还是喜欢楼主老师的文字!!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4 00:24
感谢竹版老师!向你学习!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5873 s, 10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