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1919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2-27 11:33

寄往南疆前线的慰问信 一我的亲人解放军



边江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1979年2月春节刚过六天(其实,我们学校在春节期间的1月6号就开学了),到了2月17号,中国人民解放军对越南侵略者进行了自卫反击战。那时,我15岁,在四川宜宾长江纸厂子弟学校上初二。自从解放军和越军在云南、广西边境打仗来,由于没有电视、收音机,只有报纸,我只知道打仗了,其他就不知道了。早晨起来了,就听到在我住家的下面公路边的一长排住家前面门边的电线杆上广播在播放李双江的对越自卫战歌曲《再见吧,妈妈》,它听起来,多高扬而壮怀的!但是,关于解放军和越南打仗的事,几乎就知之甚少。初春后的早晨还是有些冷,灰白色的天气好像不肯过去。但是,我还是被妈妈喊起来,吃了饭,这时,我从开着的发旧的木门往外一看:外面的房子和灰瓦,都在一片早晨的灰阴色的气氛里。这时,又听到广播里在播放一只老歌是由歌唱家马玉涛唱的《马儿呀,你慢些跑》,听起来声音尖亮,而声情并茂。然后,我妈催我上学了,我就背着书包跑出去上学了。在战争前,我们这些懵懂的中学生在课堂上上课,又放学回家,在晚上下了晚自习,或者上床睡觉到第二天的早晨,我们学生以这样生活方式开始我们每一天的生活和读书愉快日子,现在,战争来了,我们还是依然这样读书和生活,我知道,就在这时,在任何时候,我们的亲人解放军在和凶残而擅长忘恩负义的越南鬼子,更凶恶的敌人在南疆边境进行着残忍的战斗。后来,在自卫还击战开始后的八九天,就是2月25日吧,我还是到学校去读书。

这是一个阴天的早上。我们上语文课。响亮的上课铃一响过,我们的班主任老师肖老师走进闹哄哄的课堂。后,把他手里的语文书在背后是长方形的黑板而眼下坐一满满学生前的书桌上放下,对我们在坐的学生说:

“同学门,先跟大家说一件事。”


大家都不知道老师要说什么,就把准备听语文课的心收回来,都看着肖老师。他是男的。肖老师说:“现在中越边境在打仗。我们的解放军在浴血奋战打击着越南侵略者。我们现在每一个同学都在这里安心地读书,愉快学习,都是我们的解放军战士、指挥官打击敌人后,留跟我们的安全的学习环境。这是他们在做出英勇牺牲中最伟大的举止!这场战争,还不知道要打好久?只要在继续,我们的人民解放军就会用自己的年轻生命来忠诚保卫国家和人民的。同学们,我们要感谢英勇的解放军在不断拼杀凶恶的越南鬼子的壮举的同时,我们就应该写信去慰问我们的人民解放,鼓舞他们狠狠地打击越南侵略者。记住,明天早上上语文交信。”


说完后,肖老师看了看下面的同学们,然后决定可以上语文课了。就说:“好了,我们开始上课。”

……


听了我们老师的话,我心里就更加喜爱我们的解放军。我还记得:在厂门口的过来的电影院,往外一条路是通学校的。在路边,靠里些是一个厂的工棚,它的背后是一道墙,每天都要贴一些报纸,如:《人民日报》、《解放军报》、《文汇报》、《四川日报》等。我有时,看到上面有关于对越战争的消息,看了后自己心里也感概:我们的解放军在保卫中国和凶恶的越南鬼子在极力打仗,要把占领我们国土的敌人赶走消灭掉,还不知道要打多少仗,还有多少我们亲人解放军贡献出自己的生命。这一期间来,我总有这样的思绪。夜晚要来了,我在家里吃了饭,还要上晚自习。这时,天要黑了,我就拿上书包,去学校上晚自习去了。初春后的傍晚,厂里的广播只在厂下班时17点半开始到18点完了。我吃了在天源厂上班的妈妈姐姐做的饭,这时,入春后的夜晚不像冬天来得快,拿上书包,下我家那边的石梯,走到厂公路上,往在渐渐天黑的子弟学校走去。路上,


时不时有人来往。我走了五六分钟,到了已经在天色麻麻黑的学校。要接近过去一连三间的教室,到两边有教室房子中间的宽地坝那边,走下了一道两边是小学、中学过道,向东(右)边的第三排初中教室走过去。这时,我已经看到从教室的门窗里照到黑微微的地上的黄色灯光,显得是那样温和,也听到来自教室里的男女学生显得闹哄哄的高声聊谈、嬉闹的声响。我知道,他们好多都到教室了。我一般是要到上课了,才到教室。我走进了一片黄亮亮的教室,头上的两个黄灯泡下,有站在书桌边聊天,有坐在书桌旁看书或相互说话,或看到:两个男女同学在高兴地嬉闹,还有一个女同学沿着桌子把男同学追到了教室外的嬉闹情景。我坐在最后一排,和同学向启跃一张桌子。他学习挺得行,我不得行。我刚坐下,过了三四分钟,在我们教室外面的过道上的挂在墙上的铃:上课铃响了。后来,一共响了三次,我们班主任语文老师,肖昌言就走进了教室。我们就在两个百瓦的黄亮亮的灯光下,看书、复习、写作业。19点45分下课,课间休息十分钟,到20点上课。老师又来了,大家和前一课一样上晚自习
。渐渐地,在安静的教室里呆到很久,又到了20点40.我们放学了。此时,一听到下课铃声,同学们赶紧把书收进书包里,赶快走出教室。我习惯最后走出来,在回家的路上,走到我前面的同学已经走得很远了,能稍微听到他们的高高兴兴的聊谈声,看来他们是那样的高兴,好像把放学回家看成是一种愉快的事似的。

我走上了厂公路上,两边都有家属住房,还有从住家的门窗里照到在春日夜色下黑乎乎地上的散乱的灯光。接近21点了,厂公路上非常的清静,来往的人少了,就觉得自己仿佛走在城边上的公路上。这时是1979年2月22日的晚上21点。我身边的一切都是那样的安静、平和。我在课堂上,没有能写信,还有时间。我想在此时,也许在南疆前线的夜里,我们亲人解放军就在和越南鬼子打仗,我想到这里,心里就抖了一下,也许在我抖这一下时,就有我的亲人解放军战士或指挥官牺牲,我总感到,会有更多的解放军连队在我们非常愉快生活学习的此时,和凶恶的越南鬼子在进行着不同形式的战斗。在这一心情里,我更喜爱我们的人民解放军,他们在保卫着我们自由宁静的国土。我就回到家里写了信。到第二天早晨,我起床了,就又听到了我们家在那面的土坎下的公路边的房子旁的电线杆上的广播在播放郭颂的歌曲《乌苏里船歌》(这首歌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收录)。昨晚回来,我跟解放军写了慰问信。我吃了早饭,就到学校上学去。第一节课是:语文。我们肖老师到了课堂上。就说:

“同学们,跟解放军写的慰问信,写好没有?”
“写好了。”
“我来收。”
说完,肖老师就挨桌地收。我们是写在本子上的,就撕下来,交跟走到自己书桌旁的肖老师。不久,他收完信放在讲台上;就开始上课了。我为作为一个学生跟正在中越边境上和越南侵略者战斗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写信,感到高兴……

……


五天后,我们跟解放军写的信到达了云南前线边防部队。可是这个时间,解放军部队已经整连、整营到了云南被越军占领的很多山地要岭作战去了。云南解放军师党委获悉来自全国中学生跟解放军写的慰问信,都非常的重视,觉得这是鼓舞每一个解放军战士、指挥官英勇杀敌的力量源泉。解放军53200部队二连部留了一
名副指导员和两个最小的战士:小刘和小周。
解放军副指导员韩多学因为有点病,就没有被获准上前线打仗,心里非常窝气!他和全连最小的战士小刘小周守在连部,无奈而没有事干。
“副指导员,你看嘛?大家都去打越南鬼子了,就我去不成。”苹果脸的,一双大眼睛,腰环厚的19岁战士小刘嘟着嘴咕哝道。
“你还说你,我不就得了个腰痛吗?连长、排长就是不让我上前线。”团脸而红红的,身子较高,有些单薄的小周也说。
“我听连长说,你腰痛都多久了,是不应该打仗。而我,什么病都没有,都不要我上前线。”
“你太小了,不到19岁.”
“那个刘军,比我大点,我们刘连长都同意他去了。”
“怎么,你抱怨我来了。”韩副指导员说。
“这么说,是你不要我去的?”小刘看着韩副指导员问。
“你是我们全连中,最小的,就应该留下。你忘了,你是一名解放军战士,就要服从命令。”
这时,靠近床边的桌上的电话响了。韩副指导员就站起来,去接电话。小刘不知道这个时候还有什么电话来?他觉得大家都参加战斗了,连部是没有什么事了,怎么还来电话呢?
“二连吗?”韩副指导员拿起电话,就听到电话那端传来了留守在营部的副政委的声音。
“是。”
“我是营部李副政委。”
“什么事呀?”
“马上到营部来拿慰问信?“
“是,李副政委。”
韩副指导员接完电话后,就马上跟还一脸迷糊,大睁着希望对自己有好事,比如被上级喊回前线的小刘、小周的眼睛说:
“小刘!小周!走,到营部领来自全国各地的慰问信。”
“是,副指导员。”
然后,三人就走出连部,到营部去了……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6605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