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9236个阅读者,1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19 15:01

职称[讨论][讨论]



菜九段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去你妈的职称,这句粗口原本是菜九鸿门宴大嚼二十年的结尾句,主要是想表达没有职称也很爽的意思。显然菜九是职称没有搞到的,没搞到居然还爽得起来,真不愧是阿Q的传人。但凡事都有例外,到菜九这里,例外就格外多。在菜九而言,职称没搞到的不爽里还真有若干爽的因子,所以个人还蛮享受没有职称的状态。
根据百度百科可知,职称(Professional Title)最初源于职务名称,理论上职称是指专业技术人员的专业技术水平、能力。据此,只要是个读书人,在有职称的工作环境,不为评职称而操心费力是不可能的。甚至根本不是读书人,也会利用职务之便把职称搞得老老高。所以读书人最终没有搞定职称,情何以堪。

不过菜九转行到出版界,就预伏了职称搞不上去的可能。记得报到之前拜访领导,领导说了,根据国家规定,中级职称到时间就自动转。但高级职称因改行的关系,可能会搞不成。菜九是冲着出版社福利好来的,职称什么的搞不成就不搞。谁知到了规定可以无障碍自动转的时候也转不成,就开始了职称的悲慛之旅。为此找领导讨说法,领导很无辜地说,怎么给你评啊?你又没有编书?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我的工作是组织上安排的,不编书难道是菜九的责任?看来国家规定也不是单位规定的对手,从此菜九在职称上落了单,较同批次进单位同事晚了两年才自动转中级。到了中晋高的时候,两次没通过。菜九当时已攒下若干有传世特质的文字,更有若干超乎寻常的发现,心理开始膨胀,所以大为光火,责问主管职称的局领导屡次搞菜九有什么意思,领导跟菜九打哈哈,你还年轻,以后机会有的是。菜九当面呛回去,不会有以后了。想玩老子,老子不奉陪了。
想来那些有搞人喜好的人肯定不会只搞菜九一人,只是搞到菜九头上算是瞎了他们的狗眼。职称有与水平挂钩的天性,没搞上职称,总会被人怀疑水平有问题,否则怎么解释职称没搞到?好在菜九的多个文案每年供数以万计的教师备课之用,可以免戴水平不够的帽子。对菜九来说,职称已不能为菜九增光了,数以万计的转载数量已足够长脸了,实际损失也就是收入而已。正因为菜九的没有职称天然与水平不高绝缘,所以近二十年来,每当有人鼓动菜九申报职称的时候,就给菜九提供了放狠话的机会。诸如,职称对菜九来说就是钱,一年两万十年二十万一百年两百万,我缺两百万吗?申报职称可以,让肇事的家伙先拿二十万来(如今这个价码已长到一百万了)。菜九没有职称不是菜九的耻辱,是时代的耻辱,是系统的耻辱,既然是系统的耻辱,他们拉的这陀屎就应该自己舐掉,而不是菜九帮他抹平。当然,这些狠话无损于肇事者一根汗毛,但没有职称也无损菜九一根汗毛啊。
这些不爽的事引发的情绪火药味十足,会不会在周边发酵,不得而知。但这些火药味十足的情绪肯定最终渗透进了菜九的文字,兼之学了点老乡唐德刚前辈的腔调将嬉笑怒骂引入纯学术化的问题上,就形成了一道风景、一种文体——真气贯注、剑气纵横,学界奇葩菜九段就是这样炼成的。
菜氏风味的真气、剑气中有多少是郁郁不平之气呢?很难说。郁郁不平之气肯定有不少来自于职称没搞上,而横行无忌的做法,也赖于职称没搞上。有些话如果有个职称还真不方便讲。因为没有职称,讲话太方便了,完全不避粗俗,反正菜九也不是什么高级知识分子,出手如此,职称如彼,他要撒点野、说点疯话狂话,又有什么不好理解呢?记得七八年前有个老专家来跟菜九套近乎,说他是南师大某名宿的学生,菜九当场就讲,你那个老师,我一个顶他十个。其实菜九心里想的是顶二十个,说出来的时候客气了一下,吞掉一半。老先生也只有认了,毕竟菜九排名前二十的文字,打死他那个老师也写不出来。菜九常常叫嚣,写不出来是菜九的错,写出来专家教授不来磕头是他们的错。其实写不出来也不是菜九的错,凭什么非得由菜九来写?
当然,菜九搞文字不是为了撒野说疯话,那只是个顺便的事,主要目的还是要把事情做好,见人所不能见,言人所不能言,而且要比有职称的做得更好。如此这般凌越职称之上,既是一种解气出气,也更方便胡吹大气。菜九最令人讨厌的地方可能是,他的观点基本上跟圈子里所有人都不一样,但他一个人的气势比所有人加在一起还要盛,而且基本上没有人愿意与他正面碰撞。所以菜九自封是开坦克的,各路意见相左者与之相撞绝对讨不到好。菜九就天天开着他那不怕撞的坦克横冲直撞,滥杀有辜无辜,真是不要太爽噢。

到学术圈客串的菜九肯定是超级能搞事者,因为缺少专业训练,没有师承,所以特别心黑胆大,感觉没有他下不去手的。这个菜九段东看看,西看看,唔,这里可以搞一下,噢,那里也可以搞一下,搞得手忙脚乱,忙得不亦乐乎,把个井然有序的学术圈搞得有点凌乱。动静动作多了之后,菜九就自高身价、自高门户,显得不可一世,什么千古谁识、中国人最不认真满天飞,晃得人头晕目眩、义愤填膺。菜九的趾高气扬、自吹自擂,也为研究领域建立了一道厚颜无耻的风景。金庸先生有曰:金刀银刀不如老篾匠的烂铁刀。这样的烂铁刀,菜九也有,就是五年前(2012)攒的那个《屠刀集》。什么正高副高,见到屠刀就一高不高。集子里夹枪带棒的,全是用来招呼专家教授的。而且菜九足不出户,就在自己的地面上舞弄菜氏屠刀,那些专家教授就会自动地把头啊手啊伸到菜九的屠刀之下,血肉横飞、鬼哭狼嚎、盛况空前。不管什么了不起的大佬,要在菜九的屠刀下能活下来绝非易事。看到哪些从古至今大名鼎鼎的大佬活不下来,真能忍住不吹,那得有多大的定力啊?
小姐汤卫和读菜九至此,一高兴来了一段顺口溜:
菜九爽歪歪,职称没眼瞧!圈里是大佬,手拿大屠刀!
菜九不是大佬,也根本不在圈子里,不过让大佬感到头痛是太有可能了。菜九的职称问题没那么简单,苦乐夹杂,肯定不是没眼瞧,只是没搞到职称,搞到了不少屠刀,总算没有两手空空。手中有刀,心中不慌。屠刀国里尽朝晖。时不时,醉里挑灯看刀,四处巡视屠刀国里出笼的旧爱新欢。刀在手问天下谁是英雄。于是乎,一个没有职称的家伙,常常气势汹汹地挥舞屠刀,不知道的以为是一个千古奇观,定睛一看,不过是菜九在自娱自乐嘛。
附:屠刀集目录
田秉锷序:刀光剑影 ,孰罪孰功?
潘兴乾序:菜九段到底是个什么鸟?
菜九段《屠刀集》自序:写在前面
正文
千古忽悠鸿门宴
鸿门宴结论与两个凡是的关系
鸿门宴结论与李宇春的粉丝
千古不散鸿门宴
中国人最不认真——何智丽、郎平何错之有
诗经里的假大空
触龙不说赵太后
千古一王——陈胜王
生为亡秦楚义帝
才高九斗说项羽
不死的项羽
揭秘王朔/又名:也谈王朔
汉高祖招谁惹谁了
千古谁识汉张良
股评家张良与操盘手刘邦
皇帝的家谱
千古谁识汉贾生
永远的程千帆
重审韩信罪案
潘兴乾鸟论续貂 /续“菜九段到底是个什么鸟”(代后记)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本帖最后由 审核员 于 2018-01-19 15:15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4-2 21:22
走访大泽乡
2016年11月中旬,由朱长刚师弟主持的“安徽省第三届新安膏方研修班”在安徽宿州市举办。菜九是膏方外行,但也借蹭会之机跑去与师兄弟们见见面。本来安排了会议结束后就近考察皇藏峪,菜九搞楚汉战争研究,知道刘邦起义前曾在那里躲藏过,现多传说是被项羽打败后躲藏,中国式的附会真教人无法可想。但不论怎样,这种楚汉大佬遗迹当必看无疑。谁知会议进行到一半,夏黎明师兄有公务在身要提前离会,亲自驾车回合肥。菜九临时心动,可以搭夏师兄的车顺道去看看大泽乡嘛。还多亏是搭便车,涉故台作为大泽乡起义遗址,虽然是一个当地景点,但并不热门,连旅游专线也没有,没有自己的车还真去不了。也多亏有车载导航,我们才七扭八拐,由省级再县级再乡级公路,好不容易找到了涉故台。涉故台位于安徽省宿州市桥区大泽乡镇涉故台村,作为1961年就确定的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涉故台给人的印象是简慢。有个院落,也有大门,当天不收门票,只有一个负责照看的老太太。菜九问老姐姐照看这里有多少收入。回答说没几钱,只够买馍吃。对比一下当年汉高祖为陈胜安排三十户守墓世代不用交租那样的规格,真是遥不可及啊。当然,你也可以说汉高祖的举措是尊重老领导,而陈胜与省政府一毛钱关系也没有,能给馍吃就不错了。
从院落大门到那个台不足百米的路中间有涉故台铭刻台与陈胜吴广起义浮雕,那个涉故台也只是高出周边两三米、约三四亩大小的平整土基。网上说高三米多到四米多,近七亩地大小。即便是七亩地,九百人要在此地驻扎也拥挤了些,集中于此开会的大小则足够。台四周有一些碑刻,有遗址、旧址石刻,及名人题辞石刻。从台上环视四周,一片开阔,无险可据,亦表示此台毫不起眼。在菜九看来,陈胜起兵于此透出满满的天意。
大泽乡,秦末属蕲县(蕲县建制保存了1500年左右,至元代废止,并入宿州),秦二世元年七月,陈胜、吴广在这里打响了向暴秦统治反抗的第一枪,最终灭秦,这是广为人知的事。而此地亦是秦统一中国时灭楚的关键战役发生地,知道的人就很少了。秦始皇第一次派李信率二十万兵马攻楚,被楚将项燕杀败。后秦始皇派王翦率六十万兵马攻楚,就在大泽乡所属的蕲县破楚将项燕而灭楚,完成了一统天下的壮举。宋人王应麟感叹说:“秦之破楚也,王翦至蕲南,杀其将军项燕。楚之灭秦也,陈涉起于蕲大泽中。同此地也,出尔反尔,天道昭昭也。” (《困学纪闻》卷二十)楚灭于此又兴于此,难道不是一种宿命吗?王翦杀了项燕,而项燕的孙子项羽又反过来活捉了王翦的孙子王离,更是报应不爽啊。项燕死而楚亡,王离禽而秦殆,真是天道好还啊。
其实在大泽乡、在陈胜,宿命的事还不止这一个。秦始皇为了将统治天下之权势二世三世乃至万世传下去,采取了很多防范措施,但陈胜这个层面根本不入秦始皇的法眼,最后就是陈胜这样没有被防范的人带头闹事了——毫不起眼的人,在毫不起眼的地方,掀起了冲天狂涛,吞没了秦王朝。
陈胜及其伙伴九百人,因朝廷征发到渔阳(今北京密云)戍边,因连日大雨,被阻滞于大泽乡,已经无法按时到达目的地。按秦朝法律,“失期,法皆斩”,现在多认为,陈胜因此被迫造反。这种观点根本不对,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更正常的选择是逃跑,然后躲起来。黥布落草为寇,项羽、张良隐藏民间,韩信更是流落民间,即为此类。刘邦例子与陈胜更接近,因他押送的人不愿意服劳役,在半路上都跑光了,刘邦随后也只好躲藏起来了。逃跑就是当时的主旋律,毕竟没有人有胆量直接对暴秦开战啊。但天要亡秦,就会有奇迹,在前途绝望的情况下,大泽乡没有发生大规模逃亡,真乃天意啊,这九百人就成了起义的基本力量。陈胜的九百人在当时其实不是个小数字,而且不是乌合之众,基本上都是有战场经验的老行伍。所以陈胜之众一攻下陈(河南淮阳),立即分兵,九百人中产生了众多将领,迅速将秦关外之地多数光复。
为什么大名鼎鼎的刘邦、项羽、张良都不敢对秦开战,只能选择忍气吞声、东躲西藏,而陈胜就敢了呢?难道就因为他拥有九百人?也不尽然。关键是他天才式地发明了反抗暴秦的理由——秦二世少子说。将秦二世置于不合法的位置上,会达到鼓舞己方、瓦解敌方目的。陈胜起兵后迅速席卷天下,与此发明有绝大关系。所以刘邦尊陈胜为圣人,司马迁作《陈涉世家》也将陈胜与商汤、孔圣相提并论,破了暴秦设的局嘛,不是圣人而何?日后刘邦对陈胜的尊奉又远过于六国诸侯,也有将陈胜当圣人供奉的意思。陈胜与刘邦并不是直接上下级关系,刘邦是陈胜传人楚怀王的部下,陈胜与刘邦更多的是事业开创者与继承者的关系。陈胜开创的灭秦大业,由刘邦收功,而刘邦事业的正义性又主要来源于灭秦。刘邦明确表示过要等圣人为起开道,才随后而起的意愿。《淮南衡山列传》里记有刘邦躲藏的芒砀山时期,有客鼓动高祖反,高祖称稍待之、有圣人将起于东南,间不一年陈胜起兵的记录(客谓高皇帝曰:‘时可矣。’高皇帝曰:‘待之。圣人当起东南。’间不一年,陈胜、吴广发矣。)。由此看来,反秦大业陈胜开辟,刘邦收功,也是一种天意呢。
将陈胜、吴广起义被定义为农民起义是一种历史误读,要让菜九来看,将其定义为兵变或者更合适。之所以将陈胜起义定义为兵变,是因为其主要构成与行事模式更符合军队特征。至于人们习惯称其为农民起义,是因为在人们的印象里陈胜是一个农民,人们只记住了他在与乡亲们(可能就是那些陈胜为王后来探望他的乡亲们)同在田里耕作时说“苟富贵,毋相忘”“燕雀安知鸿鹄之志”的场景,好像他一直以来就是个农夫,这与他农民起义领袖的身份倒是符合的,但与其日后的行为模式又不符合。一个农民能指挥得了千军万马吗?其耕作的地点在陈,即今河南周口市至漯河之间的阳城(淮阳),其地当时汉代属汝南郡,而不是属颍川郡地在今河南登封东的阳城。因为前者属楚,后者属韩,陈胜为楚人,其家乡阳城必然是楚地。陈胜起义的地点是大泽乡,地点在安徽宿州一带,其地在河南淮阳以南,而他是在赴渔阳(今北京)途中路过大泽乡的,表明其出发地又要南的多。问题是陈胜一介农夫怎么会在远离家乡的地方被抓起来了呢?
看来,农民只是陈胜出道前的身份,其后肯定有从军的经历。那么,陈胜所从之军是一支什么样的部队呢?应该是楚将项燕统帅的楚军,楚将项燕最后被秦击破于蕲,即大泽乡所属之县。陈胜所在的部队战败,且战且退,最后溃散逃到南边,也就在南边安顿下来了,最后再与他的战友们一同被秦政权抓了差。所以,陈胜等人当是从南方某地出发北上,途经大泽乡而起事,很有一点旧地重游的味道。他们可能想起当年的失败,抓住了遇雨失期的契机,打出老长官项燕的旗号,奋然而起,向暴秦展开狂风暴雨般的攻击。陈胜起义形式与日后的作战模式,也与项燕连续七战破秦将李信的模式极为相似。因为陈胜及其部众对项燕的作战风格极为熟悉,攻下陈之后,就四面出击,在推翻暴秦在关外的统治力量的同时,几路人马捣秦之老巢——关中,并一度打进函谷关。
所以,我们甚至可以肯定地说,陈胜不仅是旧楚军人,并且不是一个小兵挞子,而是有一定职阶的军官。因为陈胜的同伴都有军队的经历,可能也有相应的军阶,在等级制意味较为浓厚的军旅背景中,没有一定的职阶,即使你装神弄鬼说你“陈胜王”,恐怕也没有人会坚定地跟随你。陈胜在这一队戍卒中的身份就是个头目——屯长,这个身份不仅佐证了他的行伍经历,也印证了陈胜原先在旧楚军队中的不低职阶。有鉴于此,涉故台边上建的那个“鸿鹄苑”,其附会意味,其不伦不类,就滑稽可笑了。
菜九与夏师兄徜徉于涉故台时,难免要脑补陈胜两千多年前在此举义的壮怀激烈的场面,遥听“等死。死国可乎?壮士不死即已。死即举大名耳。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样落地有声、纵贯千古的话语。恍惚间穿越回去,感受由陈胜开启的时代——在包括刘邦、项羽在内的英雄豪杰对暴秦统治束手无策的情况下,陈胜这个旧楚军人与他的昔日战友,在他们当年失败的地方纠集起来,向暴秦统治发动了猛烈进攻。之后,由陈胜的传人楚怀王、刘邦、项羽完成了灭秦大业,确定了历史的走向。正因为这样,司马迁才会给予陈胜极高的评价:“桀纣失道而汤武作,周失其道而《春秋》作。秦失其政而陈涉发迹,诸侯作难,风起云蒸,卒亡秦族。天下之端,自涉发难。”(《太史公自序》)
文中学术观点的具体考据可参见拙作《千古一王陈胜王》,任意搜索既得。
收起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4-3 12:33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2 13:42
汉灭赵——谁让赵喜欢裸奔


只有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奔,原本是一句俏皮话。菜九研究楚汉战争发现,用这个俏皮话来形容汉灭赵也非常适合。有关汉灭赵,菜九早有《千古谁识汉灭赵》拆解过了,现在以此俏皮话为由头,作一个小型化的归结。史料显示,刘邦彭城失利后,此前加盟以汉为首的反楚联盟的包括赵在内的诸侯纷纷与汉决裂,此举属于史称诸侯“皆去汉复为楚”(高祖本纪)的范畴。这样的记载表明,原先的盟友都与汉处于敌对状态。只是菜九经考察,没有看到多数诸侯对汉的冒犯,只看到汉对他们的打击;只有赵有侵占汉之领土的记录。当然,没看到不等于那些诸侯没有冒犯汉,但至少赵是属于人赃俱获者。待到刘邦失败的狂潮退去,裸奔的赵就无遮蔽地暴露在屹立不倒的强大的汉的炮口之下。
以上一大串开场白可能会让广大看官莫名其妙。因为按照历史记忆,汉经背水一战而灭赵,又来哪门子赵冒犯汉啊?按这样的历史记忆,则汉是侵略方,赵之灭亡乃是抵抗失败所致。实际情况即如菜九开场白所述,是赵侵汉在先,汉灭赵在后。因为几千年都没有人提过赵犯汉这样的事,广大看官或者以为是菜九别出心裁,故作惊人之语。实际上菜九是从《傅靳蒯成列传》靳歙在朝歌地区对赵作战的记录看出赵对汉的侵占的。因为朝歌地区在汉彭城失败之前被汉立为河内郡,是汉的腹地。这表明是赵侵汉在前,而不是汉把赵拖到自己的地盘上痛殴,估计古今中外从来没有发生过灭人之国之前先把别人拖到自己地盘上痛殴的事。所以在汉之旧境发生的汉赵战事就是赵犯汉在先的明证。
据菜九推测,赵侵汉动用的武装力量原本是加入以汉为首的反楚联盟的那支赵军,因刘邦邀请赵加盟只是借助其声势,实际作战不需要他们上阵,所以他们驻扎在远离前线的地方。当赵军知道汉在彭城遭遇惨败,立即就对驻扎地区及左近地区进行侵占。这样高级别的军事行动,应该是赵国最高首脑作出的。陈馀扶佐赵王歇由代王为赵王有功,是赵代两国的主心骨与实权人物,对汉作战这样的重大行动应该是他在主持,所以陈馀应该在朝歌一带。这个地点既便于指挥赵对汉的侵占,也便于与楚沟通。因为陈馀逐走项羽分封的常山王张耳,迁赵歇由代王为赵王,赵歇又封陈馀为代王,这一系列行动都是严重破坏项羽分封格局的。项羽对陈馀、赵歇应该很恼火,但会看在他们与汉为敌的分上,暂时不予计较。即使是不计较这样的姿态,也应该是陈馀出面进行沟通的成果。

与汉相比,赵要弱得多。但汉遭受了楚的暴力打击,极有可能垮台。所以赵代主事者陈馀就把宝押在汉行将垮台上,才发动了对汉侵占。不仅侵汉,赵代武装还对魏也进行了大肆侵占,因为魏军主力也被魏王豹带到反楚联盟,国内非常空虚。从汉赵战事延伸到燕境来看,表示赵对燕有也有侵占,难道燕军也加盟到反楚阵营、造成国内空虚了吗?没有史料,只得存疑。反正汉遭遇惨败让赵的胃口大开,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汉不仅没有从楚的沉重打击下一蹶不振,而是表现出令人恐怖的强悍。汉在遭遇彭城惨败之后,不到一个月就站稳脚跟了。赵对汉的侵占也应该在这段时间完成,表明赵下手非常快,而汉也迅速定下应对方案。受挫后的汉似乎从失败中看到另外一种发展契机,先是一举扫平错落在楚汉战线与关中之间的散在诸侯,再平定关中三秦武装的残余,落实好制度建设,稳定住楚汉战线,然后就要收拾唯一对汉动手动脚的赵了。之所以汉没有将驱逐入侵的赵军放在优先地位,看来汉的图谋更大——不仅仅是要把赵驱逐出去那么简单,是要借此机会一举彻底解决赵代的存在,并且把决战战线确定在河内地区。这样的决定对赵极其不利,因为此地原非赵境,赵在此没有根基,而且在汉的包围圈里。对汉而言,在此决战远强于在赵地逐城逐地战斗。也许以陈馀为首的赵代势力,为了保住已侵占领土,还会从国内大肆抽调军队,以与汉军的报复抗衡。
按说汉在赵占领期间逐一清除自己势力范围内的异己势力,赵就应该感到形势不妙了。以事后诸葛亮的立场为赵计,他们应该赶紧回收,在自己的固有疆土上对汉防御。但赵好不容易占领了传统疆域以外的地区,怎么舍得放弃呢?或者赵预计汉面临楚的强大压力,可能不会对赵进行彻底解决。所以赵可以侥幸行事。显然赵打错了算盘,因为你裸奔,就让你裸奔到底,汉将对楚作战放在一边,专心对赵决战。

刘邦既然要彻底解决赵代问题,就安排了南中北三线全面开战的作战。其中最关键的战役应该是在刘邦所在的南线展开。另外两路人马取道魏境——北部陈豨击代,中路韩信击赵。因为魏被赵代势力侵占,魏豹从反楚联盟中脱身回国救亡,估计还会向汉求救求助,因为魏甚至没有能力驱逐入侵的赵代军。可能汉在关内组织了两支名为援魏军实为远征赵代军,以援魏的名义进入魏境,对风雨飘摇的魏致命一击。这两支汉军,一支是韩信率领的中路军,负责攻赵之国都灭赵;一支是陈豨率领的北路军,负责定代;定魏之战,这两支汉军都参与了。韩陈两路的记录要么缺,要么不可信,相对而言,刘邦所在的主要战线反而可确定者多得多。至少可以确信靳歙与灌婴这两大汉军野战主力全力投入了对赵决战。灌婴只记录到在河北护送刘邦回洛阳,没有记录到其他战功,估计其他战功不甚出色,不等于没有。记录最详细的是靳歙的战功,靳歙对赵作战计有七战,不可谓不多。现据列传资料按顺序胪列如下:
1.别之河内,击赵将贲郝军朝歌。这是独立作战,但肯定是受派遣。战果是:破之,所将卒得骑将二人,车马二百五十匹。
2.从攻安阳以东。这是从属于某的作战。战果是:至棘蒲,下七县。
3.别攻破赵军。又一次独立作战。战果是:得其将司马二人,候四人,降吏卒二千四百人。
4.从攻下邯郸。又一次从属于某作战。
5.别下平阳。又一次独立作战。战果是:身斩守相,所将卒斩兵守、郡守各一人,降邺。
6.从攻朝歌、邯郸。又一次从属某作战。
7.别击破赵军。再一次独立作战。战果是:降邯郸郡六县。
靳歙一人经历的战争的场面就相当混乱、相当胶着,规模宏大,战果辉煌。靳歙一人就达到如此宏大的地步,靳歙所在战线的规模可想而知。可以确信,此线之外,赵代武装不会有太多的抵抗力量。在强大汉军的立体进攻下,赵与代注定难逃亡国之命运。
可以将刘邦定赵代的棋路作如下总结:
●刘邦的终极目标是一举平定魏赵代。目标赵代,灭魏只是顺便的事。
●刘邦先放过对汉侵犯的赵,打击其他地方武装。
●赵军主力已经在汉之河内及赵之邯郸一线与汉激战,汉军主帅就是刘邦。
●韩信的目标是抄赵后路,顺便灭魏,但理由不正当,所以魏豹被俘后还安排了工作,与其他被俘人员不同。
●韩信击赵是乘虚而入,没有遇到赵军主力,更没有背水一战,因为赵与汉早已于朝歌邯郸一线激战,陈馀不可能呆在后方。
●陈豨与韩信同时出兵,目标定代。
●楚汉在赵地的会战被湮没。楚曾在朝歌、邯郸两处得手,旋即被汉夺回。赵地对楚作战的汉军指挥是刘邦,战胜的对手是项羽。因为朝歌、邯郸有反复争夺战,遭受失败的赵军是不可能从汉军手中收复朝歌、邯郸的。只能是增援的楚军才能完成这样的战果。但楚汉军事实力悬殊太大,楚军即使夺回二城也不可能坚守。
●楚救赵失败后,陈馀选择了向代逃窜,最后落入陈豨所部之手,立功者张苍可能冒领了陈豨之功。
菜九这些惊世骇俗的观点主要来自于《傅靳蒯成列传》。《傅靳蒯成列传》当然没有讲到菜九这般直白,是菜九总结出来的。《傅靳蒯成列传》大概是《史记》中最无趣的篇章,估计是司马迁直接从官方档案中截录而成,所以干巴巴的。但就是这样没有任何水分的史料是最有价值的,据此史料可以矫正很多史识,揭示赵汉战争的本质又是其中最有价值者。
现以菜九《千古谁识汉灭赵》的段落作结:《傅靳蒯成列传》记录到的对赵作战是整个汉赵战争这段历史的唯一有内涵的真实记载。因其真实,亦因其与现有记忆不兼容,所以一旦正视这种记载,将会颠覆现行的汉对赵作战认识,并进而颠覆整个楚汉战争的现行叙述模式。虽然这个传记还是过于单薄,既没有展开整个战争的过程,甚至也无法区别何者为主要战役与主要事件,但这种资料明白无误地提示,赵与汉作战的地域已超出了赵的范围,战争呈持续胶着状态。在那个作业中,菜九作《读傅靳蒯成列传》对汉赵战争以五个方面作了简要梳理(A.作战的性质是以自卫反击战开始的对赵征服战。B.汉赵之战是拉锯战。C.赵地发生过楚汉会战。D.在赵汉军的主帅最可能是刘邦。E.在赵楚军情况推测)。回到本小文,即使赵不侵占汉,也难逃被汉灭的命运。因为陈馀逐走的张耳是刘邦的老师,刘邦为老师讨还公道是迟早的事。只是这样以裸奔为名突出赵对汉的侵犯,彰显了赵的灭亡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

本文基本功课可参见
●《读〈傅靳蒯成列传〉》
●千古奇冤话魏豹
赞 | 回复 | 引用 | 举报 | 编辑
历史的侧影——汉高祖招谁惹谁了 - 其它资料- 转转文库 http://wenku.55.la/p-902795.html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3 11:09
关注一下!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3 07:19
厉害了,你的叔

四书就是四叔——志菜九段半年钜献

四书指从2017光棍节11.11《拷古笔记——淮阴侯韩信历史真相大揭秘》面市,到今年的2018.5.11拿到手的《走进汉高祖》之《高祖本纪合注》《刘邦解码》。正好半年时间,菜九居然出了四本书(另外一本是年度文集《菜九段集2017卷》),虽然自费占一半,没什么可喜可贺的,菜九段先生也还是高兴得要跳舞要放炮,自以为太他妈的有刺激了。于是乎在2018.5.11当天就草就《半年大捷志喜》,记录了这个个人盛况。

何以四书就是四叔呢?这是因为这四本书都是讲刘邦或重点讲刘邦的。刘邦在家里行三字季,四书拱卫之,则为弟为叔,又何疑焉。刘邦好大言,好拉风,四书亦有同好,其中有几个拉起风来也张扬得很。刘邦高寿两千多年,则出自菜九的四叔,亦可充老称尊,如同四个长者四个大爷。而且在菜九的菜鸟心目中,这四个长者四个大爷是颇有斤量的,组团招摇过市起来,也是颇有声势,或者能成一景。

需要说明的是,集中于半年出版的这四本书,除了年度文集《菜九段集2017卷》属于真正意义上的新作,其余都是积压在手里的陈货。《拷古笔记——淮阴侯韩信历史真相大揭秘》,完稿于2015年,《高祖本纪合注》《刘邦解码》基本收工于2013年,其中《刘邦解码》原来叫《刘邦密码》,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专门写作,只是将同内涵相关私货连缀一处,更名后,把《菜九段集2017卷》的内容充实了若干进去,虽然较前更好,但作为单独的书还是太投机取巧了。只是不管它算还是不算专门写作,能与其他拙作集中在一个狭小时段面世,凑成个四书,亦是时也命也。

基于这样的考量,在这几天的小欣喜中,也酝酿要把这四个大叔大爷打包面市,作为整体在网络上推介一下,延续菜九的拉风习性。具体方法是,将各书的序跋目录按出版的先后顺序推介一下。正式面市时间:《拷古笔记——淮阴侯韩信历史真相大揭秘》2017.11,《菜九段集2017卷》2018.1《高祖本纪合注》与《刘邦解码》均为2018.5。

曾经一度,菜九段每每感慨2009年的巅峰状态早已不在,而田秉锷先生对此有不同看法。在《菜九段集(2017卷)》田序里,田老师以为,菜九“09后”的逐年积累,逐年酝酿,超越了菜九“阶段满足”的“09巅峰”。确实,现在的四书给菜九带来的欢欣鼓舞程度,与“09巅峰”相仿佛,这也印证了田老师所言不虚。莫非菜九到了花甲之年,又恢复了若干功力,还有可能再铸辉煌?还真难说。菜九是有使命感宿命感的,真有重大机会出现在面前,是会不要命的。所以真能如田老师所说能重拾雄风,菜九没准真能再拉几个四叔出来呢。

生命中有田老师这样的贵人,真好。

菜九段2018.5.20

半年大捷志喜

从2017光棍节11.11《拷古笔记——淮阴侯韩信历史真相大揭秘》面市,到今天2018.5.11拿到《走进汉高祖》之《高祖本纪合注》《刘邦解码》,整整半年时间,菜九居然出了四本书,厚度几达七厘米。我靠,太疯狂了,著作等身不是梦啊。难怪菜九段先生要跳舞要放炮,太他妈的可喜可贺了。

但是且慢,除了年度文集《菜九段集2017卷》属于这个期间的新作,其余都是积压在手里的陈货。《拷古笔记——淮阴侯韩信历史真相大揭秘》,完稿于2015年,《高祖本纪合注》《刘邦解码》基本收工于2013年,其中《刘邦解码》原来叫《刘邦密码》,不是专门写作,只是将同内涵相关私货连缀一处,更名后,把《菜九段集2017卷》的内容充实了若干进去,虽然较前更好,但作为单独的书还是太投机取巧了。

为什么不写一本出一本呢?还不是让钱给闹的。

不是出不起那个钱,而是不甘心出那个钱。

《淮阴侯列传考察报告》,怎么样也是观点考证双佳之作,弄到不出资就不好办,确实有心理障碍。因生病差点送了命,也想开了,不就是钱嘛,好大事啊,坚决不留遗憾。于是乎上市。

《菜九段集2017卷》原本也就想在网上发发算了,后来以纪念退休的理由克服了心理障碍,斥资印刷。

《高祖本纪合注》也是标志性的成果,原来计划与《刘邦密码》一起作为刘邦文化节的文化丛书由公家出资印行。因其代表了菜九的长期用功,久等官方无果,都豁出去准备2018自费印制了,好在官方及时雨下了。其实即使完全自己出资,加上前两个,也就六七万元。菜九多六七万少六七万,没什么差别,有三本书就不一样了。起码比有六七万强太多太多。有六七万的人可多拉,有三本书的人则少之又少。何况还没出到六七万,何况还不止三本。何况以菜九的敝帚自珍见识,已经出资及准备出资的三本书,个个都像可以传世的美人胚子,出点钱很值当喔。

元芳,你怎么看呢?

菜九段2018.5.11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18 10:25
中国人最不认真——千古忽悠鸿门宴

菜九段

老共**人菜九段有言: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中国人就最不讲认真。

一般来说,只要给出一个说法,中国人往往就认了这个说法而不去较真。所以伟大领袖说得好,中国的事常常是挂起来,不行的话,可以挂个一万年嘛。(此话是针对罗瑞卿事件而发)但伟大领袖又说了,一万年太久。那么,中国的事老是这样挂着,也总不是个事。如果像菜九一样,不轻易认可现行说法,而想较个真,就可能发现事情并不像人们以前认定的那样。于是那些本可挂上万把年的事,或者也挂不下去了。

有一天刘三正在路上走着,突然闪出个持刀大汉,让刘三交出钱来,否则就要他的命。刘三情知不敌,就乖巧地将钱包交出去了。日后,刘三又带警察将劫匪绳之以法。这件事到了让我们的专家教授中学老师大人评论时,多半就会众口一词地笑话这个劫匪留下了后患,当时一刀把刘三干掉,钱不就都是你的了吗,后面不就什么都不会发生了吗。各位看官可能会说啦,菜九把我们的专家教授中学老师大人当**啊。菜九当然没狂妄到如此地步,他们当然不是**,不过有时有点拎不清倒是真的。比如鸿门宴这件事,与上述情况就很相似,但那个劫匪一样的项羽不是让他们嘲笑了几百几千年吗。鸿门宴的结果难道不就是项羽拿到了钱,刘邦保住了命吗。到了我们的专家教授中学老师大人嘴里就是项羽缺乏政治远见,一味沽名钓誉,同理,在我们的专家教授中学老师大人的眼里,被抢了钱的刘三显然占了大便宜,而抢了钱的劫匪却是缚手缚脚吃了大亏。看来,我们的专家教授中学老师大人们要么是范增的同党,要么就是拿了范增的钱,否则怎么非要教唆项羽把刘邦干掉不可呢。也许是人性之一的强人所难在这里起作用了。本来人家只是想抢钱,可那些不相干的专家教授中学老师大人非要人家去杀人。还一个劲地提醒劫匪,你不把他干掉,你抢到手的钱可能会保不住。作为斗争对峙中的弱势一方,我们总难免会碰到劫匪,到了这个时候,我们就要感谢那些个劫匪幸亏不是什么专家教授中学老师大人调教出来的好学生,如果劫匪们都听了大人们的教诲,既要钱也要命,岂不糟糕之极。



鸿门宴是刘项斗争的一个眼,其包含的变数最多,根本没有预伏下日后胜利者的胜机,刘邦从一个最风光的战胜者,变成了仅仅保住命的失意者,又在什么地方占到便宜了。他又何尝能像阿Q一样,钱被抢了还要自我陶醉一番呢。大概那些专家教授老师大人可以陶醉,反正刘邦和我们这些被抢劫的菜鸟肯定陶醉不了。



鸿门宴其实真不适合作课文来教学,如果象菜九这样简化为抢劫说,就没什么可讲了。但真要从前前后后盘根错节的背景上讲,显然也不是课堂上讲得了的。而且这个前前后后盘根错节的背景,专家教授老师大人们从来就没搞清楚过,却以其昏昏,使人昭昭,还自鸣得意。菜九倒是比大人们清楚一点,但也不想细说,因为他们听不进去。早年菜九作《千古谁识鸿门宴》,就被一些教师骂得狗血喷头。原因很简单,不是菜九说得一点不靠谱,无非是跟他们不一样,当然啰,仅凭这一点也确实就该骂。试想,我们的专家教授中学老师大人或者几十年一贯,或者辛辛苦苦备了半天课,正准备云里雾里、唾沫横飞在课堂上神侃,误己误人并快乐着,给菜九一搅和,就索然无味了。因此上,菜九被骂得狗血喷头不亦宜乎。菜九为什么与大人们的见解相左呢,这还是要看鸿门宴的事实。简单地说吧,鸿门宴之后项王、范增不让刘邦王关中,还“又恶负约,恐诸侯叛之”呢,又如何能一杀了之呢。显然,诸侯叛之是一个很大的可能性,杀刘邦只会增大这种可能性。从结果上看,鸿门宴之后,项羽既负了约,又风风光光地主持了分封,显然他是鸿门宴的大赢家。鸿门宴上如果不是项羽,而是我们那些专家教授老师大人掌握局面,肯定先杀了刘邦,至于诸侯叛之,分封不了,大人们根本不予考虑,留给项羽考虑可也。于是乎,燕雀安知鸿鹄志,水平的高下,一下子就分出来了。但项羽水平高又有什么用呢,留下了隐患,最后不还是死在刘邦手上了吗。人生哪能步步算到呢?总不能早知百岁死,不如不出生吧。世局如人生,也是走一步看一步。因此项羽在鸿门宴的处理上根本没错,他又不是神仙,怎么知道后事。我们的专家教授中学老师大人们也不是神仙,但他们知道后事。只是从结局上立论,也没有什么高明可言。

菜九可能对我们的专家教授中学老师大人刻薄了一点,这是因为菜鸟也有好生之德,刻薄刻薄无非是想让此类误人之说早日休矣,以便从劫匪大人的刀下活更多的人。至于拂了我们的专家教授中学老师大人的意,大人们人多势众,一人一个口水就足以淹死菜九,不在考虑也。孔夫子不是说过,虽千万人吾往矣。菜九自忖对鸿门宴知道的多一点,只好领着孔夫子的教诲,凭着对司马迁的忠诚,冒着大人们的口水前进。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9818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