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7548个阅读者,9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2-11 16:00

古风穿越《倾世》



Nicole俊豪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前世,她是冷静睿智的王牌特工,却遭到自己亲生妹妹的背叛死亡。 她是蛮恨无理的花痴小姐,因为庶妹和渣男的暗害,命丧黄泉。 一朝穿越,当她成为她,所谓的无颜丑女竟是绝美的倾世容颜,所谓的草包愚蠢竟是惊才艳艳,医术超群,让人侧目。 她素手白衣,淡然出尘,重绽风华,引得无数人倾心不已。 渣男想要重修旧好,穷追猛打;温润如玉的王爷对她维护有佳;妖孽自大的五皇子也对她另眼相看…… 她却只是一笑淡然。 他是众人皆知的鬼王,杀人如麻,冷漠嗜血,凡是被他看上的绝对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可惜,这个狡猾的女子一次又一次地从他手中逃脱,让他从追捕变成了兴趣,从兴趣变成了渴望。 强强相对,看谁抓的住谁的人,看谁抓的住谁的心。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11 16:03
第一章:重生

夜,无边的蔓延,无尽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只有那一缕悠悠洒洒的月光,蔓延在这片大地上,投放下唯一的星辉。
黑暗中,一女子正有些吃力地扶着墙壁站立起来,却最终还是有些体力不支地倒在地上。
那女子鹅蛋大的巴掌小脸,眉不画而黛,唇不点自朱,风华绝代,肌肤凝脂如玉,卷翘得如同黑羽毛一般的睫毛在她的眼睑下投下微微的阴影,她有着一头墨黑色的头发,就如同海藻一般柔顺蜿蜒,攀爬在她的肌肤上,黑得发亮的颜色与她白皙的肌肤成了强烈的对比,妖娆而圣洁,她本穿着一身雪白色的雪纺纱裙,然而现在那裙子上却被血的鲜红所浸透。
“为什么?”女子轻轻地开口,一双美眸有些悲哀地抬头望向对面,仔细一看,才发现她面前原来还有一个女人。
那女人的容貌也是上乘,只可惜比起地上的女子还是逊色了不少。
那女人退后了一步,朝女子冷笑了一声:“没有为什么,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吧!”
女子张了张口,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她心里有些自嘲地笑了笑,然后疲倦地闭上了双眼,遮住了满心的痛楚。
就这样吧……这一生……也就这样了……
她似乎感觉到那女人缓缓地靠近她,似乎在试探她是不是在装,也不怪那女人这么谨慎,毕竟她的身份特殊。
女子眼前似乎闪过了许多回忆,和那女人的,温馨的痛苦的,但都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如果有来世……
女子的呼吸慢慢停止。
面前是无尽的黑暗。
粉红色柔软的床榻上,躺着一个妙龄少女,少女约莫不过豆蔻年华的模样,穿着一贴身的白色长裙,安静地躺在床上,就好像睡着了一样。
但是仔细看上去,却发现少女的唇瓣苍白的不像话,美丽的脸蛋上也尽显苍白和虚弱,身体也泛着冰冷的温度。
突然,门“吱呀”的一声打开了。
两个小丫鬟走进了屋里,一个手上带着洗漱用具,一个手上带着擦洗工具。
其中一个小丫鬟将脸盆放到了床边,用手绢沾了一些水,拧干以后再细心地给床上的少女擦拭着身体。
“四小姐这身体是越来越冷了,不会,不会已经断气了吧?”丫鬟偶尔碰到少女身上冰冷的肌肤时,都会觉得有些不寒而栗,这温度就好像是在触摸着死尸一样。
“呸呸呸,大吉大利!你可千万不要瞎说啊,大夫都说小姐还吊着一口气呢。”另外一个丫鬟一听,心里立马就觉得恐慌起来,连忙道。
“可是大夫也说了,小姐要是再不醒过来的话,就真的要回天乏力了。”丫鬟说着,微微地叹了一口气。
“哼,要我说,死了才好呢,这嫡出小姐这几年来蛮恨无理,可没少把我们这些丫鬟往死里整,现在更是被退亲了,要我说啊,这就是报应。”擦拭桌子的小丫鬟愤愤不平地道,虽然这个心思有些恶毒,但是不得不说,另外一个小丫鬟心里也觉得很是赞同。
“行了,你就少说两句吧,小姐现在醒不醒得过来的过来还指不定呢,再说就是醒来了,这一退婚名声也是毁了,这后半辈子更是毁了,以后恐怕连我们这些丫鬟都比不上,也是够可怜的了。”小丫鬟不禁叹了一口气,感慨道。
另外一个丫鬟听了,也点点头,这古代女子的名声大于天,就连他们这些小丫鬟,也不能让自己的名誉有什么损失,不然的话,就算送出府以后也是没有人愿意娶的。
更别提是那些世家小姐了,一个一个的名声比命还要重要,那些公子哥提亲可都是要看对方的小姐才貌品学如何,但凡有刁蛮任性,粗鲁,善妒的名声的,日后都很难嫁出去。
更别提像小姐这种被退了婚的,还是世家的嫡出小姐,恐怕这后半辈子都难以嫁出去了吧。
这样一想,两个小丫鬟也不由得有些可怜床上的少女。
“行了,行了,我们赶快走吧,看到小姐这幅样子,我都觉得有些寒颤。”等到丫鬟给江雪岚擦玩了身体后,连忙对着另外一个丫鬟道。
另外一个丫鬟也赞同地点点头,两个人相携子离去,却没有发现身后躺在床上的那个人,手指微微地动了一动。
少女感觉到自己的思想处于一片混沌当中,在一片虚无的地方游离,却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周围都是一片浓稠的雾,她四处游荡着,就好像找不到边际一样。
突然,有什么东西指引着她往一个方向走去,那就如同一只温暖的手掌牵着她的手,将她带到一个温暖的地方。
疼,全身都好疼,浑身又好像跌入了冰窖一样,让人觉得冷得彻骨,就好像骨头都被冻僵了一样,每一滴血液也都好像是凝固了,那种无力嘶吼,也无力挣扎地虚弱感和疼痛感在她的身上叫嚣。
渐渐的,她的脑海里出现了两股截然不同的记忆,一股是属于她自己的记忆,前世,她从出生就没有看过自己父母的模样,陪在她身边的只有她的亲生姐姐,那是她唯一的亲人。
她们被送往了孤儿院,姐姐看上去性格懦弱,总是抢不过那些孩子,抢到的食物也少的可怜,却总是给她分的多一些,所以渐渐懂事的她,就发誓一定要保护好姐姐,保护好自己这个唯一的亲人。
直到后来孤儿院里来了一批收养孩子的人,一批批残酷的筛选以后,她才终于认识到,那一群像恶魔一样的人是希望把她们培养成世界上最残酷的杀手一样的人物。
但是同样的,却挂上了特工的名号,为一个隐形组织卖命,为了不让姐姐也落入他们的魔爪,她拼命地进行训练,靠着她本身就过人的智慧和天赋,她开始成为了最王牌的特工,最顶级的杀手。
直到后来,她的名头已经让所有的杀手为之震撼,她成了当之无愧的第一,也成了很多组织悬赏的最最重要级人物。
而这个世界上能杀死她的人只有一个,就是她唯一的亲人,她的亲生姐姐。
对她来说,在她还在襁褓中的时候,姐姐给了她一条命,那她这条命,如果姐姐要的话,她肯定不会拒绝,就当是偿还给她当年的恩情了。
只是没有想到,姐姐就会亲手把那把匕首插进她的胸口。
那一刀斩断了她们的姐妹情,也斩断了她几十年的逃亡生活,从那时候起,她就已经不欠任何人了,甚至她在心里觉得有些解脱了,因为终于摆脱了那种暗无天日的生活。
她想,如果还能重来一世的话,她希望可以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不再卷入任何纷争里面,也不欠任何人,潇洒自在地过完自己的一生。
而另一股记忆是不属于她的记忆,这里是天越王朝,是一个历史上并不存在的架空时代,而记忆中的是个小女孩,是当今丞相府的嫡出二小姐,江雪岚,15岁。
因为从小父母的娇溺宠爱,再加上有心人的巴结讨好,就让原主养成了刁蛮任性的性格,原主不仅刁蛮任性,而且胸大无脑,明明作为名门闺秀,却是琴棋书画样样不通,大字不识一个。
加上有心人的推波助澜,煽风点火,于是这草包无言的名声也就越传越远。
江雪岚有一个从小定亲的未婚夫,是庆阳侯府的世子上官宇,风度翩翩的俊美美少年一个,江雪岚从小就对他爱慕不已。
但是就在昨日,得知那位世子过来退亲的消息以后,前去挽回却还是改不了被退婚的事实,伤心之于跑到莲花池偷偷哭泣,到最后却似乎被别人推了下去,又因为抢救不及时,所以溺水身亡。
当自己接收到这段回忆的时候,她感觉这段回忆就好像是自己亲身经历过一样,心里的疼痛,酸涩她都能够明显的感觉到。
记忆慢慢回笼,她意识到,昨天自己看到的,就是这女孩。
她似乎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在自己的耳边轻声呢喃说,求你,代替我,好好活下去,不要辜负我父母!
那种发自灵魂的悲切的共鸣,那种发自内心的强烈祈求,让她的思想灵魂感觉到一颤,让她忍不住点了点头,轻声地对那个声音回应道,好的,我答应你。
顿时那声音便直接消失不见了。
床上少女睫毛微微地颤了一颤,就好像展翅的黑蝴蝶一样,美丽,娇弱,慢慢地,少女抬起沉重的眼皮,陡然间射进她瞳孔里的光芒让她的瞳孔不自觉地一缩,反射性地闭上眼睛,等到慢慢地适应光芒以后,才缓缓地张开眼皮。
入眼的,是古色古香的雪纺色的床帐,垂钓下了一串串莹润的珍珠,而身上盖着的是丝质的被子,这似乎像是一个古代闺阁女子的闺房,但是却让她觉得很熟悉。
她觉得头有点晕眩,此刻身体传来的虚弱和疼痛更加的明显,她还是强硬地支起了身子,看了一眼陌生又熟悉的环境。
她微微的的抬起了自己的胳膊这才发现这双手歌前世那那双布满老茧的完全不一样,她真的重生了!
而这个少女,叫做江雪岚。
她突然想起了自己在昏迷时,听到的那声女孩的祈求,可能就是原主对她的诉求,而且她已经答应过她了,她会代替她,好好地活下去。
而这一次,也许也是上天可怜她,没有所谓的杀手生活,她有一个圆满的家庭,她也可以过属于自己的,想要的自由的生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11 17:38
第二章:爱我的人

想着,江雪岚不由得微微勾起嘴角,露出一抹岁月静好的笑容。
江雪岚因为体力不支,在迷迷糊糊中,又睡过去了,后来江雪岚似乎听到了门被打开的声音,可能是由于特工天生的警惕性还在,这让她有些朦胧地睁开了眼睛。
进来的还是昨天的那个小丫鬟,因为每天都要给江雪岚擦拭一遍身子,所以她今天又带着洗漱工具进来了。
小丫鬟本来想像往常一样给江雪岚擦拭身子的,但是没想到,当她进来的时候,却发现床上本该一直闭着眼睛的少女,突然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虽然她的神色间很是虚弱和疲惫,但是当她睁开眼的那一刹那,小丫鬟却感觉到了一股清冷的寒意从她的瞳孔里迸发出来,这是属于来自本能的一种警惕性。
当目光瞥到小丫鬟的身影以后,江雪岚眼里冰冷的警惕,才慢慢地缓和下来,虽然只不过是一刹那的眼神,但是还是让小丫鬟在那一瞬间感到不寒而栗。
等到小丫鬟反应过来的时候,再看到江雪岚那幅娇柔虚弱的样子,在心里暗暗地怀疑,刚刚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不过很快那怪异的感觉便被喜悦冲淡了,“老爷,小姐醒了!”
那丫鬟说着,就连忙风风火火地跑了出去,而那丫鬟自然也没有忘记要照顾江雪岚,出去时向几个丫鬟吩咐了一声,不一会儿,就有几个小丫鬟进到房间里来照顾她。
江雪岚身体虚弱地靠在身后的软枕上,因为是从昏迷中刚刚苏醒,所以身体的沉重感和晕眩感并没有减退多少,只能勉强支撑着她的动作而已。
没过一会儿,门口进来了几个人,领头的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家,他谦虚恭敬地半躬着身子,手上提着一个分量不轻的檀木箱子,自他进门以后,便有隐隐约约的药香萦绕在这个房间里。
而他的身后跟着一个温婉美丽的美妇人,那妇人看起来30出头的样子,一身娟纱金丝绣花长裙看上去端庄高贵,头发梳成好看的交心髻,发髻上别着一根银镀金嵌宝蝴蝶簪,打扮的高贵却不张扬,妇人眉目精致如画,风韵犹存,我见犹怜,特别是她眉宇间尽是岁月沉淀的成熟和温婉气质,让人不由得微微侧目。
而这个人,并不是别人,就是原主的亲生母亲,秦婉柔。
在原主的印象中,自己的母亲向来是一位温婉大方高雅的女人,骨子里却很护短,对待原主也是非常的宠溺和爱护,所以也才造成了原主如今娇纵的性格。
“岚儿,岚儿,让娘亲好好看看,醒了,总算是醒了,真是吓死娘亲了。”秦婉柔一看到床塌上躺着的虚弱的少女,整个人眼前一阵恍惚,眼泪就如同掉了线的珍珠一样一颗一颗地往下掉,让人不禁动容。
她整个人飞快地坐在床塌的一边,充满担忧的眼神扫视了江雪岚一圈,这么多天了,她的岚儿已经昏迷了这么多天了,连大夫都说她可能撑不下去。
这几天她食不能安,寝不能寐,天天就盼着自己的宝贝女儿能醒过来,现在好了,总算是醒了。
“娘亲。”看到眼前这个温婉的妇人对她眼里毫不掩饰的担心,以及那温暖担忧后怕的神色,这种真挚的母女情让江雪岚看的心中一怔,忍不住轻声地呼唤道。
“你知不知道你这几天吓死娘亲了,你这几天昏迷不醒,连大夫都说你差点要醒不过来了,你知道娘亲听到了这个消息有多么难过吗,你真是个傻孩子?”秦婉柔说着,就忍不住怅然泪下。
江雪岚心里听的一阵恍惚,这是她的母亲啊,是她重来一世最重要的亲人之一。
前世的她从来没有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母爱,她一直不屑也不在乎那种东西,现在想想,只不过是因为她从来没有得到过,所以才会淡化了对这份感情的奢望。
当她看到眼前这个妇人眼里真挚的感情时,江雪岚有一时的恍惚和沦陷,她是真的贪恋着这份真挚的情感,她也能感觉到自己从内心渴望着这份情感。
既然上天让她重来一世,并且赐给了她那么可贵的亲情,她一定会好好地把握住这份亲情,好好地守护住眼前的这个女人,守护住眼前的温暖。
“夫人,还是先让我给小姐把把脉吧。”一直站在旁边的郎中忍不住开口道。
丞相府内大厅——
主位上坐着一个身穿华服的男子,男子不过弱冠年龄,身穿一身深蓝色华服长袍,腰身上别着一枚象征着身份代表,价值不斐的玉佩,男子五官英俊,举手投足既彬彬有礼又不失大家风范,一头青丝由玉冠束定,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都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
男子正是是庆阳侯府的世子,上官宇,也是和丞相府嫡出四小姐从小定亲的人。
男子的手上把玩着一个玉佩,正是当年两家定亲时交换的信物,庆阳侯府的侯府夫人和丞相夫人小时候便是莫逆之交,约定以后生下来的孩子要定亲家,刚好后来双方生下来的是一男一女,所以并因此结了娃娃亲。
只不过近几年,和他定亲的丞相府嫡出二小姐却是个丑颜无能的草包,十四五岁了,琴棋书画还样样不通,甚至听说性格更是刁蛮任性,蛮不讲理。
这样的一个女子,怎么能成为庆阳侯府的少夫人,更因为背上了这桩婚约,让他被不少的世家公子所嘲笑讽刺,想他堂堂的庆阳侯府世子,怎么会娶这样的女子进门。
丞相江昊天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言不发,但是脸色却阴沉的难看,江昊天虽然已经40有余,但是五官依然英俊成熟,可以看得出年轻时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男子。
“江伯父,我今天来的意思,想必您也清楚,这是当年两家定亲时交换的玉佩,今日特来归还给江伯父。”上官宇好脾气地将玉佩拿出来,放到一边的茶几上。
“世子爷这是何意?”虽然已经猜到了上官宇来的目的,但是江昊天还是抑制不住心里的愤怒。
“客套的话我也不多说,总之,当年不过是双方父母的一时起兴而已,不能当做什么,我也不想耽误了贵府小姐。”上官宇冠冕堂皇地说着,眼里一派理所当然。
“荒唐!”江昊天“砰”的一声将旁边的茶水翻倒在地上,强忍着愤怒道:“当初两家也算是交换了生辰八字,定下了这门娃娃亲,今天岂是你说反悔就反悔的。”
看到江昊天这幅愤怒的样子,上官宇的神色不变,依旧彬彬有礼,继续道:“江伯父也知道贵府小姐的德性,贵府嫡出小姐德行不佳,如何配当我庆阳侯府的世子妃,如果真的娶了贵府嫡出小姐进门,岂不是被天下人耻笑。”
上官宇说着,底气更足了一些,语气也更冷硬了一些,眼里也带了丝轻蔑。
“你你你!”看到上官宇如此贬低自己宠爱的女儿,江昊天觉得心里更加的气愤,自己的女儿,可是自己捧在心尖上的,怎么能够容忍别人这么侮辱她。
“你可知世家小姐被退婚了,是多大的耻辱,未来的话,也不会有好夫家上门的,你这么做,可是毁了我女儿的一生啊!”江昊天气的浑身发抖,这门婚事当初之所以能定下来,还是那位侯府夫人的一力撺掇成的。
如今不仅当众污蔑他的女儿,还想退婚就退婚,究竟有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上官宇也自知女儿家的名声重要,但是就那个草包小姐,已经是臭名远扬了,就算没有他退婚,也不会有人上门提亲的。
这样想着,上官宇的心里也坦然了一些,但是还是郑重地对江昊天承诺道:“我自知对贵族小姐的名誉会有损伤,所以特别备了薄礼,算是对嫡小姐的歉意和补偿,若江伯父心里还是有怨,尽可以打我骂我,晚辈绝不还手。”
看到上官宇这样一幅文质彬彬的样子,倒搞得他像个是强凌弱的小人一样,江昊天狠狠地锤了一下自己的胸口,叹了一口气。
他虽然心里愤怒,但是不是不明理的人,知道自己女儿的那个样子,确实配不上当侯府的世子妃,而且,高门大院,世子也不待见自己的女儿,就算将来嫁过去了,也必定不会幸福美满。
想到这一点,江昊天有些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罢了,罢了,是小女和你无缘,今天你既然来退婚了,那我们两家的交情也就到此为止了,世子爷留下那定亲的玉佩,带着你的东西走吧。”江昊天不愿意再看上官宇,疲惫地说完这一句话以后,就转过身,背对着上官宇,冷冷地下了逐客令。
他知道上官宇也是一个不错的男人,但是自己的宝贝女儿自己肯定要护短,他绝对不会拿自己女儿的幸福来争一时之气的。
看到江昊天这样,上官宇眼里不禁闪过了一丝犹豫,到底是涉及了两家的交情,不容得马虎。
房间内。
秦婉柔这时才反应过来,光顾着看自己的女儿了,都还没有让大夫给她的女儿看诊,于是连忙道:“大夫说的是,都怪我太高兴了,大夫快来给我的女儿瞧瞧,看看她的身体还有没有什么大碍。”
秦婉柔说着,稍稍移开了一边,只是双手却还紧紧地攥着江雪岚略微冰凉的另一只小手。
大夫给江雪岚把了脉,问了情况,确定并没有什么大碍以后,秦婉柔这一颗心才算是测彻底放下,松了一口气以后就让大夫下去抓药了。
但是却仍然紧紧地攥住江雪岚的小手不松手,感受到江雪岚手的冰凉,秦婉柔握着江雪岚的小手在自己的手心里搓了搓。
等到大夫离开以后,秦婉柔才语重心长地道:“岚儿,娘亲知道你喜欢上官世子,但是你也不能为此把命搭上啊,你可知道,当听到你落水的消息以后娘亲有多么担心吗,你可真的是吓死为娘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12 13:58
关注一下!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23 14:07
第三章 重新开始

秦婉柔说着,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但是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后怕。
“对不起,娘。”江雪岚有些歉意地望向秦婉柔,这么好的亲人,她一定会好好珍惜的!
“娘亲,爹爹呢?”江雪岚想了想,虚弱地开口询问道,毕竟原主的父亲也对她非常的宠溺,凡事都为她着想,就连这次退婚的事情原主的父亲也是有考量的,都是希望不让她受委屈。
这些年来,江雪岚越发的娇纵,一直将父母的爱和宠溺视为理所当然的,从而只会一直的索取,却不懂得回报,更加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未婚夫伤害了自己父亲的心,无论如何,江雪岚都差江昊天一个道歉。
“不要给我提他了,他这次同意退婚,让你失了名誉,还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他的,岚儿,你放心,娘亲和夏侯夫人还是有些交情的,娘亲一定会帮你再去争取争取……”秦婉柔的话还没有说完,却看见江雪岚的眉微微一蹙,对着她无言地摇了摇头。
秦婉柔只好停止了讲话,看着江雪岚,示意她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出来。
江雪岚真心的在心里感叹,秦婉柔对江雪岚真是好的没话说,她也了解这个古代的社会,女子被退亲那是一件奇耻大辱的事情,而且有损女儿家的闺名,这关系到每个闺阁女子的名声,也关系到将来的婚嫁情况。
如果是被休弃未出阁小姐,就相当于是被打入了冷宫,从此再无翻身之地,也怪不得秦婉柔不得不为江雪岚着想。
但是退亲的那一方怎么可能会同意收回退亲呢,江雪岚也知道这是天方夜谭,但是秦婉柔还是对她做出了这种承诺,而且看秦婉柔的态度并不像是敷衍安慰。
说不定,秦婉柔是真的愿意付出巨大的代价,也要卑躬屈膝地去祈求一下,她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的母亲做出这么屈辱的事情呢,这会让别人怎么看待她的母亲。
如果是原主的话还不会考虑那么多,甚至不会考虑到她母亲的名声,但是她已经不是以前的江雪岚了,她对于那个所谓的上官世子没有丝毫的兴趣,而眼前的这个人,才是她要守护和保护的人。
“娘亲,不用了,”江雪岚轻轻地摇了摇头,眼里满是释然和平淡,没有秦婉柔想象中的激动和迫不及待,相反的,江雪岚的眼里一片平静,这让秦婉柔觉得很诧异。
自己的女儿似乎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还没有等秦婉柔说什么的时候,江雪岚继续道:“娘亲,我自从这次落水以后,在昏迷中想了很多,也想到了以前的很多事情,女儿也幡然醒悟,事情也看得透彻了,这些年来,上官世子竟然不喜欢我,我这样凑上去也不过是自讨没趣,就算日后嫁给了上官世子,女儿也不会有幸福的,所以世子爷退婚,对我来说,未必不是好事。”
听到江雪岚的这番话,秦婉柔的眼里先是闪过诧异的神色,然后再静静打量自己女儿,对自己的女儿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惊异不已。
秦婉柔忍不住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女儿,她突然之间觉得有些恍惚,自己的女儿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从前眉宇间的浮躁和娇纵都没有了,沉淀下来的只有平静和淡然。
难道,真的是因为这一次落水昏迷,反而让自己的女儿变得透彻了,不再像以前那样刁蛮无知了。
“岚儿,你是真的想清楚了吗?”秦婉柔还是有些惊疑不定,但是心里更多的是喜悦和期待,如果岚儿真的能认识到这一层关系,这才是对岚儿真正的幸福啊。
江雪岚轻轻地点点头,虚弱的小脸上浮现出一抹释然的笑意。
秦婉柔看到江雪岚的这个笑容,也算是彻底地放下心来,忍不住欣慰地道:“好,好不愧是我的女儿,只要你自己能够看得清,这比什么都好,岚儿说的对,上官世子才配不上我的岚儿,我的岚儿值得更好的男人。”
江雪岚听到秦婉柔明显护短的话,眼里闪过一抹失笑,她的娘亲虽然是一个温婉大方的女子,但是这护短的性格却一直都那么明显,看上去实在是可爱地打紧。
“对了,那娘亲,爹爹呢?”江雪岚出声问道。
这一回,秦婉柔的表情没明显没有像刚才那么排斥了,但是眼里还是想过一丝别扭的情绪,轻声地回答江雪岚道:“他估计正在门口偷听着,不敢进来呢,也是,他怕你因为退婚的事情而讨厌他,所以一直都不敢露面。”
江雪岚哑然失笑,她还真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有那么一幅妻管严,女儿控的模样,想到自己平常威严庄重的父亲现在就站在门口偷听,江雪岚就觉得这幅画面实在是有趣的很。
江雪岚想象着,忍不住笑出了声,在外面偷听妻子女儿长话家常的某个男人在听到两个人谈论他,并且笑出声以后,眼里闪过一丝抑郁和不自在的尴尬。
江昊天想,他这不都是害怕自己的女儿讨厌自己吗,早知道自己的女儿会为了这种事情跳湖的话,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同意退婚啊。
不过也算是因祸得福,听女儿的话,想必已经是想通了。
江昊天的眼里不由得闪过一抹欣慰,想通了就好,想通了就好,江昊天这样想着,还是忍不住想走进去看一下女儿的情况。
江昊天想着就这么做了,当他看到虚弱地躺在床塌上,嘴角挂着虚弱淡然微笑的女儿,顿时觉得心里一抽,他的宝贝女儿一向是娇宠着长大的,哪像现在这么虚弱过,都是他不好,才害自己的女儿受了委屈。
江昊天自顾自地将责任都推到自己的身上,然后连忙心疼地走上去嘘寒问暖道:“岚儿,怎么样,身体还疼不疼,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有什么不舒服的,一定要跟爹爹讲。”
秦婉柔看到江昊天的时候,明显神情有些冷淡,也不愿意搭理江昊天。
江昊天看到秦婉柔的反应时,眼里也闪过一抹失落和担忧。
这让江昊天一边在担心女儿的身体时,一边又在担心自己的性福,看这样子,自己的小娇妻,肯定是生他的气了,也不知道,这以后得多久才能进小娇妻的房啊。
“爹爹,我没事了,”江雪岚虚弱地摇了摇头,这幅身体如今除了体力不支以外,几乎没有别的什么疼痛。
江雪岚看了一眼两个人,眼里闪过一丝幽暗的光芒,随机郑重地对两个人道:“从前是岚儿不董事,从小到大,做了很多的错事,也让爹爹和娘亲为我操碎了心,如今岚儿经历了劫后重生,对过去的所作所为感到愧疚不已,还希望爹爹和娘亲能够原谅我。”
听到江雪岚这样的一番话,夫妻两个面面相觑,眼里既是震惊又是喜悦。
为人父母的,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都是优秀的呢,看着自己的女儿这几年名声败落,没有人比他们更加心急了。
如今因祸得福,让女儿懂事了起来,这让夫妻俩心里激动得无以言喻。
“岚儿,我的好孩子,你总算是长大了,说什么原谅不原谅的,只要你日后能够过的幸福快乐,对我们来说就是最好的了。”秦婉柔擦拭了一下眼角有些激动的泪水,哽咽地道,江昊天的眼里也是一片欣慰。
看着眼前两个一辈子都在为她着想的父母,江雪岚的心里划过一抹温暖。
她从不信天,不信神,但是这一刻,她却在心里感谢神灵,让她拥有了爱她的亲人。
江雪岚就这么在床上休养了几天,父亲母亲时常来看望一下,经过几天的修养,她的身体倒是慢慢好了很多。
门“吱呀”一声被打开,走进来两个梳着双丫髻,手上各端着托盘的丫鬟。
一绿一粉,一前一后走了进来,记忆中,这两个丫鬟是她身边的一等丫鬟。
两个都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江雪岚看到她们微怔了怔,眼睛闪了闪,随即便垂下眼眸。
丫鬟么……
想起自己还是“孤魂野鬼”的时候看到的,江雪岚眼睛深处闪过了一丝冷意。
一身绿裙的丫鬟名叫采青,看上去身量娇小,一张小脸清秀可爱,眼睛大大的看起来很是讨喜,最重要的是那双眼睛十分纯粹,不含任何杂质,单纯地让人不由心生好感。
而身穿粉裙的丫鬟名叫采月,看上去却八面玲珑许多,面若桃花,粉面丹唇,身体也发育得凹凸有致,行走间带着一股媚态和骄傲,头上别着几朵鎏金的花簪,看上去打扮的倒是很俏丽。
“小姐,奴婢已经把早膳准备好了,准备的可是小姐最喜欢的芙蓉糕。”采月带着一张讨好的笑容,笑盈盈地来到江雪岚的床边。
江雪岚看着眼前八面玲珑的采月,眼里闪过一丝诡异莫测的光芒,她记得当初来通知她那位世子过来退婚的就是这个丫鬟,前厅里的事情,她一个丫鬟怎么知道。
而且还特意来通知她,甚至在她跑出去的时候也没有尽力阻拦她。
“你有心了,将糕点放在那儿,有采青服侍我就够了。”江雪岚神色不变,启唇淡淡地吩咐道。
但她说的这句话却让采月心里感到微微震惊,往常都是她来伺候这位小姐用膳的,怎么今天却想让采青来。
“小姐,奴婢担心采青愚笨,恐怕伺候不了小姐,还是要奴婢亲手来的好。”采月刚开始的震惊只是一下,但瞬间又恢复灿烂的笑容,笑道。
“采月,是不是我平常太宠你了,以至于让你忘了自己的身份。”江雪岚淡淡地出声警告道。
虽然江雪岚的语气很平淡,但是话里的寒意却很明显,这让采月不自觉地感到全身一颤。
她张了张口,不禁有些不知所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24 11:52
第四章 除根
采月心里十分震惊,从前江雪岚宠着她,信任她,所以有时候对于她越矩的行为也没有说什么,但是小姐自从醒来以后就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样,对于她明显没有像以前那么信任了。
采月不由得暗暗打量眼前的这个少女,少女的相貌是绝美极好的,从前因为胭脂水粉的掩盖,再加上少女本身娇纵蛮横粗俗的气质,让她的相貌大打折扣。
而她眼前的少女,褪去了浮躁和粗俗,眉眼间满是平淡和清冷,这样的女子就好像是被黄沙掩盖住了珍珠的光华,而如今黄沙褪去,露出它原本的光芒,让人不自觉地想要膜拜和臣服。
“奴婢不敢,奴婢不敢。”采月被江雪岚微微清冷的目光吓了一跳,她甚至不敢和江雪岚的目光对视,这个愚蠢草包的小姐,什么时候目光经变得那么冰冷骇人。
采月小心翼翼地看着江雪岚一眼,心里又觉得不甘,心想自己怎么会被这么一个草包吓到,但是碍于两个人的身份,采月还是愤愤地咬了一下牙,强忍着怒气道:“那奴婢就先告退了。”
采月说完,俯身行礼,然后转身离去,在和采青错身而过的时候,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说不定就是这个贱人在背后嚼舌根,才让小姐对她疏远的。
等到采月离开以后,采青有些战战兢兢地来到江雪岚的面前。
江雪岚看着眼前明显有些胆怯的小丫鬟,眼里闪过一丝趣味,淡淡地启唇道:“你怕我?”
“奴婢,奴婢……”采青听到江雪岚的这句话,身体更是颤得厉害,支支吾吾地,却说不出什么来。
江雪岚突然想起来,原主因为性格刁蛮任性,所以没少欺负下人,这个叫采青的丫鬟性格又很温顺纯真,所以没少被采月拿来当替罪羊,也经常收到原主的责罚和打骂。
看来是对原主是心理阴影了吧。
“从前是我刁蛮任性,识人不明,让你受尽了委屈,今天我就在这里向你道歉,你可愿意原谅我?”少女朱唇微启,郑重地对采青道,采青绝对是一个忠仆,即使是遭受到了莫大的委屈,也依然尽心尽力地服侍她。
而她也理当代原主向这位少女道歉,这是原主欠她的。
采青不可置信地抬起头来,似乎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一向娇纵,不可一世的小姐竟然会向她一个丫鬟道歉。
像她们这种丫鬟奴仆,入府都是签了生死契约的,生是这丞相府的人,死是这丞相府的鬼,主子无论对他们如何打骂都是应该的,这就是他们作为下人的命。
所以即使这位小姐以前如何责骂她,在她已经根深蒂固的等级观念里,主人惩罚下人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她也没资格去埋怨或者憎恨小姐。
当然,她更不可能祈求一个高高在上的小姐会像一个下人道歉,但是今天,在小姐落水醒来后的几天,她就明显地发现小姐的脾气有些不同了,但是没想到小姐作为千金之体,既然会向她低眉表示歉意。
这让采青觉得又惊又喜,心里感动不已,当即“扑通”地一声跪下,语气哽咽地道:“小姐这是折煞奴婢了,奴婢不过就是一个低贱的下人,怎么配让小姐给我道歉,奴婢身为小姐的贴身丫鬟,照顾小姐是奴婢分内的事情。”
就这天底下,也找不到几个会给下人道歉的主子,这对于那些名门贵族来说,可是绝对的掉价掉身份的事。
想到这一点,采青的心里觉得更加的感恩,发誓无论以后小姐待她如何,她都一定会尽心尽力地服侍小姐。
“起来。”突然,采青的面前穿了一道温柔淡然的声音,这声音轻柔好听,紧接着,一只白皙的手伸到她的面前,细心地将她从地上搀扶起来。
采青就这么神情恍惚地任由江雪岚把她扶了起来,当看到眼前少女近在咫尺的绝色容颜以及那温柔含笑的眉眼时,?采青下意识地配合着她的动作,脸颊也不由得浮现了一抹可疑的红色。
江雪岚看到采青这么纯情可爱的表情以后,眼里飞快地划过一抹笑意,倒是很少会看到这么单纯的人。
“作为我的人,就不要随意下跪,人人生而平等,没有尊卑贵贱之分,我不需要一个听话懂事的奴婢,我需要的是一个知冷知热忠诚不一的伙伴,你能做得到吗?”少女风眉微挑,水眸中划过淡淡的傲然气质,和所有的闺中女子都不一样,此刻的小姐,淡然,清冷,如风,就如同九天玄女一般,让人望尘莫及。
这样的气魄,怎么会是一个闺中女子所有的?
采青在心里默默地重复着眼前女子的那句人人生而平等,不由得觉得心里震惊不已,她自从一出生就有了等级尊卑贵贱,从来没有比她尊贵人会把她当做平等的人对待。
而眼前的这位少女,竟然把她当做伙伴,这是多么珍贵的词啊,看着眼前少女的信赖,采青也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这也让她心里建立起了一个誓言,她暗暗发誓,无论如何,以后都不会背叛眼前的这位少女。
江雪岚看着眼神坚定的采青,美丽的水眸里划过一抹淡淡的笑意,虽快却深。
如今正值三月,暖春的季节,垂钓的杨柳发出了嫩芽,娇艳欲滴,含苞待放的桃花在枝头摇曳伸展,空气中虽然还泛着一丝冰冷的凉意,但是更多的还是暖春季节回暖的暖意。
汀兰院——
长长的柔软的软塌摆放在桃树下,一个身穿淡蓝色曳地百褶轻纱长裙的少女和衣躺在软榻上,淡淡的,稀疏的阳光透过枝叶洒在少女惊为天人的脸庞上,少女半眯着眸子,眼里带着一份惬意和安然。
少女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一张鹅蛋般的巴掌小脸儿,光滑饱满的额头,一弯柳叶似的黛眉如远山千叶般飘渺留长,眉下,一双好看的水眸,清澈的如同一汪流水一般,抬眉时,就好像陡然间射出了水波粼粼的光芒,小巧精致的琼鼻,两瓣如同玫瑰花瓣一般粉嫩的嘴唇,闪烁着莹润的光泽,似乎在诱人犯罪。
少女肌肤赛雪,凝脂如玉,抬眸间流光熠熠,就好像有魔力一般风华逆转,慑人心魂,让人忍不住沉溺其中。
少女梳着最简单的云髻,一头青丝如同瀑布一般垂落而下,一根流云罗扇布摇缓缓地垂下,淡雅出尘,简单,唯美。
偶尔有几根柔顺黑亮的青丝垂在她的耳髻,和白皙透亮的肌肤交相辉映,黑与白的映衬,形成别样的魅惑。
少女脸上这幅恬淡安静的样子,让她整个人似乎都被蒙在了一层缥缈的雾气中,恍若仙女下凡,不染纤尘。
当采青有事情要禀报这位二小姐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美景,不由的让她的呼吸窒了窒,想着二小姐没有再打扮得像以前那样的装束以后,二小姐的美貌就彻底地展露出来了。
采青绝对可以拍着胸脯保证,这府上的小姐没有一个比二小姐漂亮的,甚至可以说,她见过的人眼里,绝对没有像二小姐这么美丽的,她家小姐可以说是比天上的仙女还漂亮。
“小姐。”采青走到江雪岚的面前,微微地向她俯身恭敬地道。
江雪岚慵懒地看了她一眼,启唇淡淡地道:“怎么了?”
第四章:才女庶姐
“大小姐来看小姐了,现在正在前厅等着,小姐可要去前厅?”采青中规中矩地问道。
江雪岚淡然的眉眼里闪过一抹异样,朱红色的唇瓣微微勾起,却挑眉问道:“你觉得我应该去看看吗?”
采青微微一愣,似乎没有想到江雪岚会问她这个问题,她也没有多考虑什么,单纯直接地回答道:“小姐和大小姐一向亲近,手足情深,大小姐来看小姐了,小姐一定很高兴吧。”
“是吗?”江雪岚喃喃地自语了一声,唇瓣微微轻抿着,当听到采青的话时,眼里闪过一抹沉思,但很快隐去。
“你说的也是,大姐能来看我,我自然觉得高兴,走吧,去前厅。”江雪岚意味深长地笑笑,对这个庶出的长女,她同父异母的姐姐起了一丝兴趣,不知道这位大小姐究竟是怎么样的人呢?
江雪岚一边往前厅走去,一边在记忆里搜索有关这位大小姐的信息,记忆中,这位大小姐和她这位二小姐算是名声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大小姐名为江晚蝶,16岁,虽然是庶出的小姐,但是温婉优雅,举手投足皆是大家风范,也是个不折不扣的才女,所有人对于这位大小姐都是赞赏有加的。
而在原主的印象中,这位大姐也对她这个妹妹照顾有加,但是仔细看来,这里面的猫腻却有很多。
就比如说原主那一身粗俗的打扮,这位大小姐就没少给她暗示,说红色的贵气,好看怎么怎么的,以及原主的妆容,也有她明里暗里的暗示。
虽然很多时候,当原主不过是想草草惩罚一下下人,她的大姐也会轻柔地附和几声,轻易影响原主的思想,然后从微惩变成了重惩,这也让她刁蛮狠辣的名声就此传了出去。
其实就一般来说,大家闺秀的小姐都会有那么些刁蛮任性的性子,但是外人却很少知道,像她这种弄的人尽皆知的,如果没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是不可能让名声败坏成这个样子的。
看来这位大小姐人面上温婉贤淑,但是心思却不一定像她表面那样善良,因为原主这些年的信任,再加上她若有若无的引导,所以原主才会越来越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25 10:16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26 11:55
第五章 重新交手
她能够有如今的名声,她的这位温婉优雅的大姐功不可没。
前厅,一个打扮得体的少女坐在那里,而采月端着茶水走上前,眼里明显带着讨好和巴结。
“你们小姐最近身体怎么样了?”看到采月以后,女子自动地忽略了采月眼里的那么巴结,只是温和地问道。
采月听到这句话,眼里闪过一抹不着痕迹的情绪,随即详细地回答道:“小姐醒了这几天,身体倒是好了不少,只不过小姐最近安静了许多,不再像以前那样的性子了,对我们吓人也很少动辄打骂,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采月说着,看了一眼江晚蝶的神色,江晚蝶的眼里飞快地闪过一抹沉思和疑惑,但是很快隐去,对着采月笑道:“你对你家小姐的事情很上心,做的不错,看来你是个尽心的丫鬟。”
听到江晚蝶满意的话,采月的眼里闪过一抹喜悦和放松,大小姐刚刚的样子,就是对她的回答感到满意了。
“不过小姐最近疏远了奴婢不少,倒是对采青青睐有加,还希望大小姐为奴婢美言几句。”采月继续道,听到江雪岚舒远采月的话,江晚蝶的眼里闪过一抹疑虑,这江雪岚以前可是最器重采月的。
但是江晚蝶还是温和地道:“那是自然。”
现在看起来,似乎是从江雪岚醒来以后,这性格就越来越不像以前了,反正往她害怕的方向发展。
“大姐来了,是我招待不周,让大姐久等了。”从门外传来一声空灵清秀的声音,这声音平静缓和,轻柔细致,一点也没有以前的娇纵性格。
让江晚蝶微微一惊,忍不住抬头望去,当看到门外的身影时,江晚蝶的眼里闪过一丝诧异和意外,这,这真的是江雪岚吗?
门外的少女,一身淡蓝色的曳地轻纱长裙,只梳了一个简单的云髻,乌黑的头发上插着一根流云罗扇布摇,珍珠袅袅垂吊而下,淡雅清纯,唯美简单,少女眉目如画,眉不画而黛,唇不点而朱,明眸皓齿,倾城绝美,特别是少女淡然出尘的气质,清丽出尘,好一个翩翩绝美的女子。
江晚蝶这时候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这实在是和她印象中的江雪岚相差太远了,甚至都让她怀疑眼前的少女到底是不是那个草包无颜的江雪岚。
不过是溺水醒来,怎么变化就这么大呢,在江晚蝶打量江雪岚的时候,江雪岚也同样在打量这位印象中的大姐。
江晚蝶确实和她的名声一样,是个温婉美丽的女子,这个任谁一眼都能看得出来。
面前的女子一身鹅黄色的缕金百蝶穿花云缎裙,身姿轻盈窈窕,肌肤白皙透亮,梳着繁琐却好看的丛梳百叶髻,发髻上插着玲珑点翠草头虫镶珠银簪和几朵溜银喜鹊珠花,耳朵上戴着红翡翠滴珠耳环,手腕上也戴着玛瑙银圆镯。
五官精致俏丽,美眸红唇,再加上精致无比的妆容,整个打扮显得端庄大方,温婉优雅,看起来丝毫不像一个庶出小姐的气派,反而像是一个嫡出小姐的做派。
江晚蝶虽然在心里觉得暗暗诧异,但是面上却没有显露分毫,脸上依旧是温柔大方的表情,还十分体贴地回答道:“二妹这是说的哪里话,二妹才大病初愈,我在这里多等些时候也是应该的,二妹身体不好,快别站着了,赶紧坐下吧。”
听到她的这样一番话,怕是个人都会觉得她的这位庶姐贴心无比。
江雪岚也没有矫情,向江晚蝶报以一声浅笑,便坐在她对面的位置上道:“难为大姐还特意来看我一趟,大姐对我可真好。”
江雪岚淡淡地道,江晚蝶却对她这幅淡然的态度有些惊疑不定,看了一下,她浑身的装束,江晚蝶的眼里闪过一丝阴霾,随即撞似无意地道:“二妹怎么打扮的那么简单,和平时一点都不一样,二妹身为丞相府的嫡女,理应打扮得隆重尊贵一些才对,这样那些下人才不敢小瞧了妹妹。”
江晚蝶打心底里认为,就算眼前的这个草包嫡女改变了装束,也不能改变她的本质,照样还是以前那个一两句话就被她牵着鼻子走的嫡女。
江雪岚平淡地笑笑,静静地看着江晚蝶,然后淡淡地道:“大姐这话不妥,我无论穿什么,嫡女的身份永远都摆在那里,无论什么衣服都改变不了我是嫡出小姐的这个事实,不是吗?”
为了探究些什么,江雪岚特意咬紧了嫡出两个字,果不其然,看到眼前的江晚蝶眼里飞快地闪过一丝愤恨和嫉妒,虽然转瞬即逝,但还是被她捕捉到了。
这古代嫡庶尊卑有别,嫡出则是正室的子女,庶出则为妾侍的子女,出生不同,就代表了身份地位的差异。
自古嫡为贵,长为大,庶为贱,庶出的子女一向不被别人待见,身份地位,自古就比嫡出的要差一筹,日后无论是嫁人,入仕都会低嫡出的一头,身份也会被人诟病。
所以自古没有庶出不想成为嫡出的,嫡女的位置可是很多人都觊觎的。
“姐姐也听说上官世子退婚的消息,姐姐知道二妹对上官世子一往情深,可是这竟然已经成为了定局,还请二妹放宽心啊。”江晚蝶担心地道,满是一心为她着想的模样。
江晚蝶说着,特意地观察了一下江雪岚的神色,江雪岚也装作一副失落的模样,微微地叹了一口气道:“也许是我和上官世子无缘吧,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江晚蝶听完,心里突然一跳,看江雪岚这副样子,难道是彻底放弃了吗,以她对江雪岚的了解,江雪岚现在不应该是要死要活,伤心痛哭吗?
这让她接下来的计划怎么进行下去啊。
不过她不相信,江雪岚这个草包就真的对上官世子是放弃了,她肯定是强忍着不甘心的,她也陪在江雪岚身边那么多年,自认对于江雪岚还是有一些了解的。
“妹妹若是伤心的话就尽管跟姐姐说吧,姐姐知道妹妹肯定不甘心,唉,可惜呀,这婚已经退了,除非妹妹肯自降身份下降为妾,不然的话,这一辈子恐怕都没有嫁给上官世子的机会了。”江晚蝶这话明面上是在感慨,但是她若有若无的暗示神色,以及她话里的意思,分明就是在诱导江雪岚下降为妾。
看来江晚蝶对江雪岚确实足够了解,原主确实已经对那个上官世子到了痴迷的地步,如果现在的江雪岚还是原主的话,恐怕就被她话里的建议给诱导了。
原主本身确实有点愚蠢,对于妻妾之分也没有特别的在意,更不知道这两者之间的天壤之别,如果真的意气用事,愿意下嫁为妾,那基本上就是毁了一辈子,堂堂丞相嫡女嫁给别人做妾,根本就是自贬身份,自甘下贱。
江雪岚的眼里闪过一抹冷意,于是她语气清冷不悦地道:“大姐这话是什么意思,是想让妹妹自贬身份为妾吗,我身为丞相府的嫡出小姐,如果自甘下贱去当世子的妾侍,你让我们这丞相府的颜面何存,你让外人怎么看待我们丞相府。”
“不,不,妹妹这是误会了姐姐,姐姐不是这个意思。”江晚蝶的眼里闪过一丝震惊,她还没有想到这个小贱人不仅醒了以后性格跟以前不一样了,就连这样的话也说的出来了,就真的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一点也不娇纵蛮横,更不是所谓的无颜草包,眼前的女子神色淡然安静,浑身尊贵的气派,就像她的身份一样,让人丝毫不会怀疑她是嫡出之女。
就连她这些年一直训练自己的气质,而如今,却依然比不上眼前的这个女子,难道这就是嫡出和庶出的差距吗,不,她不甘心,她一点也不甘心。
江晚蝶想着,暗暗握紧了拳头。
“误会,这真的是误会吗?姐姐虽然是庶出的女子,但也身为我丞相府的长女,我向来以为姐姐作为庶长女懂得分寸,规矩,但是今天姐姐说的这番话却让我觉得看错了姐姐。”江雪岚冷冷地道,特别是她一口一个庶女,就好像是在踩着江晚蝶的身份打她的脸一样,这让江晚蝶好不容易压抑下去的不甘心也变成了深深的愤怒。
江晚蝶虽然是长女,但是却不是嫡女,因为一个庶出的身份,不知道让她吃尽了多少苦头,受尽了多少白眼。
所以她最痛恨别人提起她庶出的身份,偏偏江雪岚还一口一个庶女,这让她恨得牙痒痒。
虽然愤恨,但是为了维持表面上的风度,江晚蝶还是将痛恨咽了下去,装作一副无辜可怜的样子道:“妹妹这话可是误会姐姐了,姐姐,不过是有感而发而已,并不是针对妹妹的。”
江晚蝶说着,有些委屈地低下头,一副受了莫大的委屈的模样,看上去楚楚可怜,就映衬的江雪岚这个嫡女是多么的霸道无理。
“妹妹作为嫡女,理当时刻为了这个丞相府着想,姐姐虽为庶女,但是也应该知道基本的分寸,这句话传出去以后,外人只会说庶姐诽谤嫡妹,这对于姐姐的名声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我也是为了姐姐的名声着想。”有些事情,说大也大,说小也小,江晚蝶和江雪岚不同,江晚蝶身为庶女,就要时时刻刻比江雪岚更谨慎一些,她本来就已经是低贱的庶出了,如果再有一点什么不好的名声,对于庶出的小姐来说,可是致命的打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3-29 10:33
好看 等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4-8 10:45
夜,无边的蔓延,无尽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只有那一缕悠悠洒洒的月光,蔓延在这片大地上,投放下唯一的星辉。
有月光,哪怕一缕,既不能说伸手不见五指,也不能说无尽的黑暗!




----------------------------------------------
现阶段的主要矛盾是我爱的人不爱我和爱我的人我不爱之间的矛盾!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4409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