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0741个阅读者,3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2-12 17:11

玄幻小说《一诺倾城》长篇连载



九库文学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啊——”

  一盆凉水兜头泼下,被捆绑在十字型木桩上的女子尖叫着睁开眼。

  被鲜血和冷水浸成暗红色的嫁衣紧紧的贴在她的身上,汲取着她身体里所剩不多的热量。

  “我没有,我没有,我不是骗子……”她挣扎着,弄得捆绑手脚的寒铁锁链咔咔作响。

  她身前五丈,端坐着一个身着大红喜服的男人。那如能工巧匠精心雕琢的俊朗五官正一丝丝的往外渗着寒气。

  显然,他并不信她。

  “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到底是谁?”

  “啪”沾过咸水的鞭子甩在地上,发出让女子肝颤的脆响。刚才,她就是被那鞭子硬生生打晕过去的……

  好几次那个名字就要冲口而出,但她褪了血色的薄唇颤抖良久,终是无力的吐出那句老话,“我是白宝珠,是你的妻子白宝珠,今天是我们大婚的日子。”

  像是听到好笑的笑话,男子微扬薄唇发出一声轻嗤,“在你们眼里,我就这么傻?这么好骗吗?”

  摆在郡王府内的家宴百席,取意百年好合。摆在街上的流水席九十九桌,取意天长地久。过往的百姓只要在红纸上写上一句祝福的话就可随意入席,旨在让他们的新婚得到更多的祝福……

  虽与白宝珠从相识到成亲之间的接触不多,但顾连城自认为已经给足了诚意。

  然,现在在他面前的,却是一个与白宝珠有着相同容貌,但性格截然不同的女子。

  明日天亮,他就会变成桐城最大的笑话!

  “打,给我狠狠的打,打到她肯说实话为止。”顾连城说完,头也不回的出了暗室。

  泪水蓄在眼眶中,那不是对鞭子的恐惧,而是一片芳心付之流水的心疼。

  被绑在架子上的女子拼命的挣扎着,“顾连城,我真的没骗你,我是真的想嫁给你……”

  她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不守规矩私自揭下盖头,还为此跟丫鬟争执。

  她没想到他会立刻怀疑她的身份,赐给饥肠辘辘的她一顿“鞭宴”。

  端庄持重,温柔典雅的白宝珠,才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可是她岳倾歌会!

  因为他是顾连城,她已经尽量忍了。早上出门她就喝了一碗粥,饿到入夜已经是又困又乏……

  顾连城刚好走到门口,脚下的步子一顿,“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想嫁给我?”

  “因为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你说过,你会娶我的。”岳倾歌看着他的背影,眼中重新燃起希望。

  即便伤痕累累,依然满心欢喜。

  遥记得那年初见,他还是个缓带轻裘的少年。骑着枣红色的骏马在冰天雪地中疾驰,一跑就跑进了她的心里。

  顾连城是说过会娶她,但那个她是白宝珠,而非眼前的这个人。

  “看来,你还是不怕疼。”似一声叹息,透着由内而外的冷漠嘲讽。顾连城的长腿重新律动起来,“好好招呼你们的郡王妃。”

  “顾连城,我真的没骗你!现在的我才是真正的我,以前你看到的那些,不过都是适应身份的伪装……”

  随着一鞭重过一鞭的责打,岳倾歌的声音渐渐弱下去,从嘶吼的辩驳变成一声声的呢喃。

  “顾连城,你答应过会娶我的,我真的没骗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12 17:12
  夜,黑得深沉,但注定无眠。

“少爷,找到送信的人了。”老管家顾云峰疾步而来,“是个小孩。一个穿斗篷的男人给了他一串糖葫芦,让他送这封信,至于长什么样他没看清楚。”

线索到这里似乎是要断了。

顾连城阖上手中的书卷,“白家现在什么情况?”

“熄灯安枕,一切正常。我们的人已经搜遍白家所有的别院私产,没有找到另一个白宝珠。”

“那么你觉得信上的内容是假,暗室里白宝珠是真?”顾连城微眯着眼睛,露出一丝如猎豹狩猎的精光。

宴至半酣,他收到一封短信,上面只有五个字:新娘是假的。

他抛下宾客想要问个清楚,进门正看到她和丫鬟吵架。这不是一个大家闺秀该有的举动,更不是他认识的白宝珠。

“不管是真是假,老奴觉得这个时候,我们应该以不变应万变。”顾云峰捋着胡须道,“若她真是那边的人,我们可伺机将计就计。若她不是,那她还是你的好妻子,我们的郡王妃。”

顾连城一直以为自己是不在乎这门亲事的,直到这一刻他方才明白,也许七年前,他已经开始对这件事有所期待。

所以才会在知道被骗的一刻,恼羞成怒,大失方寸。

**

若不是自己身上的伤还疼着,岳倾歌一定觉得自己是做了一场梦。

顾连城忽然将她从暗室放出来,丫鬟仆役好吃好喝的伺候着,除了他本人终日不见人影,一切都很完美。

这一日,岳倾歌餍足之后正在梨花树下的躺椅上午睡。

忽然无端端的感觉到一阵寒意,她迷迷糊糊的就往旁边的竹椅上抓,她记得丫鬟在那儿给她放了一条薄毯。

仿佛是织锦的料子很光滑,软软的还往外透着热气,怎么郡王府的毯子是这么高级的吗?

岳倾歌心里泛着嘀咕,拽了两拽没拽动,这才不情愿的睁开眼。

“小绿,别闹!”

她以为是丫鬟在跟她开玩笑,冷不防看见坐在竹椅上冷眉看着她的顾连城,吓得一下子坐了起来,睡意顿消。

夫君?王爷?连城……

无数个称呼在他脑子里打着转,她哆嗦着嘴唇半晌什么也没喊出来,只怔怔的看着他。

“这么紧张干什么?怕我?”顾连城饶有兴趣的看她,眼角眉梢都是如三九严寒的冷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怕我兴师问罪?”

他护短,她知道。可为了一个丫鬟他已经给了她一顿鞭子,他还嫌不够?

“我哪有做什么亏心事,日日都在你的眼皮子底下,能做什么亏心事?”岳倾歌有些愠恼。

可随着顾连城起身逼近,她的身子却不自觉的往后缩。

明明心虚到发抖,却还在嘴硬。他是老糊涂了?怎么会派个演技这么差的人来当细作?

“你的意思是说,你昨天去得闲楼,只是喝茶?”

她前脚出得闲楼的大门,后脚他安插在那儿的探子就死在后院茶房,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12 17:13
  顾连城心中一凛,面上的表情又冷了几分。

  他等着她会从实招来,半晌却听她缓缓道,“得闲楼最出名的是戏,我自然是去听戏,茶有什么好喝的。”

  “你耍我!”

  顾连城带着薄怒往前一步,吓得岳倾歌蹭蹭后退,“咚”一声从原本就不宽的躺椅上摔了下去。

  “嘶……”

  她身上的伤没好全,这一甩猝不及防的裂开好几处,立刻疼得龇牙咧嘴。

  她的样子看上去真是比猪还蠢,他几乎要对她放松警惕。

  顾连城的眉头浅浅的蹙了一下,又飞快的舒展开,“来人,给郡王妃上药。”

  明知道冷血如他根本不知何谓同情,可岳倾歌还是忍不住希望。

  事实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药是极好的药,用后可保证不留疤痕,可顾连城还淡定的命人在里面撒了一把盐。

  盐溶于药,药溶于血,带来的是如针扎一般密密匝匝的疼。

  “顾连城,你这个禽兽,你一刀杀了我吧!”

  “岳父大人送来的雪顶含翠味道不错。”隔着屏风,顾连城优雅的滑动着茶杯盖子,浅浅的品了一口,“杀人,我不会。若是你想要休书,我倒是可以给你一封。”

  像一把钝刀子插在心上,明明没入不深,偏偏疼得人气都喘不上来。

  身疼心也疼,冷汗顺着岳倾歌的毛孔往外冒。她抓起被角塞到嘴里,死死的咬住,将那些未出口的谩骂全都堵了回去。

  千辛万苦才嫁进门,她才不要这么轻易被赶出去。

  无论是暗室鞭刑还是这样的上药方式,即便是一个常年习武的成年男子也未必能承受,何况一个刚刚出阁的大家闺秀。

  顾连城看她的眼神中多了一抹笃定。若非经过艰苦训练的细作,如何能忍这常人所不能忍?

  药上完,岳倾歌就像是被活活刮了一层皮,汗津津的瘫在床上只剩呼吸。喜欢不应该是件愉快的事吗?为什么她的喜欢要这么痛?

  “如果你继续嘴硬,我不介意让你每天都这么酣畅淋漓的痛上一遍。”顾连城在靠床的矮凳上落座,眼神不经意扫过她胸前起伏。

  不觉,喉头一紧。

  白宝珠是桐城第一美人,她的身材似乎还要更好一些。

  倾歌连眉毛都没抬一下,便是一声冷哼,“那我就先谢谢了。”

  他有恨,所以她要忍!

  她能忍一次就能忍两次。何况这些跟她从前为他受的那些苦比起来不过是小菜一碟。

  越是艰难所得,便越是舍不得放弃。

  “很好!”撇开身份不谈,顾连城欣赏她这份飞蛾扑火的孤勇,“希望白大财主那副养尊处优的身子,也跟你一样长着一身硬骨头。”

  岳倾歌微微一怔,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去抓他的衣襟,“顾连城,那是我爹,是你岳父,你不能这么做。”

  她上花轿的时候,白大富跟她再三强调,顾连城心狠手辣。那时候,她天真的以为他只是刻薄。

  轻而易举的侧身避开,顾连城勾着嘴角凉薄的笑起来,“既然你这么在乎,我要是不好好利用,都对不起你的孝顺。”

  岳倾歌觉得脑子里那刚刚下去的血又蹭蹭的窜了上来……

后续故事:https://www.9kus.com/Book/content/book_id/36728/id/768144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14 12:30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1387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