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6244个阅读者,2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2-2 14:28

黑龙江之春 散文43 顺 延[原创]   



HLJSWCD 发表在 荷韵轻香|散文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5-1.html


  黑龙江之春 散文43
  顺 延

  春,无声无息地来到了刚刚经历了严寒酷冬的黑龙江大地,虽然它来的有些晚,但它毕竟还是到来了,大地开始复苏。
  此时的南方,早已是姹紫嫣红,草飞柳长,生机勃勃一片。水墨的江南四月,春意盎然,微风拂面,沐浴着和煦的阳光下的人们也都焕发了青春,喜迎春回大地。
  而此时的北方还是春寒料峭,黑龙江的春天要比南方晚几个月,尽管如此,春天还是无可阻挡地到来了。此时,田地里、山坡上冰雪消融,青草初绽,性急的草芽早已钻出了肥腴的黑土,享受着阳光的滋润。远处的群山连绵起伏,逐渐开始变绿。而不惧严寒的达子香,粉嘟嘟的,早就这一片,那一簇,连成一片,点缀着陡峭的山崖坡角。南山坡上的各种树木也在不声不响地爆出新的枝条,长出了像小草一样的嫩芽。江边、河沟旁早已迫不及待地抽出嫩叶的柳树,垂着的柳丝,如同瀑布一般下泄;那嫩黄色的小叶片,就像在线上系的花瓣儿,随风摇曳。
  随着春天脚步的走近,春天的气息越发浓郁,大地出现了一片盎然生机。伴着时间的推移,春天显示出它多彩的一面,到处是五彩缤纷:太阳是红灿灿的,天空是湛蓝的,树梢是嫩绿的。即使是春雨都是那样的柔美,有时候连绵的春雨淅淅沥沥会下上好大一阵,雨点轻轻地滋润着大地,抚摸着大地,呼唤着大地,它们在轻声吟唱春天的到来。院子里的山梨树的白花开得正艳,远远地可以闻到淡淡的花香味,今年准又是个丰收年。
  丝丝南风,吹来了南归的鸟儿,晴朗的天空中鸟儿也在鸣唱,清脆悦耳的布谷鸟大老早就在人们头上“布谷”“布谷”响个不停,远处还不时传来山谷的回响,此起彼伏。布谷鸟的叫声也唤来了播种的农民,猫冬、蛰伏了一个大冬天的农民也都在田地里忙活,他们深谙“一年之计在于春”道理,要想在秋天获得丰收,就必须付出勤劳和汗水,唯有这样,才能够谱写出生活的新篇章。
  这时候天空的情景是非常壮观的,延绵不断的大雁,一群接着一群从头顶掠过,我知道它们从温暖的南方,飞向遥远的西伯利亚,这里是它们长途迁徙的必经之地。我非常喜欢这个场面,那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我总爱一个人置身躺在田地里柴草堆上,晒着温暖的阳光,仰望头顶不断飞过的大雁,一看就是老半天。大雁是群居动物,它们飞行的速度很快,每小时达80--90公里。雁群的飞行,往往是排成“一”或是“人”字形。老乡告诉我,这叫“雁字”,因行列整齐划一,又称之为“雁阵”。一般来说,大雁的飞行路线是笔直的,它们很有形,有条不紊,前后相接,边飞边不断引吭高歌,那“嘎嘎”的鸣叫,震人心扉,催人奋进。
  对于居住在黑龙江畔的人来说,标志着春天来到这里,还有一场重头戏,就是“开江”。5月份的北国边陲,东南风劲吹,经常吹得人睁不开眼睛,尘土满天爆扬,哗啦啦洒得人满身皆是。尽管南方内地早已是暮春,而春天的气息才刚刚吹到这里。冰封千里的黑龙江早已支离破碎,江水像冲出樊笼一般,夹杂着浮冰一泻千里,轰隆隆的冰块撞击声和着江水的咆哮声连日不断。人站在江边很远的地方,便可以感受到一股寒冷刺骨凉意袭来,那是冰块融化导致温度急剧下降所致。要知道,每年的4月末或5月初,黑龙江的江面上就会传来像大片房屋倒塌的“咔咔”响声,随着巨响,江面炸开一道道裂缝,接着传来了冰缝中江水流淌的声音,江面“咔咔”地响个不停,上游流来的冰排,犹如脱缰奔驰的野马以,排山倒海之势,互相撞击着,发出巨大的声响。
  这里的“开江”,素有“文开”和“武开”之分,“文开”江多是由于环境温度缓慢的上升,江冰在融化过程中,冰水和水流的作用下逐渐出现连续的流动明水,于是,江面上不会出现大面积的冰排,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是“文开”江了。而“武开”江就不同了,当黑龙江流域出现持续大面积温度骤然升高,造成大量的融水流入江中,它使得封冰底层的流水量增加,导致水位上涨。这时候,在冰层上部融水也会增加,冰层在表层融化加剧和江水浮力的双重作用下,冰层发生破裂,形成冰排,这些冰排在江中心水流的作用下,推向下游和岸边,这也是最危险的时刻,巨大的冰压力会对两岸和江堤造成伤害,甚至出现涝灾。
  所以说,当“武开”江时,黑龙江是非常壮观的,平坦无垠的江面上会突然耸起千万座冰的“巨石”,紧接着是互相撞击、撕咬、滚动、倾轧、怒吼、咆哮;江涛卷起硕大的冰排抛向空中,摔向岸边。河床上挤满了奇形怪状,千姿百态的大小冰排。“武开”的脚步来得匆忙,大冰排把跑的稍慢些的小冰排撞击推上岸边。有的跃上前者的脊背,如同叠罗汉,耸起一座座令人生畏的冰山。有的小冰块经不起强者的冲撞挤压,哗啦啦,顷刻之间化作冰凌和碎末。看着那气势磅礴的冰排一路劈风斩浪,犹如脱缰野马的壮观场面,令观江者无不摄魂夺魄,胆战心惊。
  冰消雪融,江开水流,黑龙江真正的春天来到了。
  清晨,当我们拉开窗帘,推开窗户,一阵阵微风吹来,是何等的惬意。伴随着迎面而来的春风,是一阵阵清新、幽香、淡雅的泥土芳香气息,久违了,生机勃勃的黑龙江春天,我们盼望你的到来,春天,是如此的美妙,令人心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6 11:57
关注一下!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8 22:23
“开江”,素有“文开”和“武开”之分。

令人耳目一新。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8574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