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8464个阅读者,9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2-6 15:30

对我而言,温柔的他 作者:我是素素



Nicole俊豪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第1章 男人的需求

  A市,桑城。
  气象台早已发布了暴雨橙色预警,天,黑沉沉的压在城市的上空,强劲有力的风夹着寒冷的雨丝穿街而过,人们纷纷紧闭上了门窗,做好了躲避这场大暴雨的准备……
  右街转角处的小巷子里,却还停着一辆豪车,即便是透过越来越朦胧的雨幕,依然能看清那张扬的红色车身,以及,坐在敞开的车门边穿着改良过的深V超短学生裙的妖媚女人。
  而车旁的地上,还跌坐着一个女人,她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刺激,清瘦的身体在狂风冷雨中微微颤抖着。
  与车上的女人相比,她显得过于素净,一件宽大的格子衬衣配一条高腰的牛仔裤,脚上随便套了一双黑白运动鞋,原本黑亮柔顺的发也仅用最简单的黑色皮筋于头上绑了马尾……
  车上的男人下了车,外表倒是颇为俊朗帅气,只是身上的衣服实在有些凌乱,他一边将衬衣上的扣子扣好,一边面无表情的对地上的女人说:“晚瑜,既然你都看见了,那我们就分手吧!”
  地上的女人这才挣扎着站了起来,她抬起头,那双清澈透亮的眼里盈满了泪水,她强忍着没有让它流下来,只望着男人,语气很是受伤的质问:“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她是慕晚瑜,是C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耀眼明珠,如果不是真的很爱很爱这个叫做江以峰的男人,她也不会在父母明确反对她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之后,还偷了户口本不远万里跑来这桑城。
  她带着和这个男人结婚的心愿而来,可眼见到的却是他和自己闺蜜甄美美的肮脏破事……他们甚至都来不及找间像样的宾馆吗?就在这随时都可能有人经过的街巷里激烈苟且……
  斜着眼睛瞟了一眼慕晚瑜,甄美美下了车,尖细的高跟鞋踩在慕晚瑜的面前:“我来告诉你为什么。”
  她伸出手指,指向慕晚瑜,脸上满是鄙夷:“慕晚瑜,你好好的瞧瞧你自己,从我们上大学的时候直到现在,你都是这么一副素面朝天的模样,衣服保守的恨不得将头发丝儿都包起来……你想装圣女,我不拦着你,可你也别怪我抢了你的男人,如果不是我也会是别人,好歹我们是好朋友,肥水不流外人田,我……”
  “行了!”江以峰打断了甄美美的话,语气淡淡的说:“晚瑜,这件事是我对不起你,你要多少钱,说个数吧!”
  “什么?钱?你……”慕晚瑜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江以峰:“你以为,我和你在一起,是为了钱?”
  她根本就不缺钱好吗?!
  安以峰皱起了眉头:“难道不是吗?”
  他早有和慕晚瑜分手的念头,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当然有女爱男欢的需求,可慕晚瑜却极其的死板传统,别说是和他躺一张床,就是连牵牵手,都有些排斥!
  他也是快憋坏了,才会身陷甄美美的温柔陷阱……而在享受过了甄美美的诸多花样后,他与慕晚瑜分手的念头就更加的坚定了!
  甄美美说的对,这年头,哪有纯的像朵白莲花的女人呢,慕晚瑜分明就是不够喜欢他!
  如果不是为了钱,她为什么就不能偶尔穿一回裙子,展示一下她的好身材?她为什么就不能也抹点粉描个眉,妩媚动人一点?她为什么不能在他有所需求的时候,热情的投进他的怀抱?
  当一个人已经厌倦了另一个人的时候,总是会千方百计的为自己找借口,而吹毛求疵找对方的过错……
  听了江以峰的话,慕晚瑜当然想要分辨,然而还没等她开口,甄美美却抢先快速的说:“慕晚瑜,别装了,你想要多少钱就直接说吧!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当初以峰追求你的时候,你就调查过他的家世背景,如果不是知道他是江氏集团的继承者,你恐怕也不会答应和他交往……其实你根本不喜欢以峰,不然你们交往了七年,你怎么会连初吻都舍不得给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7 13:29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7 14:58
第2章 无耻的抹黑
稍稍停顿了一下,甄美美又抛下一颗重磅炸弹:“如果你非要嘴硬,说不是为了以峰的钱,那就和平分手吧,别再纠缠以峰了,以峰现在喜欢的人是我,而且我的肚子里,也已经有了以峰的骨肉,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
甄美美将手放在肚腹上,左右抚摸了两下,挑起的眼里溢满了得意……
这个女人,她的柔善,她的仁义,她对情感的洁癖……她所有的弱点,她都掌控的一清二楚,她敢抢她的男人,就早已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比预想中的快了些,她还没来得及做好所有的事情,但是也差不多了!
她,可以毫不犹豫的向这个女人摊牌了!
慕晚瑜紧紧的咬住了自己的唇,她盯着甄美美涂着鲜红色指甲油的手,她觉得这红色就像是她的心头血,正从被撕开的伤口汨汨往外流!
她曾经以为甄美美是她一辈子的好妞蜜,她和她从上初中的时候就是朋友,初中,高中,大学……十多年了,她信任甄美美,甚至超过了信任自己,却是今天才知道,甄美美竟然是这般看待她的!
竟说她是在装纯?
她不喜欢浓妆艳抹错了?
她拒绝婚前的亲密行为有罪了?
更让人气愤难忍的是,甄美美明明知道当初调查江以峰身份的人是她的父亲,更知道她的身份……
可她甄美美都怀上江以峰的种了,却还能站在这里理直气壮的抹黑她?
肥水不流外人田?
人,可以这么自私,这么无耻吗?
她攥紧了拳头,生生的将眼里的泪水逼了回去,许久许久,终于咬着牙,说出这么一句话来:“所以,是我慕晚瑜阻碍了你们,是吗?”
她的话音刚落,甄美美张嘴就说:“当然,如果不是因为顾念着你,我和以峰也不用这么偷偷摸摸的……”
显然,甄美美把江以峰不带她回家住的过错又扣在了慕晚瑜的头上。
事实上,她心里清楚的很,江以峰喜欢的不过是她的身体,如果不是因为她耍了个心眼,怀上了孩子,江以峰绝对不可能娶她,最多给她足够用的钱,将她养在外面。
可她甄美美费了这么大的功夫,怎么会甘心只当江以峰外面的女人?
她有身材有美貌有才华,哪一点比慕晚瑜差了?可凭什么慕晚瑜就能拥有美好的家庭,无忧无虑的生活,以及,江以峰这么家世显赫的男朋友?
她靠近慕晚瑜,讨好慕晚瑜,骗的慕晚瑜的信任,不过就是为了给自己铺路!所以,大学毕业后,她便毫不犹豫的将简历投到了江氏集团……而慕晚瑜知道后,竟然还亲自拜托江以峰多多关照她,真是个傻B!
现在,她终于如愿以偿的从慕晚瑜的身边将江以峰抢走了,虽然,她知道江以峰的心中仍然还有慕晚瑜的位置,但她相信,只要她和江以峰结婚了,成为江氏集团的少夫人,以她的手段,她绝对会让江以峰彻底的忘了慕晚瑜!
“是吗?”慕晚瑜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顾念?她竟说还顾念着她?就是这么顾念的?可笑!
她看了一眼甄美美,又看一眼江以峰,脸上的伤痛渐渐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是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冷静和冷漠。
“所以,你们是希望我赶紧的滚蛋,好腾出地儿来,让你们继续媾和?”她语气一转,带着丝丝嘲讽。
江以峰一愣,随即有些恼怒:“慕晚瑜,你说这话也太难听了!”他和慕晚瑜交往了这么久,从来不知道慕晚瑜也会说出这种伤人的话来,她一直是有着良好教养的女孩,就连说话都是轻声细语的……
难道,以前的她,果真都是装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8 16:29
第3章 越渣的男人越会犯贱
“你恼什么?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难道是我眼瞎了认错人了,站在我面前的你们,不是我的男朋友和我的好妞蜜?难道刚才这车子的剧烈摇晃只是因为你们在车里纯聊天?难道这空气里令人恶心的味道仅仅是因为这个城市的空气质量不佳?”
抛出了这一连串的反问,慕晚瑜表现的越发的镇定,即便是,她心痛的就快要无法呼吸了。
这话,像一盆冰冷的水,泼在了江以峰的心上,他无言以对,他看着慕晚瑜,只觉得有些陌生了,而这陌生的感觉却又让他有些动摇了。
没想到七年的时间,他竟还没能完全的了解慕晚瑜,慕晚瑜现在分明是在嘲讽他,可他竟觉得她身上多了一种说不出来的美?
或许……如果……慕晚瑜能大度一些,不介意今天发生的事情,他与慕晚瑜、甄美美还能和谐相处?
越渣的男人越是会犯贱,当江以峰对慕晚瑜又有了一丝新奇后,他竟然冒出了这么无耻的想法!
慕晚瑜的反问也让甄美美有些心虚了,毕竟她还是C市的人,不可能一辈子不回去,如果慕晚瑜记恨上了她,想要对她或者她的家人做点什么,是轻而易举的……
“晚瑜,你别这样说,你以前对我那么好,我也不想伤害你的,可是我没有办法,我和以峰是……真心相爱的!”甄美美这话说到后面,几乎就听不见声音了,显然是没有什么底气。
慕晚瑜冷笑的一声,真心相爱?真是可笑!
如果连他们这种毫无廉耻的背叛都能称得上是爱情,那么爱情的世界得肮脏成什么样子?!
甄美美竟还知道她以前对她有多好?如果真的是顾念她的好,又哪里会爬上她男人的床?在她最猝不及防的时候,给了她如此残忍的打击?
剜心割肉也不过如此!
“好,我成全你们!”就在江以峰和甄美美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话的时候,慕晚瑜却吐出了这么几个字,她一字一顿,吐字清晰,一点也不像是在说假话。
甄美美脸上一喜:“是真的吗?晚瑜,你真的肯放手吗?”
意识到自己的表现过于欢喜了,甄美美又赶紧收起了笑容,小心翼翼的加问一句:“你真的……不恨我……我们吗?”
她以为自己算的上是最了解慕晚瑜的人了,她见证了慕晚瑜与江以峰的点点滴滴,知道慕晚瑜对江以峰的爱有多深!
慕晚瑜怎么可能会一点都不怨恨她呢?她不相信。
“我为什么要恨你……你们?”慕晚瑜勾起嘴角,学着甄美美的语气。
她确实不恨,从小她的父母就教育她,不管身处怎样的坏境中,面对多么不堪的事情,都不要去怨恨,一旦怨恨,伤害的最深的还是自己。
所以,她不恨,只是愤怒,而良好的修养使得她将这份愤怒也都强压了下去。
“那你还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吗?”甄美美又问。
慕晚瑜愣了一下,只觉得胃里面的恶心感觉再次上涌……她没有想到,甄美美竟还有脸提起那个约定。
大学毕业的前夕,她是曾和甄美美约定,不管是谁先嫁人,另一个人都要去当伴娘。
可现在甄美美要嫁的是她慕晚瑜的男人呢!
不,从此刻开始,江以峰不再是她慕晚瑜的男人,背着她偷腥的男人,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四五六七,这样的男人,要来何用?留着给自己找罪受吗?
而甄美美想要,还故意这样的激她……
“我的手机号码没换,将你们的婚礼日期和地点用短信发到我的手机上,我会去的!”
扔下一句冷冰冰的话,慕晚瑜抓起了自己的行李箱……可能再多待一秒钟,她就要忍不住将拳头招呼到这对狗都不如的男女身上!
转过身,她头也不回的冒雨而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9 09:59
第4章 美食安慰
慕晚瑜刚刚走出小巷,瓢泼般的大雨便下来了,她站在路边,不停的招手,可出租车不是已经满载,就是司机赶着回家,不肯载人。
有一辆车甚至直接从她身边疾驰而过,溅得她一身的脏水!
借着不断顺着脸颊往下滚的雨珠,她终究还是忍不住落泪了,反正谁也分不清她的脸上是雨水还是泪水。
狂风中,雨水斜泼,早已被淋透的慕晚瑜根本站不稳,她索性将箱子放倒,自己坐在了上面。
淋淋也好!就让这雨彻底浇灭她对江以峰的爱意……她的身体冰冷僵硬,她的心支离破碎,她伸出双手,环抱住了自己……
不知过了多久,当慕晚瑜哭累了的时候,才发现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
她抬起了头,泪水迷离中看见一张朦胧的脸。
原来,雨,依然在下着,是有人,为她撑起了一把伞!
他很高大,往她面前一站,就挡住了所有的风和雨。
“叫什么名字?”男人开口,声线充满了磁性,落在慕晚瑜的耳中,只觉得很是动听。
“慕晚瑜。”她思绪混乱,条件反射般答了话。
“多大了?”
“二十六。”
“嗯,很好!……饿了吗?”
什么?慕晚瑜恍惚着,这个人是谁?他为什么站在她面前?像是在关心她?可他不是应该先问她冷不冷?或者问她为什么坐在这里吗?
但其实,她也确实饿了,她昨天离家出走,直接买了机票来桑城,飞机餐不好吃,她一口也没动,下了飞机后又惦记着先给江以峰买份礼物,走了两条街,却意外的瞧见江以峰的车从她的面前开过,她小跑着跟上,就撞上了那么不堪入目的一幕……
“饿……”思绪模糊中,她还是如实答了一声。
“跟我走!”男人伸出手,直接抓住慕晚瑜的右手大臂,将她拉起来,圈进了自己怀里……
他的动作流畅且自然,似乎对于他是男人,而慕晚瑜是女人,还是陌生的男人和女人,一点都不必在意。
这样的肢体接触,让慕晚瑜终于感受到些许暖意,她有些茫然,竟没有拒绝男人……
车里开了空调,温热的风吹到后排,慕晚瑜才反应过来,忙拉开了自己和男人之间的距离,她也才意识到自己这一身雨水加泥水的,已经将男人的车弄湿弄脏了!
眼里的雾气散去之后,她认出这车里的座椅垫和脚下的毯子都是国际知名的奢侈品牌,貌似得六位数以上才能买得下来,而且还是限量版的。
她顿时有些拘束了起来,随便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她小心翼翼的说:“这位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我……”
当她的视线投到男人的脸上,话,戛然而止。
好帅啊!
她的脑海里回荡着这三个字,心跳也猛的慢了半拍。
男人穿着一身纯手工的黑色西装,即便是坐着,身上也难见到几条褶皱。他随意的将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手指修长白皙,指节分明,比钢琴家的手更加的好看。
而那张脸,则仿佛是经过最优秀的雕刻家精心雕琢,线条清晰,鼻梁高挺,眉目分明,就连嘴角微微勾起的弧度都恰到好处!
江以峰也帅,但那不过是外表的俊朗,而面前的这个男人,却似乎连骨子里都透着成熟刚毅的贵气,他就像是个王者,仅仅是坐在这里,那强大的气场就使得人不自觉的想要臣服于他!
片刻之后,男人开口:“看够了吗?看够了,就想想要吃什么,西餐?中餐?”
慕晚瑜有些发窘,忙收回自己的视线,答:“中餐。”
“好!”男人点头,又对前面的司机说:“老李,去香怡园!”
司机恭恭敬敬的回话:“是,盛总!”
两个小时后。
吃的饱饱了的慕晚瑜抽出一张餐巾纸擦了擦嘴巴,然后红着脸对坐在她对面的男人说:“盛……盛总,谢谢你请我吃饭。”
她有些犹豫的咬了一下红唇,还是鼓起勇气将心底的疑问问出了声:“可是我有一个问题想请问盛总。”
男人将身体往后靠了靠,右手抬起,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慕晚瑜接着说:“盛总好心帮助了我,我很感激,可为什么盛总不是先送我去服装店买一身干净的衣服换下,却先请我吃饭呢?”
她也是来到了这里才知道,这香怡园,是桑城最有名的中餐食府,这么高档的地方,她却一身狼狈的进来,实在是有些尴尬。
从他们进来开始,直到现在,投到他们这桌的目光是越来越多,议论也一直没有停止过……
她倒并不是很在乎别人怎么看,但毕竟是这个男人将她带来的,他难道就不会觉得有损颜面吗?
男人又勾了勾嘴角,好心情的解释了两句:“任风吹雨淋的女人,换上干净漂亮的衣服并不会让你的心情愉悦一些,而美食可以做到!”
所以,他是为了安慰她?
慕晚瑜的心有丝丝的感动。
只是,这感动才延续了几秒钟,她就听到男人说:“还有……我只是带你来吃饭,并没有说请你吃饭,这饭钱,你得自己付清,哦,还有,我载你来的车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11 09:59
第5章 把户口本卖了
“啊?”慕晚瑜的脑子顿时卡顿,她……没有听错吧?她以为这个男人是在帮她,可难道他只是在开着私家车载客赚钱?
可,有人请着专职司机开着豪车载客赚钱的吗?而且还带她来这么高档的地方吃饭,总不至于是因为来这里吃饭他可以拿回扣吧?
瞧着慕晚瑜吃惊的模样,男人的心情变的更好,他伸手将刚才服务员放在他面前的账单拿起来,递给了慕晚瑜:“你先去付了饭前吧,我看了一下,不算贵,一共是三万八千九百六十块。”
“什么?三万……”慕晚瑜瞪圆了眼睛。
这要是在平时,三万多块钱她完全付得起,可这一次她是离家出走的,银行卡肯定被父亲冻结了,而她身上的现金还不到两千块。
这么一想,她就羞红了脸,极其不好意思的望向男人:“对……对不起,我没有……没有那么多的钱,我……只有不到两千块钱,你……你能不能先借我一些钱,我把身份证押在你这里,你把电话号码留给我,等我工作赚钱了马上就联系你,把借你的钱和该给你的车费一起还给你?”
他都这样说了,她当然不好赖账,可她眼下的情况,还真是让她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她能想到的变通的办法,也只有这个了。
真是太难为情了……
她不敢直视他,悄悄的看他一眼,又迅速的垂下了眼皮。
男人如雕像一般坐在那里,稳稳的,面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她的心更忐忑了……
沉默了一阵,男人才望向慕晚瑜,他当然知道她没有足够多的钱,否则她也不会冒雨打车,她的身后可就是五星级的大酒店呢,他猜想她当时肯定是想找个经济实惠些的地方去住……
但他故意冷了脸色,语气严肃的说:“当然不行!我要你的身份证干什么?”他稍稍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没有身份证,谁给你工作?没有工作,赚不了钱,你拿什么还我?”
“我……”慕晚瑜噎住了,诚然,男人的话很有道理。
“那……”她更加的手足无措,甚至于整张脸都辣辣的烧了起来。
“除了身份证,你还有什么?”男人又问。他倒是很期待,她会说出什么?
“户口本!”慕晚瑜脱口而出。
这话音刚落,她再次窘迫的低下了头,押户口本和押身份证好像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意外的是,男人听到这样的回答,却重新勾起了嘴角的笑意:“嗯?户口本?这倒是个好东西……”这种东西也好说出来?这小东西,真是有趣极了!
他坐正了身体:“好!就户口本吧!我同意借钱给你,不过,我不接受户口本抵押,只接受买卖!”
“买卖?”慕晚瑜更加的难以理解,这世上可以买卖的东西确实很多,可户口本却是怎么个卖法?
“是!买卖!”男人解释:“你将户口本卖给我,允许我拿着它做任何我想做又可以做的事情……当然,我可以承诺不去做违背法律或者道德的事情。”
“这……”慕晚瑜有些犹豫,她实在不知道男人为何会对她的户口本感兴趣,毕竟他是连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人,都说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可,如果她不肯“卖”户口本,今天又该怎么走出这香怡园呢?
咬了咬牙,她点头:“好!”说着,便从包包里拿出了户口放在男人的面前。
男人伸出一根手指,随意的翻了翻了,当他瞧见户主的名字时,眼里迅速的闪过一道谁也没察觉到的锐利精光……
随后,他将慕晚瑜的户口本拿起来,放进了自己西装里侧的口袋里,嘴角再次往上勾起,露出更有深意的笑:“现在,跟我走吧!”
“走?去哪儿?”慕晚瑜突然就有些不安了,她怎么觉得这男人的笑有些……邪魅?
男人吐字清晰:“去行使我的权利!”
慕晚瑜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男人竟然将她带到了民政局。
当她透过车窗看见大楼门口的牌匾上,那赫赫醒目的“桑城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几个大字时,她的嘴张开的能塞下去一个煮熟的鸡蛋!
“我们为什么来这里?”她这样问出了声来。
“结婚。”男人的回话言简意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11 15:52
第6章
他们上了头条
事实上,他的话一直不多,但,每一次开口,都让人意想不到。
“为什么要结婚?”慕晚瑜只能再问。
男人嘴角上扬:“因为你将户口本卖给了我,而我,刚好缺一个妻子,这户口本正好用得上。”这是他刚刚想到的,这么有趣的小东西,如果错过了,想来是种遗憾,而且,他这次回桑城,就是要对付那些人的,有了这小东西,兴许还能助他一臂之力!
“为什么……”慕晚瑜还想继续追问。
男人打断慕晚瑜的话,语出惊人:“慕晚瑜小姐,江以峰与甄美美背叛了你,伤害了你,难道你就不想‘报答报答’他们吗?”
慕晚瑜的脸色猛地沉了下去:“你认识江以峰?”
男人:“认识!桑城地产大亨江冀南的爱子,江氏集团未来的继承人。”
慕晚瑜:“你是怎么知道江以峰和甄美美背叛了我的事情的?”
她这语气越来越像是在质问,然而男人并不介意,他耐心的解释道:“首先,我看见你追着江以峰的车跑,也刚好看见江以峰的车上有个俗不可耐的女人……
其次,你从那条小巷出来时,江以峰并没有追出来……
并且,就在我们坐在香怡园享受美食的时候,江家宣布了江以峰即将于两个月后大婚的讯息,新娘,甄美美。”
男人将手机拿给慕晚瑜看:“这消息不到十分钟就点爆了话题,现在已经上头条了!”
慕晚瑜的心又是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他们,就这么迫不及待吗?
她拿过男人的手机,果真,上面铺天盖地的新闻都是江以峰与甄美美的婚讯!
她忍不住再多滑动了几下看看。
甄美美竟说她和江以峰真心相爱了七年,并还详细的介绍了她和江以峰的恋爱经过……那分明是她慕晚瑜与江以峰的恋爱经过!甄美美却如此不知羞耻的盗用了?
更令人气愤填膺的是,甄美美晒出了与她的合影,并附加了一段文字说明[和妞蜜慕晚瑜的欢乐时光。ps:没错,晚瑜就是以峰的前女友,但是他们早就分手了,因为晚瑜身体上有些……呵呵,不管怎么说,这样的结局对我们都是最好的,告别错的才能和对的相逢……晚瑜还将是我和以峰婚礼上的伴娘哦,晚瑜单纯贤惠,如哪位单身男士对晚瑜有意,可私聊我要联系方式哦,嘻嘻。]
慕晚瑜脸上的表情从隐痛变成了气愤,她抓着手机的手指指节甚至有些微微的泛白了。
从她发现江以峰与甄美美的背叛开始直到现在,不到三个小时,他们就完成了拍合照、编造故事、更新微博微信、召开新闻发布会等这一系列的事情,真是不得不佩服他们的“效率”!
什么叫做告别错的才能和对的相逢?
什么叫做是因为她慕晚瑜的身体……这简直就是在明着宣告是因为她慕晚瑜身体有毛病?什么毛病?她自己怎么不知道?!
说她单纯?只怕是更想说她傻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23 14:08
第7章 这就是个套
“你生气了?生气没关系,可别将我的手机捏坏了,”男人好听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我这手机是私人定制版的,六位数。”
慕晚瑜一惊,忙把手机塞回给了男人。
男人又说:“现在,你是不是可以考虑考虑和我结婚了?我的条件还算不错,有车有房还有貌。”
他突然倾身过来,几乎是贴着慕晚瑜的耳朵,低哑了声音说:“当然,如果你还有些别的爱好,我是指夜里的……我也是可以完全的满足你的……”
慕晚瑜的脸又是一阵发烫,她将脸偏向车窗,尽可能的保持镇定:“所以,你载我去吃饭,就是给我设了个套,而我,却傻不拉几的钻进来了?”
男人愣了一下,接着说:“你可以这么想,但我可并没有逼你,一切都是你自己选择的,不过,如果你反悔了……”
事实上,他对她的兴趣,并不是从机场才开始,而在早在飞机上。
为了怀念某些永不能忘怀的人和事,这一次回桑城,他选择了经济舱,且刚刚好就坐在慕晚瑜旁边的位置上。
就算仅仅以他的外在条件,也足够引人注目,当时机舱里就有很多女人在悄悄拿手机偷拍她……然而与他近在咫尺的慕晚瑜竟对他视而不见?!
数小时的飞行时间,慕晚瑜甚至连头都没有朝他的方向转过来一下,她一脸的幸福憧憬,甚至于连闭着眼睛睡觉的时候嘴角都是挂着甜美的笑的……
他见过的女人很多,可拥有那么纯澈的笑容的,慕晚瑜算得上是第二个人,而第一个人,是他记忆里的他的母亲。
她显然是去见她的爱人的,而他,却突然就有那么一丝丝嫉妒她的爱人了。
是怎样优秀的男人,才能拥有这么干净美好的女孩呢?
下了飞机后,他鬼使神差的跟上了慕晚瑜。他看着她快乐的站在这个城市的标志物前自拍,快乐的帮一个瘸腿的老人顺利的通过了十字路口,快乐的穿梭于一个又一个精美的礼品店……
从一条街跟到另一条街,他原本阴霾的心情也渐渐变得明朗了许多,可就在他即将离开的时候,他却看见她的脸色蓦地一亮,然后,她开始去追赶一辆车……
这辆车刚好从他的车前开过,他刚好看见副驾驶座上的妖媚女人不安份的将手探入男人的衣服里……并在男人的脖子上印下了一个过分鲜红的唇印……
他刚好认识开车的男人——江以峰,熟的不能更熟。
而她显然还不知道那车上将要发生什么,她高兴的奔跑,动作却不失优雅,充满了青春的活力,她兴奋的挥手,笑容越来越灿烂,长长的发纵然是被扎成了最普通的马尾,却仍扬起好看的幅度。
他从未见过哪个女人能将素颜演绎的如此动人!
他突然就有些心疼她,继而,他坚定了一个想法——莲花不一定非得从淤泥中长出,江以峰配不上她!
他做了一个决定,但一开始他还不知道这个决定要怎么去实施,直到一切如他所预料的那般发生了,直到她失去了所有的活力与笑容,那么哀痛的坐在狂风暴雨中,直到她一身狼狈的跟着他走进香怡园,却大方优雅的吃完饭,直到,她无比窘迫却又极其可爱的说她除了身份证还有户口本!
他想他终于知道他要做什么了。
他确定他看上了这个女人,而他看上的女人,只能来到他的身边!除了他,谁也不能欺负她!
而那些,已然在她的心上刻下伤痕的人,总得付出些惨痛的代价才好……
见慕晚瑜仍有些犹豫,男人知道自己有些急于求成了。
“江以峰和甄美美的婚礼是两个月后,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考虑,而你,先去我的公司给我打一个月的工抵债,当然,我会提供食宿”他如是说。
慕晚瑜的脸色有些缓和,他又接着道:“不过,你得先付了车费给我,原本要三千块的,我给你打个折,把你身上的现金都给我就行了,怎么样?”不把她身上的钱都拿走,万一她跑了怎么办?桑城这么大,藏个人还是挺容易的,他可不想将时间都浪费在找人上。
“为什么要三千块!”明知道处于弱势的自己即便是争论也不可能赢,慕晚瑜还是反问了这么一句。
“因为我这是专车!”男人笑了,是那种阳光灿烂般的笑,很干净,很蛊惑人心。
慕晚瑜也有一瞬间的迷失……
她呆愣愣的点了头:“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24 11:51
第8章 拿几个亿给她练手
一周后,慕晚瑜只身一人来到了滨江路888号,高达29层的大厦外墙上镶嵌着“江氏集团”几个金黄色的大字,在浅浅的阳光照耀上闪闪生辉。
若是搁在以前,慕晚瑜可能还会觉得这大厦有几分气派,可是当她见识了盛世集团的办公环境后,她便一点也不觉得“江氏”有多么的了不起了。
男人,盛家桐,白手起家,他创办的“盛世”总部位于京城,而“盛世集团桑城分公司”自两年前刚刚落地桑城,就大手笔的拍下了桑城地段最佳,坏境最好的一块地皮,不到一年的时间,盛世便在这块地皮上兴建了超高档的别墅群,当时很多人都在议论别墅的起售价,却没有想到盛世根本就没打算卖,而是留作办公和员工宿舍所用。
如此大牌又如此豪气,董事长兼首席CEO的盛家桐,一夜之间便成为了桑城各大新闻报社争相报道的名人。
桑城出了这么一号人物,排名富豪榜第一名的“江氏”自然坐不住了,可任凭江氏的人削尖了脑袋明查暗探又多次邀约,盛家桐却始终没有露过面。
四个月前,“盛世”再次在竞标会上击败了“江氏”,以两个亿拿下了城南老区的改建权……
慕晚瑜这次来便是代表盛世集团与江氏集团谈合作的。而合作的项目正是改建城南老区。
被盛家桐派来干这个差事的时候,慕晚瑜是既抗拒又感到奇怪的。
抗拒的原因自然是因为江以峰,她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人,既然已经跟江以峰“拜拜”了,就不想再与他有任何的交集!而如果接手“盛世”与“江氏”的合作案,难免会与江以峰有一次或多次的谋面。
感到奇怪的是,盛世分明完全有能力独自做这个项目,却为什么还要给“江氏”分一杯羹呢?
然而盛家桐没有给她任何的解释,只让秘书将项目丢给了她,同时让秘书传话给她,那意思大致是:就算是去练练手,这个项目也非她做不可,做砸了没关系,但如果不做,数亿的损失还得算在她的头顶上。
而盛家桐本人,却不知道干什么去了,整整一周,连个影子都看不见。
慕晚瑜越来越有一种“兔子掉进了狼嘴里”的危机感,然而事已至此,她也只有按照盛家桐的意思做,纵然他真的不在乎倒赔几个亿,纵然这钱不是她的,她也不想这么败金!
既然做了,当然就要竭尽全力的做到更好。
就这样,熟悉了几天项目后,她正式与江氏地产部总经理预约,并在约定的时间到达了江氏集团。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慕晚瑜迈开步子,走进了江氏集团,她在心中默念着“千万不要碰见她不想见的人”!不管怎么说,她都那么深情的付出过爱情和友情,哪里能这么快就完全放下了呢。
可有时候越不想见的人,偏偏就来的越快!
慕晚瑜刚刚走到电梯处,准备搭乘电梯上去,身后就传来了那熟悉的男声:“晚瑜?”
江以峰!
身体微微一僵,慕晚瑜皱了皱眉头,然后往前挪了半步。
诚然,她没有回头,她也想用这样的疏离与冷漠拒绝与江以峰的见面。
然而江以峰却并不知趣!他几步追过来,没能慕晚瑜反应过来,大掌就抓住了她的手臂。
“晚瑜,真的是你,我没想到竟然还能再看见你,我还以为你已经……”江以峰手上用了劲,迫使慕晚瑜不得不转过身来面对他。
抬起眼睛,慕晚瑜瞧见了江以峰眼里的欢喜。
他这是什么意思?他不是嫌弃她传统俗气寡淡无味?他不是和她分手了而与甄美美郎情妾意蜜蜜甜甜?这会儿再见到她,怎么还这么激动?
心,还是痛了起来,毕竟,她曾经是那么的爱这个男人……
倔强如她,坚强淡定如她,很快便将这疼痛转化掉了,她扯出嘴角一抹嘲讽,语气凌厉的反问:“你以为什么?以为我已经狼狈的滚回C市了?还是你希望我已经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像一条无家可归的流浪狗一样,冻死了或者饿死了?而你们,也终于可以高枕无忧了?”
她根本回不去了,为了这所谓的爱情,她抛弃了家人,而爱情却让她彻底变成了一个大笑话!
这些天的夜里,她总是失眠,回忆起过往的点点滴滴,还是会忍不住落下泪水……她想家了,那么那么的想,却不敢给家里打一个电话,只因为父亲在她离家之前放出的狠话——你今天胆敢跨出家门,就当我慕贤佳没有生养过你这个女儿,你永远不要再回来!
而江以峰听了慕晚瑜的这话,却愣了一下:“这……你怎么能这么想呢?我怎么会希望你……会希望你出什么意外呢!”随即又生气的放开了慕晚瑜:“那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这口气里蕴含的意味再明显不过了——他竟以为她是来求他的?还给她这么一副难看的脸色?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26 11:59
第9章 我一点都不需要你
慕晚瑜微微皱了皱眉头:“江以峰,你恐怕是多想了。”
也怪她以前昏了头脑,没有发现江以峰是这么自大的人,别说她现在并没有太大的困难,就算有一天真的窘迫不堪了,她也绝对不可能低三下四的求江以峰这种人!
他江以峰可以不要脸,她慕晚瑜却还想好好的做人呢!
“不管我有没有多想,晚瑜,毕竟我们曾经……你就直接开口吧,既然你没有回C市,我就不会不管你!”慕晚瑜的倔强和骄傲,江以峰是知道的,他固执的认定慕晚瑜是遇上难事了。
他觉得自己还算是个君子,背弃她不过是不得已,也愿意对患难之中的她伸出援手!
他甚至找到了一丝丝满足感!
看吧,你还是需要我江以峰的!
然而……慕晚瑜的反应却并非是他料想中的那般。
“可我一点都不需要你……你们管!”慕晚瑜只有些不耐烦,她的视线微微一斜,就瞧见了站在柱子后面的女人。
尽管女人将大半个身子和脸都藏了起来,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那么短的裙子,都快要短到能看见最贴身的小裤了,那么鲜亮的大红色,像是恨不得日日都当新娘子……不是甄美美又是谁呢?!
所以,她马上将“你”换成了“你们”,就是在婉转的提醒江以峰,甄美美的存在。
说完这话,慕晚瑜转身就要走。
江以峰却再次抓住了慕晚瑜的手,同时,他的眼里还流露出一些眷恋和无奈:“晚瑜,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可我也是……算了,我知道你无法体会一个男人在某些时候所面临的压力,我只是想告诉你,就算我们做不成恋人,至少还是朋友,你如果真的有困难,我可以……”
慕晚瑜终于恼火了,她用力甩开江以峰的手,语气冷厉的说:“江以峰,我再说一遍!我没有困难,也不需要你们的帮助,从你们背着我做那些龌龊事的时候,你们就不再是我的朋友!我今天也不是来找你的!如果你的时间真的很多,还是多关心关心你的未婚妻吧!”
这话说完,刚好电梯到了,慕晚瑜一步就跨进了电梯内,并直接按下了关门按钮!
如果电梯不到,江以峰再纠缠下去,她真的打算爬楼梯了。
慕晚瑜乘电梯离开后,江以峰的手却还停留在空气中,他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轻咳了一声,尴尬的将手收了回来。
心底里那股子悔意却又再次涌了出来,并迅速的增强……
慕晚瑜好像确实不一样了,尽管她今日仍扎着马尾辫,但是简单的白衬衣配一条宝蓝色的长裤,却显得她清爽干练,活力四射,再加上她本来就有一米七以上,所以即便是穿着款式普通的白色单鞋,仍能很好的展现出她优美的腿部线条……她整个人都多了一股子难以言说的女人味。
更主要的是,江以峰以为慕晚瑜离开了他之后应该是很伤心难过的,至少短期内她是放不下与他的感情的,然而当他清楚的看见了慕晚瑜眼里对他的厌恶后,他感到惊讶,感到失落,感到烦闷,他不甘心!
慕晚瑜竟然是真的想要与他断的干净彻底了?她竟对他没有半点留恋了?
不,他不相信!
没有人能在那么深长的恋爱中迅速的脱身,他江以峰尚且做不到,慕晚瑜的心肠可是更为柔软的……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8174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