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5697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2-27 11:48

揭密日本最神秘间谍组织:在中国开3家高级妓院   



x8362622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据《日本经济新闻》网站2017年6月14日报道,日本政府向在华工作的日本人及赴中国的日本游客发出提醒:谨防被怀疑为间谍。之前,日本外务省官网还在5月份“特意”更新了“海外安全”主页有关中国的信息,向在华日本人提供“防被抓攻略”。

  然而如果我们稍微梳理下近年来的新闻就会发现,2015年以来,仅公开报道的日本人因涉嫌间谍行为在华被拘留的就达十多人。日本政府公布“防被抓攻略”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举动,在历史和现实面前显然是站不住脚的。

  其实,熟悉日本历史的人都知道,自19世纪60年代以来,日本一直重视对外国各个方面的情报搜集。这种情报意识使日本人时时刻刻、无所不在地捕捉情报,因此日本素有“全民情报国家”的称号。早在16世纪的日本战国时代,被称为“间谍大师”的丰臣秀吉(1536年—1598年)就因为非常重视情报活动,而以最小的流血代价成功地完成了统一日本的大业。明治时代(1868年—1925年)是日本情报间谍活动比较活跃的时期。军方、民间等各种情报机构纷纷成立,日本各种秘密社团也在这个时期相继成立。

  家有恶邻窥探,不得不防家有恶邻窥探,不得不防
  明治14年(1881年)2月,在九州地区的福冈,以平冈浩太郎为社长的一批武士,打着“光耀皇室”“尊崇帝国”“捍卫人民权利”的旗号,成立了玄洋社,该社作为日本第一个对外秘密情报组织自此粉墨登场。

  玄洋社的由来

  明治维新后,特别是19世纪八九十年代,日本兴起了一股“脱亚入欧”的思潮。与此同时,“亚洲主义论”在对中国有野心的一部分日本人中间也风生水起。他们对政府主流醉心于西洋文明的施政纲领颇为不满,主张通过复兴亚洲来抗衡欧美,在以日本为盟主的前提下,联手中国等国家,来扩大日本防卫线。而每当日本的利益与中国发生冲突时,张扬国权又是它的基本归宿。

  在主张“亚洲主义论”的这部分人中,也包括一批追随西乡隆盛反明治政府兵变失败的在野力量,他们以日本九州南部为中心,聚集乡党,兴办学校和报纸,主张振兴东亚,抵御西方入侵。当时自称为“天下浪人”、视名利为浮云的头山满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头山满于1855年出生在日本九州福冈城下一个破落的武士家庭,从小受到的武士精神熏陶使他在政治上倾向于对外侵略扩张。1875年,头山满与平岗浩太郎、箱田六辅等人在福冈组织矫志社,拥护主张对外侵略的征韩派的西乡隆盛。1877年,西乡隆盛在“西南战争”中失败后,头山满怀着惆怅的心情,加入了著名政治家板垣退助创建的爱国社,后来爱国社派生出很多社团,板垣把这些社团联合起来,组成了议会促进社。1879年,头山满与平岗浩太郎、箱田六辅组成了筑前共爱公众会。两年后,在这两个政治结社的基础上,日本近代第一个右翼政治团体—玄洋社开始登上了历史的舞台。

  被称为“间谍大师”的丰臣秀吉的雕像被称为“间谍大师”的丰臣秀吉的雕像
  以“玄海怒涛,势可捣天”自诩的玄洋社,得名于位于九州和朝鲜之间叫做玄海的狭长水域。该水域虽然面积不大,却是日本通往朝鲜半岛的必经之路。只要越过玄海,就可以抵达朝鲜半岛,也就意味着已经登上了亚洲大陆。玄洋社借助“玄洋”之名,显示出日本想要跨越“玄洋”,企图占据亚洲大陆的狂妄野心。

  挂羊头卖狗肉的玄洋社

  据《玄洋社史》记载,玄洋社成立后,头山满等领导人物为其制定三条基本原则:一是必须敬戴皇室;二是必须爱重本国;三是必须固守人民的权利。玄洋社的活动最早只是在九州周围,所以说建立之初的玄洋社只是算得上是民族主义情绪与地域色彩强烈的组织,且以标榜“为皇室争光”和“尊皇为民”而受到日本民众的敬仰。但是,由于玄洋社本身的主要成员(前武士及武士后裔)固有的保守思想,再加上幕后推手—新兴资产阶级的支持,玄洋社成立后不久,就迅速倒向右翼,以“破支那,胜俄国,并朝鲜”为奋斗目标,其对外扩张的野心此时已经是昭然若揭。研究过日本民族主义组织的G.R斯托里教授曾经在《双重爱国者》里写道,“玄洋社是一个恐怖主义和间谍学校”。

  仅在1882年,为了解当时中国清政府总体情况,玄洋社的头目之一—户山光,一次性就派出100人到中国进行情报搜集,这次活动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并获得了日本军方的高度重视。此后的玄洋社表面上是一个民间情报组织,背后却得到了军方的秘密支持。后来玄洋社还将其组织发展到上海,成立掩人耳目的同文书院,培养和发展了300多个间谍。这些间谍在后来的日本对华情报活动中入我国东北白山黑水、祖国大江南北如无人之境,他们的情报搜集路线犹如蜘蛛网般铺满了中国的各个角落。

  玄洋社头目头山满玄洋社头目头山满
  有军方撑腰的玄洋社后来迅速演变为一个恐怖组织,他们曾在亚洲各国策划多起恐怖活动。1894年,朝鲜发生东学党之乱,清军和日军军队介入,随后中日甲午战争爆发。战争之后,胜方日本所支持的大院君派得势。当时主政的明成皇后失势后迅速转向亲俄路线,试图借助沙俄的力量重建势力。玄洋社认为若要在朝鲜扩大亲日势力,必须要除掉明成皇后。头山满积极与日本驻汉城公使三浦梧楼谋划刺杀方案。1895年10月8日凌晨,日本浪人高喊“杀死闵妃”冲进明成皇后闵妃的寝宫—景福宫,以极其残忍的方式将其杀害后,侮辱尸体并将其焚毁。该事件被当时身在宫中的美国军事教官目击,他对外通报该事件后,各国公使强烈抗议日本的行为。但是日本政府把这些凶手召回后,仅仅做了个形式上的宣判,凶手被判为无罪,日本的国民反而把他们当做凯旋的将军来迎接。

  玄洋社不仅在国外罪行累累,在国内也是为非作歹,饱受诟病。1866年,长崎事件的爆发,令当时日本人有国辱之怨,《玄洋社史》中提到长崎事件是玄洋社从民权向国权转变的里程碑事件。1889年,头山满煽动浪人要求政府采取强硬外交,扩大军备,以便时机成熟时“膺惩中国”,但是首相伊藤博文和外相大隈重信正准备实行妥协的外交政策。头山满进谒伊藤博文首相,向他提出抗议,然后指示玄洋社社员来岛垣喜刺杀大隈外相,大隈被炸弹炸掉了一条腿被迫辞职下台,而来岛垣喜反而成为大众心中的英雄。

  带包装的日本微型间谍照相机带包装的日本微型间谍照相机
  对华间谍的孵化器

  玄洋社的情报活动在中国极其猖獗,当时在中国渗透极深。1882年,玄洋社派出100多人到中国搜集情报后,又在1884年成立东洋学馆以及1886年在中国成立第一个间谍机关—乐善堂,这些组织在玄洋社这一母体的“温暖”下,培养出的恶贯满盈的大间谍如水浸染般席卷了泱泱中华。

  “为玄洋社带来殊荣”的山崎羔三郎。在大连金州城不远处的崔家屯,有处高不过百的山地,曾在日本占领期间被命名为“三崎山”,日本人在山上立起过“三崎墓”和“三崎处死地纪念碑”,用以纪念在甲午战争时葬身此地的三位名字中都带有“崎”字的日本间谍—山崎羔三郎、钟崎三郎、藤崎秀。

  在1881年,山崎羔三郎加入玄洋社,后来跑到汉口投奔另一间谍组织乐善堂头子荒尾精。他曾多次潜入黔、滇、粤、桂刺探情报。后又成为掌管间谍培训机构日清贸易所的重要头目。1894年甲午战争一触即发,他化装成华侨药材商,潜入清军在牙山的防御阵地侦察。没几天,便摸清了牙山地形与清军的兵力部署、防御计划。后来,得到情报的山崎羔三郎因疏忽被抓,侥幸逃脱后,将获得的情报如实汇报,造成了驻守牙山的2800名清兵全军覆没。

  1894年8月中旬,他又受命侦察平壤地区的清军动向,很快就带回准确的清军情报,致使日军9天攻下平壤,驻朝清军全面溃退。立下大功的山崎羔三郎回国后受到天皇的亲自接见,当场被任命为第二军军衔。玄洋社头目称赞他为“为玄洋社带来殊荣”的超级间谍。

  甲午战争后,失势的闵妃欲联俄抗日,因败露而被日本人杀死甲午战争后,失势的闵妃欲联俄抗日,因败露而被日本人杀死
  “对君国做出了极大贡献”的宗方小太郎。宗方小太郎于1884年受玄洋社派遣进入中国,先后在北京、汉口等地以经营乐善堂药铺为掩护,蓄发辫、穿旗袍,以满族身份,大肆搜集军事、经济情报。后来协助荒尾精在上海开办日清贸易所,培养间谍人才,学成学员达130多名,在甲午之战及此后的日本发挥着重要作用。

  1894年6月,宗方奉命从汉口前往烟台,潜入北洋舰队基地,获得了大量一手情报。他在威海卫探得北洋舰队的出发时间,日本联合舰队遂得以在9月15日部署在朝鲜黄海道大东沟附近,以逸待劳,为随后爆发的世界上首次铁甲舰队大战做好了准备。日本陆军大将本庄繁为此评价宗方道:“对君国做出了极大贡献。”宗方于1923年病死于上海,在中国搜集的情报和调查等材料后来汇编成《宗方小太郎文书》在日本出版。

  用身体换情报的“大陆阿菊”。说到玄洋社孵化的间谍们,不得不提的就是在近代中国臭名昭著的“大陆阿菊”,“大陆阿菊”是一个统称,指的是在日本国内经过培训、被派往中国大陆执行谍报任务的妓女。1896年,玄洋社在北海道的札幌开办了一所语言学校,名为“俄语学会”,后增设汉语课程,校名也改为“俄华语学校”,重点培训女间谍,训练她们用美色猎取情报的本领。由于这些女间谍很多都以妓女身份作掩护,这所学校因此也有“妓女间谍学校”的称号。

  “大陆阿菊”在这里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后,就被派往汉口,玄洋社在中国的总部就是在这里,玄洋社在汉口、上海、天津都开设有高级妓院。这些“大陆阿菊”年轻貌美,引来许多中国的达官贵人、纨绔子弟、高级军官和秘密社团头目到妓院寻欢作乐,成为日本情报机构的“猎物”。“大陆阿菊”充分施展在妓女间谍学校学到的本领,把“猎物”玩的神魂颠倒,并从他们口中套出了大量重要情报。

  古往今来,世界各国的间谍职业都被视为一项极不光彩的工作,而在日本,每个投身玄洋社从事间谍活动的人,不图金钱,为了完成使命,即使是那些出身名望贵族和官位显赫的人,也甘愿化装成渔夫、农民、苦力、妓女等面目出现。玄洋社为情报工作赢得的这种“崇高”的地位关系,使得间谍们干工作是靠爱国主义而不是其他因素,这在其他国家的情报组织中是绝对罕见的。


  1894年9月17日,黄海海战中日双方对阵图。日本大规模的间谍活动某种程度上已经左右

  终曲:玄洋社臭了招牌,黑龙会借尸还魂

  经过10多年的发展,玄洋社在日本早已一家独大,其他民间团体大都惟其马首是瞻,但是同时社内成员却呈现鱼目混杂、泥沙俱下的趋势。玄洋社甚至有时候利用威胁、恐吓的方式,干预地方选择,幕后操纵影响日本对外政策,让当局很是恼怒。特别是砍杀朝鲜闵妃事件,严重影响了日本在国际上的形象,一时间,国际舆论一片哗然,视日本为野蛮民族。中俄两国政府还就玄洋社在国外的活动向日本提出抗议,宣布玄洋社成员为“不受欢迎的人”。

  由于玄洋社在活动时的下流招数,在国内外政治上造成了恶劣影响,很快就臭了招牌。这时候,在玄洋社头目头山满的支持下,从玄洋社中分离出来的黑龙会,逐渐取代玄洋社成为日本政府的“御用情报社团”。


  黑龙会取名来源于我国的黑龙江,其对我国的觊觎之心一望便知。由于黑龙会采取了一种浪漫的爱国主义包装自己,在国内极具煽动性,没过几年就成为日本数十个民间社团中最富有纪律、最富有策略的情报组织,如同在玄洋社羽翼下扑腾出来的一只巨雕,黑龙会成员从最开始的100~200人,发展到1944年近10000人的规模。最开始,黑龙会的情报搜集仅局限于苏俄和我国东三省,但是到后来已经扩展到朝鲜半岛、中国内陆腹地、菲律宾、马来西亚等整个亚洲地区。

  近代以来的日本对华情报搜集,像是樱花下难以察觉的“毒汁”,其规模之大、人数之多、时间之长、情报搜集之细完全可以用触目惊心来形容。玄洋社和黑龙会虽然在二战后被美军解散,但是刻在日本国民血液中的情报意识却不会因此而消除。蒋介石曾经说过一段话发人深省:“不要小看每一个来华的日本人,无论是男人和女人,他们都有情报搜集的任务,别看着笑脸相迎,很有可能反过去就用情报吃你肉、喝你血。”日本政府公布“防被抓攻略”这种贼喊捉贼的伎俩让我们气愤的同时,也需要引起我们保密工作防线的重视,毕竟家有恶邻窥探,不得不防。

[本帖最后由 zyesheng 于 2018-2-27 21:26 编辑]

【恭喜,该文被华声论坛首页选录,特奖励花生2,玫瑰2。请查收!~】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也许以后的天空

常在回忆之中下着雪
白色铺满了山野
我和我最初的爱
就在天地苍茫时告别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9306 s, 10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