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55915个阅读者,2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2-25 15:42

青山有约,人间已经无萧红![贴图][分享]



小小关 发表在 图说历史|国内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57-1.html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萧军萧红,一对恋人。最后结局,各奔东西。


何人绘得萧红影鈥斺斚艟艉煸谇嗟旱淖偌
萧红曾留给世间灿烂的笑容。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何人绘得萧红影

——萧军萧红在青岛的踪迹
柳已青

“何人绘得萧红影,望断青天一缕霞。”火烧云一般绚烂的人生,最后沉入永恒的黑暗之中。

由小宋佳主演的电影《萧红》正在上映,想起这位民国才女凄凉而坎坷的人生经历。青岛,这座城市,是她短暂人生中的一个驿站。追寻萧红在青岛的雪泥鸿爪,当然绕不开她生命中的第一个恋人——萧军。

1934年端午节的前一天,萧军和萧红到了青岛。在青岛,他们在舒群的帮助下,住在观象一路一号——一所石块垒成的二层小楼。这所小楼位置颇佳,它处于观象山的脚下一带突起的山梁上。而且视野开阔。左右两面全可以看海:一边是青岛有名的大港;一边则是湛山湾和炮台山、海滨浴场,它正当江苏路和浙江路分界线的地方。

这小楼附近是一个山岗,山岗上竖立很多旗杆,常常要有各种形式、颜色……不同的旗子升起降落着。这是信号旗,对于出入港的航船有所作用,于是命名“信号山”。

萧红萧军居住的小楼顶端额面上,嵌绘着一个圆形的“太极图”。显然,受到中国传统建筑和风水的影响,这个图案可以“逢凶化吉”,名为“压胜”。

看得出,晚年萧军对客居青岛的细节记得比较详细、准确。几年前,我曾到萧军萧红居住的这栋小楼探访。一座二层红瓦小楼,小院不大,门前形成少见的七岔路口。小院临山而建,院墙系用高四米的花岗岩砌成。岁月无声流逝,此楼犹在,只不过,换了无数的过客。这栋小楼因萧军萧红,多了一份传奇色彩。每年都有全国各地的文青,来此寻访、凭吊、感怀,久久徘徊,不忍离去。

在舒群的帮助下,萧军任《青岛晨报》副刊编辑,维持生计。在这栋小楼里,萧军萧红完成了各自的代表作。萧红创作了长篇小说《生死场》,萧军完成了长篇小说《八月的乡村》。萧红写小说,萧军是第一读者,萧军为之定名为《生死场》。小说中有这样几句话:“在乡村,人和动物一起忙着生,忙着死……”还有:“大片的村庄,生死轮回着,和十年前一样……”

二萧在青岛的时光,是快乐、幸福的。清晨醒来,两人爬上观象山,观象山上观人间万象。薄暮时分,两人携手走在望火楼之畔,望火楼中望万家灯火。晨昏之间,云影天光碧海滨,展现不同的旖旎风景。在寂静的深夜,青灯坐对细论文,摇曳的灯光,将两人的身影拉得很长。

爱书人总会在书店相遇。有一次,萧军和萧红走进了荒岛书店,在攀谈中,认识了书店老板孙乐文(中共地下党员)。在一个陌生的城市漂泊,认识了一位朋友,无意之中改变了人生的航向。在孙乐文的牵线下,萧军萧红将自己精心创作的小说,邮寄给了上海的鲁迅先生。很快,鲁迅先生回信了。一对又惊又喜的恋人,不再感到彷徨、迷茫。“鲁迅先生这封信犹如从远方照射过来的一线灯塔上的灯光,它使我们辨清了应该前进的航向”。

后来,在青岛的中共地下组织遭到破坏。一天晚上,荒岛书店的老板孙乐文,把萧军秘密约到太平路海滨的青岛接收纪念碑下,交给萧军四十元路费,让两人悄悄离开青岛去上海,去投奔鲁迅先生。

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雪碎冰崩浪打礁,萧军萧红从栈桥上船,又踏上了风雨飘摇流亡之旅。在这个美丽的岛城,安静地生活了半年,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在一阵秋风苦雨中,两人回望信号山,不知未卜的前途。

萧红此去,再也没有了归程。从黑龙江呼兰县逃婚到哈尔滨街头,从哈尔滨邂逅萧军到青岛,从青岛到上海,从上海到山西临汾。萧红的步履匆匆,在战乱的年代,相遇与分别,如同大浪中的浮萍。生命是脆弱的,爱情也不是永恒的。萧红和萧军在临汾火车站分手,于是,劳燕分飞,各奔西东。据说,萧红和萧军分手,是因为萧军这个幼时习武的东北大汉,在失意愤怒的时候,对萧红拳脚相加。

此后,西安,武汉,重庆,香港。萧红如风中的飞蓬,一个柔弱的女子,想把握住自己的命运,可是身不由己。她所能做的,用手中的笔,开拓文学的版图。香港是她人生的最后一站。1942年1月19日,在死神的笼罩之下,已经不能说话的萧红,在纸上写道:“我将于蓝天碧水永处,留得那半部‘红楼’给别人写了。”又写:“半生尽遭白眼冷遇,……身先死,不甘,不甘。”1月25日,萧红被葬于香港浅水湾坟地。

萧红一生真悲催啊。我严重怀疑,她流星一般燃烧的一生,没有遇到真爱她的人。她的一生有两次轮回,但最终的命运是被抛弃。她怀孕逃婚,遇到萧军,和萧军在青岛的时光是最快乐的,如同昙花一现。在临汾,她怀着萧军的孩子分手。在香港,她病重时,不见端木蕻良的影子,是骆宾基照顾她。她好像一个接力棒,被无情地传递到骆手中。

晚年萧军重来青岛,望着白浪排空的大海和那飞翔着的一双鸥鸟,忽然一层泪水浮上了浑浊的眼睛!他想起了1934年的那年夏天,他和萧红一起,到观象山上一片浓密的洋槐树林中读书,爱人的头依偎着他的肩膀,山上蝉声不断,迢递相闻。四十年如同人生一梦,这蝉鸣常常响在午梦回时,当年他和萧红常卧而听之。似真似幻,人最终能够拥有什么?无非是回忆和残梦。

青山有约,人间已经无萧红!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6 15:42
烟云过后,芳踪何觅?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2418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